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譯文]  春天快過去了,無窮無盡的思緒纏繞著她,每每想到往日團聚的歡樂,如同在夢中一般。

  [出典]  唐  溫庭筠   《更漏子》

   注:

   1、《更漏子》 溫庭筠  

    星斗稀,鐘鼓歇,簾外曉鶯殘月。蘭露重,柳風斜,滿庭堆落花。

    虛閣上,倚欄望,還似去年惆悵。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2、注釋:

     鐘鼓:打擊樂器。

     虛閣上--登上空閣。    

闌:門前的柵欄,即欄桿。

 

倚闌望:情系遠人。

 

去年:與意中人離別的時間。

 

春欲暮:隱含與遠人共度芳時的急切心情。

 

 

  3、譯文:

    遠處笙歌已經停歇,天已拂曉,簾外不住傳來黃鶯的鳴叫。推窗一看,星斗稀疏,,天邊只掛著一輪殘月。晨露濃重,蘭葉低垂,春風輕拂,柳絲搖曳,庭院之中,落花堆積。閨閣中,孤零零的一個人,還像去年一樣惆悵、寂寞。獨倚欄桿,極目遠眺,能看到什么呢?春天快要過去了,思緒無窮,舊時的無限歡情猶如夢中。

 

  4、溫庭筠生平見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

    此詞描繪了一幅星稀鼓歇、曉鶯早啼、明月西墜,寂靜、凄涼的暮春清曉圖。

    上闋極欲描寫通宵無眠,下闋再敘無盡惆悵。
    星斗稀,鐘鼓歇,蘭露重都是說天快亮了,柳風斜,滿庭堆落花寫寂寞之無聲。
    虛閣上,倚欄望,還似去年惆悵道破此景并非一載,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對照。
上闋“柳風斜”說春天就要完了,夏天要到了,可還是沉浸在舊日的歡情無法自拔----而不這樣又能如何呢?這里有一個有意思的說法就是“春”,上闋“柳風斜”柳風就是夏風了,接著“春欲暮”,因為有“發春”“叫春”,春天里不論人還是獸,終歸是要動情欲的,但春天完了 ,這情欲也無法平息啊,那是因為征戰之故,丈夫遠在邊關終年不得相愛,又或者春閨女子那負心郎君。

 

   5、這首寫少婦晨起登閣,望遠懷人。
    上片寫清晨景象,看上去像是純客觀的描繪,實則是女主人公的主觀感受。星稀鼓歇,曉鴦殘月,是一種清晨景象。“蘭露重”三句,是用眾多的事物寫晨景,蘭花帶露,柳枝搖曳,落花滿地,加重了早晨的色彩,同時也暗示了春殘欲暮。在這清麗的物色中,已蘊含著人情的冷寂。
    下片展示了女主人公在這清麗的環境中的思想和行動:在空虛的樓閣上倚欄眺望,望她遠行的愛人歸來,但還是如去年一樣,人未歸而空留惆悵。“還似”二字,足見相別之久,懷念之深。“春欲暮”三句,揭示了她思緒重重的心理狀態。春天快過去了,人生的青春時光也會漸漸消逝,愛人到底何時來歸?他現在情況可好?無窮無盡的思緒纏繞著她,每每想到往日團聚的歡樂,如同在夢中一般。
    《白雨齋詞話》說:“蘭露重,柳風斜,滿庭堆落花,此言盛者自盛,衰者自衰,亦即上章苦樂之意。顛倒言出,純是風人章法,特改換面目,人自不覺耳。”此論未免牽強。

 

   6、這首詞寫的是一個思婦晨起悵望之情。

    上闋純寫清曉時的景象。星斗稀”三句從視聽的感覺點明時間。“星斗”即星星。天剛曉時許多星都隱沒了,天空只剩下少數,故覺“星斗稀”。“鐘鼓”指城上報時的鐘鼓聲。南齊武帝置鐘于景陽宮樓上,宮人聞鐘聲,早起妝飾。唐朝于京城置街鼓,夜擊以止行旅,以備竊盜者。“鐘鼓歇”即清曉報時警夜的鐘鼓聲已經停歇。首二句從高遠處寫起,“簾外”句落到近處。星斗、鐘鼓、曉鶯、殘月,一片清曉景象,俱是從人的耳目感受到的,這種純客觀的景物描寫中,隱然有個人在。“蘭露重”三句繼續描寫景物,不僅感到其中有人,而且隱約似見其活動,從室內到了庭院。這三句庭院景物的描寫,使人于寂靜中還感到消沉的意味。“蘭露重”恰是清曉的物狀,稍晚露當減輕了。“柳風斜”即柳在風中被吹得枝葉傾斜著。“柳風斜”在這里以動顯靜,如歐陽修的《采桑子》“垂柳闌干盡日風”,同樣有布設靜境的作用。“滿庭堆落花”除了進一步表明春已晚暮,也微逗出人的意緒闌珊,落花委積,春事已了,一年好景又成虛度,怎能不興美人遲暮之感!

    下闋著重寫主人公的活動心情。虛閣上三句寫閣上眺望引起的感觸。“虛”字既表物象,也表人情。虛的感覺因空空無人產生,從實境的空虛導致心情的空虛。“倚闌望”是下闋的關節,一切內心活動俱由此句的“望”引出。“還似”句是“望”的最初感觸,“去年惆悵”包蘊情事無限。“去年惆悵”的內容為何?當是良人未歸、芳時虛度之類的情節。還似二字表情有力,去年惆悵”的已是去年以前許多時日的種種,而今年“還似”,則其孤處時間更倍加漫長,這其間又含茹多少酸辛!這二字既有對過去的回顧,還有對當前的失望,是其復雜心情的自然流露。

 

   “春欲暮”三句是惆悵之際的深入思索。“春欲暮”與上闋末句“落花”相應,是“思無窮”的因由。“欲暮”即將暮。“思”為所思之事,作名詞用,讀去聲。“思無窮”蘊含內容極為豐富,既有“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的憂懼,也有“悔教夫婿覓封侯”的失計,還有“悔當時不把雕鞍鎖”的懊惱,更有“低幃昵枕”的歡樂,這一切都是讀者可以想象體味到的方面。末句語調似甚輕淡,而表情極為深刻。“舊歡”是“思”的中心,兩性歡愛是深閉閨中婦女的至愿,尤其是芳春花前月下的親昵,多么歡樂!而今芳時一再虛度,舊日歡樂益令人追思不置。然過往之事,真恍如夢逝,可思而不可即,而系念之情亦何可開釋,其思極而迷惘之狀,于此句的內心表白中宛然如在讀者目前。 

 

 

   7、“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揭示了少婦思緒重重的心理狀態。春天快過去了,人生的青春時光也會漸漸消逝,愛人到底何時歸來?他現在境況可好?無窮無盡的思緒纏繞著她,每每想到往日團聚的歡樂,如同在夢中一般。

 

 

  8、“舊歡如夢中”——溫庭筠的難言之疼,魚玄機的一生決絕,此間又有怎樣的無力與悔恨,有怎樣的決然與痛心,毅然將芳心暗付,卻是等來懦弱與徘徊,情或是有,卻抵不過世人抵毀、清譽受垢,在一人的猶豫軟弱中,這情愫生生的止于眼前,只得放予心中自各思量,暗自神傷。

   “舊歡如夢中”,卻也只能是在夢中。人普遍不愿意正視自己某些想法,把它扔進心靈最深處,埋在那里,任由它或是腐爛或是發芽,不予以照管與理會。都說不愿意等老來悔,不愿意錯過,卻未曾發現,某些事情,在不經意間就已錯過,悔之晚矣。或是于是堅強自己的想法,讓悔走出心間,或用另一事物蓋之,再不愿意提起,只余得淡淡悵惘。

 

   9、大四的我們開始往返于學校與社會之間,在希望與失望之間追求,在拒絕與被拒絕中逃離,在分離與相聚中痛苦。我們不知何時變得世故起來,連說話都帶著飽經滄桑的意味……      

  是的,活著。"桑田碧海須臾改",年華逝去,鉛華洗盡,一切便淡化為兩個字:活著。 

  活著--民國時代的葛優,生活糜爛,家財散盡,妻子離去。是的,很慘,大瓶大瓶的啤酒下肚,大批大批的朋友散去,我們對酒當歌,往事知多少,"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嗟嘆為誰,激揚為何?    

  這一年,我們煮酒論英雄,"人生多少事,皆付笑談中",悔恨自己活得窩囊,就像一條狗:痛斥社會的腐敗,讓人無路可走;懷念身邊的朋友,什么時候能聚頭;思念即將分離戀人,這一生叫人怎回首……"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是的,這就是小人物的辛酸。一如《活著》的葛優,他帶著哭泣的微笑活在苦難的歲月里,時代變幻,滄海桑田,大風大浪中看潮起潮落,用心用血見證歷史的滄桑,不變的是那句"活著,就好"。     

  酒里看乾坤也罷,夢中闖天地也好,一如塞翁失馬,活著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葛優的自信。偶爾有些小小的悲哀,我想別人也看不出來,偶爾有些小小的挫折,我想也能默默承受,只要自己想得開。       

  花樣年華,匆匆散去,帶著哭泣的微笑我們活在新世紀的天空下。讓苦難的眼淚晾在迷茫的眼角,不要去擦它,埋頭迎向紛至沓來的腳步和表情吧,有一天它會自然風干。

 

    10、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有些失望,又有淡淡的惆悵。曾經以為自己已經勇敢面對了,其實卻在退縮。可又不甘于從此天涯陌路,不甘遺忘,可直到今天,才發現,原來過去的事,縱然再不敢再不甘,卻都是過去了,自然也談不上什么不甘了。所謂往事難留,也就說此吧。

       只應碧落重相見,那是今生。可奈今生,剛作愁時又憶君。

 

    11、陽光一天天滑過春天的面龐,便碎了一地,濺起一朵朵太陽花。細數被時光篩下的種子,被精心地埋葬在春天的懷抱中。心中的種子已經在春天萌芽。
指尖上的陽光,折射出歲月的蒼茫,漫山的映山紅,火一樣燃燒這個季節的憂思和愁腸。無法描述內心的那種在春天的獨特感受,猶如深夜雨打琵琶撥動心弦的悲涼。
再一次看見落紅,已是萬綠叢中的一雙眼睛。盡管單薄的有些孤寂,但也美麗的心醉。誰說孤獨不會開花?
夢中看見了一朵花,在懸崖上盛情而絢麗的開放,為了采摘那朵花,而驚醒了美麗的夢。醒來看見了一朵花,在沃土上沮喪的慢慢凋零,為了呵護它卻不小心弄掉了殘存的花瓣,觸痛了現實的夢。也許是“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暮春時節,在子規的啼叫聲中,揚花落盡。春將歸去,淅淅瀝瀝地下著細雨,是為春天的遺失而傷懷?還是為火熱的夏天而感動?
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不是揚花,不是雨,點點都是離人淚……
在深夜,細雨敲打樹葉的清脆響聲傳的悠長悠長,春宵苦短,卻驚醒了沉睡的夢。醒后聽雨,睡意竟被風吹雨打去。思緒在飄落的細雨中思歸處,還是去年惆悵。
春歸何出?寂寞無行路。若有人知春去處,喚取歸來同住……

 

 

   12、桃花雨之后是槐花雪。

  就在四月的綠風里忽然想起當年的你,無數次跟在我身后一蹦一跳的去郊外散步。穿白花短衫石磨藍牛仔褲的你在楊柳堆煙處忽閃忽閃著,像只可愛的花蝴蝶!明朗多情的釜溪河邊,油菜結籽榕樹換衣麥穗揚花時節,總有你伴我一個長長的周末下午一段曲曲折折的石板路,有你溫柔的影子掠過我年少多情的夢。

  原本以為很偶然,原本以為花開花落去留無意,豈知上天早就把你鐫刻在我的生命的三生石上,注定我在許多年后還要記起青春癡情的你——只是,今夜,月圓如昨,我們來比比誰更癡?

  人這一生究竟要走多少路要愛多少人才能找到真愛?我不知道。只明白你就是我今生唯一的輝煌和永遠的痛。

 

  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現在,春已寂寥,你是永遠在舊夢中了……

  越過淅瀝的春雨,愛人,你疾步穿過花園的小路來到我的身旁。

  小屋因你帶來的月季花而異彩紛呈,像霞光絢麗了三年專科生的日子。

  那是愛人的禮物啊,在我發黃的書頁間,幾瓣枯焦的月季花散發出歲月的芳香。殘存的花瓣呵,勾起了我對往昔深深的依戀;戀人啊,你為什么一去不復返?縱使時光飛逝,馮唐易老李廣難封,親愛的,我癡心不變,我的生命中有你便會滋潤、精神,哪管得失哪計成敗?遑論雨雪風霜前路迷茫?

  我在每一個蒼涼的夜晚感懷你往日的音容笑貌,我從每一縷吹過春天的風中回憶你的氣息和體溫,我妄圖扭轉乾坤讓時光倒流……

  然而,多少花來燕又去了,親愛的,你在哪里?

  翻起舊信箋,累累傷逝,正如那春雨淅淅,灑落在生命里每一個憂傷寂寞的罅隙,滲透著絲絲寒意。

 

  桃花雨,槐花雪,漫山遍野的金黃油菜花,猶如我對你的記憶,洶涌且滔滔不絕;記不起殘留的淚,說不完動情的話,傾刻,讓歲月的滄桑定格,如蒼黃的老照片,翻拍一遍卻找不回原始的古典的美。

  于是,我哭了,站在曾經一起走過的地方,讓春天的風輕輕體味愛的痕跡,讓春天的草慢慢享受破土而出的愉悅。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將忘卻疊為紙飛機,隨手拋出,讓它去尋找自己的方向,自己的歸屬——天涯海角、冬去春來。

  歸雁在夜色蒼茫中慘淡地呼號,我在數著離開的日子,像在為天上的星星了卻星與心愿,也是在為自己尋覓更多的藉口。春,讓人眩暈,又讓人清醒,我就活在這般渾噩中,有酒,有笑聲,有朋友,有愛恨交織……

 

  櫻花飄紅,梨花帶淚。

  當年小徑有人走過沒有?我問自己,莽荒的路我牽著你的手,攀爬,那已是多年前的記憶。我試著用最大的感動去溫暖昨天,可是為什么忘記總是吞噬了一切,像黑夜總是讓人寂寞一樣,我重復著同樣的悲愴。

  原本像你說的那樣:多么希望我是喝了厲司河水的,來自天國的女孩,能夠忘卻這人間的愛與痛。我告訴自己要忘記,可是,春天,來得匆匆忙忙;記憶,破土而出,郁郁蔥蔥。  

  續著別人為自己編織的故事,像是在播放著30年代大上海的老式留聲機,吱吱呀呀,是春天的鐘聲驚醒了沉睡已久的愛的回憶。你推門進來,同樣是吱吱呀呀的蒼老聲音。

  我側過身去,扯了一下被子,讓夢依舊。

 

 

    13、唐末時,詩的韻律美發展已達極致,若仍在五、七言句法以內索求更高的境地,已近乎不可能。于是宋人借助于音樂曲調藝術的繁榮,開擴了“詞”這種文學體裁。無數的語言音律藝術大師們在這里馳騁于他們的嶄新天地,盡情揮灑他們的智慧和造詣。古代中國文學因而出現了繼唐詩以來又一座無法企及的高峰。

 

當然唐詩對宋詞的影響,或者更確切一點地說,唐朝詩人對宋詞人創作風格的影響不可忽略。首先是天才潑溢的李白,搖著酒壺,在文學領域高寒的山頂上,放歌成就絕唱,“蕭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悠悠天地,脈脈愁腸,頃刻躍然斟酌之間。他再輕吟:“咸陽古道音塵絕,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聞者,誰能不沉思翹首,或驚魂動魄。這只是一首小令,未能算是格律神致成熟的詞。聰明絕頂的中華民族,已從中探索出了另一種境界。李白的寥寥數語,爆發了驚人的藝術力量,帶引出后來者無盡的幽思。

 

于是,溫庭筠側耳傾聽管弦之音,胸腔中醞釀已在跳躍著的文字,一步一步地走出來。用筆拙重,有不假堆砌之作,但以綺麗濃郁的閨閣怨詞居多。這個宦途失意的詞人,感情細膩哀怨,深閨之情筆筆切中人心,奠定了宋詞婉約派的基調。“懶起畫娥眉,弄妝梳洗遲”,“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在淚滴無聲的壓抑后,放聲一嘆,便生出了“千萬恨,恨極在天涯”的渾厚沉郁。

 

于是,那個始終未能擺脫亡國恨的后主,或許生了共鳴,終于痛哭起來,“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惟有強烈的悲痛,才能迫使人在夾縫中尋求新天地。至此他的詞風才真正有了轉變,他的詞才真正具有藝術意義,可惜一切追悔都無法改變現實。“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這些血淚文字,竟至于使如鐵史筆,對這個亡國之君留有余地。

 

于是,一批才華出眾的北宋詞人,真正開創了詞作的廣闊天地。馮延已逸灑的“天長煙遠,凝恨獨沾襟”,晏殊幽微的“細草愁煙,幽花怯露,憑欄總是銷魂處”,歐陽修婉麗的“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北宋初期較為安定的政治和經濟,都給了這些擅寫凄怨男女離情的凄怨的詞人以一定的社會環境和藝術環境。他們浪漫細膩的氣質得到了充分的延伸。曲子詞,開始作為一種流行的文體活躍于文壇。

 

又于是,一批對平仄、字聲和音律更為嚴格的詞人,譜出了更為動人的篇章。周邦彥“葉上初陽干宿雨,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致趣盎然。放蕩不羈的柳永,有在醉生夢死中“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的依依,有“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執著。還有姜夔“自胡馬窺江去后,廢池喬木,猶厭言兵”對河山凋零的痛惜。逐漸拓寬的題材,不再只局限于深閨幽恨男女之情,節奏起伏錯落,或細膩游旋,或淋漓恢弘,都似信手拈來,但均匠心獨具

 

終于,在一片輕吟淺唱的暗涌中,翻來東坡傾蕩磊落的浪潮。他的詞是這個時代的天地奇觀,若彼時有句讀,亦會成為他展示博大抱負和豪邁性情的累贅。“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廣闊而悠久的時空宏景下,大江洶涌奔騰,風流人物氣概卓絕,這是最具英雄氣格的代表作,真正的千古絕唱。正是這位哀嘆“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的風流人物,開創了宋詞婉約以外的豁達豪放的世界。

 

宋詞真正開始了她杰作百出的顛峰時代。秦觀翩翩而來,“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周邦彥化《石頭城》、《烏衣巷》而作“山圍故國繞清江,髻鬟對起”,“入尋常巷陌人家,相對如說興亡,斜陽里”,雖無“大江東去”般氣勢凜然,卻平添清勁渾厚。賀鑄《東山詞》的壓卷之作“不請長纓,系取天驕種,劍吼西風”,愛國情溢滿紙張,豪放派無與倫比的藝術感染力越發大放光彩。其間還有個“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看似怯若蘿絲,卻敢評秦觀“專主情致而少故實”,謂黃庭堅“尚故實而多疵病”的李清照,婉約派的佼佼者。娥眉淡掃,“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一開腔,即揪住了無數人心里的那根弦。以她女性特有的方式、體味和情懷,把人們內心世界所具有的抽象的愁思依戀,深刻化,形象化。至此,宋詞的豪放婉約交相輝映,剛柔并濟,好比一首起伏跌宕的名曲,引人入勝。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州”!“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今何許?憑闌懷古,殘柳參差舞”……當岳飛、陸游、辛棄疾和姜夔先后寫出如此沉郁悲涼的詞句時,標志著金、蒙的相繼入犯,宋朝的大勢已去。盡管詞人壯懷高唱,感情激越,畢竟挽回不了河山破碎之恨。吳潛聲嘶力竭,嘗試高昂激憤地唱出“報國無門空自怨,濟時有策從誰吐”,“抖擻一春塵土債,悲涼萬古英雄跡”——宋王朝歷史的塵土滾滾,淹沒雕龍砌鳳,但這些余音,時至今天,仍蕩氣回腸。(千古宋詞梁雅瑩 )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