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譯文]  春天貪睡不覺天曉,處處響起鳥兒啼叫聲。

  [出典]  孟浩然《春曉》

  注:

  1、《春曉》  孟浩然

    春眠不覺曉, 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 花落知多少?

  2、注釋:

   (1)春曉:春天的清晨。曉,指天剛亮的時候。
  (2)不覺:不知不覺,沒有察覺到。
  (3)聞啼鳥:聽到小鳥的鳴叫聲;聞,聽到;啼,鳴叫。
  (4)夜來:夜里。

 

  3、譯文:

    春天的夜晚一直甜甜地睡到天亮,
  醒來時只聽見窗外一片鳥鳴啁啾。
  回想起昨夜好像下過雨又刮過風,
  庭院石階上一定鋪滿繽紛的落花。

 

   4、《春曉》這首小詩,初讀似覺平淡無奇,反復讀之,便覺詩中別有天地。它的藝術魅力不在于華麗的辭藻,不在于奇絕的藝術手法,而在于它的韻味。整首詩的風格就象行云流水一樣平易自然,然而悠遠深厚,獨臻妙境。千百年來,人們傳誦它,探討它,仿佛在這短短的四行詩里,蘊涵著開掘不完的藝術寶藏。

  自然而無韻致,則流于淺薄;若無起伏,便失之平直。《春曉》既有悠美的韻致,行文又起伏跌宕,所以詩味醇永。詩人要表現他喜愛春天的感情,卻又不說盡,不說透,“迎風戶半開”,讓讀者去捉摸、去猜想,處處表現得隱秀曲折。

  “情在詞外曰隱,狀溢目前曰秀。”(張戒《歲寒堂詩話》引)寫情,詩人選取了清晨睡起時剎那間的感情片段進行描寫。這片段,正是詩人思想活動的啟始階段、萌芽階段,是能夠讓人想象他感情發展的最富于生發性的頃刻。詩人抓住了這一剎那,卻又并不鋪展開去,他只是向讀者透露出他的心跡,把讀者引向他感情的軌道,就撒手不管了,剩下的,該由讀者沿著詩人思維的方向去豐富和補充了。

  寫景,他又只選取了春天的一個側面。春天,有迷人的色彩,有醉人的芬芳,詩人都不去寫。他只是從聽覺角度著筆,寫春之聲:那處處啼鳥,那瀟瀟風雨。鳥聲婉轉,悅耳動聽,是美的。加上“處處”二字,啁啾起落,遠近應和,就更使人有置身山陰道上,應接不暇之感。春風春雨,紛紛灑灑,但在靜謐的春夜,這沙沙聲響卻也讓人想見那如煙似夢般的凄迷意境,和微雨后的眾卉新姿。這些都只是詩人在室內的耳聞,然而這陣陣春聲卻逗露了無邊春色,把讀者引向了廣闊的大自然,使讀者自己去想象、去體味那鶯囀花香的爛熳春光,這是用春聲來渲染戶外春意鬧的美好景象。這些景物是活潑跳躍的,生機勃勃的。它寫出了詩人的感受,表現了詩人內心的喜悅和對大自然的熱愛。

 

  宋人葉紹翁《游園不值》詩中的“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是古今傳誦的名句。其實,在寫法上是與《春曉》有共同之處的。葉詩是通過視覺形象,由伸出墻外的一枝紅杏,把人引入墻內、讓人想象墻內;孟詩則是通過聽覺形象,由陣陣春聲把人引出屋外、讓人想象屋外。只用淡淡的幾筆,就寫出了晴方好、雨亦奇的繁盛春意。兩詩都表明,那盎然的春意,自是阻擋不住的,你看,它不是沖破了圍墻屋壁,展現在你的眼前、縈回在你的耳際了嗎?

  施補華曰:“詩猶文也,忌直貴曲。”(《峴傭說詩》)這首小詩僅僅四行二十個字,寫來卻曲屈通幽,回環波折。首句破題,寫春睡的香甜;也流露著對朝陽明媚的喜愛;次句即景,寫悅耳的春聲,也交代了醒來的原因;三句轉為寫回憶,末句又回到眼前,由喜春翻為惜春。愛極而惜,惜春即是愛春──那瀟瀟春雨也引起了詩人對花木的担憂。時間的跳躍、陰晴的交替、感情的微妙變化,都很富有情趣,能給人帶來無窮興味。

  《春曉》的語言平易淺近,自然天成,一點也看不出人工雕琢的痕跡。而言淺意濃,景真情真,就象是從詩人心靈深處流出的一股泉水,晶瑩透澈,灌注著詩人的生命,跳動著詩人的脈搏。讀之,如飲醇醪,不覺自醉。詩人情與境會,覓得大自然的真趣,大自然的神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這是最自然的詩篇,是天籟。  (張燕瑾)

 

   5、孟浩然《春曉》這首詩是詩人隱居在鹿門山時所做,意境十分優美。詩人抓住春天的早晨剛剛醒來時的一瞬間展開描寫和聯想,生動地表達了詩人對春天的熱愛和憐惜之情。
 這首詩之所以深受人們喜愛,除了語言明白曉暢、音調瑯瑯上口之外,還在于它貼近生活,情景交融,意味雋永。

    此詩沒有采用直接敘寫眼前春景的一般手法,而是通過“春曉”(春天早晨)自己一覺醒來后瞬間的聽覺感受和聯想,捕捉典型的春天氣息,表達自己喜愛春天和憐惜春光的情感。詩的前兩句寫詩人因春宵夢酣,天已大亮了還不知道,一覺醒來,聽到的是屋外處處鳥兒的歡鳴。詩人惜墨如金,僅以一句“處處聞啼鳥”來表現充滿活力的春曉景象。但人們由此可以知道就是這些鳥兒的歡鳴把懶睡中的詩人喚醒,可以想見此時屋外已是一片明媚的春光,可以體味到詩人對春天的贊美。正是這可愛的春曉景象,使詩人很自然地轉入詩的第三、四句的聯想:昨夜我在朦朧中曾聽到一陣風雨聲,現在庭院里盛開的花兒到底被搖落了多少呢?聯系詩的前兩句,夜里這一陣風雨不是疾風暴雨,而當是輕風細雨,它把詩人送入香甜的夢鄉,把清晨清洗得更加明麗,并不可恨。但是它畢竟要搖落春花,帶走春光,因此一句“花落知多少”,又隱含著詩人對春光流逝的淡淡哀怨以及無限遐想。

 

  6、“眠”也是失眠,至少是眼睜睜地躺著,否則怎么能看到穿過白玉錢窗花的月光漸漸地從枕頭邊移過?

所以此詩的首句應該這樣理解:

 

“春天本是人們酣睡的時候,可是詩人卻躺在床上睡不著,一直到天亮。詩人是在室內,本來‘黎明前的黑暗’,不知道已經‘曉’了,詩人的‘曉’是聽到了鳥叫才知道的。這樣第三句‘回憶’才順理成章。”

 

那么詩人為了什么而失眠呢?假如結合孟浩然的際遇,這個問題倒也不難“圓其說”。孟浩然并不得聲,據《唐摭言》載,孟浩然曾被王維邀至內署,恰巧唐玄宗到,孟浩然只好躲在床底下。玄宗發覺后,命他出來。玄宗索詩,孟浩然口誦了《歲暮歸南山》這首詩,當誦到“不才明主棄”時,玄宗生氣地說:“卿不求仕,而朕未棄卿,奈何誣我!”于是后來孟浩然就“因故還鄉”了。

 

 

 

如果五代王定保的《唐摭言》所記可信的話,那么我們對這首詩也可以這么理解:

 

第一句:唐玄宗開元初期,應該是唐代特別是知識分子的“春天”,可是詩人卻受到唐玄宗的“誤解”而不得志,情緒因之不好而失眠。

 

第二句:但是外面似乎有不少知識分子很得意,到處聽到他們的歌功頌德。

 

第三、四句:但是像我這樣受到皇帝責難而倒楣的人該有多少呢?

 

我看這樣的理解也不見得比“酣睡得”“一覺睡到大天亮”而和“夜來風雨聲”發生矛盾差勁。一得之見,就教于方家。    ( 養酒齋       慎陽九逐客)  

 

 
 

 

7、孟浩然堪稱詩人中的詩人,他的這一首五言絕句堪稱詩歌中的詩歌。這樣一首膾炙人口、千古流傳的著名詩歌,理解起來是不會有什么困難的。作者選取一個獨特的時刻——早晨初醒時分,人在房內,通過聽覺、想象,寫出了房外世界鳥語花香的春天景色,春天意趣。

    它不是一味的陽光明媚,也有風雨,有如蘇軾筆下的西湖,晴方好,雨亦奇;詩人對春天的喜愛之情,溢于言表,但是,它并非直接的表白,而以惜春作為陪襯,愛極而惜,令人回味無窮。這是一首典型的孟浩然風格的詩歌,蘊藉,淡遠,文雅,清逸,富有田園情趣。

 

宋人楊萬里的《閑居初夏午睡起》和葉紹翁的《游園不值》,可以說各自承襲了《春曉》的部分情趣和手法。


    請看:

     梅子流酸軟齒牙,芭蕉分綠與窗紗。
    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兒童捉柳花。
      ——楊萬里:《閑居初夏午睡起》

    應憐屐齒印蒼苔,小扣柴扉久不開。
    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
       ——葉紹翁:《游園不值》

    楊萬里和葉紹翁的詩,后兩句分別跟孟浩然《春曉》的后兩句和前兩句情致相似,而各有意趣。楊萬里的“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兒童捉柳花”,寫的也是初醒時分的懶散,但是它的關注點不是落花,而是兒童嬉戲,因此富有童趣;葉紹翁的“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寫的也是盎然春意,但它不同于孟浩然詩的通過聽覺、由內而外想象屋外春景,而是通過視覺、由外而內想象園內春景。


    總之,《春曉》是一首春天的贊歌,詩人的心情是愉悅的。

 

 

 

來自西伯利亞的俄羅斯女生反對我的意見,來自大阪的日本女生贊成我的意見。她們的反對和贊成,看起來都不是一時意氣的信口開河,而是從各自民族歷史文化出發、理性思考的結果。

    俄羅斯學生說,詩歌里,“風雨”可以象征黑暗的社會、不合理的制度和壞人,“落花”可以象征被黑暗社會、不合理制度和壞人摧殘、迫害的好人和新生事物。她說,在蘇聯、俄羅斯的歷史上,這類象征在革命詩人的詩歌里是很常見的。

    總之,俄羅斯學生認為,孟浩然《春曉》可以理解為是對美好生命死亡的悲嘆。日本學生則認為,“落花”不是悲哀的,而是很美的風景。她說在日本,看著櫻花隨風飄落,人們一般不會想到死亡,感到悲哀,而是覺得很美,感到欣慰。人們可能會由櫻花的飄零聯想到人生的短暫,但是,一般不會因此感到悲哀,而是感到欣慰。倆人各持己見,誰也不能說服誰。

   看著她們在激烈地爭論,想到“詩無達詁”的古語,為文化溝通的困難感到無奈;但與此同時,我也覺得,人們對同樣的事物有不同的理解,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因為,這可以開闊我們的視野,拓展我們的思路,給我們觀察事物,打量世界,提供第三只、第四只眼睛。

 

 

   8、 孟浩然詩的秀麗淡雅、寧靜清冷的風格中,也帶有盛唐時期的特色,那個大一統的繁榮的時代氛圍,影響到他的詩風也有和諧統一的一面,“青江一帆遠,落日五湖春”(《餞別王十一南游》),“綠樹村邊舍,青山郭外斜”(《過故人山莊》),“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夏日南京懷辛大》),便是很好的說明。他的清冷有著個人的一份怨恨,不同于六個世紀后的馬致遠,寫著滄涼清冷的情景,卻浸透出一種深沉的悲憤:“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天凈沙·秋思》)。兩相比較,不難看出時代氛圍折射到作品中的聲色與情思的區別。昔人有說孟浩然的寧靜有似陶淵明者,著力于寫意而著色較濃;也有說孟浩然的刻畫有似謝靈運者,著力于寫貌,而不乏勾勒之處。這一點似乎正好說明了孟浩然山水詩中具有的盛唐氣息,使大自然的聲色與他個人的性情得到了統一。

  在盛唐氣息的影響下,孟浩然也有氣勢雄偉的詩句:“八月湖水平,涵虛混太清。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臨洞庭上張丞相》)洞庭乃天下壯觀,自古騷人墨客題之者眾。孟詩雖比不上杜甫《岳陽樓》詩的氣象雄壯,但寫洞庭的空曠無際,也歷歷在目,比后來的“水涵天影闊,山拔地形高”(僧可朋《洞庭》)、“回顧疑無地,中流忽有山”,“鳥飛應畏墮,帆遠卻如閑”(許棠《過洞庭》)的氣勢,顯然有高超之處,然而這類詩作在他的集子里是少見的。可見,孟浩然在自己的詩作中絕不掩飾自己的性情,他是一位真實的人。

 

   9、[新解讀] 

   春天之晨,和風送暖,鳥語花香氣候宜人讓人嗜睡當詩人從舒適香甜的夢中姍姍醒來盎然的春光已邁著輕盈的步履 透過薄薄的窗紗,款款來到了床前;四處婉轉的鳥鳴,也穿過門隙,頻頻傳入耳際。原本優雅靜謐的居室里,彌漫了溫馨,演奏起華章。作者不由得感慨萬千:啊!不知不覺又迎來了一個春天的早晨又開始了一次花開花落于是他筆走龍蛇寫下這傳之千古的惜春名句

春天,有斑斕迷人的千般色彩,有沁人心脾的萬種花香但作者只抓住美好春晨的一剎那從聽覺著墨抒寫美妙動聽的婉轉鳥鳴。“處處”二字把啼鳥的范圍擴大到極至讓人仿佛靜坐綠陰之下置身花叢之中漫步幽徑之上遠遠近近的鳥兒呼朋喚友相互應和給人應接不暇之感

作者身在室內只用入耳之聲便渲染出戶外迷人的春色讓讀者通過聽覺系統想象出春滿大地生機勃勃的美好景象這一神來之筆鐫刻下自然的神韻生活的真趣抒發了對爛漫之春的喜悅之情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此句平易淺近,自然天成,景真情濃,意蘊悠遠, 就象從詩人心靈深處汩汩流出的一股泉水,晶瑩明澈。它灌注了詩人的生命,跳動著詩人的脈搏,傾注了詩人的真情。讀之,讓人如聽天籟,不覺沉醉;如飲醇醪,口角流香張茂昌的博客

 

   10、天氣很好,微微的風吹過,陽光也很柔和,只是人有點發悃,“困酣嬌眼,欲開還閉”之際,看看窗外的綠樹紅花,傾聽嘰嘰喳喳清脆的鳥鳴,真是“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又到了楊絮飄舞的時節,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我們沒有蘇大人的情懷,只覺得挺煩人,落在頭發上、衣服上、甚至鉆到人的鼻孔里,防不勝防。而且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沒看出有半點“離人淚”的影子,別說是“點點是離人淚”了!只盼著“此花飛盡”、“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

不過,春天還是挺好。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