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樂的精彩夢想
字體    

古文選摘——中華文化思考集(二)
古文選摘——中華文化思考集(二)
樂明     阅读简体中文版

詩文句選

寫天地之輝光,曉生民之耳目。——《文心雕龍》

真山水如煙嵐,四時不同。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蒼翠而如滴,秋山明凈而如妝,冬山慘淡而如睡,畫見其大意而不為刻畫之跡。——《林泉高致》

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卷,云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遍青山啼紅了杜鵑,茶蘼外煙絲醉軟,牡丹雖好,春歸怎占先。——《牡丹亭》

坐集千古之智,以善取為樂。不法前人后塵,辟蹊徑求知。——劉志琴

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杜甫

未能拋卻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      ——白居易

風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蘇曼殊

豈有豪情似舊時,花開花落兩由之——魯迅

正西風落葉下長安,飛鳴鏑——毛澤東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直須看盡洛陽花,始共春風容易別.——歐陽修

事能知足心常愜,人到無求品自高。——《古今楹聯類篡》

欲探風雅之奧者,不妨先問謠諺之途。誠以言為心聲,而謠諺皆天籟自鳴,直抒已志,如風行水上,自然成文,言有盡而意無窮,可以達下情而宣上德,其關系寄托,與風雅表里相符。  ——(清)劉毓嵩《〈古謠諺〉序》

花繁柳密處撥得開,才是手段;風狂雨急時立得定,方見腳跟。—明·陳繼儒《小窗幽記》

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達)。——《易經》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山高千仞無欲則剛.——林則徐

日試萬言,倚馬可待,十五好劍術,遍干諸侯~——李白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邊舟。——李白

君子之交,溫不增華,寒不改棄。——諸葛亮

曾目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郁達夫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曾子

道遠知驥,世偽知賢——曹植

駿馬能歷險,舍長以就短,犁田不如牛,智者難為謀,堅與能載重,生才貴適用,渡河不如舟,慎勿多苛求。        ——顧嗣協

詩中別

1.與君離別意,同是宦游人。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2.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李白:《送友人》

3.春草明年綠,王孫歸不歸?(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

4.渭城朝雨悒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王維:《送元二使安西》)

5.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王昌齡:《芙蓉樓送辛漸》)

6.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高適:《別董大》)

7.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李白:《贈汪倫》)

8.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李白:《送孟浩然之廣陵》)

9.輪臺東門送君去,雪上空留馬行處。(岑參:《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10.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李叔同:《送別》)

《閣夜》

作者:杜甫

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霜雪霽寒宵。

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

野哭幾家聞戰伐,夷歌數處起漁樵。

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

【注解】:

1、陰陽:指日月。

2、短景:指冬季日短。景:日光。

3、三峽:指瞿塘峽、巫峽、西陵峽。瞿塘峽在夔州東。

4、星河:星辰與銀河。

5、野哭句:意謂從幾家野哭中聽到戰爭的聲音。幾家:一作“千家”。

6、夷歌句:意謂漁人樵夫都唱著夷歌,見夔州之僻遠。夷:指當地少數民族。

7、臥龍:指諸葛亮。《蜀書·諸葛亮傳》:“徐庶……謂先主曰:‘諸葛孔明者,

臥龍也。’”

8、躍馬:指公孫述。述在西漢末曾乘亂據蜀,自稱白帝。這里用晉左思《蜀都賦》

“公孫躍馬而稱帝”意。諸葛亮和公孫述在夔州都有祠廟,故詩中及之。這句是

賢愚同盡之意。

【韻譯】:

時令到了寒冬,日子就越來越短;

浪跡天涯,在這霜雪初散的寒宵。

五更時聽到戰鼓號角,起伏悲壯;

山峽倒映著銀河星辰,隨波動搖。

野外幾家哭聲,傳來戰爭的訊息;

數處漁人樵夫,唱起夷族的歌謠。

諸葛亮和公孫述,一樣終成黃土;

人事變遷音書斷絕,我寂寞無聊。

【評析】:

這首詩是詩人在大歷元年(766)寓于夔州西閣作所。全詩寫冬夜景色,有傷亂思鄉的意思。首聯點明冬夜寒愴;頷聯寫夜中所聞所見;頸聯寫拂曉所聞;末聯寫極目武侯、白帝兩廟而引出的感慨。以諸葛亮和公孫述為例,說明賢愚忠逆都同歸于盡,個人的寂寞就更無所謂了。全詩氣象雄闊,大有上天下地,俯仰古今之概。

長相思

作者: 納蘭性德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按】這是一首描寫邊塞軍旅途中思鄉寄情的佳作。

天涯羈旅最易引起共鳴的是那“山一程,水一程”的身漂異鄉、夢回家園的意境,信手拈來不顯雕琢,難怪王國維評價“容若詞自然真切”。

這首詞更可貴的是纏綿而不頹廢,柔情之中露出男兒鎮守邊塞的慷慨報國之志。一句“夜深千帳燈”不愧“千古壯觀”。

【程】道路、路程,山一程、水一程,即山長水遠也。

【榆關】即今山海關

【那畔】即山海關的另一邊,指身處關外。

【帳】軍營的帳篷,千帳言軍營之多。

【更】舊時一夜分五更,每更大約兩小時。風一更、雪一更,即言整夜風雪交加也。

【聒】聲音嘈雜,使人厭煩。

【故園】故鄉

【此聲】指風雪交加的聲音。

金陵五題(選二)

劉禹錫

石頭城

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來。

烏衣巷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注釋]

    (1)石頭城:東吳孫權曾改稱金陵為石頭城。

    (2)淮水這里指秦淮。

    (3)女墻:城垛。

    (4)烏衣巷:在金陵城南,東吳烏衣營駐地,故名。

    (5)朱雀橋:原是秦淮河上的浮橋,今已不存。

[說明]

    劉禹錫是唐朝詩人,這是他任和州刺史時所作《金陵五題》中的兩首。第一首詩意是:金陵四面是山,長江的潮頭沖擊空城,發出寂寞的聲音,秦淮河上的六朝明月,依然在深夜時從垛口浮行過來。詩人以空城與寂寞表達一個歷史朝代的消亡,好似一篇金陵的歷史濃縮小結。

第二首詩以野草野呈夕陽象征六朝的悲劇:烏衣巷是東晉王謝兩豪家居住的現在兩家早已消失,只剩下尋常百姓了。燕子在老百姓家筑巢時,還記得王謝家的雕粱畫閣么?

王陽明心學

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

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

四方英杰,各有異同,議論紛紛,多言何益?

天地雖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雖凡夫俗子,皆可為圣賢!

如風的思念——讀李商隱《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初讀此詩,感覺飄渺難測,拋開詩,那種似云似霧,憂美凄婉的感覺卻是一讀便出,縈繞左右,揮之不去的,正所謂聲之所至,聲淚俱下,情之所至,泣不成聲。

人性的善惡

《三字經》起句就道:“人之初、性本善”,可荀子卻說:“人之性惡,其善者偽也。”

我倒寧愿相信人同時存在善與惡的本質,只是誰壓著誰的問題。我不想去爭論這個爭論了千年的論題,但有一點我們不得不承認:人性里存在著陰暗面。這也正是腐敗存在的內在原因。

古詩幾首

《鳥鳴澗》王維

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小池》楊萬里

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山居秋暝》王維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蝶戀花》蘇軾

花褪殘紅青杏小。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墻里秋千墻外道。墻外行人,墻里佳人笑。

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舟中曉望

【年代】:唐

【作者】:孟浩然

【內容】

  掛席東南望,青山水國遙。

  舳艫爭利涉,來往接風潮。

  問我今何適?天臺訪石橋。

  坐看霞色曉,疑是赤城標。

秋詞

劉禹錫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山明水凈夜來霜,數樹深紅出淺黃。

試上高樓清入骨,豈如春色嗾人狂。

劍門道中遇微雨
 

南宋.陸游
 

衣上征塵雜酒痕,遠游無處不銷魂。
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

注:作者從抗金前線的南鄭調回后方的成都,途中寫下了這首詩。

此詩第三四句解作,作者自問:我難道只該(合)是一個詩人嗎?為什么在微雨中騎著驢子走入劍門關,而不是過那“鐵馬秋風大散關”的戰地生活呢?不圖個人的安逸,不戀都市的繁華,他只是“百無聊賴以詩鳴”(梁啟超語),自不甘心以詩人終老,這才是陸游之所以為陸游。這首詩只能這樣解釋;也只有這樣解,才合于陸游的思想實際,才能講清這首詩的深刻內涵。

離思五首

元稹

自愛殘妝曉鏡中,環釵漫滲綠絲叢。
須臾日射燕脂頰,一朵紅蘇旋欲融。

山泉散漫繞階流,萬樹桃花映小樓。
閑讀道書慵未起,水晶簾下看梳頭。

紅羅著壓逐時新,杏子花紗嫩麴塵。
第一莫嫌材地弱,些些紕縵最宜人。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尋常百種花齊發,偏偏梨花與白人。
今日江頭兩三樹,可憐和葉度殘春。

酬樂天詠老見示

年代:唐

作者:劉禹錫

人誰不愿老,老去有誰憐。身瘦帶頻減,發稀冠自偏。

廢書緣惜眼,多炙為隨年。經事還諳事,閱人如閱川。

細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滿天。

這是過了花甲之年的劉禹錫寫給詩文至交白居易的一首答詩。白居易在《詠老贈夢得》一詩中,表現出一種對衰老的消極悲觀情緒。

劉禹錫在這首答詩中,先敘述了老年的苦況:體瘦、發稀、眼昏、病多,以至衣帶漸寬,帽冠自偏,無法讀書,醫生常相伴。這當然令人不免自悲自憐。但詩人隨后筆鋒一轉,描述了老年人值得自豪自傲的長處:歷經人世榮辱沉浮,對社會有了更深的了解;目睹眾生的愚賢善惡,對人生有了更清醒的體味。詩人認為,只要細細思量回顧人生,那么便可對一切都釋然了,這是人老之后的一種境界。最后兩句,寫出了詩人對老年人的生活寄托了一種瑰麗的期望,也體現了詩人氣勢豪壯、奮進不息的精神。

浪淘沙令·簾外雨潺潺

李煜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關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憶江南

憶江南①
【唐】白居易
江南好,
風景舊曾諳。②
日出江花紅勝火,
春來江水綠如藍,③
能不憶江南。
【作者】
772-846 ,字樂天,太原(今屬山西)人。唐德宗朝進士,元和三年(808)拜左拾遺,后貶江州(今屬江西)司馬,移忠州(今屬四川)刺史,又為蘇州(今屬江蘇)、同州(今屬陜西大荔)刺史。晚居洛陽,自號醉吟先生、香山居士。其詩政治傾向鮮明,重諷喻,尚坦易,為中唐大家。也是早期詞人中的佼佼者,所作對后世影響甚大。
【注釋】
①據《樂府雜錄》,此詞又名《謝秋娘》,系唐李德裕為亡姬謝秋娘作。又名《望江南》、《夢江南》等。分單調、雙調兩體。單調二十七字,雙凋五十四字,皆平韻。②諳(音安):熟悉。③藍:藍草,其葉可制青綠染料。
【品評】
此詞寫江南春色,首句“江南好”,以一個既淺切又圓活的“好”字,攝盡江南春色的種種佳處,而作者的贊頌之意與向往之情也盡寓其中。同時,唯因“好”之已甚,方能“憶”之不休,因此,此句又已暗逗結句“能不憶江南”,并與之相關闔。次句“風景舊曾諳”,點明江南風景之“好”,并非得之傳聞,而是作者出牧杭州時的親身體驗與親身感受。這就既落實了“好”字,又照應了“憶”字,不失為勾通一篇意脈的精彩筆墨。三、四兩句對江南之“好”進行形象化的演繹,突出渲染江花、江水紅綠相映的明艷色彩,給人以光彩奪目的強烈印象。其中,既有同色間的相互烘托,又有異色間的相互映襯,充分顯示了作者善于著色的技巧。篇末,以“能不憶江南”收束全詞,既托出身在洛陽的作者對江南春色的無限贊嘆與懷念,又造成一種悠遠而又深長的韻味,把讀者帶入余情搖漾的境界中。

浪淘沙

歐陽修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游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清平調詞三首
 

李白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一枝紅艷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斷腸。
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

這三首詩是李白在長安供奉翰林時所作。一日,玄宗和楊妃在宮中觀牡丹花,因命李白寫新樂章,李白奉詔而作。在三首詩中,把木芍藥(牡丹)和楊妃交互在一起寫,花即是人,人即是花,把人面花光渾融一片,同蒙唐玄宗的恩澤。從篇章結構上說,第一首從空間來寫,把讀者引入蟾宮閬苑;第二首從時間來寫,把讀者引入楚襄王的陽臺,漢成帝的宮廷;第三首歸到目前的現實,點明唐宮中的沉香亭北。詩筆不僅揮灑自如,而且相互鉤帶。“其一”中的春風,和“其三”中的春風,前后遙相呼應。

第一首,一起七字:“云想衣裳花想容,”把楊妃的衣服,寫成真如霓裳羽衣一般,簇擁著她那豐滿的玉容。“想”字有正反兩面的理解,可以說是見云而想到衣裳,見花而想到容貌,也可以說把衣裳想象為云,把容貌想象為花,這樣交互參差,七字之中就給人以花團錦簇之感。接下去“春風拂檻露華濃”,進一步以“露華濃”來點染花容,美麗的牡丹花在晶瑩的露水中顯得更加艷冶,這就使上句更為酣滿,同時也以風露暗喻君王的恩澤,使花容人面倍見精神。下面,詩人的想象忽又升騰到天堂西王母所居的群玉山、瑤臺。“若非”、“會向”,詩人故作選擇,意實肯定:這樣超絕人寰的花容,恐怕只有在上天仙境才能見到!玉山、瑤臺、月色,一色素淡的字眼,映襯花容人面,使人自然聯想到白玉般的人兒,又象一朵溫馨的白牡丹花。與此同時,詩人又不露痕跡,把楊妃比作天女下凡,真是精妙至極。

第二首,起句“一枝紅艷露凝香”,不但寫色,而且寫香;不但寫天然的美,而且寫含露的美,比上首的“露華濃”更進一層。“云雨巫山枉斷腸”用楚襄王的故事,把上句的花,加以人化,指出楚王為神女而斷腸,其實夢中的神女,那里及得到當前的花容人面!再算下來,漢成帝的皇后趙飛燕,可算得絕代美人了,可是趙飛燕還得倚仗新妝,那里及得眼前花容月貌般的楊妃,不須脂粉,便是天然絕色。這一首以壓低神女和飛燕,來抬高楊妃,借古喻今,亦是尊題之法。相傳趙飛燕體態輕盈,能站在宮人手托的水晶盤中歌舞,而楊妃則比較豐肥,固有“環肥燕瘦”之語(楊貴妃名玉環)。后人據此就編造事實,說楊妃極喜此三詩,時常吟哦,高力士因李白曾命之脫靴,認為大辱,就向楊妃進讒,說李白以飛燕之瘦,譏楊妃之肥,以飛燕之私通赤鳳,譏楊妃之宮闈不檢。李白詩中果有此意,首先就瞞不過博學能文的玄宗,而且楊妃也不是毫無文化修養的人。據原詩來看,很明顯是抑古尊今,好事之徒,強加曲解,其實是不可通的。

第三首從仙境古人返回到現實。起首二句“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傾國”美人,當然指楊妃,詩到此處才正面點出,并用“兩相歡”把牡丹和“傾國”合為一提,“帶笑看”三字再來一統,使牡丹、楊妃、玄宗三位一體,融合在一起了。由于第二句的“笑”,逗起了第三句的“解釋春風無限恨”,春風兩字即君王之代詞,這一句,把牡丹美人動人的姿色寫得情趣盎然,君王既帶笑,當然無恨,恨都為之消釋了。末句點明玄宗楊妃賞花地點——“沉香亭北”。花在闌外,人倚闌干,多么優雅風流。

這三首詩,語語濃艷,字字流葩,而最突出的是將花與人渾融在一起寫,如“云想衣裳花想容”,又似在寫花光,又似在寫人面。“一枝紅艷露凝香”,也都是人、物交溶,言在此而意在彼。讀這三首詩,如覺春風滿紙,花光滿眼,人面迷離,不待什么刻畫,而自然使人覺得這是牡丹,這是美人玉色,而不是別的。無怪這三首詩當時就深為唐玄宗所贊賞。

浣溪沙

元豐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從泗州劉倩叔游南山1

       細雨斜風作小寒。淡煙疏柳媚晴灘。入淮清洛漸漫漫2。

       雪沫乳花浮午盞3,蓼茸蒿筍試春盤4。人間有味是清歡。

       注釋

       1.泗州,今安徽泗縣。劉倩叔,生平不詳。南山,即都梁山,在泗州不遠。

       2.清洛,指洛澗,今安徽洛河,源出安徽合肥,北流至懷遠入淮河。泗州在淮河北岸。漫漫,大水浩淼貌。

       3.雪沫乳花,煎茶時上浮的白色泡沫。古時烹茶,以乳色鮮白、泡沫細膩為上乘。蘇軾《西江月》(龍焙今年絕品):"湯發云腴釅白,盞浮花乳輕圓"。

       4.蓼茸:蓼菜的嫩芽。蒿筍,萵苣筍。春盤,唐代以來風俗,立春日用春餅、生菜等裝盤,饋贈親友,稱春盤。詞作日離立春不遠,故先"試嘗"。

清朝的黃仲則原韻《綺懷》十六首之十五

幾回花下坐吹簫,銀漢紅墻入望遙。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纏綿思盡抽殘繭,宛轉心傷剝后蕉。
三五年時三五月,可憐杯酒不曾消。

詩出自黃景仁《綺懷》,黃景仁年輕時曾同自己的表妹兩情相悅,但故事卻僅有一個溫馨的開始和無言的結局。正因如此,在《綺懷》之中,也籠罩著陸游《釵頭鳳》“山盟雖在,錦書難托”的感傷。
“幾回花下坐吹簫,銀漢紅墻入望遙”,明月相伴,花下吹簫,這種充滿了一種司馬相如琴挑卓文君的浪漫情調,但是這畢竟只是一個開始,在詩人的眼中,那伊人所在的紅墻雖然近在咫尺,卻如天上的銀漢一般遙遙而不可及,這種距離,泰戈爾筆下“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明明心中相愛,卻不能在一起”的絕望。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這是最讓人稱道的一聯,是的,今夜已非昨夜,昨夜的星辰,是記錄著花下吹簫的浪漫故事,而今夜的星辰,卻只有陪伴自己這個傷心之人。詩人是清醒的,他知道往事不可能重現,而正是因為這種清醒,才使他陷入了更深的絕望。詩中,所有的虛幻的安慰全消失了,只有一個孤獨的人依舊保持著一種望月的姿勢即思念的姿勢。試想,詩人獨立中庭,久久望月,一任夜晚的冷露打濕了自己的衣裳,打濕了自己的心靈。而這種等待的盡頭卻只能是一片虛無,這種思念的幻滅以及明明知道思念幻滅卻仍然不能不思念的心態。
王國維說:“欲達解脫之域者,固不可不嘗人世之憂患,然所貴乎憂患者,以其為解脫之手段,故非重憂患自身之價值也。今使人日日居憂患言憂患,而無希求解脫之勇氣,則天國與地獄彼兩失之,其所領之境界,除陰云蔽天沮洳彌望外,固無所獲焉。”王國維所說的正是這種“一步一步,走進沒有光的所在”的絕望心態。
“纏綿思盡抽殘繭,宛轉心傷剝后蕉”。正能和李商隱的《無題》詩“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相媲美,也和他的另一首詩《秋夕》中“心如蓮子常含苦,愁似春蠶未斷絲。判逐幽蘭芳頹化,此生無分了相思”有異曲同工之處。春蠶吐絲,將自己重重包裹,正如詩人自己,用重重思念將自己重重包圍,這也正是“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春蠶吐絲盡頭是繭,是死;紅燭流淚的盡頭是灰,是死,而死,自然是人世間最為絕望的結局了。而黃景仁詩中的“芭蕉”也正有“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春風各自愁”之意。
“三五年時三五月,可憐杯酒不曾消”,這句詩同首聯呼應,三五年時三五之月,自然是“幾回花下坐吹簫”的往昔,而那時的美酒在今夜早已被釀成苦澀自斟自飲了,而這種苦澀是永遠也無法消除的。因為,詩人無法不想念,也就無法同往昔和現實的夾縫之中突圍出來。“可憐杯酒不曾消”,表面說的是消不盡的酒意,其實說的是一種無法擺脫的傷感,這種無法消解酒意的“醉”是“醉”并非在往昔的回憶中而醉,而是一種“醉”在孤獨的現實中的一種苦痛。

賀新郎·辛棄疾

甚矣吾衰矣。悵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馀幾。白發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問何物、能令公喜。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情與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東窗里。想淵明、停云詩就,此時風味。江左沈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回首叫、云飛風起。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桃李無言,下自成蹊

《史記》卷一零九《李將軍傳》太史公曰:“李將悛悛如鄙人,口不能道辭。及死之日,天下知與不知,皆為盡哀。彼其忠實心誠信於士大夫也?諺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言雖小,可以諭大也。”亦作“桃李不言,下自成行;桃李無言,下自成蹊”。



深秋時節話別離,冷風瑟瑟葉滿溪。
胸中無限慷與慨,轉身欲語淚沾衣。
青山不改水長流,明月依舊星漸稀。
天長地久有盡時,此恨綿綿無絕期。

磧中作

   岑參

   走馬西來欲到天,辭家見月兩回圓。

   今夜未知何處宿,平沙萬里絕人煙。

鵲橋仙

秦觀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渡。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李商隱:無題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

曉鏡但愁云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蓬萊此去無多路(1),青鳥殷勤為探看。

[解析}這首《無題》詩,也是歷來爭論不休的名篇。從字面和表達的思想感情看,應該是一首愛情詩。特別是“春蠶”、“蠟炬”二句,比喻巧妙,形象鮮明,生動地描寫了永遠相思、至死不渝的深情厚誼,這一聯成為傳誦千古的愛情詩名句。

[注釋}(1)蓬山:蓬萊山,傳為海中仙山。此借指對方之地。

古詩十九首之一

青青陵上柏,磊磊澗中石。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斗酒相娛樂,聊厚不為薄;驅車策駑馬,遊戲宛與洛。

洛中何鬱鬱!冠帶自相索。長衢羅夾巷,王侯多第宅;

兩宮遙相望,雙闕百餘尺。極宴娛心意,戚戚何所迫?

【注釋】

〔青青陵上柏二句〕『陵』,大的土山。『柏』,四季常青的樹木。『青青』,猶言長青青。『磊磊』,眾石攢聚貌。『澗』,s間的溪流。這兩句是托物興起的,用以興起生命短暫,人不如物的感慨。

﹝忽如遠行客﹞『忽』,速貌。『遠行客』,比喻人生的短暫。離家遠行,思家更切,到了那裡,尤其不能久留。不但極言生命的短暫,而且暗示有厭世的意思。

﹝斗酒相娛樂二句﹞斗酒指少量的酒。

﹝鬱鬱﹞盛貌,形容洛中繁華熱鬧的氣象。

﹝冠帶自相索﹞『冠帶』,官爵的標誌,用以區別於平民,此作貴人的代稱。『索』,求也。『貴人自相索』,是說貴人只和貴人來往,不理別人。

﹝長衢羅夾巷二句﹞『衢』,四達之道,即大街。『羅』,列也。『夾巷』,夾在長衢兩旁的小巷。這兩句是說大街的兩旁,羅列著小巷,許多王侯的第宅在巷中,而第宅的大門,則面臨大街,以見氣概之盛,引人注目。

〔兩宮遙相望二句〕『兩宮』,指洛陽城內的南北兩宮。

〔極宴娛心意二句〕『極宴』,窮極宴會。『戚戚』,憂思也。上句寫那些冠帶人物們的生活現象,下句寫他們的現實心情。

說明:這首詩是一位失意之士藉由他所看到的當時政治首都洛陽的一些現象,寫出了個人不平之感,和不滿現實的心情。

尋隱者不遇

賈島

松下問童子,言師采藥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

秦觀《滿庭芳》

山抹微云,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征棹,聊共引離尊。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謾贏得青樓,薄幸名存。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宋寧宗開禧元年(1205),辛棄疾在京口任鎮江知府時年六十五歲,登臨北固亭,感嘆對自己報國無門的失望,憑高望遠,撫今追昔,于是寫下了這篇傳唱千古之作。這首詞用典精當,有懷古、憂世、抒志的多重主題。江山千古,欲覓當年英雄而不得,起調不凡。開篇即景抒情,由眼前所見而聯想到兩位著名歷史人物——孫權和劉裕,對他們的英雄業績表示向往。接下來諷刺今日用事者(韓胄),又像劉義隆一樣草率,欲揮師北伐,令人憂慮。老之將至而朝廷不會再用自己,不禁仰天嘆息。其中“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寫北方已非我有的感慨,最為沉痛。

杜甫《贈衛八處士》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①。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少壯能幾時,鬢發各已蒼。

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

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

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

問答乃未已,驅兒羅酒漿。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②黃粱。

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③長。

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注釋】

①參與商:星座名,參星在西而商星在東,當一個上升,另一個下沉,故不相見。

②間:摻合。

③故意:故交的情意。

【簡析】

此詩作于詩人被貶華州司功參軍之后。詩寫偶遇少年知交的情景,抒寫了人生聚散不定,故友相見,格外親。然而暫聚忽別,卻又覺得世事渺茫,無限感慨。詩的開頭四句,寫久別重逢,從離別說到聚首,亦悲亦喜,悲喜交集。第五至八句,從生離說到死別。透露了干戈亂離、人命危淺的現實。從“焉知”到“意長”十四句,寫與衛八處士的重逢聚首以及主人及其家人的熱情款待。表達詩人對生活美和人情美的珍視。最后兩句寫重會又別之傷悲,低徊婉轉,耐人尋味。全詩平易真切,層次井然。

江村杜甫

清江一曲抱村流,長夏江村事事幽。

自去自來堂上燕,相親相近水中鷗。

老妻畫紙為棋局,稚子敲針作釣鉤。

多病所須唯藥物,微軀此外更何求。

【注釋】

[注釋](1)清江:清澈的江水。抱:圍繞。(2)長夏:長長的夏夜。幽:幽靜。(3)棋局:棋盤。(4)微軀:微*的身體。

[譯文]清澈的江水曲折地繞村流過,長長的夏日里,村中的一切都顯得幽雅。梁上的燕子自由自在地飛來飛去,水中的鷗鳥互相追逐嬉戲,親親熱熱。妻子在紙上畫著棋盤,小兒敲針作魚鉤。我老了,多病的身體需要的只是治病的藥物,除此之外,還有別的什么奢求呢?

2010-12-24 15: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