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譯文] 昨天夜里,雨點稀疏,晚風急猛,雖然酣睡了一宵,還是余醉未消。

  [出典]   李清照   《如夢令》

   注:

   1、《如夢令》李清照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2、【注釋】:

  ①雨疏風驟:雨點稀疏,晚風急猛。

  ②濃睡不消殘酒:雖然睡了一夜,仍有余醉未消。濃睡,酣睡。

  ③卷簾人:侍女。

  ④綠肥紅瘦:指綠葉繁茂,紅花凋零。 綠肥:指枝葉茂盛。紅瘦:謂花朵稀少。

 

   3、【譯文】1:

  昨天夜里,雨點稀疏,晚風急猛,雖然酣睡了一宵,還是余醉未消。試探地問那卷簾的侍女,她卻告訴我說,海棠花還跟原先一樣。唉,你知道嗎,知道嗎?海棠應該是綠葉繁茂、紅花凋零了。

       譯文2:

       一陣急風,大雨點疏疏落落地掉下。一夜好覺,兩頰的殘余酒意還沒有消。走進來卷簾的侍女,我問她:“院里的海棠怎么樣了?”她竟說:“海棠還和以前一樣。”“你哪里知道?你哪里知道?綠葉兒準是挺大挺肥,紅花兒可憐又瘦又少》”

    4、李清照生平可見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5 、 這首小令,有人物,有場景,還有對白,充分顯示了宋詞的語言表現力和詞人的才華。

  “昨夜雨疏風驟”指的是昨宵雨狂風猛。疏,正寫疏放疏狂,而非通常的稀疏義。當此芳春,名花正好,偏那風雨就來逼迫了,心緒如潮,不得入睡,只有借酒消愁。酒吃得多了,覺也睡得濃了。結果一覺醒來,天已大亮。但昨夜之心情,卻已然如隔胸,所以一起身便要詢問意中懸懸之事。于是,她急問收拾房屋,啟戶卷簾的侍女:海棠花怎么樣了?侍女看了一看,笑回道:“還不錯,一夜風雨,海棠一點兒沒變!”女主人聽了,嗔嘆道:“傻丫頭,你可知道那海棠花叢已是紅的見少,綠的見多了嗎!?”

  這句對白寫出了詩畫所不能道,寫出了傷春易春的閨中人復雜的神情口吻,可謂“傳神之筆。

  作者以“濃睡”、“殘酒”搭橋,寫出了白夜至晨的時間變化和心理演變。然后一個“卷簾”,點破日曙天明,巧妙得當。然而,問卷簾之人,卻一字不提所問何事,只于答話中透露出謎底。

  真是絕妙工巧,不著痕跡。詞人為花而喜,為花而悲、為花而醉、為花而嗔,實則是傷春惜春,以花自喻,慨嘆自己的青春易逝。

 

     6、這首小令是李清照的奠定“才女”地位之作,轟動朝野。傳聞就是這首詞,使得趙明誠日夜作相思之夢,充分說明了這首小令在當時引起的轟動。又說此詞是化用韓偓《懶起》詩意。韓詩曰:“昨夜三更雨,臨明一陣寒。海棠花在否?側臥卷簾看。”但李清照的小令較原詩更勝一籌,入木三分地刻畫了少女的傷春心境。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這兩句寫昨夜的風很急,還淅淅瀝瀝的下起小雨;晚上又飲了一些酒,睡的很沉,直到早上醒來酒意還沒有完全退去。一開始就將整首詞的時間、環境勾勒得十分清楚。“雨疏風驟”十分恰當的寫出了暮春的特點,風吹的緊而雨卻是疏落,四個字即使人能夠感受到暮春的氣息。“濃睡不消殘酒”則寫出了人物現在的狀態,剛剛醒來略略還帶些酒意,一副慵懶的模樣,這種狀態下最容易想起昨夜的雨疏風驟,隱隱心底還藏著些許心事,這樣就順理成章地引出下文。上下兩句前者寫室外,后者寫室內,轉折的巧妙恰當,靈動自然。

  經歷了一場風吹雨打,主人公心中十分想知道園中的海棠是否花瓣零落,令人不忍面對,因此急急地向“卷簾人”詢問。一個“試”字,寫出了人物心中的担憂,她不愿意春天就這么快的過去。“試”字將不忍問卻又忍不住想知道的矛盾心理刻畫的淋漓盡致。孰料,“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這讓她出乎意料,雖然她內心渴望海棠依舊,但自己也明白風雨之后必是花事凋零,所以“卷簾人”的回答給了她意外的驚喜。“海棠依舊”從后面應和了前面“問”的內容,這種手法使得其詞更加耐讀。“卻”字同時寫出了主人公原有的心思和聽到回答后的意外之情,還隱隱道出了“卷簾人”不了解主人公的心思和回答時的漫不經心,這兩者之間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對比,主人公的細膩委婉與“卷簾人”粗疏淡漠之間的對比。詞至此,又疊進一層,意境又開一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主人公畢竟還是知道這是暮春時節,況且昨夜又是一夜風雨,海棠花斷然是不會依舊了,因此她連用兩個“知否”來糾正“卷簾人”的答復,口語的語氣使得這兩個“知否”讓人讀來頗覺清新。“應是綠肥紅瘦”一句寫出了當前的情形。這句是最為世人稱道的一句,它十分的新穎別致、生動傳神,看似信手拈來,卻是功力獨到。她用“綠”字代指滿枝的綠葉,用“紅”代指枝頭的花朵,“肥”替換了“多”,“瘦”替換了“少”,寫出了一個全新的意境。無怪乎多為歷代詞論者贊譽,如《草堂詩余別錄》中曰“結句尤為委曲工整,含蓄無窮意焉”。而更深一層,“紅”又不單指花朵,還隱指了春天萬紫千紅的景象與色彩,隱指了春天眾多無比美好的事物,隱指了在春天里的喜悅心情。這樣“紅瘦”一詞就逼真地寫出了人物地傷春情思。不需直言,不假雕飾,卻更令人心動,這是李清照的詞作給讀者的一個典型感受。

 

     7、“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對于首二句,論者往往言之泛泛。記得少時初讀此詞便覺奇怪:“這個女詞人居然飲酒?”后陸續接觸易安詞,便知易安嗜酒,她的好多詞可以為證。“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如夢令》)“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醉花陰》)“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鳳凰臺上憶吹簫》)“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聲聲慢》)易安不似婦人,倒似劉伶、陶潛之弟子,于此可見女詞人真率自然的個性,有著敏感的對自然感悟的心靈。詞中云“殘酒”,能“殘”就是飲得不少,為何飲這么多酒?要么心情舒暢,要么心情不佳,就此詞而言,似后者無疑。為何心情不佳,只能是“雨疏風驟”了,詞人心情因屋外風雨交加而不佳。一夜風雨,百花凋零,春日也將隨風雨而逝,詞人對此已心知肚明,故生傷感意緒,故欲多飲濃睡忘卻風雨,忘卻因風雨而生的愁緒。其實“濃睡”云云,只是虛語,若非如此,既多飲“濃睡”又何以知“雨疏風驟”?若清晨因風雨聲乍醒,又何能謂“昨夜”?故此二句中已曲折道出詞人心中愁情。

 

    8、 晚上沒喝多少酒,覺卻睡的很香很沉,只是因為你出現在我夢里了!夢里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親切卻又宛如隔世般遙遠。 
   有些事,有些情,奈何橋下的水也不能沖洗干凈,忘的徹底。安慰別人時,什么話都想的出來,可當自己需要的時候,卻只能安靜地躲在角落里哭泣,任何東西都聽不進去,不相信任何人,也包括我自己。 
   早就不敢在人面前拼命喝酒,因為不知道那壓抑太久的哀傷,是否會在酒精的麻醉下繼續乖乖的被我壓抑著,不想有人看到,我的哀傷,沒有勇氣,何等悲哀,很少有人體會的到。 
   昨夜的夢,我依稀記得,到現在我的心還是暖暖的,你在聽我傾訴,你想讓我盡情宣泄,呵呵,那一刻我就知道這是我自己的夢,不過是夢又有何妨,我寧愿相信夢里才是最真實的世界,只為在夢里有你,有久違的幸福。 
   夢里,秋風的蕭瑟,樹葉的輕顫,花朵的微搖,伴著低低的鳥蟲啁啾。我靜靜地陶醉在夢的浪漫中,長發很自然的被吹起,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所有的哀愁都被風吹散。我們彼此相依相偎,耳鬢廝磨,難舍難離。茫茫的夜空,沒有一絲的云彩,有無數的星星閃爍,漂亮的月亮就低低的掛在我們頭頂,仿佛只屬于我們兩個人,卻又好似隨時都會掉下,砸醒我的夢! 
   心里微微酸楚,我知道這只是個夢,但是夢怎么可以如此真實,獨自傷懷,別樣的哀愁,這夢再一次生硬,撕開我那粘連在一起的心,把心的碎片用來熬夢的美羹…… 
  “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李清照有侍女可問,我能去問誰?就算問了又有什么用!! 

 

      9、  四十歲的男人處處品嘗著自釀的水酒,或艱辛苦澀,或回味悠長。四十歲的女人時時追憶著自家的閨秀,或溫馨浪漫,或惆悵迷茫。

     四十歲的男人在人生的道路上多了些自責,少了些浮躁。四十歲的女人在家庭的環境中多了些成熟,少了些幻想。

 四十歲的男人常常被脈脈溫情、嬌嘖和真誠的關心所迷惑。四十歲的女人容易為溫文爾雅、活力和纏綿的情感所牽連。

難擋誘惑,是四十歲男人的榮耀還是弱點?情感牽連,是四十歲女人的欣慰還是悲憐?

    四十歲的男人是長不大的孩子,喜歡在妻子溫暖的懷抱里沉默和陶醉。四十歲的女人像溫室里的蓓蕾,容易在丈夫無意的冷落下枯萎和傷悲。

酒,是四十歲的男人排泄苦悶的良藥。淚,是四十歲的女人消解憂愁的寶貝。

男人四十,最想得到的是社會和家庭的完全認可。女人四十,最喜歡營造的是家庭和親人的和睦氛圍。

四十歲的男人,常常暗中嘆息,留戀失去的精力。四十歲的女人,每每對鏡顧盼,感嘆面容的憔悴。

四十歲的男人: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四十歲的女人: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為了事業,四十歲的男人寧可拋家棄子,證明自己一流。為了家庭,四十歲的女人甘愿落為人后,放棄自己的追求,營造理想中的海市蜃樓。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