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譯文]  到處紅花凋零翠葉枯落,美好的景物漸漸地衰殘。只有長江水,不聲不響地向東流淌。

   [出典]  柳永《八聲甘州》

  注:

  1、《八聲甘州》 柳永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凄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

  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闌干處,正恁凝愁!

  2、注釋:
  1.選自《樂章集》。八聲甘州,詞牌名。

  2.一番洗清秋:一番風雨,洗出一個凄清的秋天。

  3.霜風凄緊:秋風凄涼緊迫。霜風,秋風。

  4.關河:關隘山河。

  5.是處紅衰翠減:到處花草凋零。是處,處處。紅,翠,指代花草樹木。

  6.苒苒(ran 第二聲)物華休:隨著時間流逝,美好的景物都消歇了。苒苒,同“荏苒”,指光陰流逝。物華,美好的景物。

  7.渺邈:遙遠。

  8.淹留:久留。

  9.颙望:抬頭遠望。

  10.誤幾回、天際識歸舟:好多次看到遠處有船駛過,便以為是愛人乘舟歸來。

  11.爭:怎。

  12.正恁(nen 第四聲)凝愁:恁,如此,這樣。凝愁,愁緒凝聚化解不開。

 

  3、譯文1:

    面對著瀟瀟暮雨從天空灑落在江上,經過一番雨洗的秋景分外寒涼清朗。凄涼的霜風逐漸地迫近,關隘、山河冷清蕭條,落日的余光照耀在樓上。到處紅花凋零翠葉枯落,美好的景物漸漸地衰殘。只有長江水,不聲不響地向東流淌。

  不忍心登上高山下看遠方,眺望渺茫遙遠的故鄉,渴求回家的心思難以收拢。嘆息這些年來的行蹤,為什么苦苦地長期停留在異鄉?想起心上人,正在華麗的樓上抬頭凝望,多少次錯把遠處駛來的船當作心上人回家的船。怎么知道我,倚著欄桿的時候,正這樣的愁思深重。

   譯文2:

   暮雨瀟瀟,灑遍大江兩岸,也洗凈了清秋時節的萬里長空。西風漸緊,帶來陣陣寒意,關河冷落,殘陽正照在樓上。四處紅花凋零,綠葉衰謝,漸漸地景物都凋零了。只有長江水,永遠這樣無言無語地向東奔流。

    我不忍心再登高望遠,故鄉遙遠似在天邊,思歸的心愿卻難以收斂。感嘆連年奔走,究竟為了什么在異鄉滯留?佳人一定在妝樓苦苦地遙望,有多少次誤認了遠來的歸船。她哪里知道,此時的我正獨倚欄桿,心中結聚著無限哀愁。

 

  4、柳永生平見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5、《八聲甘州》上篇寫景,下篇抒情。霧秋所作。一個對字,已寫出登臨縱目、望極天涯的境界。天色已晚,暮雨瀟瀟, 灑遍江天,本已氣肅天清,明凈如水,卻又加此一番秋雨。“雨”“灑”已覺振爽異常!素秋清矣,再加凈洗,清至極處--而此中多少凄冷之感亦暗暗生焉。其下緊接一個“漸”字,秋已更深,雨洗暮空,乃覺涼風忽至,其氣凄然而遒勁,直令衣單之游子,有不可禁當之勢。一“緊”字,又用上聲,氣氛聲韻,加倍峻肅。舉目關河,春夏滋榮盛之氣已盡,秋來肅殺凋零之氣已濃,草木不芳,一片冷落之景象。于此,再下一“冷”字上聲,層層逼緊。而“凄緊”、“冷落”,又皆雙聲疊響。“殘照當樓”此際詞人乃覺遍宇宙的悲哉之秋氣,似乎一齊襲來,要他一人禁當!再下則筆致思緒,便由蒼莽悲壯,而轉入細致沉思。“不忍”,所看到的是更引起鄉思的景物。作者的連年漂泊,是為了追求什么呢??雖有鄉思牽掛為何還是漂泊?更加深了語氣。寫出作者內心的痛苦、渺茫的情感。“歸思”和漂泊的矛盾,由自己的思歸心切,想起自己妻子也在懷念自己。目“想佳人妝樓禺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妻子經常在樓上看著船遠遠的歸來,誤以為是丈夫的歸來。倚闌干處,正憑凝愁”于最末幅點出全篇題目。這首詞最大特點就是把抽象用具體表現出來!

 

    6、本詞是柳永羈旅行役詞中的名篇。《甘州》原是唐人邊塞曲之一,聲情是激壯的。今所傳《八聲甘州》,因全調共八韻,故稱八聲。這首傳頌千古的名作,融寫景、抒情為一體,通過描寫羈旅行役之苦,表達了強烈的思歸情緒,語淺而情深。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首句以“對”字領起,登高臨遠,展示了暮雨瀟瀟的江上清秋景象。“瀟瀟”寫出雨聲,“灑”寫盡雨勢,“洗”寫秋雨之結果。雨能引起人的感發,黃昏的雨引起人的感發更深,因為黃昏景色變化得更快。這里既點明地點、時令,也為全詞奠定了感情基調——秋為之言悲也,雖然雨后的黃昏天高氣清,悲愁卻隨之襲上心頭。

   “漸霜風凄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接著寫雨后的景色。此三句被蘇軾譽為“不減唐人高處”,大概是指這其中感興真切,氣象恢宏,高遠。“漸”是逐漸的一個過程,這更增加了一段時間感。“緊”字寫風,指強勁的風,與前面的“瀟瀟暮雨”相呼應,寫秋天的風風雨雨交相侵襲。關河冷落,隱含著悲涼的歷史感。殘照當樓,只有一輪殘日的余暉,映照著作者所在的高樓。這里柳永沒有正面寫悲慨,但他寫出了大自然,寫出了秋天生命的消逝,山河的冷落,夕陽滿目,每一個景色都包含著深沉的悲慨。

    然后視野漸收,寫到蒼茫大地上的自然生物,“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放眼望去,曾經生機盎然的草木凋零了,所有美好的東西都消失了,這增加了更深的悲哀。“物華休”三字,似乎包含了作者心中所感的生命無常,事業落空的所有悲哀。最后目光落到長江上,面對深秋的悲涼與蕭瑟,它竟然保持了一貫的沉默,默默東流,可這長江水無語東流是永不改變的,這其中此片句句寫景,句句關情。

    下片寫他的懷念,“不忍登高臨遠”,明明已經登高,卻還偏說不忍,說“不忍”實是不能忍啊。“悲歌可以當泣,遠望可以當歸”其實只不過是自我安慰。故鄉渺遠,望而不見,歸緒難理,更加無奈。“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這是詞人的自省,自責,也是他羈旅一生的悲劇命運所在。陶淵明說:“嘗從人事,皆口腹自役。”柳永在這里想到自己不過是為了一點口腹生活就被別人驅役,含義十分悲慨。一個封建文人與科舉絕了緣,其生活之潦倒、行蹤之無著、內心之酸楚又豈是語言能形容的?柳永這一問真是“欲說還休”。

   “想佳人、妝樓颙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此句具體形象地刻畫出“佳人”妝樓遠眺的癡情,惟其癡情,游子才先入為主,使其產生視覺的失真——把他人的歸舟誤認為是游子的歸舟。而這一具體感人的形象又是詞人痛苦懷想中產生的幻覺,于是,一種相思,兩幅幻景疊加,虛實相應,極大地增強了藝術張力。這種寫法就是一般人熟悉的古典詩詞中常用的“從對面著筆”的手法。最后兩句由佳人回到自己,字面上是對“佳人”句承接,佳人苦苦思念游子時,不免產生“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顧反”的猜測,她哪里知道此時游子正和她一樣倚闌遠望,滿腹鄉愁!實際此句與首句呼應,是全詞的注腳,使整首詞都籠罩在濃濃的愁緒中。

 

   7、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所謂歌者出場,我們可以設想作者站在關樓上,面對著秋色,這樣他心里便生出感嘆:花木都飄落了,景物凋殘了。古老的《易傳》把乾卦四德元亨利貞和四時配合起來,使其具有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四義。秋是結實、收縮、收獲,有向靜之意,這里是靜的提升,可長江水呢無聲東流,卻是靜中有動了。

 

    8、在桂香的深處,在桂樹林的深處,坐落著宋代偉大的詞人柳永的紀念館。站在大門外的石牌坊前,可以看見九曲溪靜藍的溪水,鏈帶般地纏繞著武夷山秀美的山峰。假若沒有這樣一灣又一灣的溪水,靜藍在柳永的家鄉,靜藍在柳永的童年,靜藍在柳永青少年時代的記憶里,或許就沒有柳永溪水一樣婉約的宋詞,流淌在許多中國人的心靈之河里。從宋朝一直流淌到現在,還不知要流淌到什么時候。或許只要有中國男人的地方,就會記憶起柳永,記憶起中國男人性格里最為婉約的一面,最為多愁善感的情緒。

    一條河流在一個地方流淌除了滋潤河流兩岸的田野和森林村莊和稻田還會滋潤一個地方優秀的男人和女人柳永生長在九曲溪畔靜藍的溪水簡直滲透了他的靈魂,當他在吟詠“楊柳岸曉風殘月”的時候,九曲溪的水就像一口靈犀的泉,汩汩澆灌在他的長歌短章里。當一個還有幾份古典或者經典之心的中國男人,在曾經孕育過柳永的九曲溪里漂流而下,一定會把自己乘坐的竹排誤以為柳永詞里的蘭舟。當他掬起一捧九曲溪水,又輕輕的從指縫間滴落,一定會把這些藍色的水滴看作是柳永詞里的千里煙波,或者是彌漫在柳永詞里的瀟瀟暮雨,灑遍了無限的江天。

   九曲溪向前不知疲倦的流淌,似乎它的水流穿過山崗已經濕潤了柳永紀念館前面的桂花樹的葉子和米黃色的桂花,讓它的濃香布滿了整座山崗但是,透過桂花樹的枝椏和葉子,一個男人,聞到的已經不是桂花的香味,而是柳永詞里比桂花還要濃烈的心情柳永的一生,生存在一個讀書人的悖論里。他十分的理解一個詞人的一生,“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但是現實里的他,卻生活在他的認識之外。他和中國的每一個讀書人一樣,在內心里充滿了個人的輝煌欲望和遭遇冷落后的悵惘與寂寞。柳永第一次考進士不幸落第時,便寫了《鶴沖天》,來表達自己的不平與哀愁。“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把他自己的才華,表達的淋漓盡致。然而,才華是擁有才華者最大的敵人,柳永也是如此。宋仁宗看到了柳永的詞,看到了一個詞人橫溢的才華,也看到了一個詞人的狂傲和狂放。當柳永再次及第時,宋仁宗變得很像一個詞人,變得很像一個理解柳永詞義的人。皇帝說:“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很簡單的一句話,柳永的進士夢就破滅了,一個詞人夢想的輝煌就破滅了。一首詞改變了柳永的一生,不知是詞人的幸運呢?還是詞人的不幸呢?柳永自己說不清楚,宋仁宗自己說不清楚,宋朝之后吟誦柳永詞的男人們,恐怕更是說不清楚。這種許多男人們都說不清楚的東西,或許就是命運,就是一個詞人的命運。

    九曲溪在柳永之前,就在武夷山的峽谷里流淌。它擁有自己的道路,擁有自己的歸程,千年不會改變,萬年不會改變。柳永是一個詞人,是一個人,他從此離開自己的故鄉,過著一個流浪男人的生活,卻沒有自己的歸程。一個人不是一條河流,一個人的命運也不是一條河流,一個人的前程也不是一條河流,柳永的命運當然也不是一條河流。他離開了自己的武夷山,離開了自己的九曲溪,生活在另外一個江南。他死的時候,已經沒有埋葬自己的能力。是秦淮河的歌女們集體贊助,才在江南埋葬了偉大的婉約詞人柳永。

     九曲溪畔的柳永啊,永遠留在了江南,那杏花春雨的江南啊!

 

   9、天地蒼茫,鶯歌燕舞,花草飄香;風月無情,悲歡離合,醉倒天亮!人生路上總不平,如大海般有時風平浪靜,水如碧濤;有時翻云覆雨,怒濤難消。人之有七情六欲,因以心泛漣漪,胸生波濤。或憂國傷民,恨懷才不遇;或感傷春去,悲逢秋寂寥;或思鄉情切,嘆家人離別。

  是故人心難順,每每流露哀嘆不滿。更有甚者,日日登高望遠,憑欄目斷,黃昏時候,故國晚秋,看杜鵑啼血,大雁南飛,柳絮吹落,宮花寂寞紅透,便心中波瀾翻涌。面對淡煙流水的幽幽花屏,臨晚鏡,傷流景,嘆少年青絲如今已兩鬢星星。不禁悵恨天地為何如此無情,作弄人生。于是乎大嘆曰:“地也,你不分好歹何為地!天也,你錯勘賢愚枉做天!”。嘆罷,只借酒消愁,了此孤寂一生。“寧可枝頭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既然一切已定,何不坦然接受,“偷得浮生半日閑”?乘此良時,享受人生,在不快中縱情歡樂。珍惜現在的日子,好好對待身邊的人,讓他們感受到你的愛,不亦樂乎?豈不勝日日醉酒悲歌?放下憂傷,忘記哀愁,走出高高的西樓閣,聽悅耳的夜鶯聲,看流連忘返的化蝶,不要把小雨看得哀傷凄涼,當作是人生的新開始又如何?

  柳永,北宋詞人,善填詞,對生活愁緒的獨特體驗入木三分。少年時期文才滿腹,壯志雄心,青春蓬勃。來到美麗的杭州,看到況世盛景,寫下成名之作。其中“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更是成為了西湖絕唱!然而年齡的增長,對腐敗官場,腐朽朝廷的日益失望,加之被貶一個偏遠的小邑,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使他毅然辭官反鄉。“歸去來,平生況有云泉約”,這也是當時最好的出路吧?在家鄉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與妻兒再續前緣,那寒蟬的鳴叫怕也悅耳了吧!

  歲月悠悠,歷代騷人墨客登高做賦: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斷天涯路。亦無非是“殘陽,西樓,瑟瑟,蕭蕭,傷悲,黯然,神傷,闌珊,淚,雁,斷,夢,落紅,夜雨,腸斷,風月”之屬。而真正能灑脫者又有幾人?

  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在生活節奏忙碌的現代社會,希望能在煩惱中靜下心來,好好享受人生,你會發現,你所追求的——實際上就是你內心的寧靜……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10、秋暮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絮絮的秋風,殘花落處,滿目煙雨開始用那瑟瑟的落英裝訂著書冊。

暮色四合,怔怔地仰望。風輕云淡的天空,遠遠地幾星寥落。心事浮沉,思緒終如浮云般游移,如久經煙塵歲月浸淫的老人,終于懂得:人世有太多的無奈與不舍,生命的本真就是飄浮。在朝云暮雨的煙塵里,秦時的明月早已黯淡,漢時的城關也已瘦彎,那長安的桃紅李白亦已凋落。不知還有多少幽幽怨怨的精魂、幻而又幻的金戈鐵馬和淡定自如的羽扇綸巾?折戟沉沙,灰飛煙滅……

無邊的蕭條和陰霾的暮色,一岸白了頭的蘆荻,卻永遠無法說出那些白頭偕老的祝福。

害怕與風霜相遇,遠走高飛的候鳥褪下的棄羽,再也沒有了起飛的日期,只能,只能去做落葉的伴娘……

秋日的暮色里,留下了一頁頁的空白,而扉頁上寫著:“熏一縷香,我為你鎮紙端硯;沏一壺茶,我為你素手輕展書卷;會心一笑,我為你摘盡華發,相擁成一個童話。”而后用油紙包好,默默塞進歲月的抽屜……一程依戀百年孤旅 喬喬

 

  11、“獨上高樓,望斷天涯路”是凄涼憂傷的寂寞。
   “一人獨釣一江秋”是悠揚瀟灑的寂寞。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是豪邁壯闊的寂寞。
    有人說:“寂寞如茶,真正值得品嘗的是那隱溺于凄苦中的一縷清香,其中滋味百轉千回,如云如月,清雅幽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更有豪爽者說“寂寞如酒,我將抱壇而酣睡”。
     而我說:寂寞就像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香醇可口、催人清醒。

 

  12、一個新的開始或許是個不錯的答案。人生無法再次選擇,我只好將外化的事物粉刷一新。

    一直以為自己是個靜不下心來的人。常因無法潛心做一件事情而叫人心生埋怨。安禪靜坐,心空無物。對此我也只有望塵的份,連莫及的想法都不敢有一絲一毫。我仍未靜不下心的理由或許是缺乏動力,也真想找到一個人能點住我驕躁的眉心,然后輕如泱云般叫我“莫躁,勿念,一切安好”。我至今仍在尋找……倘若他日當真尋到,亦是三生有幸。其時無論云和風吟,雨打霜欺,都不會動容我些須,而只甘心偏安一隅的罷。

    讓懂的人懂。讓非難的人非難。終留不住的思。且行且尋。

    好了,用三變的詞作結吧——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