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譯文] 今晚可能會下大雪,你能否來與我一醉方休?

  [出典]  白居易  《問劉十九》

  注:

   1 、 《問劉十九》 白居易 

     綠蟻新醅酒, 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 能飲一杯無?

   2、注釋:

     劉十九:劉十九是作者在江州時的朋友。

     綠蟻:指浮在新釀的沒有過濾的米酒上的綠色泡沫。酒未濾清時,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綠,細如蟻,稱為“綠蟻”。

     醅(pēi):沒有過濾的酒。

     無:相當于“嗎”、“否”等問詞。

 

   3、譯文1:

    新釀的米酒,色綠香濃;

  小小紅泥爐,燒得殷紅。

  天快黑了,大雪要來啦……

  能否共飲一杯否?老兄!

    譯文2:

    新醅酒,酒味濃。

    小火爐,爐火紅。

    天欲雪,晚來風。

    能枉駕,飲一盅?

    譯文3:

     剛釀好了綠蟻米酒,炭火也燒熱了紅泥小爐。今晚可能會下大雪,你能否來與我一醉方休?

    譯文4:

    我有剛釀成還沒有過濾的綠蟻酒,正暖在紅泥抹成的小火爐上。天快黑了,一場雪馬上就要飄灑下來,此時你能來和我共飲一杯酒嗎?

   4、白居易生平見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5、 這首詩可以說是邀請朋友前來小飲的勸酒詞。給友人備下的酒,當然是可以使對方致醉的,但這首詩本身卻是比酒還要醇濃。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酒是新釀的酒(未濾清時,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綠,細如蟻,稱為“綠蟻”),爐火又正燒得通紅。這新酒紅火,大約已經擺在席上了,泥爐既小巧又樸素,嫣紅的火,映著浮動泡沫的綠酒,是那樣地誘人,那樣地叫人口饞,正宜于跟一二摯友小飲一場。

  酒,是如此吸引人。但備下這酒與爐火,卻又與天氣有關。“晚來天欲雪”── 一場暮雪眼看就要飄灑下來。可以想見,彼時森森的寒意陣陣向人襲來,自然免不了引起人們對酒的渴望。而且天色已晚,有閑可乘,除了圍爐對酒,還有什么更適合于消度這欲雪的黃昏呢?

  酒和朋友在生活中似乎是結了緣的。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所謂“獨酌無相親”,說明酒還要加上知己,才能使生活更富有情味。杜甫的《對雪》有“無人竭浮蟻,有待至昏鴉”之句,為有酒無朋感慨系之。白居易在這里,也是雪中對酒而有所待,不過所待的朋友不象杜甫彼時那樣茫然,而是可以招之即來的。他向劉十九發問:“能飲一杯無?”這是生活中那愜心的一幕經過充分醞釀,已準備就緒,只待給它拉開帷布了。

  詩寫得很有誘惑力。對于劉十九來說,除了那泥爐、新酒和天氣之外,白居易的那種深情,那種渴望把酒共飲所表現出的友誼,當是更令人神往和心醉的。生活在這里顯示了除物質的因素外,還包含著動人的精神因素。

  詩從開門見山地點出酒的同時,就一層層地進行渲染,但并不因為渲染,不再留有余味,相反地仍然極富有包蘊。讀了末句“能飲一杯無”,可以想象,劉十九在接到白居易的詩之后,一定會立刻命駕前往。于是,兩位朋友圍著火爐,“忘形到爾汝”地斟起新釀的酒來。也許室外真的下起雪來,但室內卻是那樣溫暖、明亮。生活在這一剎那間泛起了玫瑰色,發出了甜美和諧的旋律……這些,是詩自然留給人們的聯想。由于既有所渲染,又簡煉含蓄,所以不僅富有誘惑力,而且耐人尋味。它不是使人微醺的薄酒,而是醇醪,可以使人真正身心俱醉的。  (余恕誠)

 

   6、詩意在描寫雪天邀友小飲御寒,促膝夜話。詩中蘊含生活氣息,不加任何雕琢,信手拈來,遂成妙章。語言平淡而情味盎然。細細品味,勝于醇酒,令人身心俱醉。給友人備下的酒,當然是可以使對方致醉的,但這首詩本身卻是比酒還要醇濃。

  詩從開門見山地點出酒的同時,就一層層地進行渲染,但并不因為渲染,不再留有余味,相反地仍然極富有包蘊。讀了末句“能飲一杯無”,可以想象,劉十九在接到白居易的詩之后,一定會立刻命駕前往。于是,兩位朋友圍著火爐,“忘形到爾汝”地斟起新釀的酒來。也許室外真的下起雪來,但室內卻是那樣溫暖、明亮。生活在這一剎那間泛起了玫瑰色,發出了甜美和諧的旋律……這些,是詩自然留給人們的聯想。由于既有所渲染,又簡煉含蓄,所以不僅富有誘惑力,而且耐人尋味。它不是使人微醺的薄酒,而是醇醪,可以使人真正身心俱醉的。

 

   7、劉十九是詩人在江州任司馬時結交的朋友。詩人另有《同劉十九同宿》一詩,說他是嵩陽處士。此詩題目是《問劉十九》,如同在朋友面前敘談家常一樣,對他的朋友說,我有剛釀好還未濾過的美酒,正放在紅泥抹的小火爐上溫著。天黑了,看來要下雪,我想飲酒取暖,你能陪我喝一杯嗎?詩人以極樸素的語言描寫眼前極簡單的景物,希望朋友天寒欲雪時能來烤火飲酒,敘談友情。平平淡淡的幾句話,卻極富感情,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

  雪天飲酒對于多愁善感又帶有幾分灑脫曠放的詩人來說,無異于人生一大樂事。一來雪天較清靜,可免卻閑人打擾之煩;二者雪天寒冷,而酒性發熱,飲酒可驅除寒冷之憂。再說還可以借品酒之際,來欣賞紛紛揚揚的大雪呢!所以雖是“紅泥小火爐”、“天欲雪”幾個極簡單的景物,卻在樸素的語言中包含著豐富的審美意蘊。

 

   8、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我家新釀的米酒還未過濾,酒面上泛起一層綠渣,香氣撲鼻。燙酒用的小火爐,也已準備好了,是用紅泥燒制成的。“綠蟻”,是指新釀的米酒,在未過濾時,酒液面上浮有一層酒渣,色微綠,細如蟻,故稱為“綠蟻”。“醅”,是指沒有濾過的酒。

    這兩句以“綠蟻”、“紅泥”相對列出,色彩的配合極為鮮艷明麗,首先給人以賞心悅目之感。酒是新釀的,迫不及待地等人共品。紅泥做的小火爐,小巧又樸素;爐火旺旺的,既可取暖,又可溫酒。這真摯的情意真是比酒還淳厚。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天色陰沉,看樣子晚上要下雪,你能來我這里共飲一杯嗎?“天欲雪”,說明天氣正當寒冷。此時,與朋友圍爐對酒、促膝夜話,不失為人生一大樂趣。俗話說,“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喝酒,講究的是“興”;酒中,又寄托著情。這兩句正好道出酒中真趣,洋溢著美好人情。

    “晚來”,就是晚上。“來”,是語助詞。“雪”,即下雪,此處用作動詞。“無”,是表疑問的語氣詞,相當于“否”、“么”。俞陛云《詩境淺說續編》評價說:“末句之‘無’字,妙作問語;千載下,如聞聲口也。”

 

    評 解

    這是一首五言絕句,作為篇幅和字數最少的一種詩體,如何以少納多,是最值得作者和讀者考量的問題。此詩堪稱典范。全詩簡練含蓄,輕松灑脫,而其間脈絡十分清晰。從層次上看,首句先出酒,二句再示溫酒之具,三句又說寒天飲酒最好,末句問對方能否來共飲,而且又點破詩題中的“問”字。從關系上看,首末句相呼應,二三句相承遞。詩句之間,意脈相通,一氣貫之。

    詩作從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側面落筆,以如敘家常的語氣,樸素親切的語言,富于生活氣息的情趣,不加雕琢地寫出了朋友間懇誠親密的關系。《唐詩三百首》評價說:“信手拈來,都成妙諦。詩家三昧,如是如是。”《唐詩評注讀本》:“用土語不見俗,乃是點鐵成金手段。”

 

   9、 誰能在酒釀成熟的時候第一個想到朋友?誰能在風寒雪飄的時候第一個想到朋友?誰又能在溫熱暖和的火爐旁第一個想到朋友?白居易,便是其中的一位。中唐這個熱情似火,心細如發的大詩人,在冰封雪凍的冬天為朋友也為千百年后的我們捧出一顆火熱的心,照亮了朋友的眼睛,溫暖了朋友的心靈,于是,我們也和白居易的朋友劉十九一樣,風雨人生路不再寒冷,不再孤寂。詩歌這樣寫道:“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全詩描寫詩人在一個風雪飄飛的傍晚邀請朋友前來喝酒,共敘衷腸的情景,沒有深遠寄托,沒有華麗辭藻,字里行間卻洋溢著熱烈歡快的色調和溫馨熾熱的情誼,讓人感受到溫暖如春的詩情。寥寥二十字,溫暖的詩情從何而來呢? 

  首先是意象的精心選擇和巧妙安排。全詩表情達意主要靠三個意象(新酒、火爐、暮雪)的組合來完成。“綠蟻新醅酒”,開門見山點出新酒,由于酒是新近釀好的,未經過慮,酒面泛起酒渣泡沫,顏色微綠,細小如蟻,故稱“綠蟻”。詩歌首句描繪家酒的新熟淡綠和渾濁粗糙,極易引發人們的聯想,我們仿佛已經看到了那芳香撲鼻,甘甜可口的米酒。次句“紅泥小火爐”,粗拙小巧的火爐樸素溫馨,爐火正燒得通紅,詩人圍爐而坐,熊熊火光照亮了暮色降臨的屋子,照亮了浮動著綠色泡沫的家酒,也照亮光詩人怦然而動的心!“紅泥小火爐”對飲酒環境起到了渲染色彩,烘托氣氛的作用。酒已經很誘人了,而爐火又增添了溫暖的情調。詩歌一、二兩句選用“家酒”和“小火爐”兩個極具生發性和暗示性的意象,容易喚起人們對質樸地道的農村生活的情境聯想,我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居住農村時的生活體驗:每到逢年過節,一家人總是圍著火爐,坐成一個圈,火爐上架著一口小鐵鍋,鍋里盛滿了好吃的葷菜。爐下火光熊熊,爐上熱氣騰騰。火鋪上放著幾個小酒杯和一壺溫過幾回的米酒,年長的就喝酒,年幼的就大塊吃肉。一家人吃吃喝喝,談天說地,氣氛好不熱鬧!這種情境至今回想起來還令人感到興味無窮!“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在這樣一個風寒雪飛的冬天里,在這樣一個暮色蒼茫的空閑時刻,邀請老朋友來飲酒敘舊,更可見出詩人那種濃濃的情誼。“雪”這一意象的安排勾勒出朋友相聚暢飲的闊大背景,寒風瑟瑟,大雪飄飄,讓人感到冷徹肌膚的凄寒,越是如此,就越能反襯出火爐的熾熱和友情的珍貴。“家酒”、“小火爐”和“暮雪”三個意象分割開來,孤立地看,索然寡味,神韻了無,但是當這三個意象被白居易納入這首充滿詩意情境的整體組織結構中時,我們就會感受到一種不屬于單個意象而決定于整體組織的氣韻、境界和情味。寒冬臘月,暮色蒼茫,風雪大作,家酒新熟、爐火已生,只待朋友的早點到來,三個意象連綴起來構成一幅有聲有色、有形有態、有情有意的圖畫,其間流溢出友情的融融暖意和人性的陣陣芳香。千百年前的那個冬天,那個夜晚,那小火爐旁,誕生了一個多么美好的友誼神話啊! 

  其次是色彩的合理搭配。詩畫想通貴在情意相契,詩人雖然不能像雕塑家、畫家那樣直觀地再現色彩,但是可以通過富有創意的語言運用,喚起讀者相應的聯想和情緒體驗。這首小詩在色彩的配置上很有特色的,清新樸實,溫熱明麗,給讀者一種身臨其境、悅目怡神之感。詩歌首句“綠蟻”二字繪酒色摹酒狀,酒色流香,令人嘖嘖稱美,酒態活現讓人心向“目”往。次句中的“紅”字猶如冬天里的一把火,溫暖了人們的身子,也溫熱了人們的心窩。“火”字讓人想象得到炭火熊熊、光影躍動的情境,更是能夠給寒冬里的人們增加無限的熱量。“紅”“綠”相映,色味兼香,氣氛熱烈,情調歡快。第三句中不用摹色詞語,但“晚”“雪”兩字告訴我們黑色的夜幕已經降落,而紛紛揚揚的白雪即將到來。在風雪黑夜的無邊背景下,小屋內的“綠”酒“紅”爐和諧配置,異常醒目,也格外溫暖。 

  最后是結尾問句的運用。“能飲一杯無”,輕言細語,問寒問暖,貼近心窩,溢滿真情。用這樣的口語入詩收尾,既增加了全詩的韻味,使其具有空靈搖曳之美,余音裊裊之妙;又創設情境,給訊者留下無盡的想象空間。我們會問:是特意準備新熟家釀招待朋友,還是偶爾想借此驅趕孤居的冷寂凄涼?是風雪之夜想起朋友的冷暖,還是平日里朋友之間常來常往?……我們也會看到:在溫暖、明亮的室內,詩人圍爐而坐,持書而待;外面天幕低垂,層云堆積,一時朔風大起,殘葉落地,飄飄灑灑的雪花緊隨而至……忽然,一襲青衫從遠而近,長劍斜倚,漫吟而至。于是兩位好友舉杯共飲,暢敘舊情,頓時,酒香笑語充滿小屋……凡此種種,多姿多彩,“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不同的讀者可以根據各自不同的生活經歷和人生體驗想象出各種奇妙的生活畫面來,但是永遠無法找到一種最標準,最切近白居易生活境況的畫面。白居易就是這樣高明,在似與不似之間讓讀者沉吟玩味,想入非非,這或許就是“空白”的藝術魅力吧。 

  詩作從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側面落筆,以如敘家常的語氣,樸素親切的語言,富于生活氣息的情趣,不加雕琢地寫出了朋友間懇誠親密的關系。《唐詩三百首》評價說:“信手拈來,都成妙諦。詩家三昧,如是如是。”《唐詩評注讀本》:“用土語不見俗,乃是點鐵成金手段。”

  通覽全詩,語淺情深,言短味長。白居易善于在生活中發現詩情,從冬天里尋找春天,在別人看來司空見慣的生活瑣事,經白居易詩心慧眼的燭照、點化,便升華為一種極富人性光芒的藝術資源。白居易用眼睛去發現生活中的美好,用心靈去提煉生活中的詩意,用詩歌去反映人性中的春暉,這首質樸動情的小詩或許就是詩人心靈發光發熱的產物吧。

 

   10、白樂天多樂詩,二千八百首中,飲酒者八百首。可見白樂天愛酒之深。時人也多有愛酒者,只是少了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的愜意舒心,多了爾虞我詐、阿諛奉承的虛情假意,這應酬談不上“飲”而實為“喝”,“飲”者多豪邁,“喝”者無真情。雖極為厭倦這樣的應承,無奈,你我生活在現實有諸多的欲罷不能;更沒有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的閑適雅興和靜對人生的豁達開朗。三兩知己偷閑小坐淺飲幾杯拉拉家常已屬不易。

    酒,是要遇知音方可“酒逢知己千杯少”,如非側 “話不投機半句多”。獨酌美酒縱是“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看似自得其樂內心卻仍難免落寞孤寂。孑然一身“何以解憂?唯有杜康”也只待“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獨自銷魂而已。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把酒言歡,共憶當年的,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會須一飲三百杯”“與爾同銷萬古愁”的。有些事說給懂你的人聽會有種知遇之感,使人感激,而說給不懂你的人聽怕也只是“對牛彈琴”獨自憑添愁苦。酒,是要對特定的人方可合飲,才有“花下鞍馬游,雪中杯酒歡”的歡愉、“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離別傷感、“何時一樽酒,重與細論文”“開君一壺酒,細酌對春風”的雅興與灑脫……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無論是問者,還是聽者,真是生活中最愜心的一幕。邀請與被邀請,都讓人身心俱醉。 

 

   11、“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這首小詩卻不知醉了古今多少性情中人,千載之下,每一讀過,仍然可以品味出其中那歷久彌新,經久不衰的醇香呀。

    朋友未必一定是為對方做許多許多事的那種,未必一定是“托六尺孤”的那種,有時,能心貼心地談一談就很好,很好。

    我的朋友,在心靈飄風、飄雨、飄雪的日子里,你也能來陪我喝一杯酒、一杯茶嗎?那時,我是否也可以問你一句:“能飲一杯無?”

 

   12、雪有德,酒也有德,雪的德是其率性,酒的德在其無私。而雪和酒便是絕配。所以,賞雪需要率性,飲酒也需要無私。那些為名韁利鎖所累的人,只會抱怨“風雪夜歸人”的惆悵和“舉杯消愁愁更愁”的凄慘。生命是惟一的。但惟一不代表意義。生命的可貴還在于能在需要速度的時候快起來,在需要悠閑的時候慢下來,快時“不待揚鞭自奮蹄”,慢時約三、五知己賞雪、飲酒,也是對生命的一點酬謝和安慰。能時時從路線清晰、目的明確的跑道上斜沖一下,創造一些可能和奇跡,那需要一種生活的智慧、情趣和勇氣。此時,不完美即是完美。這才是生命值得咀嚼和回味的地方。
  
  我的朋友,我的知己“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錦瑟五十弦0255

 

   12、 幼時愛作驚人語,動輒“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后來呢?狼狽得行跡皆脫,是“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現在么只愛瞇著眼睛裝醉了:“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飲一杯吧。

 

   13、“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白居易這首清淡雋永的小詩再次回旋心頭揮之不去。家人好友,爐火輝映,暮色醞雪,把酒言歡。這些生活中曾經最平淡的時刻,什么時候竟都成了詩意的想像,可望而不可及?生活的車輪轟隆隆推動著歲月急速地流逝,當碌碌奔波的我們偷空回首時,這樣家常溫馨的場景,已漸行漸遠漸成詩。

   人生,火里來、水里去,不過是希望有一天,能有一個人對你溫柔地說:“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14、在屋里默然而坐,一杯濃茶早就釅釅地泡好。展卷閑讀的當兒,竟情不不禁想起白香山的幾句詩:“綠蟻新醅酒, 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 能飲一杯無?”想今夜雪花飛舞,冷冬的屋里卻熱氣騰騰。良宵小酌,一定是別有風味的。綠蟻新酒,紅泥火爐,缺少的只是可以同飲同醉的人。想每日為了生計,腳步匆匆,少有閑暇靜坐享受如此溫馨;朋友也是日漸疏離,即使有心同聚,也是一個忙字絆住。美景當前,心緒翩然,會有何人,與我消此良夜?

    只是,今夜風雪歸人,憑誰問: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15、斟一杯紅酒, 聽一首優雅的音樂,尤其是古琴類,那充滿古典的旋律回蕩在屋子里,帶著古老和滄桑的味道,很能讓人沉浸其中.有種思想飄渺起來的感覺,此時的思緒似乎可以神接古人。這時打開自己喜歡的詩詞頁,慢慢的品讀,空氣里飄逸著淡淡的酒香,似乎是花的香味,果的甘甜,在空氣中與詩詞慢慢的,微微的醞釀著,淺淺地品上一口,酸酸的,甜甜的,還有微微的苦澀,從舌尖,舌面,舌根一直彌漫到喉嚨深處,有種快樂的感覺在身心升騰起來。

    喝紅酒的時候,尤其適合讀詩,紅酒必須慢慢的品味,詩詞也需要用心細細地體會,于是酒的甘醇和詩的韻味融會在一起,這種感受別有一番滋味。

    紅酒是慢慢的醉,當輕微的醉意浮上來,就可以敞開心扉與自己喜歡的詩人對酌,讓自己走進他們的精神世界。品曹操的“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的感慨,“何以解憂,惟有杜康”的無奈;

   賞詩仙“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奮進;“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值萬錢”的豪氣;“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的真情;

    感念陶淵明避開人世的喧囂,酣暢淋漓地痛飲,然后全然睡去,待他醒來,領悟了“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奇趣;“攜將酒去,載得詩歸”,真乃一代詩風,一代酒豪的豪氣; 

    感受白居易的“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的溫暖;
    沉湎于柳永的“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的纏綿;
    細品易安的“三杯兩盞薄酒怎敵他晚來風急”的孤寂和悲苦;
    流連于東坡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的豪放灑脫…… 

    中國幾千年的燦爛文化,是用酒醞釀出來的,隨時都彌漫著酒的醇香與氣節。 讀詩時品酒,仿佛和眾多的大文豪對酌,縱使未曾謀面,卻有伴詩朋酒侶的共鳴,也有共賞高山流水的靈犀,有如酒逢知己,恨不能痛飲千杯……

  酒里那綿長悠遠醇厚的味道,讓人聯想起哲人深思熟慮的思想,充實,厚重而又未見歲月的滄桑。也會讓人想到少婦經時間打造的高貴從容的氣度,成熟,雍容而又不張揚……

    感官徜徉于詩酒中,心靈沉浸于微醉里,耳邊沒有了塵世的喧囂,在半夢半醒之間,豁然感覺自己也可以笑對春風秋月,坐看云起,好不從容。帶著微醉和詩詞的意境的入夢,夢中亦飄著詩的情結和酒的幽香.
   
    歐陽修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那獨酌之意不在酒,在乎品味人生之藝術也。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