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譯文]    如今已是暮春天氣,還能經得起幾番風雨!可愛的春光啊,即將匆匆歸去。

      [出典]    南宋  辛棄疾    《摸魚兒》

      注:

      1、 《摸魚兒》   辛棄疾  

      淳熙已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檐蛛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閑愁最苦。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2、【注釋】

  ⑴同官王正之:據樓鑰《攻媿集》卷九十九《王正之墓志銘》,王正之淳熙六年任湖北轉運判官,故稱“同官”。

  ⑵消 :經受。

  ⑶落紅:落花。

  ⑷算只有殷勤:想來只有檐下蛛網還殷勤地沾惹飛絮,留住春色。

  ⑸長門:漢代宮殿名,武帝皇后失寵后被幽閉于此,司馬相如《長門賦序》:“孝武陳皇后,時得幸,頗妒。別在長門宮,愁悶悲思,聞蜀郡成都司馬相如天下工為文,奉黃金百萬,為相如,文君取酒,因以悲愁之辭,而相如為文以悟主上,陳皇后復得幸。”

  ⑹“蛾眉”,形容女子眉如飛蛾觸須,代指美人。脈脈:綿長深厚貌。

  ⑺君:指善妒之人。

  ⑻玉環飛燕:楊玉環、趙飛燕,皆貌美善妒。

  ⑼危樓:高樓上的欄桿。

      3、譯文:

       還能經得住多少風雨?春天又將匆匆逝去。珍惜春光的我總怕花兒開得太早,何況眼前飄落紅花無數。春天你且留步,難道沒聽說芳草已鋪滿天涯,遮住了你的歸路?我怨恨春天為什么默默不語。看來最殷勤的要算那畫檐下的蛛網,終日忙著粘惹楊柳的飛絮,希望將春天留住。

        長門官盼望佳期,一定又被貽誤。因為才能出眾,被人妒忌,縱然像陳皇后那樣用千金買來司馬相如的辭賦,這一片脈脈深情又向誰去傾訴?那些得寵的小人不要得意,你們沒看到楊玉環和趙飛燕如今都化為了塵土了嗎?閑散無聊最令人愁。還是別去登高憑欄,斜陽映照之下,就是那令人斷腸的迷蒙煙柳。

      4、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晚春時節,百花凋零,風雨常至,難免令人傷春。詞人對這一切更是敏感。他牽掛著那美麗的春花,還能經受得起幾番風雨?他心緒不寧,為春的匆匆離去惋惜,卻又無可奈何。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

  花是春天的象征。花開得早,自然落得早,春就去得早。詞人對春天是這般珍惜,連花兒開早了都會感到遺憾,又怎能忍受落花無數呢。

  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

  花兒既然無法遲開晚放,那么就留住春天離去的腳步吧。“春天啊,聽說海角天涯并沒有你的歸處,你就留在這里吧!”情至深處,詞人仿佛一個天真任性的孩子。

  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檐蛛網,盡日惹飛絮。

  春天沒有理會詞人的挽留,她依舊悄然離去。詞人只能輕輕埋怨春的無言自去,只能四處尋找一些春的痕跡,給自己一絲慰藉。

  他找了又找,最終發現,只有屋檐上的蛛網,沾滿了飄飛的柳絮,還留有少許春色。

  五彩繽紛的春過后,是綠意盎然的夏。按說生性豪放的詞人應該看到這一點。然而,他深深地陷在春逝的傷感中,難以自拔。這是因為觸景傷情,落紅無數的暗淡讓情緒低落的他更加黯然傷神。

       5、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據《文選·長門賦序》,漢武帝的皇后陳阿嬌先得寵幸,后來失寵被廢,貶居長門宮。陳氏聽說司馬相如的文章天下最工,便送去百斤黃金,求得一篇《長門賦》。后來漢武帝看到此賦,有所感悟,陳皇后再度承寵。事實上,《長門賦》并非司馬相如所作,史書上也沒有陳皇后被廢后復得寵幸的記載。

  正如《長門賦序》的作者敢于不拘泥故事真偽一樣,辛棄疾此處也來了個大膽生發。他說,被冷落的陳皇后本已有了與漢武帝重聚的希望,但是由于遭到武帝身邊其他女子的妒恨,致使佳期無望。這時候,縱使陳皇后千金買得相如的生花妙筆,脈脈真情又能向誰傾訴呢?

  詞人似為陳皇后而傷感,其實是為自己傷感。

  南宋國勢日衰,政權腐朽,收復中原的希望渺茫。辛棄疾熱愛自己的祖國,卻又不免對它痛惜、失望。在詞的上片,春的離去,實際上喻指國家的敗落。他期望春天長駐久留,但國勢卻如殘春,風雨飄搖。他不愿面對這個現實,然而他又怎能回避得了?他的濟世之志、救國理想都寄托在南宋王朝的復興上,可是事與愿違,眼見這些都落了空,他的心中異常苦痛、矛盾。

  愛而不成,則生恨心。他痛恨權奸當道,蒙蔽君主、陷害忠良,痛恨朝廷不思恢復失地,反而排擠抗金志士。所以,他以長門陳皇后自比,哀嘆自己遭受小人妒忌,無法大展宏圖的悲慘命運。

  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楊玉環、趙飛燕都是古代著名的美女。一個是唐玄宗的貴妃,“三千寵愛在一身”,后來安史亂中被縊死馬嵬坡下;一個是漢成帝寵極一時的皇后,結局是被廢為庶人后自殺。

  詞人對妒恨陳皇后的女子說,你們不要高興得跳起舞來,須知玉環、飛燕也難免歸于塵土,一切成空。實際上,他是在申飭、詛咒那些打擊陷害忠良的權貴奸小:你們休要得意忘形,你們難道不知道,玉環、飛燕那樣的命運,最終也會降臨到你們頭上嗎?

  閑愁最苦。休去倚危樓,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詞人此刻正與同事一道飲酒話別。在這閑暇之時,他的愁,依然是家國之愁、命運之愁。惟其如此,才令他感到“閑愁最苦”,才說道,不要去倚靠高樓,否則會看見斜陽墜落煙柳中,令人傷心斷腸。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唐溫庭筠《望江南》);“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北宋柳永《蝶戀花》)……從這些詞中,讀者可以想見:靠著高樓,會看見一點點下墜的殘陽、蒼茫迷蒙的江水、輕煙籠罩的垂柳。這些都會令人傷悲。所以,辛棄疾說“休去倚危樓”,他害怕看到那落日殘陽的光景,害怕由此想到江河日下的國家。他的哀愁,本就已經太多太多了。

 

      6、辛棄疾生平事跡 見     平岡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

      淳熙六年春(1179年),辛棄疾又接到調令,從湖北調往湖南。離前線更遠了,辛棄疾痛苦萬分,失望郁悶,在同僚置酒餞行之際,他筆走龍蛇,淚灑宣紙,寫下這首纏綿悱惻的《摸魚兒》。這是一種流淌著英雄氣概的婉約,是一種寫著滄桑透著風骨的悲苦。

     留春不住的苦悶,懷才不遇的悲憤。明寫春愁而意不在傷春,不寫國愁卻通篇都在憂國。詞人多么像畫檐下的蜘蛛,希望靠一已之力挽留住一絲春意。可惜,司馬相如的一篇《長門賦》,能博得漢武帝的贊賞,而辛棄疾的一曲《摸魚兒》,卻打動不了大宋皇帝的心。小人當道,投降派得寵,斜陽下,大宋的江山岌岌可危,搖搖欲墜,詞人肝腸寸斷。

     7、上片寫惜春、怨春、留春的復雜情感。

       詞以“更能消”三字起筆,在讀者心頭提出了“春事將闌”,還能經受得起幾番風雨摧殘這樣一個大問題。表面上,"更能消"一句是就春天而發,實際上卻是就南宋的政治形勢而言的。本來,宋室南渡以后,曾多次出現過有利于愛國抗金、恢復中原的大好形勢,但是,由于朝廷的昏庸腐敗,投降派的猖狂破壞,使抗戰派失意受壓,結果抗金的大好時機白白喪失了。這中間雖有幾次北伐,結果均以簽訂屈膝投降的“和”而告終。北伐的失敗,反過來又成為投降派販賣妥協投降路線的口實。南宋王朝處于風雨飄搖之中。

       “匆匆春又歸去”,就是這一形勢的形象化寫照,抗金復國的大好春天已經化為烏有了。這是第一層。但是,作者是怎樣留戀著這大好春光呵!“惜春長怕花開早”。然而,現實是無情的:“何況落紅無數!”這兩句一起一落,表現出理想與現實之間的矛盾。“落紅”,就是落花,是春天逝去的象征。同時,它又象征著南宋國事衰微,也寄寓了作者光陰虛擲,事業無成的感嘆。這是第二層。面對春天的消失,作者并未束手無策。相反,出于愛國的義憤,他大聲疾呼:“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這一句,實際是向南宋王朝提出忠告,它形象地說明:只有堅持抗金復國才是唯一出路,否則連退路也沒了。這兩句用的是擬人化手法,明知春天的歸去是無可挽回的大自然的規律,但卻強行挽留。詞里,表面上寫的是“惜春”,實際上卻反映了作者恢復中原、統一祖國的急切心情,反映了作者對投降派的憎恨。這是第三層。

        從“怨春不語”到上片結尾是第四層。盡管作者發出強烈的呼喚與嚴重的警告,但“春”,卻不予回答。春色難留,勢在必然;但春光無語,卻出人意外。所以難免要產生強烈的“怨”恨。然而怨恨又有何用!在無可奈何之際,詞人又怎能不羨慕"畫檐蛛網"?即使能象"蛛網"那樣留下一點點象征春天的“飛絮”,也是心靈中莫大的慰藉了。這四句把“惜春”、“留春”、“怨春”等復雜感情交織在一起,以小小的“飛絮”作結。上片四層之中,層層有起伏,層層有波瀾,層層有頓挫,巧妙地體現出作者復雜而又矛盾的心情。

  下片借陳阿嬌的故事,寫愛國深情無處傾吐的苦悶。這一片可分三個層次,表現三個不同的內容。從“長門事”至“脈脈此情誰訴”是第一層。這是詞中的重點。作者以陳皇后長門失寵自比,揭示自己雖忠而見疑,屢遭讒毀,不得重用和壯志難酬的不幸遭遇。“君莫舞”三句是第二層,作者以楊玉環、趙飛燕的悲劇結局比喻當權誤國、暫時得志的奸佞小人,向投降派提出警告“閑愁最苦”至篇終是第三層,以煙柳斜陽的凄迷景象,象征南宋王朝昏庸腐朽、日落西山、岌岌可危的現實。

  這首詞有著鮮明的藝術特點。一是通過比興手法,創造象征性的形象來表現作者對祖國的熱愛和對時局的關切。擬人化的手法與典故的運用也都恰到好處。第二是繼承屈原《離騷》的優良傳統,用男女之情來反映現實的政治斗爭。第三是纏綿曲折,沉郁頓挫,呈現出別具一格的詞風。表面看,這首詞寫得“婉約”,實際上卻極哀怨,極沉痛,寫得沉郁悲壯,曲折盡致。

     8、上片以寫景為主,以寫眼前的景物為主。下片的“長門事”、“玉環”、“飛燕”,則都是寫古代的歷史事實。兩者看起來好像不相聯續,其實不然。作者用古代宮中幾個女子的事跡,進一步抒發其“蛾眉見妒”的感慨,這和當時現實不是沒有聯系的。而從“蛾眉見妒”這件事上,又說明這不只是辛棄疾個人仕途得失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關系到宋廷興衰的前途,它和這首詞的春去的主題不是脫節,而是相輔相成的。作者在過片處推開來寫,在藝術技巧上說,正起峰斷云連的作用。

  下片的結句更加值得注意:它甩開詠史,又回到寫景上來。“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二句,最耐人尋味。

        以景語作結,是詞家慣用的技巧。因為以景語作結,會有含蓄不盡的韻味。

  除此之外,這兩句結語還有以下各種作用:

  第一,它刻畫出暮春景色的特點。暮春三月,宋代女詩人李清照曾用“綠肥紅瘦”四字刻畫它的特色,成為千古傳誦的名句。“紅瘦”,是說花謝;“綠肥”,是說樹蔭濃密。辛棄疾在這首詞里,他不說斜陽正照在花枝上,卻說正照在煙柳上,這是用另一種筆法來寫“綠肥紅瘦”的暮春景色。而且“煙柳斷腸”,還和上片的“落紅無數”、春意闌珊這個內容相呼應。如果說,上片的“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是開,是縱;那么下片結句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是合,是收。一開一合、一縱一收之間,顯得結構嚴密,章法井然。

  第二,“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是暮色蒼茫中的景象。這是作者在詞的結尾處著意運用的重筆,旨在點出南宋朝廷日薄西山、前途暗淡的趨勢。它和這首詞春去的主題也是緊密相聯的。宋人羅大經在《鶴林玉露》中說:“辛幼安(即辛棄疾)晚春詞云:‘更能消幾番風雨?……’詞意殊怨。‘斜陽煙柳’之句,其與‘未須愁日暮,天際乍輕陰’者異矣。……聞壽皇(宋孝宗)見此詞頗不悅。”可見這首詞流露出來的對國事、對朝廷的觀點,都是很強烈的。

     9、上片第二句“匆匆春又歸去”的“春”字,當是這首詞中的“詞眼”。接下去作者以春去作為這首詞的主題和總線,精密地安排上、下片的內容把他心中感慨心緒曲折地表達出來。他寫“風雨”,寫“落紅”,寫“草迷歸路”,……對照當時的政治現實,金軍多次進犯,南宋朝廷在外交、軍事各方面都遭到了失敗,國家處于風雨飄搖之中。而朝政昏暗,奸侫當權,蔽塞賢路,志士無路請纓,上述春事闌珊的諸種描寫件件都是喻指時政且無一不貼切?蜘蛛是微小的動物,它為了要挽留春光,施展出全部力量。在“畫檐蛛網”句上,加“算只有殷勤”一句,意義更加突出。作者實有意自擬為蜘蛛。尤其是“殷勤”二字,突出地表達作者對國家的耿耿忠心。這里作者表達了雖然位微權輕,但為報圖,仍然“殷勤”而為。

        詞的結句最沉痛無比,作者仿佛陷入絕望的哀思。他有抗金的決心,有殺敵的本領,卻沒有報國的機會。空耗著自己的生命,虛度著自己的年華,百無聊賴、閑愁最苦。他無法解脫交織在心中的這種壓抑、也最怕在煙柳夕陽中登樓遠眺。因為那落日殘陽的光景,太象南宋目前江河日下的危弱形勢,叫人看了心腸斷裂。

      10、 這首詞有著鮮明的藝術特點。

     (1)此詞直接繼承了楚辭香草美人的比興寄托手法,用男女之情來隱喻現實斗爭,并構成了整體性的象征意蘊。上片以惜春、留春轉而怨春表現他對南宋王朝“愛深恨亦深”的矛盾心情;下片以陳皇后的失寵比況自己的現實處境,以玉環飛燕預示小人的結局。全詞筆致婉曲,寄托遙深,言在此而意在彼,令人回味無窮。

    (2)此詞善于運用步步轉折、層層深入的手法。上片起首三字,是從千回萬轉后倒折出來,接著寫惜春而怕春早卻又落紅無數,苦心留春卻又留春不住,怨春不語卻又拼命挽留,一層一折,一折一轉,層層深入,宛轉有致。下片悲憤之意緒與上片一脈相承,貌離而神合,峰斷而云連,結拍三句,同開篇景象相回應,合春怨與閨怨于一處,收束全篇。全詞結構嚴密,章法井然。

     (3)此詞體現了辛詞摧剛為柔的特殊風格。作者以雄豪勁健的陽剛之氣驅遣美人香草的柔美意象,組織成溫柔纏綿的精麗詞章,將政治上的難言之隱曲折地傳達出來,表面上是凄艷婉媚,實質上卻是沉郁悲壯,形式上是婉約舊體,骨子里卻有力如虎,可謂是肝腸似火,色貌如花,這比一般粗豪直露之作更具藝術感染力。  

       11、 這首詞委婉曲折,反映出辛棄疾藝術風格的多樣以及內心情感的溫厚。對于古典文學來講,含蓄的追求是一大特點。作者忌將自己的思想感情正面道出,我們讀者也當力棄作品的表象,去進行深入的閱讀和體味。

      這種藝術的形成大概與傳統思想中的儒道影響不無關系。儒家倡禮,主張以禮節制人的情志,否則,過激的言行便會擾亂當時的社會秩序。因此在表達的方式上,反對露己直言。反映到文學創作中,就提出了溫柔敦厚的標準;道家倡無為,主張擺脫一切束縛,包括語言文字。只要體道自然,則天下大治。因此在表達方式上,否定言語的交流功能。反映在文學上,就產生了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的審美。
 
       12、我們看到,盡管儒道兩家思想各異,但有趣的是,它們卻殊途同歸,促進了古典詩詞含蓄美的藝術追求。意在言外、玩味不已。

    

 


·宋詞名句

平岡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     辛棄疾    《鷓鴣滅》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辛棄疾      《永遇樂》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歐陽修     《玉樓春》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