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譯文]   多么皎潔的月光,照見你嬌美的臉龐,你嫻雅苗條的倩影,牽動我深情的愁腸!

  [出典]  春秋《詩經·國風·陳風》

  注:

  1、《詩經·國風·陳風》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憂受兮。勞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2、注釋:

    皎:皎潔光明。

  佼(jiǎo):姣之借。

  佼人:美人。

  僚:美麗。

  舒:舒緩輕盈的樣子。

  窈糾(jiǎo):形容女子的體態窈窕的樣子。

  勞心:思念。

  懰(liǔ):音劉,嫵媚。

  慅(sao):音騷,心神不安。

  燎:此形容女子光彩照人。

  夭紹:形容女子風姿綽絕。

  慘(cǎo):憂愁貌。

 

 

   3、譯文1:

     月亮出來多明亮,美人儀容真漂亮。身姿窈窕步輕盈, 讓我思念心煩憂。

   月亮出來多潔白,美人儀容真姣好。身姿窈窕步舒緩, 讓我思念心憂愁。

     月亮出來光普照,美人儀容真美好。身姿窈窕步優美, 讓我思念心煩躁。

     譯文2:

     多么皎潔的月光,照見你嬌美的臉龐,你嫻雅苗條的倩影,牽動我深情的愁腸!

   多么素凈的月光,照見你嫵媚的臉龐.你嫻雅婀娜的倩影,牽動我紛亂的愁腸!

   多么明朗的月光,照見你亮麗的臉龐,你嫻雅輕盈的倩影,牽動我焦盼的愁腸!

 

 

   4、《詩經》是我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共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大約五百多年的詩歌311篇,由于“小雅”中的笙詩六篇有目無辭,因此實際為305篇。《詩經》共分風、雅、頌三個部分。其中包括十五“國風”,有詩160篇;“雅”分為“大雅”、“小雅”,有詩105篇;“頌”分為“周頌”、“魯頌”、“商頌”共計40篇。《詩經》據音樂的不同分為《風》、《雅》、《頌》三部分。“風”是帶有地方色彩的音樂,十五“國風”就是十五個地方的土風歌謠。“雅”又有“正”的意思,當時把王畿之樂看作是正聲——典范的音樂。《大雅》、《小雅》之分。“頌”是專門用于宗廟祭祀的音樂。 《詩經》的作者成分很復雜,產生的地域也很廣。除了周王朝樂官制作的樂歌,公卿、列士進獻的樂歌,還有許多原來流傳于民間的歌謠。這些各個時代從各個地區搜集來的民間樂歌,由官方搜集和整理,并對作品進行過加工整理,制作樂歌。經過修改后,這些現存的《詩經》,語言形式基本上都是四言體,韻部系統和用韻規律大體一致。秦代曾經焚毀包括《詩經》在內的所有儒家典籍。但由于《詩經》易于記誦,所以到漢代又得到流傳。漢初傳授《詩經》學的共有四家,也就是四個學派:齊之轅固生,魯之申培,燕之韓嬰,趙之毛亨、毛萇,簡稱齊詩、魯詩、韓詩、毛詩(前二者取國名,后二者取姓氏)。東漢以后,毛詩日漸興盛,并為官方所承認;前三家則逐漸衰落,到南宋,就完全失傳了。今天我們看到的《詩經》,就是毛詩一派的傳本。《詩經》是我國文學的光輝起點,它的思想性和藝術成就在中國文學、文化史上有著極高的地位。

    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放到現在來說,詩經在交際應用方面雖然沒有那么重要了,但對于一個人的文化修養卻依然有著不可低估的影響。

 

 

   5、《月出》是陳國的民歌,是一首情詩。詩人在月下遇到一個美麗的女子,因為愛她,于是就悄然心憂了。此詩共三章,每章第一句以月起興,第二、三句寫美人,末句寫詩人自己不寧靜的心情。

     “月出皎兮”,天上一輪圓月灑著皎潔的銀輝,這夜色顯得格外的美麗。這是寫景,也是寫情。因為自古以來,人們就把月光作為美好愿望的象征,無數次地贊美她,謳歌她,并給她編造了許多美好的神話故事,花嬋娟,月嬋娟,都是人們對所愛景物的美稱。這句交待了詩人活動的背景,是在一個月光明麗的夜晚,這本身就富有很大的魅力和誘惑力,容易使人對景生情,生發出許多美好的聯想。同時,結合下句,這句又有著比興的作用,以月光的美來比喻所愛人的美,是很恰貼的。“佼人僚兮”,“佼”,猶姣,美好之意。“佼人”,美人。“僚”,猶嫽,嬌美貌。這時,在詩人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嬌美的女子,引起他無限的愛慕和情思。天上有著皎潔的月光,地上有著嬌美的女子,此時此刻,此情此景,花好月圓,天愜人意,怎能不令這多情的詩人蕩起春心呢?他不由得隨口贊道:真美啊,這月光下的女子。“舒窈糾兮”,“舒”本作遲緩、徐徐解,此處則指女子舉止的舒緩安閑。“窈糾”,與第二間的“憂受”,第三章的“夭紹”,都是形容女子行步時身材的曲線美,寫女子的舉止從容,體態苗條。這句寫詩人仔細端詳女子時的感覺。在月光下,她不但顯得容貌皎好,而且身材那么苗條、秀美,真讓人神顛魄蕩。這只是寫女子的外表美,而更吸引人的,是她還有一種氣質美,她舉止舒緩,雍容大方,性情安靜,而這氣比外表更富有魅力。中國傳統的審美標準反映在外層,總是以曲線的細長為美,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楚王愛細腰,宮中多餓死”等,就足以說明這點。而在內質上,則注重靜穆和閑緩,所謂“淑女”,就包括她的舉止在內。這首詩刻劃的這位女子,說明了詩人也是以此為審美標準的。“勞心悄兮”,“勞心”即憂心。“悄”,與第二章的“慅”,第三章的“慘”,都是形容憂愁不安的樣子。此句是詩人自言其心情的煩悶。月光美,人更美,那窈窕的身姿象那雍容的舉止,使得詩人一見鐘情,而又無從表白,因而生發出無限的憂愁和感慨。愛美是人的天性,盡管那女子沒有絲毫的覺察和反應,但詩人已經為之傾倒了,而這正說明了詩人的癡情和愛的深沉。《關雎》里所寫的“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與此時此刻詩人心情是一樣的。

     這首詩的景色描寫很有特色,“月出皎兮”,“月出皓兮”,“月出照兮”,柔美的月光本身就有無限的情意,而讓它作為背景來襯托,則女子的倩影愈發顯得秀美。同時,月光朦朧下,一個線條優美的女子在緩緩起步,更增添了幾分神秘的色彩,有一種朦朧美的韻味。所以,這一景色很富有畫意,而畫意又滲透了無限的詩情,把寫景和抒情水乳交融在了一起。另外,人物形象只有兩個,詩人愈揚婦子,則愈抑自己。把女子寫得愈姣美,則自己愈覺得求之不得,難以攀比,可望而不可即,所以憂心愈重。這也是一種比照的手法。通過刻劃“佼人”的美比照出詩人自己的癡情心理,讓人覺得情之所發,合乎自然之理。

 

 

   6、 詠月的詩句 ,最早怕就是這首了。 

     每首詩都有自己的意境,自己的情調。中國古代詠月的詩篇真是積案盈箱,汗牛充棟,比如《古詩十九首》的“明月何皎皎”、“明月皎夜光”,還有初唐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等等等等,可謂各自有千秋。

    相比于張若虛《春江花月夜》的靜美悠然,這首《月出》更多展現給讀者的是:迷離而悵惘的出塵之美。

   《月出》雖然古樸至有些寒磣,卻也把月下美人姿態翩翩、癡情男子焦躁不安的形象鮮明地刻畫了出來,明月在詩中早已跟美人溶為了一體,月即美人,美人即月,看到皎潔明亮的月,怎能不想起那明眸盼兮,巧笑睛兮的美人?

    一唱三嘆,回思反轉,哀怨不已。

   徐徐然,那思之苦的煎熬躍然紙上,是為《月出》。

   余此之外,觀之月色的“皎”、“皓”、“照”,容貌的“僚”、“懰”、“燎”,體態的“窈糾”、“懮受”、“夭紹”,心情的“悄”、“慅”、“慘”,在古音韻中,也可定為一韻到底,猶如通篇的月色一樣和諧。其中“窈糾”、“懮受”、“夭紹”俱為疊韻詞,自然尤顯纏綿婉約

    當然,這些詞意的細微差異現在已很難說清。后人連篇累牘的解釋,坦率地說,有些望文生義、強作解人之嫌也情有可原。

   如今的我們只能憑全詩的意境和情調去心領神會。不過這也恰巧發揮了我們的想像,填補時間的變遷所造成的缺憾與空白。

  《月出》寫出了月兒與人兒的關系,同時暗暗解釋了中國式的愛情 ,和諧與美的融合統一。

   詩句是極度的純潔,純潔到足夠撼動冰封僵硬的心。也正是這種詩意的純潔,讓造就詩文內容與涵義的永恒。

   “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 …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 …  ”

    真可是“美人如花隔云端”  ,如夢,似幻,此刻也許就近在咫尺,但在這朦朧的月光下,又似乎離得很遠很遠… …

   站在這紛繁的紅塵中,我為這樸實而真摯的話語恒久地感動。 

    這是一首月下懷念愛人的詩。高懸的明月,可以千里同照,而清澈幽冷的月色,又常給人一種靜謐孤寂的感覺,因此在月下是最容易勾起思鄉懷人之情的。這首詩的作者就是如此,他在皎潔的月照下,想起了自己那位漂亮的愛人,于是心中被騷動,惶惶然不能自已,以至陷于深沉的痛苦之中。

  這首詩在語言的運用上很有特色,姚際恒說:“似方言之聱牙(不順口),又似亂辭(尾聲)之急促,尤妙在三章一韻,此真風之變體,愈出愈奇者。每章四句,又全在第三句使前后句法不排。蓋前后三句皆上二字雙,下一字單;第三句上一字單,下二字雙也。后世作律詩欲求精妙,全講此法。”

 

 

   7、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憂受兮。勞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詩經。陳風,月出》


  詩經如彼岸花,詩經中的女子也總似在水一方,手捧綠草欲涉水而來,罩著迷離的白霧,看不清容貌,但你看那身姿綽約,心想定是極美的。那描繪似一副筆法淡遠的寫意畫。
  而<月出>中的這一位又是裹著皎皎月色,讓人“寤寐思服"。

    皓月當空的橋頭處,一清麗女子低眉籠袖悄然佇立。緩步清移,飾帶微微上揚,嫻靜處若嬌花照月,行動處似弱柳扶風。
  
  中國的古典美學是朦朧的,因不飽滿,便多了些想象的美感。頗有些曲徑通幽的味道。
  

  這種美學觀與中國的文字結合在一起,相得益彰。這美學觀,借著這漢字,變得具體而微。這漢字亦因了這美學觀,變得有了顏色,有了感覺。。
  
  而這種境界,大概可稱作古典的浪漫吧。
  
  古典的浪漫是一種很特別的境界。景色是特別的,一山一水,一花一木,一人一物,一亭一閣落到了那文字里,皆可成就浪漫。情懷是特別的:若隱若現的身影,似是而非的舉止,暗自觸動的心弦,情不自禁的憂傷.......
  
  古典的美像是山間柳暗花明處的甘泉,沁人心脾。亦能像清茶般讓我戒去浮躁,喚來寧靜。

  倚窗望月,合著窗外一片和悅的蟲鳴蛙叫。歲月,古老,與今日,像是這流螢和細鳴聲織成的一條銀河。此時此刻,如若能夠回歸到自然態,與春秋大地同心,如細草幽花般淡然,這就接近了正果吧。
 
  合掌,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8、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懮受兮,勞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陳風.月出》
  月亮出來了,好皎潔,明月千里相思無邊,彼時,月華如練,夜闌如水。是女子在思念,是男子在思念?是情人在相互想念,分開兩地的人們,思念托月兒傳遞,清清的月光照在他(她)的窗前,送進一朵思念,不驚醒對方的睡眠。
  
  夜色下惆悵在彌漫,思念在蔓延,孤單的情人在遠古的詩經里相互思念;我們再也走不進那時的月光,那時的月兒卻依然在我們窗前漫步,它可否瞧見了你的心事,看到你的相思。與誰與誰,你在和他分享共同的月光,這夜晚的溫暖和多情。夏夜,也會這樣充滿詩意和歌情。
  
  在青青月色下兩人仿佛相依相偎,卻又各自分開在兩地,低低對著月光傾訴著愛意。多么幸運的人兒呀,在人海里相識相愛緣分千里,在河洲上聽見雎鳩鳴叫傾慕心上人的男子要懷著淡淡哀愁羨慕他,感嘆漢水寬廣不可泳的男子要一聲嘆息之后嫉妒他。真正的愛情如火的相思,至純至善。一如晨風中搖曳著的野草,葉尖尚懸著露滴,清新自然。宛如夢里的仙境。

 

 

    9、《月出》雖然古樸得有些寒傖,可也把月下美人姿態翩翩、癡情男子焦躁不安的形象簡明地刻畫了出來,并一唱三嘆,乃至四嘆、五嘆,回環反復,哀嘆不絕,那相思之苦的煎熬之狀躍然紙上。月亮在這里跟美人溶為一體,月即美人,美人即月,看到皎潔明亮的月輪,怎能不想起那明眸潔齒、細皮嫩肉的美人?自這一首詠月的詩歌,自然的把因月思人的相思之情作為了它詠嘆的基調,從而開辟了一條源遠流長的詠月之河。 

    在眾多描繪離別相思之苦的詠月詩歌中,寫得最出色的,恐怕莫過于有"一詩蓋盛唐"之譽的張若虛的那首《春江花月夜》。

    詩歌中既詠嘆相思離別,又慨嘆人生無常,兩線合二為一、交積相成的,為數也不算少, 而能超凡脫俗,在眾多詠月詩歌中脫穎而出,可稱為"極品"或曰"頂峰"的,就只能是蘇軾那首《水調歌頭》了。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后集》稱,"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余詞盡廢。"

    月亮除了給人聯想起相思離別之苦和人生變幻無常這兩種凄美的詩境之外,她的冰清玉潔,還有不加絲毫粉飾的天然純凈,又使人感受到她恬靜溫柔慈穆的另一面。在一輪月下,自然也沒有了凄楚,而只有輕松自然溫馨浪漫的了。"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幽美的鄉間夏夜,因豐收而心情喜悅的農人,三三兩兩,搖著蒲扇,或坐或躺地在曬谷坪上,就月乘涼說笑聲里,還有青蛙來湊熱鬧。這一活潑的生活氣象,雖然沒橫生的機趣,深寓的情理,卻是多么的淳樸 可親。這樣的月亮,就是在仙風道骨的王摩潔居士筆下,也有著溫馨的生活氣息的。他在《山居秋暝》里寫道:"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月亮、空山,清泉、溪竹,還有浣女和漁舟,共構成一幅明凈和美的圖畫。在這一幅圖畫里,你除了感受到詩人的俊逸之氣外,難道不能體味到它透出來的溫馨與浪漫嗎?

  新月如眉,殘月如鉤,皓皓滿月,像金鏡玉盤,在地上仰望著這千古依存的月亮,人們因著自己的情緒,把唯一的月亮鋪畫得五彩繽紛。可是,你是否想過,在月亮上俯視地球,那又將是怎么樣的呢?“詩鬼"李賀的《夢天》和詞人劉克莊《清平樂·五月十五夜玩月》的便展開其大膽而奇特的想象,展示月視地球的奇觀和由此而生的奇感。
  其一
  李賀《夢天》
  老兔寒蟬泣天色,六樓半開壁斜白。
  玉輪軋露濕團光,鸞佩相逢桂香陌。
  黃塵清水三山下,更變千年如走馬。
  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
  其二
  劉克莊《清平樂·五月十五夜玩月》
  風高浪快,萬里騎蟾背。
  曾識 娥真體態,素面原無粉黛。
  身游銀闋珠宮,俯看積氣蒙蒙。
  醉里偶搖桂樹。
  人間喚作涼風。

  于是我們的詠月詩歌,無論是情感的還是實質的,都從時間和空間立體地呈現出月的奇美來了。

 

 

    10、春風醉人,柳影婆娑,故鄉龍湖披一身銀光,聽著樸樹柔情的歌曲:昨天已去了很遠,太多記憶,又怎樣放開我的手......你從遠古的記憶中款款走來,襲一身陳風的氣息。拾階而下,拘一捧龍湖月光,遠古女子,你的臉如我般溫柔俏麗,使一潭湖水頓生漣漪。于是,我以超越時空的速度抵達你,和你相融在一起。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憂受兮。勞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那樣的靜,只有唧唧的蟲鳴聲,樹影婆娑,我在想那是你還是我,在溫柔的月光下,若隱若現,步態輕盈舒美,儀容漂亮嬌美,使我心神不定,情絲涌動,不能自己。

    皎潔月光下漫舞,如度著銀光的白天鵝,似乎那窺探的雙眼,就在柳影后,我喜歡在陽光下舒展身姿,在深夜靜靜的相思,帶著如你般的羞澀之情....
   
    六百年如風而逝,一個鄉土女子經受了生活的磨礪,同時也飄搖在夢莊的飛舞的蝴蝶里,濡染了太多你的賢淑和溫順,可我卻不是病梅,也不是你,我只是陽光下一點生機勃勃的小綠,是暖風中夏花的一絲堅強的絢麗,生長在太陽下的我,渾身散發的是陽光般的氣息。    
     
     輕輕劃過樹梢,這夜色真好,樸樹的歌又響在耳旁,夜如水,水上那盤柱的龍在夜色中似要飛起,飛向藍天,是的,我應該是那藍天下,綠草地上,舞成彩碟的麗影,在他暖陽般得視線里,讓清脆的笑散滿他的心理,讓燦爛的笑開在他的眼里..........

    女子,那湖中點點閃爍的星星,可是你羨怨的眼睛?遠古女子,多年過后,是否還有,清新如我,驚艷如你?

 

 

    11、  那清麗的明月,讓人不禁想起《詩經·國風·陳風》中“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的佳句,想起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中“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叩問,想起李長吉《金銅仙人辭漢歌》中“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的意境,想起蘇曼殊《以詩并畫留別湯國頓》中“易水蕭蕭人去也,一天明月白如霜”的豪氣……萬古寂寥的廣寒宮里,不知嫦娥仙子是否尚在?不知那位伐桂不止的吳剛是否尚在?這位受苦受難的仙人,是否已經翻身做了主人?我想應該是的。

    皎潔的月光下,有灼灼其華的桃花,有艷溢香融的杏花,有娉婷裊娜的玉蘭,有含苞欲放的櫻花。最終,我的目光停留在一棵怒放的梨樹上。那雪白的花蕊、濃郁的芬芳,讓我想起丘處機《無俗念·靈虛宮梨花詞》中“白錦無紋香爛漫,玉村瓊葩堆雪”的絕妙比喻。

 

 

   12、《陳風·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 兮。舒憂受兮,勞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月亮出來明晃晃啊,那個美人真漂亮啊。步履款款身苗條啊,我的心兒撲撲跳啊。)

    有人曾用"天堂的三個元素"來評述這首詩。不是嗎?我們可能只是無意中向窗外的月夜一瞥,卻看見了如此美麗的一幕。美是一種沒有峭壁的高度,她不壓迫我們,但仍讓我們仰望;她溫暖、柔和,并不刺戳我們,但我們仍然受傷。她如此接近我們,卻又如此遠離我們;如此垂顧我們,卻又如此棄絕我們。這個美麗的女子,她只是月夜的一部分,或者說,月夜是她的一部分,她與月已經構成了圓滿,我們已無緣參與其間,但她如皎月瀉輝般輻射出來的美,還是灼傷了我們的心。明月、美人和我們的心,是這首詩的三個主要意象。一首詩,竟有如此的大圓滿。自然、美人和我們,便是構成天堂的 三個元素。

 

 

   13、月亮與人類關系如此密切,乃至于上古時代那些不知名的詩人,就曾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他們的歌謠里描述它。打開《詩經》,提到月亮或直接以月亮為對象的作品,約有幾十篇之多。其中,最能讓人感到月之美好的,則無過于那首來自陳國的《月出》:詩人在皎潔的月光下,看到一個美麗的女子,詩人不可抑制地愛上了她,這份突如其來的愛讓詩人憂傷、焦慮:“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翻譯成現代漢語,意思是:“月亮出來亮皎皎,姑娘美麗又嬌好。輕抬手臂身窈窕,勞我相思心煩惱。”這份月亮帶來的煩惱,乃是甜蜜的煩惱,即便詩人不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多年以后,當詩人垂暮之年再次看到月亮,那個曾走進過自己心房的姑娘的影子,想必還會浮現在月亮之上。其情其景,略如北島詩中斷言的那樣:“而你的影子,將印在紅色的月亮上。夜夜,升起在小窗之前,喚醒記憶。”
 

 

   14、今夜,風清幽深,獨自倚在陽臺一角,仰望天穹,月色正濃,月光潔潔凈凈,播灑無遺,靜靜流淌出一層層漣漪,尤如女子吟唱著“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流瀉的月光如處子般靜美,如夢如幻;月的清輝擁抱著夜,夜的孤單又裹緊了我,“別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沉思在輕柔的月光下,我的思緒被拉扯得很遠很遠…… 不知道月里的嫦娥是否拿起千年寒玉的古簫,駐立在風中裙裾飄飄,幽幽走來,橫笛吹響那首“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的千古絕唱,只留下“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凄美祝愿,一如月光下我黯淡的心房,那些不為人知的柔弱在這孤單的夜里滑落,此時的我多想攀附著月色,化做一陣清風而去,去觸摸月色的清麗,去感知月光的澄明。
  
  然而此刻,誰可以收留,我飄飛的魂?
  
  為什么,世俗的我們,總是裹挾在物質的洪流中滾滾向前,奔波于勞碌的生計,心靈日益慌張和急迫,任時光平淡了自己的色彩和聲響。恍然不知,鞠一捧這清亮的月色,為心靈尋得一片休憩之地和補給之所,我們就可因此而駐足、凝視、傾心安享。
  
  我,在星空這頭。你,在星空那頭,我們擁有同一片閃耀的星空,天涯共此月。
  坐夜賞月,是一種雅靜的事情,真希望所有的人都會如我一樣有一份澄明如月的心情。  
  月光如水,歲月如流,此時,月色靜好,歲月靜安。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