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
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

  [譯文]  約好的客人過了半夜還不來,在閑極無聊的等待中,下意識地拿起棋子敲打,震落了桌上的燈花。

  [出典]  南宋  趙師秀  《約客》

  注:

  1、         《約客》  趙師秀 

     黃梅時節家家雨,  青草池塘處處蛙。

    有約不來過夜半,   閑敲棋子落燈花。

 

  2、注釋:

    ①約客:約請客人來相會。

  ②黃梅時節:農歷四、五月間,江南梅子黃了,熟了,大都是陰雨連連的時候,成為“梅雨季節”,所以稱江南雨季為“黃梅時節”。意思就是夏初江南梅子黃熟的時節。

  ③家家雨:家家戶戶都趕上下雨。形容處處都在下雨。

  ④處處蛙:到處是蛙跳蛙鳴。

  ⑤有約:即邀約友人。

  ⑥落燈花:舊時以油燈照明,燈心燒殘,落下來時好像一朵閃亮的小花。落:使……掉落。燈花:燈芯燃盡結成的花狀物。

  約客選自《清苑齋集》(《南宋群賢小集》本)。

 

   3、譯文1:

     一個梅雨綿綿的夜晚,鄉村池塘中傳來陣陣蛙鳴。

  等候朋友如約來下棋已過半夜,無聊地敲著棋子,燈灰震落在棋枰上。

    譯文2:

    梅子黃時,家家戶戶都籠罩在煙雨之中。
    遠遠近近那長滿青草的池塘里,傳出蛙聲陣陣。
    已約請好的客人說來卻還沒有來,時間一晃就過了午夜。
   我手拿棋子輕輕地敲擊著桌面,等著客人,只看到燈花隔一會兒就落下一朵……

 

   4、趙師秀(1170~1219) 南宋詩人。字紫芝,號靈秀,又號天樂。永嘉(今浙江溫州)人。光宗紹熙元年(1190)進士,與徐照(字靈暉)、徐璣(字靈淵)、翁卷(字靈舒)并稱“永嘉四靈”,開創了“江湖派”一代詩風。寧宗慶元元年(1195)任上元主簿,后為筠州推官。晚年宦游,逝于臨安。有《趙師秀集》2卷,別本《天樂堂集》1卷,已佚。其《清苑齋集》1卷,有《南宋群賢小集》本,《永嘉詩人祠堂叢刻》本。

 

   5、江南的夏夜,梅雨紛飛,蛙聲齊鳴,詩人約了友人來下棋,然而,時過夜半,約客未至,詩人閑敲棋子,靜靜等候……

   此時,詩人的心情如何呢?我看主要不是或根本就沒有什么焦躁和煩悶的情緒,而更可能是一種閑逸、散淡和恬然自適的心境也許曾有那么一會兒焦躁過這種焦躁情緒怎么會持續到“過夜半”呢?),但現在,詩人被眼前江南夏夜之情之景感染了多情的梅雨,歡快的哇鳴,閃爍的燈火,清脆的棋子敲擊聲……這是一幅既熱鬧又冷清、既凝重又飄逸的畫面也許詩人已經忘了他是在等友人,而完全沉浸到內心的激蕩和靜謐中。應該感謝友人的失約,讓詩人享受到了這樣一個獨處的美妙的不眠之夜

   細細品讀,我們不難感受到《約客》一詩所表現出來的作者夜雨候客的閑寂氛圍和閑定心理。

   有道是“最難風雨故人來”,朋友的失約使得詩人獨自閑坐而難免孤寂,但這種約會,本就沒有什么功利目的,無非是下下棋,聊聊天,消磨消磨時光而已,來與不來都無關大事因此,詩人“閑敲棋子”,甚至可能已經在獨自研究起棋局來這種自得其樂的動作,將候客不到的寂寥心態轉化為一種閑情逸致。下過棋的人都有這樣的體驗,當對手苦思冥想而自己等得有些不耐煩時,我們常常會順手拿起兩顆棋子,漫不經心地不斷變動上下,信手敲擊詩人此時似乎正是在“閑敲棋子”等待著朋友,在等待中有了一分期盼,寂寥中多了一些空靈在閑定自在中享受夜的恬靜和內心的閑適,沒有焦慮和煩燥這樣的等待,因為有所期盼而變得溫馨,因為無所失落而顯得寧靜這種“閑暇”的生活方式和處世態度,已經成為一種美學概念

宋人詩詞中多有對“閑”的美學處理,表現出宋人對生活纖細幽微的體驗和對自我意識的深入開掘如秦觀詞中的“畫屏閑展吳山翠”與“寶簾閑掛小銀鉤”等,是以室內物品的閑置來訴說主人公的閑愁賀鑄詞“閑把琵琶舊譜尋”更是通過人物動作將深閨中少女內心深處的幽怨與期盼描畫得十分細膩而深刻而趙師秀的“閑敲棋子落燈花”又進一步將閑定的氣度和對“閑”的審美愉悅推向了對日常生活藝術化處理的更為豐富的層面閑敲棋子,敲出的是一份超然的心境、平和的心緒,這超然平和中蘊涵了一種自我調適的生活智慧

 

這樣的讀解,才符合“清新圓潤”的格調,才能從干凈雋永的詩句、明凈自然的意境中感受到詩人清凈閑適、澄澈透亮的內心世界。哪還有焦灼不安、寂寥惆悵呢?早就在那黃梅細雨、春草池塘、蛙鳴聲聲中,隨著閑敲棋子的“篤篤”聲和燈花爆開的“叭叭”聲,拋到爪洼國去了。

 

 

6、《約客》是趙師秀的特“秀”之作。該詩寫的是詩人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夏夜獨自期客的情景。詩歌采用寫景寄情的寫法,表達了詩人內心復雜的思想感情。是一首情景交融、清新雋永、耐人尋味的精妙小詩。

    詩歌前兩句寫景,為我們描繪出一幅江南夏雨圖。梅雨季節,陰雨連綿,池塘水漲,蛙聲不斷,鄉村之景是那么清新恬靜、和諧美妙。但是,“一切景語皆情語”,詩人在這里并非為寫景而寫景,而是于景中寄寓了他獨自期客的復雜思想感情。“家家雨”既描繪出夏季梅雨的無所不在與急驟密集,表現鄉村之景的清新靜謐,又暗示了客人不能如期赴約的客觀原因,流露出詩人對綿綿梅雨這種陰雨天氣的無奈。“處處蛙”既是寫池塘中蛙聲陣陣,又是采用以聲襯靜的寫法,烘托出梅雨時節鄉村夜晚的恬靜和諧氣氛,同時還折射出詩人落寞孤寂與煩躁不安的心境。這兩句詩分別從視覺和聽覺兩個方面,形象而真切地表現出在夜深人靜之時,詩人獨自期客而客人卻始終沒有出現時的獨特心理感受。遍布鄉村、連綿不斷的驟雨,此起彼伏、不絕于耳的蛙鼓,本來十分和諧美妙,但令人懊惱的是:這綿綿陰雨,阻擋了友人如約,如鼓的蛙聲,擾亂了詩人的心境。此時此刻,詩人多么希望友人風雨無阻、如期而至,和他一起舉棋消愁啊! 

    詩歌后兩句于敘事中抒情,表達了詩人孤獨寂寞、百無聊奈、煩躁不安、茫然若失的復雜心情。窗外的雨,密密匝匝,池塘的蛙,聒聒噪噪,桌上的燈,搖搖曳曳。為了先前的約定、為了諾言、為了友誼,盡管夜已深,人已靜,燈芯上的燈花撥了一次又一次,但是,詩人始終沒有放棄,仍然堅持等待著“客”的到來,而有約在先的客人卻一直未能露面。面對此情此景,詩人內心可謂“別是一番滋味”,那種焦慮與無奈之情更是“剪不斷,理還亂”。第三句“有約不來過夜半”就是這種情和景的契合。作為由景到情的過渡,此句雖是敘寫友人失約,但是,詩中卻寓含了詩人幾多的期盼與焦慮、幾多的失望與遺憾。 “閑敲棋子落燈花”,一“敲”字用得更為精妙,再用一“閑”字加以修飾,這一細節更是讓人們十分真切地讀出了詩人內心幾多的無聊與無奈、幾多的煩躁與不安、幾多的茫然與失落、幾多的孤寂與悶倦。透過此句,我們仿佛看到了茫茫雨夜中,寂寞小屋內,搖曳的燈光下,形單影只的詩人枯坐桌前,無聊地把玩棋子而又茫然無奈的情景。一個重情重義而又孤寂惆悵者的形象便凸現在讀者眼前。這兩句實中有虛,寫友人失約薄情,詩人守信重義,表現了詩人復雜的思想感情和對友人的淡淡的責備,只是由于有前兩句清新恬靜、和諧美妙的鄉村之景的渲染,才使讀者感受到詩人內心又是那么的坦然和平靜,對友人的責備又是那么的輕描淡寫。

    總之,該詩充滿了濃郁的鄉村生活氣息,是一首清新雋永、婉曲含蓄、耐人尋味的精妙小詩。可以想象,倘若詩人所約的那位“客人”能讀到此詩,也一定會為自己的失約深感愧疚和不安、一定會在內心深處引咎自責吧。 (原載《農村孩子報》(安徽)2007)

 

 

 7、尤其喜歡閑敲棋子落燈花這句。那種幽靜的感覺躍然紙上,我等凡人等人不到,那可是很火的事呢,而詩人不然,雖然已等到夜半,仍不火不惱,不免讓人有一種安靜下來的感覺。

其實人的心態變了,等人時的煩躁或平靜也就會隨之而來。閑,一個閑字,讓人不及多想就已經被這詩感染了。

有電話了,有手機了,約人不到,幾個電話打的不來都不行,等人的人急,被等的人也急。唉,這年頭。一切都這么浮躁的。

什么時候也能閑敲棋子了,也就是真正的學會凝神靜氣了。 

 

    8、古人通迅不便,每以書箋傳情,所謂“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的情景,想必是常常出現的,而有所待,且不管能否等來,這樣的心境未必不能算是一種甜蜜。如今想來,雖然如此的聯絡方式效率低下,卻是風雅得很,而其中的情誼亦更見深刻。今人可用電話、網絡、短信、傳真讓萬里化為一瞬,然而卻似乎因為方便而失去了聯絡的迫切感。許多人,只微縮成通訊錄里的一串數字,然而,卻可以許多年都不會撥通。佳節的祝福,現在亦已淪為一個短信的群發,沒有彼此的音容笑貌、只有大眾通用的客氣。也許,這就是現代化的悲哀吧。

 

    9、 讀語文,我讀的是杜甫“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豪情,讀的是曹操“秋風蕭瑟,洪波涌起”的壯志,讀的是王翰“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的優柔,讀的是李白“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眷戀,讀的是陸游“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的熾熱,讀的是“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的寂寞。

   讀語文,我讀的是“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之春意,讀的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之夏情,讀的是“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民送客楚山孤”之秋綿。讀的是“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之冬寒。讀語文,讀四季,讀人生......

 

    10、無論怎樣,圍棋總給人強烈的滄桑感和悠然感。不然,歐陽修就不會有“棋罷不知人換世,酒闌無奈客思家”的投入與感慨;趙師秀也不會有“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的從容與失落。圍棋也是智慧的活動,虛與實、大與小、巧與拙、進與退,取決于理性的判斷和棋路的計算。圍棋被視為古代文人的基本技藝之一,與琴、書、畫一樣,最能體現人的性格,也最能怡養心情。古人講究在下棋、彈琴、落筆時要環境幽靜,焚香換衣,意態閑雅,落子無悔,觀棋不語,勝無驕色,敗不氣餒。圍棋甚至體現人生的基本方式:或蕭遠,或奔放,或銳利,或平和。 

    一盤圍棋,兩三百手棋,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參考圖,自己總想看懂一些,于是,即使自己打譜很隨便,也消耗了一個長夜。這個晚上,可能是悶熱的可能是寒冷的,可能是凄苦的可能是愉快的,可能在等待一個朋友的來信,可能送走了生命中曾經十分重要的朋友。窗外可能冷雨寒風,也可能月白風清,可能行人如潮,也可能空寂無聲。但是,那種打譜時的孤獨和沉靜,卻始終不變。從一個不足十平方米的木結構的一樓屋角開始打譜,打到仍然不足十平方米的磚結構的閣樓,再打到學校改建的二室廳套間,再打到自己老家的近兩百平方米的住宅。朋友如天上的云彩散而聚聚而散,心緒如天上的云彩或滯重或輕快,手拈棋子,靜聽四季的雨珠把一種寧靜播灑在瓦上,凝望一片一片的雪花無言飄落到窗臺上,傾聽某個足音踏碎小巷的沉寂。這時候點上一根煙,品一口茶,在裊裊的煙霧和微澀的茶味中,體驗生活的清貧和思想的孤獨,卻始終覺得自己是那樣閑適和容易滿足,哪怕黃梅時節的纏綿之雨,青草池塘邊四起的蛙鳴,也讓人覺得生活的詩意之美。你看,“閑敲棋子落燈花”,江南過客沒有融入利欲熏天物欲橫流的社會,殘存的情思,被圍棋所牽引。隨著燈花的落下,給人慰藉的無邊的黑夜慢慢消逝,活潑騷動的青春漸漸枯萎,成熟的中年則是不肯生活得太世俗,更懂得人生的取舍與悲歡。于是,在塵世的喧囂中,依然獨處一隅,閑敲棋子,以黑與白敲打出屬于自己的節奏。而幾乎所有的人,朝同一個方向行走。

    現今社會,流行“快餐文化”、“眼球文化”和“水泥文化”、“金錢文化”,生活節奏被人為加快,無休止的物質欲望被無限擴大,更需要耐咀嚼的文化來消解內心的緊張、騷動、恐慌,需要審美的目光來看待周圍的事物。從這個意義上說,古人把琴、棋、書、畫定為文人的基本技藝,實在有先見之明。琴、棋、書、畫,能使人悠閑、從容、愉悅,人活著不一定要成功,但是一定要愉快。成功是功利性的,愉快是審美心理上的。下圍棋的時候,順勢而為是一種“智”,逆水而上是一種“勇”。其智其勇,就在于指間喚起百萬兵。下棋不一定要羽扇綸巾,不一定要荒村古廟,不一定要焚香換衣,不一定要棄世絕俗,只要手掂一枚棋子,以閑散的心情輕輕敲打出一種悠然的節奏,就可以了。

 

   11、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手執棋子、眼觀落花的人雖說不是我,但我分明感覺到因為有約,等待便不再乏味,雖然等待的每一分鐘都很漫長,可心懷期待的你依舊覺得溫情盈懷。

  心懷期待的人生才是幸福的人生。有所期待的日子便是快樂的日子。

    種下一顆花籽,你便等它生根、發芽、長葉、開花。是花就會綻放它的美,但你必需細心照料它們,耐心等待花開。揠苗不能助長,欲速反而不達。我們農村種植玉米時一種叫做“蹲苗”的方法。當幼苗長得過旺時,故意停止給它澆水、施肥,讓它經歷“慢生長”的過程,干旱迫使植物向深處扎根,讓它們在與困境斗爭中聚集能量,為今后的豐收打好基礎。這等待是睿智的。

 

    12、從某種意義上說,人生便是一種等待。“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是等待,“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是等待。

   甚至,每一個人在出生之后便開始等待著那永遠不會落空的生命的圓寂。
   有人統計過,一個人的生命中起碼有三分之一的時間花在了“等待”中。等待,有時漫長,也許會消耗我們的一生,譬如真愛的到來,死亡的降臨;有時也很短暫,譬如考試成績的揭曉,新的一天的開端。
   等待有一絲神秘,有一份憧憬,但它卻最需要耐心。不是所有的等待都會如愿以償,不是每一天都會時來運來,所以等待的滋味往往并不好受。就拿等人來說吧,等的一方比被等的一方更受煎熬,就像惜別后留守的一方比離別的一方更覺凄涼。客人未到,等候的主人面對的是靜止的時間;一方走了,另一方籠罩著的是空虛的時光。等待,因其有所希冀而令人興奮,而又因等待的過程無所安排而使人百無聊賴。因此,這樣的等待是混合了興奮和無聊的一種心境。時間久了,無聊便會占上風。當然,還有許多人在心急如焚中巴望,他們有時撩撥耳邊垂發,或是用抽煙和嘆息來撫平自己的焦慮煩躁,即使是沉穩如松、心凈如鏡之人,也揮不去瞬間的緊張和陰霾。所以有這樣一句直指人心的話:等待使一生最易蒼老。
    然而,不論等待的漫長與短暫,卻也正是因為那些長長短短的等待,才使我們的人生充滿希望,才使我們有勇氣走完我們漫長的旅途。是啊,縱然沒有愛情,但如果沒有對愛情的憧憬,哪里還有青春的浪漫?即便沒有追求,但如果沒有對未來的渴盼,哪里還有創造的喜悅?可以沒有最終的結果,但如果沒有等待,哪里還有絢麗的人生?有時,等待只是人生旅途中的一段小憩,小憩結束了,我們的旅途還要繼續。有時等待只是一個過程,過程終結了,新的旅途又在等待著我們。也許無所謂結果,無所謂終極目標,但活著總得等待些什么,因為我們需要這一個一個的過程組成我們完滿的人生。
     的確,等待不免無聊甚至痛苦,但一無期待的人更其無聊和痛苦。缺少等待的人生,如同沒有日出的黑夜,茫然無措;缺少等待的人生,如同沒有珍珠的項鏈,殘缺不全。不要抱怨等待,不到最后一刻就不知有何變數,因而,其中也就蘊藏著無限的機遇和無盡的可能。
    人生有太多等待,我們不得不學會等待,還要學會習慣于一個個不盡人意的等待。

 

   13、經常在深夜萬籟俱靜之時,隨意翻翻古詩。
  只有這種時候才適宜與古人進行思想的擁抱。
  近來最喜歡趙師秀的一首詩:“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淡淡的幾句話,靜謐的夜景,閑適的情懷,可感,可掬,思之悠悠,不覺陶然。
  想來最是灑脫,最是不刻意才能有如此境界吧?朋友有約,半夜已盡,卻不見蹤影,可詩人并非傷感無以自禁,也不特別焦躁,卻將棋子閑敲,看燈花靜落。詩人心里想些什么呢?窗外一片蛙鳴,雨聲這時沒有了吧?可雨后萬類生長的聲音該是在的。詩人,也許就在這微微棋落下,珊珊燈花里與上天某個神秘的東西合為一體,融合為自然界的一分子了。
  也只有心靈澄澈,情感單純的古人才寫得出這樣的詩歌,我們現代人,內心早已充塞了各種不同的欲望,哪里能夠如此淡泊?煩惱、焦慮、憂郁、苦痛等等也就相應產生了。
  而做一個簡單的人,享受簡單的生活,親近泥土,傾心自然界的芳香,時時滌蕩被塵俗所堵塞的心靈,想來,這樣的人生才更合乎倫理道德,才更有尊嚴。可真要做來,不僅得抵擋種種令人眼花繚亂的外來誘惑,更重要的是要與自己內心深處的邪魔做不懈的爭斗。

    我等平凡人,少有如許定力,但還是應該經常放下手中各類俗事,將影響自己心靈澄澈的欲望不斷驅趕出去,可以在傾聽花開草落的聲音里感受生命的莊嚴,可以在潮漲潮落的海浪里思考自身的渺小與可笑。
  這樣行走在人生路上,當不盲目,當不糊涂,也就能夠坦然地面對每天的日出日落,也就能夠體味人生的美妙,也就能夠做到心中無悲無喜,眼中無仇無恨;如此行走,小人式的“常戚戚”又在何處安身?
  真的愿意深夜讀讀古詩,與古人干凈的靈魂相觸,從而拂平心靈的躁動,享受人生真正的樂趣。

 

   14、偶爾,偷得浮生半日閑,便端坐于案前,聆聽古琴悠揚,高山流水,攜一路鳥語,薄如蟬翼,浸潤于萬籟俱寂的深夜。禪坐在清幽的林間,如水的琴音穿越無涯的曠野。鐘子期的驚嘆遁入漆黑的夜,絲絲琴韻撥動心弦,漫作一天飛舞的寒江殘雪。雖非“有約不來過夜半,”,卻也“閑敲棋子落燈花”。

  美,原來是在遠距離的觀照中邂逅所得。近了,或是遠了,都會產生一定的審美疲勞。知已,無須朝夕相對,心有靈犀,淡然相處,才是至味。

  淡,是人生最真的味。
                 
  現實生活太過喧囂,張潮的清心和雅趣,在燈紅灑綠的繁華中過往不復。

  不覺想起簡幀描繪的那段有關山和水的對話:“我們一動一靜,一實一虛,無非等待一個真正認識我們的人,他站在你的巔峰吟誦水的歌謠,他坐在我的河畔,默讀山的倒影。他能自你的多情中諦聽我,從我的無情里注釋你啊!”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