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譯文]  初晴的陽光照在樹林末梢,傍晚的長安城中增添了寒意。

  [出典]  祖詠  《終南望余雪》

  注:

  1、  《終南望余雪》  祖詠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2、注釋:

     祖詠年輕時去長安應考,文題是“終南望余雪“,必須寫出一首六韻十二句的無言長律。祖詠看完后思付了一下,立刻寫完了四句,他感到這四句已經表達完整,按照考官要求,寫成六韻十二句的五言體,有畫蛇添足的感覺。當考官讓他重寫時,他又堅持了自己的看法,考官很不高興。結果祖詠未被錄取。但這首詩一直流傳至今,被清代詩人王漁稱為詠雪最佳作。

    陰嶺:山北曰陰。陰嶺,背向太陽的山嶺。

    林表:林梢,林外,林端。

    霽色:雨雪停后出現的陽光。

 

   3、譯文1:

     終南山北嶺的景色秀麗,積雪好像浮在云端下。初晴的陽光照在樹林末梢,傍晚的長安城中增添了寒意。

    譯文2:

    終南山的北坡,山色格外秀美;遠遠望去,高峻的嶺頂上,那些未化的厚厚積雪,似乎是流動著的白云,飄浮在天邊。雪后初晴的陽光,微微地灑在積雪上,銀白色的雪光映照得樹林表面一片明亮;暮色降臨,晚冬的陣陣寒氣,向城中襲來,城里的人也覺得傍晚確實有一些寒意了。

 

    4、 祖詠(699~746),洛陽(今河南洛陽)人,后遷居汝水以北。唐代詩人。開元年間考中進士,但卻未獲官職,遂歸隱汝墳別業,以漁樵自終。祖詠與王維交誼頗深,多有酬唱,又與盧象、儲光羲、王翰、丘為等人為詩友。詩以山水寫景為主,多隱逸趣尚。

 

    5、這首詩本來是祖詠考進士時的應試之作,唐代進士試詩的格律規定頗為嚴格,限定為五言六韻十二句。當時,祖詠寫完這四句就交卷了,主考官問他怎么不寫完,他回答說詩意已經寫盡了。這首詩的成功在于,詩人以真實的觀察與體驗為據,以極其準確的筆觸寫出天晴雪融后唯山陰高處尚存積雪的特殊景象,詩雖僅四句,卻寫盡夕陽余雪映照中終南山色彩的微妙變化,且與周圍景物構成一幅完整的畫面。正是因此,這首詩被稱為古今詠雪絕唱。

   “終南陰嶺秀”,描繪在終南山下的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背坡的秀麗景色。一個“秀”字,顯示出了終南山清雄、俊逸的神采;“積雪浮云端”,既寫出了終南山的高峻,也寫出了雪的深厚;“林表明霽色”,寫雪光反射到樹林上,給樹梢染上了明亮的色彩,這是從正面渲染“余雪”;“城中增暮寒”,意在言外,表現了詩人對城中百姓冷暖的關心,充分體現了人道主義精神。全詩雖只有四句,卻把《終南望余雪》的主題完美地表現了出來。


    6、唐朝是我飄得最盛的時候,我特別懷念。

     那時候,我是厚重的,很有詩意。唐朝的我,千年不化,萬古長存。我屏息側耳,聽見了唐朝的脈動,感受到了詩人的熱火冰腸。

    那時的我潔白,冷峻,孤傲,陰郁……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廣袤無垠、萬籟俱寂。老人謫居永州,他的心境該是多么孤寒呀!披上蓑衣,戴上斗笠,一個人靜靜來到來到江上和我擁抱,峻潔清冷的內心給予我莫大的我溫存。座座山峰,看不見飛鳥的形影,條條小路,也都沒有行人的足跡。老人乘著一葉孤舟,在寒江上獨自垂釣。他的頑強不屈,兀傲脫俗讓我的心胸燃起了一團熾熱的烈火。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雪過初晴,萬里空明,我躺在青草地上做夢。祖詠從我身邊走過,他深情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坐在案前潑墨揮毫。“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巍峨的終南山傲然聳立,山頂積雪皚皚,飄浮云端;林表余輝返照,寒光閃閃;霧靄輕盈漫舞,繚繞變幻。祖詠看了此景,有的是興奮,有的是寒涼。是我觸動了一顆傷感的心靈,我看見了一個心情復雜的祖詠向我走來。

    唐朝的將士特別喜歡我,我對他們也很癡情。我向天長嘯,向野狂舞,飄在硝煙彌漫的戰場。我成了大唐將士的靈魂!我領略到了那俯瞰大地的氣魄,威震四方的豪邁。“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月黑雁飛,單于想在大雪之夜逃走,我看見將士們策馬揚刀,乘勝追擊,殺聲震天。這是怎樣的血性,又是怎樣的英勇?“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大雪紛飛,天寒地凍,大唐將士“宵眠抱玉鞍”,隨時“愿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怎能不讓我撲進詩仙的情懷,共擁那照亮夜空的獵獵光芒?

    走過豪邁的征程,攜著一路的癡誠,與我千年相約 “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關山正飛雪,烽火斷無煙。”“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我想,在戰火硝煙,疆場搏殺里,我為唐人迸發出多少濃烈的激情啊。

    風吹的很急,他不讓我多想。我也不想那么多了,入山則山之高大,入水則水之闊遠。我跟著前赴后繼的伙伴兒一頭扎進了大地,覆蓋了地上的污穢和荒蕪!


    7、在秦嶺北坡及關中平原南緣現存眾多的文物古跡及流傳著豐富的歷史故事。有秦始皇陵及許多帝王陵墓群、周代灃鎬遺址、秦阿房宮遺址、樓觀臺、張良墓、蔡倫墓等古跡。位于西安市南40余公里的終南山自古風景秀麗。《詩經·秦風》有“終南何有,有條有梅”的詩句。唐代官紳在此建有別墅,其中以王維的輞川別墅最負盛名。王維所作的優美山水詩大多是描寫此處景色。唐代詩人祖詠的《終南望余雪》有“終南陽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的詩句。附近還有翠華山、南五臺、驪山等秀麗山峰,山中分布有明清以來建造的太乙宮、老君庵等大小廟宇40余處,是關中游覽避暑的良好場所。

  在秦嶺山脈西段有麥積山石窟,山體懸崖壁立,狀若積麥。自后秦時期開始鑿刻,至今保留有雕刻194窟,佛像7000余尊,壁畫1300余平方米,是古代雕塑藝術的寶庫。

  秦嶺在漢代即有“秦嶺”之名,又因位于關中以南,故名“南山”。也是我國南北氣候的分界嶺和黃河、長江的分水嶺,并因此而聞名。


    8、北國冬天最美不過雪,生長在北國,對雪情有獨鐘,但因這文字淺陋,只達七分浮情,仍欠三分深意未盡。暫且借大家之筆再舒鐘雪情。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唐】岑參“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實在為詩人的比擬折服,就這么看似簡單的一句,一幅原野玉樹瓊花的美景即被鋪展開來;《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唐】劉長卿“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又為我們展現一幅空廖靜寂的風雪夜歸圖;《雪梅》【宋】盧梅坡“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通過雪與梅的媲美,雪的冰潔、梅的暗香入眼入心。《觀獵》【唐】王維“回看射雕處,千里暮云平。”茫茫白雪與天接壤,蒼穹一片銀色的世界盡收眼底;《終南望余雪》【唐】祖詠“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終南山雪后的景致,積雪浮云端,恍如人間仙境;《江雪》【唐】柳宗元“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這又是一幅空曠寒寂的江雪圖。


    9、樓觀臺,位于陜西周至縣城秦嶺北麓的終南山上,是中國道教的發祥地之一。傳說在西周時期,有個叫尹喜的關令于此結草為樓,觀星望氣,樓觀臺因而得于此名。老子李耳西游入秦,被邀至樓觀講道說經,并著下五千字的《道德經》。

  遠看這眼前的景象,細膩的古人是有他們的獨到處的,用一“觀”字鑲嵌在“樓臺”的中間,組成“樓觀臺”,多么地奇妙啊。我得重新琢磨這人文景觀的名稱了,審讀眼前的含蓄風景。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樓觀臺坐北朝南,依偎在地勢巍峨,風光秀麗的終南山之中。而終南山,本身就蘊涵著健康、長壽之意。我們常說的“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其實說的就是終南山。千年名山,千字道德經,奔騰到如今,在我們的腳下,抑或是過眼煙云,浮生若夢?


    10、冷冷清清凄凄切切,裹去了天地的悠遠壯闊。

    仰望蒼穹,不見去日深邃博大的朗朗乾坤,舉目四顧,找不到記憶中跌宕起伏蕭殺大地的蒼茫,只有雪,一點,一片,一天,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立雪風中,任這天堂的精靈嬉戲般輕吻我的眉梢、發際,無法阻擋,它執拗這昨日的夢想,帶著不解風情的幽怨,任性的在我唇邊,沖動成一滴溫柔如水。

    閉上被風雪迷離了方向的眼,讓心情隨風舞雪,輕盈的飄蕩開去,追尋依稀舊夢逝落的依稀。

    曾幾何時,懷著“舊日南方不識雪,今日睹雪更多愁的”忐忑,惶恐的遙寄“藍天難斷寒冷夢,心若未知路不遙”的輕嘆。在悄然翻展的心箋扉頁上,第一次寫下濃濃的思雪。


   11、唐朝詩人祖詠的《終南望馀雪》“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一詩三嘆,感人心魄,道出白雪帶給塵世的美麗與寒冷,真可謂茫茫白雪皚皚,到處銀裝素裹,滿目潔白中透出般般寒冷與滄桑。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今早,拉開房門,猛然發現外面的世界一片潔白,漫天的大雪款款飄落,在這白雪造就的氛圍里,一連多日的惆悵忽然之間轉變成似雪的柔情,內心情不自禁地緬懷那關于雪的片段與幻想。

  我喜歡雪,一直對雪有一種情有獨衷的愛,喜歡雪的窈窈窕窕、裊裊娜娜,愛雪的文靜嫵媚、純潔無暇,涼涼的氣息中,分明有種“梅花消融苦寒來”的味道。每當飄雪,總愛佇立窗前,望白雪飄飄灑灑,一片片、一簌簌如夢似魔一般,把曾經的美麗、丑陋,都掩蓋在一片潔凈之中。望一個潔白的純凈世界,任何的憂愁與不快在此時也會化做款款深情隨雪飄落。

  望白雪飄飄,無聲無息地輕輕滑落,輕得像一個夢,輕的仿佛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伸開手掌,簌簌的雪花飄落手心一瞬而化,又使心頭涂增一抹說不出來的惆悵與希翼。

  雪繼續滿天飛舞著,寒冷的空氣充覆大地,三九嚴冬的雪更顯得無暇純潔。輕輕飄舞的雪花仿佛都有了生命,像一個個小小的白色精靈,在清冷中肆意地跳著只有她們自己才懂的舞蹈。

  “自在飛花輕似夢”多美的意境啊!大片大片的雪花有點羞怯、有點矜持悠然而落,而我面對這漫天飛雪的美麗卻思緒萬千,心靈又牽引出另一種微疼的心動。在這白雪皚皚的清冷里,我的心靈空間卻無法逃避思念遠方親人的思緒。已記不清是誰說過,“下雪的時候沒有聲音,沒有聲音的下雪很真實;想你的時候沒有聲音,沒有聲音的想你更真實”這句話在此時恰到好處地印證了我心情。

  白雪朵朵似柳絮般繼續漫天飛舞,在蒼茫的天地之間輕盈飛蕩。下雪的時候沒有喧囂,沒有喧囂的下雪更靜謐;一人賞雪的時候很孤獨,孤獨的賞雪更寂寞。此刻的下雪是無聲的,此刻的追思是無言,所有的思緒都藏在這姍姍來遲的六角奇葩里。

  寂寞冷清的雪花覆蓋了整個天空,把一顆善感的心也淋的斑斑駁駁、動動顫顫。再次端起茶香裊裊的杯子,品味漸行漸遠的思緒;再次手捧書本,感受“雪夜閉門讀禁書”的意境;再次打開電腦,抒寫生命此刻的升華無窮無盡……


    12、握手不僅只是手與手的相觸,更是心與心的交流。讓我們一起握住四季的手,一起感受與四季交流的快樂吧。

    握住春天的手是一種什么樣的意境、什么樣的感覺呢?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吧。握住春天的手,可以讓我們感受春意盎然的春色,可以感觸到鳥語花香,到處充滿生機的美好世界。當你漫步在一片倒數充滿淺淺的綠色,開著紅紅的花朵,不時的傳來一些鳥叫鹿鳴,那將是一種愜意、美好的畫面。每當你遇到什么不高興,不順利的事,不妨來這里轉一轉,到處看一看、走一走,也許你的不好心情就會消失。所以請你握住春天的手吧,那會使你的身心充滿幸福和愉快的感覺。

     握住春天的手讓你感到幸福和愉快。那么夏天呢?握住夏天的手,你會感到火辣辣、熱乎乎的。這時的天變的格外的藍,格外的透亮。樹上、地上到處充滿著濃濃的綠。走在上面,仿佛進入了綠的世界、綠的海洋。小孩子們在上面跑來跑去,一會兒蹦出個小蟲子,大家便一起去抓,一不小心摔倒了,但并沒有哭,因為他落在軟軟的綠草之上,這時他反而會開心的笑。你可能很困惑,他怎么會笑呢?因為他仿佛看見大地在對他笑,他笑是作為給大地的回禮。老人們悠閑的的坐在河邊拿著魚桿釣魚,邊釣邊聊天,不時傳來一陣憨厚的笑聲;或者在家里澆澆花、逗逗鳥或和小孫子一起做一些小游戲,享受天倫之樂。握住夏天的手,你會充滿活力。握住夏天的手,會讓你渾身充滿活力。那么握住秋天的手會是一種什么畫面呢?握住秋天的手。秋的世界里是一片紅的海洋,是果實成熟的季節。農民伯伯正在歡樂的收割他們一年的勞動成果,臉上洋溢著快樂的微笑,不時的哼一些小曲。老夫老妻一起走在秋天的森林里,踩在一層層落在地上的落葉之上,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仿佛一首小曲,夫妻倆就在這“小曲”般的音樂之中一起回憶過去的往事,回憶過去發生的每一件開心的事,沉浸在美好的回憶之中。握住秋天的手,你會感到一種輕松、快樂、悠閑的感覺。

     握住秋天的手會讓你感受到一種輕松、快樂、悠閑的感覺,讓你仿佛處在一幅奇妙的畫卷之中。那么,握住冬天的手,則會讓你感受到另一種畫面。握住冬天的手,在冬天的世界里,讓你感受最深的應該是到處都是一片潔白,潔白的像一個白手帕一樣。這時候,最高興的應該是小朋友們,他們歡快的跑到雪地上,用他們稚嫩的小手把一些雪能成一個個小雪球互相扔來扔去,或堆起一個個小雪人來。看著他們的笑臉,看著這一片雪的世界,不禁讓我想起一首詩來:“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握住冬天的手,會讓你感到一種詩情畫意的感覺。

    握住四季的手,讓我感受到四種不同的感覺,讓我體會到了四季的心,讓我渡過快樂的一年又一年。感謝四季、感謝大地和自然,讓我的一生如此美好、如此的充實。


    13、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有人喜歡生機勃勃的春天,有人喜歡驕陽似火的夏天,

    有人喜歡果實累累的秋天,而我不知道怎的 ,忽然喜歡上了銀裝素裹的冬天,

    冬是博愛的,帶給大地是一樣的。

    冬,雖是百花凋零,寒氣逼人的季節,但它給我們帶來的卻是另一番情趣.那些樹雖沒有春天的蔥郁,但依舊還是那樣挺拔,那樣高大,完全沒有受到冬天的影響;依然昂著頭,挺著胸,屹立在風雪之中,它的葉子仿佛更加翠綠了。

    下雪了!鵝毛般的大雪漫天飛舞,像一群穿白紗裙的小舞女,伴著天宮傳來的仙樂,輕輕盈盈地在空中飄舞著,旋轉著……


    14、信步林中,綠茵依舊,風掃去了枯黃的落葉。
  
  秋風瘦,在葉上發出習習的響聲,仿佛是在點撥季節的靈性,給懵懂的秋一絲愉悅。清冷中不覺發現夕陽悄悄的站上的枝頭,霽色般的炫目,似斑斑駁駁的思緒紛紛揚揚。沒有寂寞,也沒有徘徊,連日的陰霾已經驅散,遁得無蹤無影,剩下的是欣賞這林中的秋色。
  
  林子并不茂密,稀疏、錯落的圍成一個不規則的橢圓,迎擁著溫情的陽光,光澤穿透樹梢,吻舔著小草和足尖。植物被撫摸的感覺,細膩而脈脈的感官,一剎那全都凝聚在肌膚上了。抹不去這淺醉的秋色,駐足的遐思宛似蝴蝶翩翩而飛,落在了堤岸上紫荊虬勁的枝頭。
  
  情與愛是寸,生命是尺。如果要我選擇的話,我會選擇生命的尺,珍惜尺上的每一個刻度。有如此時的林中悠閑。
  
  從林中隱隱約約望得見江面,還有鋪就輕軌的彼岸,甚至可以仰視彼岸的山寺。山寺墻身是赭紅色的,琉璃瓦熠熠生輝,寺院薄霧縈繞。山寺懸在山腰間,雖不險峻,也有幾分奇觀,騰挪跌宕,古色別致。幾日的山雨積聚,從山脊上順著百年沖刷的溪溝飛濺,恰似一條白練舞動,舒曼、晶瑩,練上綴著環狀的五彩,曜野蔽澤。寺內的鐘渾沉的響了,裊裊香煙的佛堂里,誦經的聲漫過盈尺高的門檻,席卷著縷縷清風而去。誦經聲是聽不見的,只是山寺的云彩籠罩著這樣的氛圍,霞光射嵐,白波飛流,勾勒出一幅飄飄忽忽的畫。夕陽在墜,墜在江面,映著孤寂的廟,云霞戲水,水漾風卷。
  
  紅塵如故,千年不變。壘起的四方墻,不過是趟不出的困惑。獨有楊柳依依,音律般的輕揚,陣陣透過墻縫,慰藉人生。男歡女愛,別恨離愁,逃離不了現實的穹隆垂像,舒憤悠悠,不過彈指逝然。

    不禁在想,誰的秋天不是秋天?情和愛,秋為媒,因為秋天遠比春天來得深沉,來得更有狂熱的底蘊。
  
  這座城市一直在熱辣辣的長高,閉上眼睛,許我一生的流韻,風一樣的輕盈。
  
  溫軟的情懷不是青花瓷,大可不必担心靜柔中的裂痕。那種纏綿悱惻著相思一樣的風,無法避讓,迎嫁著溫潤的錦緞。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夜的幔,在密約的風中拉開,裹挾著一絲絲寒氣。我知道,今夜溫柔的夢鄉屬于我。


    15、似漫長的守望,我中意的雪終于飄落了,正如法爾格說的那樣“這別離的陣雪,落到夢幻與現實交織的巨幅布帛上”,很柔美的,在這個寡孤的黃昏,漫天的六角靈魂,都融化在我心底。

  雪花悄然的飄落,像無數幼小的不可名狀的生命,我立在漸被掩埋的土地上,環顧四周,仿佛覺得有一只白色的巨翼正在冥冥之中掩過大地,忽而想起祖詠的那首詩“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它的干凈,素美描繪了雪的美輪美奐,吟誦出來也百分百切合我的心境和感覺,房屋著了素裝,枯樹干變成了臃腫的銀條,地上雜七雜八的植物也輕描淡妝,笑臉迎人,我像高尚的客人一樣,又像資深的藝術家,在原地久久停留,為這無法言喻的視覺,獻上心靈深處的敬意。

  “霧里看花,云中望月,都是一種朦朧之美”,如今看來,靜里觀雪,也未嘗不是朦朧之極,雪景,無論對古人,現代人來說,都是炙手可熱的贊頌對象。我讀古人,如張謂的早梅“千樹萬樹白玉條,過臨村路傍溪橋。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消”,感慨它的細膩和朦朧,雖不是豪情飛揚,氣勢澎湃之作,但也算得上經典,在純白的圣潔里,人很容易靜下來聽聽自己的心跳,拯救已經迷失的靈魂。盯著腳下,周圍都干凈的沒有渣滓,我不忍心抬起雙腳踐踏這一片溫馨,所以孑然一人站在那兒發愣,一股悵然感席卷而來,正如陳子昂“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滄然而淚下”的悲憫,嘈雜的一年也只有在這么個時刻才真正平靜下來,真是愧對厭世的情緒。

    我終是離開了,涉足前方的竹林,一路上踩著積雪,聽見了他們心碎的嘆息,萬籟俱寂,我走在遠離愛恨情愁的道上,慘然麻木,但佛說“坐亦禪,行亦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春來花自香,秋至葉飄零,無窮般若心自在,語默動靜體安然”,不得不承認,他給了我些許安慰,為我無聊打發時間的罪行請求了寬恕,我喜歡這樣的寬恕,盡管我只是個局外人。

  我搖了搖竹的底部身軀,可笑的是,我忽略了它葉上覆的團團雪花,它們在晃動過后徑直砸下來,砸在我身上,和我來了次親密接觸,我在一陣巨寒之后沉思---這算不算一種懲罚,別問我原因,懲罚有時候并無理可循,冥冥之中,我感覺,這就是懲罚我們把太多的玩笑開在了人生上。

  是泰戈爾說的那樣,“我們的欲望把彩虹的顏色借給那只不過是云霧的人生”,確是失望和無語,人生經不起折騰,但往往明白這一點的時候,都是年過花甲,那時候的后悔,才真叫痛徹心扉。所以我承認,每個人的生命路途都很戲劇化,有點似瀾釋荒誕派的思想,但戲劇人生要求嚴肅的處事行為,羅蘭就說“每一種感情都需要一點故意不去看破的執迷”,“愛也好,恨也好,只要不麻木”,我鐘情于這樣的觀點,淡出喧囂的生活,動靜皆宜,只要靈魂氣息尚存,生活的情趣便如熊熊烈火般熱烈。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