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
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

  [譯文]  明麗春色亂紛紛來到每戶人家,不管在桃邊還是柳下。

  [出典]  秦觀  《望海潮》

  注:

  1、《望海潮》 秦觀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東風暗換年華。金谷俊游,銅駝巷陌,新晴細履平沙。長憶誤隨車,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

    西園夜飲鳴笳。有華燈礙月,飛蓋妨花。蘭苑未空,行人漸老,重來是事堪喈。煙暝酒旗斜,但倚樓極目,時見棲鴉。無奈歸心,暗隨流水到天涯。

  2、注釋:

    梅英:梅花。
    疏淡:花稀色淡。
    冰澌溶泄:冰塊融化流動。冰澌:流動的冰快。
    金谷:金谷園,晉代石崇在洛陽所建的別墅名,故址在今洛陽市東北。
    俊游:游覽勝地。
    銅駝:銅駝街,故址在今洛陽市。漢代鑄銅駝二頭,在宮南四會道,故名。
    巷陌:街道。
    長記:總是記得。誤隨車:身不由己地尾隨陌生少女的車子。
    芳思交加:春天引發復雜的情思。桃蹊:桃樹下的小路。
    西園:指北宋駙馬都尉王銑家的花園,泛指園林。
    笳:胡笳,樂器名。
    飛蓋:飛馳的車。
    蘭苑未空:園林仍未荒蕪。
    是事:事事。

 

  3、譯文1:

    梅花已經稀疏淺淡,河上的流冰漸漸溶化,又是一度東風,不知不覺中換了年華。金谷園是當初的游賞勝地,銅駝巷陌曾經多么繁麗!雨后新晴,天朗氣清,我悠閑地漫步,踏著細細的平沙。總記得錯跟上別家女眷的香車,留下一段溫馨的佳話。那時正柳絮輕翻,蝴蝶群舞,引起柔曼的情思無涯。明麗春色亂紛紛來到每戶人家,不管在桃邊還是柳下。

    飛馳的車馬來來往往,妨礙人們安閑地賞花。今天,西園依然游人如云,我這遠行之客卻漸至老境,往昔的歡樂一去不返,重游舊地只覺得事事傷情。暮煙凄迷,寂寞的酒旗斜掛,獨倚高樓極目望遠,時見天空飛幾只尋巢的烏鴉,我那不可遏制的思歸之心,暗暗跟隨流水遠到天涯。

    譯文2:

    枝頭那淡雅的梅花漸漸稀疏,河水已經解凍,冰凌隨著流水跌宕而前。東風頻吹,迎來了新的一年。想起那時京城結伴宴游,漫步于繁華的街道,雨過初晴時,信步倘佯在城外平整的沙灘。還記得曾經錯跟在一輛錦車后邊。那時節柳絮翻飛,蝴蝶狂舞,讓人深感到春光爛漫。翠柳成蔭,桃花嬌媚,好像把濃濃春意分到了各戶人家。

    到夜間縱飲于西園,直飲到樓頭吹起胡笳。明亮的燈光使月光顯得黯淡,蔽路的車蓋勝過艷麗的鮮花。嘆如今雖然園林依舊,游子卻已漸漸老去,重行至此,怎不讓人感慨疊加!煙云暗暗,酒旗橫斜。登樓遠眺,只見到時而歸來的幾只昏鴉。思歸之心油然而起,這情思像隨著河水流向天涯。

    譯文3:

    梅花稀疏,色彩輕淡,河中的冰塊正在消溶。春風吹來,新的一年悄悄來臨。金谷園里,摩肩接踵多才士,銅駝街上,車水馬龍盡佳人。天氣新晴,郊游更是溫馨,緩步徐走,平沙上留下清晰的印痕。更難忘懷的是誤跟了一輛小車,當時柳絮翻飛,彩蝶起舞,那情景真令人落魄銷魂。柳色青青,桃花粉紅,似把春色隨意地相送,分到各個人家的院們。

    西園夜里宴飲,樂工們奏出悠揚的樂音。華麗的燈籠影響了賞月的雅興,飛馳的車蓋妨礙了觀花的芳心。那美麗迷人的苑圃并未空空,只是行人變了模樣。以前的那些風流韻事,仔細想來更令人傷魂。如今倚樓眺望,只見煙靄沉沉,酒旗斜挑,烏鴉在樹上棲身。見此情景,油然而生歸隱之心,沒有辦法加以禁止,我的神思已伴隨著流水,回到了故鄉的園林。

     

 

  4、秦觀生平見 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山抹微云,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

   此詞一題"洛陽懷古",非是。詞中提到金谷、銅駝等地,系虛似洛陽、實寫汴京,虛虛實實,乃有憂讒畏譏之意在焉。前三句梅花漸稀,冰河解凍,年華暗換,又到早春時節,然后引起對往事的回憶。全詞結皆撫今,中間插入追昔內容。記憶越是美好,越是富于情趣,眼前景越是難堪,詞意也越耐咀嚼。

 

  5、此詞不止于追懷過去的游樂生活,還有政治失意之慨嘆其中。有一年早春時節,作者重游洛陽。洛陽這個古代名城,是北宋的西京,也是當時繁華的大城市之一。詞人曾經這里生活過一段時期,對此地留下了難忘的記憶。詞人舊地重游,人事滄桑給他以深深的觸動,使他油然而生惜舊之情,寫下了這首詞。

  上片起頭三句,寫初春景物:梅花漸漸地稀疏,結冰的水流已經溶解,東風的煦拂之中,春天悄悄地來了。“暗換年華”,既指眼前自然界的變化,又指人事滄桑、政局變化。此種雙關的今昔之感,直貫結句思歸之意。

  “金谷俊游”以下十一句,都是寫的舊游,實以“長記”兩字領起,“誤隨車”固“長記”之中,即前三句所寫金谷園中、銅駝路上的游賞,也同樣內。但由于格律關系就把“長記”這樣作為領起的字移后了。“金谷”三句所寫都是歡娛之情,純為憶舊。“長記”之事甚多,而這首詞寫的只是兩年前春天的那一次游宴。金谷園是西晉石崇的花園,洛陽西北。銅駝路是西晉都城洛陽皇宮前一條繁華的街道,以宮前立有銅駝而得名。故人們每以金谷、銅駝代表洛陽的名勝古跡。但詞里,西晉都城洛陽的金谷園和銅駝路,卻是用以借指北宋都城汴京的金明池和瓊林苑,而非實指。與下面的西園也非實指曹魏鄴都(今河北臨漳西)曹氏兄弟的游樂之地,而是指金明池(因為它位于汴京之西)同。這三句,乃是說前年上已,適值新晴,游賞幽美的名園,漫步繁華的街道,緩踏平沙,非常輕快。

  因憶及“細履平沙”故連帶想起當初最令人難忘的“誤隨車”那件事來。“誤隨車”出韓愈《游城南十六首》的《嘲少年》:“直把春償酒,都將命乞花。只知閑信馬,不覺誤隨車。”而李白的《陌上贈美人》:“白馬驕行踏落花,垂鞭直拂五云車。美人一笑搴珠箔,遙指紅樓是妾家。”以及張泌的《浣溪沙》:“晚逐香車入鳳城,東風斜揭繡簾輕,慢回嬌眼笑盈盈。消息未通何計是?便須佯醉且隨行,依稀聞道太狂生。”則都可作隨車的注釋。盡管那次“誤隨車”只是無心之誤,但卻也引起了詞人溫馨的遐思,使他對之長遠地保持著美好的記憶。“正絮翻蝶舞”四句,寫春景。“絮翻蝶舞”、“柳下桃蹊”,正面形容濃春。春天的氣息到處洋溢著,人這種環境之中,自然也就“芳思交加”,即心情充滿著青春的歡樂了。此處“亂”字下得極好,它將春色無所不,亂哄哄地呈現著萬紫千紅的圖景出色地反映了出來。

  換頭“西園”三句,從美妙的景物寫到愉快的飲宴,時間則由白天到了夜晚,以見當時的盡情歡樂。西園借指西池。曹植的《公宴》寫道:“清夜游西園,飛蓋相追隨。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參差。”曹丕《與吳質書》云:“白日既匿,繼以朗月。同乘并載,以游后園。輿輪徐動,參從無聲;清風夜起,悲笳微吟。”又云:“從者鳴笳以啟路,文學托乘于后車。”詞用二曹詩文中意象,寫日間外面游玩之后,晚間又到國夫人園中飲酒、聽樂。各種花燈都點亮了,使得明月也失去了她的光輝;許多車子園中飛馳,也不管車蓋擦損了路旁的花枝。寫來使人覺得燈燭輝煌,車水馬龍,如目前。“礙”字和“妨”字,不但顯出月朗花繁,而且也顯出燈多而交映,車眾而并馳的盛況。把過去寫得愈熱鬧就愈襯出現的凄涼、寂寞。

  “蘭苑”二句,暗中轉折,逼出“重來是事堪嗟”,點明懷舊之意,與上“東風暗換年華”相呼應。追憶前游,是事可念,而“重來”舊地,則“是事堪嗟”,感慨至深。此時酒樓獨倚,只見煙暝旗斜,暮色蒼茫,既無飛蓋而來的俊侶,也無鳴笳夜飲的豪情,極目所至,已經看不到絮、蝶、桃、柳這樣一些春色,只是“時見棲鴉”而已。這時候,宦海風波,仕途蹉跌,也使得詞人不得不離開汴京,于是歸心也就自然而然地同時也是無可奈何地涌上心頭。

  此詞的藝術特色主要是:其一,結構別具一格,上片先寫今后寫昔,下片先承上寫昔后再寫今,憶昔部分貫通上下兩片。其二,大量運用對比手法,以昔襯今,極富感染力。

 

    6、枝頭上的梅花,已經稀疏暗淡;河面上的積冰,正在不斷解凍融化。東風煦拂,冬天悄無聲息地走了,春天不聲不響地來了,不覺又是新的一年。

    我是那么清晰地記得,兩年前的那個春天,我們暢飲了皇帝恩賜的館閣官花酒,快活地行走在金明池和瓊林苑,就如在西晉名勝古跡金谷園游覽,好像有當年洛陽皇宮前的銅駝夾道候列兩旁來迎接。此時此刻,怎不令人吟誦唐人詩句:“銅駝路上柳千條,金谷園中花幾色”,“金谷園中鶯亂飛,銅駝陌上好風吹”。春雨過后,適逢新晴,腳踏平沙,好不悠閑!

    記得那年暮春,我經常跟錯了美人們游春的車子。那是東風揭開了繡簾,那對嬌眼在對我笑盈盈。我佯裝喝醉了跟隨著香車,依稀聽得路人在罵我太輕狂。呵呵,猶如韓愈“直把春償酒,都將命乞花。只知閑信馬,不覺誤隨車”,猶如李白“白馬驕行踏落花,垂鞭直拂五云車。美人一笑搴珠箔,遙指紅樓是妾家”。管它誤隨還是輕狂啊,一路柳絮紛飛,彩蝶曼舞,勾起了我許多美好的遐想和情思。

    桃紅柳綠,望著興致盎然的踏春人踩出的條條小路,我忽然醒悟到,正是沿著這些蜿蜒迷亂的小徑,春色才來到了千家萬戶。

    西園里正在舉行盛大的夜宴,嗚嗚的胡笳聲激昂高亢,園里花燈通明,光芒四射,連月亮都為之黯然失色;賓客們坐的車往來飛馳,絢麗多彩的車篷幾乎遮斷了行人賞花的視線。

    但這一切都已經是過去,往日的西園并沒有因時間的流逝而空曠荒蕪,而我卻因四處奔波,已漸漸衰老。“憶昔西池會,鴛鷺同飛蓋”,“日邊清夢新,鏡里朱顏改”!當年西園夜飲,何等意氣?!此次舊地重游,怎能不令我感慨萬千呢?!

    暮色蒼茫,酒旗斜飄,我靠在酒樓的欄桿上遠望,已沒了飛蓋而來的俊侶,也沒了鳴笳啟路的豪情,極目所至,已經看不到飛絮、彩蝶、柳綠、桃紅,有的只是幾只歸巢的烏鴉在空中盤旋。

    我也該回家鄉了。這似箭的歸心,無奈地悄悄隨著流水,浪跡天涯。

 

    7、喜歡這闕詞,倒不是因為它的名氣大,而是它從始到終都極好地體現著秦觀的風格,就如清人周濟評秦詞時說的那樣:“少游意在含蓄,如花初胎,故少重筆”。“如花初胎”四個字實在好看得很,讓人不得不佩服古人能用這么美的想象來精致地形容一個人的文風。就這首詞而言,幾乎句句都暗暗挽著沉甸甸的心事,偏偏每一個字都步伐輕緩、姿態優美。如果要從詞中選一句來形容的話,我想應該是“新晴細履平沙”——仿佛一束初春的陽光懶懶地照下來,一點兒也不刺眼,舒適且柔美。這既不同于韋莊的爽直、也比溫庭筠的華麗更多出些內秀于心的細膩,真正有一種“如花初胎”的動人之處。
  
  只可惜,少游這般脆弱的人從來就未能脫離強大政治漩渦獨善其身。他的悲劇,也在北宋新舊黨之間的激烈沖突和反復較量中一步步地延伸到了生命的終點。這篇《望海潮》的情緒其實還不算太糟,雖然當時舊黨失敗,隨著蘇軾等好友相繼被貶,被視作舊黨的少游也成了政局變化中一顆被踢出的棋子,即將離京。1094年的這個春天注定了讓很多人心無著落,“東風暗換年華”后那只翻云覆雨手會怎樣操縱他們的命運,誰也說不清。
  
  也許是之前在京城為官數年的生活片斷尚存余溫,未來的艱難沒有完全顯現,他表達出來迷惑和隱憂遠不象后來在郴州時那句“可堪孤館閉孤寒,杜鵑聲里斜陽暮”那么凄厲。最重的一句,也就是“重來是事堪嗟”的感嘆。而詞中三分之二的筆墨——從“金谷俊游”到“華燈礙月,飛蓋妨花”這長長的一截文字,都非常從容地描述著在京期間那一段明媚和煦的時光。
  
  雖然不大喜歡“金谷俊游,銅駝巷陌”一類模式化的句子,但“新晴細履平沙”的怡然、“長記誤隨車”的輕狂、“絮翻蝶舞,芳思交加”的目眩神迷,都閃動著少游式的溫婉顏色。尤其“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更是靈氣十足的一筆,“亂分春色”四個字活潑之極,任性中不失精美,讓畫面亮麗生動起來。“亂分春色到人家”,多么溫馨動人的一句,字里字外都透著甜甜的、純凈的笑容,好像星星點點在墻邊院角開出的花。
  
  “蘭苑未空,行人漸老,重來是事堪嗟”依然未改溫軟的語氣,盡管已漸轉凄涼。秦觀不得不獨自從“華燈礙月,飛蓋妨花”這種燈火輝煌的熱鬧中走出來。當他呼吸著現實越來越冰冷的空氣,留戀著舊日時,眼前卻徒剩“煙暝酒旗斜”的茫然。對于少游而言,這種霧氣蒙蒙的前路實在是非常可怕。“絮翻蝶舞,芳思交加”那種繽紛絢麗的彩色回憶在東風的一個小把戲中突然就被轉變成了“倚樓極目,時見棲鴉”這樣的黑白圖畫——極其冷清、寂寥,而且隱隱的寒意從灰色的大地滲出來。
  
  當少游用“無奈歸心,暗隨流水到天涯”來勾勒著自己悵然遠去的背影,心中卻更多地在回望著“亂分春色到人家”的那些日子。這一點溫暖的企盼仿佛一盞小小的燈光,呵護著他尚未放棄的希望。他根本就沒有做好準備去迎接一場異常艱苦的磨難,也根本未曾料到,這一次遠離竟然就是訣別。不能責怪少游的盲目樂觀,畢竟那也同樣是一個“梅英疏淡,冰澌溶泄”的早春時節啊,只不過是場緩緩冷卻的夢境罷了。
  
  而他筆下夢中那些自由自在的花,終究是沒有能夠再度開放。

 

   8、小雪節氣,忽憶起宋代秦觀的《望海潮》,感于其中“柳下桃蹊”一句。相比小山詞,秦少游的小令總如山間茅舍旁枝影橫斜的寂寞桃花,有一種我自嬌柔的凄美,有一種無助彷徨的期待。但“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一句,卻一反詞人常態地張揚著一種生命的絢爛!

  詞人大張旗鼓地描述道,“記得誤隨了人家香車,正合柳飛絮蝶作舞,引春思繚亂交加。柳蔭下桃花小徑,亂紛紛將春色送到萬戶千家”。一個“亂”字,寫盡春光迷醉游人心魄。總以為是一派姹紫嫣紅的繁華景致,正感嘆人生華麗春色滿園,卻不料筆峰陡轉之下,凋敝如斯:春色尚未凋殘,而游子漸生霜發,暮靄里一面酒旗斜掛。空倚樓縱目遠眺,時而看見棲樹歸鴉。我歸心難奈啊,已暗自隨著流水奔到天涯。詞人以麗密的句法鋪陳過去的歡樂,又以疏筆點染眼前的凄清寥落,由今感昔,又由昔慨今,錯綜交織悲欣難辨,對比之下不禁令人暗自驚心。聯想到詞人出仕后的身不由己以及屢遭挫折的悲寂難堪,可以認定此文是作者感傷身世之作:憶往昔春風過堂,對來時四顧茫茫。在時間與空間的兩相比照中,盛衰之感盡在句中了。  

 

    9、少游詞最深厚,最沈著。如“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思路幽絕,其妙令人不能思議。較“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云”之語,尤為入妙。世人動訾秦七,真所謂井蛙謗海也。 

 

    10、據報載,近幾年沙塵暴泛濫的時間已愈來愈提前,沙漠的最近點已距北京只剩l8公里。綠色在渴望著回歸,國人在呼喚著綠色。

    我國有十幾億人口,如果在每年春天一人栽下一棵樹苗,幾年過后,那將是多么壯觀的風景。

    讓我們立即行動起來吧,走向山崗,走向曠野,一人栽一棵苗,就會贏得滿目蒼翠。

    讓我們馬上行動起來吧,担起水桶,扛起鐵鍬,一人栽下一棵,苗就會換來天藍氣清。

    我相信,一人栽下一棵苗,將不再出現蘇軾筆下的"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人栽下一棵苗,定將是秦觀詞中的"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

 

    11、獨步在桃花盛開的山崗上,獨自領略那“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映淺紅”(杜甫《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的人間勝景,你努力的接近其中的一朵花,你看到她正在竊竊私語,你屏住呼吸,依然什么也聽不到,你不知道當年的詩圣杜甫聽到了沒有,但你分明感覺到杜甫在桃花的映襯下,一張飽經滄桑的臉上寫滿了笑容。在這“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秦觀《觀海潮》)的人間四月天里,任何一朵桃花都似乎離你很近,而它們距離你靈魂的距離卻極遠極遠。

 

    12、半簾清風滑過夢的裙衫,簌簌而過,疑有花落,從一場春夢中驚醒過來,起身推窗,卻碎了一地月光。
  俯身一朵朵拾起,捧在手心,穿成一串銀色的風鈴,掛在窗外,輕輕搖醒春天的眼睛。
  夜深,人靜,庭前花開,影橫窗瘦,又疑夢來,擬云成畫,拈花成詩,眠琴綠蔭,掬水弄弦,一曲《春曉吟》在空氣中裊裊飄蕩。
  春涼似水,月寒如冰,于是襲花為裳,踏葉為舟,在夢如流水的春波里搖曳,在情如浮云的浩淼里游弋。
  煎熬了一個冬天的等待,才等來了這花開的瞬間。在花的悠然開放里,謄寫春色于紙端,折成翩翩而舞的蝴蝶,飛在你的指間,于是重洋外,與君共賞一色春光。你腳下一棵棵青草,就是我蔓生的思念,你身旁一朵朵鮮花,就是我滋生的愛戀。于是,我把自己化成了春色,涂抹在你的心間,讓你的心跳一次,就暈染一遍,直至從你的血管滲透到你身體的每一個空間。
  琵琶弦上彈相思,鴛鴦緞上共枕眠,于是一些淚如雨,在這個春夜的寂寞里垂落,那些依春而開的花,就有了被親吻的印記。縱有一池春雨,卻獨自剪燭西窗。站不成春夜里的一棵樹,在隔水相望的這岸,瘦了眸子,肥了思念。一蓑煙雨,人海蒼茫,卻等不來一艘橫渡彼岸的船。
  那些花開花又落的聲音,如潮水漫過我的胸前,你淡若清輝的微笑,在潮起又潮落中隱隱而現,有風吹過,似你的手拂面,就是這樣的近,卻又那樣的遠。
  滿襟的花香,細碎的春紅,在潮濕的思念里流轉。一朵花落在你的枕邊,把我的相思揉進你的夢里,枝頭的新傷,曾是花開的痕跡。
  落花捧不回枝頭,有些愛再也無法收回。
  于是,獨坐窗前,聽一些花的開,聽一些花的落。任憑春色亂分于人家。

文 / zhn0926

   13、一夜東風,不經意間那低垂的柳絲竟然搖出茸芽來。看那三點兩點雨,但覺十枝五枝花。元宵節剛過,已是“啼鶯舞燕,小橋流水飛紅”,那淡黃的柳芽轉眼染成綠絲。我無心那櫻桃帶雨紅,卻留意這偷漏春光的柳絲。

    柳的分布甚廣。常見水濱湖畔,橋頭路旁。故有“花燃山色里,柳臥水聲多”、“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的名句。蘇軾在杭州為官時曾在西湖遍植柳樹而得以“蘇堤”的美稱。古人愛柳又何止蘇東坡一人?有典籍可考的還有柳溪、柳湖、柳亭、柳浪、柳溝、柳堤、柳衙和柳巷等等。看那早春“湖上新柳,遙遙欲喚人”,初夏“煙柳飛輕絮,風榆落小錢”,該是何等可人,依依離情。柳多以扦插繁殖,才有“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民諺。柳絮是柳樹帶翅的種子,借風力傳播繁衍后代,故有“他家本是無情物,一向南飛又北飛“的詩句。柳根系發達,適應性強,耐污染,放葉早,落葉遲,故有“知春早,感秋遲”之說。所以,不僅樓臺水榭公園花圃遍植柳樹,而且柳還受到現代都市的青睞而被選為綠化樹種。正因為柳有如此習性,它幾乎成了春的代名詞。

     柳姿纖纖,或婀娜嬌柔,或虬枝橫斜。當陽春三月,風和日麗,天水一色,燕舞鶯啼,想那溪邊柳絲裊裊,頻頻點水,劃成一泓漣漪。倚柳凝思,折柳制笛,吹奏出滿湖心曲。聽那風聲水聲和著心聲,看那柳影岸影和著人影,豈不是一幅青春的畫,一首愛情的詩。

    暖冬催春早,煙柳猶朦朦。柔風徐徐,“賣花担上,買的一枝春欲放”。春歸了,那豈止在黃鶯的喉頭,紫燕的雙翼。在草尖的露珠里,在搖曳的柳枝上......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