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

   [譯文]  桃花的花瓣上還含著昨夜的雨珠,雨后的柳樹碧綠一片,籠罩在早上的煙霧之中。

   [出典]  王維 《田園樂》其六

   注:

   1、 《田園樂》 王維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

     花落家僮未掃,鶯啼山客猶眠。

   2、注釋:

     宿(xiǔ)雨:夜雨;經夜的雨水。宿,夜晚。

     山客:隱居山莊的人。

    猶眠:還在睡覺。

     《田園樂》組詩共七首

     其一

  厭見千門萬戶,經過北里南鄰。官府鳴珂有底,崆峒散發何人。

  其二

  再見封侯萬戶,立談賜璧一雙。詎勝耦耕南畝,何如高臥東窗。

  其三

  采菱渡頭風急,策杖林西日斜。杏樹壇邊漁父,桃花源里人家。

  其四

  萋萋春草秋綠,落落長松夏寒。牛羊自歸村巷,童稚不識衣冠。

  其五

  山下孤煙遠村,天邊獨樹高原。一瓢顏回陋巷,五柳先生對門。

  其六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花落家僮未掃,鶯啼山客猶眠。

  其七

  酌酒會臨泉水,抱琴好倚長松。南園露葵朝折,東谷黃粱夜舂。

 

   3、譯文:

     桃花的花瓣上還含著昨夜的雨珠。雨后的柳樹碧綠一片,籠罩在早上的煙霧之中。 被雨打落得花瓣灑滿庭園 ,家童還未打掃。黃鶯啼鳴,山客還在酣睡。  

   4、王維生平見孰知不向邊庭苦,縱死猶聞俠骨香。 

 

 

   5、 這首詩描寫了春天夜雨過后,清晨美麗的景象,表達了詩人悠閑的心情。

  詩中的描寫繪形繪色,由景生情,詩中有畫。“桃紅”、“柳綠”、“花落”、“鶯啼”,詩人抓住了春天的特征,描畫出一幅柳暗花明、清新幽寂的春之圖。全詩對仗工整,音韻鏗鏘。王維對以動襯靜、靜中有動的藝術辯證法運用得可謂爐火純青。詩中那些發自“象外之趣”而又搖曳多姿的靜美之境,表現出了自然景物和田園生活中某種特別的情趣和意蘊。王維山水詩中的“動”,只是一種藝術手段,而描寫和表現大自然中田林山水的靜美境界,才是其山水詩中主旨所歸。作為藝術手段的動態性,其目的和作用就是為創造靜的意境服務,以造成某種特定的藝術效果。

   《田園樂》是由七首六言絕句構成的組詩,寫作者退居輞川別墅與大自然親近的樂趣,所以一題作“輞川六言”。這里選的是其中一首。詩中寫到春“眠”、“鶯啼”、“花落”、“宿雨”,容易令人想起孟浩然的五絕《春曉》。兩首詩寫的生活內容有那么多相類之處,而意境卻很不相同。彼此相較,最易見出王維此詩的兩個顯著特點。

  第一個特點是繪形繪色,詩中有畫。這并不等于說孟詩就無畫,只不過孟詩重在寫意,雖然也提到花鳥風雨,但并不細致描繪,它的境是讓讀者從詩意間接悟到的。王維此詩可完全不同,它不但有大的構圖,而且有具體鮮明的設色和細節描畫,使讀者先見畫,后會意。寫桃花、柳絲、鶯啼,捕捉住春天富于特征的景物,這里,桃、柳、鶯都是確指,比孟詩一般地提到花、鳥更具體,更容易喚起直觀印象。通過“宿雨”、“朝煙”來寫“夜來風雨”,也有同樣的藝術效果。在勾勒景物基礎上,進而有著色,“紅”、“綠”兩個顏色字的運用,使景物鮮明怡目。讀者眼前會展現一派柳暗花明的圖畫。“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加上“楊柳依依”,景物宜人。著色之后還有進一層渲染:深紅淺紅的花瓣上略帶隔夜的雨滴,色澤更柔和可愛,雨后空氣澄鮮,彌散著冉冉花香,使人心醉;碧綠的柳絲籠在一片若有若無的水煙中,更裊娜迷人。經過層層渲染、細致描繪,詩境自成一幅工筆重彩的圖畫;相比之下,孟詩則似不著色的寫意畫。一個妙在有色,一個妙在無色。孟詩從“春眠不覺曉”寫起,先見人,后入境。王詩正好相反,在入境后才見到人。因為有“宿雨”,所以有“花落”。花落就該打掃,然而“家童未掃”。未掃非不掃,乃是因為清晨人尚未起的緣故。這無人過問滿地落花的情景,不是別有一番清幽的意趣么。這正是王維所偏愛的境界。“未掃”二字有意無意得之,毫不著力,渾然無跡。末了寫到“鶯啼”,鶯啼卻不驚夢,山客猶自酣睡,這正是一幅“春眠不覺曉”的入神圖畫。但與孟詩又有微妙的差異,孟詩從“春眠不覺曉”寫起,其實人已醒了,所以有“處處聞啼鳥”的愉快和“花落知多少”的懸念,其意境可用“春意鬧”的“鬧”字概括。此詩最后才寫到春眠,人睡得酣恬安穩,于身外之境一無所知。花落鶯啼雖有動靜有聲響,只襯托得“山客”的居處與心境越見寧靜,所以其意境主在“靜”字上。王維之“樂”也就在這里。人們說他的詩有禪味,并沒有錯。崇尚靜寂的思想固有消極的一面,然而,王維詩難能可貴在它的靜境與寂滅到底有不同。他能通過動靜相成,寫出靜中的生趣,給人的感覺仍是清新明朗的美。唐詩有意境渾成的特點,但具體表現時仍有兩類,一種偏于意,讓人間接感到境,如孟詩《春曉》就是;另一種偏于境,讓人從境中悟到作者之意,如此詩就是。而由境生情,詩中有畫。是此詩最顯著優點。

  第二個特點是對仗工致,音韻鏗鏘。孟詩《春曉》是古體五言絕句,在格律和音律上都很自由。由于孟詩散行,意脈一貫,有行云流水之妙。此詩則另有一工,因屬近體六言絕句,格律極精嚴。從駢偶上看,不但“桃紅”與“柳綠”、“宿雨”與“朝煙”等實詞對仗工穩,連虛字的對仗也很經心。如“復”與“更”相對,在句中都有遞進詩意的作用;“未”與“猶”對,在句中都有轉折詩意的作用。“含”與“帶”兩個動詞在詞義上都有主動色彩,使客觀景物染上主觀色彩,十分生動。且對仗精工,看去一句一景,彼此卻又呼應聯絡,渾成一體。“桃紅”、“柳綠”,“宿雨”、“朝煙”,彼此相關,而“花落”句承“桃”而來,“鶯啼”句承“柳”而來,“家童未掃”與“山客猶眠”也都是呼應著的。這里表現出的是人工剪裁經營的藝術匠心,畫家構圖之完美。對仗之工加上音律之美,使詩句念來鏗鏘上口。中國古代詩歌以五、七言為主體,六言絕句在歷代并不發達,佳作尤少,王維的幾首可以算是鳳毛麟角了。

 

 

    6、這是唐朝王維的“田園樂”其六。(一作輞川六言)

   《田園樂》寫的是王維住在輞川別墅時,與大自然親近的樂趣。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

    鮮艶紅色的桃花瓣上,垂掛晶螢的雨珠,閃鑠無限的生命。涼透的晨氣中,醉人淡淡的花香。迷茫的朝霧;伴著翠綠楊柳輕舞 .
 
    “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

    片片落花紛紛滿地,說廝兒貪懶也罷;祗聞黃鶯吭聲高啼,如此良晨美景;天籟傳音;卻也吸引不了酣睡中人。

    原來此君早與大自然融合在一起,成了世外神仙!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一砂一極樂,一方一凈土,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靜。這一切都是一種心境。心若無物就可以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參透這些,一花一草便是整個世界,而整個世界也便空如花草。

 

 

   7、很喜歡王維的《田園樂》: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
                       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

    三月的桃花雨清洗萬里塵埃,天地一片澄明、清爽,片片桃花雨后嬌艷,水珠在淡淡紅潤中閃耀晶瑩,遠方的楊柳掩映在薄薄朝霧之中,空蒙而又青翠,幾只山鶯在樹間跳躍,相向和鳴。一方小院,一間草屋,一株花樹,一條幽徑,落花繽紛,濕紅遍地,清幽靜雅,寂然無聲。家童打著哈欠掀簾出屋,山客在臥榻上獨自高眠。

    好一副逍遙自在的春睡圖!

    雨后桃花,清亮鮮潤,楊柳青翠,生機盎然,這山客本該更衣洗漱,開門做事或上朝為官了,可他仍然以慵懶的姿勢高臥于草堂,即便是他的家童也本該“黎明即起,灑掃庭除”,卻也懶惰起來,主人猶此,仆何不悠然?

    喜歡這首詩,是因為喜歡這種生活境界,這里沒有消極懶散,有的卻是一種悠然閑適的恬淡。

    世事紛擾,營營茍茍,讓我們身心俱疲。多想在一幽靜南山,建一向陽茅舍,頭戴斗笠,手持鋤把,在陽光下揮汗如雨,累了,喝一壺濃茶,在樹陰下仰面躺下,看天上云卷云舒,聽山間風聲鳥鳴;或者手捧一卷詩書,席地而坐,伴蛙聲蟬鳴,神游天下古往今來,感受人間悲歡離合;或者一桌農家菜肴,幾個相臨好友,豪爽一醉,以盡余杯;或者一夜酣眠,任他雄雞長鳴,任他日升高竿……

     這,才是一種真正的生活啊!欣賞田園之樂趣,怡養自然之性情,有田可耕,有書可讀,有覺可睡,有夢可做,能活到如此超然俗外,也不枉這塵世一遭了。

    困了,累了,倦了,就睡吧,管他月朗風清,管他雨敲窗欞,管他市井熙熙,管他官場營營,只管一夢睡去! 在睡夢中丟掉世俗羈絆,抖去一身塵埃,徑直向美麗的桃花源飛去,那里有桃花,有綠水,有陽光,桃花灼灼,綠水湯湯,陽光燦爛而明亮!

 

 

    8、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
  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

  一場夜雨,桃花紛紛張開了或深或淡的小嘴;這群害羞的少女,每一瓣紅唇,都蘊藏著一個昨夜的故事,然后在陽光溫情脈脈的注視中輕輕打開。

  柳樹把一身新綠清洗得一塵不染,立在村邊靜靜地聽著,他也想打探桃花的秘密嗎?炊煙牽著晨霧,用柳枝的細線,織了一條薄薄的絲巾。是圍在柳樹的頭上,還是送給心中的新娘?

  花承不起多情的淚水,兀自落了,一地的傷心,鋪滿庭院。家童還縮在暖暖的被窩里,做著五彩繽紛的夢。他不知道,春天的翅膀,已在昨夜掠過了江南。

  幾聲悅耳的鶯吟,從屋后的林子婉轉飛過,又棲落在開啟的窗前。酣睡的詩人,懷抱古卷,花開花落的聲音,沒有敲醒書案上寂靜的詩句。

 

 

   9、王維送別,也一樣地担心來年春草再綠時,王孫歸不歸:“山中相送罷,日暮掩柴扉。春草明年綠,王孫歸不歸。”

  若說王維的青色里有幾分不是人間的仙氣,而他的綠,是人間,他身體的居處,所以,多得一些人氣的暖意,但亦是安靜的。他寫《萍池》:“春池深且廣,會待輕舟回。靡靡綠萍合,垂楊掃復開。”那綠萍隨著輕舟行過,蕩開又緩緩合上,那人間,竟恬淡如詩,也熱鬧成畫。

  王維的《田園樂》里的綠更是熱鬧:“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在這些詩里,讓人感覺到王維是紅塵俗世的人,好好地愛著眼里所遇見的一切,而眼里所見的顏色皆喜歡成詩了。

  所以他的綠是溫暖的,是人間的情的熱鬧之處,《輞川別業》里說:“不到東山向一年,歸來才及種春田。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優婁比丘經綸學,傴僂丈人鄉里賢。披衣倒屣且相見,相歡語笑衡門前。”

  也只有在綠里,王維亦才能這樣歡喜如凡人披衣倒屣且相見,相歡語笑衡門前。所以他的綠是人,青是僧,但皆由王維安靜的心看來,都讓人定心感悟。

 

 

    10、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

  一年柳色一年新,倚水的垂柳在春風款款,春雨如酥的滋潤下,展嫩葉、舒柳花。柳葉柳花的新綠在和煦春陽里,宛如小鵝身上的淺綠絨毛,簾纖細雨中,這萬縷千絲鵝黃柳又如漠漠輕煙,是動人的春色。垂絲終日招惹春風,似醉如舞,半拂石橋半水亭;拂水依人的姿態,最撩人春思。

  春寒著蕊的灼灼桃花消受了一宿冷雨,紅潤凝脂恣意開。桃須柳眼,山容水意,時有鳥雀相和鳴。偃仰水邊的緋桃含笑夕陽中,粼粼波光將天邊的醉色與桃枝交相輝映,更顯紅暈欲染,令人目酣神醉。

  秾艷的緋桃、淡紅的桃花占盡春光,嫣然百媚。碧桃是白色桃花,然亦非純白,花萼的綠色延介至花瓣,花瓣泛著如玉碧綠。西湖的孤山以賞梅著稱,除了梅花,也植碧桃,山色湖光盡收眼底的西泠印社,可遠望碧桃花開時“白云如水浸蓬萊”的清虛澹遠景致。

 

 

   11、滿坡千枝萬朵的桃花,宛若一片緋紅的云霞,點綴在山野坡地,鮮美的花瓣,帶著雨露,嬌嬈無比,減之一分顯白,增之一分顯紅,若出水芙蓉,似仙姝臨風;總之,開的恰到好處。用大詩人王維的“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形容正好。你看,粉紅嬌嫩的花含著宿露雨珠,爭相競放,雨后郊野的垂柳,婀娜多姿,隨風搖曳,都籠罩在淡淡的青煙中,真是美的極致!

    桃花是春天的信使,桃紅柳綠是春天的象征。難怪陶淵明寫《桃花源記》以寄托他美好的理想。

 

 

   12、時光回轉,來到了暮春時節的古長安。風吹柳絮,漫天飛舞,宛如雪花隨風飄落。有情人折枝依依話別,種種意蘊和絲絲別緒為古城增添了一處“灞柳風雪”的詩意景觀。這飛絮堆煙的柳(留)樹,曾令多少文人詩情勃發:戴叔倫留下了“搓金縷細,煙裊翠絲柔” 的詩句,王維曾高聲吟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的佳句,而李白、劉禹錫等也曾有纏綿的名篇妙詩句傳世。

    長治久安,古長安這塊物華天寶的福地,曾經有各種語言和膚色的各國使節、商賈游人在此暫留或長居,世界文化在這里碰撞、交流、融合……長安不僅曾是詩歌的海洋,還曾孕育過十余個朝代輝煌的文明,留下了中國歷史上最為輝煌的文化長卷。大雁塔下、慈恩寺里的青磚似乎還能憶起僧人玄奘譯經的身影,小雁塔薦福寺內的晨鐘曾敲醒盛世酣睡中的大唐子民。

 

 

   13、江南煙雨,煙雨江南,淡淡的水霧,朦朧的色彩,濕漉漉的江南煙雨輕如薄紗隨風起舞,變化無窮宛若傾城的美女,溫婉細膩,柔腸百轉。“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煙雨江南,江南煙雨,粉墻黛瓦,煙籠長堤,飄忽不定的山巒,如夢如幻的湖泊,水在山的豐滿中繾綣,山在水的嫵媚里雄奇。

 

 

   14、仲春,楊柳發芽抽絲,成了多情的報春使者。春風楊柳萬千條,漫游郊野,翠綠裊裊的柳枝兒隨風澹蕩。那輕盈婆娑的豐姿,展示著儀態萬千、欣欣向榮的青春氣息,把大千世界裝飾地嫵媚動人。楊柳—柔情的象征,多少文人墨客依楊柳為題,作詞作賦,留下多少佳句。“昔我往矣,楊柳依依”--《詩經》。王維的《田園樂》:“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詩中碧綠的柳枝在若有若無的水煙中,與春雨洗滌過粉紅色桃花相映成趣,構成了一幅陽春三月,生氣盎然的景象。“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唐朝詩人賀知章在《詠柳》詩中形象地刻畫出楊柳曼長的枝條,嫩綠的新葉,在春風吹拂中的迷人姿態。

 

 

   15、如今的田園生活既有“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王維詩句)景色,“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王維詩句),“白云回望和,清靄入看無”(王維詩句)的淳樸、寧靜,“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王維詩句)盎然詩意,又有“物欣欣而向榮,泉涓涓而始流”的蓬勃生氣,蘇軾曾說“江山如畫”,其實,田園亦如畫,山村田園就是一幅幅人文與自然契合完美的山水畫。只要我們能夠深入生活,“縱浪大化中”,去體驗和發現這些生活美、生態美以及人文精神美,就會發現如畫的田園,將是我們永不枯竭的創作源泉。

 

 

   16、現代生活的節奏,使我們逐漸遠離了大自然,就在我們想到老家的時候,這也許是人們的本能和天性吧,我們想回家看看,就有了強烈的回歸自然的熱望。我的老家汪仁鎮就是城鄉之間最理想的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坐車半個小時,只要花很短的時間就能由一座城市,忽然來到地地道道的鄉村,回到青山綠水之中,去尋回我們最初的童心。

    走在綠油油的小麥地里,走在金黃的油菜叢中,置身于山水田園的國畫里,我們才能夠找到審美的華年,我們才能獲得一種更為豐富的感受而情醉湖山。原來我們這一方農家山水,在唐詩中也能找到:“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

 

 

   17、都說春雨貴如油,今年的雨倒頗知時節。幾天里綿綿延延,乍一放晴,頓覺清新一片。細葉風裁,酥雨潤澤,錚錚然于旭陽中輕蕩。柳姿婀娜,已從嫩嫩的鵝黃轉為蔭蔭的一片,正是“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的美景。只是四月的桃紅已不復見,惟見指肚般的毛桃羞澀的隱于葉下,偷偷地露下臉。這樣的清晨,這樣的光景,深吸口氣,清鮮而透涼,愜意非常。

 

 

   18、美麗人生從讀書開始,無字之書也要讀。清人張潮在《幽夢影》中說了句極灑脫的話:文章乃案頭之山水,山水乃案頭之文章。這樣的胸襟,讓人仰止。“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蓋一間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讓人恨不得立刻動身如海德格爾那樣“詩意地棲居”,可是家室、金錢、時間等各種因素制約,現實中有幾人能想哪兒就上哪兒?我一生最愛峨嵋山,網上看了無數遍,至今無緣親見她那一山四季的獨特風光,但這并不妨礙我在平凡瑣碎的生活中詩意地生活。

  身邊自然也有風景。我家靠近故黃河,春天,水漲了,一句詩跟著涌過來——一江春水向東流;秋天,銀白沙鷗簇簇團團,不由自主就說“沙鷗翔集,錦鱗游泳”,不說不行,范仲淹催著呢!面對夕陽下的河水,除了“半江瑟瑟半江紅”,還能說什么?逢上煙雨迷蒙,當然是默念“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每天每天,眼中有詩,心中有詩,踩著自行車,仿佛腳下生風,滿心歡喜地上班下班。

 

 

 

    19、我們可以在桃花盛開的雨中地吟誦“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的幽靜,感受王維的閑適陶然;在精夜籠罩的寒天里,讀起“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的悲哀,體會司空矚的懷才不遇;在孤燈相伴的床前,品位“幾日寂寞傷酒后,一番蕭索禁煙中”的凄清,想象宴殊的悲觀絕望......
  
  暮色蒼蒼,起身凝視遠方蔥蒼茂密的樹,它們似乎都帶著凄清的秋色,沉浸在日落后蕭瑟里。一景一情,如此靜穆,祥和。歲月悠悠,物是人非,夕陽西下,一切無法從頭。忽見一鳥歸巢去,不免想起古人的感嘆。眼看天色漸黑,不如歸去……

 

 

 

    20、唯有一顆純粹安好的心,方可體味春的滋味。莫讓蜜蜂粉蝶紛擾了雙眼,熱烈的是它們,沉默奉獻的是鮮花。即使一夜風雨聲,那一地落花,滿徑殘紅的落寞那個知曉? 咀嚼沉寂的春季近似品茶,染著禪味,和著寧寂的心。便如王維“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消掉了言語的華噪。春日伊始,生命之初,發展無聲,生活回回本質,淡樸自然,不急不躁,淡泊安閑,好不蕭灑。 放一芥輕船,攜一壺薄酒,微醺便可,多一份隨便,心中有禪,無景無物不帶禪意。

*

2013-09-10 21: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1楼    2016年03月29日09點31分   |    佚名网友   
宿,读“sù”。隔夜的,隔年的:~雨(昨夜的雨)。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