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譯文]  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閣,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錦文書信靠誰投托。深思熟慮一下,只有莫,莫,莫!

    [出典]  南宋 陸游  《釵頭鳳》 

    注:

    1、《釵頭鳳》陸游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2、注釋:

   唐琬,原是陸游的妻子,后因陸母反對而分開。陸游獨游沈園,無意中遇到唐琬和丈夫趙士程,不由感慨萬分,寫下了著名的《釵頭鳳》一詞。唐琬看后,失聲痛哭,回家后也寫下了這一首《釵頭鳳》,不久就郁郁而終了。他們二人大概是“有緣無分”最典型的例子了。

  釵頭鳳:詞牌名,取自詩句“可憐孤似釵頭鳳”。

  紅酥手:一種類似面果子一樣的下酒菜。

  黃滕酒:又名黃封酒。因官酒以黃紙封口得名。

  離索:離群索居。

  浥:沾濕。鮫綃:神話中鮫人所織的紗絹。

  山盟:指盟約。古人盟約多指山河為誓。

  錦書:前秦竇滔妻蘇氏織錦文詩贈其夫,后人以錦書喻愛情書信。

 

  3、譯文1:

    你柔軟光滑細膩的手,捧出黃封的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墻里搖曳著綠柳。春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抑塞著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回顧起來都是錯,錯,錯!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閣,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錦文書信靠誰投托。深思熟慮一下,只有莫,莫,莫!

   譯文2

   品著紅酥手(一種點心),飲著黃藤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墻里搖曳著綠柳。東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都是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

    錯了!錯了!錯了!所有的一切都錯了!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了。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荒廢,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這份深情再也無法用書信來傳遞了。

    罷了!罷了!罷了!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

   譯文3:

    桌上擺著紅酥手,捧出黃封的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墻里搖曳著綠柳。春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抑塞著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回顧起來都是錯,錯,錯!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閣,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錦文書信靠誰投托。深思熟慮一下,只有莫,莫,莫! 

   譯文4:

   紅潤細膩的玉手,敬上一杯黃封美酒.滿城春色一片,宮墻禁錮著楊柳,東風脅迫,歡情短暫微薄,只留下滿腔愁恨,幾年孤獨離索.錯上更加錯!

   春光依然如舊,人兒日見消瘦,淚水將手帕浸透.桃花開又落,亭臺樓閣愈加寂寞.愛情的誓言如山河,傳遞書信卻無人可以拜托.莫說更莫說。 

 

  4、陸游生平見  自許封侯在萬里。有誰知,鬢雖殘,心未死。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蕩氣回腸的愛,至死不渝的情。因為自己的懦弱,明明相愛,卻不能相守;因為自己的多情,明明不能相守,卻又割舍不斷這縷縷情絲。緣已盡,情未了,背負著一世的情債,吞咽下自己釀制的苦酒,用盡一生去懺悔。

    一首凄楚哀婉的《釵頭鳳》撫不平陸游心頭的傷痛,但她成為千古愛情悲歌,縈繞在無數才子佳人的心頭。

    陸游(公元1125-1210年),字務觀,號放翁,浙江紹興人。陸游和表妹唐琬,青梅竹馬,情投意合,常在花前月下吟詩作對。公元1144年,兩人結了婚,此時陸游正準備赴臨安參加禮部會試,但他新婚燕爾,留連于兩人世界,根本無暇顧及功課。陸游的母親是一位威嚴的女性,她一心盼望陸游金榜題名,光宗耀祖,對唐琬大為不滿,責令她以丈夫的科舉前途為重,淡薄兒女之情。

    但陸游與唐琬情意纏綿,情況始終沒有絲毫的改觀,再加上唐琬不曾生育,陸母便逼著陸游將唐琬休掉。陸游一次次地向母親哀求,又一次次地抗爭,但母命難違,只能痛苦地和唐琬分手。此后不久,陸母為陸游另娶了王氏為妻,而唐琬也改嫁皇室貴族趙士程,一對恩愛夫妻就這樣被拆散。

    數年后的一個春天,陸游獨自到沈園游玩,無意間竟遇上也來游園的唐琬和趙士程。兩人雖然分別近十年,但一直思戀著對方。這次不期而遇,悲痛之情涌上心頭。滄海桑田,人事全非,一位是豐姿綽約的佳人,一位是多情善感的才子,竟相對無語。唐琬讓仆人送來一些酒菜后,與陸游依依惜別。

    陸游仰頭將酒一飲而盡,深情地望著唐琬款款而去的身影,兩行熱淚凄然而下,愛、恨、悔、怨一齊在心頭交集,刻骨的哀痛在胸口噴涌而出。他長嘆一聲,在沈園的墻壁上題下了這首字字血、聲聲淚的千古愛情絕唱--《釵頭鳳》,令無數有情人讀后黯然淚下。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莫,莫,莫!

    --《釵頭鳳》

    唐琬讀到這首詞后,悲痛欲絕,含淚和了一首哀婉凄楚的《釵頭鳳》: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晚風干,淚痕殘,欲傳心事,獨倚斜欄,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詢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寫下這首詞后不久,唐琬就因悲傷過度,郁郁而死。陸游得到消息后,痛不欲生。此后他雖然輾轉各地,奔走于抗金復國大業,但幾十年的風雨生涯,仍無法排遣心中的眷戀。沈園成了陸游對唐琬思念的承載,成了他夢魂縈繞之地,一有機會,陸游便會來到沈園,在題著《釵頭鳳》的殘壁前停駐,寫詩悼念唐琬。

    晚年,陸游歸隱紹興,住在沈園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勝情”。在唐琬逝去40年的紀念日,陸游再一次來到沈園,寫下《沈園》詩二首:“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臺。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在去世前一年,陸游在兒孫們的攙扶下,最后一次來到沈園,憑吊與唐琬的愛情,并留詩一首:“沈家園里花如錦,半是當年識放翁。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陸游的癡情,令后人唏噓不已。

    陸游的愛情生活很不幸,他的仕途也非常坎坷。陸游出生前,母親夢見了秦觀,就用秦少游的“游”做孩子的名,將“觀”放到孩子的字中,希望能將陸游培養成秦觀那樣才華橫溢的大文人。

 

    5、《釵頭鳳》詞調是根據五代無名氏《擷芳詞》改易而成。因《擷芳詞》中原有“都如夢,何曾共,可憐孤似釵頭鳳”之句,故取名《釵頭鳳》。陸游用“釵頭鳳”這一調名大約有兩方面的含意:一是指自與唐氏仳離之后“可憐孤似釵頭鳳”;二是指仳離之前的往事“都如夢”一樣地倏然而逝,未能共首偕老。因為這首詞是詠調名本義的本事詞,所以須首先交待一下詞中本事。

  一般的說法是:陸游初娶舅父唐閎之女,婚后夫妻相愛,而陸游的母親卻不喜歡自己的侄女,陸游迫于母命不得不與唐氏離異。離異后唐氏改嫁同郡宗子趙士程。在一次春游中陸游與唐氏及其后夫士程邂逅于紹興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唐氏得后夫同意,遣人送酒饌致意,陸游感于前事,遂題此詞于沈園壁上。以上情節來自宋周密《齊東野語》,查其中卻有失實之處。蓋唐閎為鴻臚少卿唐翊之子。陸游有舅父六人,但其中并無唐閎(詳見拙著《宋詞選語義通釋》附錄二《陸游<釵頭鳳>詞若干問題質疑》所引宋王珪《華陽集》卷三十七《唐質肅公介墓志銘》)。陸游與前妻唐氏自然也不是表兄妹。但據宋代諸家筆記所載,陸游與前妻唐氏在一次春游中于沈園相逢,晤談之后而作此詞這是可以相信的。

  這首詞分上下兩闋,上闋是男子口吻,自然是陸游在追敘今昔之異;昔日的歡情,有如強勁的東風把枝頭繁花一掃成空。別后數年心境索漠,滿懷愁緒未嘗稍釋,而此恨既已鑄成,事實已無可挽回。下闋改擬女子口吻,自然是寫唐氏泣訴別后相思之情:眼前風光依稀如舊,而人事已改。為思君消瘦憔悴,終日以淚洗面。任花開花落,已無意興再臨池閣之勝。當年山盟海誓都成空愿,雖欲托書通情,無奈礙于再嫁的處境,也只好猶夷而罷。此詞口吻之逼真,情感之摯婉,都不類擬想之作。如果沒有生活原型作為依據,只憑虛構是不會寫得如此真切感人的。以上談的是這首詞的總體印象,為了印證這一印象,還可以從語言意象入手做進一步的分析。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墻柳。”這三句撫今追昔,所表現的情感是極其豐富而又復雜的。“紅酥”言其細膩而紅潤。李清照《玉樓春》(紅梅)詞:“紅酥肯放瓊苞碎,探看南枝開遍末?”詞中以“紅酥”形容紅梅蓓蕾之色,是個令人陶醉的字眼兒。陸游用“紅酥”來形容膚色,其中便寓有愛憐之意。詞人為什么只寫手如紅酥?這是因為手最能表現出女性的儀態。如《古詩十九首》“纖纖濯素手”;蘇軾《賀新郎》“手弄生綃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都是借手來顯現人物的體態與儀表的例子。但在這首詞里,詞人不僅借對手的描寫來襯托唐氏儀容的婉麗,同時聯系下句“黃縢酒”來看,正是暗示唐氏捧酒相勸的殷勤之意。這一情境陡地喚起詞人無限的感慨與回憶:當年的沈園和禹跡寺,曾是這一對恩愛夫妻攜手游賞之地。曾幾何時鴛侶分散,愛妻易嫁已屬他人。滿城春色依舊,而人事全非。

   “宮墻柳”雖然是寫眼前的實景,但同時也暗含著可望而難近這一層意思。

   “東風惡,歡情薄”是借春風吹落繁花來比喻好景不常,歡情難再。“東風惡”的“惡”字多有人理解為惡毒之惡,這是不對的。由于對“惡”字語義的誤解,更將此句加以引伸,認為“東風惡”是陸游影射自己的母親太狠毒,拆散了兒子的美滿姻緣。這更是望文生義的無稽之談。為了糾正對此句的錯誤理解,在此不得不稍加辨證。蓋宋元時語中的“惡”字本為表示事物程度的中性“甚詞”,義同太、甚、極、深,并不含有貶義。如康與之《憶秦娥》詞:“春寂寞,長安古道東風惡。”意謂春光已去,而長安古道上的春風還在勁吹。周邦彥《瑞鶴仙》詞:“嘆西園,已是花深無地,東風何事又惡”。是說西園落花已經飄零滿地,東風又何必刮得如此之甚呢!元胡只從《快活三過朝天子》散曲:“柳絲舞困小蠻腰,顯得東風惡”。這是形容春風中楊柳不停地迎風飄舞,顯得東風甚猛;如果柳絲是小蠻(白居易有妾名小蠻,善舞)的腰肢,她必定感到十分困倦了。據此可知“東風惡”并非影射陸游的母親。至于這首詞在客觀上是否具有反封建的社會意義,這是另一回事,不應和詞的本文闡釋混為一談,否則將會曲解作品原意而厚誣古人之嫌了。

    辨證既明,那么“一懷愁緒”以下三句自然是緊承好景不常,歡情難再這一情感線索而來,是陸游在向前妻唐氏傾訴幾年來的愁苦與寂寞。

    最后結以“錯、錯、錯”三字,卻是一字一淚。但此錯既已鑄成,即便引咎自責也于事無補,只有含恨終身了。

  詞轉下闋,卻另起一意。這里是用代言體直擬唐氏口吻,哭訴別后終日相思的苦情:“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這三句詞因為是擬唐氏口吻,所以仍從往日同賞春光寫起,而絲毫沒有復沓之感,反而令人覺得更加凄楚哀怨,如聞泣聲,如見淚眼,人物音容,宛然在目。“春如舊”一句與前闋“滿城春色”相對應,既寫眼前春色,也是追憶往日的歡情,但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了。“人空瘦”,正是“為伊消得人憔悴”,一個“空”字,寫出了徒喚奈何的相思之情,雖然自知相思無用,消瘦無益,但情之所鐘卻不能自己。“淚痕紅浥鮫綃透”,正是數年來終日以淚洗面的真實寫照。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這四句寫出了改嫁后的無限幽怨:任它花開花落,園林清幽,但卻無心觀賞登臨。俞平伯《唐宋詞選釋》認為:“‘閑池閣’此指沈園近跡。”雖也可通,但不如解為趙氏園林為更近詞之本意。蓋從前闋“滿城春色”,后闋“春如舊”所寫景色來看,都不是暮春氣象。因此說“指沈園近跡”就與前文牴牾不通了。另據陳鵠《耆舊讀聞》說:趙士程“家有館園之勝”,可見這兩句指唐氏改嫁后不能忘情于前夫,趙家雖有園林池閣,卻因抑郁寡歡而從未登臨。

 

    下轉“山盟雖在,錦書難托。”用前秦蘇蕙織錦回文詩贈其丈夫故事,直將改嫁后終日所思和盤托出,補足上二句之意。結句“莫、莫、莫”三字為一疊句,低徊幽咽,肝腸欲斷,這是絕望無奈的嘆息,也是勸慰前夫,自怨命薄的最后決別。據說唐氏在沈園與前夫會晤之后,不久便抑郁而死。

  前人評論陸游《釵頭鳳》詞說“無一字不天成”。所謂“天成”是指自然流露毫不矯飾。陸游本人就說過:“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正因為詞人親身經歷了這千古傷心之事,所以才有這千古絕唱之詞。這段辛酸的往事,成為陸游終生的隱痛,直到晚年他還屢次來到沈園泫然憑吊這位人間知已,寫下了《沈園》諸詩。(李漢超)

 

   6、 毫無疑問,這首詞是宋代詞史上流傳最廣的愛情詞之一。與其他愛情相比有一個特殊之處,就是這首詞不僅僅抒發了愛情,還因為這首詞背后的凄美的愛情,正如唐詩中的“人面桃花”一樣,也許正是因為這種悲劇的美,才促就了這首詞的不朽的地位。

    四十年后,他站在沈園的橋上,看到那流淌的碧水,腦海里仍然浮現當年那絕美的身影。陸游老矣,但仍愿化作塵土,來憑吊當年與愛人共同度過難忘時光的遺蹤,并為之涕泗縱流。

   陸游85歲所作最后一首沈園詩,不久便與世長辭。                       

    沈家園里花如錦,半是當年識放翁;

   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

   情依舊,景依舊,人離去,園已空,夢斷香消四十年,一老人夕陽西下,回憶愛人,是何等凄婉的畫面,淚流、心碎……

    一曲悲情歌絕地,空留沈園話夢囈。

   人世的滄桑轉眼成了過往煙云,沈園里,兩闋詞被后人刻于一石碑上,黑的碑,白的字,緊緊相依,靜默無語。唯有我們深深的祈福:但愿人世間多美滿,有情人終成眷屬!

 

  7、翁美玲的愛情故事

    1982年,她23歲,失戀了。復活節前一天,她決定離開英國,回到自己的出生地香港,像許多覺得逃避即是遺忘的女孩一樣,她也選擇了這種方式。

   機緣巧合,她進入了娛樂圈,然后在第一部戲《十三妹》里,遇到了他。

    那時的湯鎮業,是無線五虎里最招人的翩翩佳公子,眼眉如畫,氣質高雅,身邊永遠花團錦簇。而他的目光卻越過她們,看到野丁香一樣爛漫的她。 
    但他的愛始終是惴惴的,她覺得自己不夠高不夠美,不夠去般配他。她的心,也是一朵低到塵埃里開出的花。 
    然后,她出人意料地大紅大紫。1983年,幾乎所有香港人家的電視機里,都是她嬌嗔可愛的身影。有人說:自她以后,世間再無黃蓉。 
    她忙碌起來,而他卻沉寂下去。 
    她卻很開心,因為可以有時間煲湯給她,可以幫她提沉甸甸的化妝箱,可以在NG的時候幫她設計表演……他不是事業心很重的男子,他不怕被叫做"阿翁的男朋友",他只害怕失去她。 
    她開始和不同的男子一起登上娛樂版。他似乎清楚,那不過是報紙周刊吸引讀者的把戲,但是,他還是忍不住要詰問。她那么愛他,所以,他的懷疑就變成了侮辱。 
    厭倦了爭執,他開始報復——他也和其他女孩傳緋聞,明火執仗,甚至默許記者拍下照片。 
    她的報復卻更決絕,她去了,在屋里的日歷牌上寫著:DARING LOVE YOU .字字泣血。 
    他終于知道她就是愛得這樣義無反顧,要在他的生命里,以退場做登臺,化無有為永恒。 
    在那個傾城出動的葬禮上,他將一枝紅玫瑰在她的鬢發旁,又拿一把梳子,細細地梳理她的頭發,再把梳子一折兩斷,一半放在她身邊,一半放進自己的口袋——這是他家鄉結發夫妻永別的禮節。花圈上的挽聯是:“親愛的美玲,我永遠深愛你。” 
    她一直沒告訴他,之前她去求簽,相士批給她的是8個字:“情海無舟,緣盡十八”。所以所以她選的那個日子,剛好是他們相識的第18個月的最后一天。她甚至不愿意等到他們的緣分真的終結再離開。
      這段愛情,到這里,并不是孤本。
      接下來的才是。
      她的死把他釘在了十字架上,所有人都恨他薄痛失美人。他曾是個很有前途的藝人,卻就此與星途無緣。 
    他肆無忌憚地糟蹋那樣美的一張臉,演爛泥樣的角色,頭發禿了,腰身粗了,臉蛋笑貌更易被視為神。而他活著的目的,則是要執拗地化成一座碑,供奉她祭祀她。風雨沙塵的侵蝕腐化,似乎都是他需要的。 
     他已經五十幾歲了,他還在說:如果可能,我愿意用生命換回她。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是的,這個愛情故事沒能完滿,但是,卻成了傳奇。

 

   8、一闕《釵頭鳳》,一首斷腸詞。曾經的愛戀,忘又不能忘,續又難再續,錯是錯了,如何?莫莫莫!

   東風沉醉的時節,天將暮,我又來到沈園。迎門那塊叫《斷云》的石頭不知道他們從哪里弄來的,渾圓而堅硬的一塊大石頭居然從中而斷,是人為還是天威?是石頭還是陸唐的愛情?斷開的不是云,是云中那段情,是云中那顆心!
    沈園一片春光蕩漾,桃紅柳綠春波翠,可是我還是覺察到一絲絲傷心的顏色,只不知在何處。信步行來,看不夠由人戀的花花草草,說不完隨人愿的生生死死,嘆不盡無人怨的酸酸楚楚。路邊看到一種沒見過的小花,嬌艷可人,是真真疼煞人的“小金鈴”。
    傷心處原來在那堵墻上,千千萬萬的人駐足于此,聽著導游叨嘮了千千萬萬遍的故事,可有人讀懂了字里行間的意味,可有人看懂了人生的無奈?痛在自己的身上叫痛,痛在別人的身上叫故事……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一如我的心情。
 

  

 

   9、 初覺得那是個溫柔的男人,是以為一首詞,釵頭鳳。
   第一次讀來帶了些溫暖纏綿的意味。
   原來,那個心高氣華憂國憂民半生羈旅一世滄桑的男人,也曾有過這樣傷痛的風花雪月
   初見,當是在某個光影稀聲的午后吧
   她必是對他笑過的,為那風中的清姿傲骨
   他必是對她笑過的,為那園中的跳脫雙腕
   初見,在沈園
   暖風醉人處,誰心猿意馬,于是,許下某一個眼神
   后來,他當真娶了她,她當真嫁了他
   當時纏作紅線千匝,她以為,那是一世剪不斷的緣,如今,又纏上了名為“分”的紅線,   他,也以為,千般如此
    他為她揭開喜帕,她為他醺紅雙頰
   他以為那是一場美麗的緣,姻緣
   再后來呢
   再后來,就有了一個千家難解的結
   他孝他的母,他愛他的妻
   只是,母不喜妻
   再后來啊,他終是從了他的母
   他全了他的孝,上了他的愛
   我不知,他是怎樣掙扎過,煎熬過
   亦如,我不知,她是否怨過,恨過,她是那樣的委曲求全,而他,終是棄了她
   此去經年,他悔過的吧,我偏執的相信著
   所以,容華謝后,重歸故里
   又別,還是在沈園
   在那個荒蕪的園子里,以劍代筆,書下他的年少輕狂,還有那點,不為人知的,柔軟纏綿
   我不知道,在彼方彼地,他帶著被肢解過的荒棄的心,想到過什么
   是畫舫上,那個女子如往昔般溫柔的容顏,是她身旁,那個一起分發的華服男子,還是她與他溫琴柔瑟般的美好 抑或是那些,他從未經過的極致的寵溺和溫暖,還是她的驚,她的淚,她淡淡的悲傷和幽怨,只一垂簾,卻是咫尺天涯
   我不知道,在彼時彼地,他是否還顧念著他的家國天下
  當是有的吧
  那個男人,已經逃不開他背負了那么多年的桎梏了
  所以,才更加可悲吧
  連一刻,他都不曾真正全部施予過那個女子
  他愛著的,痛著的,過往里的風花雪月
  她來過,她合過,她哭過,但終究,她走了
  只留下那半面紅墻,寥寥地,勾畫著一世流離事事休
  她已有了她的良人,她的夫
  他卻還在逆旅里漂泊經年。情,是逆旅。世,是逆旅。
  他帶著他的驚才絕艷,錚風傲骨,藏起他心底最深處的柔軟,那處已經鮮血淋漓,結痂之 時他又生生的把它撕開
  此時此地,那已化為最傷人的風花雪月
  佛家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求不得,怨憎會,五蘊盛。
  于是,他與她的便是一場劫,這場劫里,有個叫陸游的男人,負了,一個叫唐婉的女人。
  彼時恰年少,花開易老,彼時恰年少,執手輕笑。

 沈園

  10、初讀這兩首詞,僅只是感慨于陸游孤絕細膩的文筆和那種發自內心的情感表述。當自己嫁作他人婦,逐漸品味和閱歷了生活中許多的人情世故,對于陸游與唐婉間那段委惋凄絕的愛情故事也漸漸有所了解。才讀出了蘊藏于這兩首《釵頭鳳》深處的、那滴著淚水的情怨和無奈。

   時過八百五十多年,聆聽此曲,感受猶如身臨其境。品味著陸游與唐琬超群絕倫、千古遺恨的愛情故事,怎不讓人情動于衷?怎不讓人潸然淚下?兩首千古流韻的詞呀,就在我心底最柔軟最溫熱的地方柔柔地吟唱著。猶如我眼里的熱淚涌出,不可遏制,便在心間聚成一懷愁緒。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依稀間,似乎見到陸游急疾書畢,一擲柔毫,早已肝腸寸斷,泣不成聲。又依稀見到面壁吟詠的唐琬,那個才華卓絕、柔情似水的女詩人,亦是神情凄涼,淚流滿面。

時過八百五十多年,聆聽此曲,感受猶如身臨其境品味著陸游與唐琬超群絕倫、千古遺恨的愛情故事,怎不讓人情動于衷?怎不讓人潸然淚下?兩首千古流韻的詞呀,就在我心底最柔軟最溫熱的地方柔柔地吟唱著。猶如我眼里的熱淚涌出,不可遏制,便在心間聚成一懷愁緒。

 

    11、天各一方的我們痛苦的等待,翹首的期盼,離別的苦楚,思念的煎熬,完美的開始,殘缺的愛戀。

    殘缺的愛戀,殘缺的美麗。 月有陰晴圓缺,才能裝飾你的美夢;人有悲歡離合,才能演繹精彩的人生。 熱戀的我們,不經意間在意彼此,潛意識的占有對方,希望她他就是今生的唯一,盡管轟轟烈烈的愛情讓人感嘆、頌揚 。美妙、蕩漾的激情過后呢?

     風吹干流過的淚,留下殘垣的淚痕。時間帶走相擁的體溫,留下殘枕半榻。距離沖淡你的味道,留下殘缺的苦藥沁入心扉。 急促的呼吸漸漸平緩,起伏的心胸不會在泛起漣漪。 我們能堅持多久,能抵御時間空間的隔膜,能擊碎寂寞難耐的孤獨嗎?

    尋覓,尋覓,尋覓,承載殘缺愛戀的奇觀。 破碎的鏡子每片都擁有一輪滿滿驕陽,斷臂的維納斯征服世界,未完成的《紅樓夢》吸引古今研究者。雖然殘缺,但卻蘊含著燦爛的陽光、至純的美麗、深刻的思想。

    都說跨越時空的愛情是奇觀。是啊,跨越了時空的愛情才是奇觀。我的你,你的我,思念的心緊緊相隨,穿過春天又走過冬天。雖然不能彼此相依,依然相互擁抱相互取暖。 我們能否跨越?

    我用我的方式讓你記住了我,可是這樣的記憶,是不是最終只成回憶。 也許我錯了,現在的我不知道怎么面對你期待的目光。 對你的虧欠,生活的點滴。周末午后彼此相攙,漫步街頭,男孩子拎著采購的零食,女伴嘰嘰喳喳的敘述小小心事。。。普通情侶間如此簡單甜蜜的事情,我卻是那么奢侈的事情,無法做到。給不了你完整的呵護,時刻的體貼,殘缺的愛,對你太殘酷。

    你的淡出我能體諒,你的離去我能理解。 如果有一天你用眼淚告慰我們的愛情,用痛苦埋葬我們的過去。希望你不要恨我。在遙遠的那方,那個混蛋,承受著他應得的懲罚,良心的譴責。

    我不愿意承認但這是事實,愛是需要資格的。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你會幸福的。

     不要離你愛的人太遠,漫漫長路迷失了家的方向。不要離你愛的人太久,點滴時間消磨了家的溫暖。愛她就堅持留在她身邊。

 

   11、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也許前生,曾是你們發邊的一朵淡菊。而今世,如果可以,
    我想,輪回成你們眼中的遲蝶。有傾城的淚,換你一夜白頭,莫笑癡,看我翩躚。

   為你穿渡千年,羽化成你掌心的笙簫,西窗燭下,有你秋水盈盈漸漸淺笑。
    用一千年,輪回你的思念,就做她綸巾下的三千青絲。而我,終于低唱了你的《釵頭鳳》。

    問君何在,夜來風雨。飄魂處,尚有相思字。

    今世為她回眸一千次,讓她來世與我擦肩而過時,有歌輕輕唱。有語竊竊吟。

    也許下一次相逢之時,所有的誤會將盡然消失,我孤寂的心仍舊是一方凈土。

    歲月的河流,可以蕩滌一切污濁的東西,只有善良美好將永駐人間。

   逝去的時光,可以沖淡一切繁瑣的交往,只有生死情緣會銘刻于心。

    生命的每一次停頓,都是一次靈魂的洗禮。生活的每一次波折,
    都是一次生命的磨難。愛情的每一次相約,都是兩顆心一起升華。

 

    13、人生若只如初見,留下的只是那憂傷的美麗回憶。也許那天轉身而去,空留遠去的背影來訴說對昨日的依戀。也許,因為人生的誤會和得失,才能想起初見時的美麗。或者故地重游,突然發現多年未見的你,一下子就回到了初見的情景。曾經的初相遇,那是一種怎樣讓人難以忘懷的情懷呢?我想那又會成了陸放翁的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的地步吧。

今夜秋風微送,秋雨洗滌著孤獨的心靈。夜雨霖鈴終不怨,而家鄉飄飛的雪花讓多少塵封的往事都清晰地浮現心頭。人生一世不過如此,浮生如斯,悟有所感,景象全非,雖有萬言莫盡,所有痛楚,盡亦何益?花落水流,夫復何言,情生情死,乃情之至,等諸夢幻耳。

我記得有這樣一句話:有情不必終老,暗香浮動恰好,無情未必就是決絕,可心的冷顫還是勾起了那初見時彼此的微笑……

這算是一份遲到的相逢,可在今天看來只是一種永遠的痛,也是宿命的無奈。一種難以言說的痛,一種永遠無法痊愈的痛。曾經幾何相逢,幾度相守,你零亂的心早知今天的結局。人生如此,夫復何求;既然相逢,卻緣何還要等待?

曾一遍又一遍的仰天而問……這是為何?

你自此將從我的眼線中開始慢慢模糊……不在有初見的感覺。盡管我依舊是天涯的倦客,也不管多少個夜里曾把壺來借愁酒問明月……

十月天,匆匆一見,匆匆一別,從此在等待中徹底學會了珍重惜別。有如這穿越時空的人生若只如初見,于是在今夜里的酒影中我笑了……

再一次抬起頭,是呵,漂流太久了,人生流離,相遇只是內心空白世界的關注,何須還要有納蘭的人生若只如初見呢?雖說是一場美麗的邂逅,曾經激情的眼神,浪漫過的需求……這只是一場風花雪月的悲哀。

不是不相信你,也不是不信任你。愛情,信任,從來就不應該分開,今天真的也許在也沒有一絲言語的信任了。愛情是主觀上的,相守卻不得不考慮客觀原因,一旦脫離了現實,她終究只會變成一個美麗的傳說。就如你難以預測的明天,你那無法抗拒的命運,無法預知的期待。明白,命運或許只能是一種悲哀。王洛賓說的:等待,越等待越愛,或許在今天說來真的是太奢侈了。

當生活最本質的東東呈現出一種轉折時,你也許會覺得至少還有一個并不遙遠的夢,駐守在你向往中的心田。今夜,看到夜空中的那一抹云彩,將是我今生等待中的守候,可在佛前卻還是換不來一世的回眸。

今生,我們只能是在錯過相逢中詮釋了,在牽掛中默默回憶。于是,我終于有所感悟,然后,輕輕一笑,不在深懷什么了。

何如薄幸錦衣兒,比翼連枝當日愿。人生有若如初見的情感投入也許是不求回報的,所以也就注定是一份凄美。是的,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一看可知,愛靠近了就是無法逃避的驛站,那是身不由己,她只能讓人體無完膚。

有句話說的好,要像愛錢一樣喜歡情意,方能左右逢源。今夜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來表白內心的世界,滄桑的面孔再見依然。

泰戈爾說過: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人生不只是有若如初見的,但愿再次見到你的時候,你依然是那么的美麗如初。

我只想說,對愛,請用心來感受。


 

2013-09-10 2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