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譯文]只有迷夢中忘掉自身是羈旅之客,才能享受片時的娛歡。 

    [出典]  李煜   《浪淘沙》

     注:

     1、 《浪淘沙》       李煜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2、注釋:

  ①此詞原為唐教坊曲,又名《浪淘沙令》、《賣花聲》等。唐人多用七言絕句入曲,南唐李煜始演為長短句。雙調,五十四字(宋人有稍作增減者),平韻,此調又由柳永、周邦彥演為長調《浪淘沙漫》,是別格。

    ②潺潺:形容雨聲。
   ③闌珊:衰殘。一作“將闌”。 
   ④羅衾(音親):綢被子。不耐:受不了。一作“不暖”。 
   ⑤身是客:指被拘汴京,形同囚徒。 
   ⑥一晌(音賞):一會兒,片刻。貪歡:指貪戀夢境中的歡樂。 

 

    3、譯文:

    門簾外傳來雨聲潺潺,濃郁的春意又要凋殘。羅織的錦被受不住五更時的冷寒。只有迷夢中忘掉自身是羈旅之客,才能享受片時的娛歡。 

    獨自一人在暮色蒼茫時依靠畫欄,遙望遼闊無邊的舊日江山。離別它是容易的,再要見到它就很艱難。像流失的江水、凋落的紅花跟春天一起回去了,今昔對比,一是天上一是人間。 

   4、李煜生平見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和  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5、這首詞是李煜降宋后被擄到汴京軟禁時所作的,表達了對故國、家園和往日美好生活的無限追思,反映出詞人從一國之君淪為階下之囚的凄涼心境。

    上闋兩句采用了倒敘的手法。夢里暫時忘卻了俘虜的身份,貪戀著片刻的歡愉。但美夢易醒,簾外潺潺春雨、陣陣春寒驚醒了美夢,使詞人重又回到了真實人生的凄涼景況中來。夢里夢外的巨大反差其實也是今昔兩種生活的對比,是作為一國之君和階下之囚的對比。寫夢中之“歡”,誰知夢中越歡,夢醒越苦;不著悲、愁等字眼,但悲苦之情可以想見。李清照在《聲聲慢》中這樣寫“雨”:“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愁情畢現。“簾外雨潺潺”,這雨似乎更是詞人心間下起的淚雨;“春意闌珊”,春光無限好,可是已經衰殘了,就象美好的“往事”一去難返;“羅衾不耐五更寒”,禁不住的寒意,不僅來自自然界,更來自凄涼孤冷的內心世界。李煜《菩薩蠻》詞有句:“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所寫情事與此差同,但此處表達情感更顯委婉含蓄。

    “獨自暮憑欄,無限江山”,“莫”一作“暮”。“莫憑欄”是說不要憑欄,因為憑欄而望故國江山,會引起無限傷感,令人無以面對;“暮憑欄”意謂暮色蒼茫中憑欄遠眺,想起江山易主,無限往事,“暮”也暗指詞人人生之暮。兩說都可通。李商隱曾在《無題》詩中寫下“相見時難別亦難”,表達了人們普遍的情感。降宋后被擄到汴京,告別舊都金陵是多么難舍難離,《破陣子·四十年來家國》中“最是倉皇辭廟日”一句表達的正是這種情感。這里卻說“別時容易”,可見“容易”是為了突出一別之后再見之難;“見時難”似也包含著好景難再,韶華已逝的感慨。“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就象水自長流、花自飄落,春天自要歸去,人生的春天也已完結,一“去”字包含了多少留戀、惋惜、哀痛和滄桑。昔日人上君的地位和今日階下囚的遭遇就象一個天上、一個人間般遙不可及。“天上人間”暗指今昔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際遇。一說“天上人間”是個偏正短語,語出白居易《長恨歌》:“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意謂天上的人間,用在這里暗指自己來日無多,“天上人間”便是最后的歸宿。

    這首詞表達慘痛欲絕的國破家亡的情感,真可謂“語語沉痛,字字淚珠,以歌當哭,千古哀音”。這種真摯的情感源于后主的一片“赤子之心”(王國維語,《人間詞話》手稿之一○五),“真所謂以血書者也”( 王國維語,《人間詞話》手稿之一○七)。詞的格調悲壯,意境深遠,突破了花間詞派的風格,所以王國維評價:“詞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王國維語,《人間詞話》手稿之一○四)

 

   6、 這是李后主以歌當哭的絕筆詞。宋蔡絳《西清詩話》云:南唐李后主歸朝后,每懷江國,且念嬪妾散落,郁郁不自聊,嘗作長短句云:‘簾外雨潺潺’云云。含思凄婉,未幾下世。“真是亡國悲痛,千古遺恨,語意凄黯,聲調慘然。至今讀之,那如泣如訴的悲劇性敘述詩句,黯愴欲絕,還深深地打動人心,產生著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詞的上片寫夢醒后感情上的急劇波動;下片寫憑欄時對人生的留戀。上片前三句和后兩句是采用倒裝句法,為使夢中之歡和醒后之悲,兩者相反相成,互為映襯,從而造成心理時空上的轉換和交替。以實寫之現實愁苦來造成反差,引導出虛擬之夢境歡娛,以突出自己被俘之“客”身,竟要作“貪歡”之美夢的潛意識活動。夢是潛意識的心靈投影,夢是自由而模糊的感情聯想。詞中正是通過“夢里”的“貪歡”,把詞人內心深處雖然微弱但卻頑強、不甘心死亡的生存意志藝術地表現出來了。

    詩人不是直抒胸臆,而是融情于景。傷春曉凄涼,羅衾冰似鐵,聽春雨潺潺,春光遲暮盡,以襯托俘虜和帝王兩種人生選擇的天淵之別,及其內在轉化的人生悲劇。一個人只有在夢中忘掉自己俘虜的身份,才會有享受片刻歡樂的自由感。這中間包孕著多少人生喟嘆的痛苦心聲啊!郭麐所云:“綿邈飄忽之音,最為感人深至。”(《南唐二主詞匯筆》引)它中間蘊含多少春花秋月、鳳簫歌徹的甜美回憶啊!這兒現實與夢境之間所經歷的時空轉換,實質上也就是保留在詩人知覺中的眾多現象相互交織而發生的必然本質聯系的一種方式。然而,隨著這種假想的滿足而來的真實感受,卻是聽雨聲、傷春意、感寒重。“一晌貪歡”,不可得也。但是,人中我們仍然分明可以感受到詩人的主體意識的清醒、求索和冀盼。也就是自我價值的思考和呼喚。

    詞的下片,從“獨自暮憑欄”一句,引入江山故國之情思。“暮”,多本作“莫”。詩人提醒自己切莫獨自憑欄徒增感傷。但現據俞平伯《唐宋詞選釋》云:“下片從‘憑欄’生出,略點晚景,‘無限關山’以下,轉入沉思境界,作‘暮’字自好。今從《全唐詩》寫作‘暮’。”妙哉,斯言!暮色蒼茫,仿佛“無限關山”都披上了一層濃郁而感傷的暮藹色彩,顯得朦朧而模糊,閃爍著神秘和雋永的光澤,此情此景,誰能不感慨萬千呢?這兒的“無限關山”作為詩情常有的象征意蘊,是與“一晌貪歡”有著內在機制聯系,甚至可說,是為其提供了物質的、精神的基礎。詩人多少物質享受和人間歡樂都曾經發生在那一大片可愛的“無限關山”的江南故土上,這是其內心視覺正在不斷捕捉的系列動人景象,象彩色銀幕一樣絢麗繽紛。至此我們才會深深感到“別時容易見時難”一句,實在悲憤無比、沉郁之極。這決不是一般的“別易會難,古今所同”的輕微嘆息,而是對國破家亡一種極其委婉而凄慘的呻吟和呼喚。其中蘊含著絕望、訣別、留戀、希冀、緬懷、向往等等豐富的雜糅感情,一字一淚,一聲一泣,令人品味不盡,感慨難已。詞的結尾,更是把這種血淚寫成絕望之歌,推向感情的最高潮:“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這里以“流水”、“落花”、“春去”等自然規律的不可逆轉,來反復暗喻南唐的滅亡和歡樂的消逝。唐圭璋在《唐宋詞簡釋》中說:“流水盡矣,花落盡矣,春歸去矣,而人亦將亡矣。將四種之語,并合一處作結,肝腸斷絕,遺恨千古。”人的生命至此,如果還重視自我主體的價值和尊嚴,那么實在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天上人間”一聲呼喚,正透露了其內心世界生與死的矛盾情結,也就是一種絕望者的希望。其實,對死的恐懼也就是對人生的清醒認識。詞人是多么留戀這美好的人世間啊!但是,夢境中天堂般的帝王生活已永不復返了,現實中地獄般的俘虜生活又不愿再繼續下去,活下來已沒有必要了。死,就是一種優化的選擇了,就是人生最合情理的歸宿。從中我們不是分明感受到人的主體性的覺醒人類精神的一種超越和升華嗎?

 

    7、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錦瑟年華里,邂逅一場遇見。滿庭黃葉閉門時,夢縈窗臺,似昨夜笙歌。魂夢每相隨,往事已成空,恍如一夢中。翻轉流離,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從此只做夢,淡看落花流水中。

   夢里常醉,夢外飛花,一片片,一朵朵,飄成一個季節,灑作一種憂傷。回眸的時候,眼神凝著了深遂的語言,卻唯有心靈相通的人,方能讀懂……凝香翠幌一夜雪,醉情寂寥欲成霜。獨坐夜寒,尋一分相思,守一種心情。慢慢踱回往日的情愫,看著那已漸凋零的情感,化作一縷晚風,消失于我寂寥的世界……

 

   8、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對于人生這場夢,我們總以為自己有主動權,其實我們被動得很,我們不停的選擇,同時也被別人選擇,我們以為自己很自由,其實我們能做的事情很有限。可是,難道我們就放棄生命了嗎?人生得意須盡歡,人生不得意時更要盡歡,生命的旅途充滿了無常,明天還像今天一樣安靜嗎?盡歡,什么是歡呢?對自己忠誠,對朋友真誠,對親人赤誠,坦誠對待自己的生活,既使今晚睡下明天再也見不到太陽,又有什么遺憾呢?

 

   9、夜,雪花飄舞,室內是柔和的燈光,帶著剛剛從洗澡間出來的一縷淡淡清香飄飄然的走進臥室。 盡管“如此星辰非昨夜”我還是在守侯那份遙遠的溫情,會穿越時空來到我身邊然后可以擁抱我一起入眠,習慣就這樣被你寵愛著……

   花花世界鴛鴦蝴蝶,就在那個燈火闌珊夜,清楚的記得第一次相遇的偶然,那種相見恨晚的感慨,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在相遇的一剎那間,已經撮就了這份緣。 也許你就是三百年前待讀西窗的那個文弱書生,而我就是九曲回廊下那只等愛的狐貍,如果今世的輪回是必然的相逢,那么我感謝上蒼讓我們能夠相遇。 人若真能有轉世,世界若真有輪回,那么,吾愛,我們前生曾經是什么? 我若是江南采蓮的女子,你必然是我手皓腕下錯過的那一朵。你若曾經是那個逃學的頑童,我必然是你口袋中掉落的那顆嶄新的彈珠,在路旁的草叢里,目送你毫不知情的離去。 于是今生的相逢,總覺得有些前緣未盡,卻又很恍惚,無法仔細去分辨,無法一一向你說出口……

    夢境中,常依戀你的愛撫,我可以隔著時空去摸索你的靈魂,隱約地輕觸著同樣的柔軟脆弱,同樣的灼熱孤寂,同樣的多變無邊。 習慣讓你擁抱我赤裸靈魂,至疏至密地貼印著,使我的心底不斷地泛起絲絲柔情就那樣靜靜的享受著刻骨的愛戀,一刻就足夠印透歲月里的所有呼吸。 也許最美麗的時刻,重門卻已深鎖,但是芬芳的笑靨后,我如蓮的心事,只有你會懂,在桃花繽紛的春天,在夜涼如水的夏天,在紅葉飄舞的秋日,在雪花飛舞的冬季,只有你才讓我那樣無悔的想著……

   今夜,我又沉醉在纏綿的綺麗中,灼熱的心在翻滾,無法表達我難以言傳的喜悅喜歡這樣被你愛著,在落寞孤寂的時候,只要這樣想著你,思緒就不會空白。 有時會心血來潮的給你打個電話,傾聽你說話,包括你的呼吸,就那樣隔著天各一方,我慶幸我們的心還能貼的這么近,近的好象我們是同一體。 如果不曾相逢也許心緒永遠不會如此深重倘若真的失之交臂只怕一生也不得輕松一個眼神足以讓心海掠遇狂風一次速行更足以憔悴一顆贏弱的心每望一眼秋水微瀾便恨不得淚眼朦朧死 怎會不從容不迫愛 又怎能無動于衷彼此愛過一次 就是無憾的人生 就這樣想著你真好,我不知道永遠有多遠,至少現在可以想著你一天,一月,一年,或者十年 ,半輩子…………

   也許到最后也會“情到濃時情轉薄”但銘心的眷戀是水樣的輕柔與綿延,每一絲的思戀和熱望,我都會分格珍藏,美麗的邂逅在此生中也能值得回味咀嚼,你始終是生命中最舍不得的一頁。。。 手機的鈴聲帶我返回現實,我知道,你呼我了,收起思緒,去享受你的那份溫情,然后陪你一起入眠,“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10、 走了好久,也走的好累,秋天的桂花在冬天盛開了,回憶中,在冷風中瑟縮的凄涼的桂花們,沉沉地睡著,它的夢里是春天還是更凜冽的嚴寒呢?
    愛情象一個孤獨的旅者,在我窗口稍作停留,又匆匆地走了,春天卻依然賴著不走,帶來除了潮濕的寒氣,更沒有半分的驚喜,她呢?在這瀟瀟春雨的季節,在這離人懷念所有的時候,她呢?是伏在案頭,抑或象我一樣地用悲傷的心情去看待著快樂,醒來的時候,才知道夢里的一切是那樣的完美,不愿用醒來的清醒去取代那夢中的快樂的了。綿綿的雨,兩邊整齊的梧桐,在春雨中,靜靜地墜落的白色的花,長長的路。和那長長的路上兩條相依的身影。

 

   11、好風如扇雨如簾,盡云山煙水,柔情一縷,暗逐春風遠。梅花看不盡,好雨今又來。江南的雨晶亮而又多情,溫婉而又纏綿。這雨,一絲一絲,這雨,一滴一滴,這雨,連成了細線,這雨,編織成了畫卷,這雨,網住了萬般情思。在雨中,梅花悄悄的開了,羞澀的紅了臉龐,連心扉也醉的紅了;在雨中,梨花悄悄的開了,是那么的潔白,是那么的端莊,那么的典雅。

    這雨,洗盡了繁華后的落寞,洗盡了風塵后的霜寒,留下的全是精靈的魂魄。這絲絲細雨構成了天地間最高大最繁華最絕妙的豎琴。是誰在演奏著這恢弘清涼而又繁復纏綿的曲調?窗外誰在低訴?花下誰在徘徊?誰讓牧童遙指?誰使銀瓶乍破?窗內誰在卷簾,問綠肥紅瘦?誰對鏡貼花黃,嘆畫眉入時否?誰“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誰在唱“對瀟瀟暮雨撒江天”?幾人在雨中“長亭更短亭”?幾人在在雨中“東籬把酒黃昏后”?……

    雨,是江南的詩,雨,是江南的魂,雨,是江南的夢,雨,是江南的情,更是漢民族文化的魂。在漢字里,只要憑空寫一個“雨”字旁,美麗的霜雪云霞,駭人的雷電霹雹,就會點點滴滴,滂滂沱沱,淅淅瀝瀝,一切云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雨中站在江南的烏蓬舟上的,是位江南美麗的女子?還是漸入中年的船娘?此刻,站在船頭,手握長篙,或許還穿著蓑衣,戴著斗笠,從那滿岸的綠柳枝下,從那沾衣欲濕的杏花雨里,從那芳草萋萋的鸚鵡洲中,向我而來。一只長篙,穿入漣漪,向青草更深出漫溯,驚起一灘鷗鷺!

    掬捧這樹樹梅花,沉浸在這蒙蒙細雨中,我聽到了韶光涌動的聲音。那些漸漸噴薄的音節,一天一天強勁,蜿蜒在人們心頭。且不問是明月清風,或者春雨無邊春寒料峭,每一種場景,都會是人們心中最絢爛的畫面,可以收藏,可以累積,可以沉淀成一種往事。沒有春風化雨,就沒有萬紫千紅;沒有季節輪換,也不會有生命的消長,歲月的書本,只有翻去舊的一頁,才能閱讀到新的內容。不論是一種什么樣的情結,或者怎樣的心情,這梅花春雨,都是入得心靈的感受,越去品味,況味就越多,會有無數的生命力,萌發在江南這片新天地里。

 

2013-09-10 2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1楼    2015年12月15日23點48分   |    佚名網友   
詩詞是用國語讀唸的對嗎?我是香港人,見到註音和廣東音有分別,請問這個是台灣網嗎?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