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1)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1)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譯文]  三更的秋雨敲打著梧桐樹葉,葉葉聲聲訴說的都是別離。

[出典]  南宋  周紫芝  《鷓鴣天·一點殘紅欲盡時》

注:

1、  《鷓鴣天》  周紫芝

 

 一點殘紅欲盡時,乍涼秋氣滿屏幃。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調寶瑟,撥金猊,那時同唱鷓鴣詞。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
2、注釋:
  殘紅:此指將熄滅的燈焰。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化用唐溫庭筠《更漏子》詞意:“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直接寫雨聲,間接寫人愁。
  調:撫弄樂器。    
  寶瑟:一種精致的弦樂器。
  金猊(ní):一種銅鑄獸形香爐。這句指撥去爐中之香灰。
  鷓鴣詞:表達愛戀之意的歌曲。鷓鴣雙飛雙棲,故以之相喻。
  西樓:作者住處。
3、譯文1:
  忽明忽暗的殘燈快要燃盡時,乍涼秋氣滿屏幃。三更的秋雨敲打著梧桐樹葉,葉葉聲聲訴說的都是別離。
  想當年,她彈奏寶瑟,我撥動金猊香爐的沉香,我們同聲齊唱鷓鴣詞。如今我孤獨夜宿在風雨西樓,就是不聽悲歌也會漣漣淚垂。
 
  譯文2:
  孤燈昏暗將滅熄,屏幃難擋愁聽梧桐雨,聲聲哀怨苦別離。
  焚罷香爐彈琴瑟,凄聲同唱鷓鴣詞。孤臥西樓聽風雨,不聞離歌淚也流。
  譯文3:
  忽明忽暗,將要燃盡的一點殘燈。天氣剛剛轉涼,秋寒的意味充滿屏幃。已經到了半夜三更,外面正在下雨,梧桐葉片落下的水滴非常凄清。一葉葉、一聲聲,更增加我傷別的愁情。
  我回憶當時的情景,她挑撥彈奏著寶瑟,我去撥動金猊中的沉水香,那情味真是幸福溫馨。我們又同聲齊唱鷓鴣詞,歡歡樂樂繾綣情深。可是如今,獨在西樓聽著滿夜的風雨,即使不聽清歌也會落淚傷魂。
   4、周紫芝(1082-1155),南宋文學家。字少隱,號竹坡居士,宣城(今安徽宣州市)人。紹興進士。高宗紹興十五年,為禮、兵部架閣文字。高宗紹興十七年(1147)為右迪功郎敕令所刪定官。歷任樞密院編修官、右司員外郎。紹興二十一年(1151)出知興國軍(治今湖北陽新),后退隱廬山。交游的人物主要有李之儀、呂好問呂本中父子、葛立方以及秦檜等,曾向秦檜父子獻諛詩。約卒于紹興末年。著有《太倉稊米集》、《竹坡詩話》、《竹坡詞》。有子周疇。
  5、蘇東坡云: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可見離別總是人生難以避免的一件事。但是談到離別,莫不是一絲愁緒在眉間。柳永便指出,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人若越多情,便越是在離別之際難舍難分,也就越傷感。古人有云,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以前我認為,世間最痛的離別莫過于情人的離別。情人離別,最好是悄悄的離別,莫要等到“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那時的肝腸寸斷。現在看來,即使是平日里并不多話說的同窗,離別時的傷悲,也不會比情人的少。

  當我走在熟悉的校園里,身旁是熟悉的花草樹木。我曾在草地上坐過,跑過;曾撫摸柳樹的萬條垂下綠絲絳如同撫摸著少女的秀發。如今,每每抬眼望處,不日便是同這塊熟悉的熱土熟悉的人們離別,我禁不住傷感。那將是“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那樣的離別。有時,我不由得想象離別時會出現怎樣的情景?

  離別了,是意味著另外的一個開始。然而又有誰能禁得住眼中的淚?愛上一個人,從來都是沒有太多的理由的。許多的時候,我一個人靜靜的享受著自己安詳的生活,覺得平靜才是我的歸宿。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6、看著窗外又在淋漓的雨,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秋風秋雨斷人腸呵!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這雨雖不是下在三更也是引人愁楚滿懷呀!秋已盡冬又來,又是一年時光流逝,春會來,葉會綠,花會開,可是明年的我還會是今年的我嗎?嘆往事悠悠總是夢一場。


  雨為雪之歌,雪在雨中舞。


  一夜的北風呼嘯,冬的寒氣更加重了一層,早上推門一看,細雨已變為漫天飛舞的雪花。昨日還沉浸在秋雨綿綿的凄涼里,今早就被細小的雪花撲了個滿眼滿懷,忽然的想起了石頭記中鳳辣子說的一句詩詞,一夜北風緊,開門雪尚飄。雖然今日的雪小了那日許多,但是潔白微小的雪花也給我帶來了意外的驚喜,這是今年冬季的第一場雪呢,細小的,潔白的雪在空中盤旋著,飛舞著,落到了我的手上,身上,發上,我的心也跟著潔白的雪花飛旋起舞。如果說昨日的雨是秋末的最后一場離歌,那么今日的雪就是初冬的第一支艷舞了。


  凄厲的寒風讓更多的葉子離開了它依戀的樹,寒風呼嘯中,樹葉繞著雪花起舞,凄美中又加了些蒼涼的味道。一夜北風吹落了樹上殘余的葉片,凋零的葉子躺在濕濘的路面上,或散或疊,被車輪碾壓過得已經顯出泥土的灰色了,滿地的黃花堆積,真個是凄凄慘慘戚戚了。

  都說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那么葉子的一生則更令人欽佩,從春到夏,嫩芽轉為綠蔭,遮擋了炙熱的驕陽,呼出了二氧化碳,為了你我的生活更美好做著無私的奉獻。你記得枝頭上的那朵嬌艷,欣賞著花兒優雅的姿態,吸允著花兒清甜的芳香,可曾知道花朵下面的葉片付出了多少。你惆悵,你悲憤,惱人的西風掃盡了殘紅,凋零了嬌顏,你可想過落葉的歸去有誰憐?有誰惜?你可知葉子的飄落不是大樹的不惋惜,而是風兒的呼喚讓它放棄了依戀的家,它的犧牲只是為了來年樹木更加的葳蕤,花兒更加的鮮艷。

  別離了,葉子。別離了,我親愛的樹。葉子與樹似乎這樣在風中做著最后的告別。我會緊緊的擁抱著你,用我的身,我的心,為你取暖,為你滋養。風吹過,大樹一陣戰栗,此刻他才明白了葉子的心,才知道了不是葉子依戀他,而是他離不開葉子,可是,一切都晚了,此刻他只能等待明年的春天葉子再一次來到他的身邊,為他歌唱為他起舞,只是明日的葉子還是今日的葉子嗎?


  淚眼盈盈處,無語話離殤。


  秋是憂傷的,離別是痛苦的,分別是無奈的,如果能夠長久的在一起,又有誰愿意承受離別之苦,相思之痛呢,君可知執手相看淚眼,無語凝咽是怎樣的一種痛,縱有千言萬語又對誰說?百般風情又與誰舞?日久經年,楚天長闊,何時何處能再相見?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念有多久,思有多長,此情綿綿無時盡,若得盡時已成灰,灰飛煙滅之時可還會有淚莫?有思莫?離別太久,短暫的相聚,怎能化解心中這份沉沉的戀,相別之時的痛猶重相見之歡了。心中的依依不舍,眼中的迷迷之眷,手中的衣角牽牽,此情此景,怎叫人不憐,腸又怎能不斷呢!

  世間萬物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有聚有散,有散有聚,大自然遵循著一定的軌道,重復著它的足跡,完成一輪又一輪的更替交換。今日的離別只為了明日再次相見,如果沒有秋的離殤,你可有春的欣喜?沒有離別之苦,你可知相聚之甜?

  寒冬隱春意,冬來春不久。


  休息了幾日的太陽終于在第三日上崗了,露出了它那美麗可愛的笑臉,不知何時天空中已消失了燕子的蹤影,燕子應該早飛走了吧!冬天到了,還是南方較為適合它。寒冷的清晨,樹梢上傳來了麻雀的嘰喳聲,不知道沒了與燕為伴與燕爭吵的小麻雀會不會覺得孤單呢?現在的它應該想起燕子的好了吧!


  風止了,雨停了,雪化了,干凈的馬路上也沒了樹葉掉落的痕跡,猛烈的暴風掃凈了路面上的垃圾與落葉,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幾天前,只有寒冷的空氣提醒我冬天已經來了。穿上棉衣,踩上棉靴,在冬日的暖陽下,欣喜的看到路邊不知誰家的花圃里竟然開著一朵鮮紅的月季,深綠的葉片,襯托的花兒更紅更艷,躲過了雨的纏綿雪的凄寒依然在風中搖曳著,獨放著自己幽幽的美。


  短短的幾天秋已完成了和冬的轉換,秋是憂傷的,冬是療傷的,經過一個冬季的恢復,又會是生機盎然的春天,萬物復蘇,一個新的開始,新的歡喜,世事輪回,自有規律。

  生活在這個四季分明的小城鎮里,領略每個季節帶來的色彩和魅力,秋的蕭條奠基了春的生長,夏的多姿調和了冬的單一。春天綠的溫暖,夏日紅的火熱,秋天藍的清爽,冬日白的晶瑩,這多姿多彩的四季陶醉著我的靈魂,感動著我的身體,我深愛著這四季鮮活的土地。


  冬來了,春還會遠嗎?我期待!

  7、完美固然可喜,缺憾未必可悲。

  當一襲長衫的他坐在幽寂深院“把酒問青天”的時候,皎潔的月光正溫柔地撒向他剔透的杯盞。也許是滿腹心酸,滿腹惆悵,否則他也不會吟誦著“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的蒼涼詩句;抑或只是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茫然與迷惘,而盡抒胸中愁苦與煩悶。
  

   經歷人生變故、官場黑暗。他被一貶再貶,他一遷再遷。一個風流倜儻的詩人狼狽不堪。漂泊異地,在迷惘中尋找人生的坐標,幾經“料峭春寒”,總算是悟出了人生的哲理,智慧地應對生命的坎坷,欣喜地在微雨中輕吟“一蓑煙雨任平生”“也無風雨也無晴”。
  

  在官場中追名逐利、明爭暗斗,以致最后被人排擠,不得不說是蘇軾人生的一大缺憾,然而在缺憾中領悟到處世的哲理則使他的人格魅力更近于完美。
  

   曾經有人說過:“美之極則為丑,丑之極則為美。”美與丑在眾人看來是相互對立、水火不容的,然而事實并非如此,“美”與“丑”在一定的條件下是可以相互轉化的,即所謂的“物極必反”。當然,完美與缺憾也是可以相互轉化的。生活中,一些人過分的追求完美,常常錯過沿途的美麗風景,錯過了一縷縷繞指的芬芳,錯過了一個個值得珍惜的人,錯過了一段段值得回味的時光;過分的追求完美,甚至會鬧出東施效顰的笑話。缺憾也便越積越多。
  

   而缺憾轉化為完美的事例也數不勝數。如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雕塑珍品美神維納斯,看上去斷臂的她總是有點缺失,不夠完美,所以有許多的藝術家想使他復原,然而復原后的她更顯不出美。缺失的手臂,可以使人想象出無數種可能的手臂,各種姿態的手臂,讓人徜徉在美的想象中,一種虛空卻又殷實的美之中。斷臂是一種缺憾,但卻塑造了她的完美。因而缺憾也是一種美。
  

   如果將缺憾比作江南的雨,充滿了詩意,確實有“淡妝濃抹總相宜”的感覺。江南的雨最不解風情,所以才有了“綠肥紅瘦”的感嘆,才有了“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惆悵,才有了“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的哀傷。但江南的雨也最解風情,才有了“倚樓聽風雨,淡看江湖路”的淡然和豁然。江南的雨遠不止如此,憂傷中夾雜著喜悅,溫柔中不失傷感,缺憾中蘊含著完美。
  

   缺憾是完美的翅膀,若是失去了缺憾這對翅膀,完美是如何都不能飛向遠方的。

  8、一池碎萍,半湖殘荷,幾株梧桐,滿庭秋葉,秋雨柔柔密密打在上面,點點滴滴,嗚嗚咽咽,那心上,那眼中,便多了許多揮不去的愁緒。“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那是怎樣的一種哀傷?“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那是怎樣的一種惆悵?“已覺秋窗秋不盡,哪堪秋雨助凄涼”,那是怎樣的一種孤獨?“聲聲滴落聲聲淚,雨落心碎皆無聲”,那又是怎樣的一種痛楚?秋天的雨,纏綿著,傾訴著,交織了太多的悲歡離合,糾纏了太多的陰差陽錯,堆積了太重的愛恨情愁,承載了太長的千古歲月……

  秋天的感傷讓人很無奈,大自然的造化就是這樣。然而一句電視的廣告詞,卻讓我記憶深刻: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不在乎的是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風景和看風景的心情。于是明白了,傷感的不是季節,傷感的只是一種心境,言有心聲,境亦有情而生。原來發現傷感是一種情緒,而感傷卻是一種情節,原來我喜歡的只是一種情節而已,一種屬于秋天的情節。

  9、說到雨,心里總會醞釀出一種迷迷蒙蒙,點點滴滴,水落運河的跳躍感和空靈又連綿不斷的水滴感,灰色的運河,灰色的天空,灰色的橋梁,灰色的雨傘,再加上迷茫的腳步,迷茫的心情,迷茫的女人,一切都顯得特別低調,特別容易產生愁緒、詩意和思念。


  溫庭筠:“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李清照:“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周紫芝:“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雨,梧桐,黃昏,深夜,女人,愁,聯在一起,形成了細雨紛飛中思念的獨特情景。讀來意味綿長,神態安靜。又因為隔著雨紗,可以看到多年以前裊裊上升的離別,慢慢點點地醞釀開來,更神色迷漫,柔情種種,只怕下雨的時候,來得不夠長,不夠深,不夠把心底的意味,,變成煩悶,變成愁緒,變成空階滴到明的狀況;又如李清照詞: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的狀況,便十分盼望。


  但雨本來便是屬于女人,所以,雨珠下凡,又有梧桐兼細雨相伴,女人明白,她的愁便會象江淮上空東南雨帶位移,落下潺潺不斷的愁思。只在這個時候,不來也要來,要來也應來,沒有不夠長不夠深,因為沒有余地可退;或者她的愁更象心底蘊藏的失戀,纏纏綿綿,猶猶豫豫。心向往之,卻邁不了遲緩的腳步,失去之,卻又把愁的意蘊和失落,向更深處更深處邁著,直到心底的遺憾,象江南梅雨的雨,時而連綿不斷,時而欲下卻不下的狀態,怎么也忘不了斷不去。

  女人心底的情事,說到雨,便更是十分相象。雨落的時候,她們才會蘊蘊地在心底泛濫,包括初戀,失戀,懷戀,更有滿世界的惡毒語言,受到的排擠,買了一件不襯心的夏衣,孩子的入學與排名問題,老人的撫養,也會一并在心里泛起,然后,失落又失落,黑暗又黑暗,到后來,已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早晨或是黃昏,情景慘淡,素衣飄蕩,餓著肚子坐在窗前,守著不斷的雨聲和悱惻的雨霧,讓滿街的梧桐和滿天空的細雨,為自已的不順,不滿,沒有達到的意境,作一次深深的檢驗并埋葬。

  這雨和看雨守雨的女人,不知不覺合在一起,神態從安然、平靜、盼望到滿臉的愁態、苦難和欲說還休的神色,真正讓女人領略到情感的悲喜,是多么不可思議,因為是不知不覺來臨,不知不覺,把心底的事,倒出來。
 

 回過頭,其實也沒什么,只是一些情感小事,滿世界飛揚的塵埃,并沒有因為飄落到身上,而失去擾亂民心的舉止。只是一種泄郁。
 

 所以,雨止,女人便也沒有了心事。一切,又會變得很坦然。

  10、畢竟是十二月初了,既然冬已來臨了,草,終究要枯;葉,終究要落。不過,我并不關心梧桐的命運,因為我不是鳳凰;也沒有了“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的愁緒,因為我的神經已麻木得不再多愁善感。我也不關心“盡寒霜色流丹”的楓樹是否落葉,因為我已不再浪漫,沒有了紅葉題詩的情懷;我更沒有了“楓葉欲殘看愈好,梅花未動意先香”的詩情,因為喧囂的塵世已很難再覓到詩意。

  11、沒想到我會在異鄉聆聽今春的第一場雨。
  開春,我去了江南做事,每天從不知名的小河穿過,看到堤岸的垂柳抽出新芽,大街上女孩子的衣服也越穿越輕便越光鮮,空氣里飄蕩著春氣始蘇的氣息,不免感嘆江南春早。這幾天連續的暖陽,終于催生了今夜這場蕭疏春雨。
  夜雨驚夢,輾轉無眠,索性披衣起來,獨自去到陽臺上,隔著玻璃,隱約地可以聽見一種碎琉璃般的低語,亦真亦幻,迷失中,我似乎聞到故鄉泥土的香味,親切而又熟悉,于是慢慢融入雨境,心底一片恬靜。
  這樣的雨夜,聽雨的如果換做墨客仕女,也許會感嘆“雨落了,落了一地的詩,花散了,散了一地的詞”,可惜我只是個粗人,而且也不是落花時節。記得白天看上去,桃園的桃花還將粉紅隱于蕾中,興許明晨會含露綻放,但今夜,卻沒有“疏疏一簾雨,淡淡滿枝花”的清新與淡雅,也不必在“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的纏綿惆悵中徘徊。
  客居的地方沒有芭蕉,所以無法體會“耳邊聽雨蕭,碧紗窗外有芭蕉”的情懷,遠處高聳的鋼精水泥變成黯黑的影子,給我懷念故鄉的理由,于是我想起青磚碧瓦的老屋,和那屋檐上零落的綠藤,那綠藤上清亮亮透著光的水滴。也只在這些記憶里還有一些浪漫的情懷不曾殞滅,還有一些雅致的痕跡不曾淡漠。半生的光陰似乎全在雨水中洗滌過,變成指與指相碰的距離,一些落去了,一些泛白了,我卻無法把生命中的某些日子梳理成風景,懸掛在不屬于我的窗前。
  沒有想在聽雨時刻意撿拾和雨有關的詩句,做成珠簾鑲嵌在窗欞,但一些久違了的詩句還是一齊來拜訪我,讓我在文字和文字之間觸摸情感的溫度,那些冷與熱的躍動,那些喜與悲的掙扎,那些流光異彩的絢目,那些水流花落的靜謐,如涓涓之水入夢來,在清幽與悲愴中感懷典雅的柔情。“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的清寡,“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的愁苦,“耿耿殘燈背璧影,蕭蕭暗雨打窗聲”的凄婉,“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恬靜,“雨足桔槔聲暫歇,翠蛙瓜豆已成行”的生動,“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的素雅,“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的豪情……心在這些南來北往的雨水中穿行,情在這些殘章斷句的思緒里游弋。

 
 夜越發地深了,春雨悉悉索索,停停落落,漸漸感覺到了涼意。鉆進被窩,便感覺夜雨成為腳尖對著心尖的溫柔跳動,過去的詩句和現在的心情重疊著,讓我無法理清。忽然聽見隔壁房間傳來電視的聲音,依稀是一場賽事,才想起凌晨三點直播NBA火箭對湖人的比賽,幾個年輕人讓鬧鐘喚醒,開始為自己喜愛的球隊吶喊了。
  忽然心生感悟。逝水年華,如風疏雨驟,紅顏花容艷極而衰,繁華褪盡后,是豁然是通達,是生命質感中的磊落與清透,雨過天晴,久晴又雨,起起落落無絕期,自自然然無奈何,這就是時光就是日子就是生活啊……
  胡思亂想著,那些清麗的詞句在時空的隧道中如環珮玎珰,來來去去,讓我迷迷糊糊,終于變成夢囈。

  12、青青校樹,萋萋庭草,欣沾化雨如膏,筆硯相親,晨昏歡笑,奈何離別今朝。


  曾記否,你我共吟“賴明月曾知舊游處,好伴云來,還將夢去。”今,獨余我,化愁為詩“盡遲留,憑仗西風,吹干淚眼。”

  往昔猶在眼前,怎奈“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夜靜無人言語,我亦無語。明月當空,情似游絲,人如飛絮。風無情,怎奈人有情,月無意,怎奈人有意,愁愈濃。是時憶起周紫芝曾書一小令“雁過斜陽,草迷煙渚,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風起,淡似虛無,卻已激起心頭千層浪,眉緊鎖。猶記三年前之初識,你我恰似“眾里尋她”,終相交。三年,聽則長,過則短,別離終將至,你言“一字無題處,落葉都愁。”我語“向尋常,野橋流水,待招來,不是舊沙鷗。空懷感,有斜陽處,卻怕登樓。”

   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別是愁滋味,淚不知流。一盞孤燈,一處孤影,怎一個愁字了得?怨月恨花煩惱,不是不曾經著。者情味,望一成消減,新來還惡。

   樂起,心哀,樂落,已無思。只得吟以抒愁:“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

  13、秋涼新至,薄薄的窗簾還沒有脫下夏日的溫情,以至于在這乍冷時分,如驚悚的兔兒,顫抖不已。并不太厚的玻璃,無法隔絕窗外的音階,以至于點點滴滴,皆成相思的絮語,讓我無計可避,無處可逃。昏黃的燈與窗外深深的黑影成了鮮明的對照。此刻,雨打芭蕉的時分早已過去,也許只有那棵梧桐,還在風雨里執著。

 “一點殘燈欲盡時,乍涼秋氣滿屏幃。梧桐樹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周紫芝寫的好呀,梧桐樹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是的,這夜,這雨聲,這雨打梧桐葉混合的合奏,那一聲,那一葉,不是別離的傷痛,不是敲打心門的涼呢?

  茶,早已冰冷,芬芳屬于熱氣蒸騰的時刻。可是人已去,茶還有余溫嗎?就像我們的相逢,梧桐細雨,纏纏綿綿,說不盡,道不盡的溫柔。就連紅泥火爐蒸煮的清水,加上幾片廉價的茶沫,也倍感濃香。不是因茶,那是為你,有你的日子,永遠都是芬芳。可是你還是走了,走的竟是如此的蒼促,以至于我,都來不及與你說聲再見。難道,你真的變成了梧桐,用雨來傾訴你的別離,還是道著你的憂怨。

  “調寶瑟,撥金猊,那時同唱鷓鴣詞。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潤,我想你了,我真的真的想你了,在你那天的不辭而別后,我就很難能忍住不想你。寶瑟還在,香煙仍舊,我們相依而歌的日子,你還記得嗎?為什么小樓仍在,卻滿是風雨。為什么我們相依的無奈,卻變成今日的現實,讓我止不住時常淚下。“暗教愁損蘭成,可憐夜夜關情。只有一枝梧葉,不知多少秋聲”。明白嗎?潤。我的心中,只有你一枝梧葉,任秋聲無數,我卻是夜夜關情,為你,我愁損蘭成又何妨。

  梧桐細雨的日子,我們相逢,因為一陣細如牛毛的雨,讓我們同時選擇了公園門前的那棵梧桐,同時,也選擇了彼此的情感。雨很細,葉很密,早春的涼讓你在這樹下顫栗,知道嗎,那一刻,我多想用我寬闊的胸膛,帶給你男兒的溫暖,可是我不能,我不能。因為你是一個女孩,我是一個男人,也許,這僅是稱謂的不同,可是你不知道的,同樣的,那也就意味著責任的不同。

  笑,也許有著特殊的魅力,我相信,你就是在我的微笑中被我吸引的,盡管當時我的笑,更多的是因為你的狼狽。同時,我也看到了你眼中的挑釁,是的,是挑釁,一種不服的挑釁,因為我的笑,因為我的無忌。我不否認,我笑的更濃了,對于你無邪的挑釁,我已坦然的接受,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在我的微笑里融化的,因為我本無心。

  雨鎖住了時間,梧桐成了孤舟,都說,五百年才修得共船渡,那么,此刻風雨同舟的你我,難道真有前世的緣份。我讓開了,這應是一個男人應有的禮儀,我將自已的這塊背風的地兒讓了出來,迎雨擋住了這片唯一的干燥。也許,有些事真的不需要語言,因為我,已經看到了你眼中的感激。“謝謝你”,一句輕柔的謝意,讓我的風雨不再,讓我的心弦微動。

  沒有告別,也沒有惜依,就這樣,在雨停的片刻,我們各奔東西。如果生活是一池平湖,偶爾的漣漪,只是風雨過時的微波,轉眼又陷入于平靜。可是風雨還會再來,平湖還會是平湖嗎?

 14、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暗沉沉的天煙雨朦朧,纏綿的雨滴連著下了三天。街面積水橫流,遠遠望去漣漪無數,悶雷轟鳴如抱怨的羌笛,真就是破空而來,絕塵而去


   雨中的楊枝柳葉撒滿小徑,那株暗香涌動的刺玫也搖曳了一地的落紅。我久立窗前凝視這不想間歇的細雨,無奈的心緒又平添幾分悲怨。其實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很平常的事,但這惱人的雨聲讓人惆悵滿懷,很多舊日的迷離也在凄風苦雨中縈繞,揮之不去

  在這物欲橫流的時代,到處暗伏長槍短劍的殺機讓你防不勝防。那里還有閑情逸致去欣賞,真就辜負了曉風殘月的清幽。


   雨依舊在滴著,無奈的心是怎樣的苦澀?怎樣的哀怨?怎樣的欲說還休?這通篇的碎語閑言道不盡一腔的眷戀。如今只落得日長空寂寞,更深獨抱夜。想那花朵枯萎,楊柳凋零。兩行凄淚奪眶而出筆下的新奇靈秀也轉瞬無蹤......

   有誰知?天涯舊恨,獨自凄涼人不問。

  15、一葉知秋,形容的就是梧桐。被秋風斬斷的手掌,脈絡清晰,鋪滿了一整條小路,柔軟潮濕,沾染了秋游離在空氣中的苦澀悶滯干冷沉郁,被一角澄藍的天空打濕,墜落在庭院深鎖的角落,然后暗暗腐敗。


  梧桐秋雨,也從來也都是離愁客愁的最佳寫照。孤枕難眠,夜涼雨疏,卻像螞蟻蠶食著心口,分泌出點點滴滴的哀澀。凄婉柔和,幾多哀怨,幾多悲苦,“梧桐葉上三更雨,夜夜聲聲是別離”。


  飄忽的月光,稀疏的枝葉,可以有風,虛化了模糊了的影像,被溫柔的月光暈開,有些冷的秋風,拾起了一些落的葉子,弦月也很冰澈,于是月下的一棵樹更加寂寞,“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月色婆娑,細雨絮絮,更加寂寞。

  16、風雨蕭蕭,和著天籟的韻律,紛踏至來。千年沉積,順著記憶的潮水,逆流而上。于詩風雅韻中,低首揀拾那些雨水浸泡過的詩詞歌賦,懸掛在我的窗前,從此,即便在沒有雨季的日子里,依然可以偎窗聽雨。從“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中感知冷暖;在“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中體味愁緒;于“耿耿殘燈背璧影,蕭蕭暗雨打窗聲”中知會凄婉。一顆柔軟的心迷失在這潤物無聲的細雨中,所有回腸蕩氣的情感便壯烈成“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那些飄落在雨中的詩句,如夏花般絢爛,如秋水般靜美,任憑日子匆匆流逝,周遭雜亂無章,透過慌張與零亂,在紛紛揚揚的飄雨中翩躚成色彩斑斕的蝶,停駐在我夢的窗口,讓我一次又一次體會生命質感的豁達和淳厚。
  
  雨過天晴時,那些殘留在窗欞上的詩句,可是曾經聽雨的痕跡……

  17、雨季,又一次來臨,獨坐窗前,思緒萬千。

  雨,如天空的淚水,沾濕了她無際的臉龐,用自然憂郁的情緒觸動著人類敏感的心靈。在善感的情緒中尋覓著,人們便開始品味著雨,寄情于雨,鐘愛著雨。品味的是“一支梨花春帶雨”的嬌美,寄情的是“落花風雨更傷春”的幽怨,鐘愛的是“留得殘荷聽雨聲”的情懷。

  于是雨便承載著豐富的情感,賦予著不同的含蓄。
  雨,是憂愁的滋味,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雨,是離別的味道,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雨,是凄涼的韻味,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風雨助凄涼。
  雨,更是那孤獨的感覺,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古人把雨看作是傷感的象征,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把雨看成是悲壯的刻畫,怒發沖冠,憑闌處,瀟瀟雨歇。可惟有蘇軾卻一摒雨賦予人的惆悵,用豁達的態度來笑對風雨,“一蓑煙雨任平生”正是他一生際遇的寫照。在起伏不定的為官生涯中,他始終以波瀾不驚的平靜面對官場上的驚濤駭浪。

   是的,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人生有如海面上漂泊的一葉孤舟,免不了要經歷風風雨雨。人生的航行原本現實殘酷,沿途總要經歷波濤的洗禮,如官場上的失意,商場上的躊躇,事業上的挫折,生活上的坎坷,但只要能懷有這樣“任長空 云卷云舒”的平靜的心態,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坦蕩胸懷,那么人生之舟終將平穩駛向彼岸。
正如蘇軾那首詞的結尾:“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18、梧桐葉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誰又能阻止得了秋怨把落葉枯黃?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何必眷顧于一份殘幽。畢竟留不住,還隨秋風去,把凡是看的樂觀一點,這才是現在該有的心。待塌盡千苦,希望漫起,還看痛之樂。映眼簾,姹紫嫣紅,襲斑斕色彩。

   佛諺:“大其心客天下之物,虛其心納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空其心應天下之變。”

  年少多磨難,未償不是好事。為誰吃苦,為誰瘋狂?不做甚解。

  人生在世,體悟吃苦,得一禪趣,不亦樂乎!!

  19、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但離別總是暫時的,分久必合這是亙古不變。

2013-09-10 2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