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2)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2)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譯文]  三更的秋雨敲打著梧桐樹葉,葉葉聲聲訴說的都是別離。

[出典]  南宋  周紫芝  《鷓鴣天·一點殘紅欲盡時》

注:

1、  《鷓鴣天》  周紫芝

 

 一點殘紅欲盡時,乍涼秋氣滿屏幃。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調寶瑟,撥金猊,那時同唱鷓鴣詞。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
2、注釋:
  殘紅:此指將熄滅的燈焰。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化用唐溫庭筠《更漏子》詞意:“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直接寫雨聲,間接寫人愁。
  調:撫弄樂器。    
  寶瑟:一種精致的弦樂器。
  金猊(ní):一種銅鑄獸形香爐。這句指撥去爐中之香灰。
  鷓鴣詞:表達愛戀之意的歌曲。鷓鴣雙飛雙棲,故以之相喻。
  西樓:作者住處。
3、譯文1:
  忽明忽暗的殘燈快要燃盡時,乍涼秋氣滿屏幃。三更的秋雨敲打著梧桐樹葉,葉葉聲聲訴說的都是別離。
  想當年,她彈奏寶瑟,我撥動金猊香爐的沉香,我們同聲齊唱鷓鴣詞。如今我孤獨夜宿在風雨西樓,就是不聽悲歌也會漣漣淚垂。
 
  譯文2:
  孤燈昏暗將滅熄,屏幃難擋愁聽梧桐雨,聲聲哀怨苦別離。
  焚罷香爐彈琴瑟,凄聲同唱鷓鴣詞。孤臥西樓聽風雨,不聞離歌淚也流。
  譯文3:
  忽明忽暗,將要燃盡的一點殘燈。天氣剛剛轉涼,秋寒的意味充滿屏幃。已經到了半夜三更,外面正在下雨,梧桐葉片落下的水滴非常凄清。一葉葉、一聲聲,更增加我傷別的愁情。
  我回憶當時的情景,她挑撥彈奏著寶瑟,我去撥動金猊中的沉水香,那情味真是幸福溫馨。我們又同聲齊唱鷓鴣詞,歡歡樂樂繾綣情深。可是如今,獨在西樓聽著滿夜的風雨,即使不聽清歌也會落淚傷魂。
  4、周紫芝(1082-1155),南宋文學家。字少隱,號竹坡居士,宣城(今安徽宣州市)人。紹興進士。高宗紹興十五年,為禮、兵部架閣文字。高宗紹興十七年(1147)為右迪功郎敕令所刪定官。歷任樞密院編修官、右司員外郎。紹興二十一年(1151)出知興國軍(治今湖北陽新),后退隱廬山。交游的人物主要有李之儀、呂好問呂本中父子、葛立方以及秦檜等,曾向秦檜父子獻諛詩。約卒于紹興末年。著有《太倉稊米集》、《竹坡詩話》、《竹坡詞》。有子周疇。
  5、秋夜獨坐,殘燈欲滅,涼意滿屋,聽雨打梧桐,心境格外凄涼寂苦。回想當年擁香爐相對,聽佳人調瑟奏樂,相與“同唱《鷓鴣詞》”,舒暢歡樂。這一切又突出了眼前的孤獨與愁苦。詞以流暢平易的語言抒情,情真意切,委婉而扣人心弦。“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以如此平實懇切的敘述結尾,令人回味無窮。詞人聽歌要思念“淚垂”,聽“風雨”聲也要落淚,外界的所有景物牽動詞人的恐怕都是同一種情緒。詞人的深情,因此得以展現。
孫競稱周紫芝的竹坡詞“清麗婉曲”。這首《鷓鴣天》可以安得上這個評語。詞中以今昔對比、悲喜交雜、委婉曲折而又纏綿含蓄的手法寫雨夜懷人的別情。上片首兩句寫室內一燈熒熒,燈油將盡而燈光轉為暗紅,雖說是乍涼天氣未寒時,但那凄清的氣氛已充溢在畫屏幃幕之間。這里從詞人的視覺轉到身上的感覺,將夜深、燈暗而又清冷的秋夜景況渲染托出。

  “梧桐”二句,寫出詞人的聽覺,點出“三更秋雨”這個特定環境;此系化用溫庭筠《更漏子》下片詞意:“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溫詞直接寫雨聲,間接寫人,本詞亦復如此。這秋夜無寐所感受到的別離之悲,以雨滴梧桐的音響來暗示,能使人物在特定環境中的感受更富感染力量。所謂“葉葉聲聲是別離”,與歐陽修的“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玉樓春》)異曲同工,都是借情感對聲音的反應表達由此構成的心理影響。那“空階滴到明”和“葉葉聲聲是別離”,同樣都是為了更深入地刻繪出別離所帶來的悲苦心情。

   換頭“調寶瑟”三句展開回憶,猶記當年兩人相對而坐,伊人輕輕調弄弦索,自己則撥動著金猊爐中的香灰。兩人低聲唱起那首鷓鴣詞,樂聲悅耳,歌聲賞心;這恐怕是聚首期間最難忘的一幕了。聯系著這段美妙往事的紐帶是這支鷓鴣詞,仍然是音響,不過這是回憶中的歌聲和樂曲聲,并非現實中的秋雨聲。下片回憶中的歡樂之音與上片離別后的凄涼雨聲,構成昔歡今悲的鮮明對照,真是裊裊余音只能引起悠悠長恨了。

   結末“如今”兩句,是使詞意轉折而又深化的著力之筆。“如今”兩字,由“那時”折回眼前。那時同唱小調,如今卻獨居西樓,唯聞風聲蕭蕭,雨聲滴滴;“不聽清歌也淚垂”,以未定語氣呼應上片末句,顯示了詞人心頭的波濤起伏;自從別離以后,經常聞歌而引起懷人的傷感,記憶中的美妙歌聲無時不縈回耳際,而在今夜那風雨凄凄、“萬葉千聲皆是恨”的情況下,即使不聽清歌也就足以使人淚下而不能自止了。這里轉折詞意,也是為深化詞意,暗示出從曲終人不見、聞歌倍懷人到不聽清歌亦傷神的內心感情變化,以懸念方式道出對伊人的情之深,思之切。

   周紫芝在另一首《鷓鴣天》詞的小序里指出:“予少時酷喜小晏詞,故其所作,時有似其體制者。”我們可以拿晏幾道的《鷓鴣天》來作一比較:“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拚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馇照,猶恐相逢是夢中。”上片寫昔年相逢于豪筵之前,下片敘別后思念。末兩句先直說今夜重逢,本為久別再見,應該十分歡欣,只因以往失望次數太多,反而相對而不敢相信。一個“恐”字,轉折詞意,把驚喜懷疑的神情表現無遺,不僅道出相逢前相思之苦,而且通過疑真為夢,反映了目前的相逢之樂更是不同尋常。這種寫法是直說而仍有轉折,有感情起伏。

   兩者相比,本詞所采用的手法,如昔與今、喜與悲、正面說與反面說等等手法,做到委婉曲折而又含蓄深沉,確乎從小晏詞變化而來。特別是末尾兩句,以“如今”作為“昔與今、喜與悲”的轉折詞,以否定語氣點出別離之苦,再相見之難,較直說更易引人深思。
  6、金風細細,葉葉梧桐墜。秋葉飄落,一季,一季,絢爛凄美。

   云悠悠,風輕揉,紛飛的落葉別離愁。飄灑的眷戀無奈,凄涼瑣碎,終墜落成漫天漫地的凄嘆,抑或夢里的相聚,才能找到些許慰藉。

   掰落時間的外殼,駐足凝眸間,仿佛指尖撥弄琴弦翻飛的韻律。吻別樹梢的飄墜,幾許輕柔,幾許依戀,只為昨日的綠韻,經風歷雨,終逃不脫這場凄美的飄零、揪心的別離......

   抖落枝葉的離愁,夢若輕塵。曾用心點染的夏日,換來此季放逐的悲涼音符:秋蟬悲鳴,蟋蟀低喚,似在淚塑夏日永恒的記憶?

   記憶暈染夕陽紅,夢醉經年。歲月劃過額頭,灰暗的天空再也找不到對白的蒼涼.淺暮凝眉,紅塵阡陌,往事無數,小橋流水邊,誰在悄悄輕嘆,紅塵無奈,幾多愁?

  夜無眠,酒不澆愁。憔容難解,夢難尋。

  因了“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情結,才有“遠書歸夢兩悠悠”的期盼和守望;因“隔座送鉤春酒暖”的溫暖,才有“相見時難別亦難”的惆悵與無奈。因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有今生的相遇?因那一千年的等待,才有今世的相聚?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許我進駐心間,展一箋素紙,靜書流年暈染的愁顏。只是,在這空寂的素箋里,淚雨紛飛;在這飄零的季節,早已荒蕪了心田。然,君知曾憶赧顏相對時,欲言又止的憂傷?

   更深夜殘,雨灑落庭院,寒露漸冷,愁心漸濃,秋雨綿綿,一如愁思紛繁纏綿,夜漫漫怎不對境傷憐?哪忍心屈指計算回想從前。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一夜凄風苦雨伴著落葉紛飛,訴不盡,訴不盡千言萬語,誰人聆聽?

   看,滿眼孤單清冷,無法道出的千言萬語,隨夜靜逝。寂寞作伴的街燈搖影,斑駁了誰的心空?滔滔翻滾的紅塵煙靄,朦朧了誰的雙眸?

   一箋素紙,淺筆淡墨,凝成一紙悲傷,一紙思戀,一紙詩意繾綣。

  放下微冷的氣流,舞動筆尖,書落點點心語,誰能了解滿腹心事撞擊的蒼涼,折磨著我的憔悴?

  紅塵作伴,用心把你珍藏,無論歲月流轉,花開花落。
 7、“明月夜,秋風冷。今夜故人來不來?叫人立盡梧桐影。”月輪西掛,秋風送寒,清光如洗,銀河瀉影,在這樣的秋夜的冷寂里,我等待著你的到來,等待太久,思念已經漂染了清冷,陪伴我的只有月華滿地,似水柔情的幕布里那孤單的梧桐樹影。

   讀古詞的時候,不經意間發覺許多漲滿秋思的詞中都少不了以梧桐樹作為心緒的寄托。不知道為什么詞人偏愛梧桐樹,讓它承載著如許多深厚的情感?

  梧桐是無言的寂寞。“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梧桐樹挽住了清寒的秋意。

  梧桐是苦悶的離情。“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夜靜更深,涼氣正盛,秋雨亦來添涼,梧桐葉上的三更雨仿佛是專為別離的人設置,離情正苦,綿綿不盡,而雨滴桐葉的淅瀝,也在耳畔回響不絕。

   梧桐是辛酸的傷情。“枕邊何事最傷情?梧桐葉上,點點露珠零。”梧桐葉上的點點零露,分明是她枕上的盈盈珠淚。節物凋零,年華將逝,寒夜里,明月下的梧桐,更撩動起了無盡的傷情,深深的思念。

   梧桐是無奈的憂愁。“梧桐更兼風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一個“愁”字,情更切,意更深,欲說還休,紛亂的思緒已經傾瀉無遺,淋漓盡致了

   想來,梧桐枝葉扶疏,風聲颯颯,月影錯落,意境深幽,極易勾起飄零的心緒,傷感、懷舊、落寞,就如流水一樣緩緩地瀉過百感交集的心頭。當雨滴疾打在寬大的桐葉上時,激起無眠人側耳的傾聽,本就是愁苦的心啊,更哪堪風雨助人凄涼?梧桐沉默不語,立在靜夜,因了雨聲才顯出它的存在。靜默的梧桐,在風雨的夜里,陪著風雨中的人細數著滴雨的心事。

   梧桐影下,是顆顆飄零的心,“只有一葉梧桐,不知多少秋聲”,靜默的梧桐,承載著多少的人間悲情!

  8、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周紫芝)窗外的雨還是在下著,我也沒在聽歌,我知道聽著歌我會走神。`想一個人,會想起和他(她)的往事,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為什么梧桐葉上的雨聲都如此傷感?因為那時同唱鷓鴣詞。詞人的多愁善感在文字中已近極至。讀多了這些纏綿悱惻的詞句,難免生出點感想。

  9、梧桐雨是一種很特別的雨。它細微,故人無暇見,人擁抱著竹夫人一樣舒服清爽的夢,睡在秋的安枕,梧桐雨則獨自選擇在寂寞的秋夜,滴落,滴落,更漏一樣計算著時間,刻錄著人們睡過去的時光。它有無痛的寂寞,只是種躲開喧囂的安寧靜謐。梧桐雨宏大,故人無能見它的胸懷,做詩的騷人和愁苦的離人,在白天工作和黃昏嘆息的時候,在大雨傾盆和淫雨霏霏的時候,輕率地掃了梧桐一眼光便對著它自言自語: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難以捕捉的剎那,因其宏大而變得輕薄,因其深邃而變得沉重。梧桐雨閃爍著智慧,黑夜里的光芒掩蓋了古今愁苦的心情,詩文失色,詩人枯筆。
   
  梧桐雨靜悄悄地,披著黃昏,蓋著黑夜,戴著疑惑的星月,讀到了很多辛苦的字言字語,那一聲聲的嘆息,那顆孤獨徘徊的心靈,那對墻相吊的形體和倒影,那含淚的眼眸,那枯瘦或寒冷的詩人手臂,那些在風中和落紅中紛飛的詩箋,那秋水般清澈無比的等待,那焚完詩稿尚有余燼的火盆,云云,恐怕沒有一樣是它的內容,名字,卻被人使用了幾千年。

  10、人生如曲,或悲或喜,或憂或愁。

  我們彈奏著曲,臺下許多觀眾為我們喝彩、歡呼。時光荏苒,歲月的大道上人流川行不止,抑快抑慢。偶爾幾位匆匆過客被你奏的曲所吸引,放慢腳步,駐足聆聽。感受你的殤,共享你的樂……

  一曲演罷,聽客紛紛離席。江水依舊東流,峰巒疊起青山依舊。一切消失在這一刻,曲子停息了。愁離的回音幽蕩天際。風攜起的寂寥拂過碧波蕩漾的湖面釀作一縷哀怨注入心田。

  曲終人散空愁暮,招屈亭前水東注

  人影婆娑、歲月蹉跎。浮華的曲撩人心懸、撥人心弦。在臉上刻下一道滄桑,誰又知道那滄桑背后駭人的傷疤正不知不覺流著離愁的血。

  風往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國破家亡,愛夫撒寰。我的惆悵又怎比她的凄苦啊。我應該心存感激,至少你們陪過我,至少記憶有你們的影子,不會空白。

  無情的歲月,你敘寫了多少段可歌可泣的史詩。,吟唱了多少曲催人淚下的離歌。我只是歌中的一個音符,或許連音符都算不上。這該是我的悲還是我的喜呢?

  歲月彈奏滄桑,那音韻如萬賴的魔音。多少青絲暮成白雪,多少紅顏滿腹愁怨。那淡淡憂郁的曲調,如魔芋花的芬香,迷蒙了雙眼,背叛了內心。讓人分不清眼前的世界是真是假、是幻是實。

  我的曲還未停息。閑暇顧盼,卻不知何時你的身影已經不在。你連挽留的機會都不曾給我。多希望一切都是幻景,你在幻景之外凝視著我。

  請你告訴我是我的曲不夠動人,還是那遠方的音將你攜走。用你的青絲將你的答案系于那朵浮云繾綣我的柔情還予我。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雨未停、風已過。曲未終、人已散。

  11、徒步南京,感覺六朝故都多少樓臺風雨中的滄桑與凝重,是否會迸發晚唐高蟾的“世間無限丹青手,一片傷心畫不成”的傷感?斑駁的古城墻,猶如歷史的畫卷散落的遙遠記憶,是否會憶起韋莊的“江雨霏霏江草齊,六朝如夢鳥空啼。無情最是臺城柳,依舊煙籠十里堤”的凄涼?
  南京在我的印象中是靜默且寂寞的,如同路邊梧桐,張開向上的臂膀,極力托起一方茂密的綠,卻是“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江南于我,那是夢滋生的地方。蘇州的小橋流水,揚州的九曲回廊,西湖的瀲滟月色,太湖的浩瀚迷蕩,主宰我夢的去向。

   只因那里是你的江南,我的夢鄉。

   人生如一次旅行,每一站都有人擦肩,都有人漸行漸遠。而我們,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結緣。

  前世我定是那扇赭門緊閉半墻緬邈婉約的蔦蘿,巷子深處,粉墻斑駁,落葉紛飛的季節你翩然而過。密密集集的花語,星星點點的獵紅,只為還你一個駐足,一個回眸。

  漫長的光陰里暗藏著多少悲歡離合。我知道,世界上有多少種歡笑幸福,就有多少種悲傷痛苦。有多少行眼淚,就有多少種不同的疼痛。三毛說:“有多笑的人就有多愛哭,有多容易感染快樂的人就有多容易萌生悲傷”,我亦如是。陽光下我是一個多么明媚的女子。

   或許,在時光凝滯的院落,我注定只是一個傳說,纏纏繞繞,始終改變不了日落而謝的宿命結果。但我仍會在陽光最為毒辣的當午,迎著太陽燦然開放。為你,親愛的,一天就是一季,一季就是一輩子。

  12、想家,是因家里承載著兒時五彩繽紛的夢;想家,是因家里有親人的佇望與期盼。


    想家,總是在秋雨梧桐葉落時,正如南宋文學家周紫芝的《鷓鴣天》里描述的:“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想家,總是在城市的喧囂潮水般退去的時候,這個時候,你的心如同靜靜的水面般透明、脆弱,纖塵不染。想家的時候,總有一輪明月在心中升起。家是失意的時候可以給你希望的地方,疲憊的時候可以讓你放松的地方,痛苦的時候可以給你溫暖的地方,受傷的時候可以給你安慰的地方。不管你走多遠、走多久,魂牽夢繞的依然是家。原來家就在心底,一時也不曾離開過。

 
    每日里不停地穿梭在這個城市的街道,一顆心卻沉在家鄉的青山綠水中。家似乎很遠,家又似乎很近。夢里時常夢見家鄉的小院,夢見父親做的家鄉菜,夢見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其樂融融的樣子……


   今晚的月色很美,希望皎潔的月光能為我帶去遠在千里之外的祝福:爸媽,女兒愛你們!好好保重身體!
本篇文章來源于 www.sbkk8.cn[隨便看看吧--散文、詩歌、日志、影評、名著閱讀綜合性文學網站].源網址是:http://www.sbkk8.cn/zhuanti/sinian/78535.html

  13、早春里三月的雨,是那樣叫人驚喜著:春來了!可三月過后,就再也沒有見過雨的影子了。心頭不免有些惆悵和思念,甚或到了落寞和傷神的境地。

  我喜歡雨。喜歡在紛紛春雨中輕盈漫步,讓雨滴落在發梢、打在臉頰、掛在睫毛、吻著雙唇、潤著心房的愜意感覺;喜歡在詩意的春雨中,笑看桃花紅梨花白,你看那田間的禾苗,如“嗷嗷”待哺的嬰兒,使勁地鼓著雙頰,貪婪地吸吮著大地的春雨乳汁,你再傾聽:那燕子在枝頭軟語呢喃、卿卿我我;喜歡在“滴答”的春雨中,欣賞濕潤的雨絲織成的柔軟雨簾,那珍珠樣的雨滴落到地上,濺起水花朵朵,那淺淺的酒窩漾著淺淺的笑靨,多么迷人和心動啊!跳躍閃動的水花匯成涓涓小溪,清清澈澈,輕輕靈靈,一路歡歌,流過田野,淌過心扉,多么清爽和舒心啊!

  我喜歡雨。喜歡在潑潑辣辣的夏雨中,匆忙跑向小街一隅,站在商鋪門口,聆聽天空滾過“隆隆”雷聲,驚叫著耀眼的閃電如鞭子一樣抽打著黑壓壓的烏云,狂風挾著瓢潑大雨,夾著冰雹,夾著人們的驚恐,“噼噼啪啪”,擲地有聲,只需一眨眼的功夫,地上就如決堤的洪水,翻滾著、奔涌著。你看那街上的行人,叫著、喊著、跑著、惶恐者,如驚弓之鳥,霎時成了落湯雞。一輛輛小車鳴著喇叭,疾速飛過,濺起的無數水花又無情地濺灑在行人身上,他們來不及躲閃,來不及埋怨,都在倉促地尋找著能暫時棲身的一個角落。好像剛剛在那個角落站穩了腳跟,天空的烏云裹著雷聲跑向了遠方,太陽則朗朗地笑著,射出萬道霞光,淘氣地掛在藍藍的天際。人們唏噓著、埋怨著、數落著、嗔怪著,無奈地又上路了。
  

  我喜歡雨。喜歡在綿綿秋雨中放任自己無邊的思緒。在九月初九重陽節,盛一杯秋雨,采一朵菊花,泡一杯清茶,端給遠方的親人,喝盡一生的疲勞;盛一杯秋雨,浸一個蘋果,釀一杯紅酒,捧給遠方的親人,醉在我一生的祝福里。喜歡在纏綿的秋雨中,聆聽秋蟬的呢噥和落花的嘆息,聆聽“梧桐葉上三更雨,聲聲葉葉是別離”的悲愁;喜歡在冷清相思的秋雨中,煮一杯咖啡,燃一支蠟燭,獨坐窗前,輕抿著咖啡,縹緲的思緒隨著秋雨的飛揚,到海邊、到天際。
  

  我喜歡雨。喜歡冬日里漫天的雪花落在眼角唇間,化成雨點的冰涼,滋潤清爽著我枯燥寂寞的心房;喜歡在冬日的早晨,看玻璃窗上晶瑩美麗的冰菱花慢慢消融,化作雨滴緩緩滑下的優雅和恬淡;喜歡在大雪紛飛過后,在暖暖的午后,看屋檐下懸掛著的如棱錐似的冰柱,在太陽的照耀下,一點一點,“滴答滴答”,落在地面,落在心里。這時,我不竟又念想起了紛紛如絲的春雨。

  這四季的雨啊,就這樣載著人們的希望和思念輪回著,旋轉著……
  可如今,我喜歡的雨在哪兒呢?除了漫天的風沙、細細的塵土在飛揚,那醉我眼眸醉我心房的雨,在哪兒呢?
  昨晚窗外滾過雷聲,內心一陣喜悅,以為我喜歡的雨要來了。稀疏的雨點,似匆匆的過客,在我思念的窗欞上輕輕一扣,就風也似的走了。雨啊,你為何腳步如此匆忙?為何不留下你的親昵、你的溫柔呢?你可知我盼你已久,念你已久?
  我喜歡雨。我在佛前祈禱著雨的來臨,求佛讓雨霖降落到我的心田。

  14、獨自漫步于寂寥凄冷的雨夜。昏黃的街燈,柔和的細風,搖曳的樹影,瀟瀟秋夜,幾份凄迷?幾份感傷?遠處,年輕的男孩和女孩相擁在傘下,構成一幅唯美的圖畫,成為這雨夜中最獨特的一道風景……

  “似此卿影能有幾?為誰風露立中宵。”

   我仰望蒼穹,雨,絲絲柔柔,纏纏綿綿,飄飄灑灑,落在我憂傷的回憶里,落在我濃郁的思念中…… 微閉雙眸,感受你的氣息,穿越紅塵的曲徑,緩緩地飄來,落在我眉間心上……

   靜靜地佇立在茫茫的雨夜,眼前朦朧一片,是什么模糊了我的雙眼,是什么沾濕了我的衣襟?是雨,還是……

  風未止,雨未盡,這擾擾紅塵的雨聲,你可知否?

  誰知,這場秋雨,淋濕了我流逝的夢,潮濕了我這顆柔弱的心?

  誰知,這場秋雨,是我無語凝噎的相思淚,還是我剪不斷理還亂的離愁?

  雨,撩人愁緒的情絲……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瑟瑟秋風,瀟瀟秋雨,雨打花落,紅謝香散,捧一掬殘紅,折一枝楊柳,似我滿腹的憂愁,無奈的思念與傷感的別離……

  15、一花一世界。是的,美麗的梧桐花在思念她夢中的綠葉。那牽她萬般思緒的綠葉,那讓她寂寞憂郁讓她形孤影單的綠葉,何時才能悄然來臨呢?何時才能與她共享陽光雨露呢?這樣癡癡的等待,是冥冥之中千年前的盟約嗎?

  過些時候,當碩大的梧桐葉敞開他寬厚的胸懷,展開他有力的臂膀去擁抱梧桐花時,她還在嗎?她嬌羞的容顏,她溫情的芳心,她淡淡的香甜,早已隨著風兒落英繽紛去無蹤了。那么,他會傷心嗎?他會痛恨自己的愚鈍自己的迂腐自己的遲到嗎?他會抱著她留香的酮體內疚遺憾嗎?不過,他還是幸運的,至少,他還能聞到她的余香,還能感知到她苦苦的思念。而她,只能在夢中,在無盡的綿綿期待中香消玉勛,留下淡淡的清香,淡淡的思念。“一點殘紅欲盡時,乍涼秋氣滿屏幃。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是滿懷愁思的他在晚秋凄涼地哭訴她嗎?
  

  “淡淡相思都寫在臉上,層層離別背在肩上,淚水流過臉龐所有的話還是沒有講,看那青山蕩漾在水上,看那晚霞吻著夕陽,我用一生的愛去尋找那一個家,今夜你在何方?……玲玲少年在岸上守候一生的時光,為何沒能做個你盼望的新娘?”是啊,為什么,為什么沒能做個你夢中的新娘?這是梧桐花仙逝的最后一句話嗎?
  

   抬頭再望梧桐花,一抹痛楚,一抹思戀,一抹憂郁,淡淡地涌上心頭。淚水不覺間盈了雙眸。
  我不知道,在海的那邊,是否也有梧桐樹,是否也有相思的梧桐花開。但我知道,海風吹來的不是梧桐花的清香,而是海的苦澀和凄涼。
  

   梧桐花開,淡淡的紫色,淡淡的清香,淡淡的思念。

  16、如果你再也找不到我了,你肯定知道,在你空間里,在你的空間某一個角落里,肯定會有我的些許足跡,當你看到那些點點滴滴的情意,我相信,你的心依然溫暖,那些會陪你,一輩子。只要你不刪除,她就在那里,一直在。你聽“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天涯海角,你都在我的生命里停留過,已足以!

   如果你再也找不到我了,我相信,你也不會再找我,因為相遇是一種偶然,離別時一種必然。我會既然記得那個與你在相遇的路口美麗。”細數落花因坐久,緩尋芳草得歸遲。“在那個蘭花盛開的季節,聆聽了花開的聲音,感受了花落的聲響,于是釋然了一抹悠悠的情懷,紛飛了一襲淡淡的惆悵,遺忘,或許是一種美麗。離開,是一種抉擇。“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瀟瀟的秋雨紛飛,演繹一場凄美絕倫的盛典。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如果你再也找不到我了,你也不要嘆息,不要感慨,不要惋惜,不要無奈。網絡不是生活,猶如一個車站,在這個站臺上,我已經站立了六年的光景,親自迎接和送走了一批又一批上車和下車的人。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也許看多了離愁別緒,看多了多情與無情,看多了人來人往,看多了繁華與落寞。也許,離去的早該是我!“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無奈,萬般凄涼!在我生命中最美的時刻,誰記得我,誰又傷了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把那份真情給了我!

   如果你再也找不到我了,我知道你會想念我,會在驀然的某一時刻想起我,會在你寂寥時記起我,會在你痛苦時期待我,會在你流淚時恨我……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雨窗前。滿院落花簾不卷,幽幽芳草遠。這個世界的美麗,來源于相知相惜的剎那,還有那毅然決然的離去時定格的風景。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如果你再也找不到我了,我親愛的姐妹,情同手足的兄長,伴我朝夕知我懂我的知己,還有默默欣賞我喜歡的你,我都知道!其實你在我心里一樣的重要,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也許,離開以后,思念你的時候我會更多。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曾經攜手同行,已是很大緣分。


   如果你再也找不到我了,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了曉雨。昔我往矣,聚散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我深深知道,誰都不是誰的誰,你活著,我也活著,一路多珍重!

  17、從古自今,雨,似乎一直總是人們借以抒發內心各種情感的對象,而這種情感又多是憂傷感懷,“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不就說的是別離之后的滿懷愁思嗎?離人難寐,聽雨打梧桐之聲,一聲聲,一滴滴,叫人更有一番苦處在心頭。

  18、秋的味道愈來愈濃。一場纏綿的秋雨過后,天氣便涼了許多。窗外樹上的葉子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黃綠相間了,有的已枯竭了生命,飄落仙逝了。
  

   秋,自古以來在文人的筆下一直是傷感離愁的,尤其是那美麗冷清的秋月,更是“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的寄托。你聽:“梧桐樹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你再聽:“梅花雪,梨花月,總相思”。這些千百年來叫人傷感的詩句,無不把秋渲染得蕭條冷落,傷懷綿綿。
  

  我喜歡秋。喜歡它的成熟、穩重、嫵媚和大氣。也曾醉在古人傷感的秋懷里,聽秋風瑟瑟,沐秋雨綿綿,望秋月相思。也曾把心中的愛恨情愁遙遙相寄到遠方。總渴望時光能停留下匆忙的腳步,聽我細細地訴說,拭去心頭那一汪飛濺的淚花。
  

  美麗的秋,走過春的萌動,夏的熱烈,從孱孱弱弱的嫩綠到濃郁蒼翠的碧綠,從瘦瘦小小的纖細到漸豐漸滿的圓潤,這期間它經歷了多少坎坷和風雨,才積淀了如此的美麗和智慧。然而,秋風一過,葉兒乏黃,輕輕一搖,黃葉飄零。秋,就這么悄然逝去了。
  

  天空陰霾沉重,遠處的山近處的樹都沉浸在一片濃霧之中。漫步在枯黃的落葉之上,感受著歲月的匆匆和無情,感受著生命的輪回和延續,思緒在不覺間惆悵落寞……

  19、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但愿有來世,日日與君好。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我還在遠點始終很懷念,而你對我很不屑。其實很多東西都很簡單,只是你把它想復雜了。天氣涼了,我的心卻比天氣還要涼。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重要。如果你喜歡我我,我不喜歡的事,你最好不要做。人的生活中,總會有一些不順心。每天都會笑,是我真的開心,還是習慣。這個世界究竟有多現實,多么不公平。告訴自己,也告訴所有人。一個人也可以堅強也可以過得很好。

 20、中年是一種過渡,也是一個煙雨蒙蒙的時代。生命依然,但不再多夢,雖然有些事情再也無法或無力去探知,雖然有些道理不用再深入理解,雖然不管老人還是小孩都把中年人看得那么強壯,事實上,無論是身體還是感情,中年人最為脆弱。

  面對現實,人到中年,總能想起“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的凄婉之句,生命的秋色,總能把中年人帶入一種莫可名狀的憂傷之中。是的,這就是中年人,這就是生命的憂傷。

  生命就是這樣,當走到一定時期,就明白了生命之真,沒有了更多的超越,也沒有了更多的幻想,每個人變得越來越現實,真實地生活起來。

  我常常想,如果說青春歲月我是在夢里,那么如今的中年,我還是在夢里,雖然我的夢是那么真實,那么清醒,但我知道,我逃不過時光的迷幻。雖然不再有春夢的困惑,卻多了生命的憂患,雖然不再有相思的長情,卻多了對子女的担憂。雖然不再為明天祈禱,但多了不該有的惆悵。

  我常常想,許多年之后,春天來的時候,百花叢中,不再有屬于的的香味和繽紛,不再有屬于我的美麗和鮮艷。我的存在,像一個簡單的故事,但已經沒有人再提起。冥冥之中誰會與我有一樣的想法,雖然走在陽光中,卻擋不住留戀的低語,雖然伴隨著春天的腳步,卻像聽潮來潮去。很可惜,我不會凝成一尊傳說中的化石,我只能是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孤獨的流浪風景,那份最初和最晚的留戀,已淹沒在很深很深的歲月之河中,沒有停泊,也沒有了記憶,只有滄海桑田,像一首在無人的曠野中飄零的歌聲。

  生命是一份美好,每個人獨有的美好,可是我無法形容中年,因為走在柳暗花明中。雖然努力走完一生便是最有意義的事,但中年的努力卻是一種堅持與忍耐,是一種包容與回味,忍耐是靜默的忍耐,堅持是無奈的堅持,包容是理解的包容,回味是珍愛的回味。很難不想念走過的路,點滴或片段,哪怕支離破碎,憂傷或溫情,哪怕模糊縹緲。

  人到中年,心容易醉,酒不醉人人自醉,唯有醉意才能忘記憔悴,但無論如何也忘不了,歲月在悄悄地流逝。隨風了,過去的,現在的,都隨著季節的風散落天涯。

  幾乎來不及回憶,仿佛不曾當過兒童,幾乎未感覺到什么是年輕,就走在的老去的路上,不愿醒來的清醒,真的,是夢啊。天空還是那么藍,大地又是一片茸茸綠色,鳥兒的歌聲,還有那彩云,都是那么熟悉,就像熟悉我們熟悉的事情,可是怎么就失去了從前的快樂?

  我知道,我最珍惜的原來是最虛幻最孱弱的東西,它普通至極,它也寧靜,深遠。匆匆地來,也匆匆地去,在每一個中年人的身影之后,我看見那帶著溫情的光芒。

2013-09-10 2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