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譯文]  梧桐樹上飄下一片片走完生命歷程的黃葉,細雨一點一滴打在梧桐葉上,如同苦淚滴在心頭。

[出典]    李清照   《聲聲慢》

注:

1、《聲聲慢》 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2、注釋:

  尋尋覓覓:意謂想把失去的一切都找回來,表現非常空虛悵惘、迷茫失落的心態。

  凄凄慘慘戚戚:憂愁苦悶的樣子。

  乍暖還寒:忽暖忽寒,指秋天的天氣。

  息: 休養,調理。

  敵:對付,抵擋。

  極。表示程度極高。

  堪:可。

  怎生:怎么,怎樣。

  次第:情形,光景。

  怎一個愁字了得?一個“愁”字怎么能概括得盡呢?

3、譯文1:

 我苦苦地尋覓著,在這孤獨的世界中,滿心悲戚這將要轉暖的寒冷天氣,最令人難以休息。三兩杯淡酒怎么能抵擋得住這寒風?看到雁飛過,更讓我傷心,這大雁是以前的相識呀。

 曾經那么繁盛地開在枝頭的菊花,如今已憔悴不堪,誰還有興致把它摘來戴在頭上?守著窗戶,獨自一個人如何熬到天黑?梧桐樹上飄下一片片走完生命歷程的黃葉,細雨一點一滴打在梧桐葉上,如同苦淚滴在心頭。此情此影,哪是一個“愁”字概括得了的呀!

譯文2:

我到處尋找,尋到的只有冷清,十分凄慘。乍暖還寒的季節,最難忍受。兩杯淡酒,怎能壓住心頭的悲傷?大雁飛過,我正傷心,卻發現它正是我在故鄉認識的那只。

滿地黃花堆積著,十分憔悴,有誰忍心去摘?我守著窗,獨自一人,一個人怎么才能熬到天黑?細雨敲打著梧桐,此正是黃昏,一點一滴落著。這種場景,這種“愁”又怎是一句話能說得清的呢?

 譯文3:

 如同是丟了什么,我在苦苦尋覓。只見一切景物都冷冷清清,使我的心情更加愁苦悲戚。忽冷忽熱的氣候,最難保養身體。雖然喝了幾杯淡酒,也無法抵擋傍晚時秋風的寒氣。正在傷心的時候,又有一群大雁,向南飛去。那身影,那叫聲,卻是舊時的相識。

  滿地上落花堆積,菊花已經枯黃隕落,如今還有誰忍心去摘?守著窗戶獨坐,梧桐葉片落下的水滴,聲聲入耳,令人心碎,此情此景,又怎是一個愁字概括了得?

 譯文4:

 空空蕩蕩無主張,冷冷清清好凄涼,悲悲慘慘好心傷。一時覺暖一時覺涼,身子如何得休養?早起淡酒三杯,怎把寒風來抵擋?北雁南飛飛過樓,不認當年舊同鄉。

 菊花委地盡枯黃,人花共消瘦,有誰來憐賞?守著窗前挨時光,盼不到天黑好挹怏。聽見黃昏細雨打梧桐,點點滴滴淋透我心上。這一天樁樁件件怎么能一個愁字表明呢!

4、李清照生平可見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5這首詞寫于李清照生活的后期。一題作“秋情”,賦秋就是賦愁,但這里的愁已不是女詞人閨中生活的淡淡哀愁,詞人經歷了國家危亡,故鄉淪陷,丈夫病逝,金石書畫全部散失,自己流落在逃難的隊伍中,飽經離亂,所以這里的愁是深愁,濃愁,無盡的愁。

 詞一開頭就用了十四個疊字。“尋尋覓覓,”詞人好象有所尋求,但又不知道要尋求什么,這時她已經歷了國破、家亡、夫逝的沉重打擊,生活中美好的東西都已不存在了,事實上在現實生活中已經沒有什么可尋覓,也沒有什么需要尋覓的了,但詞人還是希望找點什么寄托自己空虛寂寞的情懷,支撐自己孤苦無助的人生,但尋覓的結果只能是“冷冷清清”,周圍的環境是一片凄清冷落,更讓人感到現實的孤苦無援。“凄凄慘慘戚戚”,寫詞人內心的凄涼、悲苦、慘戚的情緒。這三句都在表現女主人的愁苦無聊,寂寞哀傷,但各有側重,第一句寫神態,第二句寫環境,第三句寫心情,第二、三句又是第一句“尋尋覓覓”的結果,“冷冷清清,先感于外;凄凄慘慘戚戚,后感于心,進入愁境”(吳熊和《唐宋詞通論》)。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剛覺得有點兒暖和卻又變冷了,這是秋天的時令特征。“將息”,調養。人在天氣多變化時,是很難適應的,更何況是年歲已大,身體衰弱,又遭遇了如此不幸的人,就更是對天氣的變化特別敏感,更覺得難以將養適應了。


 為了適應這多變的秋天時節,詞人企圖以酒御寒,但“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酒是“三杯兩盞”,量少,又是“淡酒”,怎么能抵擋黃昏時的陣陣秋風呢?淡酒不敵風寒,飲酒也不能排遣憂愁。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雁飛過去,正令人傷心,原來雁是我過去見過的。這里我們可看到三層意思:(一)雁飛過去了,雁叫聲聲,凄厲難聞,正令人傷心,原來大雁是老相識了,觸動我內心的創傷已不止一次,現在又來觸動我,使我傷心難過。(二)古代有雁足傳書的傳說。雁以往是給我帶過信的,給我安慰,現在丈夫已逝,親戚離散,雁飛過去無信可帶,不能再給我安慰了,使我傷心。(三)作者的故鄉在北方,而此時作者淪落南方,秋天北雁南飛,引起了對故鄉的思念,所以使她傷心。雁在北方就相識,現在看到雁不是在故土,而是在異鄉,發出物是人非的感慨,寄托懷鄉之意。

  詞的下片承接上片。“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黃花”是指菊花,品種是黃色的。“堆積”,指花開之盛,可能是小菊花密密麻麻地開放,不是言落英滿地。“憔悴損”指人因傷心而消瘦。損,煞,是說憔悴得很。有人認為是黃花“憔悴損”,不妥,因為前面的“堆積”不作零落解,菊花是枯在枝頭的。“誰”,指自己。“堪”,能夠,經得起。菊花盛開,本要摘花插在瓶子里,可人已憔悴,如今還有什么心思和興趣去摘花呢?已經沒有賞花的心情了。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一個人坐在窗邊,象守著什么東西一樣,百無聊賴,希望天早一點黑下來,看不到窗外一切使人傷心的東西,但天偏偏與人作對,越等越覺得時間漫長,度日如年。


 寂寞難耐,好不容易等到黃昏,等來的卻是更令人傷心的東西:“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風吹梧桐葉,蕭蕭瑟瑟,本已悲涼,又加細雨滴到梧桐上,更助悲涼。溫庭筠《更漏子》“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李清照是位敏銳善感的詞人,雨打梧桐點點滴滴,好象敲擊著她破碎的心靈,使她悲傷至極。


 這種種情形不斷地折磨詞人,情何以堪?所以詞人最后沖口而出:“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這次第”是說這種種情形或這種種光景。這種種情況加在一起,怎么是一個“愁”字可以概括得了!“愁”說不清楚,用人間文字和語言概括不了,寫出了無盡的愁緒,傳達出種種難以言傳的哀痛。
這首詞是在國破家亡、流落異地時寫的,詞中訴說了詞人孤愁無助、生意蕭條的處境,寄托了極其深沉的家國之思,深深地打上了時代的烙印。


 詞的描寫純用賦體,寫了環境,寫了身世,寫了心情,并將這三者融為一體。詞中寫客觀環境的事物有:淡酒、晚風、飛雁、黃花、梧桐、細雨,這些景物都貫穿濃重的感情色彩,滲透著作者的主觀感受,創造了冷落、凄清、寂寞的意境。凄涼的景物一路寫下來越積越多,傷感越來越濃重,最后堆砌的愁苦迸涌而出。


 詞中用了九對疊字,疊字用得很自然,如大珠小珠落玉盤,前人稱贊她筆力很健。這些疊字用得自然妥帖,是經過作者錘煉而得的,使寂寞、悵惘、痛苦的感情通過這些疊字的渲染得以盡情的表現。


 詞的語言通俗平易,雖是尋常語,但富有表現力,表現了深刻的內容。《聲聲慢》詞調可押平聲韻,也可押入聲韻,詞人選用了入聲韻,能夠很好地表達憂郁的情懷,并多次運用雙聲字、舌音和齒音字,更加重了凄切悲苦的情調。

 此詞在今人王兆鵬、郁玉英、郭紅欣的著作《宋詞排行榜》排名第3名該排行榜以“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唱和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互聯網鏈接次數”五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排名第17名,歷代評點次數排名第2名、唱和次數排名第6名、當代研究文章篇數第5名、互聯網鏈接次數歷代評點次數排名第10名。

 6、時空流轉,積成一種過程。人類文明的枝干上,盛開著一朵奇異耀目的,流溢著異彩的鮮花——語言。語言是文明的沉淀,文明給予語言養分。語言是橋梁,連接著心靈的孤島。語言是陽光,融化了心靈的堅冰。語言是緩緩流轉的河流,貫通起溝通的海洋。

  文字是語言的實像。今人閱覽文字,就是傾聽著古人的語言。語言,溝通起古代的智慧,收取溝通;著古今,生生不息地傳承著文化。“北海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在那如夢似幻的物事中,領略到莊子的奇想與灑脫。“山不厭高,海不厭深”是那番豪言壯語,散發著曹操的雄心與氣魄。“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在那悲蒼傷憂的情景中,感受到杜甫的憂國患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是那感懷凄涼的小調,感染著李清照的落泊與寂寞。古人的一絲絲言語,隨著發黃的紙張流傳下來。鳥飛兔走,洗刷著過往的記憶。語言,卻留下來了,一如打磨不去的,是鉆石;如熔融不去的,是真金。溝通了歷史,穿越了時間

 7、當我退卻了所有的喧鬧和繁華,我依然安靜如水地獨守了這樣的一個角落,我的床頭上,我的書桌上,我的搖椅前,是我隨意丟落的一本《宋詞》、《唐詩》或一本《元曲》,翻閱了無數次了,書角已經開始微卷,封面已經開始泛黃,而我依然在可能的時間里,在時光倉促的縫隙里,一遍一遍地打開。
日復一日流轉的塵世里,我記起了憂郁凄涼的“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記起了豪放沉郁的“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記起了空虛悵惘、迷茫失落的“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記起了縱覽興亡、最苦人間的“望西都,意踟躕。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

 8、雨敲梧桐——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一顆小雨點,曾經在云的懷抱里舒服自在。云給了她溫厚的愛憐,一直相伴,雨以為人生就這樣簡單平淡的過完。終于有一天,一陣風把雨點吹落。離開云的懷抱,雨點飄搖下落。空中跌落的旅途,雨堅定的躲過了風的拂逆,茫茫的紅塵,雨心靜如水。

  下落的路程漫長無期,雨漸習慣了飄悠的日子。看身邊藍天白云,青山綠水,雨淡定從容。

  忽一日,雨點似乎感覺有東西承載住了自己。置身其上,雨點靜觀打量,一棵高大葉茂的梧桐樹在風中輕晃。羞澀的問好,雨答應了梧桐的邀請,在葉間安身立命。相伴的日子,輕語呢喃,梧桐高大細膩,枝枝葉葉間,雨點有了隨意滾動,撒嬌的空域。紫色的桐花開,雨點在蕊間品味了梧桐獨特的花香濃,嘗到醉人的甘甜。雨點以為一生的幸福就在枝間停留。

  轉眼秋風起,樹葉片片飄飛如蝶。雨點心疼的珍惜著每片葉子的離去,在枝間流連輕嘆,小心翼翼的選擇著適合自己駐腳的空間。葉片不肯停留,紛紛撲向大地,梧桐輕柔無奈的對雨點說,我心已死,我無力承載你的愛意,離開我,忘掉我吧!雨點搖頭,久已無人這樣對我,你對我的好,我忘不了。梧桐輕輕笑,傻瓜,你真傻。雨點心已堅決,我愿意傻,為你!雨執著的在枝間徘徊,哀求梧桐,不要讓我離開!梧桐溫柔的笑,卻是堅定的搖頭,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你應該有更好的歸宿。一個狂風的雷電夜,雨從梧桐身上絕望地跌落。

  從此,雨安身在梧桐旁邊的泥土里,日日仰望著梧桐,想著梧桐回心轉意。梧桐高大的身軀挺立,光禿禿的枝干直指蒼穹,傲然的額頭昂著,不肯再回頭。雨再無力抗爭,伏身在土壤里,悄悄的,悄悄的,把心思滲進梧桐腳下的泥土里。雨的淚流進心里,在寒風中,雨已化為一坨冰。

  雨不甘心,她悄悄的望著梧桐,盼望有一天,當太陽足夠溫暖的時候,她會隨著日光的升騰,再回到梧桐枝間,為梧桐滋潤干枯淡泊的心靈,幫助他再發出新的葉。

  雨把愛冰在心里,淡淡的,靜靜的,等待著……

9、還是那句“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于是數細雨,點點微涼。

 心情的色彩改變對外界景光的顏色,而世間萬物也影響心情的冷熱。我說憂郁的時候,不想看到這點點滴滴的細雨更增遐想;我說憂郁的時候,想聽細雨數微涼讓我有理由放肆的憂傷。我說歡暢的時候,不想看到這細雨連綿讓人徒增聯想;我說歡暢的時候,想沐浴細雨淋散喜悅帶予所有人。

 微涼,這是如此微妙的詞語。不冷不熱,這是秋的感情,這是秋給予我的溫暖。靜候深秋,我盼細雨,數這點滴,原來我也是心情如此平靜的女子,原來細雨是這般溫暖的心意撫慰我懼冷的心靈。

卷一簾細雨,想化身這珠簾隨風化為氣充盈萬物間。畫一幕細雨,即使不下細雨的深秋我亦能安然的觀賞。

這個季節的細雨,聲音如此柔綿,曲線如此模糊,融化了一季炎熱的汗水。數細雨,心里莫名的微涼,再沒有夏季的煩躁。

 這一筆我寫下的微涼,心里默想細雨,想要南國的深秋早點蒞臨。

 10、小時候,住在瓦屋下,每當下雨,便能聽到淅淅瀝瀝、凄凄然然的雨聲。長大了,住在鋼筋混凝土的森林中,聽不到雨聲凄然,似乎生活缺了不少的靈氣。缺了能讓人感動的至柔至弱的東西,心便開始在慢慢沙化。于是就懷念起那瓦屋的雨聲。
  
  雨是柔弱的,是世界上最輕靈的東西,敲不響那厚重的鋼筋水泥的樓房。而瓦屋則不同,雨滴在上面,叮叮當當的,發出悅耳的聲音。身在小屋的人也就有了在雨中親近自然的福氣。雨勢急驟,聲音就慷慨激越,如萬馬奔騰;雨勢減緩,聲音也弱下去,輕柔地沁入你的心,像暖春時節耳邊的輕風。瓦片似乎是專為雨設置的,它們盡職地演奏著,聽雨人心中便漫出不盡的情意。
  
  人們喜歡當心中充滿懷念與感喟時,一個人靜靜地坐下聽雨。垂老的志士有“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的抱負;遲暮的美人有“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的幽怨;相思的情人有“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的情懷;多情的詩人有“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的遐思。
  
  雨聲成了人們修飾感情、寄托心愿的使者。
  
  閑暇之中,有幸回到了自己曾經聽雨的地方。恰逢那天下小雨,又聽到這熟悉而又陌生的雨聲。迷蒙之中,雨聲里透出一種古怪的情調,是久未溝通的那種。它拒我于千里之外,向我表明它對我的陌生,然而我卻能從意識的最深處感受到它存在的氣息。我有一種從夢中猛醒的暢快和歷經迷茫后的滄桑感。
  
  哦,我在雨聲中相約的竟是已隔了時空的自我,它在講述我以前的一切。我彷徨了,我問自己,我是誰?還是從前的那個我嗎?
  
  有詞云:“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云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人生境遇不同,聽雨的感受也就各異。然而聽雨卻都是聽靈魂的對話,聽真情的奔瀉,聽年華的淙淙流淌。雨聲所敲打的,除去歲月的回響外,還有昔日難再的痛惜與欲語還休的惆悵。似乎只有在這瓦屋輕靈的雨聲中,心靈才得以喘息,生命才得以延續。
  
  雨聲依然在響,像我真實的心跳……

 11、最早知道梧桐,是兒時讀書時光。那種怦然,記憶猶新。“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那是怎樣哀惋凄迷的意境?纖弱的梧桐,細細的雨,飄飄灑灑纏纏繞繞,直把千年的心事淋成一闋婉約詞。

  梧桐是寂寞的象征。王昌齡在《長信秋詞》里寫到:“金井梧桐秋葉黃,珠簾不卷夜來霜。熏籠玉枕無顏色,臥聽南宮清漏長。”一群臉色蒼白的少女,被禁錮在凄涼寂寞的深宮里,形孤影單,臥聽宮漏,自由和青春是一場遙不可及的夢。梧桐,人們把你植下,便也把寂寞種下。你的葉脈里,涌動的,可是寂寞的血液?

  2005年的最后一天,陽光明媚,溫暖如春。我的內心陰霾密布。我看見梧桐落下一樹繁華,光禿禿的枝椏直指蒼天,像一個暗啞的問號。枯葉堆積有如墓冢。有風吹過,枯敗的葉子,卷起又落下。

  從夏的繁盛,到秋的枯黃,再到冬的蕭索,梧桐陪我走過2005年。我見證過梧桐肥碩的枝葉,青蔥逼人。夏天,攤開手掌,托一片闊大的葉片,讓人感嘆生命的豐盈和美好。秋風漸起,我注視著在秋風中沉思默想的梧桐,看著它們一天天成熟一天天深沉,落一葉而知秋,靜靜等待宣告生命秋天的那片葉子。它的遲遲未到,令我感慨梧桐生命的頑強。冬天,寒流之后,梧桐在一夜之間衰老,紛紛換上黃顏色的衣裳,在冷風中瑟瑟發抖;又在一夜之間,卸下華麗的外衣,光禿禿地直指藍天,直面生命的凄涼晚景。

  李清照在《憶秦娥》里寫到:“斷香殘香情懷惡,西風催襯梧桐落。梧桐落,又還秋色,又還寂寞。”梧桐,終其一生,不過是寂寞二字。

  梧桐的寂寞尚且有人知曉,人的寂寞呢?人心是一口深深的井。寂寞被層層包裹,何時浮出水面?也許,當梧桐褪盡所有葉片,人便會裸露出刻意隱藏的深深淺淺的落寞,將其置于太陽底下,翻曬。

  2005年的最后一天陽光燦爛,在這個陽光燦爛的清晨,我發現我家樓下的梧桐落下最后一片葉子,我終于寂寞了。

  無人可訴。

  滿眼碧意的梧桐,選擇了小區狹小的天空,注定了一生的寂寞。它們只有逼仄的天空。一旦招展的枝椏越出界限,便注定要被削砍。它們努力生長,貪婪地汲取,陽光,空氣,養分,探出長長的枝椏,把生命寫成翻飛的詩行。這些枝椏不斷侵襲房屋,不斷被裁被砍。不斷生長,不斷受挫。生命越是蓬勃,便越是累累傷痕。一切,只因錯誤地選擇了狹窄的生存空間。

  秋天以來,就一直在困惑,在反省,在做一個艱難的選擇。當初選擇了這塊貧瘠的土地,是不是錯了?也許骨子里,我是個不甘寂寞的人?樹沒有選擇的權利,而人有。在我可以選擇的時候,為什么沒能好好把握?人到中年,老天給我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只是這機會,這選擇,竟讓人如此沉重如此遲疑不決。

  繁華落盡的梧桐,孤獨蕭索地面向蒼穹,讓我看到將來的自己——許多年后,我不是像棵孤獨的樹,孤獨地在異鄉走完人生最后驛站?

  我不愿意。

 我將選擇離去。

  不管如何,那些閑散的日子,那些有詩有酒有花有月,飄散著淡淡音樂的日子,將離我遠去。我早已習慣并津津樂道的生活,就此畫上句號。或許未來的我,不再寂寞;或許,比梧桐還寂寞。

12、傾聽耳邊滴答滴答秋雨敲窗的聲音,由近及遠,回蕩開來,落在時間的河流里,顯得這般獨有韻味。透過雨簾,多少往事點點滴滴扎根于心底!秋雨聲聲,心緒會在沉浮里慢慢地變得淡然,滋生出些許寧靜,這份寧靜是靈魂孤獨后的釋放與寄托。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李義山的“留得殘荷聽雨聲”......都是從這秋雨秋風秋聲中走出來的,所以我說,這秋真的就是個思想者。

 13、雨天就喜歡守著窗臺看雨聽雨,雨襲臉頰,風動衣袂,雨落塵埃,玉珠飛濺,雨打花飛,落英繽紛;落雨沙沙,琴瑟悠揚,飄雨霏霏,靈空無我,飛雨纏纏,幻夢遐想。看著雨,聽著雨,盡情地遐想,忘情地欣賞。憧憬一些很美麗的故事,沖刷一些很悲傷的往事。伴雨而笑,聽雨而泣……油盡燈滅,靜靜地眺望夜雨,漫無邊際地去想……
  漸漸地長大了,才知道雨還有許多的意境。雨是相思的淚,雨是哀怨的愁,白居易的雨中情,“宿空房,秋夜長,夜長無寐天不明。耿耿殘燈背壁影,蕭蕭暗雨打窗聲”。李清照雨中愁,“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重新走回舊日的時光,歲月已逝,只剩下淡淡的回憶。秋雨依舊,迫人眉睫,今夜,并不看雨,只想聽雨,雨訴衷腸,索要情懷,維系漸遠心中的那份情與愁。今夜,雨并不很大,風卻施虐,雨疏風驟。穿好衣裳,只想去夜雨里走走,逆著風雨行,從雨中找回那份感受。信步小鎮林蔭下,這里沒有城里的喧囂,沒有鬧市的污染,只有輕聲落雨之音,一個人靜靜的感受這細膩的秋雨,獨享雨中的天籟之音,接受大自然的賜福。
  秋雨飄落,撒下的是心靈甘泉,蕩滌的是俗情雜念。幽靜的小鎮,微弱的街燈下,雨中又是一番怡人的景色,聽雨輕敲琴鍵,觀雨葉滴綠意;風拂心扉,密雨斜織;似曾相識,往事已矣,零星的記憶若這疏雨,落地無聲,唯余嘆惜。僥幸走了回“五七道路”,有幸當了回“工農兵學員”,那個年代的火熱純情,那個年代的風華正茂,如這泄密的秋雨,溢出我的記憶,青年點的趣事,校園里的韻味,伴著秋雨聲,踩著秋雨情,一股腦地浸出。人生有苦辣酸甜,落雨四季各異,春雨凄迷、夏雨囂張、冬雨無情,只有秋雨最體貼人意,秋是一個承前啟后的季節,即有夏的熱情又有冬的冷峻,秋融合了夏冬之長,成為最迷人的季節,秋色與秋雨相輝,秋色與秋雨呼應,構成了天地間最美麗的一幕。站在雨中,聽著這依舊的風雨聲,這一生不能釋懷的卻是那校園生活的韻味,心中的那個“秋“影,仍鎖在我心中的那個秘密小屋里。
  “愛在秋雨聲里,愛在秋雨情中”,思緒隨秋雨在翻飛,這秋雨聲,這秋雨情,至今縈繞著我。

14、不知從何時開始喜歡雨,尤其喜歡春天的雨,喜歡她的清潤、迷漓,喜歡她的多情、溫婉,乃至喜歡她的憂傷和纏綿。

當早春飄逸的雨絲隨風送入你的懷抱,進入你的口中,原本就是和“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的詩句,一起牽手而來的。當春雨接天垂地,淋漓盡致地灑落時,人的情感也變得濕漉漉了。最先想到的還是杜子美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不知啟蒙了多少少年的春夢。

陶醉在雨中的情懷,不曾有過李清照“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的惆悵和感傷,更沒有“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的茫然與考問。

此時,身體在春雨的洗禮中回歸自然,靈魂在春雨的傾聽中夢游天籟。

于是人雨合一,物我兩忘,在春雨朦朦的氤氳中將自己迷失。

恍惚中,有閻維文的歌聲撞入耳鼓:/唰啦啦下起小雨/輕柔柔細密密濕了軍衣/山也更青/水也更綠/小雨把我和春天溶在一起/……將久遠的思緒拉回到眼前:

此時,窗外的雨還在下。那清潤、多情、纏綿的春雨,淅淅瀝瀝,扯天拽地下個不停……

15、昨天又是一場雨。細雨紛飛,靜靜凝視那紛飛飄落的春雨,傾聽風雨吹打陽臺的啪擊聲。“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心情會得到超然的解脫,隨風,隨雨,隨清晰的空氣飄然起來,進入神奇的世界,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已不復存在,只有精神的寧靜與喜悅慢慢滋長。”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讓雨滴的聲音歌唱到天明,讓多情的春雨洗去那些陰霾的日子。“草樹知春不久歸,百般紅紫斗芳菲。”獨自享受片刻的寧靜,孤芳自賞,自我陶醉……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人生是那么的美好,那么地短暫,又是那么地無奈。何必為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影響心情呢?我自問。其實,擁有思想上閃光點的人不是偽飾,不是賭氣,只是一種求證和探索,求證和探索生命的價值、真諦。它是踏向歷史高地的背影留下的啟示;是跋涉于人世滄桑的軌跡折射的一個亮點而已。  
  隨風,隨雨,隨季節,轉身已是許多春秋。“一蓑煙雨任平生,也無風雨也無晴。”塵世間,相愛,相戀,相牽,相思空一水,重來回首已暮年。多少少年的夢想曾經在春日里翩飛,曾經如花般絢爛,到如今凋零又飄搖。多少青春的熱情曾經在春日里點燃,到如今卻在微涼的雨兒中冷卻。旮旯的思緒雜亂不堪,如雨絲飄灑。看多了瓊瑤的風花雪月,期望著刻骨銘心的浪漫情懷。那被歲月洞穿的相思,結滿了孤寂和落寞,那被愛情考驗的歲月,已隨風隨雨飄入時空隧道,少了激情,多了人生滄桑。人與人走得太遠了,總留給許多次冰冷的背影,在迷惘中讓人清淚不止,問世間情為何物?情字奈何,問得多少紅顏鬢如霜,只聞聲聲孤雁鳴。依稀烏黑長辮,搖晃去了幾度春來秋往,人生如夢!夢中暢想,醒時凄涼。在夢與醒中消磨時光,幾度悲涼,幾度失望,幾度悔恨,幾度怨恨。就這樣在夢與醒中,虛度了許多大好光陰。夢與醒是遙遙的兩個極端,一夢千年?笑看紅塵?繁華與平淡,執著與放棄,愛與恨,在這恍惚的小雨中,又該怎么理清思緒?“燕子不歸春事晚,一汀煙雨杏花寒。”又怎能一個情字而了得?  
  “昨夜風疏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踏著春意迎著微冷雨絲前行,獨自漫步在凄涼的泥土中,時而歡喜時而抑郁,因為心中有個固執的意愿,也許這就是萬物的生存規律吧——花開花落、夢醒依舊,凋謝后的花朵只有在春天里嬌艷,春來了,心中的花何時開?  
  如果一個人僅為摘取某個貴冠才投入一次絢爛,即使他真的享有榮譽了,那他的光彩仍會在膨脹益盛的私欲中漸趨黯淡。如果僅為某次的出臺才裝飾自己的修養,即使真的在掌聲中撐起了高雅,那么塵埃落定后的鄙俗一定會把費盡心力構筑的虛假完美敲打得齏粉。任何永恒的美麗都并非精彩的一瞬;并非優美的一次定格;并非讓人感動的一次付出;“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美麗永恒,那是一世的演繹一生的雕琢。品位高,素質好,勝一切。  
  “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跨越傷痕累累的歲月履跡,甩開膽怯的猶豫,撥開困惑的迷茫。敢于誠實地一次次自我暴光,且不做任何解釋。敏感脆弱,但絕不會為一頂點兒不相融的意見,一個不經意的眼神而惴惴不安到天明。盡管,曾經以為有揮灑不盡的青春,現在才知是年少輕狂。于是便有了心靈的震顫:歲月改朱顏,很難改決心。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云低斷雁叫西風。”雨在空中一如既往地,瀟灑飄飛,沒有衰老之說,那么激動忘我騰飛,沒有歲月的痕跡。那么人呢?什么樣的脂粉涂在青春不在的人臉上能遮掩歲月的滄桑?什么樣的服飾穿在老年人的身上能夠青春飛揚?抓住今天,時常充實精神食糧,不要把時間放在對失去年華的追悔里。那些,侃侃而談的人,在空留豪言空懷壯志里疲憊,在富裕的生活中,其精神生活貧困里漸漸老去吧。  
  隨風隨雨,在這美好的季節里,刪除那些陰霾的日子,驅除那些孤寂郁悶的心情,勇敢面對某人做出愚蠢的事情,笑對小人的小聰明,坦然地笑對生活。讓愚蠢人作出的愚蠢事,自責自罚自悟自醒自我買單吧!!!  
  “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人生的路很長也很短。人生的履歷表里,如不奏出波瀾壯闊的華麗樂章,再坎坷的路程也只是稀松平常的流水帳。是英雄,后來者自會為你做出高尚的注解;是庸人,歷史的風雨會無情地把雕刻在其墓志銘上的輝煌滌盡剝光。  
  “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雨,涼涼的,清清的。此時雨前的一切煩惱被雨沖洗得干干凈凈。伸出手去,幾滴雨便跳到我手中,齊滑到我的手心里,我慢慢地托起雨放至眼前,閉上眼,輕輕一聞,便醉了,醉在雨的氣息里。徐徐睜開眼,凝視著它,透過它透明的身影我可以清晰地看到手里的掌紋。這圓圓的精靈在手心里無拘無束地滾動。用力把手中的雨滴拋向茫茫的雨的世界,讓它與自己的所親所愛在一起。雨滴在空中畫出一輪美麗弧線便倏地不見了。  
  “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觀雨那么歡快的舞蹈,此刻的心情也晴朗起來,為四季的神奇而心潮彭湃。生為這世界的一個微粒,盡管勤勤懇懇地用簡單的歌來美化內心世界;用友善和仁愛去直面豐富又單純的人生;仍有些怕回顧歲月的軌跡,匆匆復匆匆,平庸復平庸。總是有那么多的不可思議,那么多的追悔失落,那么多的痛心疾首,那么多的郁悶煩惱,那么多的得與失,那么多的牽掛,那么多的思念,總縈繞在心間,總是有那么多的如果……隨風、隨雨、隨季節吧。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雨紛紛揚揚,如同一首首委婉的曲子,輕幽婉轉。濡濕了人的心情,這心竟惶惶然,不知所措。隨風,隨雨,隨季節尋覓那一份寧靜港灣,心的家園……

 16、漫天雨花的季節,窗外雨聲的輕輕,風未起,記憶為何散了一地?愁眠的鵲橋,又美麗了多少錯誤過往?此刻,誰家的燭光已經越過紗窗,窗外的雨滴樂開了花,還在偷偷地吻著青石板,而光年的影子卻在斑駁的墻上流淌……
  阡陌路上,心為誰散盡天涯無聲。青絲長,三千弱水急流將要去何方?千年的傷,愁白了青絲夢魂不到西廂。回首望,九天銀河跌落誰的念想,傾城的歲月流光,風過聲停,流水忘痕,懸崖上掛著誰的愛,那是誰用坎坷譜寫著滄桑?
  一蕭,一場夢,一箋,一段情。誰在用真情,勾勒著一段美麗的過往。一世眷戀,一世緣。誰在為你的容顏笑靨如花。驀然回首,是誰高挽發髻倚窗獨坐,沐浴著柔和的清風。
  思緒穿越在唐宋時的風雨里,夾著一縷綿綿的情意,又一次深情的,在歷史的荒蕪里把你尋覓。而那滿地黃花堆積,那滿山飄零的花瓣憔悴損葉,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誰在思念著誰,誰的心蝶,已經在那夢的地方起舞,誰的蜻蜓已經在那出席芙蓉處獨醉。那風中的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傾述著誰的心事。那嬌美的臉上,為誰寫著憂傷的愁!
  回眸,風吹過的歲月,那里有風的影子,有雨的痕跡,有夢的淚滴。
  此時窗外,風停雨歇,余香裊裊。仰望天空,烏云漸漸散去,雨去了,確看不見期盼的彩虹。
  挽起那份痛痛的牽念,在過往的煙云籠罩中,譜就出一首清韻的心曲。寄托在這寸遙遠的懷念,把它靜靜的在我的掌心鋪展,綿延至遠方,而后,我尋著音韻縹緲的地方,不渝的來把你守望。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守著那些花開不敗的諾言,我把款款情意暗藏其間,可是一轉身,你所說的天涯咫尺間,卻要耗費我前世的癡綿、今生的思念,來世的期盼。到最后的那一句,情意無限,卻注定了,我一生都無法去企及去實現。
  讓我一生為那份念,那份情,默默去守候。

17、站在這黢黑泛綠的梧桐樹下,仰望滿目的繁花,瞑嗅縷縷的清香,你會感受到生命的愉悅,情感的輕揚。
  不知何時,自己竟對梧桐花有了如此深切的迷戀。它是那么的自恭,那么的謙和,不與桃李爭艷,不與芳草爭春,獨守一隅,任孤香暗蘊,落花飄零。像淑慧的女子對鏡羞怯自賞,沉靜的展示自己的嬌容;它綻放在自己的空間,凌空璀璨,用它的自得和擁有詮釋著它生命的存在和價值。
  滄海桑田,冥冥萬物,上蒼竟賦予這卑微生命如此的深邃和睿智,豁達和樂觀!
  古往今來,對梧桐的感慨吟詠不絕于耳,“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愁字了得?”文人騷客對它傷懷唏噓溢于言辭。“微月照桐花,月微花漠漠”像這樣直面抒寫桐花的也廖少無幾,不管感傷是否,朦朧也罷,桐花寂寥而來,落寞而去,世人又有多少能感受到桐花的高雅情懷呢?
  走在梧桐樹下,掬一捧清香獨存,你的血脈里會永遠流淌著桐花的清雅與自得!
  在淡紫色的夢幻里,走在生命的曠野,背負行囊,且歌且行,不也正是一種灑脫嗎?

18、有人說:雨是有靈性的。在春雨下,撐一把油紙傘會更有春的味道;突如其來的夏雨,能讓人狂奔出原始的快感;而綿綿的秋雨,卻讓人覺得最適合的莫過于什么都不撐,慢慢地在雨中踱步,讓雨緩緩浸潤毛孔,讓整個身心涼個透。

早已過了擁有這份浪漫的年齡。這秋雨,只會讓人更感傷,只會更多地去担心淋雨的后果。

滿樹滿地都是秋意。一日之間,秋雨讓無數梧桐葉濕淋淋沉甸甸,最后緊緊貼著大地,想讓大地給濕透了的它們一點溫暖的撫慰。突然想到《長恨歌》里的“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獨自回宮晚景凄涼的唐明皇,目睹舊物,觸景生情,昔日的美人何在?“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暮年孤寂的女詞人獨立窗前,雨打梧桐,聲聲凄涼,孤獨無助的她,卻只能“尋尋覓覓”。

想多了,想多了。趕緊打住,在這樣的日子里,別再無端又添愁緒。猛然覺腳底冰涼,原是球鞋氣孔進水,球鞋成了水鞋。冷冷的雨水也打濕了褲腳,一股涼意向身體里蔓延,撐著雨傘的手有些麻木,我下意識地兩手抱緊,盡量讓雨傘平穩地迎著風雨,遮住身體。

有些落寞,也許是這秋雨綿綿的天氣。

19、千年的古風,不盡的吹來。直吹得人心頭盡是離人淚。梧桐更兼細雨,一聲聲,空階滴到明。伴隨著古老的塤曲,心緒亦在夢中飄散。

心中有夢徒相隨,山高水長何處追?

秋風瑟瑟,與君長別。

無須執手,君望不到我的淚眼婆娑,無語凝噎,只是往事不堪回首,心夢已殘,高樓望斷,燈火已黃昏。

*

2013-09-10 2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