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譯文]   這種思念之情無法消除,緊鎖的眉頭剛剛松開,但在心里卻又惦念開了。

   [出典]   李清照    《一剪梅》

   注:

   1、 《一剪梅》 李清照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2、注釋

  ①“裳”,古音cháng,古人穿的下衣。也泛指衣服。

  ②玉簟:音diàn ,光華如玉的精美竹席。

  ③雁字:指雁群飛時排成“一”或“人”形。相傳雁能傳書。

 

   3、【譯文

    紅藕香殘,鮮艷的荷花凋謝了,從竹席上感到深深的涼意,輕輕提起薄紗羅裙,獨自劃著一葉蘭舟。天空中雁群排成隊形飛回來,(有沒有)傳回誰的家書?鴻雁飛回的時候,(轉眼間)已是夜晚,如洗的月光傾瀉在西樓,(我這在這盼望著)。

  花,自在地飄零,水,自在地飄流,一種離別的相思,你與我,牽動起兩處的閑愁。啊,無法排除的是——這相思,這離愁,剛從微蹙的眉間消失,又隱隱纏繞上了心頭。

      譯文2:

   荷已殘,香已消,冷滑如玉的竹席,透出深深的涼秋,輕輕脫換下薄紗羅裙,獨自泛一葉蘭舟。仰頭凝望遠天,那白云舒卷處,誰會將錦書寄有?正是雁群排成“人”字,一行行南歸時候,月光皎潔浸人,灑滿這西邊獨倚的亭樓。

  花,自在地飄零,水,自在地漂流,一種離別的相思,你與我,牽動起兩處的閑愁。啊,無法排除的是——這相思,這離愁,剛從微蹙的眉間消失,又隱隱纏繞上了心頭。

   4、李清照生平可見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5、元伊世珍《瑯嬛記》卷中載:“易安結婚未久,明誠即負笈遠游。易安殊不忍別,覓錦帕書《一剪梅》詞以送之。”以詞來抒寫相思之情,這并不是什么新鮮的題材,但李清照這首《一剪梅》以其清新的格調,女性特有的沉摯情感,絲毫“不落俗套”的表現方式,給人以美的享受,顯得越發難能可貴。

  “紅藕香殘玉簟秋”,首句詞人描述與夫君別后,目睹池塘中的荷花色香俱殘,回房欹靠竹席,頗有涼意,原來秋天已至。詞人不經意地道出自己滯后的節令意識,實是寫出了她自夫君走后,神不守舍,對環境變化渾然無覺的情形。“紅藕香殘”的意境,“玉簟”的涼意,也襯托出女詞人的冷清與孤寂。此外,首句的語淡情深,如渾然天成,不經意道來。故前人評曰:“易安《一剪梅》起句‘紅藕香殘玉簟秋’七字,便有吞梅嚼雪,不食人間煙火氣象,其實尋常不經意語也”(《兩般秋雨庵隨筆》卷三)。“輕解羅裳,獨上蘭舟。”次寫在閨中無法排遣愁悶與相思之苦,便出外乘舟解悶。詞人在一首《如夢令》中曾生動地記述一次她乘舟盡興游玩的情景,不僅歸舟晚,還誤入藕花深處,驚起一灘鷗鷺,情調歡快。現如今卻是“獨上蘭舟”,不僅無由消除相思之苦,反更顯悵惘和憂郁。“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女詞人獨坐舟中,多么希望此刻有雁陣南翔,捎回夫君的書信。而“月滿西樓”,則當理解為他日夫妻相聚之時,臨窗望月,共話彼此相思之情。此句頗有李商隱“何當共剪西窗燭”詩句的意境。另外,“月滿”也蘊含夫妻團圓之意。這三句,女詞人的思維與想象大大超越現實,與首句恰形成鮮明對照。表明了詞人的相思之深。

 

  下片。“花自飄零水自流”,詞人的思緒又由想象回到現實,并照映上片首句的句意。眼前的景象是落花飄零,流水自去。由盼望書信的到來,到眼前的抒寫流水落花,詞人的無可奈何的傷感油然而生,尤其是兩個“自”字的運用,更表露了詞人對現狀的無奈。“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次寫詞人自己思念丈夫趙明誠,也設想趙明誠同樣在思念自己。這樣的斷語,這樣的心有靈犀,是建立在夫妻相知相愛的基礎上的。末三句,“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詞人以逼近口語的詞句,描述自己不僅無法暫時排遣相思之情,反而陷入更深的思念境地。兩個副詞“才”、“卻”的使用,很真切形象地表現了詞人揮之又來、無計可消除的相思之情。

  這是一首相當富有詩情畫意的詞作。詞人越是把她的別情抒寫得淋漓盡致,就越能顯出她的夫妻恩愛的甜蜜,也越能表現出她對生活的熱愛。此外,這首詞在意境的刻畫,真摯、深沉情感的表述,以及語言運用的藝術上,無不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文潛少鳴)

 

    6、李清照和趙明誠結婚后,夫妻感情甚好,家庭生活充滿了學術和藝術的氣氛,十分美滿。所以,兩人一經離別,兩地相思,這是不難理解的。特別是李清照對趙明誠更為仰慕鐘情。這在她的許多詞作中都有所流露。這首詞就是作者以靈巧之筆抒寫她如膠似漆的思夫之情的,它反映出初婚少婦沉溺在情海之中的純潔心靈。詞的開頭是:

  紅藕香殘玉簟秋。

  寫出時間是在一個荷花凋謝、竹席嫌涼的秋天。“紅藕”,即紅色荷花。“玉簟”,是精美的竹席。這一句涵義極其豐富,它不僅點明了時節,指出就是這樣一個蕭疏秋意引起了作者的離情別緒,顯示出全詞的傾向性。而且渲染了環境氣氛,對作者的孤獨閑愁起了襯托作用。如“紅藕香殘”,雖然是表示出秋來了荷花凋謝,其實,也含有青春易逝,紅顏易老之意;“玉簟秋”,雖然是暑退秋來,所以竹席也涼了。其實,也含有“人去席冷”之意。

  就表現手法及其含義來看,這一句和南唐李璟《浣溪沙》的首句:“菡萏香銷翠葉殘”相類似。同樣是說荷花凋殘,秋天來了。但后者不如前者那么富有詩意:“菡萏香銷”,無疑是不及“紅藕香殘”那樣既通俗又是色澤鮮明;“翠葉殘”意思仍然和“菡萏香銷”一樣,是指秋來荷葉落。但“玉簟秋”,卻不同了,又有一層新的意思。如果說,“紅藕香殘”是從客觀景物來表現秋的到來,那么,“玉簟秋”就是通過作者的主觀感受——竹席生涼來表達秋的到來。一句話里把客觀和主觀、景和情都融化在一起了。顯然,同是七個字,但它的涵義就比之李璟句豐富得多。怪不得清朝陳廷焯贊賞說:“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云:‘紅藕香殘玉簟秋’,精秀特絕,真不食人間煙火者。”(《白雨齋詞話》)李清照并非不食人間煙火的人,但這一句“精秀特絕”,卻是事實,并非過譽。

  李清照本來已因丈夫外出而有所牽掛,如今面對這樣一個荷殘席冷、萬物蕭疏的景象,免不了觸景生情,其思夫之情必然更加縈繞胸懷,內心之苦是不言而喻的。凡人受愁苦的煎熬,總是要想辦法排愁遣悶的,這是人之常情。李清照也不例外。她究竟想如何來消除這愁悶呢?此刻,她不是借酒消愁,也不是悲歌當泣,而是借游覽以遣悶,下兩句就是這樣引出來的: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就是說,我輕輕地解開了綢羅的裙子,換上便裝,獨自劃著小船去游玩吧!上句“輕”字,很有份量,“輕”,是輕手輕腳的意思。它真實地表現了少婦生怕驚動別人,小心而又有幾分害羞的心情。正因為是“輕”,所以誰也不知道,連侍女也沒讓跟隨就獨自上小船了。下句“獨”字就是回應上句的“輕”字的。“羅裳”,是絲綢制的裙子。“蘭舟”,即木蘭舟,船的美稱。這里用“羅裳”和“蘭舟”很切合李清照的身份。因為這是富貴人家之所獨有。這兩句的涵義,既不同于《九歌?湘君》中的“沛吾乘兮桂舟,令沅湘兮無波,使江水兮安流”。寫湘夫人乘著桂舟來會湘君;也不同于張孝祥的《念奴嬌》:“玉鑒瓊田三萬頃,著我扁舟一葉。”寫張泛舟在廣闊的洞庭湖上的興奮心情。而是極寫李清照思夫之苦,她之所以要“獨上蘭舟”,正是想借泛舟以消愁,并非閑情逸致的游玩。這是李清照遣愁的方法之一。其實,“獨上蘭舟”以消愁,若非愁之極何以出此?然而,它不過是象“舉杯消愁愁更愁’一樣。過去也許雙雙泛舟,今天獨自擊楫,眼前的情景,只能勾引起往事,怎能排遣得了呢?不過,李清照畢竟跟一般的女性不同,她不把自己的這種愁苦歸咎于對方的離別,反而設想對方也會思念著自己的。所以,她宕開一筆,寫道:

  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前兩句是倒裝句。這幾句意思是說,當空中大雁飛回來時,誰托它捎來書信?我正在明月照滿的西樓上盼望著呢!“誰”,這里實際上是暗指趙明誠。“錦書”,即錦字回文書,這里指情書。作者這么寫,看似乎淡,實則含蓄有韻味:一、它體現了李清照夫妻感情的極其深厚、真摯,以及李清照對她丈夫的充分信任。因為如果她對趙明誠感情淡薄,或有所懷疑,就不會想象“云中誰寄錦書來”,而是必然發出“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顧反”(《古詩十九首 行行重行行》);或是“蕩子行不歸,空床難獨守”(《古詩十九首 青青河畔草》)的怨言。所以,這里作者這樣寫,不言情而情已自見。這種借寫事來抒情,正是在藝術創作上最富有感染力的。二、寓抽象于形象之中,因而更覺具體生動。單說“誰寄錦書來”,未免顯得抽象。作者借助于雁能傳書的傳說,寫道:“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這就通過大雁翔空,形象地表達了書信的到來,使人可看得到,摸得著。雖然這種寫法,并非自她始,但她的云中雁回比之一般的飛雁傳書,顯然畫面更為清晰,形象更為鮮明,這種點化仍然是值得肯定的。三、它渲染了一個月光照滿樓頭的美好夜景。在這夜景里,即使收到情書,無疑是高興的。但光是這樣理解,還不可能發掘“月滿西樓”句的真正含義。雁傳書信,固可暫得寬慰,但不可能消除她的相思。其實,在喜悅的背后,蘊藏著相思的淚水,這才是真實的感情。“月滿西樓”句和白居易《長相思》的“月明人倚樓”含義相似,都是寫月夜思婦憑欄望遠的。但李作較之白作似乎進了一步,關鍵在于“西”字,月已西斜,足見她站立樓頭已久,這就表明了她思夫之情更深,愁更極。由于李清照既然思念著自己的丈夫,又相信丈夫也會思念著自己,所以,下片也就順此思路開展了:

  花自飄零水自流。

 

 

  有人說,這是寫李清照慨嘆自己“青春易老,時光易逝”。要是這樣,那么,下面“一種相思,兩處閑愁”兩句,就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了。其實,這一句含有兩個意思:“花自飄零”,是說她的青春象花那樣空自凋殘;“水自流”,是說她丈夫遠行了,象悠悠江水空自流。“自”字,是“空自”或“自然”的意思。它體現了李清照的感嘆語氣。這句話看似平淡,實際上含義很深。只要我們仔細玩味,就不難發覺,李清照既為自己的紅顏易老而感慨,更為丈夫不能和自己共享青春而讓它白白地消逝而傷懷。這種復雜而微妙的感情,正是從兩個“自”字中表現出來的。這就是她之所以感嘆“花自飄零水自流”的關鍵所在,也是她倆真摯愛情的具體表現。唯其如此,所以底下兩句:

  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就自然地引出來了。如果說,上面沒有任何一句提到李清照和她的丈夫的兩相恩愛;那么,這兩句就說得再明白也沒有了。她倆是同樣互相思念著,也同樣因離別而苦惱著。這種獨特的構思體現了李清照對趙明誠的無限鐘情和充分信任,體現了她開朗的性格,善于為對方著想,與一般婦女的狹隘心胸不同。在古典詩詞中,寫思夫之作的不少,但大多是“過盡千帆皆不是。斜輝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萍洲”(溫庭筠《憶江南》);或是“紅豆不堪看,滿眼相思淚”(牛希濟《生查子》)一類文字。象李清照這樣從兩方面來寫出相思之苦的,極為鮮見。

  那么,李清照的“閑愁”究竟達到了什么程度呢?下面三句就作了回答: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就是說,這種相思之情是沒法排遣的,縐著的眉頭方才舒展,而思緒又涌上心頭。一句話就是時刻在相思著。這里,作者對“愁”的描寫,極其形象。人在愁苦時總是縐著眉頭,愁眉苦臉的。作者正是抓住這一點才寫出“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兩句,使人若見其眉頭剛舒展又緊蹙的樣子,從而領會到她內心的綿綿痛苦的情感。“才下”、“卻上”兩個詞用得很好,兩者之間有著連接的關系。所以,它能把相思之苦的那種感情在短暫中的變化起伏,表現得極其真實形象。這幾句和李煜《烏夜啼》的“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意境相似,有異曲同工之妙。

  王士禎在《花草蒙拾》中說:“然易安亦從范希文‘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回避’語胎出,李特工耳。”誠然,李作比之范作已勝一籌。“眉間心上,無計相回避”,總不及“才下眉頭,卻上心頭”那么形象地反映李清照愁眉變化的情景,怪不得成為千古絕唱。

 

  由上看來,李清照這首詞主要是抒寫她的思夫之情。這種題材,在宋詞中為數不少。若處理不好,必落俗套。然而,李清照這首詞在藝術構思和表現手法上都有自己的特色,因而富有藝術感染力,仍不失為一篇杰作。其特點是:一、詞中所表現的愛情是旖旎的、純潔的、心心相印的;它和一般的單純思夫或怨其不返,大異其趣。二、作者大膽地謳歌自己的愛情,毫不扭捏,更無病態成份;既象蜜一樣的甜,也象水一樣的清,磊落大方。它和那些卿卿我我、扭捏作態的愛情,涇渭分明。三、李詞的語言大都淺俗、清新,明白如話,這首詞也不例外。但它又有自己的特點,那就是在通俗中多用偶句,如“輕解羅裳,獨上蘭舟”、“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等等,既是對偶句,又淺白易懂,讀之瑯瑯上口,聲韻和諧。若非鑄詞高手,難能做到。(鄭孟彤)

 

   7、“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這種相思之情是沒法排遣的,縐著的眉頭方才舒展,而思緒又涌上心頭。一句話就是時刻在相思著。這里,作者對“愁”的描寫,極其形象。人在愁苦時總是縐著眉頭,愁眉苦臉的。作者正是抓住這一點才寫出“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兩句,使人若見其眉頭剛舒展又緊蹙的樣子,從而領會到她內心的綿綿痛苦的。“才下”、“卻上”兩個詞用得很好,兩者之間有著連接的關系。所以,它能把相思之苦的那種感情在短暫中的變化起伏,表現得極其真實形象。這幾句和李煜《烏夜啼》的“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意境相似,有異曲同工之妙。

 

   8、很久以前就喜歡這首詞,每一次朗讀它,都能體會那種句句包孕、極為含蓄的思念之情,詞中語義飄逸,離情欲淚的意境美得讓人癡迷;那淺近明白、深見摯愛的相思,無數次打動我的心。但那時是自讀自唱,無人交流,真是“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如今讀來,頻添惆悵。
    那相思的情愫,讓一個女子眉頭難展,“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又有“誰憐憔悴更凋零”?
    那深厚、真摯的思夫之情,“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那孤單、飄逸的羅裙,讓人不免想起過去的“玉樹郎君月夜娘”,到如今的“日晚倦梳頭”,可憐她“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更那堪“酒意詩情誰與共”?
    徘徊的“雁字”,捎來誰的書信?
    滿月的“西樓”,誰在憑欄?
    心湖中的“蘭舟”,“載不動,許多愁”!

 

  9、花開才會有花落,有散才會有聚,并不奢求一個天長地久的結局,若沒有了那份無奈,又怎么懂得珍惜?若沒有了那份遺憾,又怎會有意外的狂喜?所以在該結束的時候,希翼下次的再見!

   或許,一份感情只有失去了才明白它曾經是那樣的美好,也才會讓你懂得回憶的重要。

   然而,當一份感情只能靠回憶的時候,那又是何等的凄涼。無奈,無奈...

   一沙一天國,一花一世界 。手中握無限,剎那成永恒 。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對時間來說,生命只是過客,沒有永恒。很多時候我們會去追求一個天長地久,去追求那個固定的結局。然而卻不知天荒地老終有時,但是世上很難有不變的情? 

 

  10、 又見秋色,又是黃昏,斜陽慢慢的墜下去,有點戀戀不舍的味道,如每次告別時你我的眼神,老是那么眷念,那么不舍。窗外的暮色一點點地漫上來,有風,爬了進來,掀起了窗簾。這個時候,很想倒上兩杯紅酒,我們坐在黃昏里,對飲夕陽,讓小窗前的朦朧身影忘卻逝去的憂愁,讓樓外的斑駁樹影驅散封塵的往事,任那份情在雨疏風驟里婉約,在青衫紅袖中纏綿。
    
   如水如煙的女子,在不經意間,為你戀上輕愁,染上輕憂,那是從心底蔓延出的溫婉和惆悵,在訴不盡的過往,望不穿的流年里,在萋萋芳草之間,沉香花蕊之中,把心放在你的眉眼間,一佇千年,你的輕吻,如東風吻住新芽,在暖暖的醺然里,靜靜地說愛。

    尋尋覓覓,燈火闌跚處你我相遇,相知,相許。就如同兩朵隨風飄散的蒲公英,落地,生根。回眸處,凝結在臉上的笑容,演一場風花雪月,綰一把柔媚青絲,訴一衷曠世絕戀。

   時間的匆忙,帶走了很多的美,甚至我們還來不及去感受有些美.流浪的蝶兒,帶著夢,飄泊在這山與那山,城市與城市之間。歌聲從遙遠的方傳來,心境都是音符,蒼穹在伴奏。­

   情緒在音樂的懷里相擁而坐,一如我此刻,多么盼望依在你的膝蓋上,讓你,以唇語在我耳畔呢喃,聽溪水氤氳化淙淙的泠響,看流云飄動作戀戀的飄蕩,然后看著我在滿溢的醉態里,嬌顏若花。可你,此時,又在海角,把掙扎的痕跡隱在歲月的額頭,獨自憑欄,空空抱影。
    
   茫茫云海,蒼蒼暮煙,萬語千言若潮起潮落般掛牽。為你念著千山萬水,千山萬水的間隔竟是如斯之近,為你牽出千絲萬緒,千絲萬緒的情懷竟是如斯溫柔。抖落了時間的塵埃,摘一朵云掛在嘴角,你以最直接的方式,抵達,我在視線在你的紋路里,輾轉成詩。你,始終在離我最近的地方,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11、玉雪紛飛,青松寒立,獨憔悴,翹首祈君歸
      肅秋葉落,斜影孤去,緣難隨,塵起隨風墜
      形近咫尺,心遠天涯,勞燕分飛怎同舟

     成又何求,敗亦何憂,只一愁字纏心頭
     春紅燕回成對,為得伊人復醉
     共邀明月對飲,舉杯卻道三人

     心碎不悔,總無眠,星光淚眼

 

 
 

2013-09-10 2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