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譯文] “無論聚散與死活”,我曾發誓對你說。拉著你手緊緊握,“白頭到老與你過”。

   [出典]  春秋  《國風·邶風·擊鼓》

   注:

   1、 《國風·邶風·擊鼓》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2、注釋:

     鏜(tāng):鼓聲。其鏜,即“鏜鏜”。

   踴躍:雙聲連綿詞,猶言鼓舞。

     兵:武器,刀槍之類。

   土國:或役土功于國。漕:地名。

   孫子仲:衛國大夫。

   平:和也,和二國之好。謂救陳以調和陳宋關系。

     陳、宋:諸侯國名。

   不我以歸:即不以我歸。

   有忡:忡忡。

   爰(yuán):本發聲詞,猶言“于是”。

     喪:喪失,此處言跑失。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有不還者,有亡其馬者。

   于以:于何。

   契闊:聚散。契,合;闊,離。

   成說:成言也猶言誓約。

   于嗟:即“吁嗟”,猶言今之哎喲。

   活:借為“佸”,相會。

   洵:遠。

   信:一說古伸字,志不得伸。一說誓約有信。

 

 

   3、譯文1:

    敲鼓聲音響鏜鏜,鼓舞士兵上戰場。人留國內筑漕城,唯獨我卻奔南方。

  跟從將軍孫子仲,要去調停陳和宋。長期不許我回家,使人愁苦心忡忡。

  安營扎寨有了家,系馬不牢走失馬。叫我何處去尋找?原來馬在樹林下。

  “無論聚散與死活”,我曾發誓對你說。拉著你手緊緊握,“白頭到老與你過”。

  嘆息與你久離別,再難與你來會面。嘆息相隔太遙遠,不能實現那誓約。

    譯文2:

    擊鼓聲鏜鏜(震于耳旁),(將士們)奮勇演練著刀槍。土墻和漕城修筑正忙, 惟有我隨軍遠征到南方。  跟隨孫子仲(行旅奔波), 平定(作亂的)陳、宋二國, 回家的心愿得不到允可, 心中郁郁憂愁不樂,(我卻)身在何方,身處何地? 我的馬兒丟失在哪里?到哪里(才能)將它尋覓?到那(山間的)林泉之地。無論生死(都在)一道,(當年)與你(早就)約好。我愿意牽著你的手,發誓與你一起變老。可嘆如今散落天涯,怕有生之年難回家鄉。 可嘆如今天各一方, 令我的信約竟成了空話。

 

 

   4、、《詩經》是我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共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大約五百多年的詩歌311篇,由于“小雅”中的笙詩六篇有目無辭,因此實際為305篇。《詩經》共分風、雅、頌三個部分。其中包括十五“國風”,有詩160篇;“雅”分為“大雅”、“小雅”,有詩105篇;“頌”分為“周頌”、“魯頌”、“商頌”共計40篇。《詩經》據音樂的不同分為《風》、《雅》、《頌》三部分。“風”是帶有地方色彩的音樂,十五“國風”就是十五個地方的土風歌謠。“雅”又有“正”的意思,當時把王畿之樂看作是正聲——典范的音樂。《大雅》、《小雅》之分。“頌”是專門用于宗廟祭祀的音樂。 《詩經》的作者成分很復雜,產生的地域也很廣。除了周王朝樂官制作的樂歌,公卿、列士進獻的樂歌,還有許多原來流傳于民間的歌謠。這些各個時代從各個地區搜集來的民間樂歌,由官方搜集和整理,并對作品進行過加工整理,制作樂歌。經過修改后,這些現存的《詩經》,語言形式基本上都是四言體,韻部系統和用韻規律大體一致。秦代曾經焚毀包括《詩經》在內的所有儒家典籍。但由于《詩經》易于記誦,所以到漢代又得到流傳。漢初傳授《詩經》學的共有四家,也就是四個學派:齊之轅固生,魯之申培,燕之韓嬰,趙之毛亨、毛萇,簡稱齊詩、魯詩、韓詩、毛詩(前二者取國名,后二者取姓氏)。東漢以后,毛詩日漸興盛,并為官方所承認;前三家則逐漸衰落,到南宋,就完全失傳了。今天我們看到的《詩經》,就是毛詩一派的傳本。《詩經》是我國文學的光輝起點,它的思想性和藝術成就在中國文學、文化史上有著極高的地位。

    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放到現在來說,詩經在交際應用方面雖然沒有那么重要了,但對于一個人的文化修養卻依然有著不可低估的影響。

 

 

   5、《毛詩序》云:“《擊鼓》,怨州吁也。衛州吁用兵暴亂,使公孫文仲將而平陳與宋。國人怨其勇而無禮也。”鄭箋以《左傳·隱公四年》州吁伐鄭之事實之。姚際恒《詩經通論》以為“與經不合者六”,此實乃《春秋·宣公十二年》“宋師伐陳,衛人救陳”之事,在衛穆公時。今以為姚說較《毛序》為合理,姑從姚氏。

     第一章總言衛人救陳,平陳宋之難,敘衛人之怨。結云“我獨南行”者,詩本以抒寫個人憤懣為主,這是全詩的線索。詩的第三句言“土國城漕”者,《鄘風·定之方中》毛詩序云:“衛為狄所滅,東徙渡河,野居漕邑,齊桓公攘夷狄而封之。文公徙居楚丘,始建城市而營宮室。”文公營楚丘,這就是詩所謂“土國”,到了穆公,又為漕邑筑城,故詩又曰“城漕”。“土國城漕”雖然也是勞役,猶在國境以內,現在南行救陳,其艱苦就更甚了。

     第二章“從孫子仲,平陳與宋”,承“我獨南行”為說。假使南行不久即返,猶之可也。詩之末兩句云“不我以歸,憂心有忡”,敘事更向前推進,如芭蕉剝心,使人酸鼻。

     第三章寫安家失馬,似乎是題外插曲,其實文心最細。《莊子》說:“猶系馬而馳也。”好馬是不受羈束、愛馳騁的;征人是不愿久役、想歸家的。這個細節,真寫得映帶人情。毛傳解釋一二句為:“有不還者,有亡其馬者。”把“爰”解釋為“或”,作為代詞,則兩句通敘營中他人。其實全詩皆抒詩人一己之情,所以四、五兩章文情哀苦,更為動人。

    第四章“死生契闊”,毛傳以“契閥”為“勤苦”是錯誤的。黃生《義府》以為“契,合也;闊,離也;與死生對言”是正確的。至于如何解釋全章詩義。四句為了把葉韻變成從AABB式,次序有顛倒,前人卻未嘗言及。今按本章的原意,次序應該是:
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死生契闊,與子偕老。”
這樣詩的韻腳,就成為ABBA式了。本來“死生契闊,與子偕老”,是“成說”的內容,是分手時的信誓。詩為了以“闊”與“說”葉韻,“手”與“老”葉韻,韻腳更為緊湊,詩情更為激烈,所以作者把語句改為現在的次序。

    第五章“于嗟闊兮”的“闊”,就是上章“契闊”的“闊”。“不我活兮”的“活”,應該是上章“契闊”的“契”。所以“活”是“佸”的假借,“佸,會也。”“于嗟洵兮”的“洵”,應該是“遠”的假借,所以指的是“契闊”的“闊”。“不我信兮”的“信”,應該是“信誓旦旦”的“信誓”,承上章“成說”而言的。兩章互相緊扣,一絲不漏。

    詩凡五章,前三章征人自敘出征情景,承接綿密,已經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后兩章轉到夫妻別時信誓,誰料到歸期難望,信誓無憑,上下緊扣,詞情激烈,更是哭聲干霄了。寫士卒長期征戰之悲,無以復加。 (郭晉稀) 

 

 

    6、“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讀《詩經往事》讀到這一句的時候,覺得有一些可笑,又有一些可悲。

  多少人以為誓言很容易,以為即使無法掌控命運也能堅守白頭偕老的約定,怎知經過了多少時間,見證來的卻是勞燕分飛。

  相愛中的人,大概都太相信自己,對方,以及所謂的未來了吧。

  誰不會呢?誰不希望有個愛的人相伴終生,一起閑看云卷云舒,靜聽花開花落,細水流長,花前月下,不離不棄。

  我也相信過,甚至憧憬過。而當你松了手,當我點了頭,所有的溫柔牽掛,終變成云淡風清的笑話。

  說了再見,我們同時轉身。若離去,后會無期。

  

  記憶里你唱過的歌許過的相守繁華,從泥濘走到了美景從不彷徨掙扎。

  記憶里你送的花說過的暖暖情話,緊牽我的手奔跑著彌漫了風沙。

  曾以為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直到我們終于放開擁抱各自思量,才知道一個人也可以穿越海角天涯。

  

  我們為愛蹉跎了多少青春年華,為愛揀凈了多少寂寞寒枝。

  路過多少人,遇過多少事,有過多少的誤會,多少的破碎。

  其實我從未心疼你的無助,你也終于把我辜負。

  我們最后才徹底懂得了彼此。可是,懂得,很多時候,卻是分道揚鑣的開始。

  你冷漠,我決絕,原來不過是愛得淺顯,不夠把它擠進骨髓,融入血液,才會那么瀟灑地揮一揮衣袖,不糾纏,不逗留。

    我唯一覺得遺憾的,是沒有和你一起記下那些夢,那些痛。

  愛得不夠投入,懷念都找不到步驟。

  昨夜星辰昨夜風。我也會在某個夢里見到你,然后想起你,卻再也不會去問候。

  “既不回頭何必不忘既已無緣何須誓言昨日種種似水無痕今夕明夕君已陌路”

  你也會一樣,不是嗎?

  

  多久以后,如果不幸在茫茫人海中相逢。

     只需一句。“哦,原來很久以前我愛過你”,足矣。

 

 

    8、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的愛,請讓我執子之手!

  多想和你一起,演繹這遠古的承諾,多想和你一起,讓浪漫的傳說再一次的華麗出場。執手因為是你,執手因為有愛,當執手只能是無盡的思念時,我的淚水是望眼欲穿,是夜夜無眠的守望。獨自踽行在昔日小道,落紅鋪徑,我看見,你微笑牽起我的手,溫暖熱情,滿懷著濃濃的愛意。那一刻的幸福,脫離了紅塵。或許是愛太完美,驚擾了圣神,于是,我只能一個人踏著落紅想你,于幻想花園里相思。我只愿,執子之手,與子相悅。

  我的愛,請讓我與子偕老!

  靠近的兩顆心,讓生命狂喜,多想和你一起,融化在愛的天地,多想和你一起,看日出、看夕陽,聽風、聽雨。我的世界因為有你而陽光明媚,即便是風霜雨雪的日子,有你的微笑,我一樣的開心、富足。就讓我與你并肩而行吧。當歲月凌亂你的華發,當皺紋憔悴你的顏容,讓我的笑容改寫你的年輪,讓我的愛燦爛你的世界!再莫讓時間荒廢了,這剩下的日子,就讓我與子共渡吧,哪怕剩下一點點的時間,我也會盡力為你譜寫一首華美的樂章。哪怕青春在思念里殆盡,我只愿,與子偕老,死生契闊。

 

 

    9、  曾經無限向往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浪漫,曾經無限向往同生共死的壯烈,也曾經無限向往在天愿做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的忠貞,但自從與那人攜手走過黑夜里的漫漫長路,在瑟瑟寒風中任他為我披上外套之后,就死心塌地地認同了“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不為什么,盡管轟轟烈烈使人感動,但平平淡淡同樣震撼人心。也許我們的生命里并沒有如畫的風景,但至少我們擁有美麗的野花,在濕潤的土壤里同樣可以散發香氣。

    或者平平淡淡正是人生的真諦吧,我們雖然不能一同浪跡天涯,紅塵作伴,但我們至少可以享有每個美麗的清晨和黃昏,我們可以執子之手地走過所有漫長的道路,哪怕路途中有著無數艱難險阻。 

 

 

    10、曾經以為所有的愛情故事都一定要驚天地,泣鬼神才算完美,曾經以為只有留有殘缺的愛情才是最美的,曾經以為每個人的愛情都一定要轟轟烈烈才能稱得上愛情,曾經以為所有的愛情都有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然而這些愛情都只是在小說里才會出現的場面,在我們的生活中沒有那么多轟轟烈烈,沒有那么多一見鐘情,沒有那么多催人淚下的梁祝式愛情故事。于是我們開始從虛幻的世界走向現實的世界,我們開始不再向往那么多的山盟海誓,我們只是渴望能有這樣一份愛情——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11、一直欣賞這樣一種愛情:沒有太多的轟轟烈烈驚天動地,有的是象流水一樣綿延不斷的感覺;沒有太多的海誓山盟花前月下,有的是相對無言眼波如流的默契 …… 這該是一種“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感覺吧,在陌生的人群中,在迷失和彷徨間,你卻始終安詳而從容 --- 因為你知道,冥冥之中,自有一雙屬于你的雙手,它們緊緊地握住你,陪你走過所有的陰天和所有的艷陽天,直到一生一世。

    在我們平凡的生命里,本來就沒有那么多瓊瑤式的一見鐘情,沒有那么多甜蜜得催人淚下、痛苦得山崩地裂的愛情故事:在百丈紅塵中,我們扮演的是自己,一些平平凡凡地生生死死的普通人。于是我們珍惜愛情,珍惜迎面而來的、并不驚心動魄的感情。

    在這種愛情故事里,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不一定是要一見鐘情的,最初他們可能會象陌生人一樣擦身而過,象最平常的朋友一樣,見面只打一聲招呼,笑一笑,然后遠去。之后有一天,在暮色里,你忽然發現她的背影竟是如此的讓你心動;一種讓你心疼的憐惜就這樣不經意地撞中了你,你這才發覺,不知不覺地,習慣了擦身而過的她已經走入了你的生命,于是你們就開始了一段美麗的愛情。

    愛情都是美麗的,雖然你們的愛情或者并不動人;戀愛中的人們都是美麗的,雖然你們或者都很平凡。舒婷描繪過這樣一道風景:大街上,一個安詳的老婦人和一個從容的老人微笑著,從不同的方向面對面地走近,走近;然后是微笑著,鼻尖頂著鼻尖地站著,雙手緊緊地系在一起,身后西下的陽光把他們的頭發和笑容染成一片暖暖的黃。身旁的人們被他們的幸福染成一片溫暖。

    起初你們還在懷疑這種愛情,因為它畢竟不象當初設想的那樣完美、那樣精致、那樣浪漫。那只是淡淡的一種感覺,沒有大喜也沒有大悲,沒有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也沒有魂斷藍橋 --- 只是一種手牽著手、并肩漫步的感覺。他們說婚姻是一座圍城,進去了的想出來;而你們就這樣手牽著手,坦坦然然地一起走入圍城里,互相扶持著,把許許多多毫不動人的日子走成一串風景。這么多年了,回憶起來,所有平凡的片斷,所有曾抱怨過、曾懷疑過的時光其實是生命中最溫馨的篇章;所有淡淡的日子,其實都是象“空山靈雨”一樣,淡得韻味綿長。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該是一種并肩站立,共同凝望太陽的升起、太陽的落下的感覺;該是一種天變地變情不變的感覺,是見證歲月、見證感情的感覺。

    他們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可總有些東西是地久天長海枯石爛的。天上比翼,地上連理,總有一種愛情,是象山一樣執著,象海一樣深沉,象天空一樣廣闊的。在下雨的時候,你在車站孤伶伶地望著紛飛的雨線,你的心情是無可奈何的沉郁。這時從旁邊伸過一把傘來,為你遮住了紛飛的雨絲和陰暗的天空;你不用回頭,便知到是如山如海如藍天的他正站在你的旁邊了,便有一種極溫暖極踏實的感覺涌上心頭:雨絲就讓它紛飛吧,天就讓它陰暗吧,此時你已有了一把傘,而你的心情也因此而陽光燦爛。

    他們說時間可以讓一切蒙上灰塵,可總有些東西是歷久長新的。牽在你的手中,所有的人生、所有燦爛或不燦爛的日子都變得嶄新而明媚。時光它總是在不停地走,回首之時不覺已是滿身塵垢;你卻仍然愿意蒙上眼睛,毫無保留地把雙手都交給這生生世世的戀人……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當你哭泣的時候,有人陪你傷心,傾聽你訴說,為你撫平凌亂的發和憔悴的顏容,告訴你明天依舊陽光燦爛;當你笑容明媚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和你一起明媚,而他靜靜地站在一旁,微笑著看著你和陽光一般地燦爛……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該是一幅兩個人同撐起一方天空的風景。象兩棵獨立的大樹,你們共同撐起一方天空,枝葉在藍天下盛放,樹根在地底下相互扶持。風也罷霜也罷,雨也罷雪也罷,執子之手,每一刻都是如此的美好,每一刻都是一首動人的情詩,每一刻都值得用所有的時光去回味……

    相對無言眼波如流的默契 …… 也許也不回味,只是緊緊地握住你的手,什么話也不說,慢慢地陪你走過今生今世,來生來世!!!  

 

    12、“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出自《詩經》的經典詞句描述的是一位將軍在出征前對妻子說的一番話,之所以能夠傳頌至今不在于它詞句的華麗,而是因為它體現了最為典型的中國人詮釋“愛”的方式——含蓄而堅決。這不只是一句誓言,不象“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那樣氣勢磅礴,也不像“我永遠愛你”那樣甜蜜,而是一個樸實的承諾,在生命中的每時每刻都在兌現的一個承諾,甚至是一種行動。

 

 

   13、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當你哭泣的時候,有人陪你傷心,傾聽你訴說,為你撫平凌亂的發和憔悴的顏容,告訴你明天依舊陽光燦爛;當你笑容明媚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和你一起明媚,而他靜靜地站在一旁,微笑著看著你和陽光一般地燦爛……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該是一幅兩個人同撐起一方天空的風景,像兩棵獨立的大樹,你們共同撐起一方天空,枝葉在藍天下盛放,樹根在地底下相互扶持。風也罷霜也罷,雨也罷雪也罷,執子之手,每一刻都是如此的美好,每一刻都是一首動人的情詩,每一刻都值得用所有的時光去回味——也許也不回味,只是緊緊握住你的手,什么話也不說,慢慢地陪你走過今生今世,來生來世……

 

 

   14、你我皆知生命之不可承受之輕,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卻生死契闊,與子成說。

   你我同知人生無花前月下之奢華,無雙宿化蝶之浪漫,卻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13、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一句簡簡單單的話,卻要我們用一生去驗證。在戀愛時,人們認為海枯石爛、天涯海角,天地可變,愛情永遠會隨地老會隨天荒。可是當愛情遭遇婚姻的磨礪,當愛情這個肇事者悄悄從我們的婚姻中逃走,躲在遠處幸災樂禍時,我們仍然不能因為愛情的逃離而解除婚姻。我們面對的是平凡、是瑣碎,當妻子在家里踢拉個拖鞋、蓬頭垢面,當丈夫把腳伸到茶幾上,摳著腳丫子,肆無忌憚的放屁打嗝,當相互之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美好的愛情已嬉笑著走開了。

     有科學家說愛情最多只會存在30個月。漫漫人生沒有愛情的存在時,維系婚姻就更是一門學問。愛情是基于一種男女之間性吸引基礎之上的一種美好的感情。愛情的離去無關乎背叛,也無關乎對錯。這只是時間的問題。千百年來,人們歌頌愛情,可是真正感動我們的都是那些凄美的愛情,如梁祝、如羅密歐與朱麗葉,如許仙白娘子,如寶黛,這些愛情沒有結局,正因如此,才能永恒。即使是西方美麗的童話故事,也是到了王子和公主結婚為止,只用一句:從此他們過著幸福的生活來掩蓋婚后將要面臨的是是非非。

    這個世間大部分人都要面臨婚后生活漫長的幾十年,有人不滿這種生活,以為只是錯尋了伴侶,在遇到另一個他們認為比現在的伴侶更好的,便奮不顧身,粉碎了自己的婚姻。在經歷了短暫的幸福后,生活驚人的重復著以前的日子,他們會發現這甚至不如原來的婚姻。生活中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可是對愛情的向往和追求,令很多人失去理智。每天都有類似的故事發生。

    當漂浮在空中的美麗的愛情一旦落了地,穿過婚姻的門檻,沾染了塵土,沾染了煙火,愛情也不純粹是愛情了。這種感情更多的是一種責任、是一種道德、是一種約束,那一紙婚書就是我們彼此的承諾。這承諾由無數個平凡的日子組成,由一生無怨無悔的付出組成。左手與右手,誰離得了誰?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一種境界。更是一種責任與堅持。

   想對我的愛人何銀姍說:“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是我對你的承諾。”

2013-09-10 2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