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后!
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后!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后!

  [譯文]  不要往我漁梁那兒去,不要拆開我的漁簍!可我自身已經得不到人家的容納,哪里還顧得上為我走后的事担憂呢!

  [出典]  春秋 《詩經·國風·邶風·谷風》

  注:

  1、《詩經·谷風》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黽勉同心,不宜有怒。采葑采菲,無以下體?德音莫違,及爾同死。

  行道遲遲,中心有違。不遠伊邇,薄送我畿。誰謂荼苦?其甘如薺。宴爾新昏,如兄如弟。

  涇以渭濁,湜湜其沚。宴爾新昏,不我屑矣。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后!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淺矣,泳之游之。何有何亡,黽勉求之。凡民有喪,匍匐求之。

  不我能慉,反以我為讎,既阻我德,賈用不售。昔育恐育鞫,及爾顛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爾新昏,以我御窮。有洸有潰,既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來塈。

   2、注釋:

     習習(sà颯):象聲詞。

     谷風:一說東風,一說暴風,一說來自山谷的風。

    黽(min敏)勉:勤勉,努力。

    葑:蔓菁也。葉、根可食。菲:蘿卜之類。

   無以下體:意指要葉不要根,比喻戀新人而棄舊人。以,用。下體,指根。

     德音:指夫妻間的誓言。違:背,背棄

    遲遲:遲緩,徐行貌。

   中心:心中。 違:恨也。

   伊:是。邇,近。

   薄:語助詞。畿(jī機):指門檻。

   荼(tú圖):苦菜。

   薺:薺菜,一說甜菜。

   宴:快樂。昏,即“婚”。

   涇:河名。涇水,其水清澈。渭:渭水,其水渾濁。

   湜湜(shí時):水清見底。沚(zhi止):水中小洲。一說底。

   屑:潔。不我屑以:不愿意同我親近

   逝:往,去。梁:捕魚水壩。

   發:打開。笱(ɡou茍):捕魚竹籠。

   躬:自身。閱:容納。

   遑:來不及。恤(xù序):憂,顧及。

   方:筏子,此處作動詞,用木筏渡河。舟:用船渡河。

     喪:災禍。

   匍匐:手足伏地而行,此處指盡力。

   能:乃。慉(xù序):好,愛惜。

   讎(chóu仇):同仇。

     阻:拒絕。

   賈(ɡu古):賣。用:指貨物。不售:賣不出。

   育:長。育恐:生于恐懼。鞫:窮。育鞫:生于困窮。

   顛覆:艱難,患難。

   于毒:如毒蟲。毒:害人之物。

   旨:甘美。蓄:聚集。旨蓄:儲藏的美味蔬菜。

   御:抵擋。

  洸(guang):粗暴。潰:發怒。 洸(ɡuānɡ光)、潰(kuì愧):水流湍急的樣子,此處借喻人動怒。

   既:盡。詒:遺。肄(yì義):勞也。

     伊:惟,只有。余:我。來:語氣助詞,沒有實義。墍:愛。

 

 

   3、譯文1:

     和熙東風輕輕吹, 陰云到來雨凄凄。 同心協力苦相處, 不該動輒就發怒。

  采摘蔓菁和蘿卜, 怎能拋棄其根部。 相約誓言不能忘, 與你相伴直到死。

  出門行路慢慢走, 心中滿懷怨和愁。 路途不遠不相送, 只到門前就止步。

  誰說苦菜味道苦, 和我相比甜如薺。 你們新婚樂融融, 親熱相待如弟兄。

  有了渭河涇河渾, 涇河停流也會清。 你們新婚樂融融, 從此不再親近我。

  不要去我魚梁上, 不要打開我魚籠。 我身尚且不能安, 哪里還能顧今后。

  過河遇到水深處, 乘坐竹筏和木舟。 過河遇到水淺處, 下水游泳把河渡。

  家中東西有與無, 盡心盡力去謀求。 親朋鄰里有危難, 全力以赴去救助。

  你已不會再愛我, 反而把我當敵仇。 你已拒絕我善意, 就如貨物賣不出。

  從前驚恐又貧困, 與你共同渡艱難。 如今豐衣又足食, 你卻把我當害蟲。

  我處存有美菜肴, 留到天寒好過冬。 你們新婚樂融融, 卻讓我去擋貧窮。

  對我粗暴發怒火, 辛苦活兒全給我。 從前恩情全不顧, 你曾對我情獨鐘。

    譯文2:

    山谷中大風颯颯作響,陰云滿天雨水流淌。本應共同努力心心相印,不該如此發怒把人損傷。采來蔓菁和蘿卜,卻將根莖全拋光。不要背棄往日的誓言:“與你生死相依兩不忘。”
踏上去路的腳步遲緩踉蹌,心中充滿了凄楚惆悵。只求近送幾步不求遠,哪知僅送我到門旁。誰說荼菜味苦難下咽,我吃來卻像薺菜甜又香。你們快樂地新結姻緣,親密得就像兄弟一樣。
涇水因渭水流入而變濁,水底卻清澈如故明晃晃。你們快樂地新結姻緣,不要把我來誹謗。別到我修筑的魚壩去,也別碰我編織的捕魚筐。我的自身還不能見容,又怎能顧及我去后的情況。

     就像到了深深的河流,用木筏或小船過渡來往;好比到了淺淺的溪水,便浮著游著來到岸上。往日家中有什么沒什么,我都為你盡心地操持奔忙。凡是鄰居有了難事,就是爬著也要前去相幫。

     你不能體憐我也就算了,反把我當作仇敵孽障。拒絕了我的一片好心,就像貨物無法脫手交賬,以往生活在憂慮和貧苦中,與你一起患難同當。如今家境有了好轉,你卻把我當成毒物禍殃。

    我準備好美味的菜食貯藏,為了度過冬季的匱乏時光。你們快樂地新結姻緣,卻用我的積蓄把貧窮抵擋。粗聲惡氣地拳腳相加,還把苦活狠壓在我肩上。全不顧惜當初的情意,“唯我是愛”真像空夢一場。

    譯文3:

    大風唰啦啦來得兇暴,烏云才上來大雨就到。我全心全意依順著你,你好沒來由平空著惱。好比采蘿菔跟那蔓菁,難道要葉兒就不要根?往日的恩情休要拋棄,和你過到老用不離分。
我移動腳步慢慢騰騰,腳步兒才移心又不忍。只消幾步兒并不算遠,送我到門邊你肯不肯?誰說那苦菜味兒太苦,比起我的苦就是甜薺。瞧你們新婚如膠似漆,那親哥親妹也不能比。
比起渭水來涇水見渾,涇水定下來瀏瀏的清。只因你新婚如膠似漆,才撇我一旁不肯挨近。我的攔魚壩別讓人來,我的魚曲籠不許人開。今兒我自己安不了身,身后的事兒何必關懷?
好一比過河河水深深,我用船用筏把河來渡;好一比過河河水淺淺,我空手白腳游了過去。家里有也罷沒有也罷,我盡心盡力備辦齊全。左鄰和右舍有了災難,我奔走扶助從不遲延。
你不喜不愛也還罷了,反當我仇人可真不該。千萬種殷勤你不理睬,好比有貨物沒處售賣。從前過日子天天怕窮,艱難的日子和你相共。日子到如今過得好了,你把我當做一只毒蟲。
我有那干菜和那腌菜,防青黃不接用來過冬。瞧瞧你新婚如魚得水,窮乏的時候拿我填空。你粗聲惡氣對我叫嚷,全家的重活教我担當。從前的種種你都忘了,你我還不是好過一場!

    譯文4:

   谷風習習陣陣吹,陰雨無常變了天。盡力與君一條心,宜將惱怒拋一邊。蔓菁籮卜都要采,難道真情你不見?不離不棄是美德,與君同死心相連。
行人路上步履緩,心中有怨難消散。非是迢遙萬里程,卻只送到大門坎。誰說苦菜味最苦,也曾甘甜如薺菜。你們新婚燕爾時,親親密密似兄弟。
涇水攪得渭水濁,河灣見底水清清。只因新婚迷著你,不再與我來相親。別到我的魚梁上,別用我的竹魚筐。可憐此處難容身,自此我能去何方!
過河遇見水深處,乘舟撐船來過渡。過河遇見水淺時,下水游泳到彼岸。家中何有何已無,勤勉操持多兼顧。鄰人或會有急難,盡心盡力去幫助。
不再細心愛悅我,反而視我為仇敵。種種美德無人睬,有如貨物無處賣。昔日新婚常畏懼,任你顛鸞又倒鳳。如今生兒又育女,卻將我來比毒癰。
我留美菜一壇壇,季節變換好過冬。新娶之人迷著你,奪我積蓄擋貧窮。對我又打又是罵,繁重家務一重重。不念往昔吉慶日,也曾癡愛將我娶。


 

 

   4、《詩經》是我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共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大約五百多年的詩歌311篇,由于“小雅”中的笙詩六篇有目無辭,因此實際為305篇。《詩經》共分風、雅、頌三個部分。其中包括十五“國風”,有詩160篇;“雅”分為“大雅”、“小雅”,有詩105篇;“頌”分為“周頌”、“魯頌”、“商頌”共計40篇。《詩經》據音樂的不同分為《風》、《雅》、《頌》三部分。“風”是帶有地方色彩的音樂,十五“國風”就是十五個地方的土風歌謠。“雅”又有“正”的意思,當時把王畿之樂看作是正聲——典范的音樂。《大雅》、《小雅》之分。“頌”是專門用于宗廟祭祀的音樂。 《詩經》的作者成分很復雜,產生的地域也很廣。除了周王朝樂官制作的樂歌,公卿、列士進獻的樂歌,還有許多原來流傳于民間的歌謠。這些各個時代從各個地區搜集來的民間樂歌,由官方搜集和整理,并對作品進行過加工整理,制作樂歌。經過修改后,這些現存的《詩經》,語言形式基本上都是四言體,韻部系統和用韻規律大體一致。秦代曾經焚毀包括《詩經》在內的所有儒家典籍。但由于《詩經》易于記誦,所以到漢代又得到流傳。漢初傳授《詩經》學的共有四家,也就是四個學派:齊之轅固生,魯之申培,燕之韓嬰,趙之毛亨、毛萇,簡稱齊詩、魯詩、韓詩、毛詩(前二者取國名,后二者取姓氏)。東漢以后,毛詩日漸興盛,并為官方所承認;前三家則逐漸衰落,到南宋,就完全失傳了。今天我們看到的《詩經》,就是毛詩一派的傳本。《詩經》是我國文學的光輝起點,它的思想性和藝術成就在中國文學、文化史上有著極高的地位。

    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放到現在來說,詩經在交際應用方面雖然沒有那么重要了,但對于一個人的文化修養卻依然有著不可低估的影響。

 

 

    5、作為一個社會問題,丈夫因境遇變化或用情不專而遺棄結發之妻,在《詩經》這部我國最早的詩歌總集中已多有反映,《衛風·氓》是一篇,這首《邶風·谷風》又是一篇。同樣是用棄婦的口吻陳述被棄的痛苦,與《氓》相比,《谷風》中的女子在性格上不如前者決絕果斷,因此在回憶往事和述說情懷時怨而不怒,使人讀后有“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之感,然而在藝術風格上,則更能體現被孔子稱道的溫柔敦厚的詩教傳統。

  從全詩的敘說來看,這位女子的丈夫原來也是貧窮的農民,只是由于婚后兩人的共同努力,尤其是年輕妻子的辛勞操持,才使日子慢慢好過了起來。但是這種生活狀況的改善,反倒成了丈夫遺棄她的基因。這個負心漢不但不顧念患難中的糟糠之妻,相反卻喜新厭舊,把她當作仇人,有意尋隙找岔,動輒拳腳相加,最后終于在迎親再婚之日,將她趕出了家門。詩中的棄婦就是在這種情形下,如泣如訴地傾吐了心中的滿腔冤屈。

  這首詩在抒情方面最可注意的有以下幾點:首先是選取了最能令人心碎的時刻,使用對比的手法,凸現了丈夫的無情和自己被棄的凄涼。這個時刻就是新人進門和舊人離家,對于一個用情專一、為美好生活獻出了一切的女子來說,沒有比這一刻更讓人哀怨欲絕的了。詩由此切入,非常巧妙地抓住了反映這一出人生悲劇的最佳契機,從而為整首詩的抒情展開提供了基礎。而一方面“宴爾新昏,如兄如弟”的熱鬧和親密,另一方面“不遠伊邇,薄送我畿”的絕情和冷淡,形成了一種高度鮮明的對比,更突出了被棄之人的無比愁苦,那種典型的哀怨氣氛被渲染得十分濃烈。

  其次是借用生動的比喻言事表情,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全詩共分六章,每章都有含蓄不盡的妙喻。如第一章入手便以大風和陰雨,來表現丈夫的經常無故發怒;以采來蔓菁蘿卜的根莖被棄,來暗示他丟了根本,視寶為廢。這主要用于言事。第二章則轉用食荼如薺、以苦為甜,來反襯人物在見了丈夫新婚時內心的苦澀程度,遠在荼菜的苦味之上。這又是主要用于表情。另如第三章的“涇以渭濁,湜湜其濁”,是用涇水因渭水流入表面變濁、其底仍清,來比喻自己盡管被丈夫指責卻依然不改初衷的清白;第四章以河深舟渡、水淺泳渡,喻寫以往生活不論有何困難,都能想方設法予以解決;第五章用“賈用不售”比丈夫的嫌棄、“比予于毒”喻對己的憎惡;第六章又把自己往日的辛勞比作御冬的“旨蓄”,將丈夫的虐待喻為湍急咆哮的水流。這些比喻取喻淺近,無不切合被喻情事的特征,大大增強了作品的藝術性和表現力。

  最后,作品的一唱三嘆、反覆吟誦,也是表現棄婦煩亂心緒和一片癡情的一大特色。從首章的“黽勉同心,不宜有怒”、“德音莫違,及爾同死”,到二章的“行道遲遲,中心有違”,從三章的“毋逝我粱,毋發我笱”,到四、五章的前后對比,再到六章的“不念昔者,伊余來塈”,在反覆的述寫和表白中,淋漓盡致地展示了棄婦沉溺于往事舊情而無法自拔的復雜心理。順著這一感情脈絡的延伸展開,循環往復,人們更能接近和觸摸這個古代女子的善良和多情的心,更能感受到被棄帶給她的精神創痛。至于作品在二、三、六章中一面再、再而三地出現“宴爾新昏”的句子,又在斷續錯雜的回憶和抒情中,突出和強調了丈夫背信棄義對她產生的強烈刺激,她無法忍受眼前出現的這一現實,更不能以平常之心來接受這一現實,所以反覆詠之,以示銘心刻骨,難以忽忘。

  由此可見,這首詩在抒寫棄婦哀怨方面是很有特色的。它的出現,表明古代婦女在愛情和婚姻生活中,很早就處在弱者的地位,充當著以男子為中心的社會的犧牲品,她們的命運是值得同情的。盡管作品沒有直接對負情男子作明確的譴責,但最初的信誓旦旦和最終的棄如脫靴,仍為此作了有力的點示,具有深刻的警世作用。

 

 

    6、《谷風》里哀怨棄婦的悲情女子,是個刻畫細致傳神的悲劇角色。讀完《谷風》,為詩里的這個女子,心里有一種油然而生的哀怨與激憤。或許在有記載的詩中,《谷風》里,遭無情丈夫遺棄的女子的哀訴,是最讓人難以忘懷的形象之一,因為她天性里的軟弱,因為她不能自己去質問。用解讀式的路子來理解文字里的虛構人物一般來說是一種錯誤的理解文本的方法,因為讓每一個讀到這個女子經歷的讀者,自己的心里自然而然地產生一種壓抑,這正是寫作者的一種目的,這也是生活本身就潛藏的一種特質。因為在實際生活中,每個人更多是在按照非反省的方式,在自己的人生迷霧里穿行著,這既是生活神秘的地方,也是生活無盡的苦澀之處。

 

 

   7、古今學者都一致判斷《詩經.邶風.谷風》是一首描寫糟糠之妻遭不義丈夫拋棄后,陳述自己的辯護,聲討丈夫用情不專、無情無信,抒發恚憤和痛苦的詩作,即所謂“怨婦詩”。
    
  夫妻感情變遷是一個常見的社會性問題。由于女性在很多方面的弱勢,婚變中往往女方會遭到相對多的傷害,在古代農業社會尤其如此。古典農業文明社會由于生產技術落后,婦女因身體條件限制難以從事重體力勞動,故而由經濟上的依附性(男子從事繁重體力勞動生產出支撐社會運行的糧食和基本物資,創造出主要財富)進而發展到社會地位遠低于男子。我國是公認的世界歷史上農耕文明發育相對早且最充分的國家,所以男尊女卑就成為中國古代社會的一大特色性標志。
    
  這種社會結構和風俗習慣下,女性基本沒有獨立的財產權或者財產權受到法律保護很少,所以古代被丈夫遺棄的女性往往命運比較悲慘。

    要理解“谷風”作者或者女主人公的憤怒和怨恨,首先要了解古代社會這種特殊的男女關系及家庭關系的特點。
    
  從詩文內容來判斷,故事講述的是一個尋常的自由民家庭,丈夫原先是個窮苦的農民。婚后夫婦二人齊心努力,特別是妻子為家庭貢獻甚大,慢慢地家境才好轉、過上了相對寬心的日子。然而,就在這種情況下變故發生了。詩中的負心漢不僅不感念結發之妻多年來的辛苦和付出,反而喜新厭舊、另結新歡。背叛感情和婚姻不說,還想法設法折磨發妻、甚至拳腳相加實施家庭暴力;最可憎的是這位兇暴狠毒的丈夫居然嫌怨發妻影響他和新人的生活,將無辜可憐的感情受害者掃地出門。難怪棄婦滿腔悲憤,用如泣如訴的語言傾吐自己的不幸和冤屈。
    
  好在今天社會進步了,不僅是世人崇尚男女平等觀念,而且由于工商業的昌明和知識經濟時代的降臨,婦女的經濟獨立保障了她們的社會地位上升。即便社會發生了滄海桑田的變化,這首古詩依然有現實價值。對那些發生感情危機的家庭,夫妻在出現爭執時,應該多想想共同奮斗、相濡以沫的日子,想想對方為家庭做出的貢獻,這樣才是明智和負責任的態度。

 

 

   8、鶯語華舞春晝午,羅帶玲瓏紅香惹。瞬時間
   和睦的家庭里面,谷風習習,陰雨無常;你不分蔓箐和蘿卜
   非要把“二奶”娶回家;為此你費盡心機,巧設套局
   將我拋棄!還以種種卑鄙的流言,為你們的宴爾新婚
   涂摸各種合理的緣由之光!我得離開了。但我知道——
   郊外清涼的晚風,多么希望我能夠留下!負心的人啊
   你假做仁義,送我到了門坎。然后就匆匆地回到那鳳凰帷內
   縱恣于紅軟香透之中,呼吸“二奶”的肉體芳香。那柔情的學問
   甘甜有如她的舌頭。只有低沉而又未落的晚炊,為我送行……

   叢林暗芳,微雨菲菲。我的眼淚,滴入清澈的涇水當中
   看到“二奶”,像一條海魚一樣顫動,你被卷入她肉體的海浪
   我們昔日的玫瑰,被一道閃電擊傷。渭水變濁
   我猶如沙粒,在習習谷風中沉浮。我又聽到了
    你打罵的聲音,翻過魚梁,掀翻了魚筐。往事
   猶如魚兒一樣,流入涇河渭水波中。天哪
   誰能夠體恤我的苦衷?我與他,也曾宴爾新婚
    我與他,亦曾蝶柳交狂。鄰居們常常贊嘆
    這是村社的福祉,是彩云鋪開的光華燦爛

   那時的水兒,深淺有度。日子里鳥語花香
   涇渭清清,可筏可舟,可泳可游。所有的鄉鄰
   沐浴在我和他的牧歌聲中,謙而有禮,慷而多助
   然而,自從他包了“二奶”之后,糟糠之情頓失
   涇河的波浪,被他一夜間剖開了上千個口子。
   金鏤淚痕,輾轉成飄零的枯葉。我成了障礙!
   不除去我,他們如何能夠顛鸞倒鳳一生?我啊
   成了他,抽不出鋒芒的青稞!可憐的兒女們
   仿拂賣不出去的貨物,存放在他仇恨的貨架上

   于是,他設好了圈套。用野生的荊棘做成枷鎖
   以青稞的葉子,燃燒了綠窗殘夢。往日的甘苦與共
   統統被棄入虛空與荒涼的恐懼之中。壞了的名譽
   為他的二度之梅,鋪起橋梁。我變成了一壇壇過冬的酸菜
   被轟然的雷霆,炸進萋萋衰草之中。他還獲得了同情
   以此作為舟楫,劃入“二奶”的洞房之中。昔日的節儉
   全成了他今日的柳絲裊娜。我繁重的勞動
   泊進今日“二奶”的鬢絲撩亂里頭,他在那兒
   渡入她的香腮之雪。棄我于板橋流水之外

   習習的谷風,潛行成一個又一個陰影之石
   某中無形的力量,將我托入暮云的翅翼。是死
   還是活著?菱蔓無語,單薄的星光,詞語也閃爍不定
   天啊,賜我一絲月華吧。我的孩子們
   不是黃昏的色澤。誰來為我們雪恥?谷風依然習習無語
   我的父兄,能否為我做主?柴門深處,桂塘之畔
   請給我以力量!老天爺啊,陽光為什么不能為美德
   編制彩虹。難道只有負心的鈔票,才能
   掛在高高的上空?人倫的力量何時顯形?……

   就因為他做了官?就因為他的權勢和金錢
   世人的崇高,難道都要遁入一徑煙塵飛逝
  “二奶”之后,是否還會有“三奶”?是否——
   還會有失去父母的孩子,飄進碎破的紅霞煙云
  我已失去了憎恨,沒人撫慰這憂郁和愁痛
   天空依然明亮,魔鬼,幽靈和天堂,哪個飛得更高?
   ……又有新發的暴富,在燃起洞房的爆竹
   世人已經習慣,誰來清除這些落地的竹花
   習習的谷風呀,不要跟著我。看那香燭,已經銷殘……

 

 

   9、每每讀《谷風》時,總是有難言的痛苦縈懷不去,仿佛那個被丈夫拋棄的女子,是我千年前的嫡親姐姐,隔著幾千年的風煙歲月,我所能感受到的她的傷痛絲毫不減一分———

    詩中第一節用比興的手法,說陰陽和合,雨澤降臨,比喻只有夫妻和睦,家道才能興旺,丈夫應該與自己同心同德,不應該對自己發脾氣,使用家庭暴力。

    到第二節,說不能因為“葑菲”的根部壞掉了,就把它們的葉子也一起拋掉不要,比喻不能因為自己年長色衰,就無視她持家的美德而拋棄她,他們應該同生共死才對的。

    已然被別人休掉,還談何“同生共死”?于是自然過渡到第三節,她孤單單一個人在回娘家的路上走得異常緩慢,她不過是想他出來送自己一程罷了。其實是心里不想走,才這樣把步子拖得慢騰騰的。好歹夫妻一場,可那個人是多么心狠啊,連出門送她一程都不愿意。

    到詩的第四節,痛苦的心情達到了高潮。前兩句說,就連苦菜也要甜過我的心,后兩句則是以別人的樂景襯自己的哀情了。那個拋棄自己的人此刻又娶回一位美嬌娘,正沉浸在新婚燕爾之中,他倆的感情如兄如弟。古代男人視“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這樣比照的寫法,更襯出那個被棄之人的悲哀情懷……

    作為《詩經》里的棄婦主題詩,《谷風》比《氓》寫得更為深刻,也無非揭示了男人“富易妻”的陋習。

    “富易妻”的例子,在幾千年前不甚發達的先秦時代一貫如此。然則,在當下相對自由的社會大環境下,即便女人的地位有了質的飛躍,即便女人走出家門有了自己的工作不再靠男人供養,但是,“富易妻”的例子也不見減少,似乎平常得都不值得拿到桌面上來說事兒,而許多年輕的姑娘不正等著舊人搬離豪宅,自己去填充后母的空缺么?

    兩性關系中,若做到有情有義有担當,則是多么不易。然而,不是我悲觀,男女之間,似乎也不能等到平等的那么一天。

 

 

   10、討論到婦女地位時,凱恩斯則引用《詩經・邶風・谷風》:“涇以渭濁,湜湜其沚。宴爾新昏,不我屑矣。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后!”所以,孔子在兩千多年前應該就具有超前的女權思想了。

*

2013-09-10 2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