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
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

   [譯文]  洞庭湖八月水勢大漲,與湖岸相平,包容著天空的倒影,遠處天水相連,混而難辯。

   [出典]   孟浩然  《臨洞庭湖贈張丞相》

   注:

   1、《臨洞庭湖贈張丞相》 孟浩然 

    八月湖水平,涵虛混太清。 

   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

  欲濟無舟楫,端居恥圣明。

  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

       2 注釋:

  (1).詩題一作《臨洞庭湖》。張丞相,一說為張九齡,一說為張說。

  (2).湖水上漲,與岸齊平。天水相連,混為一體。虛、太清:均指天空。

  (3).古時云、夢為二澤,長江之南為夢澤,江北為云澤,后大部分淤為平地,唯存洞庭湖,人們習慣稱云夢澤。宋范致明《岳陽風土記》:"蓋城據東北,湖面百里,常多西南風。夏秋水漲,濤聲喧如萬鼓,晝夜不息。"

  (4).這句以比喻的方式說:想做官卻苦無門路,無人引薦。但不做官又有辱圣明的時代。

  (5).《淮南子·說林訓》:"臨淵而羨魚,不若歸家織網"。這句仍是表示希望入仕,企盼有人引薦。

 

 

    3、[韻譯]

  八月的傍晚,洞庭湖廣闊而又平靜,

  月亮倒影在微微的波光里,

  太陽的余熱使湖面還留有淡淡的水霧,

  遠處的岳陽城便隨著水霧的搖曳微微的顫動

  想要渡江河卻沒有船和槳,

  想要修身隱居卻怕辜負當今這圣明的皇上與開明的政治環境,

  只有坐壁上觀,

  羨慕垂釣的人釣上一條條大魚了 。

    譯文2:

    八月的湖水漲滿,幾乎與四岸齊平,無崖無端,似將萬里長天包容。
水氣蒸蒸,籠罩了這古老的大澤云夢;波光粼粼,雄渾的氣勢撼動了岳陽古城。
我想要涉河跋水,卻沒有舟帆載乘;若要閑居端坐,對不起這盛世清明。
只好坐下來觀看那些垂釣之人,空懷著實現理想的激情。

    譯文3:

    仲秋八月的時節,洞庭湖的湖水都快和堤岸齊平了,湖水涵容著天空,水天渾然一體湖上蒸騰的霧氣籠罩著整個云夢澤,洶涌的波濤沖擊著岳陽城(正像)想要渡湖卻沒有船只(我想要出仕做官卻沒人引薦)(我)安居不仕有愧于圣明天子旁觀垂釣的人,空有一廂羨慕之情。

 
    4、孟浩然(公元689~740)唐代詩人。襄州襄陽(今湖北襄樊)人,世稱孟襄陽。前半生主要居家侍親讀書,以詩自適。曾隱居鹿門山。

    隱居一段時間,又想有所作為,因而到長安尋覓機會。他的詩得到了很高的評價,名聲一時傳遍京師,可惜在仕途方面卻阻礙重重,始終得不到朝廷重視,孟浩然受到莫大的打擊,只得失意地回到鹿門山,悠游山水間。之后雖有一、兩次機會,但可惜都沒能施展才能。

    公元740年,好朋友王昌齡來到襄陽,此時孟浩然背上生疽,己經快痊愈了,醫生叮嚀不可吃魚蝦等食物,可是老朋友相聚,飲酒聊天,無比歡樂,孟浩然竟忘了忌諱,吃了鮮魚,結果病毒發作死亡。活到五十二歲。

    孟浩然詩歌絕大部分為五言短篇,題材不寬,多寫山水田園和隱逸、行旅等內容。雖不無憤世嫉俗之作,但更多屬于詩人的自我表現。他和王維并稱,其詩雖不如王詩境界廣闊,但在藝術上有獨特造詣,而且是繼陶淵明、謝靈運、謝眺之后,開盛唐田園山水詩派之先聲。孟詩不事雕飾,清淡簡樸,感受親切真實,生活氣息濃厚,富有奇妙自得之趣。如《秋登萬山寄張五》、《過故人莊》、《春曉》等篇,淡而有味,渾然一體,韻致飄逸,意境清曠。孟詩以清曠沖澹為基調,但沖澹中有壯逸之氣,如《望洞庭湖贈張丞相》“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一聯,精力渾健,俯視一切。但這類詩在孟詩中不多見。總的來說,孟詩內容單薄,不免窘于篇幅。現通行的《孟浩然集》收詩263首,但竄有別人作品。新、舊《唐書》有傳。

 

   5、此詩舊注開元二十一年(733)年張九齡為相時,孟(45歲)西游長安,以此詩投贈張,希望引薦。然有人說733年孟在長安時,張尚在家鄉韶關丁母憂,張于年底才進京就任中書侍郎。孟此次未見到張九齡。二人之相會當在張貶荊州長史時。李景白《孟浩然詩集校注》云:"本詩當作于開元四年(716,浩然28歲)左右張說任岳州刺使期間。" "張丞相當指張說"。

    這首詩前四句是寫洞庭湖、岳陽樓景觀的名句,寫出了磅礴的氣勢,壯闊的境界。在歷代岳陽樓詩中最為人們稱道。《西清詩話》云:"洞庭天下壯觀,騷人墨客題者眾矣,然終未若此詩頷聯一語氣象"。后四句表露想入仕,希望張丞相引薦之意,氣勢略不如前。《詩源辯體》云:"前四句甚雄壯,后稍不稱"。

    這是一首“干祿”詩。所謂“干祿”,即是向達官貴人呈獻詩文,以求引薦錄用。玄宗開元二十一年(733),張九齡為丞相,作者西游長安,以此詩獻之,以求錄用。詩前半泛寫洞庭波瀾壯闊,景色宏大,象征開元的清明政治。后半即景生情,抒發個人進身無路,閑居無聊的苦衷,表達了急于用世的決心。全詩頌對方,而不過分;乞錄用,而不自貶,不亢不卑,十分得體。

 

   6、唐玄宗開元二十五年( 737 ),張九齡被李林甫排擠,由右丞相貶為荊州長史。這首詩是張九齡在荊州任上詩人寫給他的。

  前四句是寫洞庭湖的名句。八月水漲,湖水幾乎與岸平。向湖中看,水天相接,水跟天混合一體,分不清彼此,所以稱“混太清”,“太清”指天。但洞庭湖上的水天相混,與一般的水天相接不一樣。水天相接,還是水是水、天是天,只是人的視力造成的錯覺,這里的水天相混,是水與天混而不分,在水與天之間的一段虛空已包含在湖水里,所以是水和天相混了。

  “氣蒸云夢澤”,水面上有蒸發出來的水氣,把虛空包含了,這個水氣也把整個云夢澤都籠罩了。古代的云夢澤,在湖北省大江南北,江南為夢,江北為云,方圓八九百里,這里泛指圍繞著洞庭湖一帶。接著第四句寫洞庭湖波浪的聲勢。宋范致明《岳陽風土記》,稱洞庭“夏秋水漲,濤聲喧如萬鼓”,故稱“波撼岳陽城”。岳陽城在洞庭湖東北岸,那兒的岳陽樓是望洞庭湖的勝地。這四句勾勒出了洞庭湖的壯闊景象和湖波的聲勢。

 


  后四句是感懷。“欲濟無舟楫”,《書·說命上》:

  “若濟巨川,用汝作舟楫。”面對洞庭湖,要渡過去卻沒有舟楫,暗喻自己想出仕建功,沒有人引薦。“端居恥圣明”,端居指平居閑處,在圣明時即太平時,閑著不做事是可恥的。《淮南子·說林訓》:“臨河而羨魚,不如歸家結網。”末聯表示空有羨魚的感情,希望對方推薦。這首詩的感懷部分,寫得含蓄,不直白求薦。所用典故,與望洞庭湖密切結合,極為自然,而融化無跡。

  這首詩僅用四句話就概括出洞庭湖的浩渺氣勢,寫出洞庭湖波濤洶涌的聲勢,抒懷里又要結合寫景,含蓄不露,雖有所求,但不露求乞相。在寫景上,詩人抓住洞庭湖水勢大的季節,用“八月”來點明,用“湖水平”說明水勢的浩大,開頭樸實而有力。第二句就奇峰突起,概括出洞庭湖的氣魄。洞庭湖的浩渺,不同一般的水天相接,原來是“含虛混太清”,湖上的水氣把天和空都包含進去了。這才捕捉住了它的特點,寫出了它的浩渺的氣勢。如此還不夠,再加上“氣蒸云夢澤”,水氣的蒸騰把江南江北的云夢澤都籠罩了。這樣寫,還沒有寫足洞庭湖波濤洶涌的聲勢,于是再加上“波撼岳陽城”,使人感到波濤的聲勢使岳陽城都受到震動似的,這才把洞庭湖的特點寫足了。

  在抒懷方面,明明是求人引薦,卻沒有一句求薦的話,而是結合洞庭湖的描寫,用“欲濟無舟楫”來暗示,并說自己不出來做事對不起這個時代。對方原是宰相,“舟楫”這個典用得極為得體。

 

   7、這是一首干謁詩。唐玄宗開元二十一年(733),孟浩然西游長安,寫了這首詩贈當時在相位的張九齡,目的是想得到張的賞識和錄用,只是為了保持一點身分,才寫得那樣委婉,極力泯滅那干謁的痕跡。

秋水盛漲,八月的洞庭湖裝得滿滿的,和岸上幾乎平接。遠遠望去,水天一色,洞庭湖和天空接合成了完完整整的一塊。開頭兩句,寫得洞庭湖極開朗也極涵渾,汪洋浩闊,與天相接,潤澤著千花萬樹,容納了大大小小的河流。

三、四句實寫湖。“氣蒸”句寫出湖的豐厚的蓄積,仿佛廣大的沼澤地帶,都受到湖的滋養哺育,才顯得那樣草木繁茂,郁郁蒼蒼。而“波撼”兩字放在“岳陽城”上,襯托湖的澎湃動蕩,也極為有力。人們眼中的這一座湖濱城,好象瑟縮不安地匍伏在它的腳下,變得異常渺小了。這兩句被稱為描寫洞庭湖的名句。但兩句仍有區別:上句用寬廣的平面襯托湖的浩闊,下句用窄小的立體來反映湖的聲勢。詩人筆下的洞庭湖不僅廣大,而且還充滿活力。

 

下面四句,轉入抒情。“欲濟無舟楫”,是從眼前景物觸發出來的,詩人面對浩浩的湖水,想到自己還是在野之身,要找出路卻沒有人接引,正如想渡過湖去卻沒有船只一樣。“端居恥圣明”,是說在這個“圣明”的太平盛世,自己不甘心閑居無事,要出來做一番事業。這兩句是正式向張丞相表白心事,說明自己目前雖然是個隱士,可是并非本愿,出仕求官還是心焉向往的,不過還找不到門路而已。

于是下面再進一步,向張丞相發出呼吁。“垂釣者”暗指當朝執政的人物,其實是專就張丞相而言。這最后兩句,意思是說:執政的張大人啊,您能出來主持國政,我是十分欽佩的,不過我是在野之身,不能追隨左右,替你效力,只有徒然表示欽羨之情罷了。這幾句話,詩人巧妙地運用了“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淮南子·說林訓》)的古語,另翻新意;而且“垂釣”也正好同“湖水”照應,因此不大露出痕跡,但是他要求援引的心情是不難體味的。

作為干謁詩,最重要的是要寫得得體,稱頌對方要有分寸,不失身分。措辭要不卑不亢,不露寒乞相,才是第一等文字。這首詩委婉含蓄,不落俗套,藝術上自有特色。(劉逸生)

 

8、作為唐代第一位以山水詩見長的詩人,孟浩然不僅以創作大量的山水田園詩豐富了詩歌的題材,而且以清淡曠遠的風格閃爍著奪目的光彩。縱觀他的山水田園詩,我們不難發現,那里寄托了孟浩然的諸多情懷。其中之一就是寄托了強烈的出仕愿望。

在盛唐詩人中,孟浩然是唯一一位終身不仕的詩人。在他人眼里,孟浩然是一位地地道道的隱逸詩人。李白就曾說:“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云。”(《贈孟浩然》)這是詩人李白心目中的孟浩然,也是一般唐人心目中的孟浩然——一位多么倜儻而又飄然出塵的逸士!其實,孟浩然并非無意進仕,年輕時候的他,雖然生活在家鄉的山清水秀之中,但他的內心懷著積極的抱負。與盛唐其他的詩人一樣,他也懷有濟時用世的強烈愿望,其《臨洞庭湖贈張丞相》前四句寫洞庭湖的壯美景色,氣勢雄偉,意境開闊。后四句即景抒情,“臨淵羨魚”而坐觀垂釣,孟浩然希望能夠通過張丞相的引薦而進入仕途。詩歌中含有一種不甘寂寞的豪逸之氣,從中反映出孟浩然的雄心壯志。他在《田園作》一詩中寫道,“粵余任推遷,三十猶未遇”,“沖天羨鴻鵠,爭食嗟雞鶩”。詩人寫自己年已三十卻還居于田園,嘆息無人舉薦,歲月流逝,徒有鴻鵠之志卻無法實現。從這些詩句中,我們可以看出詩人追求仕途的心愿是多么強烈的。

 

畢竟,孟浩然處于初盛唐之交的時代,他的社交活動和文學創作則主要在盛唐時期。這是一個士人要求擺脫各種傳統束縛,渴望建功立業、獲取功名富貴并進入社會上層的時期。在這樣的時代里,一身才華的孟浩然又何能例外呢?之所以會讓他人誤會孟浩然是一位隱逸詩人,是因為他受著佛禪思想的濡染,并不像時人那樣熱衷于應舉考試,而是一般都過著隱居的生活,只不過他的隱居是“養望待時”,“其求仕過程的表現,頗有點走‘終南捷徑’的味道”。在孟浩然的很多山水田園詩中,細細品味,我們其實是可以看到他迫切要求入仕的心態的。古人一般都喜歡把自己的失意之情融進山水田園中,以此來消融和減少自己的傷感和抑郁之情。作為失意文人之一的孟浩然自然也不例外,他的山水田園詩就寄托了自己的許多情懷。吟讀孟浩然的山水田園詩,我們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他那顆敏感而多情的心,可以感受到他解不開的仕隱情結。同時,我們還可以看到盛唐時代的社會風貌和認識到當時的社會黑暗。

 

9、"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特寫湖水聲勢。該句句式對仗工整,意境靈動飛揚,讀之使人倍感大氣磅礴,心胸激蕩。一個“蒸”字給人以云蒸霞蔚、龍騰虎躍、萬馬奔馳之勢;一個“撼”字,筆力千鈞,讀者仿佛看到巨瀾飛動,“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場景。然而“岳陽城”又似乎被壯闊的湖水所擁護。這不禁讓人比物聯類:一座古城與浩淼的湖水相比尚且如此渺小,更何況一個人的力量與螻蟻又有何異?如果沒有湖的涵養、滋潤,怎么能有百草豐茂,萬樹花開的美景?弦外之音:假如沒有皇恩浩蕩,人們何來受享恩澤?此處妙筆生花,一語驚人,很好地將下文引出,不愧為千古名句。

"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唐代詩人孟浩然這兩句詩,寫盡了洞庭湖與古城岳陽的關系. 雖說對洞庭湖長達一個多世紀的萎縮略有了解,但當要親眼面對這樣的現實時,心中的那份震撼還是難以言說.曾見過被洞庭湖分割成若干湖泊中的一個,滿目所及茂密蔥綠蘆葦的面積,仿佛遠遠大于水域的面積. 

 

10、  水邊的城市也多半美麗。俗云:“嬌不嬌,看吊橋;美不美,看秀水。”近水之人,往往更有愛美之心;濱水之城,也往往更加風姿綽約。“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是一種氣象;“鷺江唱歌唱亮了漁火,南海唱歌唱落了繁星”,是另一種風韻。美麗總是令人向往的,這些城市也就因此而名揚天下。岳陽、廈門都是那幾座最為美麗的濱海城市之一。

 

11、蘅塘退士的《唐詩三百首》總共選了三百一十首,其中竟然選了孟浩然十六首!

孟浩然的“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連現今幼兒園的小朋友尚能成誦,這是何等的殊榮;他的“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與杜甫的“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就詩句的恢弘和氣派,公認是描寫洞庭壯觀的絕版雙雄。

 宋代史學家宋祁《新唐書--文藝列傳》和元人辛文房《唐才子傳》等典籍,都載有孟浩然巧遇唐玄宗的故事:“孟浩然,襄州襄陽人。少好節義,喜振人患難,隱鹿門山。年四十,乃游京師。嘗與太學賦詩,一座嗟伏無敢抗,張九齡、王維雅稱道之。維私邀入內署,俄而玄宗至,浩然匿床下,維以實對,帝喜曰:‘朕聞其人而未見也,何懼而匿?’詔浩然出。帝問其詩,浩然再拜,自誦所為,至‘不才明主棄’之句,帝曰:‘卿不求仕,而朕未嘗棄卿,奈何誣我?’因命放還,終生不仕。”

一個天賜良機就這樣被他這句“不合時宜”的詩給毀了,孟浩然于是被打發回家,做官的愿望化為泡影,只得隱居鹿門,潦倒一生。

估計當時孟浩然嚇暈了,(老實人啊),背誦也不能背《歲暮歸南山》,而應該背誦他的《望洞庭》:“八月湖水平,涵虛混太清。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欲濟無舟楫,端居恥圣明。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若雷估計,當皇帝聽到“氣蒸云夢澤”時,必然會有所聚神,聽到“波撼岳陽城”時,皇帝肯定會為如此磅礴的排句而擊節叫好,再聽到“欲濟無舟楫,端居恥圣明”時,皇帝差不多就會龍顏大開,封他一個弘文館校書什么的了。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