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譯文]  水光山色交輝,卻把游人依戀。美景難以言傳,相看兩不厭。

  [出典]   李清照  《怨王孫》

   注:

   1、  《怨王孫》 李清照 

     湖上風來波浩渺,秋已暮、紅稀香少。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蓮子已成荷葉老,清露洗、蘋花汀草。眠沙鷗鷺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

   2、注釋:

     紅稀香少:鮮花衰萎,空氣中飄散的香味也淡薄了。紅,與李清照《如夢令》“綠肥紅瘦”中的“紅”用法相同。

  蘋:多年生水草,又名“田字草”。

  汀:邊平地。

  似:《歷代詩余》等作“應”。

 

   3、譯文:

     西風吹起湖面,水波浩渺。季節已是晚秋,滿眼香銷紅減。水光山色交輝,卻把游人依戀。美景難言傳,相看兩不厭。

     荷葉已凋殘。露洗蘋花、水草,新綠更明妍。鷗鷺扭頭守在水邊眠,怪我早離清幽地,徑自回家。

 

 

   4、李清照生平可見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5、這首記寫秋天郊游的詞作,當寫于詞人南渡前的早期。秋天給人們帶來的常常是蕭瑟冷落的感覺,自宋玉“悲秋”以來,文人筆下的秋景,總呈現出一種悲涼蕭瑟之色。然而李清照這首《怨王孫》中的秋景,展現的是一幅清新廣闊的畫圖,詞人不僅賦予大自然以靜態的美,更賦予生命和感情,由此見出詞人不同凡俗的情趣與襟懷。

    這是一首秋景詞,詞人以其獨特的方式,細膩委婉又具體形象地傳達出一種特色鮮明的陰柔之美。 這首詞當寫于詞人南渡前的早期。秋天給人們帶來的常常是蕭瑟冷落的感覺,自宋玉“悲秋”以來,文人筆下的秋景,總呈現出一種悲涼蕭瑟之色。然而李清照這首《怨王孫》中的秋景,展現的是一幅清新廣闊的畫圖,詞人不僅賦予大自然以靜態的美,更賦予生命和感情,由此見出詞人不同凡俗的情趣與襟懷。

  “湖上風來”句起語不俗,避開俗套。秋高氣爽,常見風平波靜,而一旦朔風初起,便會吹起悠遠的水波,宣告著深秋到了,所以說“秋己暮”。而一句“紅稀香少”,更通過自然界色彩和氣味的變化,進一步點染了深秋的景觀。大自然總是宜人的,深秋季節卻別有滋味,這里,作者不說人們如何的喜愛山水,倒說“水光山色與人親”,將大自然人情化、感情化了。正是這“與人親”,方換得人與景親,也才能真的領略到大自然的水光山色中的景物美,所以,作者所說的“說不盡、無窮好”言之有根,是從心田深處發出的真誠的贊頌之語。

  下片雖然仍是對秋景色的繼續描繪,但卻不是簡單的重復。蓮實葉老、露洗蘋草,都標示著深秋的時令,人所共見,卻易于忽略,一經作者點染,便覺秋意襲人。而沙灘上勾頭縮頸睡眠的鷗鷺等水鳥,對于早早歸去的人們頭也不回,似乎以此表示了它們的不滿。這里,鷗鷺也人格化了,與上片的山水的感情化似是同樣手法,但卻一反上片的山水“與人親”,而為鷗鷺對人恨,這一親一恨之間就帶給讀者以清新多樣之感,且通過人們郊外的不能久留,更深一層地透露出深秋的到來。

  這首詞造景清新別致,描寫淚細密傳神,巧妙地運用擬人化手法,寫出了物我交融的深秋美意,耐人尋味。

 

 

    6、湖上風來波浩渺,秋已暮、紅稀香少

    起句勾勒出一幅水波蕩漾、紅荷凋殘的畫面。你看,在明朗清澈的秋空下,湖水倒映著遠山,不時有清風徐來,湖面上泛起層層漣漪,放眼望去,清波微瀾,渺無邊際。此時,已是暮秋時節,荷花大多已經凋謝,只剩下零零星星的一些,稀疏地點綴在湖面上,空氣中散發著淡淡的余香。

    “浩渺”,水勢遼遠,既表現了漣漪擴展的情景,又說明湖面之廣。“暮”,將盡。“紅稀香少”,有類“綠肥紅瘦”,簡潔形象地寫出了暮秋荷花的景象。“紅”,指荷花。

    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一葉落而知天下秋”,一般來說,秋天的葉落花殘,容易引起人的傷感,正如宋玉所說:“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 九辯》)然而,李清照面對暮秋景物,不僅沒有蕭瑟之感,反而覺得景物宜人,美不勝收。你看,湖水湛藍,秋山淡遠,水光山色交相輝映,與人格外親近。這一切是多么美好啊,該怎樣描述呢?即使千言萬語,也是說不完道不盡的。

    山水“與人親”,這是擬人化的手法。山與水是自然景物,沒有知覺和感情,詞人不直說自己如何親切自然,為之陶醉,而是寄情于物,借彼言己,正所謂“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

    蓮子已成荷葉老,清露洗、蘋花汀草

    秋天是收獲的季節。荷葉雖已老去,香氣消歇,然而它的蓮子已經成熟了,湖面上一朵朵蓮蓬正挺立著。而那湖邊的蘋花和岸上的小草,就像被清瑩的露水洗過一樣,看上去青翠欲滴。

    “蓮子已成”一句,有果實累累、老葉凌風之態,一掃敗荷零落的凄楚頹唐之意,給人以豐盈充實的喜悅。后二句進一步寫湖邊的花草,使畫面景物更為豐富多姿。“蘋花”,多年生草本植物,莖柔軟細長,生在淺水中,初秋開花。“汀草”,指水岸平地上的草。“清露洗”,含有很豐富的內容:一是顯示出花草的滋潤,色澤鮮明;二是展現出生氣勃勃、欣欣向榮的景象。大概詞人此時的心情也正如此吧。

    眠沙鷗鷺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

    詞人眼前看到的,不僅是花草,還有禽鳥。看,在那湖畔的沙地上,有幾只鷗鷺在休憩,它們是那樣的安靜淡然,當我走過,連頭也不回一下,似乎是恨我歸去太早,不肯道別。

    結尾二句,詞語婉曲柔和,含蓄有味,反映出詞人與鷗鷺為友、寄情山水的樂趣及依戀之情。鷗鷺哪能懂得恨人歸早呢?分明是詞人舍不得離開荷湖鷗鷺,以反寫正,含蓄有趣。

    張炎《詞源》卷下“制曲”條說:“過片不要斷了曲意,須要承上接下。”此詞上下承接,意脈不斷。“蓮子已成荷葉老”之句,與上片的時空、景物緊密銜接,直到曲終拍煞,詞意接轉連貫如一。上片末句是“說不盡,無窮好”,結拍為“似也恨,人歸早”,聲韻詞意,無不動聽悅目。

    評 解

    此詞上片寫游賞秋景的喜悅,下片寫歸去時的依戀不舍。全詞用語淺顯通俗,表意不落窠臼。自古逢秋悲寂寞,宋玉有“悲哉秋之為氣也”(《九辯》),杜甫嘆息“萬里悲秋常作客”(《登高》),許多文人寫過遲暮的秋天。李清照本人也寫過“人比黃花瘦”的銷魂之感,包含著濃重的悲秋成分。此篇晚秋景色卻寫得宏闊俊朗,清新親切。由于詞人樂觀情緒的點染,詞中的“水光山色”、“蘋花汀草”,以及“眠沙鷗鷺”,無不使人感到可親可愛,心情愉悅。

    此詞基本保持了婉約詞的當行本色,但又不同于一般婉約詞的纏綿蘊藉,而直說“秋已暮”,直夸“無窮好”。如此寫來,既不隱晦,又不直露;既有景物的描繪,又有感情的抒發。這種含意明白而又不逐一點破的寫法,豐富了婉約詞的表達方式,使其既有意味深長之雋永,又有曉暢歡快之清新。這在北宋詞壇上,乃至古代閨閣詞人中,并不多見。

 

 

    7、蓮子已成荷葉老,清露洗、花汀草。這兩句出自李清照的《雙調憶王孫》:“湖上風來波浩渺,秋已暮、紅稀香少。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蓮子已成荷葉老,清露洗、花汀草。眠沙鷗鷺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此詞也是清照早期作品,寫秋日湖上景色。“雙調”,即下片是上片的重復。

    詞中所寫的湖,據周篤文先生考證,與《如夢令》(嘗記溪亭日暮)同一地,即歷城蓮子湖。上片說:我泛舟在蓮子湖上,裊裊秋風吹來,清波粼粼,浩渺無際。已是暮秋,紅色荷花大多凋殘了,香味淡薄,但水光山色仍然與游人親近,秋天的風景真是說不盡無窮美好。詞人描寫湖上秋色,風清氣爽,氣象開闊,洋溢著人與大自然融合的親切、歡快情致。

    下片“蓮子”兩句說:荷葉雖老,但蓮子已成,一枝枝清碧如玉的蓮蓬兒飽滿豐盛,挺立于水面上。那晶瑩圓轉的清露,把湖畔和汀洲上的白花和綠草清洗得生機勃勃。這兩句不僅極生動地描寫出暮秋清麗明凈的景色,而且一反前人詠荷詩詞諸如“多少綠荷相倚恨,一時回首背西風”(杜牧《齊安郡中偶題》)、“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李商隱《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袞》)、“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碧波間”(李璟《攤破浣溪沙》)等感嘆秋荷衰颯凋殘的愁苦情調,而熱烈贊賞秋荷之美,使詞的情調風格開朗歡快,令人心曠神怡。這兩句還蘊含著深邃的哲思。荷葉雖老而蓮子新成,是年輕的女詞人對秋荷之美的新發現,揭示了自然物之美不只是生命的青春朝氣,也在于生命的充實成熟。自然萬物的生命是無窮無盡的,在時空的轉換中,有一些生命走向衰敗,同時另外一些生命正在萌動、發展、壯大。正是由于年輕的女詞人對大自然滿懷著同情的愛心,她才能對大自然的生命運動及其美的真諦,有特殊的心靈感悟與深刻的洞察。所以這兩句詞,是景、情、理的交融契合,具有高度的審美價值和認識價值。

    李清照的這首詞,使我聯想到英國19世紀著名的浪漫主義詩人濟慈的那首經典名詩《秋頌》來。在《秋頌》的第一節中,詩人寫道:“霧氣洋溢、果實圓熟的秋/你和成熟的太陽成為友伴/你們密謀用累累的珠球/綴滿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使屋前的老樹背負著蘋果/讓熟味透進果實的心中……”濟慈以激情和想象熱烈贊頌秋天是成熟和結果的季節,是豐收的日子。在他那支充滿五官感覺的詩筆下,面臨萬物凋零之冬的秋天,毫無生命遲暮之感,而是洋溢著生命成熟的歡樂。李清照和濟慈,這兩位不同時代、民族、國家和性別的詩人,對秋天的成熟之美的感受竟然有驚人的一致。而對于具有深遠的悲秋傳統的中國古典詩史來說,李清照對于秋天和人生成熟之美的發現和歌頌,尤為難能可貴。

 

 

   8、“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詞人心胸寬闊、朗爽,不僅不感到悲,反以為喜、以為親。這里詞人不說自己面對湖光山色感到親切,反說“水光山色”與人親近。這種移情于物的表現手法,把自己陶醉山水之情更真切地表達了出來。李白詩有“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獨坐敬亭山》),辛棄疾詞有“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賀新郎》),表現手法略同,只不過李清照寫得更自然明白和直接。

 

 

   9、 宋代女性作家與禽鳥的對話,更顯得富有靈性,因為禽鳥本身就具有自己的“語言”體系,而聰敏的女性作家天長日久地獨處閨閣,便能聽懂它們悅耳的話語。“梁燕語多終日在,薔薇風細一簾香”(李清照《春殘》),就是女作家們爛漫年華閨閣生活的真實寫照。她們呼吸著花的清香,耳邊縈繞著紫燕絮絮叨叨的話語,想象著鳥兒幸福自由的生活,仿佛心靈與鳥兒結盟,萌生出不盡的感觸和柔情。如李清照的《怨王孫》:

  湖上風來波浩渺,秋已暮,紅稀香少。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蓮子已成荷葉老,清露洗,蘋花汀草。眠沙鷗鷺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

  美麗湖光山色向作者表示著友好與親呢,那衰老的荷葉,新熟的蓮子,含露的花草,皆令人賞心悅目。特別是沙灘上眠臥的對對鷗鷺,因為作者將要歸去,便生出無限留戀,“似也恨,人歸早”!通過這一組沉默的心靈對話,細心的作者以寫實的筆墨,以鷗鷺眠臥沙灘的體態“語言”,表達了自己陶醉大自然美麗風光,眷戀大自然精靈的情懷。

 

 

    10、這首詞在描繪秋天景色的同時,又直接抒發了主人公的內心感受。秋風送爽,波浪不驚,風荷婷婷,動而無聲。對于清淡幽靜的自然景色的具體描寫,惟妙惟肖地展示了詞人平靜、和悅的心境。同時,這一極致之境,又反襯出隱藏在詞人心底的情愫:看似歡娛,超逸,實則更加孤寂,惆悵;“眠沙鷗鷺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及上片的“水光山色與人親”等句,都說明能與詞人相親相悅者,唯有水光山色與沙上鷗鷺,而在這茫茫人世卻是知音難求。這首詞顯得徐緩穩重,表達出詞人淡泊、寧靜的心緒,淡泊之下又埋藏著深深的孤寂。

 

 

    11、喜歡和認識殘荷最初是在書本上。那些古人寫殘荷的詩句,總能打動人。那“湖上風來波浩渺,秋已暮,紅稀香少。 水光山色與人親, 說不盡,無窮好。 蓮子已成荷葉老, 清露洗,萍花汀草。 眠沙鷗鷺不回頭, 似也恨,人歸早。”那“白藕作花風已秋, 不堪殘睡更回頭。 晚云帶雨歸飛急,去作西窗一夜愁。”那“西風初入小溪帆, 旋織波紋縐淺藍。 行到鬧紅無水面, 紅蓮沉醉白蓮酣。”那“萬柄綠荷衰颯盡, 雨中無可蓋眠鷗。 當時乍疊青錢滿, 肯信池塘有暮秋。”等等。而最喜歡的還是李商隱的那首:“ 竹塢無塵水檻清,相思迢遞隔重城。 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好個“留得殘荷聽雨聲”,把一切想說的話都說了。

     經過了一春一夏,出水的芙蓉凋謝了,落過蜻蜓的小荷衰老了, 在嚴霜里,在西風下,在夕陽余輝中,殘荷枯枝如鐵,枯葉若幟,迎風屹立,把湖面塑成一種悲壯的美,繪成一幅多姿的潑墨畫卷。已經香消玉殞的殘荷仿佛在抗爭著什么,仿佛在述說著什么,仿佛在預示著什么……

    站在湖邊,望著那殘荷,讀明白了殘荷的話語:人生一世,荷活一秋。什么最可貴?那就是時間和空間,時間給予生物以生命,空間給予生物以自由。貧窮和富有又與時間和空間往往成反比,當你貧窮的時候,時間往往充裕,而沒有空間。你可能連火車都沒有看見過,腳踏黃土,頭頂烈日,就如趙本山所語:到鐵嶺就是“大城市”了。而富有了的人們,可以朝在北京晚宿紐約,可又來去匆匆,沒有了時間。富有的人總是哀嘆:可以充分占有空間,卻惟獨沒有了時間。然而,無論是貧窮還是富有,作為一個人,要想不白白虛度,要想不碌碌無為,都要付出自己的心血。

    每個人,都不可避免地面對這些:一是,我們的靈魂。在我們追求物質、財富和聲色口腹之樂時常常將它拋之腦后,然而就是它總是在潛移默化地支配著我們。因此,看明白了的人永遠珍視自己的靈魂,不允許絲毫的玷污。二是,我們的身體。無論我們花費多少時間和精力使它茁壯,可是在死亡面前,個人的力量就顯得蒼白無力了,它會毅然決然遠離我們而去。因此,看明白了的人懂得了身體是“1”,其余的一切都是“0”,沒有1的0永遠只是0。三是,我們的財富、地位、權力、名譽……當我們死去時,這些身外之物就會走向別的地方,而不會永恒。所以,看明白了的人總是讓這些東西成為自己的奴隸,而不容許它們成為一天的主人。四是,人際關系以及我們的親人和朋友。無論他們在我們生前和我們的關系多么的親密,當你步入人生最后階段時,也只能給你更多的呵護和愛意,而不能代替其他。因此,看明白了的人永遠不會苛求自己的親人和朋友,而是懂得去選擇,善于去放棄,耐得住寂寞,經得起誘惑。

   生命是漫長的,也是簡短的。殘荷的短暫一生,就像一面鏡子,使許多人讀明白了人生。

 

 

   12、古人講究學以致用。一個讀書人為了追求高深的學問,每天都兢兢業業地苦讀,這種奮發向上的精神固然很好,但不要忽略讀書之外的瀟灑趣味。中國歷史上有位女詞人李清照,出身仕宦人家,從小愛讀書、練字、作畫、吟詩。她非常喜歡戶外游戲,熱愛自然。"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蓮子已成荷花老,清露洗蘋花汀草。"這一切,奠定了她文學生涯的基礎。李清照的出現,不僅是宋代文學的驕傲,也是中國文學的驕傲。一個做學問的人,要有嚴謹的治學態度,思考要細密,學習要刻苦,同時又要有瀟灑脫俗的胸懷,不拘泥細節。如果只知讀書,不會做事,就會成為一個毫無生機的、死氣沉沉的書呆子。在現代社會,生活就等于是一種競爭,如果不多懂得社會,了解社會,何以生存?如果不保留一點生活情趣,純粹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天外來客,所學何以致用?

 

 

   13、李清照生于書香門第。父親李格非,進士出身,“以文章受知于蘇軾”母親王氏也是一個通文墨,懂詩書的大家閨秀。生活在這樣的家庭中耳濡目染,自幼就受到良好的家庭文學氛圍的熏陶,加之本人天資聰穎、才思敏捷、博聞強記,故“自少年即有詩名,才力華贍,逼近前輩。”

    多愁善感,不平則鳴的文人氣質,鑄就她關心社稷蒼生,也關注自然,關愛生命。在其詞中明顯感知。“湖上風來波浩瀚,秋已暮,紅稀香少。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蓮子已成荷葉老。清露洗頻花汀草。眼沙鷗鷺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怨王孫》)時值暮秋,鮮花凋謝,綠葉飄零,“人言秋日悲寂寥”。但親近自然,關愛自然的詞人李清照卻不然,哪怕只有“紅稀香少”也贊詠“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這正是心愛之切,才“情人眼里出芙蓉”。

    愛花不只停留在欣賞上,還落實在日常生活對花的關注。“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如夢令》)昨夜一場暴風驟雨,摧殘了無數弱小的自然生命。作者酒意未消,濃睡初醒,在朦朧中即問卷簾人,海棠怎么樣了?仆人告知海棠依舊。李清照當即補釋,告訴仆人,你知道嗎,一夜海棠,一定是變得紅花落了不少,綠葉上沾滿了雨水,變得沉重了許多。若不是長期觀花、愛花、護花,怎么會寫出如此深切細致的體驗。

 

 

   14、小小一扇竹排,載了多少美麗的夢。投入陽朔的山水中,我愿化作一縷自由的輕煙,撫過青山,撫過綠水,飄向藍天,融于谷地,永久守候著這一片靈山秀水,享受著這一段青蔥歲月。天空是如此蔚藍,讓我窒息于一種曠遠的純凈。面前山壁的千層褶皺,仿佛揉進了歲月的無限滄桑。兩只凌波的水鳥,送來淡淡的陽光和淡淡的竹香。沉默的艄公,還在盼望著涉江采芙蓉的女子,在日落之后,哼幾句劉三姐的深情低唱。倒影漣碧,在水中律動的陰影里,我仿佛看見我無邪的心。而那片躺在青綠旁的河灘,亦留下了我的足音,踏響著一些久遠的故事……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我愿有一管竹笛,在這蒹葭蒼蒼的季節里,坐在清澈的漓江邊,伴著迎風擺舞的竹枝,吹散青春的多愁善感。

    四季輪回,年年芳草,年年枯枝。枯枝終被搖落,換來一樹蔥蘢。愿心底有一片不變的綠,讓疲倦的靈魂,無須時刻更換姿容。不知是我融進了陽朔的山水中,還是陽朔的山水藏于我心。泛舟漓江,我仿佛由顧影自憐的籠鳥,脫胎成奔向蒼穹的飛鴻……

 

 

    15、欣賞荒野、回歸自然  
   青山清我目、流水靜我耳   
   山中何所有?岑上多白云  
   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自然不可改良、生活可以選擇 選擇綠色生活、健康適度消費  
   只有一個地球、人類應該同舟共濟  
   人類善待自然、就是善待自己  
   地球能滿足人類的需要、但滿足不了人類的貪婪  
   幸福生活不只在于豐衣足食,也在于碧水藍天。  
   追求綠色時尚、走向綠色文明。

 

 

   16、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人是主體,自然也是主體;不僅人有價值,自然也有價值;不僅人有主動性,自然也有主動性;不僅人依靠自然,所有生命都依靠自然。人來自于自然,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因而人類要尊重生命和自然界,生態文明將促進社會的全面發展。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