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譯文]  江南風景秀麗,到處都可劃船采拾水面的蓮葉。那一片片又青又圓的蓮葉,盛開得多么美艷。

       [出典]  西漢 無名氏  《江南可采蓮》

       注:

       1、 《江南可采蓮》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

         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

         魚戲蓮嚇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2、注釋:

         田田:指荷葉茂盛的樣子。

       3、譯文1:

         在江南可以采蓮的季節,蓮葉是多么的勁秀挺拔。魚兒們在蓮葉之間嬉戲,一會兒嬉戲在蓮葉東面,一會兒嬉戲在蓮葉西面,一會兒嬉戲在蓮葉南面,一會兒嬉戲在蓮葉北面。

        譯文2:

        江南水鄉有蓮可采,荷葉多么茂盛,還有魚兒嬉戲于其間。

        一會兒出現在蓮葉之東,一會兒游到蓮葉之西,一會兒歡躍于蓮葉之南,一會兒玩耍到蓮葉之北。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4、此詩為《相和歌辭 相和曲》之一,原見《宋書。樂志》,算得上是采蓮詩的鼻祖。大體這種民歌,純屬天籟,最初的創作者未必有意為之。

        樂府本是漢武帝時開始設立的一個掌管音樂的官署,它除了將文人歌功頌德的詩配樂演唱外,還担負采集民歌的任務。這些樂章、歌辭后來統稱為“樂府詩”或“樂府”。今存兩漢樂府中的民歌僅四十多首,它們多出自于下層人民群眾之口,反映了當時某些社會矛盾,有較高的認識價值;同時,其風格直樸率真,不事雕琢,頗具獨特的審美意趣。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5、本篇是一首與勞動相結合的情歌。詩歌采用民間情歌常用的比興、雙關手法,以“蓮”諧“憐”,象征愛情,以魚兒戲水于蓮葉問來暗喻青年男女在勞動中相互愛戀的歡樂情景。格調清新健康。

        詩歌的開頭三句勾勒出一幅生動的江南景致。后四句以東、西、南、北并列,方位的變化以魚兒的游動為依據,顯得活潑、自然、有趣。句式復沓而略有變化,是《詩經》的傳統手法,用在這里,更令人聯想到采蓮人在湖中泛舟來往、歌聲相和相應的情景。詩中沒有一字直接寫人,但是通過對蓮葉和魚兒的描繪,卻如聞其聲,如見其人,如臨其境,感受到一股勃勃生氣,領略到采蓮人內心的歡樂。

        “蓮”更多解釋是“戀”。語境而言,表喻“歡快”、“興奮”與“忐忑”交織的一種心理狀態,亦有時時處處“戀著”的含義。

        余冠英先生認為“魚戲蓮葉東”以下四句,可能是“和聲”。前三句由領唱者唱,而后四句為眾人和唱。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6、田田,作何解釋?緣何而起?翻檢了幾部工具書,解釋如下:
        ① 葉浮水上貌。——《辭源》;
        ② 荷葉相連貌。——《辭海》;
        ③ 蓮葉貌。——《中華大字典》;
        ④ 蓮葉茂盛的樣子。——《漢魏六朝詩一百首》。
     
        
    上面的諸多解釋,總感覺還沒搔到癢處,不及根本!
        我有一則讀書筆記現抄錄在下面,與朋友們共同欣賞,“田田”緣何而來的根由,或許可以窺見一二。這一段文字載于1993年6月7日《人民日報》第八版,作者吳奔星。他曾親耳聆聽過三位國學巨匠關于“蓮葉何田田”的一段對話。

        胡適、錢玄同和黎錦熙三位先生關于“蓮葉何田田”的一次談笑風生的議論,時間是1936年的夏天,地點是北平石駙馬大街北師文學院國文學系主任錢玄同先生的辦公室。文學院長黎錦熙先生正在和錢先生商談《中國大辭典》的編纂方針,并談到古漢語詞匯如何準確注釋的問題。其中就有“蓮葉何田田”一句待解。恰好北京大學文學院長胡適之先生有事找黎先生,于是他們就“蓮葉何田田”如何注釋開始隨便談心。

        錢先生認為“田田”一詞可能有錯。

        黎先生說:“對‘田田’注釋,歷來辭書的注釋都不準確,帶有猜測性。既已習非成是,還是一以貫之,仍照舊注如何?”

        胡先生說:“《江南》是一首最好的白話詩。‘田田’一詞,可能有撰寫之誤。但也誤了一千多年,改也沒有可靠的根據。”

        錢先生說:“對于這個詞,當年(1903-1909)在東京太炎先生的國學講習所里,我曾疑心‘田田’是‘圓圓’之誤。太炎先生曾點頭說:‘不是圓圓,就是團團,反正是因形致誤。’”

        胡先生說:“圓圓也罷,團團也罷,草書是很容易被看成‘田田’的。古人好古貪奇,遂以‘田田’為定論。”黎先生接著說:“簡體字的團,如果作草書,更容易被混為田字。”

         錢先生說:“習慣成自然,約定俗成,積重難返。就任其‘田田’下去吧。”

        三人之間有議論無爭論,我侍立于側,如游夏之徒,未敢妄參末議。略記師說,聊作佚聞而已,也算是“江南可采蓮”的一則佳話。(吳奔星)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7、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金槳木蘭船,戲采江南蓮。蓮香隔浦渡,荷葉滿江鮮。

      那是一個久遠的過往,那是一個連清風也柔軟得像絲綢一樣金黃的過往。

      輕紗羅衫,桂槕蘭漿,那些娥眉和嬋娟,用一篙暖波,一眸秋水,擺渡了所有的風塵和歡顏。那是一個清風吹拂著,便能無限延展的畫卷:她們用水袖桃花扇,點亮了荷花一片;她們在雁字回時,寫下了歡歌萬千。一池子的荷,旋轉著,劃出了一個又一個圓。

      那些個采蓮的女子啊,玉簪螺髻,柳眉彎彎。披戴明月的小揖輕舟,香囊佩蘭。燕子樓下,花枝亂顫,是桃葉、柳葉的爭渡?忘了歸路?還是撒落在星空下、綠藻間的蛙聲一片?

      看不見,多少嬉笑,在碧水清蓮間流轉。看不見,多少思念,在眉黛遠山上簇攢。當其村落向晚,搖曳著帆,且有回雁。不成眠,只有霜,曉來又染。

      誰還記得那些害了羞的蓮,攜著什么樣的思念,在纖纖玉手間蜷息盤桓。懷袖中,那一片火一樣的紅艷,映紅了誰的臉?陽光下,心事香軟。空氣里,有蓮一瓣一瓣,舒展。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8、此刻,又是南朝的樂府輕彈。他們一遍一遍唱和著,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

      這幽了一世又一世的樂章,緩緩的舊韻,裊裊的云煙,你可見?可見?那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的,可是那千年的因緣,百年的傾情,相守著的諾言?旖旎的絢麗。雅致的出塵。

      佛家說,有一種靈魂可以通達出世與入世的兩端。而今夜,在田田之間,讓我握一枝憐愛,想她的紅暈嫣然,想她的香軟千瓣。讓我跟她的靈魂在碧水清漣間琤琤而飛,十指相繞,唇色依然,連理的枝莖永遠,永遠的糾纏著,不屈的向上著。

      佛箴里說紅塵無愛。若是無愛,緣何會有翠蓋相依,唇齒相輔,榮枯與共?此刻請允許我就此撣下這一袖的繁華吧,無論在前世今生渡我的,是那瓣紅蓮還是那片綠蓋,我只想在暮色蒼茫的渡口前略過浮煙,不染纖塵。

      蓮的花語是純潔。姐姐的心是一片海。提起毫羽,把你的名字一遍,再一遍,涂成全紙的思念,全紙的青蓮,重重疊疊的在未央的夜深處,在心海的最深處。不管是海角天涯,不管芭蕉流年,依然是昨夜的魂索舊夢,依然是小揖輕舟飛躍的芙蓉浦口: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8、“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也許,不必去江南,蓮的美麗與可愛便躍然映入我們眼中。千百年來,當我們遙遙回首,發現原本自生自滅的蓮竟有我們無數的寄托,那些寄托,又如晨起的霧,如夢如幻,絲絲縷縷。

        也不曾知道,蓮后來何以成為了佛家的象征,只是在周敦頤的《愛蓮說》里,才知道這位天才的文人,與其說是在對蓮花大加頌揚,倒不如說他是借蓮之高潔不染而宣揚佛門凈地。是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美好的事物總是讓人沒理由不喜歡。清濁相伴,雅俗共賞。蓮,不是亭亭玉立的凌波仙子,是花之君子也。

         楊萬里更是一位寫蓮的高手。“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一幅多美的畫圖。妙趣天成,栩栩如生。“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呵呵,遠方的湖面之上,陽光燦爛的日子里,家鄉的紅荷一定又在爭奇斗艷吧。

        “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詩人描摹的場景真的是精妙絕倫,無論寫的是男憶女,還是女思男,恐怕沒有人不愿意置身其中。就算我們今天憶及,依然讓你心動不已。縱然是我們已身在千里之外,也難忘采蓮人那脈脈的嬌柔。也許,那一汪碧水之上搖曳著的,不再是嫵媚的蓮花,而是你的夢中情人。

        “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蓮的美麗,更多來自于意境和想象里;我們對于蓮的喜愛,也更多地至于遙望或者遐思。“水亭風日無人到,讓與蓮花自在香”,或許,遙遙翹首其實是更讓人感動的期許。

         一切感覺和情緒都不會憑空而至。蓮之美,發于我們的內心,卻又會來得那么自然天真;我們是世俗的,可是,我們對于美的追求又是多么的執著。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9、蛙鳴蟲吟,荷塘展媚,星月如水。

      清風無際,拂過蓮池,荷葉簌簌低語,荷花翩翩若舞。

      和煦的風,裁一抹輕盈的云裳,掛在天上,攜著舒適的溫度和柔情,輕拂發梢,一池碧水,月滿荷塘,微皺容顏,蕩起一陣漣漪。

      空氣中氤氳著淡淡的荷葉的清香,禁不住深深呼吸一口,一種久違的清新頓時沁滿鼻息。

      荷,輕展羅裙,晶亮的露珠捧著月亮含著星。仙景飄然,在水的一湄,凌波含翠。粉荷一抹嫣紅,嬌羞迷人;白荷純潔高雅,靜立碧水,似喜非喜,似怨非怨,低垂秀眉。

      你在彼岸靜靜的凝視,每一滴深情的淚,相思荷更媚,風吹。我發絲輕揚,一襲白衣素裙,飛如蝶,美麗感傷。

      幽幽荷塘,暗香,縈繞,掬一彎碧水,把月光握住,放飛,滿心溫柔與你。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如果,我就是那個江南采蓮的女子,與你,搖一支春天的槳櫓,駛向藕花的深處,采一支帶著清露,含苞怒放的荷花,剝一粒清香飽滿的蓮子,等到日薄西山,倦鳥歸林的時候,漁歌聲中,滿載一船星輝,踏著月色歸航,那是怎樣的詩意?!

      漣漣碧水,柔柔波光。蓮花逸在水湄。一片瀲滟曼妙。多少嬉笑,在碧水清蓮間流轉。

      我是否就是你五百年前遺落的蓮子,水中靜待,只為守候你的到來。為你獨放一世的美麗。

      星星懂了,月亮懂了,荷無語。愛上你等于愛上寂寞。所有的心事都化成點滴心淚滑落。愿?無奈?搖搖頭,卻搖碎滿池溫柔。

      幾欲開口,只想問你,我可是你身旁唯一靜開的花朵?傻傻的卻只能無語向你。

      芬芳滿園醉人魂,君無心卻深情。你的溫暖擾了多少花魂?

      月光如水,輕撫蓮的心事。淺唱低吟,風月無邊。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10、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從小荷才露尖尖角,就曾幻想駕一葉小舟,輯一船荷香,徜徉在清澈的河面,在草長鶯飛的季節,獨抱琵琶,循一支古曲,涉一方水的清雅,走進荷的世界,細細傾聽荷的述說。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成山色半成湖。夏日里的大明湖,蓮葉如碧,紅花似火。粉荷重露,瑩瑩欲滴。素蓮潔賦,嬌艷無暇。綠荷透清,盈盈泛碧。好一派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景象,令人如癡如醉。這時,能穿行在畫屏般的荷塘,風吹綠葉送爽,縷縷荷香盈袖。一枚枚飽滿的花蕾,一朵朵盛開的玉蓮,婀娜多姿地搖曳在碧水藍天之間,蔚為壯觀。待到蟬鳴漸盡,蛙聲四起時,月下的荷塘更有一種朦朧極致的美。疏星淡月,暗香浮動。此時,微風襲來,綠裙飄飄,映襯在嬌荷的粉紅玉顏里,湖面上緩緩綻放出一縷縷淺淺的微笑,仿佛少女含羞的目光仰望五彩斑斕的霓虹燈,碧波蕩漾的詩行,也如水草般柔順。

        我睡夢中風姿卓越的靚荷,你婷婷的風姿被多少人贊美,你姣姣的風韻歷代傳頌,你不施粉黛的天生麗質,你無與倫比的脫俗氣質,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真實寫照。

        我雖然不懂你,但要慢慢品讀你。我欣賞你,崇拜你,贊譽你。于是,在詩經楚辭的古典里,在唐詩宋詞的婉約里,在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下,在美麗的大明湖畔,觀賞那翠云千疊,滾珠泛玉的蓮荷翻飛搖動。你時而亭亭玉立,像個驕傲的公主,時而微頷腰身,又似極雅的紳士,集萬千容貌于一身,聚高風亮節于一世。

        你在淤泥里孕育,在陽光下生長,在高溫里盛開,在清風里結果。你的魂,飄在詩歌里,行在書畫里,定格在照片中……你即使紅顏褪盡,青春不在,仍要“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殘荷聽雨聲”,生命之歌依然回腸蕩氣,擲地有聲。即便凜冽的寒風夾著雪花飛來,荷的枝,荷的葉,被折斷,被摧毀,你還是不肯摧眉折腰,跪倒在地。依然在冰天雪地里屹立著獨立的尊嚴,彰顯著不屈不撓的錚錚鐵骨。繁華已盡花已老,傲骨清風不折腰!荷的一生,從小荷才露尖尖角,到花謝葉殘水面平,無時不現嬌容于其外,藏碩果于其里。

        我再一次體味荷的清純、高潔、脫俗、正直、嫻靜,荷的清香遠溢,出淤泥而不染,滄桑歲月里默默守候著那份執著的真情。荷之美,金玉不足喻其貴,冰雪不足喻其潔,花月不足喻其色。荷,你潔身自好,高風傲骨的品格,不愧為“花中君子”、“瑤池仙子”的雅稱。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11、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荷花載著高貴的品質,載著詩意的生活,姍然于我們的眼眸。

        翻動過多少真誠的向往,灼熱過多少深摯的思慕。

        十里荷塘蓮葉田田,萬畝荷花競相斗艷,開在鄉村的懷抱,將深碧的綠意,送進我們的凝望,即使烈日炎炎,只要你能靜對,你渾身上下便會流淌著潺潺的涼氣。

        投身碧天荷葉之間,身心都無須再捆著那些平時放不下、丟不掉的煩惱,呼吸著荷花所特有的清新幽香,在炎熱煩躁中尋找到一絲舒暢放松的心境……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12、沒有誰能夠讀懂一團荷葉托在月色荷塘里的情思。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清涼的月色下,獨步荷塘,或吟或思,總喜歡在蘊滿情趣的古詩里去品味一團荷葉的心思。

      荷葉是用來包裹相思的。在星光灑落的波面上,荷葉會鋪開團團的情思讓一滴滴透明的露珠潤過青翠的面龐,清洗葉脈交織的紋路,然后將月光梳理成一團乳白的輕紗,裹緊一朵蓮花,在陽光酣眠的呼吸里,融入脈脈的泉水,將柔情植入生命的根部。

      一陣風來,弦音夾著蓮的清香,浮起在水面上,那時,有女子凌波而來,只是驀然回首,那一襲素衣白裙飄逸的身影,那一雙含情流輝的眸子,竟成了一生都抹不去的潔白而深刻的記憶。

       聽到月亮在唱歌了,其實心里明白,那是清純的相思在荷葉里依依而歌。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13、自古蓮就寄托了人們許多的情感。又到五月了,碧荷新展,再有些時日也就會蓮花過人頭了。古代西洲曲里有: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什么時候有機會,月下賞荷,領略一下"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的景姿,找尋"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的體驗。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14、“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不由想起古人的歌謠。采的是蓮花,想的是什么?蓮者,憐也。憐不是可憐,而是可愛,一個讓人倍生憐愛之心的字兒。女孩子的名字,如果叫憐卿,或者叫可兒,絕對我見猶憐,比起小兔子,大老虎的,要詩意得多。紅樓十二釵中,最具有女人味的名字,不是黛玉寶釵,也不是湘云熙鳳,而是那個小名叫“可兒”的秦可卿。“卿應憐我我憐卿”,什么滋味?最能夠將蓮和憐的精妙發揮到極處的,可能是那個腰斬“水滸”的金圣嘆。即將上刑場的他,隨口吟道:“蓮子心里苦,梨兒腹內酸!”多少不忍,多少柔情,盡在此中了。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這是一首勞動者的歡歌嗎?有研究說是獨唱加和聲。可我覺得分明是賞玩蓮荷的即景。魚兒在蓮葉間穿梭往來,一葉扁舟在蓮葉間迂回曲折。是魚戲蓮還是人戲魚?憐兒憐兒,我心愛的姑娘,魚兒魚兒,帥氣的小伙,讓我們在蓮葉間荷花深處,來一首唱和如何?于是乎,藕香深處,荷葉田田,魚兒與小舟同戲,花兒不再重要,更加美麗浪漫的,是葉子。
      荷花碩大,卻不自信,需要更加碩大的綠葉來幫襯。雖然荷花的盛開,能引來詩人的歌唱,卻沒有哪一個詩人可以忽略一眼望不盡的荷葉。“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這里的故事主人翁采摘的是蓮花還是蓮葉,抑或是蓮子?一個清爽明亮的小姑娘,抬頭看花,低頭戲水。她與荷孰美?這里,詩人不需要紅花綠葉的搭配,不需要“萬綠從中一點紅”的作秀,就一個頑皮的造型,已經迷人千年還不夠。

      正是采蓮季節。想起那年,我們的小船在寶應水泗萬畝荷田里蜿蜒而行的情景,想起一個個大人孩子,每人頭頂一張大荷葉的快樂,想起一邊剝蓮蓬,一邊啃藕的滿足,可采蓮的,何止是江南?或者,江南就是戲蓮人。那么,他的憐兒一定是明眸皓齒,巧笑倩兮!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15、曾經有多少人走過江南的夏?多少人寫過采蓮時節的情景?所有這些人似乎在整個夏天都為這種美麗所誘惑,佇立在江南的蓮塘邊。他們用無比傾慕的眼神和姿態,為江南的采蓮情節而醉倒。這些歌和詞,說明了他們的沉溺之深。以至于千年之后,我似乎仍然看到他們沉醉在江南的蓮塘邊。

        南塘蟬鳴,蓮葉田田。是怎樣的江南女子蕩舟塘心,風飄香袂,唱一首撩人心魂的《采蓮曲》?蓮舟是小小的,槳聲是輕輕的,素手是纖纖的,笑語是款款的,情意是濃濃的。她們的小船劃到哪兒,香風艷歌就飄到哪兒,哪兒就有擋不住的柔美與迷醉。

        而今,我只能在詩歌的風韻里張望當年江南采蓮的盛景。

        江南可采蓮,在那素手蓮歌間,江南的蓮啊,亦深深、深深地醉倒。

        江南呵,江南。蓮動下漁舟的江南,竹溪動浣影的江南。今夜,就讓我夢醉江南的蓮瓣,聆聽一首美麗的《采蓮曲》……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16、多湖的江南是滋生愛與溫情的地方,“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采蓮曲里,江南女子獨坐蘭舟,皓腕輕揚,把一朵朵濕漉漉的愛情故事采進了古老的樂府詩篇,千百年來,你的皓腕牽動了多少癡情男子的目光,多少游子魂牽夢縈,多少英雄沉醉難醒,只為了做你腕下沒有被錯過的那一朵。     

          我知道我是屬于江南的,雖然它不屬于我。身處繁華都市,看慣了霓紅的交錯、人潮的涌動,對江南的婉約會更加向往。渴望溪水的淙淙,渴望石板路的曲折,渴望雨季劃過江南的小鎮,渴望逢著雨巷中那一株憂傷的丁香……就像今日,坐在湖邊看日出日沒、潮起潮落、云起云飛—— 一縷清風,一片悠云,一份隨意,感受江南的風姿綽綽;一杯香茗,一窗碎月,一份閑心,細讀江南文化的古韻悠悠。那一湖煙雨蕩滌著初夏的燥熱,梳理著我繽紛的思緒,讓我尋回一份淡定的態度對待人生。其實,參透人生的真諦,需要歲月的積累,需要古樸的真實。我夢中的江南,從不鼓噪,從不奢華,從不嘩眾取寵,它平和而實在,是生命中的靜美,是生命中最初的純真……

          夢幻的江南啊,你是否也在遙望著我慢慢靠近的腳步,最終將我擁抱?

          今夜,我的江南綻放成一朵蓮,玲瓏清婉……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17、江南,飛花如雨;江南,煙霧迷蒙。坐在烏蓬船上游歷江南水鄉,仿佛你挽著我的手徜徉在朦朧的月光下。看那小橋、流水、人家,不正是我夢里尋他千百度的江南嗎?水波盈盈、玲瓏剔透、婀娜多姿。

        “閑夢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瀟瀟。人語驛邊橋。”曲橋回廊的褶皺里,藏滿了風流才子俏佳人的傳說;古樸典雅的亭臺樓榭,不經意間會滴落出一些散章妙句來,仿佛那些文人雅仕正在一個莫名的地方低吟淺唱;悠長悠長的青磚古道,攆過了滄桑的歲月,承載著厚重的歷史,沉淀成一張古色古香的書頁。

      云霧繚繞的沱江從城中潺潺而過,江上漁火點點,輕舟蕩漾。看著蘭舟上柔美的江南女子,不禁想起梁元帝的《采蓮賦》:“于是妖童媛女,蕩舟心許;欋將移而藻掛,船欲動而萍開。恐沾裳而淺笑,畏傾船而斂裾。”江南是一闋典雅的小令,一首舒緩的歌謠。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也許我是你前世腕下的蓮子吧,為何我不能釋懷江南情結,我的夢流連在春水碧于天的鳳凰?你的邀約從江南飄來,鳳凰便寫滿了我婉約的心事。

       鳳凰——我夢中的江南! 

    江南可采蓮 蓮葉何田田。


        18、席慕容說:“人生是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流,我們都是那過河的人。”此言得之,游弋于悠悠人生之河中,泛舟于充滿欲望的社會中,我們漂泊,紛紛尋找屬于自己的心靈停泊處,而現實的紛雜總是無情的撕碎我們的夢,于是我們茫然,殊不知回歸自然,選擇本真才是最好的心靈泊點。

      泊于自然,在人生之河中領略壯麗的勝景。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漢樂府用她獨特的裊娜伴著蓮花的點點清香,帶著燕語的呢喃,夾著氤氳的水汽飄入人們的夢中,那夢境亦幻亦真,薄薄的白霧站著水汽打濕了人們心中易感動的心,讓人陶醉在這片江南麗景中。又或是“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的泰山,文人騷客的揮毫潑墨賦予了它豐厚的文化底蘊,三皇五帝的封禪賜予了它逼人的威儀。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我們登泰山則飽覽著聞名遐邇的壯景。泊于自然,領略壯麗的勝景,陶冶自己的情操。
    該文章轉載自無憂考網:
    http://www.51test.net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