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譯文]  思念往事,眼前又浮現過去的歡樂情景,就像身在夢里,忍不住流下傷心的眼淚。

  [出典]  北宋  周邦彥  《蘭陵王·柳陰直》

  注:

  1、  《蘭陵王》  周邦彥 

     柳陰直,煙里絲絲弄碧。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登臨望故國,誰識京華倦客?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柔條過千尺。

  閑尋舊蹤跡,又酒趁哀弦,燈照離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遞便數驛,望人在天北。

  凄惻,恨堆積!漸別浦縈回,津堠岑寂,斜陽冉冉春無極。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2、注釋:

    本篇又題作“柳”,借詠柳傷別,抒寫詞人送別友人之際的羈旅愁懷。

    蘭陵王:詞調名,首見于周邦彥詞。

  柳陰直:長堤之柳,排列整齊,其陰影連綴成直線。

  煙里絲絲弄碧:籠罩在煙氣里細長輕柔的柳條隨風飛舞,舞弄它嫩綠的姿色。弄:飄拂。

  隋堤:汴京附近汴河之堤,隋煬帝時所建,故稱。是北宋是來往京城的必經之路。

  拂水飄綿:柳枝輕拂水面,柳絮在空中飛揚。行色:指行人出發時的情況。

  故國:指故鄉。

  京華倦客:作者自謂。京華,指京城,作者久客京師,有厭倦之感,故云。

  長亭:古時驛路上十里一長亭,五里一短亭,供人休息,又是送別的地主。

  應折柔條過千尺:古人有折柳送別之習。過千尺:極言折柳之多。

  舊蹤跡:指往事。  又:又逢。

    酒趁哀弦:飲酒時奏著離別的樂曲。趁:逐,追隨。哀弦:哀怨的樂聲。

  離席:餞別的宴會。

  梨花榆火催寒食:餞別時正值梨花盛開的寒食時節。唐宋時期朝廷在清明日取榆柳之火以賜百官,故有“榆火”之說。寒食:清明前一天為寒食。

  一箭風快:指正當順風,船駛如箭。半篙波暖:指撐船的竹篙沒入水中,時令已近暮春,故曰波暖。迢遞:遙遠。驛:驛站。

  望:回頭看。人:指送行人。

  別浦:送行的水邊。縈回:水波回旋。

  津堠:碼頭上供撩望歇宿的處所。岑寂:冷清寂寞。

  冉冉:慢慢移動的樣子。無極:無邊。

  念:想到。月榭:月光下的樓臺。

  月榭:月光下的亭榭。榭,建在高臺上的敞屋。露橋:沾滿露水的橋邊。


    3、譯文1:

      正午的柳蔭直直地落下,霧靄中,絲絲柳枝隨風擺動。在古老的隋堤上,曾經多少次看見柳絮飛舞,把匆匆離去的人相送。 每次都登上高臺向故鄉瞭望,杭州遠隔山水一重又一重。  旅居京城使我厭倦, 可有誰知道我心中的隱痛?在這十里長亭的路上,我折下的柳條有上千枝,可總是年復一年地把他人相送。

     我趁著閑暇到了郊外,本來是為了尋找舊日的行蹤,不料又逢上筵席給朋友餞行。華燈照耀,我舉起了酒杯,哀怨的音樂在空中飄動。 驛站旁的梨花已經盛開,提醒我寒食節就要到了,人們將把榆柳的薪火取用。 我滿懷愁緒看著船像箭一樣離開,梢公的竹篙插進溫暖的水波,頻頻地朝前撐動。等船上的客人回頭相看,驛站遠遠地拋在后面,端的離開了讓人愁煩的京城。他想要再看一眼天北的我吆,卻發現已經是一片蒙朧。

  我孤零零地十分凄慘,堆積的愁恨有千萬重。送別的河岸迂回曲折,渡口的土堡一片寂靜。春色一天天濃了,斜陽掛在半空。我不禁想起那次攜手,在水榭游玩,月光溶溶。我們一起在露珠盈盈的橋頭,聽人吹笛到曲終…… 唉,回憶往事,如同是一場大夢。我暗中不斷垂淚,難以排遣的是那永遠的隱痛。

    譯文2:

     柳樹的樹蔭筆直,輕霧籠罩中,條條柳絲在輕輕飄拂,向人們展示它的青青色彩。在筆直的隋堤上,我們曾數次偶遇,那時,柳絲輕飄潔白的柳絮,顯得有情有意,似乎為遠游的人兒送行。我登臨高處遠望故鄉,誰又能理解久在京師客子,那種倦鳥思歸的心情?長亭路上,一年又一年,此道不知見過多少送行的傷感場面,折下的柳絲已多過千尺。

     心情略好,便想尋回往日的時光,此時酒宴上奏著傷感的樂曲,燈光照著離別的情形。梨花開放,榆柳生煙,寒食節又將來臨。我憂愁似海,風飛如離弦的快箭,竹篙進水才半篙,回頭一看已離開出發點很遠,轉眼間已過了無數的驛站。想起那位佳人,已在遙遠的地方,迷途茫茫一片煙云。

     凄涼寂寞,我心里堆滿怨恨。漸漸地,只見水崖曲折縈回,崖邊的碼頭渡口冷冷清清。斜陽映照著春草,望上去無邊無際。我思念以前與美人在樓臺一起抬頭望月,在露橋上聽那悅耳的笛音,那情味真是幸福難忘。往事如夢,換今日流下的眼淚,一行又一行,流不盡心思難了。


    4、在宋詞史上,周邦彥被尊為“婉約派的集大成者和格律派的創始人”,開南宋姜夔、張炎、吳文英“醇雅詞派”先河,對后世影響很大。周邦彥發展了柳永、張先、秦觀的婉約慢詞,還開創了一種新的形式,即在寫景抒情中融入述事,形成曲折反復、開闔細密、抑揚沉郁之勢。歷代詞家對他評價頗高,“北宋婉約作家,周最晚出,熏沐往哲,涵泳時賢,集其大成”(唐圭璋《唐宋詞鑒賞詞典 前言》)。眾多詞學專家公認的“宋詞四大家”,為“蘇東坡、周邦彥、辛棄疾、姜夔”,他的位置僅次于蘇軾。更有甚者,將他名列榜首,稱為“詞家之冠”。

     王國維作為看重內美和人格的大家,很自然對周邦彥的某些方面有些微詞。比如:

  1)詞之《雅》、《鄭》,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雖作艷語,終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與倡伎之別。

  2)恨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少耳。

  雖把周比做倡伎,把其詞貶為鄭衛之音,評價似乎很低,但他又有以下觀點:

  唐五代北宋之詞家,倡優也。南宋后之詞家,俗子也。二者其失相等。但詞人之詞,寧失之倡優,不失之俗子。以俗子之可厭,較倡優為甚故也。

  由此可見,王國維雖然認為周詞在品格上不如歐秦,但尤勝南宋諸家俗子之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還要注意,王國維在此所說的倡伎、倡優,并非指現在所說的那些妓女,而是指過去地位底下的藝伎和戲子。王對她們還是抱著同情的態度。這一則詞話可能也說明了王國維感到前面對周的批評過于嚴厲,想在此來個反撥和補充,以消除大家可能有的誤解。他畢竟對周是喜愛的。

     生平見莫將清淚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5、此詞寫于作者最后一次出京時。詞中托柳起興,抒寫了傷離別恨之情和身世飄零的喟嘆。詞寫欲留不得,非去不可,以柳發端,以行為愁,回想落淚,極回環往復之致,具沉郁頓挫的風格。

  “柳陰直,煙里絲絲弄碧”寫的是作者此離開京華時在隋堤上所見的柳色。所謂“柳陰直”,極類繪畫中的透視畫面:時當正午,日懸中天,柳樹的陰影不偏不倚直鋪在地上,而長堤之上,柳樹成行,柳陰沿長堤伸展開來,劃出一道直線。“煙里絲絲草碧”轉而寫柳絲:新生的柳枝細長柔嫩,象絲一樣;它們仿佛也知道自己碧色可人,就故意飄拂著以顯示它們的美,而柳絲的碧色透過春天的煙靄看去,更有一種朦朧的美。

  這樣的柳色已不止見了一次,那是為別人送行時看到的。

  “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隋堤指汴京附近汴河的堤,因為汴河是隋朝開的,所以稱隋堤。“行色”,行人出發前的景象。柳“拂水飄綿”如送行色。這四個字錘煉得十分精工,生動地摹畫出柳樹依依惜別的情態。那時詞人登上高堤眺望故鄉,別人的回歸觸動了自己的鄉情。

  這個厭倦了京城生活的客子的凄惘與憂愁有誰能理解呢?隋堤柳只管向行人拂水飄綿表示惜別之情,并沒有顧到送行的京華倦客。

  接著,將思緒又引回到柳樹上面:“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柔條過千尺。”古時驛路上十里一長亭,五里一短亭。亭是供人休息的地方,也是送別的地方。詞人設想,在長亭路上,年復一年,送別時折斷的柳條恐怕要超過千尺了。這幾句表面看來是愛惜柳樹,而深層的涵義卻是感嘆人間離別的頻繁。

  “尋”是尋思、追憶、回想的意思。“蹤跡”指往事而言。當船將開未開之際,詞人忙著和人告別,不得閑靜。而這時船已啟程,周圍靜了下來,自己的心也閑下來了,就很自然地要回憶京華的往事。“又酒趁哀弦,燈照離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意思是:想當初在寒食節前的一個晚上,情人為他送別。在送別的宴席上燈燭閃爍,伴著哀傷的樂曲飲酒。這里的“又”字是說從那次的離別宴會以后詞人已不止一次的回憶,如今坐在船上又一次回想到那番情景。“梨花榆火催寒食”寫明那次餞別的時間。寒食節在清明前一天,舊時風俗,寒食這天禁火,節后另取新火。唐制,清明取榆、柳之火以賜近臣。“催寒食”的“催”字有歲月匆匆之感。

  “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遞便數驛,望人在天北。”這四句是作者自己從船上回望岸邊的所見所感。“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遞便數驛”,風順船疾,行人本應高興,詞里卻用一“愁”字,這是因為有人讓他留戀著。回頭望去,那人已若遠在天邊,只見一個難辨的的身影。“望人在天北”五字,包含著無限的悵惘與凄惋。

  第二疊寫乍別之際,第三疊寫漸遠以后。“凄惻,恨堆積!”“恨”在這里是遺憾的意思。船行愈遠,遺憾愈重,一層一層堆積在心上難以排遣,也不想排遣。“漸別浦縈回,津堠岑寂,斜陽冉冉春無極。”從詞開頭的“柳陰直”看來,啟程在中午,而這時已到傍晚。“漸”字也表明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不是剛剛分別時的情形了。這時望中之人早已不見,所見只有沿途風光。大小有小口旁通叫浦,別浦也就是水流分支的地方,那里水波回旋。“津堠”是渡口附近的守望所。因為已是傍晚,所以渡口冷冷清清的,只有守望所孤零零地立在那里。景物與詞人的心情正相吻合。再加上斜陽冉冉西下,春色一望無邊,空闊的背景越發襯出自身的孤單。他不禁又想起往事:“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月榭之中,露橋之上,度過的那些夜晚,都留下了難忘的印象,宛如夢境似的,一一浮現在眼前。想到這里,不知不覺滴下了淚水。“暗滴”是背著人獨自滴淚,自己的心事和感情無法使旁人理解,也不愿讓旁人知道,只好暗自悲傷。

  此詞在構思和章法布局上頗具匠心。全詞由實入虛,實虛不斷轉換。開篇景起,由堤上柳引出對往昔送別的回憶和久離京師的身世之感,又由回憶和久客淹留之感折回到目前的離席;由離席再生發開拓出去,預為行者設想別后愁思,又由預為行者設想為歸入現實中自己的別后之思;最后,又由現實引發出對昔日相聚時的回憶。未別之時,回憶離別之苦;己別之后,則又回憶相聚時的歡樂,而詩人的久客淹留之感,傷離恨別之情,完全在這種回旋往復的描敘中展示出來。


    6、“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美成旅居在規模宏大的京城,卻年復一年地在十里長亭把他人相送。華燈照耀下,哀怨的音樂在空中旋舞不停,那驛站的梨花也朵朵綻放于枝頭。如此濃濃的春色,美成卻只得獨自一人回憶那“聽人吹笛到曲終”的寂寞之景。如夢似幻的往事,他卻只得獨自黯然落淚。“客中送客”,怎一個愁字了得?美成思念友人,無論是嚴寒逼人的冬天,抑或桃紅柳綠的春天,他總是思念友人,卻無法尋覓他們的蹤跡,任垂柳賣弄著嫩綠的姿色,美成也只能潸然淚下。

 

自古多情傷離別,范仲淹的“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歐陽修的“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李清照的“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讀宋詞,感受別離的傷痛,讓這種痛侵入我的肌膚,深入我的骨髓,痛徹我的心扉;更讓我懂得珍惜人世間的情感,珍惜和友人相聚的時光。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滄海桑田又怎樣,難滅我心中的執念與至愛;被這個時代遺棄又怎樣,我愿微笑著遺棄這個世界。我愿守候花開的剎那,聆聽宋詞的絕唱,即使歷萬世滄桑!

 

行走在宋詞的煙雨中,守候宋詞一生不盡的滄桑!


 

7、夜來風雨聲,醒來孤燈相伴。恨客里,光陰虛擲。春歸何處,流水落花兩無情,一去無痕跡,空嘆息!

    最相思,少年事。望故鄉飄渺,恨堆積,凄惻。沉思燈前,梨花郊外,柳陰處,煙里絲絲弄碧。

    無人處,最喜閑尋舊蹤跡。似夢里,淚暗滴。斷崖樹,古城柳,問遍千帆皆不是,寂寞沙洲冷。

    雨夜何其有?把闌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細聽巷陌人家,不見人語;冷風陣陣,冷雨霏霏!

    云深雁影,夜深人靜。孤燈相映,無言無語無意緒,但覺夜冷。

    春夜長,好夢短。我為誰蘭舟徐緩?人生如萍花,寄鄉思,誰為我收取燈前心意?


 

8、幼時讀詩,是從唐詩開始的。李白的《靜夜思》是當作順口溜來讀的。隨著年歲漸增,讀過的古詩漸漸多了起來,可都是一知半解,能完整背誦的詩歌也屈指可數。后來接觸了宋詞,有幾首曾觸動了我的心靈,于是就一見鐘情地追隨她而去,追了好長一段時間,現在回想起那些“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日子,竟“都被雨打風吹去”,不免“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了。再后來,我又迷上了元代的散曲,東籬居士一曲“百歲光陰一夢蝶,重回首往事堪嗟”,讓年少輕狂的我受到了突然襲擊,遙想馬老先生必是性情中人,一語中的,道破天機。

     這樣從唐詩到宋詞再到元曲,從童年讀到少年……


   9、喜歡在春暖花開的日子彼此吟詠“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喜歡在秋意漸起的季節相對成誦“相思迢迢隔重城,留得殘荷聽雨聲”;喜歡憑窗而立細細體會“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的情緒;喜歡遠足郊外用心感受“衰草愁煙,亂鴉送日,風沙回旋平野”的況味;喜歡在夜闌風靜時分“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那些沉浸在詩與詞的時光隨著象牙塔生活的結束而悄然離開了我。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有種莫名的失落感,但日子總是教會一個人學習適應。慢慢地,我嘗試去適應周遭的一切,嘗試去和同事談論家長里短,嘗試說心口不一的話兒甚至察言觀色。等到有一天,我發現我已經和其他人幾無分別的時候,詩歌已經被我遠遠地拋棄了。

    當我清楚地感到這點時,一種叫寂寞的東西從內心開始滋生并且蔓延。有時拼命看小說,拼命聽音樂,以為這樣就可以將自己的頭腦生硬地填滿,以為這樣就可以不再虛無縹緲地幻想一切,以為這樣就可以找取到一些心靈上的撫慰,以為這樣就可以不給寂寞以可乘之機,可是,沒有任何用處。我心底里始終有一個聲音在發出呼喚,我明了那是我曾經熱愛過的詩歌的聲音。


   10、愛情于男人,只是裝飾品,而非耐用品。

  愛情于女人,卻是最日常的生命營養品。

  即使對個別女人而言,她們并不把愛情與生命等價齊觀,那也一定會把愛情當做人生的奢侈品。

  奢侈品之“奢”,并不僅僅在于價高,更是因為其總是少之又少,一生得一,便是滿足了。所以對大多數女人而言,她們的一生,不在愛情中,就是在尋找愛情的過程中。

  男人在失去愛情之后,才開始想念愛人,他們總是在用一個新的愛人,代替那場逝去的愛情。

  女人在愛人離開之后,就開始懷念愛情。即使在一場重新開始的愛情里,她們也會執拗地給離開的愛人豎一個長生牌位。

  即使仇恨,她們也要永志不忘。

  所以“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的總是男人,而女人即使有“兩處閑愁”,也只有“一種相思”。

  沉浸在愛情中的女人,最幸福的表情永遠都是暗含了淡淡哀傷的“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而男人,即使“人面不知何處去”,他們興高采烈地貪戀著的永遠都是眼前的“桃花依舊笑春風”。

  男人說:女人是一種愛情動物。但他們說這話的時候,卻忘記了,正是這種被他們嘲諷的愛情動物,才賦予了他們在女人身上尋找愛情的生命。

  女人說:男人是一種下半身動物。但女人們卻一次又一次地把心心念念的愛情寄托在男人身上。

  真不知道這究竟是男人的悲哀,還是女人的無奈。 可能,愛情的尷尬與玄妙正在其中。

  自視為太陽的著名大男子主義者尼采,曾咬牙切齒地對男人說過:去見女人的時候,記得帶上你們的鞭子。

  自視為塵芥的非著名大女子主義者,也語重心長地對女人說過:去見男人的時候,別忘了帶上一條結實的韁繩。

 

    11、晶瑩的眼淚穿越歷史的輪回,一遍遍地譜出惆悵與迷惘。或是“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的沉郁悲涼,或是“十年花骨東風淚,幾點螺香素壁塵”的凄艷綺麗,亦或是“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的傷恨別離。沉浸在其中的我們總是為其中的憂愁而心碎,那么,能懂得他們的雋永真實嗎?

     十年的生死永隔,隔不開他對她的思念,又是一年斷腸日,在別人眼里無塵無埃的日日年年在他看來卻地動山搖。路漫漫,人海茫茫,漫長廣闊的時間空間將他們兩地睽隔。墳前的青草尚可以與她相伴,而他,卻只能任憑萬語千言在淚水中肆意流淌。恍若夢般,她一襲玉黛羅紗坐在窗前,手執木梳,一下下梳理著如水的長發。他舉起手想揉揉眼睛看看這是不是真的,卻又在空中縮回手。就這樣吧,假也好,真也罷,能再見到她的模樣,他已知足。空中懸著的明月浮出云層,照碎了他的海市蜃樓。難以逾越的生死終究還是讓他老淚縱橫,似瀑布般沖刷出歷久彌新的真情。 

    飛鳥的啼鳴在天空中憂涼地劃下人字的印記,。千里煙波,風吹浪卷,平野垂闊。長河落日,大漠黃沙掩映著她單薄的身影,對閑窗畔,懷抱琵琶,纖手輕撥,幾聲柔音被喧鬧的鼓樂聲掩蓋,消失的無影無蹤。一行清淚順著臉頰淺淺地滑下,轉瞬間卻又風干了。她轉身,透過大紅的喜紗,透過厚幔圍就的花轎,她已看不見了故國,看不見了大唐的國土,她只能看見在那一片土地的上空,云彩交錯成和諧的圖案,仿佛邊境中的寧靜炊煙。她的嘴角微微揚起,心中衍生出絲  絲不悔。又一行淚水滑下,滴落在紅色嫁衣上,濺開,成為永不風干的愿望。  當干旱的心田遇上逢時的甘霖,即使苦澀也會覺得甜美。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的三更雨也罷,淚瘦紅浥鮫綃透的滿懷愁緒也罷,泣盡風檐夜雨鈴的傷心回憶也罷,陣陣低泣流淌出的不只是對往事前人的執著,更多的應是深情。 

 眼淚是美麗的。盡管它總是引發傷感愁思,盡管它有時會破壞氣氛,它還是恒久地從遠古流傳至今;眼淚是美麗的。縱然它充滿了苦澀與咸麻,縱然它看起來如此渾濁、如此不清,但它總能將人的最真誠的反應與最透徹的想法透露出來;眼淚是美麗的。即使沒有華麗的外表,即使不能被永久保藏,它依舊用堅定的信念與執著的情感把人生之初的天真無邪無憂無慮完整地展現在我們眼前……

 

 淡而恒遠,久而彌堅。滄海月明,珠亦含淚。那撼人心弦的淚水必會隨著諾亞方舟,隨時間的洪流一同奔向未來,昭示它無可比擬的美麗。


 

12、似冷不覺寒的初春,選個寂寥的黃昏,彳亍在冷清的僻處,長發撩起,絲巾飄飛,不關風的事;

 

似陰不覺暗的夜晚,找一處清靜的院落,仰望著幽深的夜空,星月想望,浮想聯翩,不關月的事。


  一個人,只為散散步,就走進了風里。


  廣場上、空曠處,遍布放風箏的人。有初學乍練的,有得心應手的,他們的本質區別在于一抻一放間的力度與火候。跟為人做事的道理一樣:收是為了放,退是為了進;放飛要適度收斂,美其名曰“約束是為了飛得更高”;放飛的過程越有波折,成功后便多添幾分快樂;等到只剩牽線仰望時,別人正艷羨空中冽冽抖動的風箏被你牽引的感覺呢,你卻說“放飛是快樂的,一直飄著便了然無趣了!”


  靜思默想:有多少人和事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曾記否?云山路上的低喁、霧罩路上的遐想,云山霧罩之間,山已無棱、天地已合。君可見?彳亍獨行、瑟索西風中,“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一個人,只為看看天,就瞥到了月上。


  “月斜西山溝,云兒伴山悠”。別較真,彩云追月呢!未見月之皎潔,只知月光幽暗。那幽幽的光讓人心疼,心疼如月光般滿含幽怨的眼神;那幽幽的光讓人心碎,心碎如蠶豆般總也挑不明的燈燭和如燈燭般幻明幻滅的歲月。星光是自身的,月光是借來的。星月相望間,靈光乍現,嫦娥奔月的情事已迢遞人間幾重?


  星月年年相似,望月已物是人非。


 

 

13、“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蕭蕭征程,幾許坦蕩,幾許坎坷!瘋狂的馬蹄,背負起無盡的幽魂絕塵而去。惜當年,氣沖斗牛,豪情壯志踐踏濃濃硝煙,消釋故國之痛,甩掉遺黎之悲,縱使苔蘚遍地,荒草沒膝的衰景也無力喚起“愁極頻驚,夢輕難記”的凄絕與哀傷;看如今,柳鎖鶯魂,花翻蝶夢,心底回旋多少次,夢里徘徊多少回,落紅飄飛人獨立時,“看云外山河,還老去,桂花影。”


    前事朦朧,令人沉沉思索,感情似奔流的水傾瀉而下,樓頭五更鐘的幽幽殘夢,花底三月雨的寂寞離愁,都悄然躲進夢里,放肆嗷叫。花魂,攀附到哪兒了呢?是在風前舞動消逝了,還是貪戀黃昏的雨滴而流連忘返了?殊不知,有些許的哀怨在翹首盼望:花魂的瓊漿玉露能否冰釋寂寂痛楚,讓晶瑩的淚滴沉醉到空靈笑靨的懷抱里,憨然入睡?


 

14、一提到女人,大多數人都會以花來形容,姹紫嫣紅的花兒恰似女人的嬌媚和柔弱。人都是好奇的,對特殊的事物抱有一種強烈的沖擊感與震撼力,所以當女強人們以樹的姿態挺拔于這個社會的時候,確實帶給我們前所未有的沖擊力,讓我們領會到了女人的另一種風情,但是人們尤其是男人對女強人的態度大多是敬而畏之,甚至敬而遠之。“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這里的美人不僅僅是有著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之容貌的女人,還要有水一般的柔情。人們常說:花雖嬌柔但也有利刺,樹雖挺拔但也有嫩葉。話雖這樣說,但事實上,利刺之花少了堅韌,嫩葉之樹少了柔軟。于是,就出現了藤一樣的女人。

     藤一樣的女人不斷變換著角度生長,總是令人驚喜,驚喜于它“萬叢紅中一椎綠”的特別。藤一樣的女人決不會違背自己的意愿而生長,她們不會委屈背叛自己。柔順時她們可以沐浴陽光,享受雨露,接受風兒輕輕地撫摩;暴怒時,她們可以鉆透大地,擊碎巖石,將千年古木纏繞窒息。她們絕對是個好員工,工作盡職盡責,兢兢業業,井井有條,她們有著樹一樣女人的頑強與敬業精神,所以藤一樣的女人大多事業有成,活得很滋潤,她們不同于樹一樣女人的地方就在于她們懂得取舍,懂得享受。藤一樣的女人享受打江山的快樂,卻不喜歡守江山的煩瑣,闖過之后,她們會很瀟灑地走人,浪跡四方。她們也不會像花一樣的女人那樣重視旁人眼里的自我形象,只要自己認準的就隨心所欲、我行我素,大有“天下唾沫與我何干?”的灑脫。藤一樣的女人貼近自然卻也不拒絕都市,感性但不矯情,理性但不固執,嫵媚但不媚俗,率直但不魯莽……她們就那么不聲不響地活成自己,以至于幾乎鮮有人知道她們的存在。
                 
  藤一樣的女人高貴,心靈上的高貴,不是表面的高傲。她們拒絕淺薄,拒絕平庸。她們會努力把自己的生活放置在調色盤上。傷感時,她們也會有“坐看落花空嘆息,羅袂濕斑紅淚滴”、“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花易飄零人易老,正心碎、哪堪塞管吹”的愁緒。偶爾俏皮,她們也會吟:“纖纖素手如霜雪,笑把秋花插”。追憶時,她們會有“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的一腔心事。她們不會熾烈地表白,也許只會以“情鐘束素無華,意在含情不語”的含蓄來暗示什么。偶爾,她們也會有:“無心再續笙歌夢,掩重門,淺醉閑眠”的淡泊。大多時候,她們心中有的恐怕只是“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的超脫。
                 
  如今的時代,想活得富貴很容易,想活成自己卻不是很容易的事,這可能需要耐得住寂寞,學會品位甚至享受孤獨,學會品嘗甘冽,咀嚼苦澀,學會珍惜已得到的幸福而不是空奢未來的幸福……在繁華中保持本色而不迷失,靈活變通而不隨波逐流,如此活著,也許只有藤一樣的女人可以。
                 
  這一生,說短,一路上風風雨雨,坎坷波折;說長,一下子就到了尾聲。所以,充滿快樂問心無愧原原本本地活著就顯得彌足珍貴。
                 
  不羨慕花的嬌媚,不羨慕樹的挺拔,只想快樂地做個藤一樣的女人,柔韌的藤。( 文 /
蘭逸塵


    15、夜深闌靜,似乎總離不開音樂,這流傳幾千年聲音依然如此纏綿。“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一個人的夜晚,沒有如此的豪情,有的只是悠然地喝著不加糖的咖啡。

  遠處霓虹燈火,把漂浮的心不安的停靠在無語的碼頭。馬修連恩低沉的呢喃,布列瑟農環繞著嘶啞。總有些地方是文字難以到達的,音樂在寂寞奔跑時碰撞著回憶。在時間的河里籍慰著奄奄一息的勇氣,只有靈魂沒有歸宿的心才會在寂靜的深夜徘徊。點燃那支無奈的煙,是借助煙燃燒時微弱的熱量來驅走寒冷,還是希望能把失眠窒息?

  輪回中的梵音,轉動不停。浮云萬里橫渡,塵世的路。不同的音符,系著漫無邊際的思緒。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鏡中人問君,此顏容為誰消瘦?回應的是江淑娜的問情——愛到不能愛聚到終須散,繁華過后成一夢啊!


    16、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繁華浮盡,纖塵不染。或許我在等待,或許只是一味地沉思,自我休克。在做一道簡短的問題的同時,問自己,這是哪里。

    在網上找了很久忽然發現沒有什么適合我現在的心情,也許我現在的心情只能自己來拼湊,別的文字還是不能夠走到心里,走到最深的地方。也許,也許,最近太愛用也許來說話。好像一切都是一種假象的可能性。可能存在,也可能是空的。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不過昨天費勁心思想要找到的那句詩,今天卻在偶然之間發現了,你說,這個世界是不是很捉弄人呢。就像今天做過的一道英語選擇題:人生的遭遇就像在追逐美麗的蝴蝶,你不動的時候,它也靜止著,你追著它的時候,它卻總是和你保持距離。


    17、 思維在我的記憶系統中快速的流動循環。想著在人生的河流中我經過的地方,他們和我的距離忽近忽遠,有時候你的眼睛仿佛已經看到過去發生的一幕幕,看到了你的苦難,發現了你那個時候所擁有而現在不能得到的一切。昨天發生的例例在目,可當你看到,你永遠也回不到從前,只能在記憶的美景中回味, 現在過的很灑脫,可是有時候你真的想在經歷一次所發生的讓你追悔莫及的事情。 

     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周邦彥·蘭陵王》我在孤獨中尋找出路。 用酒精來麻醉。 淡淡愁緒, 與誰訴。這一場秋雨是冷的,我的心在寒冷中不在那么脆弱不堪。我堅強的意志伴我走到風燭殘年,
 
    我不喜歡秋天,這是生命生命走向消融的時刻,在寂靜中慢慢的把好看的東西帶向死亡。他讓你變的消沉,抑郁寡歡。我喜歡春天,這是萬物復蘇的時刻,即使在這個季節狂風肆虐,飛沙走石。 當你看到春風拂柳的時候,你又看到了希望。

 
    18、靜靜地佇立于窗前,看春日的細雨在風中飄搖,絲絲垂柳在風中翻飛。寧靜而安逸的時光里,柔曼細膩傷感的歌聲傳來,“Dont Know Much這首歌,音質純凈,行腔委婉,深情款款,極富感染力。憂郁而舒緩的曲調,似雨般輕舞飛揚淌入了我的心靈,淡淡的哀愁,淡淡的恬適,淡淡的傾訴......一如你在我的耳邊輕輕低語。
 
    明澈柔美的歌聲敲打著我的心弦,回憶中的片斷散落了一地,我每拾起一片,淚珠就順著臉頰無聲的飄落,而往事,那些過往的細節,在這憂傷絕美的歌聲中淹沒。“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記憶之門就像相機,有時開啟,有時關閉,難忘而珍貴的瞬間永久的定格,那些傷心的瑣碎,在驀然回首之時,已經漸行漸遠,迷迷糊糊中我把它刪除了。從前的那般模樣,到如今早已了無痕。 

沉醉在這婉轉動人,緩慢細膩的喃喃細語的歌聲中,傷感而又疲倦,“依遍闌干,只是無情緒。人何處,連天芳草,望斷歸來路”、“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如煙往事,宛如昨日重現,春意盎然,可是我尋不到你背影。熟悉的笑容已變的陌生和惘然,嫣然的巧笑不是多年前的容顏,曾經的美麗,就這樣隨著季節的輪換,永存于記憶的深處。淚,一滴一滴無聲飄落,任風吹干凝固在我青青的衣襟。


19、我見梧桐甘愿深秋獨鎖,猶自寂寞.朝朝暮暮,霏霏蒙蒙.嘆,若是年華惟似水,還可看細石漣漪.滄海至桑田,年華應當似舊夢.它催了青絲,促了雙眸.兩鬢已染白霜,驀然回首,還可見昨夜夢.

  有東風滿院,梨花飄雪.我看丁香露泣枝頭.曾經多少英雄事,借東風一語,問:"而今安在 "數十年人生匆匆過,看過繁華,也經歷消落.當真以為伸手可觸,哪知滿掌皆云霧.沒了舞臺,沒了戲服,回頭摸索,只留一片空洞與模糊.因似夢,因是夢,固繁華,寂寞皆是一同.

  也曾看繁花.

  只是現已紛紛凋落.若是真能談笑看人生,又何必讓殘葉陪同,直至一起飄落.生命之色,無法涂抹.舉杯,只是消愁.何曾知曉愁更愁.也罷,也罷,既來則安,方能逍遙.

  繁花終成最后景象.

  花香已埋塵土下,碎影依舊舞斜陽.寒煙裊裊,秋風蕭蕭,夢里花落知多少,只留縷縷斷魂香.似有淚,念去去,暮靄沉沉不知歸處在何方.固夢依舊,卻已泛黃.昨夜指尖輕語,似流沙漫隙,空唱歲月如夢,輕觸即碎.

  嘆,年華如夢亦如夢。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20、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年來歲去,轉瞬無蹤。昨夜的煙霧已散去,輕夢難記,自憐獨幽,,閑閑不息。舉目向天,蒼茫茫,何處是歸期?也許我的定格就是一片虛無,一團云霧,一場空白,善山若水對我而言永遠是空靈,不論是醒的樣柳溪,還是夢的桃花岸。都讓我不敢染指!

    寂寞煩惱更與何人說?我深知自己不過是一顆流星,卻不知能劃多久,那是驛站?那里是港灣?有誰能指給我,而愁緒卻如山一樣的堆積著,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的絕望唯有蒼天可鑒.其實多舛的人生早已把我推在懸崖邊上,回望的路云里霧里,走過去山峰陡峭,大河奔流。退回來沼澤泥濘,越陷越深。有誰憐憫我這肩扛風雨的斷腸人?仰問蒼天,俯問大地這力透紙背的吶喊如隔靴抓癢無濟于事,離落無著的我茫然了。

    曾經的春溫秋秀,如過眼云煙,就算一葉障目了吧!孤芳自賞的我只能在酒醉時顧影自憐。空負了曉風淡月的清幽。

    百無聊賴的我,欣賞著擺在窗臺的那束枝影橫斜的百合,此花悠悠然可謂淡雅絕世,姿質天成幽幽中張揚著芬芳,透著馨香。也許花兒知曉生命短暫,但見它含愁憔悴,情意纏綿讓人頓生憐愛之意。其實每一片花瓣都是一派春色。都曾做過一場不為人知的青夢。誰又能去探討花開花謝幾時紅的悲涼…… 

    而今回望走過的路,一世的無奈,一生的坎坷,是慨嘆生不逢時,還是報怨造化弄人。這生不如死的日子,常使我絕望,不能自拔。也許人性的枷鎖套牢了我,使原本就麻木的靈魂越發頹廢了。孤獨讓我忘了掙扎,忘了自我,忘了我是誰?真真是度日如年,愁懷無限!

    斜月墜余輝,人語漸無聞,空帶愁歸。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