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譯文]  你滿面淚水,宛如那鮮花沾滿了朝露,滿腹的悲哀,使你那秀美的雙眉緊皺不舒。

   [出典]   北宋  毛滂  《惜分飛》

  注:

  1、《惜分飛》 毛滂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斷雨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2、注釋:

    惜分飛:毛滂創調,詞詠唱別情。

    富陽:浙江富陽縣。

  闌干:白居易《長恨歌》:“玉容寂寞淚闌干。”闌干,眼淚縱橫貌。

    眉峰碧聚:雙眉緊鎖,眉色仿佛黛色的遠山。

  取:助詞,即“著”。

  覷:細看。

    短雨殘云:喻情侶分離。

    斷魂句:意即將哀傷的心魂托付潮水帶到情人身邊。劉長卿《秋風清》詞:“潮水無情亦解歸,自憐長在新安住。” 


     3、譯文1:    

淚水漣漣,如同梨花一枝春帶雨露,黛色的雙眉如同,秀麗的雙峰并立。這種愁,我與你共同担當,兩雙淚眼滿含著情意,默默相互望著,此時空氣在空中已經停滯,我們倆都無話可說。

如今我眼中,所看到的只是些殘云蕭條的景色,心情毫無歡樂可言。整日的寂寞我實在難過,任時光如水東流逝去。今夜我住在深山里,對你的思念之情卻如潮水,難以平息。

譯文2:

你滿面淚水,宛如那鮮花沾滿了朝露,滿腹的悲哀,使你那秀美的雙眉緊皺不舒。你我有著同樣的離情別緒,相對無言,默默注目。

半飄半散的云,稀稀落落的雨,更使人心情煩亂凄苦。從此后天各一方,寂寞地度過那朝朝暮暮。今夜我寄宿在山的深處,我會把離魂托付給潮水,讓它把這份情意給你帶去。

譯文3:

 你淚流滿面,如同一朵鮮花掛滿了晶亮的露珠;展不開的眉頭,像凝碧的峰戀。這種別緒離恨,你分了一半,我分了一半。無法用言語表達,默默相對,只能含淚想看。

 分別以后,雨停云也散,更使人感到凄涼愁悶。從早到晚,日復一日,忍受著寂寞和相思的煎熬。今夜行到深山幽廟里,我拜托潮水把我相思相戀的魂魄帶到你身邊。


4、毛滂生平見天上流霞凝碧袖,起舞與君為壽。

毛滂(1064——?),字澤民,衢州江山石門(今屬浙江)人。哲宗元佑間為杭州法曹,蘇軾曾加薦舉,晚年與蔡京亦有交往。官至祠部員外郎、知秀州,一生仕途失意。其詞受蘇軾、柳永影響,清圓明潤,別樹一格,無秾艷詞語,自然深摯、秀雅飄逸。其詞對陳與義、朱敦儒乃至姜白石、張炎等人的創作都有影響。代表作有《秦樓月》、《水調歌頭》(一)、《玉樓春》(三)、《菩薩蠻》(一)、《踏莎行》(一)、《點絳唇》(三)、《驀山溪》(三)、《浣溪沙》([十]、[十七])等。有《東堂集》,詞集為《東堂詞》,存詞200余首。

活躍于北宋末期的詞人毛滂,有《東堂集》十卷和《東堂詞》一卷傳世。其詩,“有風發泉涌之致,頗為豪放不羈”;其文,“大氣盤礴,汪洋恣肆,得二蘇之一鱗半甲”;其詞,則“瀟灑明潤”、“情韻特勝”。然而就是這樣一位“雖非作家之極,亦在附庸之列”、有風致、有成就和有影響的作家,一直以來卻未受到應有的重視。對他的詞,有些文學史及詞學專著竟只字未提,有些詞選本亦一首不錄。事實上,《東堂詞》內容豐富、情韻特勝,開瀟灑俊逸之風,其作者毛滂實可稱北宋一大家。《東堂詞》無論在題材內容、藝術手法還是詞調發展等方面都對宋詞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推進作用。毛滂,字澤民,衢州江山人,約生于嘉佑六年(1061),卒于宣和末年。毛滂出生于書香門第、官宦世家,但他的一生卻仕途起伏、遭遇坎坷。不過作為文人,毛滂又是幸運的。他有《東堂集》十卷和《東堂詞》一卷傳世。

《四庫全書總目》評其詩,“有風發泉涌之致,頗為豪放不羈”;其文,“大氣盤礴,汪洋恣肆,得二蘇之一鱗半甲”;其詞,“瀟灑明潤”、“情韻特勝”。然而就是這樣一位“雖非作家之極,亦在附庸之列”,有風致、有成就、有影響的作家,一直以來卻未受到應有的重視。對他的詞,有些文學史及詞學專著竟只字未提,有些詞選本亦一首不錄。事實上,《東堂詞》內容豐富、情韻特勝,開瀟灑俊逸之風,其作者毛滂實可稱北宋一大家。《東堂詞》無論在題材內容、藝術手法還是詞調發展等方面都對宋詞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推進作用。


5、此為毛滂代表作。據《西湖游覽志》載:元祐中,蘇軾知守錢塘時,毛滂為法曹椽,與歌妓瓊芳相愛。三年秩滿辭官,于富陽途中的僧舍作《惜分飛》詞,贈瓊芳。一日,蘇軾于席間,聽歌妓唱此詞,大為贊賞,當得知乃幕僚毛滂所作時,即說:“郡寮有詞人不及知,某之罪也。”于是派人追回,與其留連數日。毛滂因此而得名,此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并非是事實。蘇軾知杭州時,是元祐四年(1089)至元祐六年,而毛滂于元祐三年已出任饒州司法參軍,直至元祐七年還在饒州任上。此時不可能為東坡的杭州僚佐。另,根據史料,毛滂早在東坡知杭州前就受知于蘇軾弟兄。蘇軾于元祐三年曾為毛滂寫過“薦狀”,稱其“文詞雅健,有超世之韻”。“保舉堪充文章典麗可備著述科”。但此故事正說明此詞傳誦人口之廣。

  全詞寫與瓊芳恨別相思之情。上片,追憶兩人恨別之狀。“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是回憶相別時,心上人的哀愁容顏。“淚濕闌干花著露”,用白居易《長恨歌》“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露”詩意,寫女子離別時淚流潸潸,如春花掛露。“闌干”眼淚縱橫散亂貌。“愁到眉峰碧聚”化用張泌《思越人詞》:“黛眉愁聚春碧”句,寫憂愁得雙眉緊蹙的神態。這兩句化用前人詩句描寫女子的愁與淚,顯得優美而情致纏綿悱惻。“此恨平分取”一句,將女子的愁與恨,輕輕一筆轉到自己身上,從而表現了兩人愛之深,離之悲。“更無言語空相覷”一句,回憶兩人傷別時情態,離別在即,兩人含淚相視,此時縱有千言萬語,又從何處說起?“更無言語”比“執手相看淚眼,更無語凝噎”(柳永《雨霖鈴》)更進一步表達痛切之情,因其嗚咽聲音都無,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了。一個“空”字,下得好,它帶出了多少悲傷、憂恨!無怪后人贊道:“一筆描來,不可思議。”(沈際飛《草堂詩余正集》)

  下片寫別后的羈愁。“斷雨殘云無意緒”二句,言詞人與心上人別后的凄涼寂寞。“云雨”出自宋玉《高唐賦序》,后指男女歡愛。“斷雨殘云”喻男女分離,人兒兩地,相愛不能相聚,怎不令羈旅者呼出“無意緒”呢?那別離的“朝朝暮暮”只有“寂寞”伴隨,那思念之情就更加強烈。故結句道:“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言羈者在富陽山深處的僧舍中,而所戀之人遠在錢塘,他們相隔千百里,只有江水相連,在輾轉反側中,聽江濤拍岸,突發奇想:人不能相聚,那么將魂兒交付浪潮,隨流水回到心上人那里。結語的寄魂江濤,是個奇異的想象,如此將刻骨銘心的相思,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

  此詞感情自然真切,音韻凄惋,直抒胸臆,與形象比喻奇異想象相結合,達到了“語盡而意不盡,意盡而情不盡,何酷似秦少游也”(周輝《清波雜志》)的藝術效果。(葉英)


    6、好個微寒夏夜,對月獨酌,香茗勝酒,閑卻傳杯手。無酒自醉,微熏意,伊人紅袖,灑半滴嫵媚。起舞翩翩,秦箏斜鴻,素娥難堪,落雁失色。紅袖半掩嬌容,明眸幾凝霜月,盤絲系腕,烏髻柳鬢,巧篆垂簪,輕步玉隱紺紗。難自禁,攜侶倩手,移駕前園,銀瓶露井,彩箑云窗,玉纖斟夜光,柔香系幽素。

  往事成空,少年依約。為當時曾寫榴裙,傷心紅綃褪萼。黍夢光陰,漸老汀洲煙蒻。憶梅開時節,寂寞纏綿,春歸后,多情灰飛煙滅。而今空余恨,伊人不再,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曉月藏羞,暗塵不起,酥潤凌波地。小雨纖纖風細細,殘云無意緒,哎!寂寞朝朝暮暮。瞳目迷離,溫夢舊游笙歌里。千山萬壑一門庭,暗星無語雁歸愁。

  行云有影月含羞,東風臨夜冷于秋,夜酒又獨酌。酒深愁更愁,夜靜孤更孤。曉光催角,聽宿鳥未驚,臨雞先覺。夜褂披肩,眸底微黃,屋內燭影點點,起身極目,天地幻滅如昨。

  心難靜,怎忘得,回廊下,攜手處、花明月滿。而今但朝雨,峰愁蝶恨,小窗閑對芭蕉展。卻誰管,閑品秦箏,淚滿衣襟。去日多如是,腰肢漸細小,心與楊花共遠!日接曉月,霽光刺雙目,明暗交接,暗傷潛藏。然情絲交錯,剪不斷、理還亂!又乍聽得、鴉啼鶯噥,嗯!惹起新愁無限,晝寂寂,流鶯語,闌桿外、煙柳弄晴,何處釋懷,獨步清塘畔。朝暮殘花懶,惟有垂楊自舞。日漸暖、初回輕暑,寒意不再,見天空一孤鴻,些許凄然,恰似茫茫人海,浪子扁舟。雖紅袖已逝,然青云之志不墜。鴻鵠浩緲,自知掩埋心中凄切。手箋小字,說盡平生意,經年歲月,惆悵此情難寄。多言無益,但獨守千年,癡戀伊人回眸!


    7、今夜,又是一樣。涼涼的夜、涼涼的我、還有那天上涼涼的星和月在涼涼的云里藏,可是我那顆滿載思念的心卻在涼涼的身體里沸沸揚揚,難以平息、難以清涼。獨倚闌干把你想。默默思念,悄悄懷念。同樣的時光,同樣的春雨夜,你離開我去遠方,去追逐你的夢想。而如今,我依然是我,依然立在原地把你想,只是憔悴與滄桑爬滿了我的臉龐,我的外表已經不是昔日的模樣,我已蒼老變樣。但是我的感情、我的思念,依然那樣年輕甚至更加鮮活清亮。
  
  推開窗,海風襲來涼、涼、涼,思念涌來想、想、想,天遙遙、路茫茫,伊人在何方?你可知道,我滿臉的淚珠兒,獨自倚著欄桿,在寂靜的深夜里,對著夜空把你想?喜歡在自己營造的意境里,臨窗聽雨。雨就在窗外,我的夢也在窗外。雨聲滴滴,或輕、或重,或疏、或密,總有著契合的心境。透過窗上的雨簾,向外望去,那些似曾相識的舊景里,總有幾個鮮活的影子,纏綿成雨中的心事……偶爾,我會把最美的那幅場景展開,把自己放進去。于是,不自覺地,我就成了雨中的詩境,或者是畫意……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斷語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燈下的一汪汪春水,泛著柔柔的光,留下了雨曾經來過的痕跡。我揀拾起一個細節,又一個細節,綿綿密密地藏在文字里。只為著,雨季不在的日子里,我能把它們梳理成一窗風景,幾許柔情……或許,那一刻,感動自己的恰恰就是自己的這些文字……
  
  想你,是不經意的一瞬間,讓淡淡憂傷跨過矜持惆悵的邊緣,透過每個罅隙的空間,在心頭暗暗滋長蔓延。如同一張無形的網把心拢緊,而網里的我無遁路可逃,任憑自己黯然的把你默讀成記憶符號。只是在想你的時候,思念寫就的符號銘刻在心里,在搖擺的這個時端,散亂的心一點點被你無形的勒緊。而我尋不到有你的代號。


    8、時至仲夏,舒雨瀟瀟,沿著山澗溪流的方向,目送隨波逐流的落花,不禁黯然神傷,春去了無痕,唯有淅瀝的小雨如泣如訴,喟嘆著春去春不歸,花落滿天飛。

    自在飄落的飛花,在半空中飛旋纏綿,輕盈如夢,無憂無慮地隨風飄蕩,勾起我多少密如細雨的愁絲,漫無邊際地在腦海中穿梭,揮之不去,一樁樁往事涌上心頭,剪不斷,理還亂。紛紛揚揚,思緒萬千。傷春嘆春,往事如風,已無處尋覓她的蹤影。

    曾幾何時,沐浴在春天的陽光里,和你一起踏青賞花,和你一起望星攬月,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影風,歡樂開懷,如醉如癡。而如今,花開花落幾春秋,人去樓空無覓處。不禁感慨,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

    別后盼重逢,問蝶,蝶不語,問鶯,雙羽飛。千山萬水,望斷雙魚信。唯有漠漠斜陽后,小園香徑獨徘徊。日落小西山,佇立西樓倚危欄,目送人字飛雁,無限情思斷云煙。衣上酒痕詩里字,點點行行,總是凄涼意。

    別后更怕重逢,雖說是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只是情懷漸覺成衰晚,鸞鏡朱顏驚暗換。只怕明朝尊前重見,鏡里花難折,也應驚問:近來多少華發?心傷不忍再回味,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夜闌無聲,云破月來花弄影,舞碎多少癡人夢。春去了,荒了誰的思念,斷了誰的情深長遠,淚眼婆娑牽掛,相思葬送天涯,一淙淙哀怨情仇攜風伴雨付水東流。仰天長嘆,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春去了,不隨人意,只能順其自然。


    9、“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每當一個人靜靜地坐在燈下,內心的惆悵便化作一 縷光線透過我的心房,直達心底的每個角落,在一種無奈的靜默中,我獨自守著凄涼的夜,孤獨更加一種慘淡的哀愁。

  我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坐在燈下,讓自己的思緒萬千,多少年來從來沒有變,但只是我一個人,坐久了也覺得凄涼和孤獨。唯有那份靜讓我想得更開,想得更遠。

  我知道,世上有些事是不能兩全的,可是我發現原來懂得放手的人才是最明智的,懂得舍棄一些東西這樣你才會得到的更多。當你發現,原來你所認識的也不過如此,可是有一些的東西是一生都忘不了的,一份純真的感情…哪怕是一句很暖人的話語。

  深夜里,我想我前世是一頭豬,我很留戀主人的芳容,主人為我做的豬食,甚至是主人喚我的聲音。在主人的精心呵護下,我長得肥而壯。后來,隨著屠宰場里的一聲慘叫,我又為主人換回了幾個錢,算是我為主人作得最后的一點貢獻。

  可前世的留戀都化作今生的思念。在每個夜深人靜時候,思緒就如決堤的水,一往無前,洶涌不斷。

  是誰將我和孤獨緊鎖,又是誰把我拋棄在無盡的黑夜里,我現在不能不確定前世的留戀滴滴都化作今生的思念,令我無法自拔。鏡子中那慘淡的笑,黑暗中孤獨的身影……都將是我思念的證明。

  幾多的感嘆,又幾多的痛苦都已經化作今晚的思念隨著冷冷地風飄向遠方。窗外,是繁星點點,也許那顆正眨眼的星星就是孤獨的我呢?

  我愿,我愿今生是頭豬,在主人的呵護下努力成長,為的是看到主人燦爛的笑。
  我愿,今生是只狗,忠實的守在主人的左右。
  我愿,我愿是只貓,在寒冷的冬夜里和主人相依相抱。
  我更愿,我更愿是那天空的一道彩虹,把主人的眼睛染的美麗。

  有太多太多的我愿,也有 太多太多的無悔,在每個寂寞的夜里,靜靜地看著時光的走遠,內心除了更添一份凄涼也讓我學會了沉靜的思考。

  在累與痛的前沿,我努力的掙扎,想有一天我又看到主人的笑,可是我只能看著夜幕發呆。癡癡地看……想不起有多少的疼,疼在心。

  如果還有來生,我情愿還做一只豬,在屬于我自己的 窩里靜靜地看著主人,看著主人的笑。前世豬的留戀樸素純潔,今生豬的思念真誠熱烈。

  抬頭,星星在降落,心也跟著下沉,想你的夜里思緒萬千。


    10、每逢下雨,我都會站在陽臺上仰起頭,舉起雙手去接雨水。你總是把開心的我拖進房間,拿毛巾擦拭我的長發,吻我的發絲,你說,傻瓜,這樣會感冒的。然后你把浴巾披到我的身上,從背后抱緊我,陪我在窗前看山聽雨……

  可是現在,面對你的決絕、面對你的冷酷、面對無論讓我受到多少傷害都從無悔意的你,我所能做的也只有傷心,只有回歸從前的我----“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然而此恨卻不能平分取,更不要說面面相覷無言語了。因為此時,你是你,我是我。你不屬于我,我亦不屬于你。

  可是依然感謝你,曾經讓笑容出現在我的臉上、感謝你那些激動我心、快樂我靈魂的話語。也許幸福與歡樂并不能時刻與我為伴、也許我就該擁有一顆破碎不堪的流淚流血的心、也許是我奢望的太多,幻想的太美好,所謂的“斷雨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這就該是我的人生。

  為什么不可以作為永遠的護花使者陪伴在我的身邊?為什么不能給我一生一世的歡樂?為什么不能讓我笑容永駐、笑顏常在、笑口常開?你那短暫的逗留之后留給我的卻是狠心的置我于不顧,丟下凄苦的我,讓“蝴蝶上階飛”,讓“烘簾自在垂”。讓“玉鉤雙語燕”,讓“寶甃楊花磚”。

  流著淚的我的心有那么多的傷感,有誰堪憐?匆匆的來,道一聲:“對不起”又匆匆的去,一句簡單的對不起怎么能夠擦干我心中的淚?怎么能夠闡釋你欠我的情?怎么能夠讓我忘記一切,去坦蕩?去從容?去歡樂?

  你并不是真的愛我、喜歡我,是嗎?那時的我,只是你用來打發,在那些寂寞、無聊、空虛的時間而已。可是我已傷痕累累啊,你怎么忍心再讓我流淚的心傷到流血呢?你怎么忍心?

  流著淚的我的心,再經不起點點負荷了,不要求未來的路上你共我,醉明月,但求以我心,換真心。

  雨越來越大,可是我的愛人,你此時在哪里?想你、想你。我站在雨里發呆,感冒的我一個噴嚏接著一個噴嚏,那個心疼我的人此時在哪里?怎么不擁我在懷里?怎么不拽我回屋里?你在哪里?哭著、喊著、傷心著,周邦彥的那些詞句就浮現于腦際胸懷:怨懷無托。嗟情人斷絕,信音遼邈。縱妙手,能解連環,似風散雨收,霧輕云薄。隋堤路。漸日晚、密靄生深樹。有何人、念我無聊……梁間燕,前舍客。似笑我,閉門愁寂。

  可是,可是啊,這些詞怎么能夠表達我想你的心意?我念你的心情難寄啊。


    11、淚濕欄桿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斷雨殘云無意緒。 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為什么人總是這樣,不失去,就永遠不知珍惜。
  為什么想彌補的時候,卻已無濟于事。
  為什么,年少的無知,成就了終生的遺憾。
  為什么,徒留自己一人,孤獨終老。
  太多的為什么,積壓于心,卻再也得不到答案。
  
  想念出你的名,卻沒有誰聽得到,只能縈于心間,帶著永遠無法撫平的傷痛。
  若早知你的付出,你的苦,你的痛,也許就不是如今的果。
  也許,是青山綠林,眷侶攜手漫步。
  不求什么永遠,只求彼此相伴。
  有時,不那么執著,也許會更好。

    時常還是會憶起你的音容,想想會覺得有些暖意,像陽光照射于身。這么多年,連真正的陽光也不成有這樣的感覺。
  也許,你正是生命中最溫暖的光。
  卻遲遲不明白。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