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譯文]   流著眼淚詢問落花春天的消息,凋零的花瓣無聲無息地飄過秋千架。

   [出典]   歐陽修   《蝶戀花》

   注:

   1、《蝶戀花》歐陽修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游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2、【注釋】

      [1]幾許:多少。
      [2]堆煙:形容楊柳濃密。
      [3]玉勒:玉制的馬銜。雕鞍:精雕的馬鞍。游冶處:指歌樓妓院。 
      [4]章臺:漢長安街名。《漢書·張敞傳》有“走馬章臺街”語。唐許堯佐《章臺柳傳》,記妓女柳氏事。后因以章臺為歌妓聚居之地。
      [5]亂紅:落花。

 

 3、譯文1:

       庭院十分深遠到底深有幾許?楊柳被罩住霧煙,象重重簾幕無法指數。豪家貴人的車馬擠滿游冶之處,樓高卻看不見章臺去路。

      雨勢很猛,風刮很大,正是三月春暮,擬用門關住黃昏,卻無法把春天留住。滿含淚眼問問春花,春花卻不答語,零亂的落花已經飄飛過秋千去。

     譯文2:

      庭院幽深,究竟深到多么深的程度?楊柳彌漫似煙霧,像是籠罩幾層簾幕。騎著華貴的馬匹到處游逛,但樓臺高聳,再也找不到當年那條繁華的章臺街。

  雨暴風狂,在三月暮春的傍晚,即使把門掩住黃昏,也無法挽留住春天。我傷心流著淚水問花朵,但花朵也不回答我,而是像秋千一樣,在我眼前紛飛落去。

 

  4、歐陽修生平見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5、 這首詞以生動的形象、清淺的語言,含蓄委婉、深沉細膩地表現了閨中思婦復雜的內心感受,是閨怨詞中傳誦千古的名作。

  此詞首句“深深深”三字,其用疊字之工,致使全詞的景寫得深,情寫得深,由此而生深遠之意境。

  詞人首先對女主人公的居處作了精心的描繪。“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這兩句,似乎是一組電影搖動鏡頭,由遠而近,逐步推移,逐步深入。隨著鏡頭所指,先是看到一叢叢楊柳從眼前移過。“楊柳堆煙”,說的是早晨楊柳籠上層層霧氣的景象。著一“堆”字,則楊柳之密,霧氣之濃,宛如一幅水墨畫。隨著這一叢叢楊柳過去,詞人又把鏡頭搖向庭院,搖向簾幕。這簾幕不是一重,而是過了一重又一重。究竟多少重,他不作瑣屑的交代,一言以蔽之曰“無重數”。“無重數”,即無數重。一句“無重數”,令人感到這座庭院簡直是無比幽深。至此,作者用一句“玉勒雕鞍游冶處”,宕開一筆,把視線引向她丈夫那里;然后折過筆來寫道:“樓高不見章臺路”。原來這詞中女子正獨處高樓,她的目光正透過重重簾幕、堆堆柳煙,向丈夫經常游冶的地方凝神遠望。

 


  詞的上片著重寫景,但“一切景語,皆情語也”(王國維《人間詞話》),深深庭院中,已宛然見到一顆被禁錮的與世隔絕的心靈。詞的下片著重寫情,雨橫風狂,催送著殘春,也催送女主人公的芳年。她想挽留住春天,但風雨無情,留春不住。于是她感到無奈:“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只好把感情寄托到命運同她一樣的花上。這兩句包含著無限的傷春之感。

    清人毛先舒評曰:“‘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此可謂層深而渾成。”(王又華《古今詞論》引)他的意思是說語言渾成與情意層深往往是難以兼具的,但歐詞這兩句卻把它統一起來。這兩句情感層次如下:第一層寫女主人公因花而有淚。見花落淚,對月傷情,是古代女子常有的感觸。此刻女子正憶念走馬章臺(漢長安章臺街,后世借以指游冶之處)的丈夫,可是望而不可見,眼中唯有狂風暴雨中橫遭摧殘的花兒,由此聯想到自己的命運,不禁傷心淚下。第二層是寫因淚而問花。淚因愁苦而致,勢必要找個發泄的對象。這個對象此刻已幻化為花,或者說花已幻化為人。于是女主人公向著花兒癡情地發問。第三層是花兒一旁緘默,無言以對。緊接著詞人寫第四層:花兒不但不語,反而象故意拋舍她似地紛紛飛過秋千而去。人兒走馬章臺,花兒飛過秋千,有情之人、無情之物對她都報以冷漠,怎能不讓人傷心!這種借客觀景物的反應來烘托、反襯人物主觀感情的寫法,正是為了深化感情。詞人一層一層深挖感情,并非刻意雕琢,而是象竹筍有苞有節一樣,自然生成,逐次展開,自然渾成、淺顯易曉的語言中,蘊藏著深摯真切的感情。

  這首詞意境深遠。詞中寫景寫情,而景與情又是那樣的融合無間,渾然天成,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意境。詞人刻畫意境也是有層次的。從環境來說,它是由外景到內景,以深邃的居室烘托深邃的感情,以灰暗凄慘的色彩渲染孤獨傷感的心情。從時間來說,上片是寫濃霧彌漫的早晨,下片是寫風狂雨暴的黃昏,由早及晚,逐次打開人物的心扉。過片三句,近人俞平伯評曰:“‘三月暮’點季節,‘風雨’點氣候,‘黃昏’點時刻,三層渲染,才逼出‘無計’句來。”(《唐宋詞選釋》)暮春時節,風雨黃昏;閉門深坐,情尤怛惻。個中意境,仿佛是詩,但詩不能寫其貌;是畫,但畫不能傳其神;唯有通過這種婉曲的詞筆才能恰到好處地勾畫出來。尤其是結句,近人王國維認為這是一種“有我之境”。所謂“有我之境”,便是“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人間詞話》)。也就是說,花兒含悲不語,反映了詞中女子難言的苦痛;亂紅飛過秋千,烘托了女子終鮮同情之侶、悵然若失的神態。而情思之綿邈,意境之深遠,尤令人神往。

 

   6、這是深閨佳人的傷春詞。作者以含蘊的筆法描寫了幽居深院的少婦傷春及懷人的復雜思緒和怨情。不寫佳人先寫佳人居處。三迭“深”字,則佳人禁錮高門,內外隔絕、閨房寂落之況,可以想見。樹多霧濃、簾幕嚴密,愈見其深。“章臺路”當指伊人“游冶處”,望而不見正由宅深樓高而來。可知物質環境之華貴,終難彌補感情世界之凄清。望所歡而不見,感青春之難留,佳人眼中之景,不免變得暗淡蕭索。感花搖落而有淚,含淚而問花,花亂落而不語。傷花實則自傷,佳人與落花同一命運。是花是人?物我合一,情景交融,含蘊最為深沉。整首詞如泣如訴,凄婉動人,意境渾融,語言清麗,尤其是最后兩句,向為詞評家所贊譽。

 

  7、“淚眼問花”,實即含淚自問。花不語,也非回避答案,“亂花飛過秋千去”,不是比語言更清楚地昭示了她面臨的命運嗎?在淚光瑩瑩之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后花、人莫辨,同樣難以避免被拋擲遺棄而淪落的命運。這種完全用環境來暗示和烘托人物思緒的筆法,深婉不迫,曲折有致,真切地表現了生活在幽閉狀態下的貴族少歸難以明言的內心隱痛。 

 

  8、“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這兩句一直為后人激賞。“花不語”正講少女與落花同命共苦,無語凝噎之狀。“亂紅”飛過青春嬉戲之地而飄去、消逝,正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也。“亂紅”意象既是下景實摹,又是女子悲劇性命運的象征。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其實花、人莫辨,同樣是被拋擲而淪落。不過,人大概更傻一點,明知“無計留春住”偏偏還去“門掩黃昏”;明知花不語,為什么還要淚眼問花?

    總是錯過花期。走遍萬水千山,失去的偏偏是心中的橄欖樹…

 

  9、好似久遠到曠古未聞的聲音,也許一生的夢換來一句,門外已是千年的風雨,萬年的飄零。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多少次在秋風里,冥想著記憶的顏色,披著芊芊月華凌空而來,錯錯落落的光影里, 霓霞在天上,長虹在天上,七彩云在天上,童話也在天上。 

    迢迢河漢,終渡不過那貪嗔愛癡。無語凝噎。風中盡成唏噓句。人間的紅蓮依舊盛放,零落成泥碾作塵。誰想到墜落塵緣,會糾葛成幾世的沙?清愁若苦,夢猶在,那一瞬,我拈碎了手中的花瓣。保留一縷若隱若現又無悔無怨的牽掛,就像笑拈蓮藕時那百折千回的絲,直到在紅塵中慢慢變老。零晨帶露珠的小草中,簇擁一盞微明的燈。淪為了過客,淪為了行者,只為覓伊人。何謂伊人?錯過了季節,錯過了花開,錯了此時與那時。

 

  10、且留一株花,花自解語,君見此花,必如夢相似,君若問花,人花同是淚;一陣秋風吹來,樹葉與枯花一起落下;“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一笑而過,不再傷感,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扶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