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

    [譯文]  人生虛浮若夢,總是怨恨得不到更多的歡樂,又怎能為了千金錢財而放棄難得的歡笑呢?

  [出典]     北宋   宋祁    《玉樓春》

     注:

     1、  《玉樓春》  宋祁

     東城漸覺風光好,縠皺波紋迎客棹。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2、注釋:

   皺:即縐紗,比喻細細的水波紋。

   棹:船槳,代指船。

   浮生:人生短暫若泡沫浮生于水面。

   肯愛:怎肯吝嗇。

   晚照:晚日的余輝。


     3、譯文1:

    城東的景色越來越美,微風吹皺了整個湖面,那漾動的碧波,是歡迎游客的淺笑。清晨略帶些寒意,輕煙薄霧籠罩著翠柳,枝頭的紅杏爭鮮斗艷,蜂飛鳥鳴,鶯歌燕舞,春意盎然。

    平生只恨遺憾太多,歡娛太少,何必吝嗇金錢,輕視快樂?讓我們一起端起酒杯挽留斜陽,請他把美麗的余暉在花叢間多停留會兒,讓歡樂在人間常駐吧!

    譯文2:

     城之東郊景色越來越好,絲綢般的水波粼粼閃光,迎接著游人的船棹。嫩黃輕拂的春柳如煙籠罩,天際遠處的輕云變化莫測虛幻縹緲。枝頭盛開的杏花也如游人的興致,熱熱鬧鬧。

    平生只恨歡娛太少,怎能只為金錢而輕忽了人生中歡樂的粲然一笑?為此,我端著酒杯規勸斜陽慢些歸去,且讓花間快樂的游人們多享受分分秒秒。

     4、宋祁生平見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


     5、 這首《玉樓春》在歌詠春天中,洋溢著珍惜青春和熱愛生活的情感。特別是上闕結句的一個“鬧”字把春天點染得生機勃勃,在當時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作者時任上書之職,因而被稱為“紅杏上書”。

  上闋:寫的是初春時節絢麗的景色,向人們展示了一幅生機勃勃、色彩鮮艷、鮮活涌動的畫面。

  作品起句“東城漸覺風光好”以舒緩的敘述的語氣娓娓道來,從表面看似呼是很不經意,但句尾之處的“風光好”卻飽含了詩人對春天發自內心的贊美之情,起到了一個總的概括作用。這城東風光究竟好在哪兒,好到什么程度?接下來的三句則對“風光好”的具體描繪展示。首先映入詩人眼簾的便是近處的“縠皺波紋迎客棹”,詩人把讀者的注意力導向波瀾不驚的盈盈春水,那微風中如同棉紗褶皺一樣的春水湖面,仿佛是在向游人招手表示歡迎致意,人們在幾許的文字中仿佛聽到了船上游人們歡樂的笑聲。“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兩句詩人把視線由近及遠地從湖面導引到遠處的“綠楊煙外”和“紅杏枝頭”,“綠楊煙外”何如?還帶著拂曉時分微微的寒意;“紅杏枝頭”又如何?讓讀者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是“春意鬧”,一個“鬧”字“鬧”出了一個全新的境界,不僅形容出紅杏的眾多和紛繁,而且把原本已大好的春光更點染得生機勃勃,盛意盎然、熱鬧。真可謂“鬧”得“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下闋:寫的是詩人現實的內心感受。詩人抒寫了人生如夢,時光稍縱即逝,應及時享樂的情趣。然而在寫法上卻是有意從主觀情感上對美好的春光再一次做了有力的烘托。

      在“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兩句中,詩人著意從功名利祿這兩個方面來襯托春天的可愛與可貴。詞人當時身居要職,官務纏身,很少有機會或心思刻意從春天里尋求人生的樂趣,故曰“浮生長恨歡娛少”。于是,就有了寧棄“千金”而不愿放過從春光中獲取短暫“一笑”的感慨。既然春天如此可貴可愛,詞人自然禁不住“為君持酒勸斜陽”,且感嘆“且向花間留晚照”的強烈愿望。盡管這一愿望并不現實,夕陽不可能為之而多留一會兒,但是卻能夠更充分地表達詩人對春天的珍視,對光陰的愛惜之真情。進而烘托了春光之美好和令人想往,兩人珍惜。


     6、“浮生常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出自宋祁的詞《玉樓春》,又名《木蘭花》。原文為:“東城漸覺風光好,彀皺波紋迎客棹。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玉樓春》一詞是當時譽滿詞壇的名作。人生短促,浮飄不定,常常感覺快樂的事情太少;難道還有人會吝惜金錢,輕視那片刻的愉快歡笑。全詞贊頌明媚的春光,表達及時行樂的思想。上闕描寫絢麗多彩的春光景色,將紅杏齊春的喧囂氣氛刻畫得淋漓盡致。下闕感嘆浮生苦短,歡娛無多,要不惜千金買回片刻歡笑,流露不足意的悲哀。

      “浮生”這一過渡句,巧在忽作新意,“異軍突起,令人再目振動”。但仔細玩味,就不難體會到,詩人極寫爭花斗艷的杏花,正是因為發出美景難留,青春易逝之嘆的鋪墊。詩人用意象“浮生”比喻譬如朝露般苦短的人生,勸解世人不要為了金錢而丟棄快樂。

    句中煉字的技法仍須更進一言,即句間字詞搭配的匠心獨運確不可埋沒。“恨”、“輕”,一經使用不僅令景語句意切境新,而且可窺見整個春游活動深層感情的細微復雜的變化過程。這就是字不離句,句不離篇的技法作用。


    7、我覺得該詞的重點在“少”和“笑”字。作者最愛的是歡娛,什么歡娛?就是千金一笑,就是勸酒花間的尋歡作樂。所以他寫了“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前四句的景和后兩句的實況都是為實現他的歡樂的鋪寫。

  作者是坐船來到東城的。隨著船向東城靠近,在他眼里,當然漸覺東城風光好。他是到東城會友尋花作樂的,水的波紋在他心里都聯想到女人的裙衫的“縠皺”,吟詠著“縠皺波紋迎客棹”的意境,想象著岸上的友人和美女即將共歡娛的場景。此時還是清晨,已經感受到了湖面的寒意。岸上的綠楊如煙。注意作者用了一個“外”字,把他的視界劃分為兩部分,外是指岸上的綠楊,他自己就是在內的船上。所以,其外岸上的曉寒應該比其內湖上輕一些,想必那紅杏枝頭的鳥雀也在鬧春(岸邊綠楊煙幕的遮擋,其后的鬧春是不大可能看到的)。在作者心中,這是多么美好的歡娛環境啊!如是,自然地接著寫出了作者的內心世界:“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第七句寫了他們勸酒作樂直到落日西陲,歡娛了一整天。那斜陽的余暉照在花叢間,帶著幾分醉意,看著自己的身影,這不就是留下的“晚照”嗎?這有多么深長的意念余味啊!

  當然,在那個時代,沒有照相機,不能留下歡娛的景象。但是作者那種喜歡娛、愛美的情操使他展開了豐富的想象力,把斜陽晚照久影在腦海里,是永久的記憶,是對歡娛的無限追念。這不就是對他“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的證明嗎?


    8、宋祁在《玉樓春》的詞中這樣寫道:“東城漸覺風光好,縠皺波紋迎客棹。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浮生長恨歡娛少”,本就是末世之嘆,而此種心態又并非宋祁一人,是宋朝文人士大夫階層的文化反映。時任宰相的晏殊在他的詞里也寫道:“蕭娘勸我金卮,殷勤更唱新詞。暮去朝來即老,人生不飲何為?”“蕭娘斂盡雙娥翠,回香袂,今朝有酒今朝醉。”這種惋惜時光,年華飛逝,追求享受現實的現象,以及在社會上所起的示范作用,直把大宋王朝浮華與頹廢的國運宣泄的清清楚楚。

    雖然在宋朝的早期和中期,也曾出現了如王禹偁、范仲淹、歐陽修、蘇軾等這樣關心民生的士子文人,但是整個社會都蔓延著這種來日無多、浮生偷閑的悲觀情緒。而大宋朝廷的歷代帝王們為了鞏固其自身的統治,又刻意制造出一種安逸奢侈,享樂成風的社會氛圍。而文人也不例外,而作為這個社會的精英人物,其行為不可避免地成為整個社會的榜樣。

    在《邵氏聞見錄》中記載了呂蒙正的一個故事。說呂蒙正未有功名時,一天在洛城東南的伊水邊,想買瓜而囊中羞澀,看見有人扔在地上的瓜就拾起食之。后來,他做了宰相,富貴了,便不惜重金在那個地方買地建園起亭,起名“饐瓜”(饐:食物腐敗變味)。還有韓玉汝為相后,每食必須極其精致,以至食鴿辨色。士大夫私家蓄養歌兒舞女盛行,“韓持國喜聲樂,遇極暑則臥一榻,使婢執板緩歌不絕聲,展轉徐聽。”(葉夢得《避暑錄話》)。可謂紅袖清歌、醉笑人生。

    這種春風沉醉不覺醒,與宋代之前的唐朝是截然不同的,唐時的那種充滿野性的豪放不羈,那種略帶進攻性質的放肆,那種“少小雖非投筆吏,論功還欲請長纓 ”的保家衛國豪情,已經被一種日落黃昏,暮色蒼茫的哀怨所替代了。王禹偁就曾痛苦地自責:“自念亦何人,偷安得如是?深為蒼生蠹,仍尸諫官位。”

    這讓人想到了當初宋太祖杯酒釋兵權之時,啟發誘導石守信等人“多致歌兒舞女,日飲酒相歡,以終其天年”的話來。于是,士大夫們一邊嘴里大講儒家的傳統倫理道德,讓女人們遵守“三從四德”,一邊自身卻聲色逸樂,“韓黃門持國,典藩觴客,早辰則凜然談經史節義及政事設施,晚集則命妓勸飲,盡歡而罷。”(周輝《清波雜志》)在朝廷之上,是剛正嚴謹的大臣,退朝以后便在紅袖飄拂之中放浪形骸,兩種面目兩樣姿態,讓人詫異。

    由于皇帝的提倡,士大夫家里不僅僅蓄養家奴,還可以蓄養歌妓舞妓,更可以用來做婢女妻妾,還有自太祖時就有的“ 不殺文臣”的條訓,宋朝的士大夫文人們,便可以有理由沉浸在“重頭歌韻響錚琮,入破舞腰紅亂旋”之中了。

    只是在這歌舞升平、紅袖飄拂的聲樂中,宋朝也慢慢的走向了衰亡。


    9、此詞明白如話,即便是沒進過學的普通百姓也大約能聽出其間的熱鬧。至少也能聽懂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人生苦短,長恨歡娛太少,怎能一味念念于金錢而輕忽了粲然一笑,這風流且又淺切的言語真是字字句句如山泉般自然而然的沁入了心田,說中了他們的心事,也擊中了他們被生活磋磨的很堅硬的內心中那個最柔軟的角落。



   10、若要讓我定義生活,我定會說,這是個自得其樂的過程。

  早期看余華的《活著》,福貴老了,趕牛走過時還唱著曲子:皇帝召我做駙馬,路遠迢迢我不去。

  宋祁也有過同樣的感慨,他說,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

  于云南鄉下某處,晨起對著日影變化,云朵往復,水面蕩漾,山氣氤氳,時有舟楫無聲來去,整個場景象一部永不落幕的電影,此時分外同意兩位前輩的看法。


   11、“要是能天天看到你這樣子對著俺笑,那該是多么幸福啊!有句詩是怎么說的?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吶”---某人在那頭長吁短嘆,貌似遺憾。如果不是熟知此兄愛調侃的性格,單憑此人一手漂亮的文字及溫文爾雅的外貌,還真會令我怦然心動。可惜的是,我并不是那唐詩宋詞中走出來的溫婉女子,他也不是文武雙全對俺情有獨衷的江湖浪子,這就注定我們與那旖旎的才子佳人的故事無關。風花雪月的傳說,離我的生活總是很遙遠。沒有揉入生活味道的文字,華麗的行文,也不過是些詞藻的堆砌而已。


   12、快樂是一種心態、一種智慧,而非一種物質,所以我們要珍惜現在,不要為物質丟掉快樂,要學習宋祁寧棄“千金”也不放過從春光中獲取短暫“一笑”的機會,多給心靈一點空閑,多感受快樂的滋味兒。

    人生的壓力、郁悶和不快樂并不是因為自己擁有的太少,而是欲望太多,對于金錢權力等物質,人心就是個無底洞,永遠無法滿足,何苦要把自己緊緊綁縛在欲望中而不能自拔,甘愿放棄人生的樂趣,成為物質的奴隸。放開懷抱,停下過于匆忙的腳步,在百花爭妍的春日,在風和日麗的午后,在日落黃昏的郊外,輕松地感受快樂。

    “浮生常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快樂其實很簡單,一份輕松的工作,一份可能不豐厚的薪水,自己能夠養活自己,時刻能保持著悠閑自在的生活旋律,有閑暇的時間與身邊的親朋好友閑聊溝通。不必為追求物質,每天都讓自己忙得不可開交,身心疲憊。物質的富有并不是快樂的決定因素,不要為了金錢而丟棄快樂。


    13、這兩天,每天都會跑到園子里看那棵丁香樹,眼巴巴的期盼著她開花。往年四月十日左右,丁香花就已經開遍枝頭,可是今年春寒,時至今日,滿樹只是在靠陽的一面,爆出了幾點綠葉,在風中寂寞的搖擺著,矜持的等待著屬于自己的花期。

      春天來了,春天總是讓人覺得很短,正所謂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所以,我會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盡情的享受生命的過程,盡心的陪伴自己愛和愛自己的人,讓每一天都充滿快樂。


    14、“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這個世界太浮躁,有太多的誘惑,一不小心就會掉入這個美麗的陷阱,所以,為人一定要堅守本分,拒誘惑于門外。不為金錢、權勢等放棄快樂。

   “我讀了一輩子的書就為了從山里走出來,我要活下去,就只能妥協。對,我想要的太多了,你什么都不想要,你什么都可以沒有,你連夢都可以沒有,因為你是女人,你可以活得很輕松,你只要嫁一個男人,就什么都有了。但是男人不行啊,我是男人,男人必須得成功,他要不成功的話,就會沒錢,沒房子,沒車,只會被人看不起,最后被你們這些女人無情的拋棄。”這些話我想肯定說到了很多人心里去,是社會的錯還是誰的錯呢?物質世界帶給人的只會是暫時的滿足,如果我們把物質當成快樂,那無異于飲鴆止渴。多給心靈一點閑暇的空間,讓它自由的呼吸吧。


    15、空氣中仍有一絲微寒,卻不妨其清新而甜美,如飲甘泉;海水清澄而幽邃,濺起潔白的浪花與天邊的海鷗盤旋共舞。天是靜謐的,海是安詳的,沒有都市的喧囂,沒有人聲的鼎沸,原來,這就是長久以來遍尋的安寧。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16、蕓蕓眾生中,每一個人都在扮演著多面手,不知疲倦地奔波于大千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忽然有一天,有時間到鏡子跟前仔細端詳了,才發現皺紋和白發又被歲月恩賜予你。我們不應該揮霍生命,但也不應該虐待生命,享受生命才是最完美的答案。宋朝詩人宋祁寫過一篇《玉樓春》:“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他的話對與錯姑且不去評價,但是他享受生命的觀點應該值得褒獎。


    17、此日依舊空階滴明,暴曬經久,必有纏綿雨。雨點雖弱,竟入夢鄉。隧醒,洗漱罷,無心學習。“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長日勞形于案牘,累贅于精神桎梏。今日難得落得清閑,故不負良辰美景,且隨心之乘涼。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