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
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

   [譯文]  海是如此之闊,山是如此之寬,相逢相會不知何處何年?

    [出典]  北宋  柳永 《玉蝴蝶》

  注:

  1、《玉蝴蝶》 柳永

    望處雨收云斷,憑欄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念雙燕、難憑音信;指暮天、空識歸航。黯相望,斷鴻聲里,立盡斜陽。 

   2、注釋:

    雨收云斷:雨停云散。

  蕭疏:蕭索清冷。堪:可以。

  蘋花:一種夏秋間開小白花的浮萍。

  遣情傷:令人傷感。遣:使得。

  文期酒會:文人們相約飲酒賦詩的聚會。

  幾孤風月:辜負了多少美好的風光景色。幾:多少回。孤:通“辜”,辜負。風月:美好的風光景色。

  屢變星霜:經過了好幾年。 星霜:代指一年。

  瀟湘:這里指所思念的人居住的地方。

  暮天:傍晚時分。

  空:白白地。歸航:返航的船。

  立盡斜陽:在傍晚西斜的太陽下立了很久,直到太陽落山。

 

 

   3、譯文1:

     我獨自登臺遠望,見雨住云散去,我悄悄送別著秋天的光景。黃昏的景色蕭條不已,足令多愁善感的文士體會到悲涼之意。水上風兒輕吹,蘋花漸漸老去,月光露氣變冷,飄落的梧桐葉飄散著片片枯黃。這情景更令人感傷,往日的故人,你們都在哪里?眼前所見的只是煙水茫茫。

   實在難忘,當年與朋友們在一起那些填詞賦詩、飲酒放狂的開懷時光。如今辜負虛度了多少大好時光。山路迢迢,海面寬廣,不知何處才是瀟湘?我的朋友也一定在那里流浪。想到那雙小燕,無法憑它傳送遠信,暮色蒼茫,只會認識那些歸來的桅檣。我一個人,黯然神傷,在孤雁的哀鳴聲中,眼看著夕陽慢慢沉沒。

    譯文2:

    我倚欄眺望,雨已停歇,云已散去,目送著秋色消逝于天邊。黃昏的景色蕭瑟凄涼,真讓人興發宋玉悲秋之嘆。輕風拂過水面,蘋花漸漸衰殘,涼月使露水凝住,梧桐的葉子已焦黃枯干。此情此景,不由人寂寞傷心,我的故朋親友,不知你們都在何方?惟見茫茫然煙水一色。

   文人的雅集,縱情的宴飲,如今仍歷歷在目,難以忘懷。離別后辜負了多少時光風月,斗轉星移,都只為你我相隔遙遠。海是如此之闊,山是如此之寬,相逢相會不知何處何年?想給故友傳信,那雙雙飛去的燕子,難以靠它傳送音信;企盼故友歸來,遙指蒼茫天際,辨識歸來航船,誰知過盡千帆皆不是,也是枉自空等。我默默佇立,黯然相望,只見斜陽已盡,傳來孤雁哀鳴。

 

 

   4、柳永生平見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5、本詞是秋日懷念故人之作。柳永的詞,以善寫四時不同景色見長,而以秋景寫得最多最好。他能把秋景的凄清和個人內心的悲思、水乳交融地結合在一起,這首詞即為一例。上片由眼前的秋景引發到對故人的思念,從景到情,從憑欄到憶舊。下片從情到景,從憶舊游而回到憑欄之現境。抒情回環往復。由對故人的回憶抒寫到眼前的佇望。首尾回環,融為一體。上片以遠處景象開篇,由景入情,因見景物凄涼蕭疏而引發對故人的思念。下片用“難忘”換頭,轉入對往事的回憶。慨嘆故人受山水阻隔而難以相見,天各一方,音信渺茫。因無信而盼歸航,雖屢次“空識”,但依然“立盡斜陽”,表現出對故人的一片癡情。結尾處又回應開篇的“望”字,首尾相環,結構甚妙。“斷鴻聲里,立盡斜陽”二句,極盡黯然魂傷之情,足顯柳詞厚樸沉雄、清頸老辣的“骨氣”風格。 

 

 

   6 柳永(987年至1053年),武夷山人,排行第七,又稱柳七。北宋婉約派詞人的杰出代表。仕途坎坷,終身不得志,遂出入煙花柳巷,寄情于笙歌艷舞、錦榻繡被之中。

    柳永寫羈旅之愁、相思之苦,用字淺白傳神,一千年前的詞作,今天讀來依然催人淚下。我國文字之雋永、凄絕、淳美,盡在柳永筆下:《玉蝴蝶》思念友人:“故人何在?煙水茫茫……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瀟湘:泛指所思之處。)《八聲甘州》思念故鄉:“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 《曲玉管》抒發離愁別恨:“暗想當初,有多少幽歡佳會;豈知聚散難期,翻成雨恨云愁。” 《戚氏》悲嘆自己落魄無成:“念利名,憔悴長縈絆;追往事,空慘愁顏。” 《蝶戀花》想念意中人:“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擬把:打算。強樂:勉強作樂。)國學大師王國維盛贊最后兩句:“專作情語而絕妙者……求之古今人詞中,曾不多見”。《雨霖鈴》寫不忍的離別,難收的歸思,讀之斷腸: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凝噎:喉嚨哽塞。)柳永風流倜儻,才華橫溢,深得歌伎們的歡心。她們的共同心愿是:“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黃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見,愿識柳七面。”

    武夷山人杰地靈,當代柳永安在?

 
 

   7、前一陣子難受讀詩的時候讀到“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的時候曾為之流淚,我大概是真的不知道我的瀟湘在哪里,追尋的路又會是多么的漫長。很喜歡聽孫燕姿的《遇見》,那里面的一句歌詞與這句又異曲同工之妙:我遇見誰,會有怎樣的對白?我等的人,他在多遠的未來?不用問,也不需要知道。 

 

   8、不曾盛放過,卻已經凋落。

   想念的那些畫面,只能在腦海中飄蕩。

   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

   一直以為6月,梔子花開,離別,會是傷感的畫面。

   只愿,一個背包,游歷。

    清晨來臨時,卻也依然,景色年華,抵不過指尖的光陰。

 

 

   9、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

  生命中,會有很多的人在身邊無序的穿梭,有些人是可以被時間輕易抹去的,猶如塵土;而有些人注定要在生命中駐留,并且愈久彌新。

  一直不敢想愛會悄然降臨,卻相信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你,會一直等在那里,只是不知道你會在何時何地出現,就這樣憧憬著。驀然發覺,這個人一直就在我的身邊,只不過,我從來不敢去想你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人,第一次見到你,我竟然感覺到是如此的親近。

  在符號與文字的交流中,慢慢的,感覺到我們卻像是多么的熟悉,你在很多地方上竟然和自己出其的相似,就像兩個重疊在一起的影子。我想我真的喜歡上你了,喜歡在深夜里想你,想你帶給我的點點滴滴。我倆太相同了,很多人說,性格相同的人不能相愛,性格互補的人才能愛得更長久,可偏偏我們相愛了。

  我知道我們相隔遙遠,我也知道我們不可能走到一起,我也曾經努力試著關上心門,不走進你的世界,可惜你的影子卻依舊瘋狂的闖進我心靈的最深處。散不去的思念猶如潮水般涌現,深入骨髓的眷念不由自主的侵蝕著我的靈魂,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想念著你,想著你的一切一切……

  有一種愛在現實,有一種愛在心靈,現實之愛最終會淪為親情,心靈的愛才能給予靈魂的幸福。我愿陶醉在心靈的港灣里,寧愿醉倒所有的疲憊,沉睡一生的夢想。

  海闊山遙,我愿駕一片夢的白帆,駛向停泊我心的港灣,我愿在星星月亮的和諧中,飛越千山萬水,來到你的身旁。(作者:檐下聽雨)

 

 

   10、來到太平洋中的一個島嶼,那里的海是獨一無二的。它的顏色是一種散發著光澤、不摻任何雜質的寶石藍。海邊的沙灘也是千姿百態的,有幾處竟有黑色和紅色的沙石。夕陽西下的時候玫瑰色的陽光在我們所住地方外的海灘上留下曼妙的影子,隨著涌起而落下的潮水形成一幅幅復雜細膩的抽象畫。我此時的心情是愉悅的,卻并非因為面前的大海美了到極致。有一句古詞寫道:“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我少年時的迷惘惶惑、此后離鄉背井時的莫名悲哀,也許正是應了此句中所寫的心緒。然而如今每當夜幕降臨,月光和星光從窗簾后無聲的流進來,夢回海邊那個小鎮的我,正凝望著遠方山坳里那一塊翡翠綠的大海坦然微笑。

 

 

    11、文人們一踏上瀟湘大地,便被那靜穆、野性、清絕、蒼涼的自然風光感染,被二妃忠而遭棄、追而不得的幽怨憂傷包圍,而自己的漂泊南行與不稱意的人生也正像屈賈當年,于是憑吊古賢,撫感當前,詩文生焉。

    這樣,經過一代又一代文人反復的吟詠與不斷的積淀,“瀟湘”一詞已不再單指某一個地方,它是瀟湘流域的實指,也是整個洞庭之南的泛稱,而在文人心里,它更是夢里尋覓的意境,極目而望的吟嘆,滿腹幽怨的悵望,是《紅樓夢》中迎風流淚、望月傷心、孤高自許、目無下塵的“瀟湘妃子”(林黛玉)。

   “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瀟湘”已超越時空,成為一個詩意的名詞。同為地名,它比“巴蜀”雅致,比“燕趙”婉約,比“塞北”溫柔,比“吳越”多情,比“江南”憂傷。它具有一種幽怨凄美的基調,渲染著浪漫感傷的氛圍,同時又是有著執著追求精神或孤高避世的人格象征。“瀟湘”,已成為一個超級的中國文化符號。    

   湖湘文化的核心是心憂天下、經世致用,敢為人先并兼容并蓄。這種不尚空談注重實用的文化,又因千年學府岳麓書院“傳道以濟斯民”的辦學主張而流布發揚。大批從岳麓書院走出的讀書人以修、齊、治、平實現“內圣外王”,而成為或是經邦濟世的能臣大吏,或是保家衛國的良將英才。他們追求理想信念而堅忍執著,嚴守民族氣節而舍生取義,戰勝重重困難而剛烈雄健。

 

 

    12、愛情只是鏡中花,水中月,眼中淚,手中沙。

  而我們那意中的人,也隨鏡花水月眼淚流沙已然逝去。流失的東西,卻永遠也追不回來。

  就象我們的愛情。

  他走了。我寧愿留在我心里的,是他的影子和我們曾經的愛情。

  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

  而我們現在惟一能做的,就是想著心里的那個人,無論天涯海角,都釋懷的生活。

  然后,我們各自淪落。 

 

 

    13、正如柳永所言“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人類永遠步行早追逐明日的逆途中。將自己一切的期望化作明日的光輝,然后不知疲倦的奔跑著。我們本來已然足夠幸福,但是卻總是一次又一次的離開這里。希望著完美與永遠。然而那完美和永遠又何時在世界上出現過呢?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