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
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

  [譯文]  庭院深深,鎖住的是寂寞和黃昏,還有那陣陣凄雨敲打芭蕉聲。

  [出典]  北宋  歐陽修  《生查子·含羞整翠鬟》

   注:

   1、《生查子》 歐陽修

    含羞整翠鬟,得意頻相顧。雁柱十三弦,—一春鶯語。

  嬌云容易飛,夢斷知何處?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

   2、注釋:

     一說,作者是張先。

     翠鬟:婦女環形發譬稱鬟。翠鬟,泛稱美發。

   雁柱十三弦;箏有十三弦;琴柱斜排如雁斜飛,稱雁柱。這里均代指古箏。

   3、譯文1:

    似嬌還羞抿了抿秀發烏鬟,笑靨盈盈秋波流轉頻頻顧盼。玉手纖指輕彈,箏聲婉轉歡快,琴弦飛蕩回旋,似春鶯傳情,低語交歡。

  曲終人去,宛如飛云飄逸,只留下嬌柔的身影。春夢已斷不知何處尋覓。庭院深深,鎖住的是寂寞和黃昏,還有那陣陣凄雨敲打芭蕉聲。

    譯文2:

    彈箏的女子含羞整理好她的發髻,含情脈脈地屢屢回顧。只見她雙手輕拂古箏,箏聲圓潤婉轉如黃鶯的啼叫。

    只可惜這么美妙的箏聲已隨著她的離去而消失了。伊人去后,我頻夢不斷,相思不盡,卻只能空對黃昏下深深的庭院,聽雨打芭蕉點點滴滴碎人心。

   4、歐陽修生平見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5、此詞以男子的口吻,寫一女子彈箏的情景,并在其中滲入愛情與離愁。

  上片描寫從前女子在與情郎相聚時彈箏的情景。起首一句好似一個特寫鏡頭,先畫出這位女子的嬌容美態。此時她仿佛坐在箏前,旁邊站著一位英俊少年。在彈箏之前,她嬌羞怯怯,理了理頭發。“整翠鬟”三字把她內心深處一股難名狀的激動感情恰當地反映出來。下面“得意頻相顧”一句,是寫這女子彈箏彈到高潮,她的感情已和箏聲溶為一片,忘記了方才的羞怯,不時地回眸一顧,看看身旁的少年。這是用白描的手法表現演奏者與欣賞者的感情交流。

  “雁柱”二句具體地描寫箏聲。唐宋時箏有十三弦,每弦用一柱支撐,斜列如雁行,故稱“雁柱”“一一春鶯語”,系以鶯語擬箏聲。白居易《琵琶行》云:“間關鶯語花底滑。”韋莊《菩薩蠻》云:“琵琶金翠羽,弦上黃鶯語。”似為此句所本。前一句以“雁行”比箏柱,這一句以“鶯語”狀箏聲,無論在視覺和聽覺上都給人以美感。而“十三”、“一一”兩組數字,又使人覺得女子的十指在一一按動箏弦,輕拢慢捻,很有節奏。隨著十指的滑動,弦上發出悅耳的曲調。在這里,詞人著一“語”字,又進一步擬人化,好像這弦上發出的聲音在傾訴女子的心曲。

  下片寫此時兩情隔絕,凄苦難禁。“嬌云”二句,語本宋玉《高唐賦》,暗示他們在彈箏之后曾有一段幽會。然而好景不長,他們很快分離了。著以“容易”二字,說明他們的分離是那樣的輕易、那樣的迅速,其中充滿了懊惱與悵恨,也充滿了憐惜與懷念之情。“夢斷知何處”,表明他們的歡會象陽臺一夢;然而鴛魂縹緲,舊夢依稀,一覺醒來,仍被冷冷清清的氛圍所籠罩。

  結尾二句,寫男子深院獨處,黃昏時刻,諦聽著窗外的雨聲。陣陣急雨,敲打芭蕉,這是男子在回憶中產生的錯覺,也是他迫促煩躁心情的寫照,同時又表現了孤棲時刻幽寂凄清的況味。雨聲即為箏聲,這樣的箏聲,最易觸動愁緒。

  這首詞巧妙地運用了哀樂對比。上片充滿了歡樂的氣氛、明快的節奏;下片則情深調苦,表現了孤單寂寞的悲哀。以樂景反跌哀情,故哀情更為動人。詞中正面描寫彈箏的女子,而以英俊少年作側面的陪襯;上片中寫這男子隱約在場,下片中則寫女子在回憶中出現,虛實相間,錯綜敘寫,詞中的感情就不會變得單調。作者善于運用比喻,如以“雁行”比箏柱,以“鶯語”擬箏聲,以“嬌云”狀遠去的彈箏女子,以雨打芭蕉喻箏中的哀音,或明比,或暗喻,都增加了詞的形象性和感染力。


   6、唐宋詞中,語言優美的句子,舉不勝舉。如夏雨過后,蜻蜓點點;如荷塘,接天蓮葉無窮碧;如滄海之水,碧水連天。譬如,“重門不鎖相思夢,隨意繞天涯。”(趙令畤《烏夜啼春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歐陽修《生查子》)、“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歐陽修《生查子》)、“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蘇軾《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美若白玉,美若黃金。

    當唐宋詞的月光、傾瀉在我的夢鄉里,我那苦澀的心中,忽然,多了一絲絲的甜蜜。借著朦朧的月光,我仿佛覺得,銀色的世界,充滿了憧憬和希望。重新打開這部辭典,忽然,我發現,唐宋詞最擅長于煉字琢句。展現在我面前的是,如珠子一般的語言。

    當唐宋詞的流水、流進了我的心中,荒蕪的沙漠,忽然長出了綠草。借著那綠色的海洋,我仿佛覺得,地上開滿了花,樹上掛滿了果。重新打開這部辭典,忽然,我發現,唐宋詞,慣于闡明深邃的人生哲理。展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座不朽的豐碑。


    7、如果說一個鎮有一個鎮的語言,那么寶塔街就是震澤的語言,而寶塔街西首挑起的師儉堂和東首佇立的慈云寺塔、禹跡橋就是寶塔街要說給人們最富有情趣、最富有歷史的豐滿語言了,讀著這樣的語言使人無不感慨歷史的博大與精深,歷史所賦予震澤的豐厚文化底蘊和含蓄優雅的東方魅力!震澤的千年歷史鉤沉,展現了震澤的園林景觀。且回頭看巧奪天工,集清代建筑之大成,顯示了街中含宅,宅內含街,街從宅中過和享有磚雕、木雕、石雕和漆刻建筑特色的師儉堂吧,漫步間我們已從窗欞、門樓、房梁上讀到了《三國演義》、《八仙過海》、《水滸》等名著里的人物故事,特別是在第六進的門樓上飾以的“盤長”浮雕,其實就是我們現在作為最時尚的禮品——中國結,原來在那時就已經線條流暢、上下左右對稱地被雕刻在了門樓上,這是一種怎樣深刻和雋永的情結呀!師儉堂建于清同治三年,成了寶塔街上最具尋古訪幽的深宅大院,它共有六進,每一進都要比前一進高出半尺……只是不知道,這一進一進的是否就將我們身臨其境地帶到了“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之中了呢?沿著花園里的曲檐回廊、亭臺閣樓游走流連,是否要將腳步放得很輕很輕,可別驚擾了小姐樓里的小姐們吟詩作畫、刺繡裁衣呀。


   8、雨中觀花,花雨迷眼,花賦雨芬芳,雨遺花艷潤。

     有海棠,“海棠不惜胭脂色,獨立蒙蒙細雨中”,“裙芳老盡,海棠花時候,雨過寒輕好清晝”。

     有梨花,“梨花一枝春帶雨”,“枉輕負、梨花暮雨”。

     有杏花,“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

     有楊柳,“東風楊柳欲青青,煙淡雨初晴”,“乍雨還晴,花柳自多麗”。

     有荷花荷葉,“藕花時候,五湖煙雨,西子扁舟”,“留得殘荷聽雨聲”。

     有芭蕉,“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


   9、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

     院深深,斜陽穿過叢叢芭蕉葉,一絲一絲漏進來,美麗動人。而今天,沒有陽光,只是淡淡的味道,寂靜,安適。我本不該有什么傷懷的,在這樣寧靜的小世態里。我也本不該興奮過激的,很靜的環境,我只有輕輕的來,輕輕的去,輕輕的聽,輕輕的看,輕輕的享受,才會有所收獲。

    雨一直沒有停過,我的心一直跟隨著雨大芭蕉的節奏,一,二,三......不停息。

    愛在愛的至深,夢在夢的至沉,醉在醉的至醇。我愛這樣的清,我愛這樣的寧,我愛這樣的香醇。

    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在古人來看,是一種淡淡的傷懷,我現在不要了。我喜歡聽雨打芭蕉的聲音。它給已我心靈的陶冶,給以我心靈的安撫。

   暮色朦朧的時候,我依然在院子里,雨打芭蕉,沒有停息。

    久居此地,恐生離意,天涯旅寄。淡看風雨路迢迢,何處歸所,獨愛此地。更有美境,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


    10、晝邁出天地逆旅之門,遠去。黑夜倚門而立,尚未跨進,只是淡然微笑。

    黃昏應該是灰色的,是晝的白過渡到夜的黑。

    黃昏于詩人,那是一種“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的淡淡哀愁。那是一種“落花寂寂黃昏雨,深院無人獨倚門”的淡淡孤獨。那是一種“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淡淡傷感。

    對黃昏。怯黃昏。那是孤獨人的心情。

    可是黃昏對于我,意味著月初上,風滿帷,小兒歡入門,是一家團聚之開端。

    黃昏,公路上的汽車都指向一個方向——家,洶涌而去,如回流的魚群,游向最初的出發點。清晨來自何處?黃昏歸于何處!

    黃昏,意味著回家。無論你在哪里,不管你在辦公室,還是在建筑工地,在買賣場,在田野……黃昏是集結號,吹響了,幸福的人放下手頭的工作,回家。

     所以回家的路在黃昏里,在一盞盞點亮的街燈里,在遠山棲霞的呼喊里,在滾滾車流里,歸去歸去,趁著黃昏歸去。

     幸福的人,總是在黃昏時候,歡快地按響門鈴,接受家人的問候:回來啦。

     不幸的人,總是在深夜時候,摸索出鑰匙,費力地插進鎖孔,面對一屋的空虛黑暗,無力點亮華燈。

     黃昏,意味著可以卸下不堪的疲倦,卸下違心的表情,卸下所有的重壓,釋放在家里柔軟的沙發里,溶解在家人的輕聲軟語中。

     黃昏的氣味是溫馨的氣味,在餐桌上家常菜縈繞而起的熱氣中,在呼呼轉動的風扇的清風中,在小兒微臭的體汗中。

     白天,我是屬于公眾的社會的,晚上,我是屬于家人的妻兒的。可能只有黃昏,我才是屬于我的。

    黃昏了,我慵懶地泡上一杯茶,坐在窗前安靜遙望,或許有清愁,也是無關于生活的清愁,那是月已上,風滿屋,黃昏漸漸遠去的清愁。這個清愁誰也不知道,只有我明白。


    11、不知不覺中開始留意季節的更替,模糊的季節的棱角在潛意識中漸漸突露、浮現。穿梭在唐詩宋詞的帷幕里,想在前人的記憶中將季節找一個字代替,終究發現雨是最深、最真的痕跡。在昆明,雨是季節的紅娘,她懷著季節的情愫,飾上季節的淡妝,在隱約的呼喚和期盼間,領著季節緩緩走上人間的紅地毯。

     雨,一個憂郁的詞匯,曾喚起多少多情詩人的相思閑愁:“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細雨細如愁”、“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風雨催愁,雨最能勾起人們對往昔深切的懷想和眷戀。雨成了古詩詞中最為朦朧搖曳的意象。


    12、“嬌云容易飛,夢斷知何處。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我,深夜獨坐窗前,燭影搖紅、斜照孤影,幾多清涼,愁人相晚?
  
  這空閑的日子,我獨坐窗前,看柔柔的風里,有你淡淡的眉、憂傷的眼。你,如花一樣嬌艷的臉,似詩詞里的世界,朦朧、嬌媚、可人!
  
  這飄雨的日子,我獨看窗外,雨打芭蕉,點點滴滴,輕敲心坎。看,那陣陣簾風叩響疏簾,更添幾分寂靜與清冷。這,靜聽的、流淌的、飄動的,不僅是你柔柔的青絲。還有,飄忽的細雨,在悄然搖醒江南的清靈,伴著黃昏獨自悠遠,裊繞與落紅里,怎辨它的嬌美。
  
  想,飛花似夢細雨如詩,落紅雨后不耐風揉,情鎖江南情亦幽幽,莫須問緣由。
  
  天涯倦客,伊人何在?今夜,你是否與我一樣,靜坐窗前聽雨?共聽,芭蕉夜雨,輕彈凄涼的雨韻?
  
  那一年,芳菲三月,桃花朵朵,是誰踏著一路花香款款而來?是誰在花海煙雨中,喚醒了我前生的萬縷柔情?是你,親口告訴我:“愛不需要承諾。”只因,你怕桃花謝了、愛也丟了……可,你可知我已陷入你的牢?我已用盡我的力氣去愛你?
  
  歲月如華,流光悄悄飛舞,桃花林里,花開了、又謝了……帶著滿腔的如水柔情輪回,你的模樣,早已定格在我今生的記憶中! 


    13、“嬌云容易飛,夢斷知何處。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深夜獨坐在窗前,窗內燭影搖紅斜照孤影,幾多清涼,愁人相晚。窗外,雨打芭蕉,點點滴滴,輕敲心坎,陣陣簾風叩響疏簾,更添幾分寂靜與清冷。天涯倦客,伊人何在,與誰共聽芭蕉夜雨,彈一葉葉凄涼的雨韻?

  今夜卿是否與我一樣靜坐在窗前聽雨,聽雨聲如訴,訴說著紅榭與卿相逢,匆匆離別的愁苦;訴說著相逢,相知,盼相見的相思;訴說著想你時如丁香花般溢香的輕愁;訴說著靜夜聽雨打芭蕉的疼與痛;訴說著……

  桃花池閣春情薄,片片催落飛紅雨。瓣瓣花船可載得動這許多愁?花船隨水順流而下,瓣瓣盛滿思念。“我住長江頭,卿住長江尾。”但寄香箋慰寂寥,解卿悠悠一懷愁。可憐風雨凌殘花,滿江紅浪翻作惆。我,佇立在江畔,看風掀起滾滾江浪,聽雨傳來陣陣怒吼。我的思念便化作那綿綿的芭蕉雨,飄進你的窗,濕了一窗的倩影。 


 

    14、我獨處一隅撿拾著記憶的碎片,匆匆地與過去的日子告別。往事的記憶里留下過我的歡笑、迷茫和我為友誼而吟唱的一曲:“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如今在這些片斷即將隨風而逝時,我忽然想起應該收藏起來,猶如我那青春的歲月和曾經美麗的容顏。我輕輕撿拾起它們,然后鎖進我的心靈最深處,不讓它在春天再次來臨的時候萌芽并開出奪目的鮮花。在這個寧靜的夜晚,我默默地揮手告別,我的朋友們及關于你們的記憶。

  這段記憶時而散發出燦若繁星的光芒,時而陰澀灰暗如沐清秋,時而變幻莫測僅留下雨魄云魂后的花瓣的飄零。在夕陽西下的時候我一一撿拾,把它們珍藏。不經意間記憶的片斷劃破的我的手指,深深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聽到有血在汩汩的流淌,但它卻是無色的。它在我心靈中留下如此震撼,清洗著我蒼白的容顏和沉重如戈的筆。

  臨行之際,我要感謝你不經意間成了我的知音,傾聽我那輕舞于雁柱曲中的“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中淡淡哀怨。感謝你關切的話語猶如一縷春風輕拂著受傷的心靈,好似滿懷的憐香惜玉。感謝你告訴你向往的諸葛茅廬、陶令松菊、張翰莼鱸的世外桃源,而這恰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啊!感謝你在漫漫長夜里與我吟詩賦對、談古論今、散文小說,記憶中那悠然地輕言細語,令我忘卻了今夕是何夕。還要感謝你驀然間的云消霧散,獨留我佇立于蒼茫的暮雨瀟風中靜靜的思索一些問題。我因此領悟到緣深緣淺的道理,你讓我領略了險峰中的旖旎風光、日出日落及四季的輪回。  

     我開始堅強地面對人生中的挫折與坎坷,沒有人可以再令我噓唏流淚。你說過,“既然你的目標是地平線,那么留給世人的只能是你的背影。”于是在這個料峭的寒冬,我背起行囊再次出發,去追尋明天如火的朝陽。請相信我將滿腔熱忱去尋覓理想中的桃花源,依然吟詠著:“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此刻我輕輕揮手告別,祝福你我的朋友和我的知己。

 

 

    15、已是深夜,雨卻是下個不停,清透的雨珠在玻璃上留下劃痕,順著朦朧的玻璃,流進了我惆悵的心里。

  

    在這安靜而平和的夜,我一個人翻著詩集,剛一打開,就是趙師秀的“梅雨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不知為何,我總是喜歡讀有關雨的詩——或是喜歡那“雨打梨花深閉門”幽靜而古樸的感覺,或是欣賞那“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的沉靜孤寂之美。

 

然而其實我幼時并不喜歡雨季,總是愁悶地望著灰蒙蒙的天空,細數著夏季到來的日子。因為熱情似火的夏季,天空別樣的藍,草地別樣的綠,那是一個沒有煩惱和苦悶的季節,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的朝氣與活力!但是在這雨季,我也只好坐在窗邊,聽雨。

 

沒有比雨更清美的聲音了,疏雨打芭蕉也好,驟雨擊荷葉也好,都別有一種韻致。特別是當雨落在古瓦上,再順著瓦溝滴落下來的時候,雨聲就格外地清悅靈動。而往往在這雨簾之下,夜歸的旅人抖動著蓑衣,望著地上被雨打濕的花瓣,靜靜地佇立著。在這樣的雨夜里,狂傲的心收斂了,躁動的心平靜了,惶恐的心溫和了。詩意的朦朧中,只有雨聲淅瀝……

 

可無論雨季給我們展現怎樣的神韻,它終究會過去。或許就在明天早晨,我會被鳥鳴喚醒,然后在陰暗潮濕的房間里,緩緩地拉開窗簾——

 

    窗外是碧綠光亮的樹葉,是純凈新鮮的空氣,而陽光佇留在我的床上、書架上。我的臉上,一片燦爛。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