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譯文]放眼遼闊的河山,徒然地懷思遠別的親友;就算是獨處家中,看到風雨摧落了繁花,更令人感傷春光易逝,倒不如憐惜眼前曼舞的歌女。

  [出典]    晏殊    《浣溪沙》

  注:

    1、 《浣溪沙》  晏殊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閑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 不如憐取眼前人。

   2、注釋:    

     一向;一晌,片刻之間。

     有限身:短暫未久的人生。

     等閑:平平常常。

     銷魂:魂魄飛散,形容人極度的悲痛或歡樂。

     憐取:憐愛。

     眼前人:指眼前輕歌曼舞的女子。

 

   3、譯文1:     

    片刻的時光,有限的生命,宛若江水東流,一去不返,深感悲傷。于是,頻繁的聚會,借酒消愁,對酒當歌,及時行樂,聊慰此有限之身。
     若是登臨之際,放眼遼闊河山,突然懷思遠別的親友;就算是獨處家中,看到風雨催洛了繁花,更令人感傷春光易逝。不如在酒宴上,好好愛憐眼前的。

    譯文2:

   片刻的時光,有限的生命。在這短暫的一生中,別離是不只一次會遇到的,而每一回離別,都占去有限年光的一部分。痛苦是無益的,不如對酒當歌,自遣情懷吧。若是登臨之際,放眼遼闊的河山,徒然地懷思遠別的親友;就算是獨處家中,看到風雨摧落了繁花,更令人感傷春光易逝,倒不如憐惜眼前曼舞的歌女。

   譯文3:

   芳年易去,人生苦短,平平常常的離別也會使人消魂斷腸。對酒當歌,及時行樂,不要推辭這頻頻而來的歌舞歡宴。

   極目遼闊無際的山河,會加重對遠方親友的懷念,見到風雨吹落鮮花,更加感傷春光的短暫。倒不如放開情懷,憐愛眼前這俏麗的佳人,她會給我帶來快樂無限。

   4、晏殊的生平見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5、此詞慨嘆人生有限,抒寫離情別緒,所表現的是及時行樂的思想。全詞在章法結構上下關合:下片 “滿目”句照應上片次句,因離別而念遠;“落花”句照應上片首句,因慨嘆人生短暫而傷春。結句借用《會真記》中的詩句,即轉即收。

    “ 一向年光有限身”,劈空而來,語甚警煉。 “一向”,即一晌,一會兒。片刻的時光啊,有限的生命!詞人的哀怨是永恒的,那是無法抗拒的自然規律,誰不希望美好的年華能延續下去呢?惜春光之易逝,感盛年之不再,這雖是《珠玉詞》中常有的慨嘆,而本詞中強烈地直接呼喊出來,便有撼人心魄的效果。緊接“等閑”句,加厚一筆。詞中所寫的,不是生離,更不是死別,而只不過是尋常的離別而已!

    “等閑”二字,殊不等閑,具見詞人之深于情。在短暫的人生中,別離是不只一次會遇到的,而每一回離別,都占去有限年光的一部分,詞人唯有強自寬解:

   “ 酒筵歌席莫辭頻”。痛苦是無益的,不如對酒當歌,自遣情懷吧。“頻”,謂宴會的頻繁。葉夢得《避暑錄話》載,晏殊“惟喜賓客,未嘗一日不宴飲,每有嘉客必留,留亦必以歌樂相佐”,“日以飲酒賦詩為樂,佳時勝日,未嘗輒廢”。“酒筵歌席”,即指這些日常的宴飲。這句寫及時行樂,聊慰此有限之身。過片二語,氣象宏闊,意境莽蒼,以健筆寫閑情,兼有剛柔之美,是《珠玉詞》中不可多得的佳句。兩句是設想之辭。若是登臨之際,放眼遼闊的河山,徒然地懷思遠別的親友;就算是獨處家中,看到風雨摧落了繁花,更令人感傷春光易逝。語本李嶠《汾陰行》:“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作者不欲刻意去傷春傷別,故要想辦法從痛苦中解脫出來。吳梅《詞學通論》特標舉此二語,認為較大晏的名句“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勝過十倍而人未知之。吳氏之語雖稍偏頗,而確是能獨具慧眼。此處“滿目山河”二語,“重、拙、大”兼而有之,《晏殊》中僅此而已。

   “不如憐取眼前人!”意謂去參加酒筵歌席,好好愛憐眼前的歌女。作為富貴宰相的晏殊,他不會讓痛苦的懷思去折磨自己,也不會沉湎于歌酒之中而不能自拔,他要“憐取眼前人”,也只是為了眼前的歡娛而已,這是作者對待生活的一貫態度。

    本詞是《晏殊》的代表作。詞中所寫的并非一時所感,也非一事,而是反映了作者人生觀的一個側面:悲年光之有限,感世事之無常;慨嘆空間和時間的距離難以逾越,慨嘆對已逝美好事物的追尋總是徒勞,在山河風雨中寄寓著對人生哲理的探索。詞人幡然感悟,認識到要立足現實,牢牢地抓住眼前的一切。

   這首詞又是《珠玉詞》中的別調。大晏的詞作,用語明凈,下字修潔,表現出閑雅蘊藉的風格;而在本詞中,作者卻一變故常,取景甚大,筆力極重,格調遒上。抒寫傷春念遠的情懷,深刻沉著,高健明快,而又能保持一種溫婉的氣象,使詞意不顯得凄厲哀傷,這是本詞的一大特色。

 

   6、“一向”即是“一晌”之意,“有限”的生命只能度過“一晌”的時光,所以離別,也就是江淹的“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是值得我們珍惜的,因為它“銷魂”,這里的“等閑”其實不等閑!

   那么怎樣好呢?那就酒筵歌席——莫辭頻吧,不要嫌“腐敗”的日子不夠多,因為相比一向的年光,有限的身體來,真是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讀到這里,很容易讓我們聯想到《古詩十九首》里那些勸勉及時行樂的“頹廢”詩篇。還有一首差不多時候無名氏的“熟詩”,也和這首詩的“意境”非常相似。那就是: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

   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茲?愚者愛惜費,但為后世嗤。

   仙人王子喬,難可與等期。

   不過很明顯,比起晏大官人,這首詩就過于直白了,不像他那么“溫婉”,但可謂都是殊途同歸。

   還有未盡之意,讓我們接著往下讀。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這兩句我很喜歡,喜歡它的宏闊,喜歡它的風神,覺得要知道要了解傳統文化,要增強對傳統文化精髓的“感性認識”,這樣的詩句,非熟讀深思反復涵詠不可。正如古典文學專家陳永正先生所說。“換頭二語,忽作變徵之聲。氣象宏闊,意境蒼茫,以健筆寫閑情,兼有剛柔之美,是《珠玉詞》中不可多得的佳句。兩句是設想之辭。若是登臨之際,放眼遼闊的河山,徒然地懷思遠別的親友;就算是獨處家中,看到風雨摧落了繁花,更令人感傷春光易逝。”

    陳先生說得真好。還為我們指明了這兩句的淵源。上句出自唐人李嶠《汾陰行》里的“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下句出自李商隱《杜司勛》里的“刻意傷春復傷別,人間唯有杜司勛。”

   晏殊雖不比東坡,是千古達觀人,集子里卻很有些這樣的論調,簡直隨處可以摭拾。

  “朱弦情,知音少,天若有情應老。勸君看取名利場,今古夢茫茫。”(《喜遷鶯》)

  “聞琴解佩神仙侶,挽斷羅衣留不住。勸君莫作獨醒人,爛醉花間應有數。”(《木蘭花》)

   “朝云聚散真無那,百歲相看能幾個?”(《木蘭花》)

    其實不用他說,我們也知道宇宙無限人生短暫是個永恒的難題,可是解決的辦法在哪里呢?我們似乎也是千百年來百思不得其解,還好晏殊告訴了我們:

    不如憐取眼前人。

    假如我們再把這個“眼前人”的內涵推而廣之,我們可以說這個“眼前人”可以是你朝夕廝守的愛人,可以是你朝思暮想而又不敢表白的“夢中情人”,當然還可以是你的親人,是你的朋友,甚至是你理想,夢想,乃至幻想,凡是你覺得能夠在這個有時略顯冰冷與寂寞的世界上可以溫存你枯窘的靈魂的,無論是人或事,哪怕是一件乍看起來微不足道(在無關痛癢的旁人眼里)的物什,都可以“順理成章”地成為你的“眼前人”。

    這樣看來,晏殊雖貴為達官,卻也很有滿布詩意的達觀,所以算是古代一個很有風趣的雅人,不像時下的有些官僚那么“貴”得沒有“趣味”,不愧是“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的作者,有閑情不足“貴”,更難得,是還有那份雅致,盡管我猜想在古代有些酷評家看來,又要叫嚷著“文人無行”了,也對,有其子,正因為有其父嘛!

    不光古人,也許現代的某些人也要認為這是一種“頹廢”的表現,我不想辯駁,覺得也無需辯駁,你覺得它頹廢,那就頹廢好了。

   我愿意。

 

  6、“不如憐取眼前人”,說起來不過輕輕幾個字
    做起來卻不易
   世人往往最容易漠視眼前的人、風景,以為那些人、風景,會永遠原地等著他
   等他滄桑后,再回頭尋找時
   已是人已逝
   物已非

 

  7、晏殊是北宋初期重要的詞人,有《珠玉詞》傳世。《宋史》本傳說他:“文章贍麗,應用不窮。尤工時,閑雅有情思。”《浣溪沙》,就是他的傳世佳作,其中“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兩句,對仗工整,感時傷事,更是流傳千古的名句。
  晏殊少年時聰慧過人,有神童之譽,因之召試,賜同進士出身,從此步入仕途,也是風平浪靜,志得意滿,官至宰相,是個地道的達官貴人。因此,他的詩詞,沒有大喜大悲的刻骨銘心,卻淡雅平和,譴詞工整。雖然沒有完全擺脫五代綺麗奢糜的窠臼,但晏殊是宋初人,就當時而言,他的詞作還是達到了無人企及的高度,王灼說:“晏無獻公長短句,風流蘊藉,一時莫及。而溫潤秀潔,亦無其比。”應該是很得當的評價。
  宋朝尚文,對文人尤其寬容。晏殊有幸生活在那個時代,又是一個志得意滿的達官貴人,詩酒構成了他生活的主題。葉夢得《避暑錄話》里說他“喜賓客,未嘗一日不宴飲。”由此可以確認《浣溪沙》應該是晏殊在筵罷客散之后的作品。我們可以想象一下晏殊當時的情景:酒微醒,頭微熏。客人都離開了,夕陽西下,他獨自一人徘徊在自家花園的小徑上,亭臺依舊,四時變換依然,那些似曾相識的燕子也回來了,但春盡花落,它們如期的歸來帶不回逝去的光陰。
  《浣溪沙》描寫的就是這樣的事,平和自然,凄婉含情,直抵我們最柔軟的部位,撩起敏感的神經,讓我們怦然心動。劉義慶《世說新語》中記載了西晉滅亡以后,一幫子逃難到江南的北人相邀宴飲,“坐而嘆曰:‘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皆相視流淚。” 這是沉痛之至的家國之慨。這樣的感覺晏殊不會有,我們不能苛求他,因為他生活在一個承平的時代。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們泛意識形態地評判古今中外的所有作家,認為晏殊的詞作只是一些春花秋月般的閑愁,沒有關乎天下的思想內容和社會意義。魯迅說賈府上的焦大不會愛上林妹妹。這固然是階級的差異,客觀的現實。但文學到底還是在訴說著恒久不變的人性。古詩云:“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面對永恒的宇宙,滿天的星空。我們普通人除了如康德那樣心存敬畏以外,更多的還是感喟人生和命運。晏殊的《浣溪沙》表達的就是這樣一種恒久的情懷,它和《詩經》里的“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有異曲同工之妙。和陳之昂的“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滄然而涕下”一樣,所不同的是少了一種雄渾磅薄的氣勢。因為那是大唐獨有的時代精神,就連一生顛沛流離的杜甫也有“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的氣概。而終宋一朝,文事昌盛,但風格清雅,仿佛明清的瓷器,細膩精致,但失之脆弱,最后積弱成疴,到底給韃子亡了。
  在蘇東坡之前,訴說性情的長短句相對于勵志的詩,是文人不登大雅之堂的譴興之作。因此,我們更不應該苛求晏殊,他的詞作固然是少了一份煙火氣。但何嘗不是抒發真性情呢?詩言志,詞言情。宋初的文人大都持這種觀點,這是詩的悲哀,卻是詞的榮幸。我們覺得宋詩面目可憎,就是因為它太講究文以載道,流于假大空,干癟,少了鮮活的血肉,感覺不夠親切。倒是詞最初不登大雅之堂,自煙柳花巷始,繼而進入文人的圈子里,到底蔚然成大,把同時代的詩給比下去了。
  “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晏殊《踏莎行》),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熱鬧過后的寂寞會更寂寞,在那個“昨夜西風凋碧樹”的夜晚,寂寞得受不住,才會 “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晏殊《蝶戀花》)。這已經不是寂寞,這是凄涼了。它無關乎富貴,也不是無病呻吟,它是對人生的終極追問。能寫出這種詞的人,如果身世橫遭變故,一樣可以寫出《紅樓夢》這樣的鴻篇巨著。

 

   8、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造就了一大批模范夫妻;自由戀愛,海誓山盟卻掀起了離婚的新高潮。結婚難道非得和“林妹妹”么?有人說“找個我愛的人,不如找個愛我的人。”

   欲望是一切痛苦的源泉。如果能適當淡薄心態、坦然處之,不要過分追逐理想和完美主義,相信生活一定會多姿多彩,痛苦也會少些,但我能做到么?用句古詩結尾吧,就當是鼓勵自己了,“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惜取眼前人”。

 

   9、有時候人就是這樣,尋尋覓覓千百回,等到碰得滿身傷痕,等到累得身心疲憊,回頭看看,其實最好的一直就在身邊不曾離開!“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10、“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寫出了愛情易逝的那種無可奈何之情。戀戀不忘的思念著遠方那可望而不可及的戀人,還不如好好的珍惜眼人。即使令你魂牽夢繞的那個人在你心目中占據著刻苦銘心的地位。長時間的分離也會讓你們由最親密的愛人變為最陌生的熟悉人。雖然還有愛存在,雖然還是對彼此依依不舍,雖然還憧憬著朝夕相處,甚至于“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但暮然回首,發現原來沒有彼此的日子一樣能 過的很好。時間能沖刷一切,遙遠的距離加上淡淡的情愫。時過境遷后, 會讓你發現曾經的怦然心動怎么都抵擋不過時間與心的對決。

 

  11、歲月易逝,轉眼間世事已非,所謂無常所謂滄桑,都在我們這人到中年的心頭匯聚,感慨與愴然,是怎么的沉重而綿長。一步步走過來,到了今天,這份年齡,前瞻渺茫,回眸呢,也無不觸目驚心,經歷也無非一些瑣碎,但卻關乎生死、生命、生活,似乎給我的是一種大不容易的昭示。夢幻是沒有了,那些浪漫的熱情,熱血的賁張,激動人心,自己只有羨慕,卻不好去澆他的冷水。想想這人生,似乎總難以擺脫那個命定的歸宿,這是任何生命所難以回避的宿命。如是,也就有些無可奈何了。悲哀嗎?眼看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忽然間就沒了,幾乎脆弱得如一棵小草,古人說,人活一世,草木一秋。都是一種宿命,原也算不得什么;只是這依舊跳動的心,銳敏地體會到了莫大的創痛,這血肉的生命感受到了椎心的悲哀,自也可以理解了。于是,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死,我們難以承受,多么殘酷的事實,究竟面對為難。黯然而泣,搶地呼天,怎么的摧肝裂肺,在還活著的卻總想喚回已走向歷史的親人。

    讓我們無奈的,卻是無論如何的努力,一切都是徒勞的,逝去的如流水,這是兩千多年前孔子所慨嘆的,這也就是人生無常,不管愿不愿意,我們總得接受。生生死死,既是常態,那么,何妨超脫些來看,陶淵明說,縱浪大化中,應盡便須盡。這是最理智的態度。不過,喜生悲逝總也是人情之常,我們不能厚非,但也只能寬解,退一步來想,若過分溺于傷痛,甚且自我譴責,無法排解,終至自傷了軀體,卻也斷非智者所為。死者已矣,重要的是自己當下的活。近日,讀宋人晏殊的《浣溪沙》詞,很有些體會與感觸,就抄在這兒,讓我們共同來吟味。詞云:“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閑離別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辭頻。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人這一生總歸是活得艱難,多少驚心動魄,多少黯然銷魂,而春花秋月的美景良辰,其實是很少的,但我們總不至于因此而拋卻人生,佛家說,人身難得,活在當下。活有時比死更艱難,活需要有更大的勇氣。那么,拭干眼淚,灑脫地活下去,有時也是一種必要的堅強。我們當然盼望,這些歷經苦痛的人們,堅強地活著,把悲痛沉埋在內心深處,想想眼前的人與事,盡快走出心中的陰影。看看呵,這天空還是這么晴亮,百花謝了又開,春天的爛漫已經到來。

    這人生也無非歲月,讀過一本書,名字就叫《歲月》,太喜歡了這“歲月”一詞,沉靜,一點不浮皮潦草,或說,許多人、許多事件,風卷云涌,一個時代就這樣過去了,這就是歲月。這許多的人與事,包括許多偉人名流,叱咤風云的角色,那么轟轟烈烈的喧嘩,但卻也包括更多的蕓蕓眾生,平凡的生活,可喜或可悲哀,一無例外地都活在這歲月里。

    有時,苦難也有好處,可以讓我們體會生命的沉重,由死的遽然與無奈,我們可能因此更掂量到生命的份量,引發我們怎么更好地活下去的思考。古往今來關于生命的探究與思考,釋迦、老莊、基督,無不源于生死,有生必有死,有死復有生,這不只人生,更是這大千世界萬物亙古的規律。耽生惡死,與不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生命,甚至強行剝奪他人的生命,都必須譴責,因為都違背了自然的規律。

    至于生命之修短,更是誰都無從把握,其實過分的計較修短也甚是無聊,以億兆年觀之,縱人活過百齡,也渺滄海之一粟耳;重要的是我們活過,活在當下,沒有浪擲這美好的人生。

 

   12、愛的思念愛的山盟海誓我們信手可來,“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在天愿做比翼鳥,在地愿為連里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多得是。戀人為什么總是那么陌生又那莫熟悉又那么遙遠?因為那只是在心里為自己空虛的感情,構建一個虛幻的可以寄托情感的影子而已,只會讓寂寞的心愈加的孤獨,孤獨的心更加的破碎。戀也好愛也好相思也罷,曾經一起看云、聽雨、賞花、品雪的日子已成往事,在流淌的時光里漸漸沉淀成一份美麗的牽掛,也許還會成為一份永恒的遺憾。現實中以許多男女目前的身份,連做朋友都是一種奢侈,只有維持目前的關系和狀態才是最明智的。

  宴殊的《蝶戀花》“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是怨了明月,歐陽永叔卻說“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假如你在情感上沒有深陷進去的話,離愁也只不過是淡淡的一種無可奈何而已。可你愛得要死要活不正是因為身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一往情深所導致的嗎?可這又關干風月何事?人生似乎總有一些非個人所能掌控的東西,我們總有許多不如意,愛又何嘗不是如此。還是宋秦觀的《鵲橋仙》會自我安慰:“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晏殊的《浣溪沙》說得就更現實了:“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婚姻就是柴米油鹽過日子,哪有那么多的浪漫。無論多么浪漫的想象,柔情似水也好與子偕老也好,終究要歸于現實生活的瑣碎。所謂舉案齊眉皓首同心,總是祝福的意義大于現實的意義。多情男女卻非常非常在意的是兩個人心靈的交流,然而生活更需要人們能從平平淡淡的生活中悟出美麗和浪漫來,平平淡淡是真也是愛。 

 

   13、 平平淡淡也好,轟轟烈烈也罷,愛情就是對自己和愛人的一種承諾!如果沒了這個承諾,我們就沒有“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那種滿足。人生最美的時刻,就是在你的垂暮之年,依然可以挽著愛人的手,走在清新的晨曦里,伴在夕陽黃昏下。承諾并不是一時的沖動,也不是隨口說說,而是用心,用全部的青春,呵守一生的誓言。
    愛情最初的境界是傾慕,他/她的一舉一動都可以讓你欣喜,為之著迷。愛情就在怦然心動的時刻開始了。這個時候,愛情很美,因為有很多不了解,我們還處在童話般的幻想里,把愛情想象成柏拉圖式的。直到我們彼此了解,才發現愛情的現實,磕磕絆絆,分分合合。兩個人所有的習慣都磨合好的時候,愛情就變成了親情。人生最重要的是,愛情,友情,親情。愛情的時間最短。愛情是發生在兩個人相遇到結婚之間,結婚之后就變成了親情了。親情伴隨我們的一生,一段友情也許很短,但我們的人生卻每時每刻都存在友情。
    愛情最后的境界就是一種習慣,習慣了他/她的優點。習慣了他/她的缺點!不必埋怨沒有激情,沒有浪漫,只要你不想分開,只要你還在乎這份愛,只要彼此都遵守承諾,也許這就是愛的最后的境界。習慣了,表示你的包容,習慣了,表示你的理解,習慣了,表示你愛他/她,所以可以接受她/他的缺點。這也是就是永恒的那種愛。
    愛不是花言巧語,愛是刻骨銘心!簡簡單單的愛才是最真誠的愛情。
    愛不是單方面的付出,而是兩情相悅,這才是一個完美的世界!
    最單純的愛是暗戀,不祈求對面給予,只是默默的付出。
    最刻骨銘心的愛是經歷生死的愛,當共同經歷過生死能讓愛變得是兩顆心共同的神圣。
    最心碎的愛,是陰陽相隔。斯人已逝,愛依舊還在?
    最無望的愛,是一方面付出,一方面只是索取,兩顆心的不平衡,愛也會失衡。
    無論我們是否正在經歷愛情,我們都應用心對待。珍惜每一段來之不易的感情。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14、生活,不會因某個人而停滯,時間也只會靜靜地從指間流走, 就像那一灣的長江水,總是無語東流。心情落寞時,會記起晏殊說過,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我就會珍惜現在所擁有的,重新整理心情來面對生活,面對風雨.當高傲自大時,會記得蘇軾說過,歸去時,也無風雨也無晴,輕輕的走,輕輕的來,心靈也會變得豁達。

    清平樂里說,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短短的幾個字,讀出來竟讓人心里不免有些恐慌,是因為自己的虛度光陰,還是其他?讀詞就像在安靜的環境里和自己對話,你的內心感受竟都可以用一首詞,一句長短句來表達,它可以讓你遠離喧囂和浮躁,在不經意間讓心靈得到升華。正如我的生活,清靜平淡中自得其樂,也但愿在付出和努力的最后,可以達到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佳境。

 

   15、少年時,讀古人晏殊的詩“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以為有人生苦短、及時行樂的消極在里面,現在才知道,一個“憐”字,其實道盡了人生的珍愛與珍惜。流光容易把人拋,匆匆人生,有多少親情至愛能夠永遠伴你前行……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1楼    2016年03月19日20點11分   |    佚名網友   
謝謝您
#2楼    2016年03月19日20點11分   |    佚名網友   
謝謝您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