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
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

[譯文]  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會引起我的相思之情;唉,可是這相思之情,又能和誰去說呢?

 [出典]  南宋  周紫芝  《生查子·春寒入翠帷》

  注:

 1、  《生查子》  周紫芝

   

   春寒入翠帷,月淡云來去。院落半晴天,風撼梨花樹。
   人醉掩金鋪,閑倚秋千柱。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
 2、注釋:
  金鋪:門環的底座,這里指門。
 3、譯文:
   入夜的時候,春天的寒氣,侵入了綠色的帳子。天上的云彩飄來飄去,月光忽明忽暗的。小院上面的天空半是云彩,半是晴天。風吹來,搖動著梨樹,無數白色的花瓣灑落在地上。
   我喝醉了,把門關上,懶懶散散地倚在院中的秋千柱上。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會引起我的相思之情;唉,可是這相思之情,又能和誰去說呢?
  4、周紫芝(1082-1155),南宋文學家。字少隱,號竹坡居士,宣城(今安徽宣州市)人。紹興進士。高宗紹興十五年,為禮、兵部架閣文字。高宗紹興十七年(1147)為右迪功郎敕令所刪定官。歷任樞密院編修官、右司員外郎。紹興二十一年(1151)出知興國軍(治今湖北陽新),后退隱廬山。交游的人物主要有李之儀、呂好問呂本中父子、葛立方以及秦檜等,曾向秦檜父子獻諛詩。約卒于紹興末年。著有《太倉稊米集》、《竹坡詩話》、《竹坡詞》。有子周疇。
  5、此詞抒寫女子寒食、清明時節春夜懷人的情懷。

  詞中對“春寒夜”的景色描繪得較為細膩、生動,對“玉樓人”因感春而引發的行動也有較多刻畫,具有較高的藝術價值。

  上片寫室內氣氛和室外景象,而“風”則是把室內的情和室外的景連結一起的紐帶。是“風”把室外的寒氣吹進“翠帷”;是“風”吹著“云來去”使月光乍明乍暗;是“風”驅云掩月,使“院落半晴天”;是“風撼梨花樹”而使落英繽紛。從描寫的順序來看,是室外的“風”吹入“翠帷”,使室內的人產生春寒的感受,因憐惜院落中的一樹梨花,從而見到院落中的諸種景象。從抒情的重點來看:室內是被春寒所困的翠帷人,室外是被春風所撼的梨花樹。春寒入帷是室內氣氛的描寫,也是翠帷人心理活動的描寫。因春寒的襲入使翠帷人芳心自警,惹起了春愁。

  下片首句承上片因“春寒入翠惟”而生的孤寂之感和因“風撼梨花樹”所起的時節哀愁,描寫“人醉”的情景。“醉掩金鋪”(金鋪為門環的底座,代指門),而又去“閑倚秋千柱”,一副坐臥行立皆無所可的情態,宛然可見。為什么這樣,原來是因為“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也。當此寒食清明之夜,天色既不開朗,梨花又復飄零,人則深閨獨醉,一任秋千閑掛,種種景象、行動,都表現出她的觸處皆愁。愁因相思而起,相思又無處訴說,其愁愈甚。結處點明主題。
  6、相思,聽起來是如此的纏綿悱惻,讓人心中有一種暖意。
可那份煎熬,那份落寞,那份惆悵,那份無奈,那份憔悴又有誰能看的到?
是,我知道自己分明是在思念一個人,分明已經是相思成災了。
 
  冬寒入翠帷,月淡云來去。
  院落半晴天,風撼桂花樹。
  人醉掩金鋪,閑倚亭臺柱。
  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

   是啊,思念一個人真的就象是在編織著一個彩色的夢,夢里五彩斑斕,夢永遠都是那么安詳。
   我是如此的思念著你,思念從前的溫暖,從前的笑聲,從前的甜蜜,從前的眼淚,從前的分分秒秒……
  7、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 此刻想你,心如流云。

  若這想念只是偶然的一瞥,心就會柔柔的如絲絲縷縷的卷云,淡然享受甜蜜而略帶一點疼痛的思念;若這相思迅疾的濃烈了,心便也沉重成了積雨云,頂層面是透明光亮的你的招引,底層就是我失魂的無望,再熾烈的陽光也不能晴透我陰霾的感傷,于是淚雨由心而落,滂沱了世界。

  其實,想念何止在今天,何止在午后,何止在云端。

  想念時,你便是藍天下一張浮云萬里的溫柔的網,我是和天一樣蔚藍的海水中一尾渴望與你同飛的小魚,在你深情清澈的云海里游弋,在你輕柔的呼喚里,帶著綿綿思念飛入一片自由潔白的夢鄉……

  8、是的,春天就是相思的季節。“如今處處生芳草,縱憑高,不見天涯,更消他,幾度春風,幾度飛花”。分離經年,春又至,春色滿城,彩蝶雙飛,正是情人們在一起卿卿我我的好時光,可那思婦與愁夫只能是“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在這種情況下,你高興得起來嗎?“莫將愁緒比飛花,花有數,人無數”,春天的薄情和討人厭處,就在這里了!

   今日,又是桃花初綻的今日,你我分別,天各一方。那么,我心里的愁苦和悵惘,寂寞與相思,你都能體會嗎?“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又何況是別后?!想你難見,盼你難回,便縱有這桃花滿枝,春光妖嬈又有何用?徒令人睹物思人、觸景生情罷了!那么,現在我便能對你說我的厭惡春天的原因,就是她的誘惑。我無法面隊著滿眼的春色故做輕松,如局外人似的指指點點,然后面對了自己的寂寞愁苦,聽到我的嘆息。而我不喜歡桃花,也是因為崔護那一首詩“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和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據說那桃花女也因此害了相思病,郁郁而終。待崔護回來后放聲痛哭長久不醒。然而那桃花竟是依舊笑春風,無動于衷。桃花的薄情就大白于天下了!

  寫上面的話時,我已是在遙遠的他鄉了。“春風又綠江南岸”,那么,故鄉的桃花當然是也該盛開了。春寒料峭的北國,冷風中的我想象著那河岸上的桃花,想起那花叢中走來的你我,想起往日的全部歡笑和記憶,不由得面對我的冷清長嘆一口氣。是的,“明月何時照我還”?從春至夏,連巴山的夜雨都漲了秋池了!難道我,算是奢侈,只能在夢中與你相見執手無言嗎?

  桃花,那故園中河岸上的桃花,你如往年盛開,等待一個又一個的相約浪漫。可是我與佳人不至,你的盛開,又有什么意義?

  9、夏雨蒙蒙,銀白色蛛絲灑滿大地,微風夾雜著清涼,徐徐而起。滿眼的朦朧迷離,滿心的暢快歡喜。
  

  雨絲綴滿手心,冰涼的觸感游走在肌膚之間,晶瑩的液體積聚著力量壯大,孕育成一顆小鉆石般大小便悄悄從手掌滑落,劃出一道透明的痕跡,像是眼淚的泛濫,感動或許傷悲,于是,這個微涼的初夏被增添上了感情的顏色。
  

  還沒有炎熱的烘烤,還沒有孤獨的裝潢,只有溫馨、愜意的圍繞,于心間把關,只能進去你的好。
  

  夏是夢幻般的浪漫國度,跌進金黃色的柔和光幕中不曾蘇醒。夏也有草長鶯飛的唯美、天荒地老的誓言,在這個往年昏昏欲睡的季節,我退去了所有的倦意,感受著你手心傳遞的溫暖,一起漫步,一直向前。
  

  喜歡看你靜處時白皙臉頰的安寧,不沾世俗般淡雅,偶爾說著夢囈的悄悄話,飄入風景是瞬間,融入我心是永恒。
  

  裸露著的紅色巖石斑駁了誰的想念,還是穿透時間流傳下來的眷戀,雨水沖刷出來的凄涼一點一點暈染,我卻還是歡悅,是迷醉的夏讓我遇見了你、還是你帶我進入了這溫美的夏天?我始終不得而解。
  

  一面窗影,一點燭光,便是情感幻化成的舞臺。一曲霓裳,一襲白衫,舞動的身姿鑲嵌腦海,鋪滿情思。在舞曲下許一份十指相扣的諾言,化為動心的浪漫色彩。
  

  初夏的夜有些許的寒意,燈火闌珊,朦朧如墜雨幕,卻是月華如水。有些憂傷也是安靜的美麗,有些閑愁也是動心的相思,站在冰冷的窗臺前,心中蕩起一圈一圈漣漪,緩緩捕捉著你的方向,給你熟悉的安全感。
  

  我笨拙的畫筆濃墨重彩的雜亂,描繪不出你的舞步清顏;我干澀的聲音低吟淺唱的做作,再現不出你的清秀靦腆。那些輕輕柔柔、疏離婉轉的意象早已刻在歲月的痕跡里,不再改變。抒情緩緩的青春、柔情萌萌的愛戀我小心翼翼的收藏,慢慢品嘗。
  

  你一個不小心的轉身,成就了我今生最美的遇見,給了我淡水年華最永恒的風景。初夏里的錦瑟,全是你溫潤平和的容顏,說過牽手一輩子或是永遠,只是這兩個詞讓我有些暈眩,我努力把握著時間,把它綿長成線,即使分隔兩地,也有絲線相連,你一端,我一端。
  

  在月色下放逐思念,同一月幕下的兩處離愁,看著你傳遞過來的溫暖話語,我沖著月亮還你一個笑臉。落寞消失不見,只有相思纏綿。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
  

  流落的微風拂過面頰,輾轉的夢飄零旋轉,遺留想念,記住了彼此的諾言。
  

  在凄美的月色下,一個人感受又一場夏雨的洗禮,那場美麗的邂逅很像是一場溫情綿綿夢,在時光的流逝里一直飄零輾轉,不論自己是已經醒來還是游離在夢的邊緣,我都不想失去它,透過窗臺遙望星空,點點的微光被月華包裹,月宮之上,曼妙身姿輕舞翩翩。我記住了這面窗影里你的舞步,真真切切,那么這一切都是真的,我們只是相差了一段距離和時間,無情中的有情是等待著約定的相見。我看著藍屏上你發來的思念,安心擁著溫暖入眠。
  

  距離拉不開溫暖,時間淡不化思念。一場場雀躍的夏雨綴滿相思,一幕幕凄美的月色浮上心里唯美的愛戀,在腦海流轉。

  10、夢入江南,行在江南那淅淅瀝瀝的煙雨中,撐一把油紙傘走過濕漉漉的略有些傾斜的青石板路,走過西湖邊憂傷的斷橋邊,走過粉墻黛瓦的小巷,天馬行空的走過杏花,春雨,江南,水光山色間、斜風細雨中,終不見你日思夜想魂牽夢繞的夢中離人。煙水氤氳的江南,蔓延著無盡的相思,離人邈渺。遠處古剎的鐘聲,如九天飄落的梵音。敲得讓夢中人幾欲斷魂。江南的雨霧,在柔情與迷蒙之中打濕了的衣角,冷漠了你的絕望。給了你深深、深深的落寞。
  

  一場幽夢一簾憂,夢醒,只能輕蹙黛眉、悄然嘆息;今日思愁,又添幾許?點點滴滴點點的憂傷綴滿了你清澈的眸子,這夢里的銷魂何處訴說。你輕輕攬上了幔簾,在昏暗的閨房點上一支香燭,這夢里夢外的惆悵好似縈縈繞繞檀香,揮之不去。春日的黃昏,你在“寂,寂,寂,寂……”的蟲鳴聲中憑欄遠望,浮霽煙光里看煙籠楊柳與姹紫嫣紅相連,滿眼都是那抹不去的藍布青衫,頓生傷感無限,輕嘆醒也無聊,夢也無聊。


  清風攜夢,細雨飛煙,清雅的閨閣里,你輕鋪素箋,研墨欲書,將百般眷戀,幻化成萬千憂柔的墨影,用玲瓏的指尖,流溢一泓溫婉的依戀。寫花成夢,寫夢成你。江南煙水中的離人那般遙遠,遙遠得仿佛傾盡一生都無法到達。浮雁沉魚,了無憑據,奈何,此書怎寄。春去春何歸,清愁點點碎。霸橋上,柳枝折遍無寄處,春風里,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含淚問花花不語。


  在這個空虛憂傷的下午,落花微雨,人獨悲涼。此刻琴房里靜得讓人發慌,那靜止的弦里凝住了太多的思念,一經彈撥,便如綠荷上的玉珠,微風一吹滾落水中,便無從拾起。輕挑秦箏凄婉低迷,聲聲斷腸。一縷一縷縛不住離人的步子,音韻中充滿著一種魂繞夢牽的刻骨相思,仿佛深夜獨坐,對影低吟,那種無際的寂寥與悲愴使人幾欲潸然淚下。綠窗寒夢,無語,淚空流。“信是三生皆夢寐,如何兩忘煙波里?”


  溫婉的宋詞是杏花阡陌上難舍難分的離別,是高樓紅袖望斷春山灑淚研墨的思念,是楊柳岸邊執手相看淚眼的纏綿,是別后夢里依稀的重逢,是懷春少女無端隔水拋蓮子,打郎衣的嬌羞,是庭院深深花滿地,一場春夢葬落紅的清愁。千年的宋詞,長長短短的句子,細細膩膩的淺唱,道盡了人間的悲歡離合。草熏風暖,陌上微雨,搖曳的宋詞清而不淡,秀而不媚,意蘊深沉。嫣然到極致,清雅到經典。

  11、也許遷徙是一種宿命吧,就像每片葉子,注定要在風中飄舞,注定要在深秋的某個日子燃燒成一首情詩。


那掛茉莉的花蕾,就在你琴聲環繞中吐露芬芳。此刻,我的耳邊回響著你喜歡的《想愛就愛》樂聲,一首以低音、中音、高音、真假音以及吶喊,全音域展現淋漓盡致的一首樂曲。


歡樂的日子總是那么稀有,誰是今夜的紅燭呢,先照亮你的笑臉,最后照亮的是我的心。而遠山的鐘聲適時響起,余音縈紆之際,所有的語言顯得那么蒼白無力。


從一個黃昏起程,一片落葉會抵達何方?家園遙遠,也許一生難以企及,而飄舞,這無與倫比的腳步會讓我記住一生。
手巳洗凈,香巳點燃,等待秋天的揚琴調好琴弦。菊香四溢,精瓷的盤子依次鋪開。


每個家園都會有盛宴的日子,繁華散盡之后,我依然坐在九月的邊緣,許多心思便如窗外紅葉、不經意間融化在濃重的夜色之中。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

  12、晨起,驟雨初歇,空山寂靜。繚繞的霧靄籠罩著連綿的山體,像籠著輕紗的夢,似淌著溫柔的琴。


  山下一池淺淺的皺水宛若你淺淺的笑。那漫山遍野的花兒沁著頑皮的雨珠,就連叢中飄飛的蝴蝶也是翅膀潤潤的。茵茵碧草漫卷至天際,此刻我總不自覺地想起你那潔白的裙裾,還有那把鵝黃色的小傘。你攜著朗朗的笑聲奔跑在這綿軟的草地上,手中的傘兒在我的視線里漾來漾去。你的笑聲是一弦婉轉的提琴,暖暖地播撒在我的心扉;你的笑聲是一泓甘冽的清泉,甜甜地浸潤著我的靈魂。我的整個生命在此刻幻化成了一縷軟軟的風,虔誠地追隨著你,追隨著你的腳步,追隨著你的笑聲。


  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我想把腳下這一箋綿延不斷的蔥綠當作信紙,把一只只輕盈飄飛的蝴蝶當作我筆端溫熱的文字,把這滿山迷蒙的晨霧當作我懷里繾綣的深情,然后靜靜地、緩緩地把蘊集在心底的相思向你娓娓傾訴。

  13、是誰穿過如煙的迷霧,緩緩從歲月深處駛來?誰在細雨夢回的江南撐開紙傘,為曾經的至愛留住一片如初的蔚藍?


  流年漸逝,許多人,許多事,如風,從我身邊經意或不經意的掠過,演繹一些過程,再沉淀一些過程。


  那些花草的芬芳,那些星月的光輝,那些清麗的歌謠,都在多年后,于輕微的嘆息里,光影一般映射出靈魂深處最柔軟的部分。


  在喧囂的浮華背后,靈魂的家園日益荒蕪。那些注定要為成長付出的代價,一次次磨折脆弱的心。


  曾經無數次的仰望云端,以最真誠與膜拜的心,祈求閃爍的星光,給漸漸蒼白麻木的靈魂,留住最后的純真。


  盡管在俗世的紛擾中不能自拔,依然還有些夢是我們一直堅持著不肯放棄的,任憑心被分成兩半,日夜在現實與理想之間掙扎和轉換。


  一方面,渴望完美的浪漫,一方面,羨慕簡單的幸福。


  一個情字,讓簡單平淡的人生,憑空生出多少無端閑愁?


  可是,人若無情,冰冷的塵世,如何還值得眷戀?


  紛飛的流年中,常常讓夢蟄伏著,冰封澎湃洶涌的渴望,跟隨生命的輪回,等候有緣人的喚醒。


  可是,如果注定沒有結局,醒了也許更痛。所以,有時候我們寧愿糊涂的睡著,讓心自由穿越重重的迷霧,抵達幸福的海岸,沒有牽絆,沒有阻隔。


  如果沒有開始,也就沒有了后來那么多的痛苦和憂傷。


  可是,如果一生都沒有遭遇過刻骨的深情,平淡的人生,又會承載多少銘心的遺憾?


  什么才是永遠?如何可以永遠?永遠之后呢?


  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當曾經的愛戀,終于散落成歲月的塵埃,當生命演變成隕落的代價,換取真愛的永遠,有誰還會記得,他眼里曠世的深情,她唇邊最后的輕語……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