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
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

[譯文]  俯首碧潭,水清見底,因而懷疑水淺會沒有魚來上鉤;驀然見到荷葉搖晃,才得知水中的魚受驚游散了。

[出典]  儲光羲  《釣魚灣》

注:

1、    《釣魚灣》  儲光羲

   

  垂釣綠灣春,  春深杏花亂。
   潭清疑水淺,  荷動知魚散。
   日暮待情人,  維舟綠楊岸。
2、注釋:
  潭清疑水淺:從物理學的角度來說,這是光的折射的現象。
3、譯文:
   

  綠蔭中的幾樹紅杏,花滿枝頭,不勝繁麗。春色漸濃時,小伙子駕著一葉扁舟,來到了釣魚灣。他俯首碧潭,水清見底,因而懷疑水淺會沒有魚來上鉤;驀然見到荷葉搖晃,才得知水中的魚受驚游散了。你看在夕陽的反照下,綠柳依依,扁舟輕蕩,那小伙子時而低頭整理著釣絲,里面深情凝望著遠處閃閃的波光,他心上的情人。

   4、儲光羲生平見落花如有意,來去逐輕舟

  5、這首詩寫一個青年小伙子,以“垂釣”作掩護,在風光宜人的釣魚灣,焦急地等待著情人的到來。這首清新的小詩,將春天、春水、春花、春樹與青春融為一體,為讀者描繪了一幅美麗的春意圖。

   一二句寫暮春季節釣魚灣的動人景色。點綴在綠蔭中的幾樹紅杏,花滿枝頭,不勝繁麗。這時,暮色漸濃,那小伙子駕著一葉扁舟,來到了釣魚灣。他把船纜輕輕地系在楊樹樁上以后,就開始“垂釣”了。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管他怎樣擺弄釣桿,故作鎮靜,還是掩飾不了內心的忐忑不安。杏花的紛紛繁繁,正好襯托了他此刻急切的神情。

  “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進一步寫小伙子的內心活動。這一聯富有民歌風味的詩句,包孕著耐人尋思的雙關情意:表面上是說他在垂釣時,俯首碧潭,水清見底,因而懷疑水淺會沒有魚來上鉤;驀然見到荷葉搖晃,才得知水中的魚受驚游散了。實際上是暗喻小伙子這次約會成敗難卜,“疑水淺”無魚,是担心路程多阻,姑娘興許來不成了。一見“荷動”,又誤以為姑娘輕劃小船踐約來了,眼前不覺一亮;誰知細看之下,卻原來是水底魚散,心頭又不免一沉,失望悵惘之情不覺在潛滋暗長。這里,刻劃小伙子在愛情的期待中那種既充滿憧憬歡樂、又略帶担心疑懼的十分微妙的心理變化,真可謂絲絲入扣,惟妙惟肖。

  讀者也許要問:前四句明明寫垂釣情景,而卻偏說是寫愛情,是不是附會?否。因為詩的最后兩句點明:“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詩人為什么不把這兩句點明愛情的詩,開門見山地放到篇首呢?這就是詩的結構藝術之妙,如果把最后兩句放到篇首,詩來氣脈盡露,一覽無余;再沒有委婉的情致。而且這樣一來,那一聯雙關句,勢必成為結尾,使語意驟然中斷,漫無著落,不能收住全詩。現在這樣結尾,從全詩意脈結構來看,卻極盡山回路轉、云譎霧詭、變化騰挪之妙。它使前面釣“垂釣”,一下子變成含情的活動,也使“疑”、“知”等心理描寫,和愛情聯系起來,從而具備了雙關的特色。

  詩就在裊裊的余情、濃郁的春光中結束了。你看,在夕陽的反照下,綠柳依依,扁舟輕蕩,那小伙子時而低頭整理著釣絲,時而深情凝望著遠處閃閃的波光—他心上的情人。“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這簡直是一幅永恒的圖畫,一個最具美感的鏡頭,將深深印在你的腦海中。

  6、在繚亂的杏花中,儲光羲寫暮春時節釣魚灣的動人景象:


    垂釣綠灣春,春深杏花亂。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

   儲光羲也是一位失意的隱士,他的《釣魚灣》寫了隱居的情趣:綠蔭蔽天,杏花飄地,清潭見底,荷動魚散,漁翁之意不在魚,單是這美好的景致就是最好的享受了。日暮罷釣系船,在綠楊芳草中等待好朋友(情人)來相見,那杏花的紛紛繁繁,就是小伙子急切心情的襯托。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不就等于神仙了嗎?實際上他們的生活也不會沒有困擾和煩惱,然而作詩時要暫時拋開它,抓住某一美好的場景和情緒,盡情發揮和渲染,詩人滿足了創作欲,也給讀者帶來美的享受。儲光羲寫風光宜人的釣魚灣,寫盛開的杏花,渲染的是清新淡雅的美學境界。這種美學境界與邊塞詩派大漠雄風、濃墨重彩式的美學思潮不同,避開了戰爭的烽火,解脫朝堂的傾軋,遠離塵世的喧囂,沒有市井的嘈雜,在杏花的搖曳中產生愉悅,凈化心靈。


  7、垂釣是一項古老的戶外休閑活動,兼有“賞畫的絢麗,吟詩的飄逸,弈棋的睿智,游覽的曠達”,真乃一竿在手,其樂無窮。古今名人多喜歡垂釣,描述垂釣詩歌豐富多彩,閑暇細品四季垂釣詩,從中可窺見垂釣的學問和情趣。


   陽光和煦的春天,春江水暖,鳥語花香,魚兒戲浪,是一年中垂釣的黃金季節。唐人儲光羲在《釣魚灣》中寫道:“垂釣綠春灣,春深杏花亂。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這首春釣詩,不僅寫得有情有景,又有釣魚的經驗。
  

  唐人杜甫也喜歡春天釣魚,他在《渡江》詩中詠道:“春江不可渡,二月已風濤。舟楫款斜疾,魚龍偃臥高。渚花張素錦,汀草亂青袍。戲問垂綸者,悠悠見汝曹”,生動描繪垂釣春江情景,又寫釣魚人,詩中充滿自由歡樂的情趣。春釣最迷人還在于春景,唐人李白《姑蘇十詠》說:“波翻曉霞影,岸疊春山色”;唐人杜牧《漢江》說:“溶溶漾漾白鷗飛,綠凈春深如染衣”;唐人韓《野釣》詩云:“紅雨桃花水,輕鷗逆浪飛”;呂從慶《釣魚》寫得更細致:“落花向我舞,啼鳥向我歌。旁有楊柳枝,迎風翻婀娜。”

  唐人張志和,一生鐘情于江河,自稱“煙波釣徒”,他曾寫過一首千古流傳、膾炙人口的春釣詞《漁歌子》:“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短短27字,寫了山、水、白鷺、鱖魚、斜風細雨中怡然自得的漁父,情景交融,宛如一幅江南水鄉漁歌圖。正因為有這么一首名作,張志和得以名揚后世。
  

  寫夏釣的有五代和凝《漁父》詞:“白芷汀寒立鷺鷥,萍風輕剪浪花時。煙冪冪,日遲遲,香引芙蓉惹釣絲。”你看,靜靜白芷汀旁呆立著鷺鷥,遠村炊煙裊裊,夕陽下的蓮荷飄香,使垂釣者如西山夕陽一樣不肯歸去,自然含蓄地描繪垂釣之樂。
  

   夏釣,別以為是男人的專利,其實,女士也喜歡夏釣,唐代女詩人魚玄機生性聰慧,善于垂釣,她的《聞李端公垂釣回寄贈》是融釣魚兼談情的好詩:“無限荷香染暑衣,阮郎何處弄船歸?自慚不及鴛鴦侶,猶得雙雙近釣磯”。五代女詩人花蕊夫人,是后蜀主孟昶之妃,她也寫有一首夏日專心致志釣魚詩:“嫩荷香撲釣魚亭,水面文魚作隊行。宮女齊來池畔看,傍簾呼喚勿高聲。”


   寫過春釣的張志和還寫過秋釣詩:“松江蟹舍主人歡,菰飯莼羹亦共餐。楓葉落,荻花干,醉宿漁舟不覺寒。”張志和一生仕途坎坷,內心悲憤憂愁,然而在垂釣中尋求精神解脫的他,在此詩中似乎達到了物我兩忘的境界。

  宋人陸游是一位垂釣高手,他在垂釣中深得其樂,詩情自胸中溢出,寫下一首首如畫的秋釣詩篇。他的《舍北望水鄉風物戲作絕句》詩云:“西風沙際矯輕鷗,落日橋邊系釣舟。乞與畫工團扇本,素林紅樹一川秋”;他的《秋日郊居》也寫了秋釣之樂;“山雨霏微鴨頭水,溪云細薄魚鱗天。幽尋自笑本無事,羽扇筇枝上釣船。”

  秋日垂釣,自古趣聞不少。相傳清代乾隆皇帝有一個秋日和紀曉嵐開個玩笑,難為他一下,就讓他以遠處一個釣魚翁為題,寫一首鑲嵌十個“一”字的絕句。紀曉嵐略一沉思,就脫口吟出一首描繪秋釣的《釣魚絕句》:“一篙一櫓一漁舟,一個漁翁一釣鉤。一拍一呼又一笑,一人獨占一江秋。”乾隆皇帝不禁拍案叫絕,親自酌酒賞給紀曉嵐。


  唐人柳宗元的《江雪》詩寫的是冬釣:“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寥寥20個字,卻以簡潔的語言勾畫出一幅寒江獨釣的畫卷。意境極為深遠,盡管雪壓千山,盡管孤身一人,卻從容在雪中垂釣,其堅忍不拔精神躍然紙上,流露出詩人孤傲清高氣質,是垂釣詩的千古絕唱,被明代文學家評為:“絕唱,雪景如在目”。

  8、唐代山水田園派詩人都向往秀麗的山水、恬靜的田園,希望通過觀賞自然風光來領略玄理。垂釣作為一項高雅的運動自然同他們結下了不解之緣,他們的文學創作都有所表現。唐代山水派的杰出代表“王孟韋柳”(王維,孟浩然,韋應物,柳宗元)都寫下有關垂釣的詩句。“我心素已閑,清川澹如此。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這是王維《青溪》里的句子。詩人已隱居青溪,垂綸養性作為自己的歸宿,顯露出詩人清高閑逸的胸襟。孟浩然在《萬山潭作》寫下“垂釣坐盤石,水清心益閑。魚行潭樹下,猿掛島藤間。”的句子。釣翁坐盤石垂釣,景物清幽,神思悠然可為言淡意永。詩人韋應物在《游溪》中寫到:“野水煙鶴唳,楚天云雨空。玩舟清景晚,垂釣綠蒲中。”作者清溪蕩舟垂輪的閑情雅致,何其愜意,何其灑脫。儲光曦在《釣魚灣》里寫到“垂釣綠灣春,春深杏花亂。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的句子。隱現出詩人高雅的山水情趣。綦毋潛也在《泛舟若耶溪》中感嘆“生事且彌漫,愿為持竿叟。”

   而清代王士禎《題秋江獨釣圖》:“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絲綸一寸鉤;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獨釣一江秋。”連用幾個“一”字,信手揀來、一氣呵成,道盡江上漁父瀟灑逍遙;舉重若輕,輕描淡寫,繪就一幅漁人秋江獨釣的勝景。

   

  由于垂釣是如此高雅而富有情趣的活動,是男女老少均可參加的活動,也是體育、娛樂兼而有之的活動,因此,它深受人們喜愛,參加此項活動的人也越來越多。

 

   然而,釣魚的心境卻因人而異。有的臨水而若有所思,釣翁之意不在魚,是棄浮華、摒世俗,乃一種身心修煉;有的臨水不語,一臉肅然,乃遇人生種種失意,借深潭靜水而避之;有的臨水放歌,極目遠眺,陶冶性情,將郊野垂釣視若與大自然親和的機遇,樂不思蜀;有的臨水而躁動,是專為取魚而來,心潮隨魚漂浮沉、桿梢搖曵,大呼小叫,攫取欲望表現俱足。

 

   歷史上最有名的的代表是東漢的嚴子陵,早年他是漢光武帝劉秀的同學,劉秀很賞識他。劉秀當了皇帝后多次請他做官,都被他拒絕。嚴子陵卻一生不仕,隱于浙江桐廬,垂釣終老。自漢以來,嚴甘愿貧苦,淡泊名利的品質一直為后世所景仰。李太白曾有詩云昭昭嚴子陵,垂釣滄波間。宋范仲淹所撰《嚴先生祠堂記》石碑,文中“云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之名句流傳至今。

   唐代詩人胡令能的詩作《小兒垂釣》寫到:“蓬頭稚子學垂綸,側坐莓苔草映身。路人借問遙招手,怕得魚驚不應人。”這是一首以兒童生活為題材的詩作。在唐詩中,寫兒童的題材很少,因而顯得可貴。詩中的小兒不拘形跡地專心致志于釣魚,情景交融、形神兼備,使人覺得自然可愛與真實可信。孩童之釣在于魚,心無旁騖。

   唐代大詩人李白的《贈孟浩然》,很傾慕孟浩然的瀟灑的隱逸生活:“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云”、“醉月頻中圣, 迷花不事君”,那真是佩服至極!連李白都感嘆:“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可見,在李白的筆下孟浩然是清高、隱逸、風流的隱士。而在《臨洞庭上張丞相》中孟浩然寫到:“ 八月湖水平,涵虛混太清。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欲濟無舟楫,端居恥圣明。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詩的前半部分泛寫洞庭波瀾壯闊,景色宏大、氣象開闊、落筆渾成,令人驚訝不已。可詩的后半部分即景生情,抒發個人進身無路,閑居無聊的苦衷,表達了急于用世的決心,述情乞援于當時的丞相張九齡,其熱衷仕宦的世俗心態暴露無遺。難怪《詩源辯體》云:“前四句甚雄壯,后稍不稱”。浩然之釣在于援引,在于官,可惜只有“羨”的成分。

   柳宗元晚年官場不得意,參與王叔文革新集團失敗后,被貶為永州司馬、柳州刺史。他在任上興利除弊,盡心為政,同時寄情於山水詩文,以求得心靈上的平靜與解脫。其《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從表面看,更多的是蒼冷、孤獨。所謂寄景言情,本詩透露出作者處境的嚴酷,心境的孤寂。然而柳宗元自比寒江獨釣者,身處孤寒之界而我行我素,足履渺無人煙之境而處之泰然。似要表明不論處境如何,仍然盡心為政;身雖孤獨,性格卻格外清高孤傲,甚至凜然不可侵犯。醉翁之意不在酒,柳河東之意不在垂釣,在乎自示而示人,言情而言志。一代詩文大家之風骨,政治改革家之為官,盡顯無遺。和柳宗元約略同時的詩人張志和作《漁歌子》說:“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張氏造境選擇春暖花開之際,畫面美而幽,流露了“煙波釣徒”的怡然恬淡之性,閑適自在之情。然而柳宗元與張志和不同,他本是個堅持正義的政治家,立腳于充滿矛盾斗爭的土壤之上,所以,他遣境專取深冬寒涼之際,人的心情也不是只有縱情山水的一面,他還寫出了嚴正清苦,凜然不可犯的一面,個性尤為突出,躍然紙面。

 

  姜太公,即周代的姜子牙。傳說他在渭水邊釣魚,用的是無餌直鉤,并且離開水面三尺,嘴里說負命者上鉤來。比喻心甘情愿地接受。而新近讀文,我對“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 ”又有了新的理解:這個故事至少包含了這樣四層含義:(1)釣者說:“魚,我想釣你”;(強權者說)2)釣者說:“魚,我想釣你,你也愿意被我釣。”(利益者說)(3)魚說:“你想釣我,我也愿意被你釣,其實你釣我時,我也釣你”。(利用者說)在諸多官商勾結中,在幕后的權錢交易中,又有多少這樣的“釣”與“被釣”呢……

   與大自然親近是人類的一種本性,居塵世而有山林意,是現代都市人一種美妙的精神補償。以垂釣的方式走近大自然,樂在盈盈一水間,與魚兒斗智,與山水對話,在花香鳥語、風吟浪呻中感悟風景的暗示,其愉悅其曠達自然勝于掠魚之樂,其它娛樂亦不能相比。垂釣,正是這種親近的最怡然隨意的方式,當你的心靈與大自然契合時,釣得的魚兒多寡自然退居次要位置。

   希望所有的釣者都能釣得更單純,釣得更綠色,釣得更恬淡,釣得更健康;讓垂釣回歸天真,回歸自然,回歸野趣;這樣才能多體驗釣的過程,多領略釣的喜悅,多感悟釣的真諦。

   套用一句時下流行的廣告語作結:人生就像一場垂釣,不必在乎垂釣的結果,在乎的是垂釣的過程、垂釣處的風景以及垂釣時的心情。

  9、垂釣,也許是人生中含義最深的動作。

  垂釣,是人和魚的對峙,是耐心和智慧的較量。釣魚之樂,在滿懷期望的等待,也在不可預知的懸念。

   大多數持竿靜候者,想望的是魚兒上鉤,但也有一些垂釣者,釣翁之意不在魚,而在其它。

   西周時候的姜太公,八十高齡,垂釣渭水,銀須鶴發,引人注目。更可奇怪的是,他用的是直鉤,沒有魚餌,且懸離水面三尺,如此釣魚,看來只有“愿者上鉤”了!小時候聽姜太公釣魚的故事,覺得匪夷所思。長大后,懂得了一些歷史,才知道姜太公釣魚用意所在,他通過這種奇怪的釣魚方式,表明心跡,向朝廷暗示自己的政治抱負,釣魚之舉其實是一種作秀式自薦,最終,他釣到了一條最大的魚――周文王,得到了周文王的賞識和重用。姜太公的垂釣,可以看作是一種政治垂釣。

濮水邊垂釣的莊子,沒有姜太公那樣瀟灑的風儀,他維持生計尚且艱難,向河間候貸粟不得,困窘如涸轍之鮒。濮水邊的他,槁項黃馘,饑腸轆轆。可是據《莊子秋水》的記載,莊子垂釣的時候,他的身后就畢恭畢敬地站立著楚國國君的兩位使者,他們身負楚王的使命,來請莊子輔弼朝政。此時的莊子,面前是濮水的清波,身后是權勢的媒聘,只要他一轉身,就可以得到別人夢寐以求的一切,可是莊子卻“持竿不顧”!好一個莊子,他不要“留骨而貴”,只愿“曳尾涂中”,他輕輕松松拒絕了在別人看來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選擇了粼粼的濮水和從容的游魚,選擇了無為潔凈的人生。超凡脫俗,孤標傲世。莊子的垂釣,可以看作是一種精神垂釣,雖然他需要的可能只是一條果腹的小魚。

  《列子湯問》里有一個故事,說的也是釣魚的事。詹何是釣魚的能手,他用麥芒那么細的針做鉤,用單股的蠶絲做釣繩,用楚國的細竹做魚竿,把米粒破開來做魚餌,能從百丈深淵里釣上大魚來。楚王對此十分驚奇,召見其故,詹何說,這沒有什么奇怪的,只要用心專一,去除雜念,隨魚進退,順其自然,就能以弱勝強,以輕制重,取得成功。列子借詹何釣魚的小故事,表達對世事的深刻見解,釣魚之道,不也是處世之道、為政之道嗎?這樣的垂釣,可以看作是哲思垂釣。

   從這些釣者身上,我們看到了進與退的從容,入世與出世的智慧。

   唐代的儲光羲寫過這樣一首趣味盎然的《釣魚灣》:“垂釣綠灣春,春深杏花亂。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寫的是年輕的小伙子,以“垂釣”作掩護,在春色宜人的釣魚灣,焦急地等待著情人的到來。他把船纜系于楊樹,開始垂釣。可是他的心思全然不在魚上,不管他如何故作鎮靜,也掩飾不了內心的忐忑不安。杏花的紛紛繁繁,正是他既憧憬歡樂又担心疑懼的內心寫照。他釣魚是假,等待情人赴約是真。類似的釣魚經歷或類似的種種“意在彼”的行為,相信大多數年輕人都曾有過。我們可以把此類垂釣命名為愛情垂釣。在釣魚灣邊,在這樣一個年青人身上,我們看到的是春花一樣蓬勃的人生熱望。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柳宗元被貶永州后,精神很壓抑,為排遣郁悶,他選一個“鳥飛絕,人蹤滅”的所在,孤舟蓑笠,獨釣寒江。周圍是消逝了鳥影人跡的寂寥無邊的冰天雪地,水天不分,上下蒼茫,極端的寂靜,絕對的沉默,寒意從江雪里彌漫開來,一直浸入他的內心,“寒”,既是外部的景,又是內在的情,他借歌詠隱居山水之間的漁翁,寄托自己的孤傲清高,抒發遠離俗世的一腔幽怨。作為一個封建社會的文人,柳宗元的失意情緒具有典型的意義,很多文人都和他一樣,既有積極用世的一腔熱情,又難免消極避世的滿懷感傷。這樣的垂釣,糾結著心靈的矛盾,飽蘸著靈魂的痛苦,是求之不得或得而復失的無奈的安慰。在這位獨釣寒江的封建文人身上,我們看到的是一種想超脫而無法超脫的深重矛盾。

   一個辭職后賦閑在家的朋友,想做點事但又因為種種原因而舉棋不定,一日妻子和女兒陪他到垂釣中心消遣。那垂釣中心的魚塘養著太多的魚,他親眼看到,主人一網下去,網得百十斤活蹦亂跳的鯽魚。在魚塘旁釣魚的人,包括他的從未釣過魚的妻子和女兒,都收獲頗豐,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妻子見魚浮好久不動,一邊拉動釣絲,一邊自言自語“這魚餌怕是被魚吃了,我得看看”,不想竟然拉上一條一尺多長的魚來!可是我這位朋友,空有滿肚子的釣魚經驗,且目不轉睛孜孜以求,卻不曾釣上一條來!他后來說起這件事,總用一種揶揄的語調,帶著一臉的悲觀的表情,并且斷言,這是一個極不好的兆頭,說明他的事業前途黯淡,人生也許一無所獲,因此消沉了好長一段時間。我這位朋友當然算不上真正的釣魚者,因為他釣魚的目的是找一種象征,找一種人生的比喻,他是專程去釣吉兆或悲讖的。

   一個人,哪能真的在一無所獲的時候,“滿船空載月明歸”呢?那不過是令人神往的禪境罷了,也很難做到“釣罷歸來不系舟,江村月落正堪眠”的安逸曠達。人生在世,既有衣食住行的重壓,又有煩擾俗事的包圍,更有無情歲月的催逼,各種各樣的約束如影隨形。看到那“側坐莓苔”“怕得魚驚不應人”的蓬頭稚子,專心垂釣的可愛模樣,何嘗沒有產生羨慕之情呢!但我們總是一面感嘆著“生事且彌漫,愿為持竿叟”,一面仍像蝸牛一樣,背上生命沉重的殼,一步一步往前爬。

   垂釣之中有人生,如果你仔細咀嚼,可以品味得百味叢生。

 10、儲光羲是一位失意的隱士,他的《釣魚灣》寫了隱居的情趣:


  垂釣綠灣春,春深杏花亂。
  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


  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綠蔭蔽天,落花飄地,清潭見底,荷動魚散,漁翁之意不在魚,單是這美好的景致就是最好的享受了。日暮罷釣系船,在綠楊芳草中等待好朋友(情人)來相見,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不就等于神仙了嗎?實際上他們的生活也不會沒有困擾和煩惱,然而作詩時要暫時拋開它,抓住某一美好的場景和情緒,盡情發揮和渲染,詩人滿足了創作欲,也給讀者帶來美的享受。

  11、垂釣綠灣春,春深杏花亂。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題記

  暮春了嗎?我問。卻見你不語。

  那么,我只好素手拾來一片荷綠,輕折成一葉扁舟,緩緩向著釣魚灣來。

  灣岸泥草柔若無骨,似濃綠又似淡綠。伸手輕觸泥草,仿佛我也曾被染綠了一般。

  偶陣小風絲絲拂走,惹的灣中纏纏綿綿滿樹的葉子碎碎地搖著頭,只怕這風的無意,會驚擾了他們一簾濃的化不開的綠夢呢。

   我隱約瞥見幾株嫵媚的紅杏,杏花開,花開碟滿枝,像多情的女人若即若離地淺淺隱藏于綠蔭中輕笑著。

   其實,誰也不會知道那些花的心事,就連離她最近的灣水也懵懵懂懂地猜測著花瓣落水的因原。

  似懂非懂的灣水也亂了方寸,柔柔地皺著陣似一陣的漣漪。

  一木矮矮楊樹樁叫住我,讓我將那一葉扁舟系在他的身上。

  我凝望那木矮矮楊樹樁,想問他身上許些老痕和新跡是否是垂釣人系舟船的痕跡否?

  欲言又止。想來,這些新跡是今歲入灣的人所留,那些老痕是前朝垂釣的人印上的吧。

  我俯首碧潭,幾瓣落花,幾莖藕斷絲還連的荷花,還與我輕皺眉間的倒影外,灣水清澈一眼望穿見底。

  這釣魚灣可曾有魚否?如若無魚又為何要叫釣魚灣呢?

   驀然間,憂郁如我的荷綠搖晃輕動小陣。心中若狂,定是你來赴我共垂釣之約。我急忙撥弄著耳邊的碎發,卻怎也掩飾不了見你的喜悅和忐忑。

  探究竟時,怎知是那些灣水中再也耐不住寂寞的魚兒們,見我疑惑的窘態,又驚又喜的轟轟游散了。

  魚們見我眼角眉梢斂起無魚疑慮的淡淡哀愁后,又仨倆成對,聚了又散的親親我我的暢游著。

  不知是寂寞的魚先動?還是憂郁的荷先動?怎耐好惹我心動,好惹我心沉!

  我悵然若失,時而凝望遠眺你來的方向,時而困酣的嬌眼,欲開還閉。

   心里擠滿憂郁,日也已臨遲暮。

  岸邊維舟楊柳依依搖拽,安情不亂地低語著,你們是在笑我癡情,還是憐我感傷?

  我的心不自禁緩緩地動了一下,有一種難以名狀,輕輕的隕落。

  你是否知道我在等你?你是否能感受到我恍若相隔千年后的心跳?

  我只是在另一個世界多聽了一曲禪偈,多飲了一杯相思酒,卻錯過了與你相會到凡塵的約定,與你錯過了相扶一世的情緣。

    一個靈魂與另一個靈魂就這樣擦肩而過,即便隔世千百回,我一次又一次地追逐著你的步伐,如此這般相約釣魚灣時,荷動知魚散,魚散知荷動,你我縱然相逢應不識,相識又叫不出你的名字?

   我以淚洗心,心空皎若琉璃。

   素手蘸著灣水,寫了一句你喜歡的話:“凈土不必遠,就在你心里。”

   頓覺那時你已經在告訴我“人遠天涯近”,那時你已經知道我們是今歲如此的劫數了嗎?

   可你,又叫我如何面對這萬丈紅塵呢?!

   在我閉眼的一瞬,我看見你沉睡在我的心間,近的比什么都遠,遠的比什么都近。

   我想,這就已經足夠了,足夠了。

  12、青天之下,大地之上,春夏秋冬,四季輪回。世人心性,愛春愛秋愛冬者眾,獨獨把一個夏怨了又怨。何也?無非是夏之酷熱加之淫雨給人以抑悶,不若春華秋實冬雪雅潔那般討人巧心。


  人在夏中,于人于夏都是一種不可更改的存在。小老百姓不可能把夏移走,也不大可能如候雁一樣冬去春回,能去山莊避暑的也只是少數,大多數小老百姓都被生活制在原地,在夏的懷中一天一天的過。


  五柳先生《飲酒》有言:“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其實熱悶與否,夏都不應該是受怨的對象,關鍵在于人。人在夏中,熱與不熱在于心而不在于境。象有心生。居蔭樓用空調是一夏,薄扇一把竹席一片也是一夏,心靜自然涼。在春也好,在夏也罷。重要的是你是心懷憂怨還是心懷感恩。心懷憂怨,則觀花嘆春逝,見柳傷離別。心懷感恩,就會如芭蕉和尚說的那樣“思無不是月,見無不是花”。心中有月眼里有花,所思所見當然不會傷花、嘆離別了。

  夏,其實是美麗的。“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水晶簾動微風起,滿架薔薇一院香。”“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自來自去梁上燕,相親相近水中鷗”。“菱透浮萍綠錦池,夏鶯千囀弄薔薇。盡日無人看微雨,鴛鴦相對浴紅衣。”


  還有火紅的石柳花,夜市上搖曳的燈火,和著天空閃爍的群星。即使是那惹人厭的雨也如多情女子的心事在檐前起起落落。還記得嗎,“黃梅時節家家雨,清草池塘處處蛙。”“階前滿樹木槿花,忐忐忑忑到天明。”如果你愿意,你還可以佇在夏夜美麗月光里,如朱自清先生樣去欣賞那迷人的荷塘月色。

  一句話,夏是可愛且美麗的。你所有的抱怨是因為你心靈的浮躁。安靜下來,你會明了四季都是美麗的。

  13、蘇生的春天滋潤著干枯的泥土,躍動著青春的活力,“垂釣綠灣春,春深杏花亂。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天籟之音,細水長流,曲折柔軟的林間草地迸出生機活力,散發出迷人的芳香。

   我獨自走著,轉瞬間,肩上的依偎吸住了我的明目,目視下,一對相愛甚久的戀人撐著油紙傘,帶著春的氣息,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奏響了愛的交響曲,點燃了生命的煙火,迸出激情的星光,輝映著花季深處徘徊的倩影。空中的輕吻泛起淡淡淺笑,在鐘琴的季節里悄悄撥動心上的琴弦,趁著瑟瑟清風,冒著淋瀝春雨,誘引我跳動的靈魂。我那羨慕的目光穿過神秘面紗,跨越萬山峻嶺,激情舞動華爾茲,為柔軟的纏綿注入了新的活力。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多少次的洶涌澎湃拍打心中的激石, 多少次的水花飛揚蕩起心中的漣漪。

   桃紅柳綠江南岸,風花雪月月如水。時光境遷,暗香浮動,低頭絲語,靜靜回答:你們不是曾經的愛情鳥了。啊!那我們是什么呢?原來我不過是你的一片云,時常浮動在你的波心。

海枯石爛,天長地久。曾經的海誓山盟真的銷聲匿跡嗎?那還什么“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棱,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呢?這不成了空話嗎?也許是我糊涂了,我倆并不是這樣,只不過是一對苦命的牛郎織女,隔河相思罷了!“一種消思,兩處閑愁”,為什么我們不是羅密歐與祝英臺?或者我們也應該是未來的平凡夫妻!

    春的靜寂帶來我無邊的思緒,春的熱情送給我真心的安慰。我低著頭,默默的說著“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當初,我倆相識、相戀,從那時“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到如今的“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幃”, 真可謂嘗遍了甜蜜、苦澀,如今這杯甜澀的美酒早已埋下了無言的結局,可又是這杯美酒蒸發時的濃烈,愈合了深痛的傷疤,沉醉了我無情的冷寞。

   春雨輕拔琴弦,暮花飄落柔波。經過了桃紅柳綠,那頭已沒有了你的影子,旁人的綿長細語只能勾起我往事的傷痛,孤單寂寞化作一曲蝶戀花,戲說感人肺腑的故事。舞蝶輕盈,我的心徘徊不前,曾經的一切美好匯成驚濤駭浪,拍打岸邊的礁石,激情澎湃。

   春意盎然,多情的土地陪伴飛舞的喜鵲,感嘆華麗的浪漫篇章:“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美好的回憶已化為烏有,它已不再是愛情,愛情的火花需要我重新點燃,直到永遠。

  14、常反思自己走過的路,為什么我現在如同磨光了棱角的石頭,我最初接受的哲學思想就是善小而為大,水善利萬物而至柔,做塊軟布能包住鋼刀,刀至剛則易斷,所以一直做的事情就是孟子說的天將降大任與斯人必先苦其……而凌萬物而超脫的想法只有在夢里出現。曾經的滿懷豪情,曾經的有多少放不下的胸中事,曾經的苦盡甘來,不管有多少的曾經,一切都過眼云煙了,忽然的我逐漸感到累了或者是因為成熟吧,想起了恬淡自然的生活,放下了一顆易動的心,在去年總算看到了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的味道,去體會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的情趣,在晚上散步時能低頭靜聽疑月聲了,但沒有了少年人的浪漫和沖動了,少了幾分以前的激情和抱負以只是在手里拿著種子的時候眼里看到了春天。

   15、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縱使歲月撫平曲折,解開纏繞的絲絲弦扣,又能如何?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