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
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

  [譯文]  在煙靄繚繞中,遠處排立著無數青翠的山巒。夕陽的余輝,照映在空中飛雁的背上,反射出一抹就要黯淡下去的紅色。

  [出典]  北宋  周邦彥  《玉樓春》

  注: 

  1、《玉樓春》周邦彥 

    桃溪不作從容住,秋藕絕來無續處。當時相候赤闌橋,今日獨尋黃葉路。

  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人如風后入江云,情似雨馀粘地絮。

  2、注釋:

    桃溪:據《幽明錄》載,東漢時,劉、阮二人入天臺山采藥,曾因饑渴,登山食桃,就溪飲水,于溪邊遇到兩位仙女,相愛成婚。半年以后,二人思家求歸。及到出山,才知道已經過去三百多年了。此典故意指對失去愛情的追悔。   

    赤闌橋:紅漆欄桿的橋。

    岫:山,峰巒。

 

 

  3、譯文:

    悔不在桃溪安心住,折斷的秋藕絲難續。當年相依在赤欄橋上,如今獨自踏遍黃葉路。

    薄霧中的青山無重數,雁群披著夕陽的光芒把關山度。人就像天上的云朵,被風吹入江中形影難覓。情就像空中的柳絮,被雨打落地上難分難離。

 

 
    4、周邦彥(1056-1121)字美成,自號清真居士,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為北宋末期詞學大家。他博覽群書,深通音律。其詞多寫男女之情,講究形式格律和語言技巧,創制慢詞較多,無論寫景抒情,都能刻畫入微,形容盡致。對詞的發展頗有影響。所作詞集名《片玉詞》。

    生平見莫將清淚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5、這首詞是作者在和他的情人分別之后,重游舊地,悵觸前情而寫下的。它用一個人所習知的仙凡戀愛故事即劉晨、阮肇遇仙女的典故起頭。據《幽明錄》載,東漢時,劉、阮二人入天臺山采藥,曾因饑渴,登山食桃,就溪飲水,于溪邊遇到兩位仙女,相愛成婚。半年以后,二人思家求歸。及到出山,才知道已經過去三百多年了。這種由于輕易和情人分別而產生的追悔之情,在古典詩歌中,是常用天臺故事來作比擬的。如元稹《劉阮妻》云:“芙蓉脂肉綠云鬟,罨畫樓臺青黛山。千樹桃花萬年藥,不知何事憶人間?”就是“桃溪”一句最好的注釋。溫庭筠《達摩支曲》“拗蓮作寸絲難絕”,是“秋藕”一句所本,不過反用其意。第一句敘述委婉,是就當時的主觀感情說,這是因;第二句言辭決絕,是就今日的客觀事實說,這是果。一用輕筆,一用重筆。兩兩相形,就將無可挽回的事態和不能自己的情懷和盤托了出來。

     三、四兩句,由今追昔。“當時”,應首句;“今日”,應次句。當時在赤闌橋邊,因為等候情人而更覺其風光旖旎;今日到黃葉路上,因為獨尋舊夢而愈感其景色蕭條。赤闌、黃葉,不但著色濃烈,而且“赤闌橋”正好襯托出青春的歡樂,“黃葉路”也正好表現出晚秋的凄清。這不只是為了點明景物因時令而有異,更重要的是為了象征人心因合離而不同。在景物的色調上固然是強烈的對照,在詞人的情調上看同樣是強烈的對照。今日的黃葉路邊,也就是當時的赤闌橋畔,地同事異,物是人非。將這兩句和上兩句聯系起來看,則相侯赤闌橋”的歡愉,正證明了“不作從容住”的錯誤;“獨尋黃葉路”的離恨,也反映了“絕來無續處”的悲哀。這就顯示出其事雖已決絕,其情仍舊纏綿。文風亦極沉郁之致。

     換頭兩句,直承“今日”句來。明明知道此事已如瓶落井,一去不回,但還是在這里閑尋舊跡,這就清晰地勾畫出了一個我國古典文學中所謂“志誠種子”的形象。在黃葉路上徘徊之余,舉頭四望,所見到的只是煙霧中群山成列,雁背上斜陽欲暮而已。這兩句寫得開闊遼遠,而其用意,則在于借這種境界來展示人物內心的空虛寂寞之感。如果單純地將其當作寫景佳句,以為只是謝朓《郡內高齋閑坐答呂法曹》“窗中列遠岫”,以及溫庭筠《春日野行》“鴉背夕陽多”兩句的襲用和發展,就不免“買櫝還珠”。如果更進一步加以探索,還可以發現,上句寫煙中列岫,冷碧無情,正所以暗示關山迢遞;下句寫雁背夕陽,微紅將墜,正所以暗示音信渺茫。與頭兩句聯系起來,又向我們指陳了桃溪一別,永隔人天,秋藕絕來,更無音信這樣一個嚴酷的事實,而“獨尋黃葉路”的心情,也就更加可以理解了。列岫青多,夕陽紅滿,色彩絢麗,又與上面的“赤闌橋”、“黃葉路”互相輝映,顯示了詞人因情敷彩的本領。

    結尾兩句,以兩個譬喻來比擬當前情事。過去的情人,早像被風吹入江心的云彩,一去無蹤;而自己的心情,始終耿耿,卻如雨后粘在泥中的柳絮,無法解脫。兩句字面對得極其工整,但用意卻相銜接。這一結,詞鋒執拗,情感癡頑,為主題增加了千斤重量。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說:“美成詞有似拙實巧者,如《玉樓春》結句……上言人不能留,下言情不能已,呆作兩譬,別饒姿態,卻不病其板,不病其纖。”這一評語是中肯的。正因其對仗工巧而意思連貫,排偶中見動蕩,所以使人不感到板滯;同時,又不是單純地追求工巧,而是借以表達了非常沉摯深厚的感情,所以又使人不覺得纖弱。

    這一詞調的組織形式是七言八句,上、下片各四句,原來的格局就傾向于整齊。作者在這里,沒有像其他詞人或自己另外填這一調子時所常常采取的辦法,平均使用散句和對句,以期方便地形成整齊與變化之間的和諧,卻故意全部使用了對句,從而創造了一種與內容相適應的凝重風格。然而由于排偶之中,仍具動蕩的筆墨,所以凝重之外,也兼備流麗的風姿。這是我們讀這首詞時,特別值得加以思索之處。

 

 

   6、 “水闊云低,斷雁叫西風。”

  這是一種成熟的雄壯和蒼涼。“燕”與“雁”不是同一種類,但避寒趨暖卻是它們長久積累的共同生活財富。春、夏、秋、冬的顏色在南飛大雁的翅膀上閃爍明暗不同的光彩,焉知不是生命旅途凝結的酸甜苦辣?

  “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

  淡淡的煙霧中青翠的山巒連綿起伏,一群大雁在夕陽晚照里從容飛過。如此壯美的景色,只有站在高山之巔才能盡收眼底。

 

 

   7、在創作者眼中,這是一個多彩的秋天:“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

  在觀眾的眼中,這是一個豐收的季節:“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8、桃溪不作從容住,秋藕絕來無續處。當時相候赤欄橋,今日獨尋黃葉路。

     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人如風后入江云,情似雨余粘地絮。
 
    桃溪之典人皆知,不贅敘。一別經年,親舊零落,邑屋改異,無復相識,而與佳人隔溪山無重數,天人有別,更不知何日重見。想來是很惆悵。我想你了,覺得寂寞。恰看到這首詞,更添幾分。 
 
 
 
   9、為了求學,我六歲時就離鄉背井,遠去異地。其間雖數不清幾度朝霞飛,幾度夕陽紅,但兒時一個個歡悅、愧疚的鏡頭依舊歷歷在目。隨著歲月的侵蝕和記憶的模糊,雖有不少往事如水痕淡淡逝去,總磨不掉腦海里那一方翠綠的空間。
 
  金秋,落日,殘陽,“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突然發現幾根竹子上開出幾束白色小花,我高興地摘下它,賞玩起來。大人們見了,驚訝地問:“哪來的竹花?--唉,一片好端端的竹林子又將毀了。”我怔住了,花也跌落在地,剛才看來還似笑靨的竹花,現在卻猶如一粒粒晶瑩的淚珠,我自此再也不愿見到那如果粒般的小花。
 
 
 
   10、愛上夕陽,是我小時候看見那晚霞余輝的瑰麗,令我贊嘆不已。小時候,每每看見那晚霞夕暉,我都會生出無限遐想。特別是秋天,大雁南飛,此時若有一輪渾圓的落日,那場景之美,無與倫比,讓人無端地想起一句詩:“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

  夕陽天天可見,但讀懂她,談何容易?

  進入中年以后,我的這種夕陽情懷由淡變濃,雖然不復兒時的歡快,但感受著落日的余暉,我常會涌動起難以言說的情愫。很多時候,我竟翹首期盼著夕陽乃至黑夜的來臨,迎著它彈響的生命之箏,讓放飛的心情吐出芳香的期翼來。

  殘陽如血,晚霞爛漫的夕陽,卻舞姿婆娑、歌聲歡快。

    在人生道路上,人固有日出時那種激情四射、朝氣蓬勃,也有日中時那種執著追求、開拓創新年富力強,也有日落時那種沉著穩健、深思熟慮。人生有喜怒愛樂,有悲歡離合。解讀夕陽真難,解讀人生更難!從古到今,從天際的遙遠到內在的親近,從青山的飛禽走獸到大地的花草樹木,它們沐浴在那夕陽的余暉中,無一不折射出一股說不清,言不盡的余味。或悲或喜,或張揚或平靜。當我站在大山的斜陽下,人生的往事歷歷在目。

    夕陽是一首詩,夕陽是一幅畫!人生的夕陽亦是如歌如畫,靠自己去歌唱,靠自己去描繪,遠離煩惱,遠離憂愁。

 

 

    11、 面對晴朗的深秋傍晚,眺望遠處參差錯落地排列著無數青翠山巒,在煙靄繚繞中隱現。夕陽的余輝映照在空中飛翔的雁背上,反射出一抹漸行漸遠、慢慢黯淡下去的紅色。這無數縱列的青嶂,與我默默相對,使我更覺自身孤孑;而雁背上的一抹殘紅,雖然點綴出晚霞的絢麗,但夕陽的余輝已漸漸黯淡,消逝在一片暮靄之中了。“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的情與景,若即若離,更使我黯然銷魂……

 

 

    12、享受黃昏,應該是步出戶外,放松身心,去看落日晚霞,霓虹滿天,感受生活的壯美;去望浩渺的天空,綺麗的流云,開闊自己的心胸;去觀紙鳶飛翔,,孩童嬉戲,體味生活的溫馨;去看小鳥歸林,去嗅花香陣陣,讓心中充滿詩意。或者,什么也不想,在黃昏里靜靜站一會兒,享受那難得的靜謐。

  黃昏是一天中最輝煌、最厚重、最神奇、最美麗的時刻。它深刻而寧靜,熱烈而含蓄,瑰麗而樸素,神秘安詳地像一位隱者那樣大言稀聲,大象無形。它既能給人以悠閑的心態,安謐的心境,使人疲累的身心得以輕輕;也能讓人胸懷壯闊,目光遼遠,使人生命充滿激情.

  走進黃昏,那“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的景色是何等瑰麗!而不忍離去,“欲歸還小立,為愛夕陽紅”那種難以割舍的情愫已讓你的心靈變得純真。即便是薄薄暮靄,無光無色,沉穩成熟的黃昏,也會讓你覺得每一個日子都很豐盈。

  享受黃昏吧,我們怎能漠視上天賜予我們的這份珍貴禮物?
 

 

   13、出門尋山,遠觀是"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近觀是"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出門尋水,方知湖光有三分:一分湖光映樹,一分湖光映山,一分湖光映我。

2013-09-10 2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