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譯文]  燕子樓空空蕩蕩,佳人已經不在,空留著那雙燕子在樓中的畫堂。

  [出典]   蘇軾   《永遇樂》

  注:

  1、《永遇樂》 蘇軾 

    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云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古中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嘆。

  2、注釋:

    神宗元豐元年(1028)十月作。詞序一作:“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盼盼,姓關,唐朝人。白居易《燕子樓》詩序云:“徐州故尚書有愛妓曰盼盼,善歌舞,雅多風態。……尚書既沒,歸葬東洛,而彭城有張氏舊第,第中有小樓名燕子。盼盼念舊愛而不嫁,居是樓十余年。”后不食而死。白氏所謂“尚書”,后世 (包括蘇軾) 多以為是張建封,但據考證當為張建封之子張愔。

    明月如霜:李白《靜夜思》詩:“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好風如水:好風清涼如水。 
   

  紞(dǎn)如:擊鼓聲。紞如三鼓:三更鼓響了。紞,打鼓聲。如,助詞。《晉書·鄧攸傳》引吳人歌:“紞如打五鼓,雞鳴天欲曙。” 

  鏗然:象聲詞。《論語·先進》:“鼓瑟希,鏗爾。”《禮記·樂記》:“鐘聲鏗。”此寫夜深人靜,落葉之聲也鏗然可聞。 鏗然一葉:這時夜深人靜,所以一片落葉的聲音都聽得出是那么清脆。鏗然,形容聲音之美,如金石、琴瑟。

  夢云:此喻夢見盼盼。

  倦客:作者自稱,謂自己頻繁調動,倦于行旅。

  燕子三句:《高齋詩話》載:秦觀問蘇軾近作,“乃舉‘燕子樓空,佳人何在? 空鎖樓中燕’。晃無咎曰‘只三句, 便說盡張建封事’”。近有鄭文焯《手批東坡樂府》云:“公以‘燕子樓空’三句語秦淮海,殆以示詠古之超宕,貴精神不貴跡象也。”

   何曾夢覺二句:是說人生的夢沒有醒,因為還有歡怨之情未斷。

  異時對、黃樓夜景:作者設想后世的人憑吊自已時,也會發出感嘆。黃樓:蘇軾在徐州時所改建,蘇轍、秦觀皆為之作賦。此處蘇軾設想后人將對黃樓憑吊自己。

 

  3、譯文1:

    明月如霜般潔白,好風就如同清水一樣清涼,清新靜謐的夜景真是怡人。彎彎的水渠中,魚兒跳出水面,圓圓的荷葉上,露珠隨風落下。但夜深人靜,這樣好的美景卻無人欣賞。三更鼓聲,聲聲在夜空有力,響徹夜空,一片樹葉悄悄落到地上,輕音竟驚斷了我的夢。夜色茫茫,再也見不到黃昏時的景色,醒后我尋遍了小園,處處都無痕。

  那長期在外地的游子,看那山中的歸路,苦苦地思念著故鄉家園。燕子樓空空蕩蕩,佳人已經不在,空留著那雙燕子在樓中的畫堂。古今萬事皆成空,還有幾人能從夢中醒來,只有些懷念舊日情感,不禁惆悵長嘆。

    譯文2:

    明月如霜般潔白,好像泉水一樣清涼,清新靜謐的夜景令人神往。曲折的水渠中,魚兒跳出水面,圓形的荷葉上,露珠向下滾淌。但夜深人靜,這樣好的美景卻無人欣賞。清晰的三更鼓聲響徹夜空,一片樹葉倏然落到地上,細碎的聲音經斷了我的夢鄉。黑夜茫茫,再也尋找不到剛才的那種景色,醒后我尋遍了小園的所有地方。

   長期被貶謫外地的游子,眺望山中的歸路,望眼欲穿地思念著故園家邦。燕子樓空空蕩蕩,佳人又在哪里,空鎖著那雙燕子在樓中的畫堂。古今萬事如同夢境,有幾人能從夢境中醒來,徒有些新怨舊歡牽惹愁腸。待過些年后,也會有面對著黃樓夜景,緬懷今日之景而為我嘆息悵惘。

 

  4、蘇軾 生平見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5、這首詞寫于元豐元年(1078)蘇軾任徐州知州時。詞中即景抒情,情理交融,狀燕子樓小園清幽夜景,抒燕子樓驚夢后縈繞于懷的惆悵之情,言詞人由人去樓空而悟得的“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之理。作者題記中提及的盼盼,乃唐代張尚書之愛妾,能歌善舞,風情萬種。張氏死后,盼盼念舊情不嫁,張尚書為其所建的燕子樓獨居了十多年。作者聲稱自己夜宿燕子樓,夢到盼盼,因作此詞。

  上片寫夜宿燕子樓的四周景物和夢。首句寫月色明亮,皎潔如霜;秋風和暢,清涼如水,把人引入了一個無限清幽的境地。“清景無限”既是對暮秋夜景的描繪,也是詞人的心靈得到清景撫慰后的情感抒發。

  接著景由大入小,由靜變動:曲港跳魚,圓荷瀉露。詞人以動襯靜,使本來就十分寂靜的深夜,顯得越發安謐了。魚跳暗點人靜,露瀉可見夜深。“寂寞無人見”一句,含意頗深:園池中跳魚瀉露之景,夜夜可有,終是無人見的時候多;自己偶來,若是無心,雖眼前,亦不得見。

  以下轉從聽覺寫夜之幽深、夢之驚斷:三更鼓響,秋夜深沉;一片葉落,鏗然作聲。夢被鼓聲葉聲驚醒,更覺黯然心傷。“紞如”和“鏗然”寫出了聲之清晰,以聲點靜,更加重加濃了夜之清絕和幽絕。片末三句,寫夢斷后之茫然心情:詞人夢醒后,盡管想重新尋夢,也無處重睹芳華了,把小園行遍,也毫無所見,只有一片茫茫夜色,夜茫茫,心也茫茫。詞先寫夜景,后述驚夢游園,故夢與夜景,相互輝映,似真似幻,惝恍迷離。

  下片直抒感慨,議論風生。首三句寫天涯漂泊感到厭倦的游子,想念山中的歸路,心中眼中想望故園一直到望斷,極言思鄉之切。此句帶有深沉的身世之感,道出了詞人無限的悵惘和感喟。“燕子樓空,佳人何,空鎖樓中燕”的喟嘆,由人亡樓空悟得萬物本體的瞬息生滅,然后以空靈超宕出之,直抒感慨:人生之夢未醒,只因歡怨之情未斷。“古今”三句,由古時的盼盼聯系到現今的自己,由盼盼的舊歡新怨,聯系到自己的舊歡新怨,發出了人生如夢的慨嘆,表達了作者無法解脫而又要求解脫的對整個人生的厭倦和感傷。結尾二句,從燕子樓想到黃樓,從今日又思及未來。黃樓為蘇軾所改建,是黃河決堤洪水退去后的紀念,也是蘇軾守徐州政績的象征。但詞人設想后人見黃樓憑吊自己,亦同今日自己見燕子樓思盼盼一樣,抒發出“后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王羲之《蘭亭集序》)的無窮感慨,把對歷史的詠嘆,對現實以至未來的思考,巧妙地結合一起,終于掙脫了由政治波折而帶來的巨大煩惱,精神獲得了解放。

  這首詞深沉的人生感慨包含了古與今、倦客與佳人、夢幻與佳人的綿綿情事,傳達了一種攜帶某種禪意玄思的人生空幻、淡漠感,隱藏著某種要求徹底解脫的出世意念。詞中“燕子樓空”三句,千古傳誦,深得后人贊賞。此三句之妙,正如鄭文焯手批《東坡史府》云,“殆以示詠古之超宕,貴神情不貴跡象也。

 

   6、這是蘇東坡到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的作品。“黃樓”是他以前守徐州治黃河水患所建的樓,而詞人夜宿燕子樓,會夢到“盼盼”,這“盼盼”又是何許人?
  盼盼姓關,是唐朝徐州的美女,才情也高,被當時鎮守徐州的張建封納為寵姬,住在張宅的燕子樓。盼盼當時的名氣很大,白居易有次到張家,就寫詩贈她。隔幾年,張建封過世,盼盼不離開張家,在燕子樓一住就十一、二年,寫了燕子樓詩三百首,白居易輾轉讀到她的詩作,也和了三首燕子樓詩,對她的才情及志節很是推崇。
  不過,白居易最后贈她一首絕句:“黃金不惜買蛾眉,揀得如花三四枝;歌舞教成心力盡,一朝身去不相隨。”講的是張建封寵愛盼盼的舊事。沒想到盼盼讀了非常感慨,認為白居易誤會她了,解釋她所以沒陪著張建封一死,是因為怕人家把張建封講成愛慕女色,所以自己才孤獨留在燕子樓住者。
  盼盼最后仍以詩明志:“自守空樓斂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舍人不會人深意,訝道泉臺不去隨。”詩成后郁郁寡歡,絕食數日后死亡。這段凄美的故事打動了許多文人的心,唐宋詠燕子樓的詩詞很多,蘇東坡夜宿燕子樓會夢到盼盼,也是真性情的人才會有的際遇。

 

   7、“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嘆。”蘇東坡夜登燕子樓,夜夢關盼盼,不知夢里關盼盼對他說了什么?隔了時空的遇見,是一潭空靈的夢。比起歷史上其他佳人的故事,關盼盼的故事要簡單清純得多,清純得使后人不敢涂抹自己的想象。

  從歷史的思緒中回過神來,回廊合抱的燕子樓在佳木掩映下頗顯秀麗、古樸。粉墻黛瓦,飛檐挑角,檐角如飛翔的燕子。燕子樓坐落在徐州云龍公園的知春島上,四面綠水環繞,花木扶疏,宛如俗世里的一方凈土,繁華之中的世外桃園。關盼盼應該是喜歡這里的吧?

  望著燕子樓上的雕花窗欞,迎著拂面的金秋微風,想起前不久在雜志上看到一個妙齡女子殉情的故事,以及近日女明星跳樓自殺的新聞,引得社會輿論一邊倒:太不應該,愚昧,傷害了高堂白發等等。真好!我們生活在這個時代,社會在大踏步前進,希望再沒有人為愛殉情。

 關盼盼

   8、燕子樓前,古道荒涼。
  燕子樓中,寂寞惆悵。
  燕子樓頭,佳人 望,凝視著那似已逝盡的夕陽,都化作幾滴清淚落入百轉的柔腸,留下漫漫的殘香,輕輕飄揚。
  如霜的月色流溢著如水的憂傷,一如凄凄的管弦,哀婉而悠揚。穿越了千年,這樣的月色里依然哀傷,就像看盡了十年的殘陽,,燕子樓中的關盼盼依然遲遲的守望,守望著如霜月光里那蕭瑟的身影,看不到的遠方。只是希望這樣的寒夜里飄來它的精魂,就算只是縈繞在她的身旁。于是她一次次的走上燕子樓頭,一次次的淚流如霜,融入那冷冷的月光,說不盡的落寞與惆悵,分不清的月光與淚光。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漫步在這略顯寒涼的夜色里似乎可以看見關關盼盼那深情凝望的目光,穿越了時空,依然凄楚,依然留給后世文人千年的嘆息。不知百世輪回過后,這癡情而寂寞的佳人是否依然不忘前世的記憶,前世的憂傷,是否依然還會在這樣的夜里踏上早已荒寂的燕子樓,發出令萬千文人心碎的輕嘆,重復那夢幻如風的溫柔。寂靜的夜里飛處已只蹁躚的蝴蝶,落在美麗的夢里,聽著她溫潤如玉卻凄婉欲碎的傾訴,直到月色漸漸消隱,一切漸漸歸于沉寂。
  這樣的寒夜里,不知是否會有人像那逝去的關盼盼一樣沐浴著如水的月光,靜靜的守候,靜靜的惆悵。如果又,我愿化作一只寒蝶飛落她的身旁,同他一起,靜靜的浸潤著千年的情思。莊周夢蝶,其實自己何嘗不是別人夢中的那只美麗輕揚的蝴蝶呢?那斗不過是一場場的夢幻,一世世的輪回,今生為人,下世化蝶又何嘗不能遇見如霜的月光,佳人的颙望?
  今夜,月色亦如流霜,不只關盼盼現在還在寂寞的流年里憂傷嗎,應該不會了吧,百世已過,一切的憂傷也該忘卻了,否則還有那輕輕的萱草呢!燕子樓頭月如霜,又有幾人凝望?

 

    9、蘇軾填《永遇樂》,于禮也是肆無忌憚了。對此引發聯想的也不是蘇軾一人,無論是蘇軾的“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還是柳永的“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或是秦少游的“小樓連苑橫空,下窺繡轂雕鞍驟。”種種感慨都已經不是妓女的故事,而是人間情份,或者說的是社會構建的基礎——人與人的關系。

 

    10、“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盼盼在燕子樓晨起梳妝,該是正對著水面的吧,看滿目綠色,卻是寂寥的呀。琴棋書畫懶于理,霓裳歌舞無心跳,只在無盡的思念中度過,白居易是成全了她,還是救了她,或是用詩文殺了她,只有伊人知道了。

    東坡的千年幽夢,只是一聲長嘆。我想,關盼盼生不逢時啊,如若遇見的是東坡先生而非白樂天,燕子樓又是怎樣的一段佳話呢?唐朝風氣已然很開放,盼盼何至于此,惟嘆息罷了,惟惋惜罷了,惟默默無言胡思亂想罷了······

  斜風細雨不須歸,游船悠悠,望燕子樓前,魚歡鵲飛,水暖鴨游。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