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愛東西雙澗,縱橫水繞。
愛東西雙澗,縱橫水繞。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愛東西雙澗,縱橫水繞。

  [譯文]  更讓人喜愛的是縱橫流淌的兩澗溪水,從東向西環繞。

  [出典]  南宋  劉過  《沁園春·斗酒彘肩》

  注:

  1、 《沁園春·斗酒彘肩》 劉過

          寄辛承旨。時承旨招,不赴

  斗酒彘肩,風雨渡江,豈不快哉!被香山居士,約林和靖,與坡仙老,駕勒吾回。坡謂西湖,正如西子,濃抹淡妝臨鏡臺。二公者,皆掉頭不顧,只管銜杯。

  白云天竺去來,圖畫里、崢嶸樓觀開。愛東西雙澗,縱橫水繞;兩峰南北,高下云堆。逋曰不然,暗香浮動,爭似孤山先探梅。須晴去,訪稼軒未晚,且此徘徊。

  2、注釋:

    沁園春:詞牌名,又名《壽星明》。此調適宜抒發壯闊豪邁的情感。

    詞序,介紹詞作背景。辛承旨,即辛棄疾,辛棄疾曾做過樞密院都承旨的官職。不過,辛棄疾任此官職時劉過已去世,因而此詞序中的“承旨”當是后人所加。

    彘(zhì)肩:豬前肘。彘,豬。

    渡江:此指由杭州渡過錢塘江到紹興。當時辛棄疾在紹興府任職。

    香山居士:指白居易。白氏號香山居士。

    林和靖:林逋,字和靖,北宋的著名隱士,長期居住在杭州西湖孤山,種梅養鶴,有“梅妻鶴子”的美譽,后人稱他“和靖先生”。

    坡仙:指蘇軾,蘇軾自號東坡居士,后人稱為坡仙。上述三人都寫過不少題詠西湖的詩詞。

    駕勒吾回:此句應是“勒吾駕回”的倒裝,即拉回我的車馬,也就是強拉我回去的意思。

    “坡謂西湖”三句:蘇軾《飲湖上初晴后雨》詩中有“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的句子。此處化用。

    “白云天竺去來”六句:白居易在杭州時很欣賞靈隱、天竺(寺)一帶的景色。他的《寄韜光禪師》詩中有“東澗水流西澗水,南山云起北山云”的句子,此處化用。

    暗香浮動:林逋《梅花》詩有“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之句,此處化用。

    孤山:位于西湖中內湖與外湖之間,是林逋隱居的地方,山上種植了很多梅花。

    須:待,等待。

    徘徊:流連,留戀。

 

 

   3、譯文:

    帶著美酒和豬腿,冒著風雨橫渡錢塘江。這豈不是愜意之事?哪知唐代香山居士白居易,邀約林和靖與東坡老先生,一起強拉著我讓我返回。東坡說:“西湖如西施,不管是濃抹還是淡妝,總是光彩照人。”白居易、林逋轉過頭去,不予理會。

    白居易說:“天竺寺一帶風景優美,宛如圖畫,樓閣高聳入云。更讓人喜愛的是縱橫流淌的兩澗溪水,從東向西環繞;兩個山峰雄鋸南北,有白云擁堆。”林逋說:“不對,清幽的香味在空中飄動,不如到孤山賞梅。等到天晴之后再去訪稼軒也不遲,暫且在此處游玩。”

 

 

  4、劉過(1154~1206)南宋文學家。字改之,號龍洲道人。襄陽人,后移居吉州太和(今江西泰和縣)。少懷志節,讀書論兵,好言古今治亂盛衰之變。曾多次上書朝廷,“屢陳恢復大計,謂中原可一戰而取”。為韓侂胄客,不識侂胄之敗事,識力遠不及辛棄疾。又屢試不第,漫游江、浙等地,依人作客,與陸游、陳亮、辛棄疾等交游。后布衣終身,去世于昆山。有《龍洲集》、《龍洲詞》。存詞70余首。詞風豪放激越,狂逸之中頗有俊致,可自成一家。

 

 

   5、據史書記載,宋寧宗嘉泰三年(1203),辛棄疾知紹興府兼浙東安撫使,得知劉過在杭州,便邀請他來做客,劉過也非常仰慕辛棄疾的為人和才學,但無奈因事不能及時前往,于是就作了這首詞,以詞代書信,既表明了他不能及時赴約的原委,又顯示了他過人的文采。詞的開頭“斗酒彘肩,風雨渡江,豈不快哉”,是寫接到辛棄疾的邀請后,自己還沒有動身,但他的思想卻仿佛已經冒雨渡過錢塘江趕到了紹興,想象見到稼軒后,他們一定是大斗喝酒大口吃肉地肝膽相見,豪氣滿懷!開篇這三句氣勢不凡,不僅表明了劉過的豪爽個性,還表明了他非常想及時赴約的心情。但是后面幾句卻出人意料地轉到了幾位古人身上,說自己不能赴招是因為白居易、林逋和蘇軾親自挽留他,而且還煞有介事地詳細描述了他與三位不同時期的詩人對話的情景。先是蘇軾提議要帶大家去“濃妝艷抹總相宜”的西湖游賞,但白居易和林逋對蘇軾的提議沒有興趣,只是一味飲酒而不屑作答。然后白居易提出帶大家去游覽碧水縱橫、山峰對峙的天竺,但是林逋聽后又不干了,非要帶大家去孤山賞梅。三人各執己見,爭論不休。蘇軾、白居易、林逋都是著名的文學家,而且都曾在杭州為官或隱居,只是三人生活年代不同,不可能同時相聚在一起,更不可能與劉過相識,可見作者的想象是非常奇特的。結尾“須晴去”三句,作者表明了天晴后一定赴招的態度,既回應了開頭三句,又使詞作在神游遐想后依舊能井然有序,言歸正傳,首尾相扣。詞人把緩期的理由歸結為杭州太美。自然之美,人文之美扯了他的后腿,給人以清新的審美愉悅。 

    這首詞構思奇特,巧用前人詩句化為口語,用對話體,詼諧風趣,不落常格。同時,詞人與辛棄疾地位懸殊,又為晚輩,且是應邀赴會,本應按期而行。但他不但誤了赴約日期,又與辛氏大開玩笑,充分顯示了作者豪放粗獷的個性和飄逸的才思。

 

 

    6、這首詞的立意,據《檉史》載:“嘉泰癸亥歲,改之在中都時,辛稼軒棄疾帥越。聞其名,遣介招之。適以事不及行。作書歸輅者,因效辛體《沁園春》一詞,并緘往,下筆便逼真。”那么,根據此詞的小序和《檉史》記載可知,這首詞作于宋寧宗嘉泰三年(1203年),當時辛棄疾担任浙東安撫使,邀請劉過到紹興府相會,劉過因事無法赴約,便在杭州寫了此詞以作答復。這是一首文情詼詭,妙趣橫生的好詞,詞人招朋結侶,驅遣鬼仙,游戲三昧,充滿了奇異的想象和情趣。

  劈頭三句,就是豪放之極的文字。“斗酒彘肩”,用樊噲事。《史記·項羽本紀》載“樊噲見項王,項王賜與斗卮酒與彘肩。”樊噲在鴻門宴上一口氣喝了一斗酒,吃了一只整豬腿。憑仗著他的神力與膽氣,保護劉邦平安脫險。作者用這個典故,以喻想稼軒招待自己之飲食。他與稼軒皆天下豪士,則宴上所食自與項羽、樊噲相若也。這段文字劈空而來,突兀而起,寫得極有性格和氣勢,真是神來之筆。然而就在這文意奔注直下的時候,卻突然來了一個大兜煞。詞人被幾位古代的文豪勒轉了他的車駕,只得回頭。筆勢陡轉,奇而又奇,真是天外奇想,令人無法琢磨。如果說前三句以赴會浙東為一個內容的話,那么第四句以下直至終篇,則以游杭州為另一內容。從章法上講,它打破了兩片的限制,是一種跨片之路,也顯示出詞人獨創一格的匠心和勇氣。香山居士為白居易的別號,坡仙就是蘇東坡,他們都當過杭州長官,留下了許多名章句。林如靖是宋初高士,梅妻鶴子隱于孤山,詩也作得很好。劉過把這些古代的賢哲扯到一起不是太離奇了么?因為這些古人曾深情地歌詠過這里的山水,實際上與他住已與杭州的湖光山色融為一體。東坡有“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的妙句。白居易也有“一山分作兩山門,兩寺原從一寺分。東澗水流西澗水,南山云起北山云”(《寄韜光禪師詩》)等謳歌天竺的名篇。而林和靖呢,他結廬孤山,并曾吟唱過“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梅花佳句。風景與名人相輔相成,相得益彰,湖光山氣增添了人物的逸興韻致,名人又加深了風景的文化內涵。

  劉過將不同時代的文人放在一起,也體現了詞人想象的獨創性。劉勰主張“酌奇而不失其真,玩華而不墜其實”,蘇軾也說詩“以奇趣為宗,反常合道為趣”。這首詞是恢奇的,但并不荒誕。他掇拾珠玉,別出心裁,給讀者帶來一陣清新的空氣,帶來一種審美的愉悅。

  劉過的行輩比辛棄疾晚,地位也相差懸殊。但他照樣不拘禮數地同這位元老重臣、詞壇泰斗呼名道姓,開些玩笑。這種器量胸襟不是那些鏤紅刻翠、秦樓楚館的詞客所能企及的。洋溢于詞中的豪情逸氣、雅韻騷心是同他的“天下奇男子”的氣質分不開的。俞文豹《吹劍錄》云:“此詞雖粗而局段高,固可睨視稼軒。視林、白之清致,則東坡所謂淡妝濃抹已不足道。稼軒富貴,焉能凂我哉。”這首詞的體制和題材都富有創造性,它大起大落,縱橫捭闔,完全解除了格律的拘束,因而顯得意象崢嶸,運意恣肆,雖略失之于粗獷,仍不失為一首匠心獨運的好詞。當然像這樣調侃古人、縱心玩世的作品,在當時的詞壇上的確是罕見的。難怪岳珂要以“白日見鬼”相譏謔。

 

 

   7、宋寧宗嘉泰年間,劉過在杭州。當年辛棄疾起用知紹興府兼浙東安撫使,聽說過劉過的文名,便派遣一名侍從去招請他。劉過剛好碰上有事不能成行,便寫了一封信給車夫帶去,還仿效辛棄疾《沁園春》的體式作詞一首封好轉呈,下筆便逼似辛棄疾詞。這首詞寫道:

斗酒彘肩,風雨渡江,豈不快哉!被香山居士,約林和靖,與坡仙老,駕勒吾回。坡謂“西湖,正如西子,濃抹淡妝臨鏡臺”。二公者,皆掉頭不顧,只管傳杯。
白云“天竺飛來。圖畫里,崢嶸樓閣開。愛東西雙澗,縱橫水繞;兩峰南北,高下云堆”。逋曰“不然,暗香浮動,不若孤山先探梅。須晴去,探稼軒未晚,且此徘徊。”
辛棄疾得此詞大為高興,贈送給劉過數百萬錢,還特別邀請他去,留住賓館里歡宴滿月,兩人唱酬不倦。劉過所作都酷似辛詞,辛棄疾更是喜歡。臨別,辛棄疾又贈給劉過一百萬錢,說:“拿這些錢作為購置田產的資金吧!”劉過回家,竟把辛棄疾贈送的錢都游蕩喝酒了,其他事都一概不問。他作的這首《沁園春》詞,詞語勁健毫縱,如下片對偶句與散文句錯綜運用,這是仿效唐代詩人王勃的賦體,而又加以變化。我(岳珂)不假思索地回應說:“這一首《沁園春》詞句固然不錯,但可惜沒有量藥器量藥,來醫療你白日見鬼的病癥。”坐席上的客人哄堂大笑。 

 

 

   8、  據《桯史》記載,當年辛棄疾邀請劉過共事,適逢他有事不能如期前往,因推遲行期而寫這首詞向稼軒致意。“斗酒彘肩,風雨渡江,豈不快哉!”作者設想他冒著風雨橫渡錢塘江奔赴紹興,到后在稼軒招待他的宴席上大吃狂飲的情景,寫出了他和辛棄疾均為當時的似項羽、樊噲一般的豪壯之士,又表達了向往之意。這既用典,也是虛寫。更奇的在后邊,詞人把浙東之行被迫取消的原因歸咎于幾位文豪勒轉了他的車駕。他們分別是與杭州頗有淵源的幾位大詩人:白居易、蘇東坡、林逋。  此時,白居易過世已350余年,東坡、君復也均已作古。 詞人把這些賢哲請到詞中,化用他們描寫杭州西湖的名句。想象奇特,渾然天成,掇拾珠玉,成此奇文。最后三句寫實。詞人把緩期的理由歸結為杭州太美。自然之美,人文之美扯了他的后腿,給人以清新的審美愉悅。 

 

 

   9、鴻門宴上,項羽很欣賞樊噲的英雄氣概,賜予一條豬腿,樊噲放下盾牌,把豬腿扛在肩上,右手持劍割而生食,這一食肉壯舉,被后來的豪放詞人劉過寫入詞中:“斗酒彘肩,風雨渡江,豈不快哉!被香山居士,約林和靖,與坡仙老,駕勒吾回。坡謂西湖,正如西子,濃抹淡妝臨鏡臺。二公者,皆掉頭不顧,只管銜杯。

  白云天竺去來,圖畫里、崢嶸樓觀開。愛東西雙澗,縱橫水繞;兩峰南北,高下云堆。逋曰不然,暗香浮動,爭似孤山先探梅。須晴去,訪稼軒未晚,且此徘徊。”

     英雄食肉,吞吐的是黃河青山、今古風云,其酣暢淋漓、大氣磅礴,豈止是肉能涵蓋的啊!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