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
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

  [譯文]  春燕喜愛貼著地面爭著飛行,仿佛競相夸耀自己身體輕巧俊美。

  [出典]  南宋 史達祖   《雙雙燕·詠燕》

  注:

  1、 《雙雙燕·詠燕》 史達祖 

    過春社了,度簾幕中間,去年塵冷。差池欲住,試入舊巢相并。還相雕梁藻井,又軟語商量不定。飄然快拂花梢,翠尾分開紅影。

    芳徑,芹泥雨潤,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紅樓歸晚,看足柳暗花暝。應自棲香正穩,便忘了天涯芳信。愁損翠黛雙蛾,日日畫闌獨憑。

  2、注釋:

    春社:古俗,農村于立春后、清明前祭神祈福,稱“春社”。

  差池:燕子飛行時,有先有后,尾翼舒張貌。《詩經· 風·燕燕》:“燕燕于飛,差池其羽。”

  相(xiàng):端看、仔細看。

  雕梁:雕有或繪有圖案的屋梁。

  藻井:用彩色圖案裝飾的天花板,形狀似井欄,故稱藻井。

  軟語:燕子的呢喃聲。

  翠尾:燕尾。

  紅影:花影。

  芹泥:水邊長芹草的泥土。

  紅樓:富貴人家所居處。

  翠黛雙峨:指閨中少婦。

 

 

   3、譯文:

     春社已經過了,燕子穿飛在樓閣的簾幕中間,屋梁上落滿了舊年的灰塵,清清冷冷。雙燕的尾輕輕扇動,欲飛又止,試著要鉆進舊巢雙棲并宿。它還又飛去看房頂上的雕梁和藻井,要選地點筑新的巢。她們軟語呢喃地商量著。飄飄然輕快地掠過花梢,如剪的翠尾分開了花影。

  小徑間芳香彌漫,春雨滋潤的芹泥又柔又軟。燕子喜歡貼地爭飛,顯示自身的靈巧輕便。回到紅樓時天色已晚,亦把柳暗花暝的美景盡情賞玩。歸到新巢中,相依相偎睡得香甜,以致忘了把天涯游子的芳信傳遞。使得佳人終日愁眉不展,天天獨自憑著欄桿。

 

 

   4、 史達祖(1163~1220?)南宋詞人。字邦卿,號梅溪,汴(今河南開封)人。漢族。一生未中第,早年任過幕僚。韓侂胄當國時,他是最親信的堂吏,負責撰擬文書。韓敗史受黥刑,死于貧困中。史達祖詞以詠物為長,多抒寫閑情逸致,詠物寄情,用筆細膩工巧,以描摹物象生動逼真著稱,其中不乏身世之感。他還在寧宗朝北行使金,這一部分的北行詞,充滿了沉痛的家國之感。有《梅溪詞》。存詞112首。

 

 

   5、燕子是古詩詞中常用的意象,詩如杜甫,詞如晏殊等,然古典詩詞中全篇詠燕的妙詞,則要首推史達祖的《雙雙燕》了。

  這首詞對燕子的描寫是極為精彩的。通篇不出“燕”字,而句句寫燕,極妍盡態,神形畢肖。而又不覺繁復。“過春社了”,“春社”在春分前后,正是春暖花開的季節,相傳燕子這時候由南方北歸,詞人只點明節候,讓讀者自然聯想到燕子歸來了。此處妙在暗示,有未雨綢繆的朦朧,既節省了文字,又使詩意含蓄蘊藉,調動讀者的想象力。“度簾幕中間”,進一步暗示燕子的回歸。“去年塵冷”暗示出是舊燕重歸及新變化。在大自然一派美好春光里,北歸的燕子飛入舊家簾幕,紅樓華屋、雕梁藻井依舊,所不同的,空屋無人,滿目塵封,不免使燕子感到有些冷落凄情。怎么會有這種變化呢?

    “差池欲住”四句,寫雙燕欲住而又猶豫的情景。由于燕子離開舊巢有些日子了,“去年塵冷”,好像有些變化,所以要先在簾幕之間“穿”來“度”去,仔細看一看似曾相識的環境。燕子畢竟戀舊巢,于是“差池欲住,試入舊巢相并”。因“欲住”而“試入”,猶豫未決,所以還把“雕梁藻井”仔細相視一番,又“軟語商量不定”。小小情事,寫得細膩而曲折,象一對小兩口居家度日,頗有情趣。沈際飛評這幾句詞說:“‘欲’字、‘試’字、‘還’字、‘又’字入妙。”(《草堂詩馀正集》)妙就妙在這四個虛字一層又一層地把雙燕的心理感情變化栩栩如生地傳達出來。

  “軟語商量不定”,形容燕語呢喃,傳神入妙。“商量不定”,寫出了雙燕你一句、我一句,親昵商量的情狀。“軟語”,其聲音之輕細柔和、溫情脈脈形象生動,把雙燕描繪得就像一對充滿柔情密意的情侶。人們常用燕子雙棲,比喻夫妻,這種描寫是很切合燕侶的特點的。恐正是從詩詞的妙寫中得到的啟發吧!果然,“商量”的結果,這對燕侶決定在這里定居下來了。于是,它們“飄然快拂花銷,翠尾分開紅影”,在美好的春光中開始了繁忙緊張快活的新生活。

  “芳徑,芹泥雨潤”,紫燕常用芹泥來筑巢,正因為這里風調雨順,芹泥也特別潤濕,真是安家立業的好地方啊,燕子得其所哉,雙雙從天空中直沖下來,貼近地面飛著,你追我趕,好像比賽著誰飛得更輕盈漂亮。廣闊豐饒的北方又遠不止芹泥好,這里花啊柳啊,樣樣都好,風景是觀賞不完的。燕子陶醉了,到處飛游觀光,一直玩到天黑了才飛回來。

  “紅樓歸晚,看足柳昏花暝”,春光多美,而它們的生活又多么快樂、自由、美滿。傍晚歸來,雙棲雙息,其樂無窮。可是,這一高興啊,“便忘了、天涯芳信”。在雙燕回歸前,一位天涯游子曾托它倆給家人捎一封書信回來,它們全給忘記了!這天外飛來的一筆,出人意料。隨著這一轉折,便出現了紅樓思婦倚欄眺望的畫面:“愁損翠黛雙蛾,日日畫欄獨憑”。由于雙燕的玩忽害得受書人愁損盼望。

  這結尾兩句,似乎離開了通篇所詠的燕子,轉而去寫紅樓思婦了。看似離題,其實不然,這正是詞人匠心獨到之處。試想詞人為什么花了那么多的筆墨,描寫燕子徘徊舊巢,欲住還休?對燕子來說,是有感于“去年塵冷”的新變化,實際上這是暗示人去境清,深閨寂寥的人事變化,只是一直沒有道破。到了最后,將意思推開一層,融入閨情更有馀韻。

  原來詞人描寫這雙雙燕,是意在言先地放在紅樓清冷、思婦傷春的環境中來寫的,他是用雙雙燕子形影不離的美滿生活,暗暗與思婦“畫欄獨憑”的寂寞生活相對照;接著他又極寫雙雙燕子盡情游賞大自然的美好風光,暗暗與思婦“愁損翠黛雙蛾”的命運相對照。顯然,作者對燕子那種自由、愉快、美滿的生活的描寫,是隱含著某種人生的感慨與寄托的。這種寫法,打破宋詞題材結構以寫人為主體的常規,而以寫燕為主,寫人為賓;寫紅樓思婦的愁苦,只是為了反襯雙燕的美滿生活,給人以耳目一新之感。讀者自會從燕的幸福想到人的悲劇,不過作者有意留給讀者自己去體會罷了。這種寫法,因多一層曲折而饒有韻味,因而能更含蓄更深沉地反映人生,煞是別出心裁。但寫燕子與人的對照互喻又粘連相接,不即不離,確是詠燕詞的絕境。

  作為一首詠物詞,《雙雙燕》獲得了前人最高的評價。王士禎說:“詠物至此,人巧極天工錯矣!”(《花草蒙拾》)這首詞成功地刻畫了燕子雙棲雙宿恩愛羨人的優美形象,把燕子擬人化的同時,描寫它們的動態與神情,又處處力求符合燕子的特征,達到了形神俱似的地步,真的把燕子寫活了。例如同是寫燕子飛翔,就有幾種不同姿態。“飄然快拂花梢,翠尾分開紅影”,是寫燕子在飛行中捕捉昆蟲、從花木枝頭一掠而過的情狀。“飄然”,既寫出燕子的輕,但又不是在空中漫無目的地悠然飛翔,而是在捕食,所以又說“快拂花銷”。正因為燕子飛行輕捷,體形又小,飛起來那翠尾像一把張開的剪刀掠過“花梢”,就好似“分開紅影”了。“愛貼地爭飛”,是燕子又一種特有的飛翔姿態,天陰欲雨時,燕子飛得很低。由此可見詞人對燕子觀察異常細膩,用詞非常精刻。詞中寫燕子銜泥筑巢的習性,寫軟語呢喃的聲音,也無一不肖。“簾幕”、“雕梁藻井”、“芳徑”、“芹泥雨潤”等等,也都是詩詞中常見的描寫燕子的常典。“差池欲住”,“差池”二字本出《詩經·邶風·燕燕》:“燕燕于飛,差池其羽。”“芹泥雨潤”,“芹泥”出杜甫《徐步》詩:“芹泥隨燕嘴”。“便忘了天涯芳信”則是化用南朝梁代江淹《雜體詩·擬李都尉從軍》“而我在萬里,結發不相見;袖中有短愿寄雙飛燕”詩意,反從雙燕忘了寄書一面來寫。

  這首詞刻劃雙燕,有環奇警邁之長,不愧為詠物詞之上品。至于求更深的托喻,則是沒有的,有的論者認為,“紅樓歸晚”四句,有弦外之音隱喻韓侂胄之事,雖可備一說,但總不免穿鑿太深,反而損害了這首詞深廣細致的韻致。

 

 

   6、“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紅樓歸晚,看足柳暗花暝。”見宋·史達祖《雙雙燕》[過春社了]。這幾句大意是:雙燕最愛爭著貼近地面疾飛,競相夸耀看誰的姿態輕捷優美。因為貪玩,直到天色很晚才返回紅樓上的巢內,一路上看夠了暮色籠罩下的紅花綠柳。

    這幾句不僅寫出了雙燕輕盈地貼地競飛的習性,而且運用擬人化手法,賦于雙燕以人的心理,表現了燕子貪戀觀賞風景以致歸晚。特別是“紅樓”二句,備受后人稱贊,王國維稱它有“化工”之妙。

 

 

    7、南宋詞人史達祖的《雙雙燕》,描寫了燕子輕盈俊俏的風姿,非常生動:“飄然快拂花梢,翠尾分開紅影。”“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刻畫十分細膩。但是,燕子之所以逗人喜愛,不僅是它們的輕盈體態和喃喃燕語,能為人們的生活增添情趣。更重要的是,它們能在空中兜捕飛蟲,是著名的捕蟲能手。一對燕子每年育雛兩次,在育雛期間燕子倍加辛苦,每天得往返飛行180多次。燕子的嘴喙短而開闊,張開時很象一個捕蟲的小網兜,加上它飛行時輕快迅速,所以捕蟲的本領極高。燕子捕食的害蟲主要是蚊、蠅、蚜蟲和螟蛾等。有人計算過,一只小燕子一天能吃掉蚊、蠅7000多只,一只燕子一個夏天吃掉的害蟲至少有幾十萬只。它們為保護莊稼,默默無聞地辛勤工作。農諺中說:“燕子田野飛,五谷堆成堆。”難怪人們稱贊燕子是不計報酬,不講條件的義務“植保員”

     燕子還是個優秀的氣象預報員。“燕低飛,蓑衣披”。每當下雨前夕,由于氣壓變化和空氣中水量增加,昆蟲低飛,此時燕子就張開扁闊的大嘴巴,貼著地面低飛,來回兜捕昆蟲。人們看到位燕子低飛時,出外便要準備雨具了

 

 

   8、有了新居,燕子的情緒好多了。低低地飛出飛進,唧唧呢喃軟語,使你不能不想起那些古代詩人美好的詩句來:“飄然快拂花梢,翠尾分開紅影”;“芳徑。芹泥雨潤,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宋·史達祖《雙飛燕》)  

 

 

   9、將要下雨時,燕子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貼地群飛的情景。爭字則把這種無意之作,變成了有意為之,因而也變得趣味橫生了。而競夸輕俊,則使它們象是一群可愛的孩童,追逐于草坪之上,喊叫著、歡笑著歡樂之極,可愛之極。傍晚,賞夠了朦朧的景物,才依依不舍地回巢。因為太歡樂了,便將雙燕傳書的事忘于九霄云外,因此日日愁倚危樓,望穿雙眼。由景而情轉換自然。此詞終以情結。

    “這首詩成功地刻畫了燕子的優美形象,把燕子擬人化的同時,描寫的動態與神情,又處處力求符合燕子的特征,以至神形俱似的地步,真的把燕子寫活了”。

 

 

   10、陽光下,三月在流動,原野蹲伏在藍天下靜聽鳥語,若有所思。緩緩的,你從花下走來,輕扣我的心門,一支畫筆輕點絳唇,讓一段小歡喜在三月的熏香里搖曳,豐碩又透明。此時,芳徑芹泥正軟,有雙雙燕貼地爭飛,競夸輕俊。桃花就在我們身邊粉粉嫩嫩、密密匝匝的擠成一片,嬉鬧不止。

   一陣清風過,是誰將情感的木坎坎而伐,讓木綃肆無忌憚地飛,仿佛詩詞一韻壓過一韻?看,愛情的斧子落在哪里,哪里就斷裂開花,砍出我的蒹葭我的扶桑我的桃夭,還有我的水湄和三月。

   這時,是什么聲音像一串歡快的音符輕輕繞過身前?又是什么光芒如閃亮的絲綢同湛藍的天空遙相呼應?我稍一低頭,一條蜿蜒的小河就奔向前來,細白的浪花奏出動人的旋律,每一條波紋都是一根輕柔的弦。一些花瓣隨風落入水中,隨著流水奔跑、嬉戲,分不清是花戀水,還是流水戀著花朵。而我不看水,不望云,只是戀著你,一如戀上桃花。

 

 

    11、令人艷羨的又何止于此——芳香彌漫的鄉間小路,雨潤下的春泥柔軟之極。這小徑成了雙燕一展身姿的賽道。它們既是生活中的伴侶,也是事業上的競爭者,飛翔是它們的本能,是它們賴以生存的本領,還是它們的休閑娛樂項目,更是它們的工作。各就位,預備——飛!什么是靈巧,什么是速度,什么是激情,就請看我們的表演吧。“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一句真是形神皆備,堪稱神來之筆。

     其實我更喜歡那種純粹對雙燕的描寫,我很不喜歡將這樣一首本是清新明快的好詞又轉于閨怨詞中。人生的愁苦與孤寂,本無需在此說得一清二楚。生于凡世塵俗中的人們,讀了這首詞,總會從那貼地爭飛競夸輕俊的雙燕身上找到感慨與寄托的。

 

 

   12、現在國內外很多人議論中國的教育方式,說中國的教育教出的孩子,沒有西方教育教出的孩子有競爭力,中國應該按照西方的教育方式教學。我個人不敢茍同這種觀點。

    中國的教育方式,使得學生的基礎比較扎實,這是大多數人所認同的。而西方的教育方式,學生一般比較能夠快速適應社會。的確,中國教育注重打基礎,個人想要成長為參天大樹,就要把跟深扎在地下。西方則比較注重能力,從小樹苗開始就讓它接受風吹雨打的鍛煉。我倒不認為我們的教育方式有很大的缺陷。九層之臺,起于累土。基礎當然很重要。如果說要能力,等到孩子長到一定的年齡,離踏入社會比較近的時候,再斷奶。讓孩子加強適應性訓練,接受人生的考驗,社會的挑戰,這個時候,并不太遲,這樣的孩子長大后也能適應社會。而且因為基礎打的牢固,誰又能說長期看來,不比西方的孩子更有競爭力呢?再說中國的現代教育比西方起步的晚得多,社會發達程度也比不上西方發達國家,這樣拿競爭力做比,難道合適嗎?

      正如雨燕減肥一樣,如果在它還沒有羽翼豐滿的時候,就讓它控制飲食,加強鍛煉,可能很難使雨燕長大,而且導致雨燕餓死也是可能的。也正如火箭發射衛星,火箭是有助推器的。助推器在衛星升空之前,一直增加衛星的動力,最后才能使衛星獲得足夠的動力,飛上預定軌道。如果衛星沒有獲得足夠的動力之前就把助推器甩掉,或者根本不要助推器,則很難把衛星送上遙遠的軌道。

  雨燕沒有長到達足夠的大,足夠的肥,就讓它減肥,則雨燕成功展翅飛翔的機會也不會很大。雨燕想要展翅飛翔,先長胖,然后再減肥就能做到。如果不長胖,恐怕也會推遲展翅飛翔的時間,或者降低它生存的幾率;另一方面,也要讓它在適當時候減肥,時機選擇不對,或者根本不減肥,雨燕也是不可能展翅飛翔的。

  突然想起來,宋詞里面有首詞寫道雨燕的句子,“倏然巧拂花梢,翠尾分開紅影”,“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有一天,相信我們也都能象那只減肥的雨燕一樣,在世界的廣闊天地里,競夸輕俊。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