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
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

[譯文]  她孤單的愁思太濃,又怎能做得好夢?惟有在深夜里呵,手弄著燈花,心里想著愛侶!

[出典]  李清照  《蝶戀花·暖雨晴風初破凍》

注:

1、 《蝶戀花》  李清照

 

  暖雨晴風初破凍,柳眼梅腮,已覺春心動。酒意詩情誰與共?淚融殘粉花鈿重。
  乍試夾衫金縷縫,山枕斜欹,枕損釵頭鳳。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
2、注釋:
  柳眼梅腮:初生柳葉如人眼,盛開的紅梅如人腮,這里又寫物,又擬人。
  花鈿(diàn),古時婦女臉上的一種花飾。起源于南朝宋,花鈿有紅、綠、黃三種顏,以紅色為最多,以金、銀制成花形,蔽于發上。
  山枕:即檀枕,因其如“凹”形,故稱山枕,指枕頭
  qī,傾斜,歪向一邊;通"倚",斜倚,斜靠。
3、譯文1:
  暖暖的雨,暖暖的風,送走了些許冬天的寒意。柳葉長出了,梅花怒放了,春天已經來了。端莊的少婦,也被這春意撩撥起了愁懷。愛侶不在身邊,又能和誰把酒論詩呢?少婦的淚水流下臉頰,弄殘了搽在她臉上的香粉。
  少婦試穿金絲逢成的夾衫,但心思全不在衣服上面。她無情無緒的斜靠在枕頭上,把她頭上的釵兒壓壞了,她也茫然不顧。她孤單的愁思太濃,又怎能做得好夢?惟有在深夜里呵,手弄著燈花,心里想著愛侶!
  譯文2:
   但見初春時節,春風化雨,和暖怡人,大地復蘇,嫩柳初長,如媚眼微開,艷梅盛開,似香腮紅透,到處是一派春日融融的景象。柳葉欲開還閉,春天已經到來。借著酒意抒發的深情誰來和我共鳴?淚水流淌,臉龐上的香粉為之消融,心情沉重以致覺得頭上戴的花鈿也是沉甸甸的。
   春暖天晴,春裝初試,然而我卻足不出戶,去觀賞那美好的春景,卻斜倚在山枕上,以致把精美的釵頭鳳給壓壞了。現實很寂寞無聊,想在夢中去尋求慰藉,但卻始終無法進入夢鄉,直至夜闌人靜之時,仍剪弄燈花,以排遣愁懷。
   5、 此詞《唐宋諸賢絕妙詞選》、《草堂詩余別集》、《古今詞綜》等都題作“離情”,而《草堂詩余別集》還注云:“一作春懷”。由此看來,這些恐均非原題,是后人據詞作內容添加的;此外,“春懷”與“離情”確也概括了詞作的主要內容。從詞作的內容與風格來看,這首詞當寫于詞人婚后不久,夫妻小別,李清照獨居時。
   “暖日晴風初破凍,柳眼梅腮,已覺春心動”。開首三句,詞人放眼室外,由春景落筆。但見初春時節,春風化雨,和暖怡人,大地復蘇,嫩柳初長,如媚眼微開,艷梅盛開,似香腮紅透,到處是一派春日融融的景象。詞人前期生活雖然沒有大的波折,但以其獨具的才情、細膩的情感,以及對外部世界敏銳的感悟、強烈的關注,常有出人意表之想。表現在詞作里,就是經常慧心獨照,發人所未發,見人所未見。“暖日晴風”似還不足以表達春天到來的特征,而緊接以“柳眼梅腮”,則使到來的春天更直接、更形象。李商隱在《二月二日》一詩中有“花須柳眼各無賴,紫蝶黃蜂俱有情”,蘇軾在《水龍吟》詞中描繪柳葉情狀是“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看來女詞人受此啟發,抓住兩個極具特點的事物,寫出春天的生機。第三句的“已覺春心動”,從語意上看,是對春天來臨總的概括,實亦是自己懷春之情已動之流露。詞人游春、賞春,目睹良辰美景,必有所思,這句也暗啟后二句詞人所抒發的情思:“酒意詩情誰與共?淚融殘粉花鈿重。”女詞人的細膩、敏感的思緒與感悟進一步強化,面對如此大好春光,自然便聯想到自己獨處深閨,孤棲寂寞,這與往日和丈夫趙明誠一齊把玩金石,烹茗煮酒,賞析詩文的溫馨氣氛形成強烈反差。一個“誰與共”,道出此刻詞人內心的苦澀。緊接著詞人用一個細節來進一步形容自己內心的苦澀,淚水流淌,臉龐上的香粉為之消融,心情沉重以致覺得頭上戴的花鈿也是沉甸甸的。
   詞作的下片,詞人以細微的筆觸,緊承上片末句,著重刻畫自己具體的閨中寂寞生活。“乍試夾衫金縷縫,山枕斜欹,枕損釵頭鳳。”春暖天晴,春裝初試,然而詞人卻足不出戶,去觀賞那美好的春景,卻斜倚在山枕上,以致把精美的釵頭鳳給壓壞了。“山枕”,即檀枕,因其如“凹”形,故稱山枕。詞人不出戶觀賞春景,是因怕良辰美景觸引傷感之情,二是表明其心境郁悶,慵懶至極。一個“損”字,也暗示詞人慵懶、無精打彩。末二句:“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愁本無形,卻言“抱”,可見此愁對其來說有多“濃”,多重,更何況是“獨抱”,此情更是難堪。“無好夢”,是說現實很寂寞無聊,想在夢中去尋求慰藉,但卻始終無法進入夢鄉,直至夜闌人靜之時,仍剪弄燈花,以排遣愁懷。“猶”字寫活了詞人百無聊賴的情態。此外,剪弄燈火,古時婦女常藉以卜數夫君之歸期。這兩句寫得極為細致、生動,看似毫不經意,如敘寫生活本身,實是幾經苦煉,沒有生活經歷和深厚的藝術功力是無法寫就的。清詞論家賀裳評這兩句為“入神之句”(《皺水軒詞筌》)。
   6、 這是一首思婦之詞,也是易安詞中的另類,有較變的閨閣之氣,為宋閨秀詞之冠。

   這首詞的母題是婉約詞家常用的良辰美景和離懷別苦,然而經過作者的一番濃縮醇化,卻釀出了新意。
  “暖雨晴風初破凍”點出時為景色宜人后初春。緊承破題的“柳眼梅腮”,也可以稱得上“易安奇句”,此句意蘊豐富,一語雙關,既補充起句的景語,又極為簡練地刻畫出了一個思婦的形象。正是這個姣好的形象,被離愁折磨得坐臥不安如癡如迷。
   
   從“酒意詩情誰與共”一句推斷,所思之人,必定是其丈夫了 。李清照的首詞是說,即使柳萌梅綻,景色誘人,作者也無心觀賞,面對大好春光,沒有親人陪伴,只得獨自傷心流淚。宜人的美景、華貴的服飾,她全然不顧,在“暖雨晴風”的天氣里,意無情無緒地斜靠在枕頭上,任憑“淚融殘粉花鈿重”、“枕損釵頭鳳”這首詞的感情真摯而細膩,形象鮮明而生動,真切地表達了閨中少婦的思夫之情。

   結句“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 ”,被稱為“入神之句 ”,詞意含蓄傳神,思婦形象清晰肖妙,頗有意趣。相傳燈花為喜事的預兆。思婦手弄燈花,比她矢口訴說思念親人的心事,更耐人尋味,更富感染力。盼人不歸,主人公自然會感到失望和凄苦,這又可以加深上片的“酒意詩情誰與共”的反詰語意,使主題的表達更深沉含蓄。
   這是一首正宗的婉約派詞作,特別是“淚融殘粉花鈿重”以及“乍試夾衫金縷縫,山枕攲斜,枕損釵頭鳳”等句可以和最典型的婉約詞相類。不過,這首詞寫得蘊藉而不攲靡,妍婉而不任巧,不失易安詞的清新淺易之風致。
  7、“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見宋·李清照《蝶戀花》[暖雨晴風]。闌:將盡。燈花:燈心燃燒時結成的花狀物,相傳燈花是喜事的預兆。這兩句大意是:獨自懷抱著深沉的愁苦做不成好夢,長夜將盡還在把燈花剪弄。

   這是一首抒寫離愁的思婦詞,“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為全詞結句。抒情主人公因丈夫遠離而愁緒滿懷,徹夜未眠,直到東方即將放白,她還“山枕斜欹”,獨自剪弄著燈花。傳說燈花報喜,也許丈夫快回來了?可是燈花剪了又結,結了又剪,長夜將盡,離人未歸。那帶來希望的燈花,又帶來了更深的愁苦。這句惟妙惟肖的細節描寫,將女主人公孤寂、思念、企盼、失望、悲愁等復雜心態含蓄地展示了出來,可謂意蘊豐富,形神兼備,難怪清代詞人賀裳譽之為“人神之句”。

  8、又是一年春季到。當年惜春傷春的少女,如今已是人妻。只是夫君遠行,深閨獨居,冬去春來時心中別有番滋味。
  暖雨晴風,梅紅柳綠,大自然早已是一派勃勃生機。春天萬物萌發,生機盎然,洋溢著生命的活力。春天又往往讓人珍惜美美好的青春年華,追求美好的愛情生活。
  李清照的藝術感覺是細膩而敏銳的。這“柳眼梅腮”寫得十分漂亮、搶眼,風情嫵媚,正是喜造新語奇句的“易安體”本色。那嫩柳初長,如一個女孩子微微睜開的媚眼;梅花盛開,好似紅顏女子香腮上的朵朵紅暈。到處春意融融。李商隱詩中有云:“花須柳眼各無賴,紫蝶黃蜂俱有情”,蘇軾《水龍吟》的柳葉是“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都以眼睛比喻柳葉,頗是動人。這柳眼梅腮與“已覺春心動”更有一種微妙的聯系。
  敏感于四季流轉、視愛情如生命的李清照,在這樣“暖雨晴風”、“柳眼梅腮”的春光里自然“已覺春心動”,女人的懷春幽情已悠然而生。然而,“酒意詩情誰與共?淚融殘粉花鈿重”:這熱鬧明艷的景象卻讓這她心頭更增無盡春愁,淚融脂粉,花鈿覺重。
  剛剛穿上新縫的金縷春衣,她卻斜倚山枕,壓損金釵。“山枕”即檀枕,因其形如“凹”,故稱山枕。外面的花團錦簇、良辰美景徒增心頭的失落與傷感,故而她慵懶地獨自躺在床上,不言不語,想著心事。“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被人稱“入神之句”。一個“抱”字寫出了詞人一懷濃愁,一個“弄”字點出了百無聊賴之情。詞人的情懷很豐滿,無情的現實卻很骨感。她深感寂寞無助,想到夢鄉去尋求一絲溫暖的慰藉,但卻始終無法入眠。直至夜深人靜時分,她仍在明滅不定的光影中閑剪燈花,望著那跳動的心形火焰出神。
  據說古時女子常以剪弄燈花來卜數遠行人的歸期。可見詞人心中眷眷難忘的是遠方的夫君。唐人王昌齡 《閨怨》詩云:“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此時,李清照心頭也許縈回的正是這樣一種心緒:唉,夫君遠行宦游,何如就在家中與我相伴終生呢?
  所以,那些柳眼梅腮,那些暖雨晴風,在孤獨者眼里反而會帶來一種心痛,一種惆悵。李清照就在這愛與痛的邊緣掙扎。
  大自然一派亮麗春光,與那深閨中寂寞而自閉的幽暗心境,形成了一種鮮明的對照。一面是“柳眼梅腮,已覺春心動”,一面是“山枕斜攲,枕損釵頭鳳”;一邊是火焰,一邊是海水;一邊是明媚,一邊是黯淡。大自然的梅花紅艷盛開,而女人的生命之花卻“獨抱濃愁”,在寂寞中萎損。這真如李商隱所說:“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想起張愛玲痛失愛情后的哀嘆了:“我將只是要萎謝了”。
  花開花謝,片片飄零歸于塵土,這是怎樣一種令人驚心的紅顏劫!

  9、縱觀數千年文學史,能夠留下傳世之作的女子廖若晨星。李清照被譽為“詞壇宗主”,藝術成就首屈一指,無人比肩。她眉頭一蹙,就是一個輝煌大宋的愁緒;輕輕一嘆,就是一個末代王朝的哀怨。她站在世紀的高閣之上,穿越時空,俯視眾生,以纖纖素手舉重若輕地揮毫潑墨,寫下了流傳千古的不朽佳作。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李清照就象冷艷,孤高的一輪皓月,永遠高懸在歷史的星空。“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草際鳴蛩,驚落梧桐,正人間天上愁濃。”“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更誰家橫笛,吹動濃愁?”……她寫愁的詞句太多了,太美了,以至于一提起她的名字,許多人首先想到的是一種凄冷、高絕的美,是一個獨立于秋風黃花之中尋尋覓覓的寂寞形象。

 10、豆油燈點的時間長了,會因燈芯碳化而影響光亮,須挑起燈芯,剔除或剪除余燼,方能亮堂依舊。所謂“主人若也勤挑撥,敢向尊前不盡心?”依我所思,這燈芯也是佛心。燈芯不剔灰燼不明,佛心不破迷執不悟。有了這些見識和感觸,后來讀到諸如掌燈夜宴、挑燈夜作、剪燈夜話之類的古詩文句,就能體驗到古人當年那種凄苦但不失雅趣的心境。“青燈黃卷伴更長,花落銀釭午夜香”,寒舍書生夜讀之狀苦中有樂;“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喪偶孤旅念舊之情令人悵惘;“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閨中少婦思親之態風流蘊藉;“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燈下弈者閑適之舉頗為淡雅;“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陣前壯士報國之心躍然紙上……

  11、一燈如豆,思接千載,那搖曳在紙窗上的燈光曾寄托了古人多少美麗的情感啊!“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有久候朋友不至的悠閑寂寥;“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有相思而不得見的凄苦無奈;“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有促膝而談的溫馨纏綿。蒼茫的夜色中,一點燈光就是一雙溫柔的眼睛,它注視著人間的悲歡離合,默默傳達著人們的深情厚誼。可是,如今在滿世界的華燈高照里,有多少人會珍惜明亮的燈光并對它充滿著向往呢?在滿街的燈紅酒綠里,又有多少人能夠在一盞燈下久久地等待呢?又有多少人在乎那盞久久等待著他的燈呢?原來,燈光可以使我們看見很多東西,也可以使我們看不見很多東西。

 12、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
   小風疏雨蕭蕭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年少時讀李清照的詞,總會被女詞人濃濃的哀傷感染,無名的傷感,卻不懂得傷處的來由,即使被詞藻的凄美打動,也認為詞中多數的感傷甚為夸張,無痛呻吟。那時年少,不懂得愛情。雖然孩童時就對童話故事里王子和公主的愛情充滿了憧憬,但那種向往太天真縹緲,經不起推敲,只能在午后的陽光下懶懶的躺在鮮花簇簇的草地上望著天空,為了永遠得不到的王子和公主的完美生活而失落傷心絕望,完全不懂得愛情的真諦是什么。李清照的明誠去了,無論悠閑中把酒觀雨,或是寄寓他鄉流離失所,時時刻刻攜著的,是對亡夫的懷念,即使知道他永遠都不能再回來。故人已逝去,仍然固守在原地,永遠不接受那份愛情是曾經擁有,那么就得到了用永恒,愛情至此,大概也實得其所了。
   長大后,以為人一生要經歷愛情的許多纏綿悱惻、輾轉波折才能得到愛情的真諦。后來,愛過了,痛過了,哭過了,笑過了,才明白陪伴一生最愛你的唯一的那個人,愛他,便足夠了。
   清照逝去了,湘君湘妃逝去了,她們都是為愛而生。清照留下了傳世的絕唱,讓人在她淚欲滴的文字里沉湎不得自拔,那冗長的哀傷啊,讓人心碎了……“斑竹一枝千滴淚”,湘妃留下了,染滿了竹子上斑斑淚痕,一滴一滴,訴說著望眼欲穿的思念,為舜投于湘江殉情的那一刻,或許滿是幸福的向往吧!
   她們是為愛而生,為愛脆弱而勇敢,我當如斯吧。

 

  13、夜色把思念醞釀得愈加濃郁,連湖邊的柳枝都醉了。臨湄櫛青絲,情絲縷縷,頷首與湖中無眠的魚喁喁私語。我竟有些嫉妒了。一地相思,兩處閑愁,如今漫天的相思,如何消祛?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一切只因為想你。
  就這樣倚著夜闌,陪著你吧。嘈雜的機器聲從城市的夜空穿來,我知道,你很忙,也很累。為了不讓你担心,我悄悄地把你想念,悄悄地,悄悄地……

 14、秋月在天際漫妙成一闕詞句了嗎?這樣舒情的奔走,花香般的匆匆彌漫出那首真真切切的詞句:中庭地白樹棲鴉,冷露無聲濕桂花。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

   是呀,今夜的秋思落誰家了呢?在這寂寂秋夜里,聽窗下秋蟲在呢噥,相互傾訴著怎樣的別情離緒?好似已將幾世的情意都訴出似的。此起彼伏,各不相讓,將寂寂的秋夜吵醒。吵的月娥也離了廣寒宮,來到人間立在梧樹上舞起了廣袖,吸引得秋蝶兒從深深的秋夢中醒來,一起舞,一起翩躚。將蝶舞舞進秋風里,仿佛間一闕《蝶戀花》詠出:“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一曲《化蝶》的古箏倏然流淌在紅塵中。

  15、夜,悄悄來臨。

  又是一個寂靜的夜晚。

  她喜歡這樣的夜晚,靜靜的,一個人。

 泡一杯紅茶,等待人與茶相融的時刻。

 選一首喜愛的曲子,讓輕柔、優揚的歌聲在靜夜中回蕩。思緒繞著樂曲,樂曲攜著思緒,漸行漸遠……

  杯中茶色漸濃,紅艷可人。

  她一直深深的喜愛這湯色,每一次泡紅茶,她都會迷失在這鮮亮透明,似血如淚的茶湯中,一次次陷落在無邊的回憶里,氤氳茶氣中尋找曾經的往昔。

  往事如夢,“夢也不分明,又何必,催教夢醒”。

  只愿在這夜色下,聽曲品茗……

   曾經,無數個夜晚,“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

  “一種相思,兩處閑愁”,她輕輕的看著手中的那盞茶。

  茶,漸漸的走涼,她仍無意去喝它,只因喜歡這湯色,喜歡在這紅艷的湯色中一次次的將自己迷失掉。

  湯已濃,濃過血。

   人已醉,醉在茶中,醉在夜色中,醉在濃濃的思念中。

 16、青春,雖沒有藍天的深邃,卻有白云的飄逸;雖沒有大海的壯闊,但有小溪的悠然。這花一樣的歲月,讓我讀懂很多。

   閱讀青春的遐想,我也擁有了自己的夢。閑暇時,時常被那“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的意境所打動。雖不會在夜晚去剪弄花燈,但也會在夜晚去回想白天我們親手譜成的“青春舞曲”然后帶著沒有虛度一天的滿足,帶著對未來的憧憬,繼續投入青春的懷抱。 閱讀青春的微笑,我會充滿希望。即將畢業的那一年,常會被一道道難題牽拌住,會為一次次考試的失敗而沮喪,感受著生活的苦澀。在那些幾多歡喜幾多愁的日子里,青春會讓我懂得失敗過后,仍然是燦爛的笑容,惟有以一顆樂觀的心和真心的微笑,才能把生活譜寫得更精彩,更絢麗。點點滴滴的回憶,絲絲縷縷的微笑,都是青春所恩賜我的閱讀心得。

   閱讀青春的綿長,我開始學著成長。清點行囊,多了一分責任。縱然青春美好,曼妙,但是未來的生活需要我們自己去開拓,懂得了事理,也意味著我們必須担負起一份責任。不做無謂的幻想,用實際行動去證明我們的存在,是青春的真諦。踏上青春的旅程,我身后的行囊,裝滿了收獲。

  閱讀自己演繹的青春,我從幽幽的夢境里漸漸醒來。青春在茫茫的世界里似一顆好亮好亮的星,將我的視線定個在一個個精彩的瞬間。閱讀屬于我們的青春,我開始懂得許許多多的屬于我們的精彩的人生!

  倘若青春是杯烈酒,我愿意不醉不休。

 17、夢若繁花,繁花若夢。
   衣一襲月華的霓裳,你是午夜璀璨的花朵,攜一路芳香,飄落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敲一扇緊閉的窗。黑色的夜里,有你黑色的眼睛,看五彩的蝴蝶飛落枝頭,那一叢如血的杜鵑花。她深情地駐守,只為那一聲聲啼血的呼喊,能將那遠在天涯的人兒幻影在花蕊。哪怕只是那一滴凝露,也是他的一脈深情化作的愛的玉液。只要這種親密的接觸,只要這種真切的撫慰,只要這種柔情的澆灌,夜就不再漫長。在那馥郁的醇香里沉沉睡去吧,哪怕再過一小時,就已是拂曉。
   披一身星光,你盤旋在如錦緞般黑夜的村莊。梧桐還在沙沙作響,那幾桿搖擺的竹枝,還在感嘆“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凄涼。也不知自己在為誰憔悴,何以如伊般消瘦?是誰在你的溫柔鄉里,唱著“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不忍去想那“此處經年,應是良辰美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那踽踽獨行的孤影,是那寒塘邊的野鶴,還是那江中獨自垂釣的漁樵?是那個插著潔白梔子花,著一身白色衣袂飄飄的少女嗎?她站在那棵老槐樹下,在祈禱月老把她埋藏十年的情懷寄給那個追風的少年嗎?風呀,請別這樣涼好嗎?別讓她再因寒冷而顫抖,別再拂她臉上的淚。那冰花一樣的淚呀,承載的是不是三百六十五天的絕望?
 

   銜一縷江南煙雨,你繚繞在光潔如鏡的雨巷。今夜,那把油紙傘,一直掛在路邊的電線桿上。那個丁香一樣憂郁的女孩,不想用一首詩當成她夜夜的凝望。挽一葉清冷,站在芭蕉的小院,聽梧桐訴說綿綿秋日私語。訴說在哪一個星光如晝的寒夜,只有巴山夜雨漲滿秋池,訴說那西窗剪燭的身影,會怎樣碧紗待月,再唱一曲《今夜無眠》。


  你是一朵寂寞的幽蘭,把哀婉開在宋詞的書稿。“瑞腦香消魂夢斷,辟寒金小髻鬢松,醒時空對燭花紅。”那種撩不開的落寞,“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那種繞不出的濃愁,都在你的懷里滌蕩,豈能不銷魂!

 

 良宵淡月,一簾幽夢。伊人夢中尋,好夢伴人歸。
 掂一路繁花,拾一廂春夢,攜朗月清風,飄香漫漫人生路。

*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