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

   [譯文] 我獨立在小橋的橋頭,清風吹拂著衣袖。只有遠處那一排排樹木在暗淡的月光下影影綽綽,與我相伴。

  [出典]  五代   馮延巳   《蝶戀花》

  注:

  1、  《蝶戀花》 馮延巳

    誰道閑情拋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里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

  2、注釋:

    閑情:閑散之情。

  病酒:飲酒沉醉如病,醉酒。

  朱顏:這里指紅潤的臉色。

  青蕪:叢生青草。

    何事:唐宋人俗語,相當于今言“何故”、“為什么”。

    平林:平曠處的樹林。

    新月:陰歷初一至初五,剛剛生出的彎月。

 

  3、譯文1:

    誰說閑情意致被忘記了太久?每到新春來到,我的惆悵心緒一如故舊。為了消除這種閑愁,我天天在花前痛飲,讓自己放任大醉,不惜身體消瘦,對著鏡子自己容顏已改。

    河邊上芳草萋萋,河岸上柳樹成蔭。見到如此美景,我憂傷地暗自思量,為何年年都會新添憂愁?我獨立在小橋的橋頭,清風吹拂著衣袖。只有遠處那一排排樹木在暗淡的月光下影影綽綽,與我相伴。

    譯文2:

    誰說使人痛苦的閑情已經拋棄得很久?每當春天來臨,這種惆悵還依舊。每日里面對著春花,經常地酣飲醉酒,還絲毫不悔于鏡里。

    河邊上青青的草色,堤岸上裊裊的綠柳,請問這不解的新愁,為什么總是年年有?獨自久久地立于小橋,寒風襲來充滿衣袖,平林梢頭升起新月,已經是路斷行人之后。

    譯文3:

    誰說我已把閑愁拋棄得太久?每到春暖花開的時節,內心中仍然是纏綿無盡的憂愁。為了甩開這惱人的苦悶,我每天都在花前痛飲美酒,大醉而不能休,哪管銅鏡中的青春悄悄流走,人已經變得憔悴消瘦。

    河邊的青草堤上的柳,我且問你:為什么剪不斷的新愁年復一年涌上心頭?獨立在小橋邊,輕風拂動著寬大的衣袖,面對那平曠的叢林,仰首一望,新月如鉤,已經到了黃昏時候。

    譯文4:

    誰道閑情拋擲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里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

我總以為,那些無名的憂傷啊,那些無由的惆悵啊,已經消失在過去的歲月里了。
  我總以為,我可以從此從容地笑對花開,花落,從容地笑對人聚,人散了。
  可是誰能料到,這春天重回的時候,那些無名的憂傷,無些無由的惆悵,卻依舊彌漫在我的心頭。
  鏡子里的我,還依然年輕,但是我的夢想呢?我的夢想在哪里?我更青春時的抱負在哪里?每日里,在明媚的花前,在美麗的少女之前,舉杯而飲,我陪伴他們歡笑,陪伴自己歡笑,只到宴散之后,剩下我自己,獨對這鏡中的我,久久怔忡。

為何河畔上的青草和河堤上的楊柳,每一年春來會青蔥如憂愁?
  為何心中的惆悵與憂傷,每一年春來,會如柳色般依舊?
  為何這一年年過去的生命里,會泛起一年年重復的憂愁?
  直到我的生命遠逝,剩下這柳色與青草,在遙遠的春色里,懷念我的憂愁。
  聚會已散,人們遠去,只剩下這平林上空的新月,靜靜地照著我,照著獨立于小橋的我,照著這林間的風,靜靜地吹滿我的衣袖: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
 

 

  4、馮延巳生平見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 

  5、“誰道閑情拋棄久”,誰說這份閑情能拋擲很久?起句就問,正是說明這份“閑情”千回百轉,盤旋郁結,欲罷不能。一個“久”字,更加強了這種掙扎努力的苦痛。 “誰道”者,想來是誰都做不到,一切的掙扎和努力徒然落空,因而“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 “每”,“還” “依舊”,已足可見此“惆悵”之永在常存。“閑情”,看似輕閑,實則無比沉重, “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里朱顏瘦”,久久地纏繞,想對花排遣,但“淚眼問花花不語”他只能“日日”飲酒而已。借酒澆愁愁更愁,一日一日,形容枯槁,“鏡里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 “蕪”是叢茂之草。青青草色遍接天涯,有著無窮的生命力,生命和情感都蘇醒過來,這份曾隱在心之深處的惆悵頑強地抬起頭來,相思愁苦正是這一份漫天的碧草。賀鑄有詞“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正是用草來形容愁之多。“堤上柳”的縷縷柔條所喚起的,又該是一種何等綿遠纖柔的情意?而這份草色又不自今日方始,年年河畔草青,年年堤邊柳綠,則此一份綿遠纖柔的情意,豈不也就年年與之無盡無窮!所以接下去就說 “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 “年年有”的“愁”,何以又說是“新”?一則此詞開端已曾說過“閑情拋棄久”的話,經過一段“拋棄”的掙扎,而重新又復蘇起來的“愁”,所以說”新”;再則此愁雖舊,而其令人惆悵的感受,則敏銳深切,歲歲常新,故曰“新”。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 “獨立”二字,已是寂寞可想,再觀其“風滿袖”三字,更是凄寒可知,又用了“小橋”二字,則其立身之地的孤零無所蔭蔽亦復如在目前, “風滿袖”之“滿”字,風寒襲人,寫得極飽滿有力。在如此寂寞孤零無所蔭蔽的凄寒之侵襲下,其心情之寂寞凄苦已可想見。林梢月上,夜色漸起,路斷行人,已是寂寥人定之后了。 “獨立市橋人不識,一星如月看多時”,如果不是內心中有一份難以安排解脫的情緒,有誰會在寒風冷露的小橋上直立到中宵?這種銘心刻骨的癡情似乎是與身俱在的,任你怎樣掙扎都無法擺脫。可憐見,他只能拖著瘦贏的身軀,佇立在風緊人靜的小橋上,和那一鉤孤凄的新月默默無言地相互對視……

 

 

6、此詞論及的一種新愁舊恨,一種無可名狀的憂傷之感,一種欲說還休的惆悵始終縈繞在身前。詞人借酒消愁,卻是愁上加愁。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最殘忍的是美人遲暮,物是人非。想來是悲傷之語了。正中作為富貴閑人,卻有著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情思,這和晏殊是相通的,決然不是什么為賦新詞強說愁。這種愁情,卻也不是刻骨銘心的。有的只是稀淡,很朦朧,似有似無。是對靈魂的孤獨作出內心的獨白。新月升生來了,與眼前的樹林相平,戶外的行人都歸去之后,詞人獨自還佇立在一座沒有遮攔的橋上,任夜風盈袖。萬分孤寂,一片凄清,不染纖塵。

 

 

7、“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此時的時空已經發生了變化:時間由白晝轉入黃昏,月亮爬上來,行人們都已行色匆匆回家去了;詞人也由花前來到了小橋。風正刮得猛,吹滿了他的衣袖。時間由晝而夜,說明他已經耽溺于此情此境很久了;他固執得非要與這“孤獨”相對,仿佛一定要看清這“孤獨”的真面目方肯罷休。匆匆而過又各有歸宿的行人更提醒了他的孤獨:人皆有個歸處,我獨彷徨于無地,茫茫天地之間,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這是一種多么孤絕的境地!李后主說“獨自莫憑欄”,正是出于對孤獨的恐懼。在孤獨中,那無盡的哀思會洶涌而來,這正是他所不堪承受的吧。而馮延巳卻!擇了“獨立小橋風滿袖”,風刮得緊,又是夜色降臨,他不會覺得寒冷嗎?身體的寒冷,伴同靈魂的悲涼,一并侵襲著他。這樣艱難的情緒,他為何不選擇逃離而偏偏是直愣愣地面對?

他能感受,亦能承受。能感受,是因為他天性的敏感;能承受,并不是因為他神經細胞的堅硬,而是他已從這孤獨中跳躍開去,進入了沉醉之境。“獨立小橋風滿袖”,就是對孤獨之境的耽溺和沉醉。此外,我們在其他詞作中也可以找到很好的注腳:“愁心似醉兼如病”(《采桑子》),“誰信閑愁如醉?”(《采桑子》)說“閑愁”如病,很容易理解。任何一種憂愁都是痛楚,都會使人萎靡如病。艱難的是“閑愁如醉”。閑愁正是孤獨,孤獨是孤獨者一個人的狂歡,是孤獨者在生命幽深之處的獨舞、狂歌和暢嘯。那里沒有喧囂,沒有無謂的客套,虛假的微笑,強作的歡聲以及連自己都費解的恭維,不需以假面示人;那里可以盡情追逐往昔,可以細心撫慰痛楚,也可以暢想來日。正是憑著這份快樂,詞人才可以“閑想閑思到曉鐘”。話雖如此,此時,我仍然感到一種強烈的表述的困境;縱然我的生命感受與詞人是那么相似,然而在訴說這種幽深的境遇時我仍然遭遇到表述的艱難。我担心自己始終未能把它說清楚,只是這樣喃喃自語罷了,正如詞人所自陳的:“誰信閑愁如醉?”然而這正是事實本身,正是詞人所!擇的姿態。

孤獨之中,蘊藏著無盡的狂歡與沉醉,這種生命的至大歡樂又有誰人愿意相信呢? 

 

 

8、時間慢慢地地流逝,華燈初上,靠水邊懸著有燈籠不知何時已經點亮,透過紅光,可影影綽綽看到沿河兩岸的古建筑因燈籠在風中搖曳,在水中碎了一河。對面歌臺舞榭上的佳人水袖翻飛,風月聲聲,“金鴨香銷綿繡帷,笙歌叢里扶醉歸功;少年一段風流事,只許佳人獨自知”。

    看歸鴻飛遠,游人散盡,折枝楊柳話離別。是否年輕的我們也是這樣輕拋華年,從容道別。以至在今后的歲月里,我無論如何風華絕代,如何斑駁蒼桑,都與君不再相關。我們即使在街角擦身而過,也只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這樣的我,不論是夢入江南,還是行盡江南,也只有獨自一人“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為著那難以平靜,已臨近迸裂暴滿的情感,孤寂地、久久直立在冷露寒風中的小橋上。而林梢月上,夜色漸起。

 

 

9、獨立小橋風滿袖,

  平林新月人歸后。

  一個獨自站在空寂小橋邊的寂寞女人,一任風吹滿袖,凝然佇立,神思不已,那種女人的凄清傷悲,已遠遠超過了傷悲本身。那是一份無可排遣與宣泄的情懷。

  晚唐詩人杜牧曾也寫過這樣的詩句:

  二十四橋明月夜,

  玉人何處教吹簫。

  揚州的二十四橋,是指一座橋還是二十四座橋,到今天還是個未曾揭開的謎。傳說當年隋煬帝下揚州帶了二十四個美女在橋上吹簫尋歡,聽說橋還沒有名字,就隨口說聲叫二十四橋吧!

  不過,在現在人們心中的二十四橋,其意義已不僅僅是代表一座橋或是二十四座橋了,在江南揚州人的心目中,它是一座精神的橋,詩化的橋。

  《紅樓夢》中林黛玉因思鄉而想到“春花秋月,山明水秀,二十四橋,六朝遺風”。江南的橋,江南的花前月下,總是令人浪漫卻憂傷。

 

 

     10、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  
    想起多年以前,一位師兄所酷愛的這句詞。師兄愛它的清麗灑脫。我卻總是在想。  
    袖底長風,可解那一霎的情愁?  

    平林新月人歸后。如果有一天,離去后的你會歸來。我也寧愿守著一樹平林一彎新月,獨立小橋,翹首相待。  
    任清風滿袖。

 

 

     11、 友朋相聚時,茶香徐徐,笑語歡歡,細語慢談平生事,不覺月上西樓,終散去時,獨自抬頭,見月如鉤,天如水,剛剛的歡娛頓成追憶,淡淡的惆悵縈繞,而更多的是留下了一份寧靜從容的意境,讓人慢慢咀嚼,慢慢融入他虛靜的氛圍,平靜的感受聚散無常,歡娛之短暫,沒有太多的凄苦與悲涼。
    
    “楊柳岸,晚風殘月”柳永的千古絕唱,讓殘月浸在深深的離愁苦恨之中,多了味癡情,少了些沖淡平和;“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的名句,又仿佛讓我們看到獨自站在空寂小橋邊的寂寞之人,一任風鼓衣,凝然佇立,和那一鉤孤凄的新月默默無言地相互對視……沉重無可言喻的孤寂壓上心頭;“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更是經典的畫卷,李后主愁恨滿懷,踽踽獨上登上西樓,舉頭見新月如鉤,鉤起一串舊恨新愁,感受到內心深處的痛苦與傷感,這是一種無可排遣與宣泄生命之苦。正是因為讀過太多的沉重的詩詞,經歷了一些分別,我才對這幅畫有著深刻的印象,隨著歲月的流逝一點點體會到其中的意境。
    
    人散后,還會再聚嗎?少年時,總喜歡說永遠在一起,殊不知,人世無常,聚少別多,同學少年,別后已是永遠,再聚時,熟悉的面容,當年那份熟悉的心情卻不能重來,一言一辭,莫不烙上生活痕跡,少了份純真,多了種世俗;知心愛人,也曾海誓山盟,永遠在一起,殊不知,情已逝,愛不在,身邊的愛人已不是最初的那人。人散后,已是咫尺天涯,多少年后,當時已惘然,徒留追憶。面對別后的凄楚,又有誰能看到那時的夜空銀月如鉤,天涼若水呢?只有經歷了太多的離散后,才感覺人散后,依舊留有一份詩意的美麗,靜待你細細品味,淡如人生真諦。
    
    人散后,不論多么平靜的心態,依舊會感受到淡淡的惆悵與憂傷,那么,在人散之前,多多珍惜相聚的時光,給追憶少一分傷感,多一分留戀。或許,這也是我們唯一能做到的,而且也能做到的。如果獨自守著人散后的蒼穹,對著孤月時,朋友的面孔一一映在夜空,那么人聚時和人散后又有什么區別呢?
    
    新月如鉤,茶香裊裊,長夜沉沉似水,再一次把心情融入豐子愷先生的漫畫中,融和到古典的思古之幽情之中,融和到不可言述的寧靜與祥和之中。

 

 

    12、每到春天,惆悵還依舊。可知否,那春水空流,楊絮飄零,只明了幾日的花兒,也隨風熄去。還記得那只蝴蝶嗎?孤獨地躺在落紅之中,微微振顫著她那纖細的角觸,思念她的伴侶。

    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里黃花瘦。花前豈能病酒,只是醉眼朦朧里,可以把冷冷的燭光,當成燃燒著的花朵,每夜熄了,每夜還會再開。花兒其實也是,年年歲歲都相似。只是長久地等待,辭不掉鏡里的瘦容和期盼的眼神。來了不要再走,走了不要再來,何苦折磨一個銷魂的人呢?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大概無需再問了,我只是忘不了去年今日那淺草中馬蹄的印痕。堤上的楊柳因該知道,為了遠去的人兒,我還折斷過她一縷長長的青絲。原來明明知道,走了的不會再來,當春水被風吹皺了,心中還是難以平靜。回來吧,讓我看上一眼,再走也可以,因為那樣,死去也可以瞑目。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說不上是一種寂寞,我又想起你似曾說過,你是風兒,會在我不經意的時候,偎在我身邊扯起我的袍袖,不讓我遠走。那片漠漠的平林,一輪新月已上柳梢頭,人都走了,而我還依然留戀,為了你一句浪漫的諾言……

 

 

    13、“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我獨自站立在小橋上,輕風吹起我的衣袖,等我走后,樹林里邊升起了一輪新月!孤寂,寧靜,若有得亦若有失的美麗意境!

  很多時候,站在天橋人流中看著橋下的滾滾車流我會很彷徨,在大喜大悲大醉后我會很迷茫,在清醒中為追求去奔波,拼搏時我也會很癡狂...在這個時候能夠讀一些如此美妙的詞句,一切會慢慢平靜下來,浮躁漸漸褪去...

  美好的事物總是給人愉悅的感覺,看到美好的景致,事物,在欣賞的時候總想能夠長久的擁有,更希望能夠永恒,當然,誰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世上萬事萬物無時不刻都在變化,很多時候我在思考,是事物在變化?還是我看事物的眼睛在變化?佛家有云:風動?幡動?是心動!

  當然,面對風云變換的莫測,只要還能保持一顆去查看美好事物的心境,能夠修煉一雙慧眼,見一葉落,而知天下秋, 察一果熟,而知萬物碩,能夠用相對平靜的心境去發現,觀察,體會世間美麗事物,我相信,就是幸福的!

  我在靜靜的尋找,我的美麗!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