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玉人和月摘梅花。
玉人和月摘梅花。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玉人和月摘梅花。

  [譯文]  佳人正乘著月色摘取嫻雅的梅花。

  [出典]   北宋  賀鑄 《浣溪沙·樓角初消一縷霞》

  注:

   1、《浣溪沙》賀鑄 

     樓角初消一縷霞,淡黃楊柳暗棲鴉,玉人和月摘梅花。

   笑捻粉香歸洞戶,更垂簾幕護窗紗,東風寒似夜來些。

   2、注釋:

     楊柳暗棲鴉:楊柳幽暗處,棲息著歸林的烏鴉。化用古樂府《楊叛兒》:“楊柳可藏鴉”意謂春色已濃。

    粉香:指梅花的花香,此以花香代替花枝。

    洞戶:室與室之間相通的門戶。

    夜來:昨天。

    些(suò):句末語氣詞,是古代楚地的方言。


   3、譯文1:

     樓角處剛剛散去一縷晚霞。淡黃色的新生的楊柳,悄悄棲息著烏鴉。月光下,一位佳人正在摘取清麗動人的梅花。

     她一邊微笑著,一邊掭著一枝新花,回到幽雅的房里,她垂下簾幕,遮掩著窗紗。春風吹來,近來的夜里更添寒意,春寒春意無限。

    譯文2:

    樓角上剛剛散去最后一縷晚霞。淡黃色的桅桿上靜靜地棲著幾只烏鴉。美人正乘著月色摘取嫻雅的梅花。

    她微笑著,捻著一枝新花,回到深邃的洞房里,又放下簾幕護著窗紗。陣陣料峭的春風吹來,近來的夜里寒意有加。

   4、賀鑄生平見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賀鑄的詞頗得楚騷遺韻,在北宋自成一家。他心性曠達,詞風多變,既長于高曠之作,又擅寫哀婉之思。他的豪放詞,境界格調頗近蘇軾;他的婉約詞,與秦觀、晏幾道相近。張耒對賀詞大加贊賞:“賀鑄東山樂府,妙絕一世,盛麗如游金張之堂,妖冶如攬西施之袂。幽索如屈、宋,悲壯如蘇、李。”,陳廷焯也說:“方回詞,兒女,英雄兼而有之”。


   5、這首詞通過寫景贊美一個純潔如玉的少女,給人以清幽淡雅的感覺。

    詞中所寄之情的具體內容究竟是什么,詞人沒有說,只是創造了一處近似孤芳自賞、超凡 絕俗的意境,留給讀者的是無限的想像空間。

    上片寫室外之景,下片言室內之情,二者緊相關聯,以“玉人”的活動為線索。先看上片,在我們眼前依次展現出三種不同畫面: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正在月下采摘梅花,這意境很美。下片,緊承人物活動進入室內,展示玉人的感情變化。本詞以輕淡的筆觸描繪一位美人傍晚到入夜時的生活片斷。全以寫景為主,把美人和月摘梅也作為月夜美景中一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使整個畫面充滿生氣,美麗迷人,體現出瀟灑脫塵的風致。開頭寫晚霞乍收的景象,點明時間,“淡黃楊柳暗棲鴉”寫景入微而有神韻。“暗棲鴉”何以得知,很明顯是聽到了聲音。寫出剛剛黃昏,烏鴉方還巢而未安眠的情景,出神入化。“玉人和月摘梅花”仿佛是特寫鏡頭,將柔和的月光,嫵媚的佳人,淡雅的梅花組合在一個畫面之中,確實很美。下片寫美人手捻花枝回到閨房,放簾幕遮紗窗,扣緊早春氣候來寫。

    全詞意境清幽淡雅,朦朧優美,有很高的美學價值。


    6、折梅,古而有之,其根源約可上朔秦漢,與折柳相比。杜牧曾說,“獨折南園一朵梅,重尋幽坎已生苔。”而他在另外的一首詩中也說,“無端千樹柳,更拂一條溪。幾朵梅堪折,何人手好攜。”折梅的用途,一般是兩種,一是贈遠,二是觀賞。 

  唐人李賀有句云“玄霜絳雪何足云?薰梅染柳將贈君。”孟浩然也有句云,“鄉園欲有贈,梅柳著先攀。”說明當贈遠的時候,先折的就是梅和柳。而秦觀的“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更是折梅寄遠之句中的絕唱。其他的還有諸如周密 “歸關情、折盡梅花,難寄相思。”舒覃“故人早晚上高臺,寄我江南春色一枝梅。”周邦彥“水驛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 ”賀鑄“鳳城遠、楚梅香嫩,先寄一枝春。”柳永“詠新詩,手捻江梅,故人贈我春色。”大約都是這樣的意思。 

  曹雪芹在他的紅樓夢中也有這樣情節,賈寶玉曾經向妙玉要了一支紅梅。在《訪妙玉乞紅梅》中也明確的說“不求大士瓶中露,為乞嫦娥檻外梅。”隨后大家將紅梅插起來,并做了很多關于紅梅的詩句。說明折梅的另一個用途就是觀賞。潘牥的《南鄉子·題南劍州妓館》中就曾說“月又漸低霜又下,更闌,折得梅花獨自看。”汪藻也有“梅影橫窗瘦”之句。吳文英“臨砌影,寒香亂、凍梅藏韻。”王沂孫“但殷鄞折取,自遺一襟幽怨。”孟浩然“園中有早梅,年例犯寒開。少婦爭攀折,將歸插鏡臺。猶言看不足,更欲剪刀裁。”更是將急切折梅觀賞刻畫的入木三分。 


    7、“暗香浮動月黃昏”,“玉人和月摘梅花”,依照古人的情趣,賞梅最好是月下。在寒意襲人的春夜,月色凄清,萬籟俱寂,獨自一人在梅中徘徊。在暗香浮動的天地之間,思江山社稷,憂黎民百姓,哀吾生須臾,嘆人心不古,以梅為友,傲雪迎霜;同斗清冷,共吐芬芳。在孤月冷照下,踏著積雪賞梅,可更加錘煉文人孤傲堅貞的品德,也算是“勞其筋骨,苦其心志”吧。

  梅花被注入了文化思想的內涵后,就成了一種高尚的精神象征,是文人崇尚氣節,窮且愈堅的感情寄托。歷代吟詠梅花的詩詞甚多,除放翁的《卜算子·詠梅》外,我尤喜河東君的《詠梅》詩:“色也凄涼影也孤,墨痕淺暈一枝枯。千秋知己何人在?還賺師雄入夢無。”這首詩當為被陳子龍遺棄后作,詩人問梅花的千秋知己在哪里,實質是問自己的千秋知己在哪里,將寂寞冷艷的自己與孤傲高潔的梅花融為了一體。


    8、曹雪芹說妙玉“氣質美如蘭”,蘭生幽谷,不為無人而不芳,即使遁入了空門,妙玉卻不愿窒息生命意志變成槁木死灰,而是將文人雅士的那一套帶到了佛門凈土。大觀園中,惟獨黛玉和妙玉這一雙玉人將孤獨的生活也過得瀟灑,她們從習慣孤獨走向了品味孤獨、把玩孤獨。妙玉所居之櫳翠庵冬有紅梅盛開,試設想一番,月色融融之下,是否會有玉人和月摘梅花的絕美意境呢?

  妙玉外冷內熱的特質在“凹晶館聯詩悲寂寞”一回中特別凸顯,黛玉湘云兩人月夜聯詩,聯到“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詩魂”時,早已在山石后聽了很久的妙玉轉出來,笑道:“好詩,好詩,果然太悲涼了。”原來妙玉這一晚也出來玩賞這清池皓月,聽到了她們的聯詩。她認為“這一首中,有幾句雖好,只是過于頹敗凄楚。此亦關人之氣數而有,所以我出來止住。”從妙玉評黛湘二人的詩是“太悲涼”“過于頹敗凄楚”,并以自己的續詩把它“翻轉過來”的情形來看,妙玉的才情以及她對生命的熱愛都是不容置疑的。她連續了十三韻,并評論說:“若只管丟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撿怪,一則失了咱們的閨閣面目,二則也與題目無涉了。”

    一句“閨閣面目”,可見她尚是把自己當成閨閣中人來看待。妙玉在蘇州修行時的居所叫“蟠香寺”,與“櫳翠庵”對看,一個含著香,一個帶著色,看來妙玉內心的熾熱是那一襲袈裟也遮掩不了的,她身在佛門,心系紅塵,實是佛門中“云空未必空”的一個情尼。

    在妙玉的身上,我們總是會看到個性和環境是如何激烈沖突的:既想保留自己的閨閣面目,又擺脫不了和青燈古佛做伴的女尼身份;既蔑視權貴,又不得不依附于權貴;本不是個“四大皆空”的遁世者,又不得不羈留于佛門;既自命不凡,又無法逃脫供貴族“玩賞”的命運;既渴望愛情,又沖破不了身份的樊籬。這種處境造成了妙玉的擰巴狀態,其實,“心比天高、身為下賤”這句判詞放在妙玉身上也挺適合,除了出身高貴外,她在賈府中的處境和晴雯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妙玉身上有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氣質,她雖是個弱女子,卻并沒有被暴戾的生活所軟化,她固執地保存著身上的棱角,哪怕為世所棄。這樣一個女子興許并不可愛,因為她棱角太多,容易刺傷人,可是,卻讓人心生敬意,因為,她保全了最完整的自我,那個不可愛但是真實的自我。不管生活淪落到什么境地,每個人都有追求美好夢想的資格,你說是嗎?


    9、默默欣賞唯美的詞藻蘊滿天空,每片云彩都顯著淡雅清新的宋代名詞。

    有賀鑄的清麗:

    樓角初銷一縷霞,淡黃楊柳暗棲鴉,玉人和月摘梅花。
    笑捻粉香歸洞戶,更垂簾幕護窗紗,東風寒似夜來些。

    句句綺麗,字字清新,無句不美。上片寫室外景色,展現一幅清麗澹雅的圖畫,使人有超然世外之感。下片寫室內情景。玉人捻香歸戶,低垂簾 幕,微感春寒上片一句一景,展現出景物與玉人交融的動態性畫面。”樓角”一句,寫殘霞當樓,是黃昏入晚時之景。“淡黃”一句,寫新柳棲鴉,于余紅初中,有淡黃楊柳相映,而淡黃楊柳之中,更有棲鴉相映,境地極美。“玉人”一句,寫新月,月下玉人,月下梅花,皆是美境,以境襯人,故月美花美,而人更美。 下片寫美人夜歸后垂簾護花。它寄情于言外,也是一種“無言”的美。因外間寒生,乃捻花入戶,記事生動活潑,如聞如見。“更垂”一句,顯出人之華貴矜寵。收句露出寒意,文筆空靈。全詞寫景瀟灑出塵,風格頗與“花間”相近。


    10、都說愛情是毒,解藥難求;都明白秋風終會悲畫扇;都知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可我們,到底是不能夠站在紅塵之外,笑看人世間聚散悲歡。玉人和月摘梅花,這樣的美景,誰能拒絕?“金鳳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這樣的時刻,誰又不向往?縱然是知道了結局,縱然明白煙花不堪剪,我依然愿意回到當初,回到那個不辭冰雪為卿熱的日子,回到那個相看好處卻無言的時刻。


    11、最早看見梅花是在南京,明孝陵的梅花也很有名的。那時初春剛至,卻是乍暖還寒,一直要去看梅花,偏天不作美,下了一場雨,把剛剛有點眉目的暖信兒堪堪的阻斷,冷的叫人不想出門兒。心里于是梗梗,欲要不去又放不下,因為長這么大還沒見過真正的梅花。去又沒人陪,好容易才騙了一個同學一起頂風冒寒而去。下得車來,遠遠的看見一片紅色,不由腳步加快(哎,真沒出息,看個梅花就這樣,其他還不知自樣呢。),忽然聞到一縷寒香,幽幽的,清清的沁人心脾,整個人不禁為之一暢。想不到梅花俏生生的就在眼前了。因為天寒,大片梅林中游人廖廖,反而正合吾意。徜徉于花下,看紅梅白梅或開或閉,其骨錚錚,傲然而立,想起過往的詩句,不由益喜。“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玉人和月摘梅花。”還有那踏雪尋梅,美則美,雅則雅,可惜大白天的又沒有池塘,和不得月,踏不得雪,只能想象那份清雅。折花就更不允許了,是要罚款的,于是只能對花吟,不可折花供。而立于其中,心思如水,徘徊低嘆,流連忘返,若不是同去的人受不得那份冷意,也許還要看的更久。天晴后,又去了一次,卻是處處游人處處花,一時間喧鬧擾嚷,沒個清靜。刻意的又去聞香,竟聞不到,想是梅花也怕這份熱鬧,躲了吧。抬頭望去,花更盛了,卻也有青青綠葉發出,共爭春色,不似前次探春般一枝紅秀,莫名的,竟有些不喜,怕再過幾天,就落英滿地,綠肥紅瘦了。


    12、冬日里,如果白天只見雪色,難免太單調,如果夜晚只有月色,也難免太清冷,而有了在寒風中傲立霜雪的梅,孤寂的心情才會有所依托, 寒冷的冬季才有了生動的成分。寒夜客來,以茶當酒,圍爐而坐,賞月觀梅,這是何等的溫馨、風雅。而在今天這個冬夜里,我無客來訪,更無品茶之興飲酒之趣,只能坐擁書城,手持一卷,“玉人和月摘梅花”,——且對著這一窗凄風冷雨,在古詩文中尋摘幾枝清艷的梅花聊以自慰吧!


      13、親愛的,我們當真如此寧靜?這樣俗世的歡樂祥和,此等禪房的古木靜謐,你我會有嗎?

     我們也有欣眉悅目極視聽之娛的片刻悠游,仿佛天地為你我而設,幕天席地,星河遙看,恍然“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一江水”的情意綿綿不絕……

    “玉人和月摘梅花”——遙看你的那一刻, 真有風光無限的旖旎;不關俗世的華美,卻是相知的喜悅,;半似竹筍的破土,亦如曇花的驚艷,能聽得到節節脆響,還看得見片片綻放,一重重的驚喜!

    出土的玉筍, 夜間的曇花,乃是生生世世的記憶……如此絕俗的花草世界卻是幽幽啜泣滴下的數行清淚將它澆灌。

    不惑之年,人生似乎“風住塵香花已盡”,我卻分明置身蓮花池畔,新月如鉤,天凈似水; 與君同銷的不是萬古愁怨,反是一世情緣。有夢的人生都是點點滴滴將憂傷畫在眼角的癡男怨女,在夜色輕襲的舞臺來回游蕩……

    人世的熱鬧也是像小孩一般的喜悅,雞犬相聞并人共樂。愛戀的風景,也有這樣的意境,濃濃的情意繾綣如大紅綢緞一樣鮮艷奪目,隨風招展,呼啦啦罩過我們頭頂,要將你我披紅掛彩!

     可是,可是,多年前的一首經典老歌卻又分明耳際縈繞,“長路奉獻給遠方,玫瑰奉獻給愛情,我拿什么奉獻給你,我的愛人……”

    我拿什么奉獻給你,我的愛人?蘇芮的歌聲好聽也很滄桑……


    14、過年,積蓄了太多的文化,也沉淀了太多的風俗,有些內容已與我們血脈相連,無法割舍。

     滿目的煙花中,年,豐美成一軸悠長的畫卷,既淡黃楊柳冬意闊,玉人和月摘梅花;也闔家歡聚慶團圓,淺笑深夜仍不眠。

     那寂寞的都市情懷,爆竹聲聲中,化為一簾花影。去也!


    15、霧,好似一把鑰匙,輕輕扭開了冬季的大門。

    “樓角初銷一縷霞,淡黃楊柳暗棲鴉,玉人和月摘梅花”這個季節是孤獨的、清高的,不善表演,有點寂寞。無人的獨處,很是清閑,很是舒暢。這個季節遠離了浮淺,本質的、理性的,緩和平靜中更容易透徹、淡然。靜靜品味,仔細咀嚼才可以發現另一個層次的美。這個季節所有的真性情都一展無遺沒有絲毫的虛假,尤其是雪,萬物都有被凈化的感覺,心也變得明亮而透徹。雪水煎茶,清香彌漫,清冷而溫柔,輕啜一口,純心而平和。

    月下,凝視掌心的清輝,把吟詠的詩行疊起。冬季,是素,素得猶如淡淡的白開水,無味卻滋養甘身。冬季,是靜,靜得恍若指間的煙霧,縈繞孤燈一盞。冬季,是思,思四季縈回牽腸掛肚。冬,已無顏色可言的,單調的素白,簡單的速寫,把整個冬天描繪殆盡。頹廢的殘枝,飄零的落葉,淡雅的曼妙,簡約成的是一張張天然的圖畫。

    冬季有種懶懶的情緒,那種悠然的懶,一種閑情逸致的流連,一種平淡欣悅的心境。冬季有種迷戀的溫暖,那種驚喜的暖,一種綻放爽朗的童真,一種若即若離的和煦。

    冬,讓人感慨,冬,但不讓人流連。

    冬,一轉身向下個季節呼喚……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