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譯文]  潔白如玉的美麗容顏,居然比不上渾身烏黑的寒鴉;因為寒鴉的身上還帶有昭陽宮君主的深恩。

  [出典]  王昌齡  《長信秋詞·奉帚平明金殿開》五首其三

  注:

  1、      《長信秋詞》 王昌齡

     奉帚平明金殿開,   且將團扇暫徘徊。

   玉顏不及寒鴉色,   猶帶昭陽日影來。

  2、注釋:

    奉帚句:意為清早殿門一開,就捧著掃帚在打掃。

    團扇:相傳班婕妤曾作《團扇苻》。

    日影:這里也指皇帝的恩意。


  3、譯文1:

     清晨金殿初開,就拿著掃帚掃殿堂;

     姑且手執團扇徘徊度日,消磨時光。

     即使顏白如玉,還不如丑陋的寒鴉;

     它飛還昭陽殿,還帶君王的日影來。

    譯文2:

    熹微中宮門層層打開,手執掃帚灑掃庭院玉階,暫且輕搖一柄團扇獨自徘徊。如花似玉的美貌不如丑陋的烏鴉,那烏鴉正沐浴著昭陽宮的陽光,從殿邊飛來。

    譯文3:

    天剛亮官門剛剛打開,就拿著掃帚打掃,有時拿著團扇徘徊。美麗容顏反而比不上寒鴉,寒鴉身上還帶著昭陽的日影。

   4、王昌齡生平見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王昌齡為唐代著名詩人,因擅長寫七言絕句,因而被稱為“七絕圣手”。


   5、《長信秋詞》是擬托漢代班婕妤在長信宮中某一個秋天的事情而寫作的。古樂府歌辭中有《怨歌行》一篇,其辭是:“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飚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此詩相傳是班婕妤所作,以秋扇之見棄,比君恩之中斷。王昌齡這篇詩寫宮廷婦女的苦悶生活和幽怨心情,即就《怨歌行》的寓意而加以渲染,借長信故事反映唐代宮廷婦女的生活。 詩中前兩句寫天色方曉,金殿已開,就拿起掃帚,從事打掃,這是每天刻板的工作和生活;打掃之余,別無他事,就手執團扇,且共徘徊,這是一時的偷閑和沉思。徘徊,寫心情之不定,團扇,喻失寵之可悲。說“且將”則更見出孤寂無聊,唯有袖中此扇,命運相同,可以徘徊與共而已。

  后兩句進一步用一個巧妙的比喻來發揮這位宮女的怨情,仍承用班婕妤故事。昭陽,漢殿,即趙飛燕姊妹所居。時當秋日,故鴉稱寒鴉。古代以日喻帝王,故日影即指君恩。寒鴉能從昭陽殿上飛過,所以它們身上還帶有昭陽日影,而自己深居長信,君王從不一顧,則雖有潔白如玉的容顏,倒反而不及渾身烏黑的老鴉了。她怨恨的是,自己不但不如同類的人,而且不如異類的物--小小的、丑陋的烏鴉。按照一般情況,“擬人必于其倫”,也就是以美的比美的,丑的比丑的,可是玉顏之白與鴉羽之黑,極不相類;不但不類,而且相反,拿來作比,就使讀者增強了感受。因為如果都是玉顏,則雖略有高下,未必相差很遠,那么,她的怨苦,她的不甘心,就不會如此深刻了,而上用“不及”,下用“猶帶”,以委婉含蓄的方式表達了其實是非常深沉的怨憤。凡此種種,都使得這首詩成為宮怨詩的佳作。

  孟遲的《長信宮》和這首詩極其相似:“君恩已盡欲何歸?猶有殘香在舞衣。自恨身輕不如燕,春來還繞御簾飛。”首句是說由得寵而失寵。“欲何歸”,點出前途茫茫之感。次句對物傷情,檢點舊日舞衣,余香尚存,但已無緣再著,憑借它去取得君王的寵愛了。后兩句以一個比喻說明,身在冷宮,不能再見君王之面,還不如輕盈的燕子,每到春來,總可以繞著御簾飛翔。不以得寵的宮嬪作比,而以無知的燕子對照,以顯示怨情之深,構思也很巧,很切。

  但若與王詩比較,就可以找出它們之間的異同和差距來。兩詩都用深入一層的寫法,不說己不如人,而嘆人不如物,這是相同的。但燕了輕盈美麗,與美人相近,而寒鴉則丑陋粗俗,與玉顏相反,因而王詩的比喻,顯得更為深刻和富于創造性,這是一。其次,明說自恨不如燕子之能飛繞御簾,含意一覽無余;而寫寒鴉猶帶日影,既是實寫景色,又以日影暗喻君恩,多一層曲折,含意就更為豐富。前者是比喻本身的因襲和創造的問題,后者是比喻的含意深淺或厚薄的問題。所以孟遲這篇詩,雖也不失為佳作,但與王詩一比,就不免相形見絀了。

      此詩在今人王兆鵬、邵大為、張靜、唐元等的著作《唐詩排行榜》排名第14名該排行榜以“古代選本入選次數”、“現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文學史錄入次數”、“互聯網鏈接次數”六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古代選本入選次數排名第4名,文學史錄入次數排名第13名。


    6、班婕妤賢而有才,曾是成帝的寵妃,但是她太規整,成帝曾邀她共乘一輦,但是出于羞澀,她拒絕了。如果可以用花來代表她的話,那她便是一株百合。通體透瑩,清香典雅毫不迫人。亭亭玉立,永遠像個鄰家女孩。簡單羞澀安安靜靜地在她自己的小圈子里呆著。不能,也不想邁出腳下的這方小小的圈。

    我想,成帝是愛著這株百合的,拿在手中尚還是個稀罕物,帶著雨露帶著嬌羞。但是成帝的“愛”僅限于滿足占有欲而已,就象一個小孩子把到手的玩具把玩膩了就隨手一丟一樣,一旦熱鬧的顏色加了進來,便棄百合于不顧。

      趙家姐妹入宮。僅一支舞,可舞盡的豈止是嫵媚?
      飛燕起舞繞御簾。比不起。
      合德入浴弄妖嬈。比不起。
      雕欄玉砌在,朱顏仍未改。可哪堪招陽殿夜夜笙歌呢?我若非生在帝王之家,哪怕是那遠征沙場的平民之妻,哪怕是無定河邊骨,春閨夢里人,我仍舊有夢可做,有淚可灑。可是如今,只剩下深鎖春光一院愁的寂寥,此恨綿綿無絕期的憤懣罷了。
      秋風乍起,卻是滿目蒼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似這般,都付與了斷瓦殘垣。
      我尚為你紅豆熬成纏綿的傷口,就已經失掉了比賽資格。

     手中的團扇畫著嫦娥,那美麗的月宮仙子啊,讓我問問你,你是否也像我一樣,用半生祭奠相思?濃妝之下,是一張蒼白的面。罷了,罷了,連這妝容也于我不顧。明空依然,遠岱依然,遮不住的是滿院的落寞,掩不了的是玉面的慘白,展不平的是青眉的緊皺。
      相思,已成災。
      可是,我的王,我于長信宮中日日夜夜侍奉太后,你就沒有一點思念?還是飛燕的舞姿太撩人,讓你忘了曾和你同枕而眠的妻?
      傷情綿綿,綿綿情傷。
      罷了,罷了。
      一片冰心在玉壺。

      王昌齡寫過長信怨,就是祭奠這位半生蒼白的王妃的。
    “奉帝平明金殿開,暫將團扇共徘徊。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有人說,寂寞,帝王心。其實,膚淺的,也是帝王心。皇權天下,也不過是嫖客相爭而已。走馬觀花,嬪妃換了一個又一個,枉你有如花的容貌,也敵不過他的厭倦。因為寂寞,他才膚淺。 


    7、藝術是意造空中樓閣來慰情遣興。詩人在做詩時的心理活動到底像什么樣,我們最好拿一個藝術作品做實例。比如王昌齡的《長信怨》:“奉帚平明金殿開,暫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王昌齡不曾留下記載,告訴我們他做詩時的心理歷程。但是我們用心理學的幫助來從文字上分析,也可以想象大概。他做這首詩時必定使用了想象。

    想象就是在心里喚起意象。想象有再現的,有創造的。一般的想象大半是再現的。藝術作品不能不用再現的想象。比如這首詩里“車帚”、 “金殿”、 “玉顏 ”、“寒鴉”、“日影”、“團扇”、 “徘徊”等等,在獨立時都只是再現的想象,詩做出來總須旁人能讀懂,懂得這是能夠喚起以往的經驗來印證,用以往的經驗來印證新經驗大半憑借再現的想象

    但是只有再現的想象決不能創造藝術。藝術既是創造的,就要用創造的想象。創造的想象也并非無中生有,它仍用已有的意象,不過把它們加以新配合。王昌齡的《長信怨》精彩全在后兩句,這后兩句就是用創造的想象做成的。個個人都見過“寒鴉”和“日影”,卻從來沒有人想到詩的主人班婕妤的“怨”可以見于帶昭陽日影的寒鴉。但是這話一經王昌齡說出,我們就覺得它實在是至情至理。從這個實例來看,創造的定義就是:平常的舊材料之不平常的新綜合。

    王昌齡的題目是《長信怨》。“怨”,是一個抽象的字,他的詩卻畫出一個如在目前的具體的情境,不言怨而怨自見。藝術不同于哲學,它最忌諱抽象。

    從理智方面看,創造的想象可以分析為兩種心理作用:一是分想作用,一是聯想作用。

    “分想作用”就是某一個意象和與它相關的許多意象分開而單提出來,詩的分想作用是選擇的基礎。有分想作用而后有選擇,只是選擇有時就已經是創造

    不過創造大半是舊意象的新綜合,綜合大半借“聯想作用”。聯想是知覺和想象的基礎。藝術不能離開知覺和想象,就不能離開聯想。我們曾經把聯想分為“接近”和“類似”兩類。比如這首詩里所用的“團扇”這個意象,在班婕妤自己第一次用它時,是起于類似聯想,因為她見到自己色衰失寵類似秋天的棄扇;在王昌齡用它時則起于接近聯想,因為他讀過班婕妤的《怨歌行》,提起班婕妤就因經驗接近而想象到團扇的典故。不過他自然也可以想到她和團扇的類似。

    因為類似聯想的結果,物固然可以變成人,人也可以變成物,物變成人通常叫做“擬人”。《長信怨》的“寒鴉”是實例,鴉是否能寒,我們不能直接感覺到,我們覺得它寒,便是設身處地地想。不但如此,寒鴉在這里是班婕妤所羨慕而又妒忌的受恩承寵者,它也許是隱喻趙飛燕。

    人變成物通常叫做“托物”,班婕妤好自比“團扇”,就是托物的實例。“托物”者大半不愿直言心事,故婉轉以隱語出之。 (選自朱光潛《談美》)


    8、在唐代,王昌齡的詩就是討女人喜歡的。

  開元年間,王昌齡、高適、王之渙等人相約到旗亭飲酒。文人雅集,更妙的是還有伶人助興。

  這時正好來了一幫女伶。且聽她們唱來: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王昌齡的。真個是一片冰心,溫暖了朋友的心。

  “奉帚平明金殿開,暫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還是王昌齡的。慰藉了寂寞女兒心。

  陽春白雪高則高矣,終是端著架子不肯拉下臉來,下里巴人俗則俗矣,卻是活色生香土生土長地流露著自然的風情,于擾攘塵世歌兒舞女的口中,我們也許更能見到女兒心。

  黑色的閨怨。


    9、影子也是詩詞中常見的意象,花影、燈影、人影,月影、樹影、光影,背影、倒影、側影,等等,皆能入詩,姿態萬千、氣韻無窮。元縝有“殘燈無焰影幢幢,此夕聞君謫九江”,李白有“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陸游有“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蘇軾有“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張先有“云破月來花弄影”,王昌齡有“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林逋有“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詩詞中各種各樣的影可謂俯拾即是。

    寫影的詩句雖然很多,但是,影子畢竟是影子,因為其飄忽不定,且無法獨立存在,所以不能成為主角。在我的閱讀視野中,尚未見到以影子為主題的作品。就連對影子獨有鐘情的“張三影”,也不過以影子為意象,借影以抒情遣興而已。或許,這便是影子的悲哀。“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影子總是要消失的,即使人們用無限深情的目光注視她。當影子依托的實體或產生影子的光不復存在,影子也就消滅無跡了,而天地依舊,江河滾滾。鳥兒飛過,天空沒有留下翅膀的影子。


    10、烏鴉,鴉科,俗稱“老鴰”。功大于過,益鳥。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唐以前烏鴉作為一種吉祥的神鳥而受人們祭祀。歷史上就曾有“烏鴉報喜,始有周興”的傳說,“人臨行,烏鳴而前行,多喜”( 唐段成式《酉陽雜俎》)。至今在我國的許多地方,烏鴉仍然被當作神鳥靈鴉被供奉祭祀。西南地區的“懸棺”“天葬”,武當山的“烏鴉廟”,東北地區流傳的“烏鴉救祖”的故事,山民進山打獵,“揚肉灑酒,以祭烏鴉”的傳統,等等。在國學復興的今天,有一句婦孺皆知的話:“烏鴉反哺,羔羊跪乳”就是儒家教化孝道的一貫說法。現代科學的研究也證明,烏鴉有可能是最聰明的鳥。“烏鴉喝水”的故事也早已為人們所熟知。

    大概是唐以后開始,人們對烏鴉開始有了偏見。烏鴉不僅僅是“報喪鳥”成為了不吉利的象征,更有離奇者在“現代周公解夢”里,就預言了夢見烏鴉的各種形態的不吉利的應驗。在人們的生活當中,烏鴉叫,被稱作“鴰噪”,討厭誰說話就是“鴰噪”,“閉上你的烏鴉嘴”!

     在我國的古典文學作品中有許多描寫贊美烏鴉的詩句。如隋煬帝詩:“寒鴉千萬點,流水繞孤村。”唐王昌齡《長信秋詞》: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貫休《秋末入匡山船行》:“水廟寒鴉集,山村夕照多。”此外,像“寒鴉噪晚景,喬木思故鄉。”(于狄);“新雁參差云碧處,寒鴉寥落葉紅時”(溫庭筠);“誰使寒鴉意緒嬌,云晴山晚動情憀。(陸龜蒙); “寒鴉盤陣起,野菊臥枝開”(陸游);等等。而秦觀的《滿庭芳?山抹微云》詞:“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與隋煬帝的詩一起成就了古箏名曲《寒鴉戲水》。至于現代的文學作品中描寫歌頌烏鴉的,就更多了。

     與古典文學作品中描寫烏鴉的典雅、童話故事中烏鴉的美麗相比,現代文學作品中關于烏鴉的描寫在調侃與無奈之外就多了些積極的思考。如非黑烏鴉的《烏鴉吟》:“我是烏鴉,我是烏鴉,曾經與人類也是朋友,相處融洽,一次誠實地說了幾句真實話, 從此人人都憎惡我、回避我,稱我為不吉祥的老鴰!”木木黃的《烏鴉》:“孤獨是哲人最后的武器”,等等。而像寒梅韌雪飛的這首《烏鴉的寂寞》直接把烏鴉比作知識分子去正面描寫烏鴉的作品,還較為鮮見。其實,靜下心來仔細想一想,中國知識分子的身上還的確存在著許多烏鴉的特點。聰明、孤傲、寂寞、獨自成群。他們不被常人所理解,在非議面前,從不因世俗的丑陋而改變自己的形象。他們“眺望幸福,編織夢想,”他們“曾想引頸高唱,卻被世俗的唾沫殺傷”。在寂寞與孤獨中一次次的完成了與“心靈的對吟”,為偉大的和平凡的“靈魂指路”,“替失落的生命唱歌”,只為有“無數靈魂欣賞他的歌”。沒有他們的“鴰噪”,這個世界也許真的會很寂寞。然而,世界熱鬧了,他們卻還要生活在孤寂之中,去完成“與心靈的對吟”。當人們在欣賞“采菊東籬下”(陶淵明《飲酒》),“醒來明月,醉后清風”(元好問《卜居外家東園》)的詩句,感受文人的悠然灑脫時,有多少人能體會其內心深處的孤寂與落寞。雖說是“一醉都休”,“任它兩輪日月,來往如梭”,卻分得清“清涇濁渭”,忘不了“南朝舊曲,司馬淚痕”,“生存華屋,零落山丘”。歷史上,一句“閉上你的烏鴉嘴”!使多少忠臣良將、仁人志士永遠的閉上了他們那張“鴰噪”的嘴。正所謂“文官死諫”。如果當時的人們聽到“鴰噪”的時候,能認真地想一想,如果……沒有那么多的如果,歷史不會重新來過。

     寒梅韌雪飛的這首詩也許算不上是好詩,但確確實實的寫出了知識分子的寂寞與無奈。大凡做學問者,都要能耐得住寂寞,忍得了孤獨,承受得了非議。他們選擇了這條路,他們只能在孤獨中享受著快樂。寂寞也是美麗的。

    寂寞書齋里的知識分子,塵世間的神鳥靈鴉!


    11、“含蓄”也是中國古代意境的主要美學特征。“不著一字,盡得風流”,即是“文已盡而意有余”之意,亦即“含不盡之意,見于言外”,這就是從哲學上的“言不盡意”論引申出來的。“語不涉己,若不堪憂”,即是對上兩句的具體解釋。中四句是說產生這種含蓄的根本原因是在詩境之自然本性,所謂“真宰”,亦出《莊子齊物論》,即指萬物運行的內在規律,它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是這種自在的規律使含蓄呈現出自然的態勢,似乎永遠有無窮無盡的深意蘊藏于其中。如酒之滲出,雖已積滿容器,而仍然不停地滲出,永無盡時;如花之開放,遇秋寒之氣,則放慢其開的速度,含而不露。后四句更以空中之塵、海中之漚比喻其無窮無盡,變化莫測。或深或淺,或聚或收,以一馭萬,則得其環中。這一品強調含蓄必以自然為基點,方有“不著一字,盡得風流”之妙。王昌齡《長信秋詞》云:“奉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詩中未有一言及怨,而失寵宮女的深沉幽怨、無窮哀思,則盡在形象之中,言詞之外矣。


    12、密密麻麻的寒鴉充滿信心的向遠處飛去,在天空中構描出斑爛的圖畫,就連五彩的晚霞也害羞的藏在了山后。

    唐朝詩人王昌齡的“長信秋詞”中,有“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來”的詞句。我欣佩詩人把玉顏和寒鴉巧妙地聯句入詩,位列唐詩三百首,千古吟唱。

    動物學家證實烏鴉是最智慧的鳥類。是為數不多的會使用工具捕食的鳥。

    它們適應環境的能力極強,從不避艱險,總是頂風冒雪勇往直前。

    它們沒有高貴的身價,沒有動聽的歌喉,更沒有美麗的羽毛。它們的生命力極強,因為它們是最普通的。

    它們沒有崇拜者也不崇拜別人,充實的生活付于了它們生命真實的含意。

     它們出生在那里,就在那里筑巢建窩。它們絕不因嚴冬而遷徙,更不避酷署和驕陽。

     它們以腐為食,掃靜天下,杜絕了因腐而引起的役病流行,化腐朽為神奇。

    它們又是掃蝗的大軍,有它們的存在,蝗災絕不可能肆虐。

    在日本國,人們把它看做神鳥,它們生活在城市的各個角落,與人類共同“經營”著城市。

    它們不會巧言令色,也不善歌功頌德,更不喜鶯歌燕舞,它們粗獷的嗓音予言著人們前途的困難,被永遠生活在幻夢中的人們乞求平安的心理所左右,“烏鴉嘴”成了人類不喜歡它們的唯一理由。

     它們是動物世界里極少的俱有反哺育兒功能的圣鳥,確保了它們的后代快速健康成長。

    它們千百萬年僅守著一夫一妻的原則,失去配偶的孤鴉總是在凄厲的衷鳴聲中絕食而亡。

    它們是從不被人類重視的人類的朋友。

    我愛博擊長空的雄鷹,更敬重平凡而智慧的“寒鴉”。


    13、喜歡讀唐詩。“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的孤獨凄冷,“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寂寞蒼涼,讀“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的惘然相思,讀“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的黯然無奈;讀“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的微寒清麗;還有“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的一片空靈飛揚,以及“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的無盡傷痛絕望。


    14、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似乎,萬物輪回皆凝結于這兩句之間。我們不過是世間過客,匆匆于山水間,轉眼就是一場世事沉浮。
  
  時光飛轉,展眼,蘇子暢游赤壁,逐其流而揚其波,把酒臨江,橫槊賦詩,縱情山水。有客云“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唯蘇子借水月抒懷——江水東流不盡,明月盈虧未損。故,物我無盡,世事輪回。此消彼長間,看彼岸花開花落。
  
  然而輪回間亦有交錯,擦肩而過的剎那便生出離合悲歡。蕓蕓眾生,你我陌路殊途。怕只怕,看慣了“人面桃花相映紅”,卻又造化弄人,只剩得“桃花依舊笑春風”。縱然是此生摯愛,亦無可尋覓的悲哀。又掛懷,當日里“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的濃情蜜意,卻也難逃“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熏籠坐到明”的孤苦伶仃。當日里的恩愛無限只換來日復一日的“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的殷殷期盼。銀牙咬碎,便心心念念著“人生若只如初見”,寧愿不相識,如此可以不相思。“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在輪回的擦肩里,無怨無恕。然而前路已盡,奈何橋頭,又有誰曾深情回望,從薄霧中回首一生。前緣已逝,耳畔奈何濤聲絕響,毅然的一揚首,割舍不斷的前塵都付與浮云。今生今世,若你我跌落紅塵,草長鶯飛的年月里,拋卻愛恨離愁,再相逢可是似曾相識。

   

*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