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金剛經
金剛經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金剛經 

金剛經圖

目錄

一、佛教經典——《金剛經》

(一)經典簡介

(二)主要內容

(三)不同版本

(四)重要詞匯

二、最早雕版——《金剛經》

千餘年佛教版畫珍品

一、佛教經典——《金剛經》

  (一)經典簡介

  《金剛經》是佛教重要經典,全名《能斷金剛般若(bōrě)波羅蜜多經》,梵文Vajracchedika-prajñāpāramitā-sūtra。金剛指最為堅硬的金屬,喻指勇猛的突破各種關卡,讓自己能夠順利的修行證道;般若為梵語妙智慧一詞的音譯;波羅密多意為到達彼岸。經者徑也,學佛成佛之路。全名是指按照此經修持能成就金剛不壞之本質,修得悟透佛道精髓智慧,脫離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而完成智慧(到達苦海彼岸),也就是所有十方法界的眾生,如果想要修行成就佛菩薩,成就無上正等正覺,都要經過《金剛經》的真修實證,開悟而後成就。

  《金剛經》傳入中國後,自東晉唐朝共有六個譯本,以鳩摩羅什所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最為流行。“般若”是梵文音譯,意為“通達世間法和出世間法,圓融無礙,恰到好處,絕對完全的大智慧”。“金剛”,喻指般若如金剛一樣鋒利無比,能破除世間一切煩惱與偏見。“波羅蜜”,意指超越生死而度達解脫的彼岸。經題的意義,指以金剛一樣無堅不摧的大智慧,破除一切煩惱執著,超越生死而達到永恆安樂的歸宿。

  《金剛經》通篇討論的是空的智慧。一般認為前半部說眾生空,後半部說法空。經文開始,由號稱佛陀十大弟子中“解空第一”的須菩提發問:當眾生立定志向要達到無上圓滿的佛陀覺智時,應該將發心的目標定在哪裡?如果在實踐過程中心不能安住,應該如何降伏?即如何使心靈平和地安住在終極關懷,如何在走向終極目標的過程中,對各種錯誤認識和患得患失心理進行克服?《金剛經》就是圍繞佛陀對此問題的解答而展開的。

[編輯本段]

(二)主要內容

  1、全經綱領

  發度盡一切眾生之大心。在梵文中,佛陀是覺悟者的意思。小乘以自覺為終極,而大乘的菩薩不僅要自覺,更要“覺他”,故其終極目標是讓一切眾生成就佛果。根據佛教的哲學基礎---緣起論,凡因條件關係而形成的事物,都不存在絕對不變的實體(自性)。因此,要以空觀的智慧,破除在“我”、“他”、“眾生”、“佛”之間的人為分別。故要盡己所能廣度眾生,但不要執著於“我”幫助眾生的功德。唯心量大者,才有大格局,方能成就大事業。

  2、觀照實相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實相,是世界的真實,事物的本來面目。人在意識中念念不離對象,卻以為心的主觀構想即等同客觀實際,但其實已經背離了事物的真實。以般若觀照實相,即對此名相採取不住、不執、不取的如實態度。故《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一切法相,甚至連佛的形象、佛土,都是用文字和形象對實相的近似表達,皆非實相本身。《金剛經》卷末著名的四句偈文:“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堪稱一經之精髓。

  3、實踐宗要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如上所述,唯有不住相、不偏執,才能把握實相。所以,在實踐中應以空靈自在的心態應對一切法。《金剛經》中以佈施為例,討論了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做到“降伏其心”。佈施有三要素(三輪):能佈施的我,受佈施的人,所佈施的財物。一般人心中存在這三種人為的分別,施一錢物,即作一錢物功德想,於是施恩圖報,算計冥冥中所積累的功德。但實際上,應以“三輪”體空的精神去佈施。禪宗六祖惠能的得道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本來無一物”,就是《金剛經》離相無住、性空無所得的道理。

  4、中道方法:

  性空與幻有的辯證統一。“空”,是破除一切名相執著所呈現的真實,並非人們所誤解的虛無。般若思想不外說明“性空幻有”,也就是正確處理出世的真理與世間的真理的方法。“性空”,是說一切法都沒有實在的自性,故無相、無住,才能把握真諦。“幻有”,是憑藉條件關係而暫時存在的現象,故在空的基礎上隨緣生起一切法,這就是俗諦。如何把握真俗二諦的關係,《金剛經》是這樣說的:“佛說般若,即非般若,是名般若。”即,佛所說的般若等佛法,是出於廣度眾生的目的而在文字層面的權且施設,並非實相般若本身,眾生藉此文字般若入門,到徹底覺悟佛法時,則一切名相皆可捨棄。

  《金剛經》是徹底解放煩惱心靈的大智慧,對中國的歷史和文化產生了深遠影響。但由於該經文字簡潔、思想深奧,一般人很難全面透徹地理解其本來含義和價值指向。因此,歷史上佛教各派祖師多為此經作注講解,流傳最為普及的就是禪宗惠能的《六祖壇經》。

[編輯本段]

(三)不同版本

  《金剛經》於公元前994年間(約當中國周穆王時期),成書於古印度。是如來世尊釋迦牟尼在世時與長老須菩提等眾弟子的對話紀錄,由弟子阿難所記載。目前中國保存有《金剛經》六種原譯(均存于《大藏經》中)如下:

  1、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本

  2、元魏菩提流支譯本

  3、陳真諦三藏譯本

  4、隋笈多譯本

  5、唐玄奘譯本

  6、唐義淨譯本

[編輯本段]

(四)重要詞匯

  1、金剛:指金剛石,喻堅利之意,即以金剛之堅,喻般若體;以金剛之利,喻般若用。曆百劫千生,流轉六道,而覺性不壞。

  2、般若:為梵語,華語當譯為妙智慧。(比世間智慧高深得多)。

  3、波羅蜜:為梵語,華語譯為到彼岸。眾生因有我執,故陷於煩惱之苦海。倘能從生死煩惱苦海,渡到不生不滅、清淨安樂之地,即為到彼岸,即脫離了苦海。

  6、經:經字當徑字解,比喻修行的一條路徑。

  4頓悟就是一聞法,就知五蘊本空,六塵非有,立即開悟,而明大道。(六祖惠能為代表)

  5、漸悟:由信而解,由解而行,由行而證,次第漸修,方可悟入。頓漸雖殊,而到彼岸則一也。(神秀為代表人物)

  7三藏它是指經藏(佛所說的教法典籍)、律藏(戒律典籍)、論藏(所說的法相問答,及佛弟子或佛滅後,諸菩薩所解釋的經義,及辯論法相的典籍)。

[編輯本段]

二、最早雕版——《金剛經》

  1900年,在敦煌莫高窟發現了一卷印刷精美的《金剛經》,經卷最後題有“鹹通九年四月十五日”字樣。唐鹹通九年,就是868年。這件由7個印張粘接而成、長約1丈6尺的《金剛經》卷子,圖文風格凝重,印刷墨色清晰,雕刻刀法純熟,是迄今所知世界上最早的有明確刊印日期的印刷品。這本《金剛經》卷子也被英國圖書館稱為世界上最早的書籍。此經原藏敦煌第17窟藏經洞中,1907年被英人斯坦因騙取,曾藏於英國倫敦大英博物館,現藏大英圖書館

  雕版印刷也是在中國出現的最早印刷形式,可能在大約2000年以前就已經出現了。雕版印刷的第一步是製作清稿。然後將清稿反轉過來攤在平整的大木板上,固定好。然後各種技術水平的工匠在木板上雕刻繪上的或寫上的清稿,大師級雕工負責精細部分,普通工匠負責雕刻比較便宜的木頭或不太重要的部分。然後在雕刻好的木板上刷上墨,在印刷機中加壓形成清稿的複製品。一般來講,雕版印刷優於活字印刷。像中文方塊漢字這樣密集型的書寫符號,雕版印刷的初期投入會便宜一些。這種工藝有利於繪畫和圖表的製作。不過,印刷版不耐用,在印刷使用中損壞很快,需要不斷更換,這限制了大量印刷的可能性。

  

 

 

 

《金剛經》(《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全文

  

  第一品法會因由分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第二品善現啟請分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雲何住,雲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第三品大乘正宗分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盤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第四品妙行無住分

  “複次,須菩提!菩薩于法,應無所住,行於佈施,所謂不住色佈施,不住聲香味觸法佈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佈施,不住於相。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佈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須菩提!于意雲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菩薩無住相佈施,福德亦複如是,不可思量。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第五品如理實見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可以身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第六品正信希有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得聞如是言說章句,生實信不?”佛告須菩提:“莫作是說。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淨信者,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何以故?是諸眾生無複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 

  第七品無得無說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第八品依法出生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佈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若複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須菩提!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 

  第九品一相無相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須菩提!于意雲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須菩提!于意雲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實無不來,是名阿那含。”“須菩提!于意雲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則不說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第十品莊嚴淨土分

  佛告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昔在然燈佛所,於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來在然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須菩提!于意雲何?菩薩莊嚴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于意雲何?是身為大不?”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 

  第十一品無為福勝分

  “須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恒河,于意雲何?是諸恒河沙,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諸恒河尚多無數,何況其沙。”“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爾所恒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佈施,得福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而此福德勝前福德。” 

  第十二品尊重正教分

  “複次,須菩提!隨說是經,乃至四句偈等,當知此處,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應供養,如佛塔廟,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須菩提!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則為有佛,若尊重弟子。” 

  第十三品如法受持分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我等雲何奉持?”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須菩提!于意雲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是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須菩提!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名微塵。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須菩提!于意雲何?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如來說: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佈施;若複有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甚多。” 

  第十四品離相寂滅分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涕淚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世尊!若複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實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世尊!我今得聞如是經典,信解受持不足為難,若當來世,後五百歲,其有眾生,得聞是經,信解受持,是人則為第一希有。

  何以故?此人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若複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于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

  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嗔恨。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心有住,則為非住。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佈施。’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應如是佈施。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須菩提!如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須菩提,若菩薩心住于法而行佈施,如人入暗,即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佈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須菩提!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經受持讀誦,則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第十五品持經功德分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佈施,中日分複以恒河沙等身佈施,後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佈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以身佈施;若複有人,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其福勝彼,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須菩提!以要言之,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若有人能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不可思議功德。如是人等,則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何以故?須菩提!若樂小法者,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則於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須菩提!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 

  第十六品能淨業障分

  “複次,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祗劫,於然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複有人,於後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後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則狂亂,狐疑不信。須菩提!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 

  第十七品究竟無我分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雲何應住?雲何降伏其心?”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

  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非菩薩。

  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於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於然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然燈佛則不與我授記: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燈佛與我授記,作是言:‘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是中無實無虛。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長大,則為非大身,是名大身。”“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則不名菩薩。

  何以故?須菩提!無有法名為菩薩。是故佛說:一切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當莊嚴佛土’,是不名菩薩。

  何以故?如來說: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須菩提!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第十八品一體同觀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肉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天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慧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法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佛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恒河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

  “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等恒河,是諸恒河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何以故?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第十九品法界通分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若有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佈施,是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緣,得福甚多。”“須菩提!若福德有實,如來不說得福德多;以福德無故,如來說得福德多。” 

  第二十品離色離相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何以故?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第二十一品非說所說分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于未來世,聞說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須菩提!彼非眾生,非不眾生。何以故?須菩提!眾生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 

  第二十二品無法可得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無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我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第二十三品淨心行善分

  “複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言善法者,如來說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第二十四品福智無比分

  “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佈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第二十五品化無所化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度眾生。’須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須菩提!如來說有我者,則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為有我。須菩提!凡夫者,如來說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第二十六品法身非相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須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佛言:“須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則是如來。”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爾時,世尊而說偈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第二十七品無斷無滅分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莫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汝若作是念,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說諸法斷滅。莫作是念!何以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 

  第二十八品不受不貪分

  “須菩提!若菩薩以滿恒河沙等世界七寶佈施;若複有人知一切法無我,得成於忍,此菩薩勝前菩薩所得功德。須菩提!以諸菩薩不受福德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雲何菩薩不受福德?”“須菩提!菩薩所作福德,不應貪著,是故說不受福德。” 

  第二十九品威儀寂淨分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來若去、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第三十品一合理相分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于意雲何?是微塵眾寧為多不?”“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則不說是微塵眾,所以者何?佛說:微塵眾,即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則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實有,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須菩提!一合相者,則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第三十一品知見不生分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于意雲何?是人解我說義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第三十二品應化非真分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祗世界七寶持用佈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雲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何以故?”“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千餘年佛教版畫珍品

  近年來,古代藝術精品複製成功的消息不斷見諸報端。而日前,由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主持的研究項目——大英博物館藏《金剛經•說法圖》的成功複製,則不得不說是百花齊放中尤為璀璨的一朵奇葩,具有重大的學術文獻和收藏價值。

  《金剛經•說法圖》不同於一般的藝術作品,複製難度和學術價值相對較高。原作為公元868年王玠印造的《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中的扉頁畫,繪的是釋迦牟尼佛在給孤獨園說法圖,也是現存世界上最古老的版畫作品之一。由於年代久遠,距今已一千多年,再加上古代印刷品流傳下來的實物十分稀少,以至這幅經卷在宗教史及佛教美術史上,都有著不可取代的特殊位置。一般來說,流失國外的珍貴文物資料,難以用於深入地分析研究。此次,《說法圖》的複製,無疑給國內學者和鑒賞家一窺廬山真面目的難得機遇。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金剛經全本)--善男信女誦經全文

  -----------

  奉請八金剛

  奉請青除災金剛(除一切眾生宿世災殃,主大海。)

  奉請辟毒金剛(除一切眾生瘟毒病患,主災毒。)

  奉請黃隨求金剛(令一切眾生所求如願,主功德。)

  奉請白淨水金剛(除一切眾生熱惱苦,主一切寶。)

  奉請赤聲火金剛(除一切眾生無明見,主生風。)

  奉請定持災金剛(除一切眾生災難苦,主琉璃。)

  奉請紫賢金剛(令一切眾生開悟解,主堅牢。)

  奉請大神金剛(令一切眾生智芽成就,主龍。)

  奉請四菩薩(四無量心亦名四智,一大圓鏡智,二妙觀察智,三平等性智,四成所作智。)

  奉請金剛眷菩薩(慈也)。

  奉請金剛索菩薩(悲也)。

  奉請金剛愛菩薩(喜也)。

  奉請金剛語菩薩(舍也)。

  香贊

  爐香乍熱,法界蒙薰,諸佛海會悉遙聞,

  隨處結祥雲,誠意方殷,諸佛現全身。

  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

  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

  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

  淨口業真言

  唵,修利,修利,摩訶修利,修修利,薩婆訶。

  淨身業真言

  唵,修多利,修多利,修摩利,娑婆訶。

  淨三業真言

  娑韈婆韈秫馱,娑韈達摩娑韈,婆韈秫度憾。

  (娑,讀音梭;韈,讀音娃;秫,讀音述;度,讀音陀。)

  安土地真言

  唵,南無三滿哆,母馱喃,唵,度嚕度嚕,地尾薩婆訶。

  (地,讀音寨;尾,讀音尼)

  普供養真言

  唵,誐誐曩,三婆韈,襪日羅斛。

  (誐,讀音耶;曩,上聲;日,讀音子;

  羅,讀音喇;斛,讀音哄)

  發願文

  稽首三界尊,皈命十方佛。

  我今發宏願,持此金剛經。

  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雲何梵

  雲何得長壽,金剛不壞身。

  複以何因緣,得大堅固力。

  雲何於此經,究竟到彼岸。

  願佛開微密,廣為眾生說。

  那摩本師釋迦牟尼佛

  那摩本師釋迦牟尼佛

  那摩本師釋迦牟尼佛

  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持誦金剛經靈驗功德記

  昔梁時,招提寺僧琰師,初作沙彌。時有相師,語琰曰:‘師子雖大聰明智慧,無那相王短命,如何?’琰聞此語,遂請大德,共詳其福,修何功德,更得延年。大德雲:‘佛教聖言,依法受持金剛般若,功德最大,必得延年。’琰時奉命,遂即入山受持般若經。六年出來,更見前相師。雲:‘法師比來修何功德?長壽殊相頓能如此!’琰便具說:‘前者被相壽短命,遂以入山,受持金剛般若,更無餘業。’師曰:‘不可思議。’因玆功德,遂為大德。法師年過百歲,方始受終。

  梁時,開善寺僧藏師,講說知名。時有胤師,而胤之善能占相。過見謂曰:‘藏師,須聰明為講說。信手依經藏中選取一卷,擬長壽。’持乃得金剛般若,藏在房誦持,三年不出。後見胤之,喜而言曰:‘師有何法改容貌?弟子所相無驗。’藏雲:‘檀越相大有驗,是時度厄難,為得受持金剛般若經力如此。’胤之言曰:‘大不可思議功德果報,今得相百年餘歲。’果如所說記。

  隋時,有婆羅僧藏法師,能持金剛經禁咒,斷除一切諸惡。有小僧就學成咒法,數年堪伏之耶。來詣江畔,見有一胡神之廟宮庭,即於此中坐心宿誦禁咒,其犯遂殯。藏聞弟子身死,忿恨自來到神廟,亦於廟坐誦咒,因即致死。于時同寺有一僧,每恒受持金剛般若經,聞藏師師徒並為神打死,遂來神所,亦於廟坐誦般若經。至夜來聞有風聲,極大迅速;須臾見一物,其形懷異,壯麗奇特,可畏倍常,種種形容,眼光似電。師坐正念誦金剛經不息,亦無恐懼。神來至前,攝諸威勢,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聽誦經訖。師問神:‘檀越是何神只?初來猛迅,後乃寂然不動。’神即答曰:‘弟子是此宮庭胡神,為性剛強戾。見師習大乘經典,不可思議,是以伏聽。’‘檀越既能如此信敬,前者二僧誦咒,何緣打殺?’神言:‘彼二僧者,不能持大乘經典;見弟子來,逆頭罵詈,口誦惡語咒術。弟子不伏,此二僧見弟子形貌,並自怕死,亦非弟子故違殺害。’側近之人,知師入其神廟止宿,恐同前者二僧被打殺。至旦諸人共相率往神所看迎,乃見平安。問師因緣,所有事意具答諸人,諸人因此發心受持金剛般若經者不少。

  開皇十一年,太府寺丞趙文昌身死,唯一上願,家人不敢即斂。然昌遂至閻羅王,問昌曰:‘從生已來,作何福業?’昌曰:‘更無餘功德,唯常誦持金剛般若經。’王聞合掌,恭敬贊言:‘善哉!受持金剛般若,功德最大不可思議。’即語執人曰:‘汝更勘案,勿錯將來不?’其人實錯將來,不聞。即語昌曰:‘可向經藏中取金剛般若經來。’令一人引昌,西南下至經藏。所見大舍數十餘間,甚精麗,其中經滿,並金軸寶袟廣嚴,妙好華飾,不復可言。昌乃一心閉目雲:‘大德最為弟子一經。’昌怕懼此非般若,求其使人請換,不肯。昌即開看,乃是金剛般若。將至王所,令執人在西,昌在東立,誦金剛般若經一遍,並得通利。王即放還,約束昌受持此經,實莫廢忘。仍令一人引昌,送出門,便見周武帝禁在門東房內,喚言:‘汝是我國人也,暫來至此,須共語。’昌即便見武帝,再拜。武帝曰:‘ 汝識我以不?’昌言:‘臣昔曾任伏事衛陛下。’武帝喜雲:‘卿乃是我故舊也。汝可還家,為我向今帝論說,道我諸罪並了,唯有滅佛法事未了。當時為衛元嵩讒言,不得久禁在此,未知了其!衛元嵩是三界外人,非閻羅王所管攝,為此不能追得。汝還家為我從今帝乞少許功德,救拔苦難,始敢望了。’昌還家更得蘇活,已經五日,其患漸損,具以此事奏聞。文帝知,即為出鐣國內諸寺師僧,為周武帝三日持齋行道,轉誦金剛般若經,亦錄入史記。

  遂州有一人,貞觀元年死經三日得活。說言:初死之時被人遮逐,同伴數人至閻羅王所。中有一僧,王見先喚:‘師來,一生已來,修何功德?’師答言:‘唯誦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王聞即起,合掌贊言:‘善哉!既是受持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當得升天,何因錯將來至此!’王言未訖,即見天衣下來,引師上天去也。王乃覆坐,次問遂州人:‘汝等從昔已來作何福報?’雲:‘一生已來,所誦經典,好習庾信文章,諸子集錄,近來學誦金剛般若經,猶自未得。’王曰:‘大罪人汝見識不?’報雲:‘雖讀庾信文章,實不識面。’王即遣示苦人。乃見大龜,一身數頭,人言此是庚信。龜去少時,王言:‘此人學誦金剛般若,且令放出。’來見一人雲:‘我是庚信,生存之日,好引諸經,用作文章,或生誹謗,毀呰經文,今受大罪報,向見龜刑。’是以蘇活,說此因緣。眾人傷悲,悉知是實。其遂州人土地,多是移人,獵生害命充食。當時知見共相識,斷除殺害因,得發心悉共受持金剛般若經,信受供人恭敬。

  渭州畦彥通,一生已來,常誦金剛般若。先于李蜜下任武牢縣令,為賊破城,求覓欲殺。彥通怕急,即逾城東下投澗取死。其澗深峻百丈有餘,從空而下,如人扶接不覺到底。乃于磐石安然端坐,良久而起,都無損傷。彥通自感喜懼非常,歎息不已。從已來自知大德金剛般若威力,委知經力極大不可思議功德。加心信敬,精勤受持,不敢輕慢,常獲果報,得福無量。

  鄜州寶室寺僧法藏,戒行精淳,為性質直。隋開皇十三年,於洛交縣蔞川城造一所僧房,二十餘間,佛堂三口,並架磚瓦,嚴麗彩飾精茅。丈六素像,總有部部別各有十一事,等身觀世音石像一軀,千屏風像等。至大業年得寺千。時舍像並令移就州墎,伽藍安置,破壞補缺,並得成就。更造一切經,寫得八百餘卷。別造長張,於京城月愛寺,令人抄寫,並檀香為軸,莊嚴妙好。藏至武德二年四月淬患,經二旬,乃見一人青衣在高閣上,手把一卷經告言:‘法師藏作一生已來,所造功德,悉皆妙好。唯有少互用三寶物,得罪末除。我手中者,金剛般若,最為第一大乘經典,汝自造一卷,所有諸罪,悉得除滅。’藏聞此教,應聲答言:‘若得病差,即發決定心,造百部般若。弟子自省,一生已來,雖修功德,實未寫金剛般若。諸佛菩薩,今見學悟,必不懈怠。弟子唯有三衣瓶缽,偏袒右肩時,盡將付囑大德弟子親知,用造金剛般若。’三五日能起,依願即造婆伽娑舍衛國中,第一部寫訖,並散付諸人,流傳讀誦。深知金剛般若大乘經典威力最大,不可思議。奇情有緣,遞相勸率持金剛般若經者,見獲果報,功德無量。

  隋朝有一僧靈寂,有兩個弟子。僧主忽一日喚此弟子等向前:‘我聞五臺山中有大文殊師利,每有人禮謁者,現其相貌接引蒼生。我等三人往彼禮謁,豈不善!’意將兩頭驢,一馱生絹二百疋,遣弟子等驅,一頭僧自乘騎,便即進發。其僧生一年,唯持金剛般若經,更無別業。當所之時,柴個篋中只將此經卷去。行經數月,因歇息草澤中放驢畜,僧即於一樹下,歇息鋪之氈睡著。其弟子二人平章,我等擬殺和尚,各取絹一百疋,取驢一頭,入京遊縱,豈不是一生樂矣。興心既了,一個弟子把刀一口,當腰即斫。已下三刀,至於血下;第四刀便乃各著空中,取刀不得平,亦不離刀上。如兩食頃,其和尚睡覺。見此弟子,跪膝兩手扶刀,默然無對。僧乃問:‘汝等何生惡意?’其弟子雙跪向前,具陳本意。和尚亦可為果過,便即索筒取經,擬讀其經。腰間有三個刀痕,並被斫斷,直至經軸。僧人腰間令人看時,為有三道赤色三笙,數重衣裳,亦不得透過破損,豈非金剛般若經神力致也。

  昔長安溫國寺僧靈幽忽死,經七日,見平等王。王問和尚曰:‘在生有何經業?’靈幽答曰:‘持金剛經。’王遂合掌請念,須臾念竟。王又問和尚曰:‘雖誦得此經,少一偈者何?’靈幽答王曰:‘小師只依本念,不知缺何偈?’王曰:‘和尚壽命已盡,更放十年活。此經在濠州城西石碑上,自有真本,令天下傳。’其僧劫活,具說事由矣。

  漢州孔目典陳昭,死經兩日,再蘇,具說雲:初到冥間,判官問:‘汝為劉尚書事,殺牛四十七頭,昭何故取他牛一頭?’昭諱未取。須臾有一人出來,稱甲送牛頭。使昭即知諱不得,遂諮判官,如何得免此罪?判官問曰:‘在生有何功德?’昭答曰:‘常持金剛經。’語未了,其經從空而至。便得放歸,一十八年活矣。

  苟居士樂善,專誦持金剛經。乃發心於新繁縣西北村中,以筆書空,為天寫金剛經。其處每有雨下不濕,初不知,村人在彼放牛,複於彼處避雨。後有一胡僧,從此過見,乃告村人曰:‘此是經壇,空中有經。’齋日有化寶,蓋往往出現爾。此壇者縣城西北三十裡,至今見在。

  昔王陀一生殺害無數,乃發心專持金剛經一萬遍。誦得五千遍。忽於一日午時,見數十鬼向前來曰:‘王有牒追汝,汝且莫持經。’陀即告念,使鬼從後;更有鬼使走馬而來,告諭鬼曰:‘王鐣持經人且放。’王陀遂即免死,壽至九十八終矣。

  昔王綽為天水郡司法。薛舉作亂殺兵士,次至王綽,刀乃寸折。又使力士宋羅持刀斬之,刀亦寸折。薛舉怪曰:‘汝有何法?’王綽答曰:‘幼年持金剛經,應是經力。’薛舉遂放王綽。綽怕懼入一廁中藏,念此經,廁中有光見,賊眾尋光至廁,見人問曰:‘是誰?’廁人答曰:‘被刀刑不死者王綽。’賊曰:‘汝不須藏,諸軍盡知。’促往歸家。從此得免此難。

  昔有朱士衡,為性監惡,不敬三寶。為梁國左僕射,其妻常樂善,專持金剛經。其夫不在,正持金剛經次,其夫從外而歸見,乃于妻手中奪得經卷,拋入火中;及至火滅,經亦不損。遂夫妻二人封收經卷,於佛前懺悔。

  昔崔善沖為攜州判官,遇反叛次,刺史被殺。善沖領二十余人,全弓劍走投昆明城。至夜,不知路處,善沖告兵士曰:‘至心念佛。’沖自念金剛經。信馬前行,忽見一火炬前引而行。行至數裡,火滅無明,遂得達昆明城,皆是經力者也。

  昔唐晏者,梓州淒縣吏人也。常持金剛經,緣為事不謹,回被官中,行至遂州路,本縣使人捕捉。晏空中聞有人聲曰:‘唐晏!汝急急去。’晏遂舉頭,見有一胡僧。晏即映樹至心念經,捕者數十人對面不見,即免此難。

  魏煦者秦人也。常持金剛經,冥使三度追不得,王鐣使來報且放汝。

  李延者南陽郡人也。為德州縣尉,一生持金剛經。每到持經時,有神光現。

  昔竇氏夜患頭痛,令婢廚中取火,言無。忽見階前有一炬火,遂上階來,如晝日,夫人頭痛便愈。莫不精心已,此皆是常持金剛經力也。

  更有持金剛經得驗者挍多,文繁不具多載者也。

  以此前件驗之,假令有人將三千大千世界七寶持用佈施者,不如流傳此經功德最勝。若有人書寫金剛經,受持讀誦,亦令餘人書寫流布,譬如一燈燃百千萬燈,幽冥皆照,明終不絕。若能抄寫此文牓於寺壁上者,功德無量無邊,不可思議。

  開元皇帝贊金剛經功德

  金剛一卷重須彌 所以我皇偏受持

  八萬法門皆了達 惠眼他心逾得知

  比日談歌是舊曲 聽取金剛般若詞

  開元皇帝親自注 至心頂禮莫生疑

  此經能除一切苦 發心天眼預觀知

  莫被無明六賊引 昏昏中日執愚癡

  世尊涅盤無量劫 過去百億阿僧只

  國王大臣傳聖教 我皇敬信世間希

  每月十齋斷宰殺 廣修善業度僧尼

  胎生卵生勤念佛 勇猛精進大慈悲

  厭見宮中五欲樂 了知身相是虛危

  一國帝主猶覺悟 何況凡俗不思惟

  昔日提娑是國主 為求妙法舍嬪妃

  苦行精勤大乘教 身為奴僕何斯仕

  今帝聖明超萬國 舉心動念預觀知

  文武聖威遍天下 萬姓安寧定四夷

  自注金剛深妙義 蠢動含靈皆受持

  護法神專善常應 諸天讚歎不隨宜

  白象馳來敬壽寺 寶車幡蓋數重圍

  明僧手執香花引 仙人駕鶴滿空飛

  八難回生極樂國 五濁翻成七寶池

  開元永定恒沙劫 摩王外道總降依

  萬歲千秋傳聖教 猶如劫不拂天衣

  只是眾生多有福 得逢諸佛重器時

  金剛妙理實難詮 一切經中我總懸

  佛布黃金遍地滿 擬買只陀太子園

  八部鬼神隨從佛 雁塔龍宮滿化天

  只樹引枝承鳥語 下有金砂洗足泉

  食事持缽舍衛國 廣引眾生作福田

  世尊爾時無我相 須菩提瞻仰受斯言

  四果六通為上品 龍宮受樂是生天

  轉輪聖王處仙位 神武皇帝亦如然

  又說昔為歌利王 割截身肉得生天

  屍毗捨身救鳩鴿 阿羅漢身過及三千

  閻浮眾生戀火宅 我皇引出遣生天

  一切有情如赤子 但是百姓悉皆憐

  既得阿耨多羅果 又共諸佛結因緣

  百劫千生不退轉 功德無量亦無邊

  非但如影諸寺觀 十力世界亦如然

  總是金剛深妙義 弟子豈敢謾虛傳


 

百度百科中的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諮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本詞條對我有幫助819

擴展閱讀:

1.金剛經白話翻譯版http://bbs.foyuan.net/viewthread.php?tid=7968

2.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姚秦天竺三藏鳩摩羅什譯http://www.jingangjing.com/

3.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淺釋宣化上人http://www.xuanhuafb.com/bbs/index.asp?boardid=29

4.明曹溪沙門憨山大師對《金剛經》的注述http://www.baus-ebs.org/sutra/jan-read/007/32.htm

5.金剛經分段貫釋心密二祖仁知阿闍黎著http://www.yinxinzong.net/xmwj/02_wxlasl/01_wxljsqj/02_jgjgs/01_xu.htm

6.金剛般若波羅密經講義圓瑛大師著http://bookgb.bfnn.org/books2/1227.htm

7.金剛經-綜合資訊http://www.artxun.com/tag/2/jinga-738/1.html

[我來完善]相關詞條:

更多

楞嚴經海濤法師文殊講堂生命電視臺大藏經地藏經觀無量壽經淨土五經

開放分類:

佛教文化佛經佛法正法

更多合作編輯者:

灬逍灬黃樂師gensoli1softABB_ACCOUNTzhmengaLecheminluscotthsia夢裡夢外是江南xemoaya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需進一步完善,百科歡迎您也來參與編輯詞條    在開始編輯前,您還可以先學習如何編輯詞條

金剛經在漢英詞典中的解釋(來源:百度詞典):

1. Vajracchedikasutra

2011-01-01 12:0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1楼    2013年04月17日18點22分   |    瞎摸象   
鏡花水月,虛相在。 戲夢人生,當下真。 靈魂出竅,時未到。 瞎子摸象,娛眾生。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