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后風流陌上花。
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后風流陌上花。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后風流陌上花。

   [譯文]人們生前的一切榮華富貴,就像那清晨草上的露水,只留下片刻的晶瑩光輝;死后的一切美好聲名,有如那路邊的花朵,只能綻放出短暫的芬芳香氣。

   [出典]  北宋 蘇軾  《陌上花》

   注:

   1、  《陌上花》蘇軾 

    游九仙山,聞里中兒歌《陌上花》。父老云:吳越王妃每歲春必歸臨安,王以書遺妃曰:"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吳人用其語為歌,含思宛轉,聽之凄然,而其詞鄙野,為易之云。

   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非。
   遺民幾度垂垂老,游女長歌緩緩歸。

   陌上山花無數開,路人爭看翠駢來。
   若為留得堂堂去,且更從教緩緩回。

   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后風流陌上花。
   已作遲遲君去魯,猶歌緩緩妾回家。

  2、注釋:

   《陌上花》,又名《清平調引》。

   翠軿(cuì pēng): 古代貴族婦女乘用的翠帷車。

 

  3、譯文:

    阡陌上的花兒已盛開,蝴蝶飛舞,江山仿佛還依舊,但人卻已不同。這么多年過去了,這些前朝留下來的人們都已經老了,但歌女們卻還唱著歌,慢慢走在回來的路上。

  4、蘇軾 生平見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5、北宋熙寧年間,蘇東坡任杭州通判。英雄相惜,對錢镠敬佩有加,曾書《表忠觀記》碑文,高度評價錢镠之功績。蘇公喜歡走動,也常來臨安,聽到里人之歌后,頗有感觸,便寫下了三首《陌上花》詩。

  蘇軾的《陌上花》詩,風流蘊藉,含意深遠,讀之令人感慨。在詩的背后,還有一個很美麗的故事。當年吳越王錢镠的愛妃每到春天,就要回到臨安娘家省親。有一年,又到春暖花開的時候,錢镠坐在王宮大殿上,思念遠方的愛妃,給她的信中這樣寫道:“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錢镠此人,史載“權勇有謀,性任俠,以解仇報怨為事。”彪悍且野心勃勃的男人,不識幾個大字,從市井小流氓起家,硬是在五代十國的亂世中,拼搶下一片江山。詩僧貫休為其獻詩 道:“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雖然有馬屁之嫌,倒也大致與實際情況相符。就是這樣的人,卻給他愛的女人寫出了敏感而溫情的信――好比在報紙上 看到當紅歌星自言“休閑時愛看看黑格爾的哲學書”,讓人大跌眼鏡。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這里有著對于美的贊嘆,還有著在急景流年中心靈敏感的悸動,一種面對良辰美景、如花美眷而發自內心的珍惜之情。春天總是讓人感傷的, 春天又是一個飽含騷動不安生命力的季節,而在這個季節里開遍隴頭陌上的鮮花,就是最容易為人們的心靈帶來微妙觸動的事物,梟雄如錢鏐者竟亦不能幸免。 

   詩中感慨人世榮華富貴,虛名浮利的過眼云煙,皆如那草頭露,陌上花,轉眼即消逝凋謝不見;人們生前的一切榮華富貴,全如那清晨草頭上的露水,不多久就散發消失;死后所留下的美好名聲,也全如那路上的花朵,很快就會凋枯謝落。

 

 

       6、陌上花開緩緩歸。回溯八百年前的一天,在杭州任官的蘇軾閑步于九仙山的陌上,耳邊忽聞“陌上花”的曲調。那是當地父老對吳越王的感念。蘇子深思,感慨朝代的興亡與富貴的夢幻,歷史似乎特意安排蘇軾在秋天踏在臨安的陌上。陌上的花開,春天開得絢爛,秋日亦綻得繁錦。春日的陌上花透著柔情,而秋日里卻浸著蕭瑟。蘇軾有感于此,一唱三嘆,悵惋人間盛衰的變遷,感嘆“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悲”的哀傷。

 

    7、意義上的秋,就那么澀澀地寒冷,等待著陌上的花再開,也就那么癡癡地等。 

      意義上的蘇軾,就那么站在空闊的草地上,任泛寒的露水打濕衣褲

    他在等,等陌上花開,就在那個季節里: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非

    等,等,等!等到雙鬢發白,等到兩眼花茫,于是輕輕吟誦只屬于陌上的詩句:移民幾度垂垂老,游女長歌緩緩歸

緩緩歸,歸人何處尋?無奈,輕輕嘆嘆,嘆不能持節云中遣馮唐,只能看天狼;嘆,嘆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嘆,嘆墻里秋千墻外道,多情總被無情惱;嘆,嘆似花還似非花,點點是,離人淚

 

終于有一天,等到海枯石爛,卻沒等來那個人;嘆到天荒地老,卻也沒再西北相望人,仍舊在遠方,幽夢還鄉正梳妝;天狼,仍掛在天上,癡癡地笑

終于有一天,愁淡了,心也淡了,中秋之夜,吟出千古絕唱,對酒當歌,淡然悲歡離合。于是,在居舍種上一片片的竹,就像它那樣的傲而有節,卻也卓而不群

 

日子就那么過吧,淡然而不失滋味,突然發現,頹然也是一種美。一天天,一年年,就那么劃過指尖,轉眼消失不見。

 

每到春天,總會到遠方欣賞,只為那一抹小花:陌上上花無數開,路人爭看翠輦來

然后就靜靜地思考,生命就像一朵小花,而小花,只有成百上千的綻放才稱得上漂亮:若為留得堂堂去,且更從教緩緩歸

后來的后來,一切都變得寧靜,淡然卻也不失豪情,但也不會成天聊發少年狂,偶爾的千騎卷平岡,也只是對往昔崢嶸歲月的懷悼,就像一只雁兒: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喜歡公瑾,出于“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豪氣;喜歡蘇軾,或許只是因為那一句:早生華發……

 

而現在,更希望聽他吟誦那三首《陌上花》,淡然的美

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后風流陌上花,己作遲遲君去魯,猶教緩緩妾還家

淚水無預兆地沖出眼眶,劃過臉龐,滴落在紙頁上,化開淡淡的墨漬,那一卷書畫至今保存,不是名作,只是臨摹的三首《陌上花》,而現在,我更愿意捧著它入夢

夢里陌上花又開。

 

 

8、當今社會的很多人都將幸福指數建立在工資的基數、錢財的數量、車子的品牌、房子的舒適度等基礎之上,當然,我們都是凡夫俗子,這些也確實是看的見得幸福,我們所能追逐的幸福,于是,才有了那么多人,為了錢財和權力,拼命的努力,可是到頭來,當這些爭名逐利的人被自己搞得筋疲力盡時,才猛然發現,幸福仍像海市蜃樓般的高不可及,這不是因為他們不努力,而是他們忘記了,很多時候,幸福其實就是一種云淡風輕的心情,那一份遠離功利的氣閑心定。就像某位哲人說過:“幸福的根源不在于擁有,而在于知足,在于對眼前的所有持一份欣賞的心情。”

 

 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后風流陌上花。有的時候,我會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讓那些躲在記憶微風深處的思緒,駕馭著我的想象,用心去體會平凡生活的感動。幸福,有時就是春天吹來的風,暖暖的,柔柔的;幸福,有時就是秋天樹上的果,酸酸的、甜甜的;幸福,有時是一個家人的擁抱、一次安慰、一個鼓勵的眼神。幸福的味道就如奶茶,溫暖而香甜,讓人欣慰;幸福的味道就如花朵,香味彌漫心扉,讓人迷戀;幸福的味道就像米酒,清新醇香,讓人沉醉……


    幸福其實很簡單,當我們狂熱追求它時,別忘記轉身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有時候幸福就在自己的身后。別讓我們的心被狂熱的欲望全部占領,留一點空間給淡泊,留一點空間給單純,這樣,落在我們身后的幸福才有機會追上我們!


     陌上花隨暮雨飛,幸福味道緩緩歸。在五月的風中,在五月的煙雨中,我披一身“五月風情”,采一束陌上花,在花的馨香里我感受著幸福的香甜。我們也許擁有不了藍天的深邃,但是我們可以擁有白云的飄逸;我們也許沒有大海的遼闊,但是我們可以擁有小溪的優雅;我們也許沒有原野的芬芳,但是我們可以擁有小草的翠綠。生活中,沒有旁觀者的席位,我們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光源、自己的生活。其實,幸福一直都在,一直無聲無息地流淌在我們人生的河流中。

 

 

9、那是春天里最美妙的一幅圖畫:在后宮粉黛的簇擁下,一位美若天仙、儀態雍容的貴夫人,款擺腰肢,走在一千多年前江南臨安的阡陌上。這時,一匹快馬飄然而至,驛者把一封信遞給貴夫人,原來是吳越王囑愛妃只管消受春色,不必急著回宮:“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緩緩歸,緩緩歸,多么柔情的一句話貼的話,也難使國家逃脫傾覆的噩運,憐美惜春的柔情敵不了劍戟弓弩!

 

   只是再柔情、再體貼,吳越王煙逝,愛妃云去,留下一個美麗的浮蕩在臨安陌上,供人憑吊。在吳越國“國除”百十年后的一個秋天,詩人東坡來到了臨安。歷史似乎有意安排東坡在秋天踏上臨安的土地,陌上春天花開,秋天花亦開,只是春天的骨子里透出的是柔情,秋天的骨子里透出的蕭瑟。東坡悵對古人,一番憑吊,三首《陌上花》在胸中郁結,一吐為快。“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非……”詩人一唱三嘆之中,浸染著對人事盛衰的感慨。陌上花,就這樣開在歷史的車轍中,櫛風沐雨,浸透艷麗與滄桑,令人唏噓不已。
 
   漫步陌上,我把“緩緩歸”當作人類面對大自然所共有的心境去感懷。當然,東坡透過陌上花開而生發的歷史感悟,更以一種強勁的力量震撼著我的以來。
 
   我幾乎要拜倒在陌上花的面前了。我突然覺得這一束束、一叢一叢開了又落、落了又開的陌上花,簡直就是為了人類的歷史與文化而開而落。我不敢說我可以觸摸歷史與文化,但我可以覺悟地撫摸陌上這些嬌嫩而又頑強的花朵。陌上花開緩緩歸,這不僅意味著悠閑、詩意,而更大的意義在于,讓我們的以來在恬靜的陌上花開中恬靜如花,回歸自然,回歸人類的歷史與文化。緩緩歸,緩緩歸。披一襲“三月風情”,再來一束“陌上花”,緩緩歸。
 
  緩緩歸矣,我心已是陌上花開。
 
 
 
   10、也難怪前人要感慨“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后風流陌上花”。浮名如陌上之花,花開花謝。不論是朝陰不知晦朔,或是蟪蛄不知春秋,亦或是大椿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一切盡如陌上流年,隨滾滾東流而逝。淘盡世間百態,蕩盡人生冷暖,閱盡悲歡離合。然后心如止水,透悟天地。

    采采流水,蓬蓬遠春,每到白云初晴,幽鳥相逐之時,就會想起這么一些人。

    站在歷史的海岸漫溯那一道道歷史溝渠:楚大夫沉吟澤畔,九死不悔;魏武帝揚鞭東指,壯心不已;陶淵明南山悠然,飲酒采菊……他們選擇了永恒,縱然諂媚污蔑視聽,也不隨其流揚其波,這是執著的選擇;縱然馬革裹尸,魂歸狼煙,也不愿紙醉金迷、聲色犬馬,這是豪壯的選擇;縱然一身清苦,終日難飽,也愿怡然自樂、躬耕隴畝,這是高雅的選擇。
 
    陌上花開,萬種風情,兀自微笑,讓心靈在恬靜的陌上花開中恬靜如花。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