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譯文]  如果我還活著,就一定會回來;如果不幸死去,也會永遠地思念你。

     [出典]   西漢  無名氏  《留別妻》

  注:

  1、      《留別妻》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移。

    歡娛在今夕,嫣婉及良時。

    征夫懷遠路,起視夜何其。

    參辰皆已沒,去去從此辭。

    行役在戰場,相見未有期。

    握手一長歡,淚為生別滋。

    努力愛春花,莫忘歡樂時。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2、注釋:

    一說此詩為蘇武作。

    結發:洞房諸禮中屬于結婚正禮范疇內的一道重頭戲是“合髻”,也稱作“結發”,其象征意義就是夫妻和睦,永結同心。“結發”的具體操作方式歷代不同。先秦、秦漢時的“結發”,就是新郎親手解去新娘在娘家時所結的許婚之纓,即系頭發的彩帶,重新梳理頭發后再為之系上。隋唐以后的“結發”,是男女雙方各剪下少許頭發,挽成“合髻”,一般都是馬上交給新娘保存起來。唐代女詩人晁采的《子夜歌》云:“依既剪云鬟,郎亦分絲發。覓問無人處,綰作同心結。”正是這一做法的描述。世人常用“結發”、“合髻”作為夫妻結合的代稱,甚至特指為“原配”(亦稱“元配”)夫婦,表示夫妻間互敬互愛的意義重大。

    同枕席:指成為夫婦。

    燕婉:歡好貌。以上二句是說良時的燕婉不能再得,歡娛只有今夜了。

   懷往路:惦著走上旅途。

    夜何其(音基):《詩經·庭燎》云:“夜如何其?”這里用《詩經》成語。“其”,語尾助詞,猶“哉”。

   參辰皆沒:言天將明。

   行役:應役遠行。

   滋:多。

   春華:喻少壯時期。


  3、譯文1:

    和你結發成為夫妻,就從沒懷疑與你恩愛到老。

  和你相愛纏綿陶醉在今夜幸福的時刻,多么美好的時光呀!

  可是明天我就要為國遠行,不得不起來看看天亮沒亮是什么時候了。

  當星辰隱沒在天邊時,我就不得不與你辭別了,

  因為要到戰場上這一走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與你團聚。

  與你依依不舍長時間的握著手也是幸福的,相互不由自主的流淚是因為這可能是你我今生的最后一面。

  我倍加珍惜現在幸福的每分每秒,我永遠也不會忘了和你相愛,這么幸福歡樂的時光。

  如果我有幸能活著,一定會回到你身邊。如果我不幸死了,也會永遠想你…… 


    4、蘇武(? - -60) 西漢名臣。杜陵(治在今西安東南)人,字子卿,蘇建之子。少以父任為郎。武帝天漢元年(前100),奉命出使匈奴,被扣。匈奴數以威脅利誘,勸其投降,但始終不屈,被遷北海(今貝加爾湖)無人處牧羊,歷盡艱辛,仍不棄漢節。在匈奴被扣長達19年,昭帝始元六年(前81)漢匈和親,才得返漢朝,官拜典屬國。宣帝時,賜爵關內侯。神爵二年(前60)病卒,甘露三年(前51),被宣帝列為當世十一名臣之列,畫像于麒麟閣。


    5、 這是一個甜美而有傷感的愛情故事,這是一個男子對女子的忠貞誓言。為了她,他守候了整整19年。
  
  他,就是奉命出使匈奴的漢朝使節蘇武。
  
  公元前100年,漢武帝正想出兵攻打匈奴,匈奴卻派使者前來求和,并放回曾經扣留的漢朝使節。漢武帝為了答復匈奴的善意表示,派中郎將蘇武拿著旌節,出使匈奴。
  
  蘇武肩負著政治使命,率領一百多人,帶了許多財物,準備遠赴匈奴。他深知匈奴的強悍野蠻和出爾反爾,他也知道漢使被多次扣留之事。山長水遠,路途遙遙,前路未卜,這次出使,不知是死是活。
  
  明天就要出發了,生離死別,就在眼前。妻子在為蘇武準備一些物品,轉眼,暮色四合,夜晚來臨。妻子點起了燈燭。
  
  紅紗帳里,燭影搖紅,紅袖添香,妻子黯然神傷,依依濃情。蘇武看著多情的妻子,不禁悲從中來。但他竭力壓抑著自己的感情,想把這最后美好的一夜永遠的留給妻子。
  
  想著千山萬水,前途迷茫,妻子悲悲戚戚,竟然哭了起來。蘇武擦去妻子臉上的淚痕,深情的吟出了《留別妻》: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歡娛在今夕,嬿婉及良時。
  
  征夫懷遠路,起視夜何其?
  
  參辰皆已沒,去去從此辭。
  
  行役在戰場,相見未有期。
  
  握手一長嘆,淚為生別滋。
  
  努力愛春華,莫忘歡樂時。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妻子聽了丈夫摯誠的表白,憂郁的臉上露出了絲絲笑意。
  
  那是一個不眠之夜啊,長夜忽然變得那么短,轉眼快天亮了。說不完的情話,訴不完的心曲。他擁妻入懷,俯在她耳邊悄悄說著:"和你結發為夫妻,就愿意和你恩愛到老。今夜是這么的美好,讓我們享受這幸福的時刻。明天我就要遠行了,我是多么的舍不得離開你。這一走,生死未卜,不知再相見,又是何日。就讓我們緊緊的握著手,看著對方,把你我刻進心里。永不要忘記我們幸福的相愛,永不要忘記這歡樂的時刻。"
  
  人生能有幾個那樣的夜晚?那一夜,她是美麗的鮫人,為他落淚成珠,他也是她繾綣的如意郎君。心心念念,牽牽絆絆。
  
  蘇武和妻子就這樣私語了一夜,他起來看看星辰,知道天快亮了,他更緊擁住妻子,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終于淚流滿面,不住地喃喃而語:"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妻子聽了,哭成了淚人。
  
  女人愛男人,常會說: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男人愛女人,往往三分鐘熱度,熱情一過,就會另尋新歡。而蘇武,一個節烈的好男兒,愛著妻子,無怨無求,一生一世。
  
  不管環境如何窘迫,不管路途多么遙遠,即使是遠隔千山萬水,滿身傷痕,歷盡千難萬險,也一定要回來,和妻子攜手,共度余生。萬一死在他鄉,依然要把思念帶進墳墓,死后,他要化作一只歸雁,飛回故鄉,看望妻兒。
  
  在那個有錢有勢就要娶三妻四妾的封建時代,蘇武這種誓死相守、不棄不離的深愛,是多么的難能可貴!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這是我聽到的古代癡情男人表達愛情的最生動的聲音!
  
  女人,一生擁有這樣的愛,夫復何求?
  
  天亮時,他依依不舍的揮手告別了愛妻,帶著車隊,踏上了前往匈奴的道路。
  
  世事難料,就在蘇武完成了出使任務,準備返回自己的國家時,匈奴上層發生了內亂,蘇武一行受到牽連,被扣留下來。匈奴貴族多次威脅利誘,許以高官厚祿,又派美妓誘之以色,欲使其投降,臣服單于,蘇武堅決不從。匈奴無奈,只得將他遷到北海(今貝加爾湖)邊牧羊,揚言要公羊生子才把他釋放回國。
  
  蘇武被流放到了人跡罕至的貝加爾湖邊。與他作伴的,是那根代表漢朝的使節和一群羊。蘇武每天拿著這根使節放羊,等待回到自己的國家、與妻兒團聚的那一天。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使節上面的裝飾都掉光了,蘇武的頭發和胡須也都變白了。
  
  北海,那兒遠離人煙,天寒地凍,白雪飄飄,他終日與湖水、羊群、使節相伴。他在漫長的寂寞中苦度時日,但他的心中依然抱著回歸祖國、與親人團聚的美好信念。這信念如火焰在燃燒,溫暖著他冰涼的心田。
  
  孤獨無聊的時候,他常常抱著愛情取暖,他的眼前不時閃現著和妻兒一起度過的快樂幸福的時光。特別是臨行前的那一夜,如露,滋潤他的心田;如燈,照耀他的心房。每當他實在撐不下去的時候,他的耳邊就會想起寫給妻子的《留別詩》:"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他要活下去,為了回歸祖國,為了再見妻兒。
  
  時間瘦了,容顏老了,使節舊了,蘇武的頭發和胡須白了,可心中的愛依然年輕,對妻子的誓言依然如初。他要回去,一定要回去。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長。哪怕只有一口氣,他也要等待。
  
  但愿枯枝發新芽,老樹開新花。等待,就是那顆老樹上開出的芬芳的花,在蘇武的心里發芽,綻放。
  
  那一天終于等來了,只是來的太遲,遲了整整19年。
  
  19年,當初囚禁他的單于已經死去,大漢王朝皇帝已經更換;19年,足以轟轟烈烈的愛一場;19年,滄海早已變成桑田;19年,物是人非,事事皆休。
  
  流年如刺,分分秒秒都是煎熬。19年,對蘇武來說,是多么的漫長!又有多少對祖國和妻兒的想念!他憑著堅強的意志,戰風雪斗嚴寒,吞氈嚙雪,歷盡艱辛,始終不該初心!
  
  他被帶回了漢朝,在踏上重回大漢土地的那一刻,他的心里作何感想?歡笑與淚水,悲苦與辛酸,所有的語言都變得蒼白。只有沉重的腳步,踩在漢朝的大地上,篤篤有聲。
  
  他白發飄飄,雙眼渾濁,步履維艱。他終于回到了祖國,受到了朝廷隆重的禮遇。回到國都的那天,長安的人民都出來迎接他。他們瞧見須發如雪的蘇武手里拿著光桿子的旌節,無不感動落淚,說他真是個有氣節的大丈夫。
  
  可是愛妻呢?在茫茫人海里,他怎么看不到妻子的身影?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刻骨銘心的愛情誓言依然在他的心里回響,可是妻子再也不屬于他了。
  
  19年,太漫長了,她以為他死在了異地,她再也等不下去了。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她等老了容顏,等白了鬢發,她再也沒有力氣和時間等待,終于改嫁他人。在蒼蒼的時間面前,她老了,卻老有所伴。而蘇武呢?他除了操守和氣節,名譽和褒獎,一無所有。
  
  一場寂寞憑誰訴。算前言,總輕負。不是她負了他,而是他輸給了漫長的時間。
  
  他和妻子,有著美好的開始,卻以荒涼而終結。19年的等待啊,變成了一場空。那艱辛的19年啊,孤獨和痛苦,思念和悲戚,他熬過來了,那是因為他的心中有一份渴念和夢想啊。可現在,連夢也沒了。
  
  那誓死不屈的心在現實面前轟然倒塌,他終于愛到無力。
  
  一寸相思千萬緒,人間沒箇安排處。他的思念再也找不到安放之地。心,徹底碎了。
  
  他什么也不需要了,什么也沒有留下,把財產分給親朋故友,只身回到了鄉下。等待他的將是年老、孤獨和死亡。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他對她的誓言,如同緊握不放的志節,從未改變。曾以為,今生今世不分離,不曾想,漸行漸遠不相交。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跨越19年的時空,再相見時,她再也不是他的春閨夢里人了。
  
  只有無盡的憂傷和寂寞,陪伴著蘇武。
  
  我讀蘇武《留別妻》的時候,沒有流淚,但當我得知他和妻子的結局時,傷感的幾近窒息,淚水忍不住簌簌而下。
  
  在這孤獨的塵世里,最痛苦的莫過于心靈的荒蕪和情感的蒼白啊!


   6、這是托名蘇武寫的詩。

     每次讀這首詩時,渾身都有些發冷,為它所感動的。“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這是比“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更讓人心動的詩句,如果說“執子……”句表現了一種愛情的浪漫觀,那么“生當……”句則表現出一種決絕、悲壯的情懷,這種愛來得更堅韌更專一,同時也暗含著一種撞擊人心的悲劇色彩。讓我們尋著詩句想象這對夫妻在離別的前夜以及握手道別那一剎那的情景,曉風殘月,執手淚眼,心愛的人就要離去,而前路叵測,也許就是永訣。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這是一個多么沉重的承諾啊。真是字字血淚,字字情深,實在是古詩中的上品。


   7、那年的雨下得柔柔款款,我說待我折盡這滿長安城的柳枝你方能離去,你笑我癡傻,你可知我寧愿這般癡傻的愛著你。傻傻地,你看不清我的痛楚。

     我剪落你的一縷發,仔細地編進我的發髻,你柔柔的注視著我,仿佛那便是天荒地老,你說:“結發為夫妻,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淚,就這樣落下,郎啊,我愿為你梳一生的發髻,做個煮茶的婦人,林間茅屋,鄉里小道,男耕女織,就這樣,多好。郎啊,我不惜美玉良袍,軟枕華食,我只愿與你共結連理,發染白霜,可好?

    郎啊,你為何不回頭望我一眼,你可知十里長亭我早已肝腸寸斷,郎啊,從此后你隔我天涯遠,我為你守得萬年癡。

    重重雨幕,花端已涼,獨上樓閣,淚眼茫茫。郎啊,為何每當我想起你時,便覺得這滿長安城的花兒紛紛憔悴。郎啊,你走時我還是二八佳人,可如今卻是昨日黃花,芳華不在。郎啊,我整整為你梳了十年的婦人髻,“結發為夫妻,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你可還記得,還是,一切只是鏡花水月…

   你終是捎信回來了,我欣喜的打開信箋,“對不起,我終是負了你”,十年了,十年了,當我再次得到你的音信,你卻是給了我滿紙的利劍,郎啊,你可見我心頭的血淌了一地啊,我已流不出淚來了,十年了,十年了,早已流盡了,我早該知道的,我癡啊,一等就是十年。

   郎啊,從此后我便與青燈古佛長伴,向那癡傻之人訴說天涯的遙遠,兒女的癡意…

   那年的雨下得柔柔款款,你說“大丈夫志在四方”,于是你走了,再也沒有回來……


   8、蘇武牧羊的故事是家喻戶曉,三歲孩童的讀物上都有。于是,一開始,他在我們心中就是一個堅貞不屈、凜然大義的民族英雄形象。類似的人物還有文天祥、辛棄疾等。似乎只有談到民族氣節時,他們才會抖抖身上的灰塵,從歷史的某一個角落里,邁著鏗鏘步伐,仍不失昂揚地走進我們的生活。若不是如此,對一般人而言,他們只能郁郁寡歡的呆在那被束之高閣的書本中。何況,人們早已卷入這充滿七情六欲的紅塵道場里,抽不得身,又豈有閑功夫來答理他們?他們生生地被拒于千里之外。絲毫沒有親近感可言。

    可如若和愛情扯上了關系,這距離便一下子沒了。仿佛就是我們身邊的一個朋友,活色生香的。

    蘇武的形象就變了,緣于他出使匈奴時,寫了這么一首詩。《留別妻》:結發為夫婦,恩愛兩不疑。歡娛在今夕,嫣婉及良時。征夫懷遠路,起視夜何其。參晨皆已沒,去去從此辭。行役在戰場,相見未有期。握手一長嘆,淚為別生滋。努力愛春華,莫忘歡樂時。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因這一首詩,瞬間,他就從之前的威武硬漢變成了鄰家大哥。不再讓你覺得他一開口就是正義啊,骨氣啊,仿佛你真的是一個會賣國求榮的壞蛋似的,或者在他眼里,你有這種傾向。現在,他則是一個,你可以和他開玩笑、耍賴皮,談論愛情而不必害羞的大哥哥。尤其是最后一句詩: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就是一專情長情的好男人啊!沒有幾個女子不欣賞這樣的男子(愛不愛是另一回事)。


    9、“生死契約,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我們在某年某月某一天,彼此相對,許下的最堅定的承諾。也許我將無法守成“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誓言,可是如今卻是我人生路盡,驀然回首時最甜美的眷戀。親愛的,原諒我無法做到對你的承諾,十年修的同船渡,千年才能共忱眠,不是我不懂的珍惜,不是我不想遵守你我的誓約。只是生死的距離太遙遠,你我的距離太久長,生死不由我們支配。我的妻,我的雙眼無法再亮起。

  親愛的,即使思念清冷如霜雪,也請你不要絕望,為我珍重。即使不能“生當復來歸”,但我一定堅守“死當長相思”......


    10、離開你時,我說過,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所以,我又來了。細雨中與你再見,你的風情,總勾起我的哀愁。
    但,我不說愁。走在你古舊的石板巷中,只不過,有一點,略微的,心情飄飄悠悠。

     深夜,與你的河水相守。從石階上走入水中,一朵一朵地放下河燈,看光團慢慢飄遠。喝一口酒,冰冷徹骨。
    你的夜晚,和我的夢境,就這樣融為一體。
    藏在靈魂深處,任何人,任何事,不能奪去。

    不必留,不必抓住。
    每一個瞬間,都是永恒。

    就象河水從手中流過,這一瞬,已是永恒。


   11、相遇.相知.相愛是一種偶然中的必然,長長的站臺,川流不息的人群,無數腳步聲響在耳邊,滑落,唯與你擦肩而過,腳步聲重重的踏在心上。

  沒有什么不可以回避,沒有什么不可以逃避,沒有什么不可以屈服,除了愛情……

  以語言的名義,擁抱愛情,親吻愛情,甜蜜便從心里鱗波蕩漾,柔暖便洋溢周身,貼近你,那溫熱的喘息在胸前呢喃出心碎的旋律,不由地與天籟同歌共舞。愛的季節里,我的筆結滿了抒情,一落下,便抒寫出串串平仄珠潤的小詩,承接著桃紅的滋潤,曾經蒼白的詩句日漸豐滿。

  愛之純潔.高尚.美好誘人前往,博愛無私,情愛自私,誰言只在乎曾經擁有?有誰知夜闌珊,咽淚強裝歡。因愛無眠,夜色下,撫摸一種渴望背后的顏色,常常有雨滴濺落并濕潤心事,聞聲近咫尺,伸手在天邊,我進入了冰的腹地,淚眼相望那無法跨越的距離,距離溫文而雅,襟下裸露著鋒刃,溫柔的宰殺著我的情感,阻隔著愛情進一步歌唱……

  真愛無戲言,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誓與《上邪》同行,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12、放眼往去,碧綠的湖水,五花海.跌碎在塵世的鏡子.周圍嘈雜的人群,幸福的人群.因相愛廝守在一起的人們.千年前的愛情故事至今仍在繼續,只是物是人非.也許多次走過奈何橋,看慣了只為了不曾忘卻而在奈河中忍受煎熬的人們.望著那個一直深埋在心中的人走過橋,走向新的輪回.縱使心中千百次的期盼卻不能開口,只為不要忘卻那張面孔.

    輪回過往.放手了,走過那座橋.本想重新開始,可是再次相見.積蓄千年的情感,讓我如何克制?沒有原因只為那句誓言: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可是你的心中是否依然?

 
    13、閑來無事時,常常手執木梳,輕輕滑過絲發,自上而下,讓梳齒柔撫著頭發,帶來一絲溫柔而醉人的酥麻觸覺,然后秀挽成髻,如煙堆霧,再將木梳斜插入云,宛如頂了一輪清冷的新月,曳曳生姿。

     喜歡把玩這淡雅古典的木梳,恍惚間,踏進唐宋的詞章,茜沙窗下,有典雅清麗的女子,端坐竹簾半卷的繡閣中,若思若癡。溫潤清涼的木齒在烏黑如水的絲縷中穿行,纖纖素手撩撥著風情萬種。長發為誰留,青絲為誰結?木梳滑過發絲的溫柔,如紛飛的蝶撥動心湖漣漪。闕歌云慢,青絲斷雪,誰嘆浮沉欲晚?

  曾以為,女人的頭發便是那一樁樁淺痕深跡的心事,而木梳穿越了時光的隧道,見證了女人一生的綿綿情意,并將美麗的故事順理成詩。而發絲無論秀挽成髻還是如水飄垂,都能在木梳滑過的時候,有清香自木齒之間緩緩溢出,美好的時光便從這青絲秀發開始。

     站在窗前,窗外天很藍,云很淡,風很淺。將一把桃枝環繞黃木的插梳輕輕穿過長發,你站在身后,指尖的溫度游移在我的每一根發絲間。夜晚,點上燈,放下我用雕花木簪挽起的發髻,我們安靜地坐在對方的影子里,我繡荷包,你讀書。一抬眼,見你從沉香木的梳齒間,解下我的一根長發,向著我的凝眸輕輕地渡來……

     相傳漢代葬儀有個風俗,妻子不幸,丈夫會把婚禮時用的梳子一掰兩半,留下一半,另一半放到妻子的棺木中入土下葬,表示今生今世不忘結發之妻。雖是儀式透著情長。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移。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寧靜秀麗的店員小妹,用眼神詢問我挑中了哪一款,我悵然離開。若我為男子,定要買下最美的那一把,懷揣著它走進如煙似霧的雨幕,去尋找我前世的戀人、黑發如云的新娘。

  木梳于我,不僅僅只是一物,更是對愛的想象與向往。無法忘記收到這份禮物時的欣喜與感動,以及那份君心似我心的感慨。那一刻,我們隨木梳從青絲走到白發。

    流蘇松,碧水寒,夜深忽聽吹簫遠。云山亂,雨音脆,折起花蕾舞鬢倩。


    14、夜涼如水。

    窗外有雨珠在敲打著遮陽板,薄鐵制成的遮陽板因了雨珠,聲聲斷斷不停不休。
    有些心悸,痛楚在心里淡淡的升起。一聲聲的雨聲仿若打在我的心房。
    還是會忍不住想他的,是嗎?
    在這樣深的夜里。
    為了什么在哭泣呢?真的是因為那本書,那樣一個書本上所描述的悲情故事嗎?
   “結發為夫妻,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也許,只是,也只限于書本情節吧。
    在如此快節奏的都市生活中,在連婚姻狀況都有可能隨時發生改變的現實中,還有誰會去牽掛,還誰有會記得“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這類緋麗的詞句?
     痛就痛吧,誰讓你忘了不可在深夜仍保持清醒的潛規律?夜涼如水中,憶起的只可能是傷心過往。

 
    15、蘇武長嘯歌曰“生當復來歸,死亦長相思。”這是勇氣,也是悲哀。

    歲月就像一列奔馳的火車,永遠不會回頭,只能任由鐵軌帶到時間的盡頭。至死方不休。終于我貪戀你的味道,想回頭,卻無法買到回程的車票。總是等到停下來去回首往事,才意識到時間是如何的殘忍。對不起,我的記憶始終也敵不過時間。如今我才明白,我早已失去了你千年。

    很多時候,愛情,很多時候,只存在于時光之外,現實之外。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