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
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

  [譯文]  好男兒不忘記淪陷的國土,不要在那水西橋邊醉生夢死。

  [出典]  南宋  劉克莊  《玉樓春》

  注:

  1、《玉樓春》 劉克莊

     年年躍馬長安市,客舍似家家似寄。青錢換酒日無何,紅燭呼盧宵不寐。

     易挑錦婦機中字;難得玉人心下事。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

  2、注釋:

     別本題作[戲呈標節推鄉兄]。節推,節度推官,宋代州郡的佐理官。

      長安:借指都城臨安(杭州)。

      青錢:指銅錢,古時錢幣因成色不同,有青錢和黃錢兩種。

     無何:沒有什么,意謂什么正事都不做。

     呼盧:古時一種賭博,又叫樗蒲,削木為子,共五個,一子兩面,一面涂黑,畫牛犢,一面涂白,畫雉。五子都黑,叫盧,得頭彩。擲子時,高聲大喊,希望得到全黑,所以叫呼盧。李白《少年行》:“聽盧百萬終不惜,報仇千里如咫尺。”

     機中字:用蘇惠事。晉竇滔妻蘇惠字若蘭,善屬文。滔仕前秦符堅為秦州刺史,被徒流沙。蘇氏在家織錦為回文璇璣圖詩,用以贈滔。詩長八百四十字,可以宛轉循環以讀,詞甚凄惋。

    玉人:指歌妓舞女之類。

    神州:中國,此指國家的領土。

    水西橋:劉辰翁《須溪集·習溪橋記》載“閩水之西”(在福建建甌縣“,為當時名橋之一,又《丹徒縣志·關津》載”水西橋在水西門。“此處泛指妓女所居之處。

 

  3、譯文1:

     年年騎著高頭大馬在京城里東奔西跑,竟然把客舍當成了家里,家里反而像成了寄宿的地方一樣。每天都拿著青銅大錢買酒狂飲,整日吊兒郎當,無所事事一天混到晚,每天晚上點起紅燭擲骰賭博,經常都是徹夜不眠一直到天亮。你應該知道,妻子的真情容易得到,妓女的心思卻難以觸摸猜透。西北的神州還有沒收復,男子漢應該有收復故土的豪情壯志,切不要為了紅粉知已而把而輕易地流下幾行男兒淚。

     譯文2:

     好一位同鄉的林老史,身在國都,應卯官衙,卻年年歲歲,冶游無度。他躍馬街市,有家不歸,白日縱酒,夜晚豪賭,實在可嘆!家有賢妻,他卻從不理會她的堅貞嚴操;青樓的娼婦,他倒要百般去奉承她的心事。待到了明了那嬌滴滴的玉人兒其實是一番虛情假意,他還要跑到水西橋下大滴其傷心沔,實在可卑!

    譯文3:

     京城里、年年躍馬又揚鞭,旅館似家園、家園卻像寄宿店。
  天天無別事,拿著銅錢把酒換。點燃紅蠟燭,擲骰(tóu)賭博夜不眠。
  妻子織成回文詩,情意深摯文字淺。妓女貌美如天仙,得其真心難上難。
  男子漢,應當是、放眼神州復中原,切不可、水西橋畔把淚彈。

 

  4、劉克莊(1187-1269),字潛夫,號后村居士,莆田(今屬福建)人。以蔭入仕,淳v六年(1246年)賜進士出身。官至工部尚書兼侍讀。詩詞均擅,風格豪邁激越,是南宋江湖詩人、辛派詞人的重要作家。詞集有《后村別調》。

    一生經歷五朝(孝宗、光宗、寧宗、理宗、度宗),因為其父封贈少師之銜,劉克莊身為貴胄子弟,二十三歲時即以蔭補官,踏上仕途之路。如果他一直按照通常人的道路走下去,縱使不能出將入相、大富大貴,也定然不失為一個安穩富足的官僚,但他志氣天縱,“恃才傲物”,又抱負不凡,在死水般的官僚群里,自然會令人側目,屢遭讒毀。他三十八歲時,因所作《落梅》詩中有“東風謬掌花權柄,卻忌孤高不主張”的句子,被認為對當道權臣有所訕謗,因此被劾免官,廢棄十年。后來數度起用又數度罷職,都因他直言敢諫,不合于當世而被排擠。淳v年間,宋理宗賞識他“文名久著,史學尤精”,因他是蔭官入仕,特賜同進士出身(在古代科第至重,有進士身份才是最大榮耀。)在朝任職,可是僅做了一年朝官,他就由于“草詔忤旨”而被放外任。淳v十一年再入朝,又彈劾主張投降的權臣史嵩之,再度被免官,在家閑居八年。他前后被罷官竟達四次之多,這種折挫的經歷,雖然及不上辛棄疾,在南宋詞人中卻也算得上異數。第一次因《落梅》詩被羅織罪名而落職,他在詞中寫道:“老子平生無他過,為梅花受取風流罪。”(《賀新郎・宋庵訪梅》)明明憤慨,卻用看似揶揄的筆調輕松出之。而在第三次免官時,自稱:“平戎策,從軍什。零落盡,慵收拾。把茶經香傳,時時溫習。生怕客談榆塞事,且教兒誦花間集。嘆臣之壯也不如人,今何及!”(《滿江紅・夜雨涼甚,忽動從戎之興》)更分明是憤懣不平的反語,宦場中愈挫愈勇的劉克莊,他的骨頭,是硬錚錚的。

    劉克莊晚年有一個最大的污點,就是結交賈似道,也許就因為這一件事,使后人對他的人品產生質疑。

  賈似道是南宋著名的誤國奸臣,口碑極差,倒臺之后,當世曾與他有過關系的人無不遭受牽連,吳文英因為集中有投贈賈似道的詞篇就引起爭議,而劉克莊與賈似道的交往,同時代人所作的行狀、墓志銘中都有記載,詞集中也有不少慶賀賈似道的作品,證據確鑿,令后人很難出于愛護的心理曲為之辯;但劉克莊的生平,又是一個值得贊譽的愛國詞人,絕不能與“賣國賊”、“變節者”混為一談。所以后人對他不免產生矛盾的態度,嚴厲批評也不是,絕口不提也不成,只好算作“晚節有污”,為他嘆一聲惋惜了。

  其實看一個詞人,完全不必要求他是一個完美無暇的人。劉克莊的為人,有深于情篤于愛的一面,有忠義剛烈的一面,卻也有狂狷過度、驕傲自許的一面。他詞中說:“疏又何妨,狂又何妨?”由于這一種“疏狂”,使他常常處于孤立的境地。在朝中他似乎永遠是一個異類,四次立朝四次罷官,都因為與人不和,遭受攻擊,這一方面出于他主戰的立場、激進的作風,另一方面也可能出于他恃才凌人,不易與人相處。他身后的墓志銘說他:“前后四立朝,惟景定及二年,端平一年有半,余僅數月。游相最篤舊,不能久其留;鄭相最憐才,竟不合而去。退之所謂謗隨名隨,公殆近之。……彼才名相軋者,方攬一世虛譽,公獨恃九重為知己,炫才者忌之,媒名者爭之,其不理于口也固宜。”其中“鄭相”指理宗時的左丞相鄭清之,號安晚,他愛惜劉克莊的才華,曾在落梅詩一案中伸出援手,后來劉克莊卻與他不合而反目,晚年劉克莊追思痛悼,后悔莫及,為他書寫行狀洋洋數千言,寄托自己對這位良友知交的懺悔和哀思。由此可見劉克莊的性格,屬于那種極其剛傲倔強一型的,他得罪于世,有時是堅守立場所致,有時卻是出于無心,出于意氣。這樣真率的人,晚年卻與誤國奸相賈似道交情甚篤,一再為他寫詞賀壽,贊詞并非全然出之吹捧,而是真心的揄揚,豈非奇怪的事?

  劉克莊與賈似道的交誼本來屬于世交,早年劉克莊曾受知于賈父,兩人舊日便有相識之情。賈似道拜相,劉克莊原本免官在家,特為賈出山回朝,一直官至工部尚書,以龍圖閣學士致仕,也可謂晚年顯達。他在前四朝都與當時的權相不合,惟獨這一次卻與賈似道相處得十分融洽,詞集中為賈似道所作的賀壽詞,稱贊他:“但管取三邊無警,活他百萬生靈。”、“投一粒丹元氣轉,下三數著輸棋活。把晉朝王謝傳同看,誰優劣?”這樣高度的贊許,若非昧心的阿諛,就是和當時皇帝一樣昏庸受欺,把賈似道真的看成了護國的良相,依劉克莊一貫的個性人品,再考慮他那時已是八十歲的高齡,還是后者的可能性較大。但一個報國志士,到晚年卻對奸佞權臣如此稱頌,難免后世譏訕。

  劉克莊之所以落到晚節不保還懵懂不知的地步,其實也是出于他自己的性格弱點:他的為人,可以輕富貴、甘貧賤,卻總有那一股耿耿狂狷之氣,急待人認可,喜聽人許可。據說賈似道一直對他“尤相親敬”,可以給他這種強烈的求認可欲以極大的滿足,而他那時反正垂垂老矣,疾病纏身,在政壇上只能做一個點綴品,賈似道也樂得以一點小小的折節下交,博取當世親賢愛才的好名。就這樣,劉克莊墮入網中還不自知,直到病勢加重辭官退休之后,還寫詞懷念自己這段最愜意的朝堂生涯:“也莫愛宮中請內相,也莫愛堂中呼六丈。……免飛升,長快活,戲人間。”(《最高樓》)“堂中呼六丈”指的是北宋富弼尊敬歐陽修,自認晚輩而以行第呼他為“六丈”,這里用來指代賈似道對劉克莊既親密又尊崇的態度,可見當朝丞相的敬重,一直讓他沾沾自喜,引以為豪。幸虧,在致仕回鄉的次年,劉克莊便因病去世,沒有來得及見到賈似道真實面目暴露、勢敗權傾的一天,對他來說,大約也是一種幸運。

 

  5、小標題“戲林推”,黃昇《花庵詞選》作:“戲呈林節推鄉兄。”節推就是推官。

    首句“躍馬長安”,指林推官騎馬巡行首都的街市。長安本為漢、唐京師,這里用來借指臨安(今浙江杭州)。他與作者同鄉,家在福建莆田縣,現今供職于京師,年復一年,長期以客舍為家,而在家之日倒反而如寄旅之客一般,十分短暫。    

    接下兩句,從“客舍似家”引出林推官的日常生活。白天是將錢沽酒豪飲,更無別事。“無何”,見《漢書·袁盎傳》:“南方卑濕,絲(即盎)能日飲,無何,說王母及而已。“師古曰:“無何,言更無余事。”晚間則高燒紅燭,通宵賭博。作者在另一首《菩薩蠻》戲林推是亦說:“小鬟解事高燒燭,群花圍繞樗蒲局,道是五陵兒,風騷滿肚皮。玉鞭鞭玉馬,戲走章臺下。笑殺灞橋翁,騎驢風雪中。”可見林推官是在妓院中進行賭博。“呼盧”,指呼“盧”的聲音。《晉書·劉毅傳》:“后在東府聚,樗蒲大擲,一判至數百萬……毅次擲得雉,大喜,褰衣繞床叫。謂同坐曰:‘非不得盧,不事此耳。’裕惡之,因挼五木久之,曰:‘老兄試為卿答。’既而四子皆黑,其一子轉躍未定。裕喝之,即成‘盧’焉。”五木類似骰子,五子全黑稱為“盧”,擲得“盧”便獲全勝,所以賭徒們都連聲呼“盧”。對于同鄉友人這樣的生活方式,作者是深感不安的,所以下片就著重在勸慰和激勵。    

    下片“易挑”兩句運用對比,一方面是家鄉對丈夫的愛情忠貞不渝的妻子,另一方面是京師妓院中三心兩意的美人。“錦婦機中字”,見《晉書·竇滔妻蘇氏傳》所載:“滔,苻堅時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蘇氏思之,織錦為回文璇圖以贈滔。宛轉循環以讀之,詞甚凄婉。”作者認為,林推官妻子的真摯情意如同蘇氏錦織回文詩那樣明確易解,而妓女變化多端的心事卻是難以捉摸,相形之下,應該珍惜妻子對自己的一片深情。    

    最后兩句筆鋒一轉,陡然振起,“男兒西北有神州”,這句話是全詞中心思想所在,作者慨然指出,大丈夫生當國家難之秋,應以收復中原為己任。“忽醒然,成感慨,望神州。可憐報國無路,空白一分頭。(楊炎正《水調歌頭》)“浪說胸吞云夢,直把氣吞殘虜,西北望神州。”(戴復古《水調歌頭》)這是多少愛國志士一致的心愿。末句針對上片林推官沉緬于聲色的生活,希望他不值得為那些水西橋畔的妓女拋灑淚水,而是要振作起來,有所作為,為恢復中原增添一分力量。(潘君昭) 

 

   6、此詞是劉克莊為規勸林姓友人而寫的一篇佳作。飲酒狎妓,原是文人津津樂道的快事。但時值國運衰頹,時勢艱危,詞人早已沒有了心思。因此對林姓友人的縱酒狎妓生活深感惋惜和遺憾。因而寫詞予以規勸,頗具辛派詞人特色。

  詞的上片極力描寫林的浪漫和豪邁。“年年躍馬長安市,客舍似家家似寄”言其久客輕家。“長安”借指南宋都城臨安(今杭州)。年年馳馬于繁華的都市街頭,視客舍(借指酒樓妓館)如家門而家門反象寄居之所,可見其性情之落拓。“青錢換酒日無何,紅燭呼盧宵不寐”則具言其縱情游樂。二句蓋從杜甫《偪側行贈畢四曜》“速宜相就飲一斗,恰有三百青銅錢”及晏幾道《浣溪沙》“戶外綠楊春系馬,床前紅燭夜呼盧”等語化出。“無何”即無事,“呼盧”指賭博。日夜不休地縱酒浪博,又可見其生活之空虛。

  作者在其它詞作中也提到過這位林姓朋友的狎妓縱欲生活,可以互參。如此描寫,表面上是對林的豪邁性格的贊賞,實際上則是對林的放蕩行為的惋惜。

  下片就點對林的規箴。“易挑錦婦機中字,難得玉人心下事?”二句對舉成文,含蓄地批評他迷戀青樓、疏遠家室的錯誤。妻子情真意切,忠實可靠,妓女水性楊花,朝秦暮楚,一點也不值得信賴。結末“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二句熔裁辛棄疾《虞美人。同父見和再用韻答之》“我最憐君中宵舞,道男兒到死心如鐵”及《水調歌頭。送施密圣與帥江西》“同賤子親再拜:西北有神州”等句意,熱情而嚴肅地呼喚林某從偎紅倚翠中解脫出來,立志為收復中原建立一番功業。“水西橋”是當時妓女聚居的一個地方,“莫滴水西橋畔淚”即不要同那些妓女們混在一起,灑拋那種無聊的傷離恨別之淚。這樣的規箴,辭諧而意甚莊,“旨正而語有致”(《藝概》評后村詞語)。末二語尤見壯心,“足以使懦夫有立志”(《白雨齋詞話》評此詞語)。

  總之,這首詞的情感格調是非常高的。詞中充滿著一種高揚的愛國主義激情,對聲色犬馬的糜爛生活極其不屑,讓人讀后擊節佩賞。其藝術風格上的特色是:氣勁辭婉,中剛外柔。作者對他這位朋友的荒于狎妓是非常惋惜的,從篇末二句一揚一抑的情感落差來看,甚至頗有點慍怒。但用來表達此種惋惜和慍怒的言語卻十分委婉,心中激昂慷慨,筆下溫厚和平,摧剛為柔達爐火純青的地步。此詞章法亦甚精巧,上片寫人,下片致意,既各有所重,又相得益彰。

 

    7、這首詞題為“戲林節推鄉兄”,詞中“水西橋”指的是當時福建的名橋,泛指妓女的住處。雖然名為“戲”,意思卻很嚴肅,對這位姓林的朋友耽于冶游的行徑提出了批評,告誡他要將目光放遠放大,莫將有限的人生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男兒西北有神州”一句,開闊高遠,“足以使懦夫有立志”。劉克莊這樣規勸朋友,也是同樣的要求自己,他自律律人,抱負極高,所以清代詞評家馮熙推許他與辛棄疾、陸游鼎足三立:“其生于南渡,拳拳君國似放翁;志在有為,不欲以詞人自域似稼軒。”

  劉克莊雖然反對朋友冶游無度,填詞也“羞學流鶯百囀,總不涉閨情春怨。”但他在生活中,也不是完全擯棄兒女情長。他規勸這位朋友“莫滴水西橋畔淚”,就是以家中妻子的深情來打動他的心腸,“易挑錦婦機中字,難得玉人心下事。”為逢場作戲的露水姻緣浪游虛擲,卻不知妻子在家中望眼欲穿,為什么要輕拋真情,甘逐浮華?聯系到劉克莊自己的家庭生活,就可以知道他這些話并不是泛泛而談,而是他真實的傷痛。

  劉克莊的妻子也是姓林,福清人氏,這首《玉樓春》詞中的“林鄉兄”,可能就是林夫人的鄉里同族。林夫人二十歲時與劉克莊結婚,共為夫婦十九年,情誼深厚,在妻子死后劉克莊親撰墓志銘,說自己仕途不順,“江湖嶺海,行路萬里,君不以遠近必俱。”是真正的患難夫妻,他們曾經在貶官的途中遭遇航船失事的兇險,死里逃生之后,又陷入文書行李都隨水漂失、進退無路的窘迫境地,但無論怎樣,林夫人都是默默忍受,泰然自若,以自己的沉著鎮定為丈夫打氣。劉克莊一再黜免貧居,林夫人陪同他節衣縮食,過著貧賤夫妻百事哀的生活,從不訴苦抱怨。也許正是長期的困苦消耗了她的健康,在劉克莊做建陽縣令的任上,林夫人因病去世,亡年三十九歲。同年劉克莊罷歸莆田,路過妻子的故鄉福清,撫昔傷今,哀痛綿綿,作了兩首悼亡的《風入松》詞。

 

    8、 這是一篇規勸友人摒棄惡習的詞作。此詞題為“戲林推”,黃升《花庵詞選》作:“戲呈林節推鄉兄。”節推就是推官(安撫司幕職)。雖然是一首以戲為勸的小詞,但是作者在勸友人立志報國的同時,也表現了自己恢復神州的遠大抱負。上片描述林推的俠少生活和日夜狂飲縱博的豪情,下片寫勸林推官不要消磨壯志于風月場中,而要為收復中原失地而建功立業。雖然規勸的意味十分明確,但是語意卻很溫和。林推并非人名,是姓林的節度推官,從詞意來看也是位熱血少年。可能是不為當權者所重用,所以有點狂放不羈,大有杜牧“十年一覺揚州夢”的味道。劉克莊與此人關系不錯,所以便以長者的身份寫了這首詞對他進行勸說。他的用心可謂良苦,可以說于國于家,于公于私都十分有利,可以把它作為教育后輩的至理名言。“躍馬長安市”寫林推之豪俊俠義。“客舍似家家似寄”的客舍并非一般的旅館,而是指歌樓妓院之類,暗寫其嫖妓。“青錢”句寫狂飲,“紅燭”句寫其縱博。又嫖、又喝、又賭,惡習種種。有些古人就認為這些行為是風流,許多文人俠士在不得意的時候都會呈現出這種風流狀態。林推就是屬于這種年輕有志而不得志的一類,否則劉克莊也不會勸他的,也就沒有千古傳誦的規勸詞。下片的前兩句是從個人的私生活方面來勸,指出娼妓多是為了錢,而妻子則不一樣,只有妻子是可靠的,總來說,這些都是經驗之淡。后兩句是從國事方面來勸,這里是全首詞的最高潮,“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擲地有聲,朗朗上口,令人振奮。全詞格調輕松明快,意義深遠,語重情長,有警世的意義。

 

 

     9、孔子有一句話:“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意思就是說:人要有宏偉的抱負和堅強的意志,因為他身上的責任很重,要走的路很遠。 

    哲人培根也曾經說過:一切真正偉大的人物(無論是古人、今人,只要是其英名永銘于人類記憶中的),沒有一個因愛情而發狂的人——因為偉大的事業抑制了這種軟弱的感情。 

    一個人想做點事情,就不要拖泥帶水的。正如劉克莊的詞: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

   10、“旁邊拍手笑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心里到底有了安慰。這,才是鐘躍民的真實。說到此,不得不提的是南宋詩詞名家——劉克莊。其詞風承嫁軒一脈,其一生幾起幾伏,詩詞間大氣雄渾慷慨悲壯,卻并不消沉。鐘躍民能在當時的環境吟誦這一句,已非俗輩。
真正的哲人不一定整日做沉思狀,更不必清心寡欲。嬉笑怒罵間,未必缺乏深刻的理性內涵。“世間濁濁,唯我獨清;世人皆醉,唯我獨醒。”面對高官,直陳滿腹經綸;舌戰群儒,真叫百口莫辯。每每語驚四座,叫人嘆為觀止。沒人說他學富五車,可他確在狂歌暢飲中肆無忌憚地彰顯他獨有的哲人智慧。“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鐘躍民終于拋卻了犬馬聲色的奢靡與放浪,只身西去,開始了新的人生探索。寧愿遠離塵囂遠離歌舞升平的人寰,憑古吊今,追古溯今,誰能說這不是思想者悲天憫人的坦蕩胸懷。
入世與出世之間,鐘躍民的詩人、哲人氣質不必刻意說明,便也了然。(看《血色浪漫》,品鐘躍民之精彩!

 

    11、

范仲淹是宋朝名臣,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和文學家。“先天下之憂而憂”,正是范仲淹一生的寫照。他拋下家室與韓琦一起鎮守陜西,屢次擊退西夏、契丹的侵此段以范仲淹的經歷為例,論證“先天下之憂而憂”,極具說服力。可見作者對題意的背景了解得非常清楚!擾,保衛了國家的安全;在那“長煙落日孤城閉”的荒涼駐地,他也曾想過家,沉吟過“濁酒一杯家萬里”的詩句,然而當他想到“燕然未勒歸無計”,就矢志在邊關風餐露宿度過半輩子。是啊,“愿得此生長報國,何須生入玉門關”呢?

“先天下之憂而憂”,它抒發了有志之士為祖國的領土完整和繁榮富強、為拯救人類的疾苦而奮斗的壯志豪情,它激勵了無數的人為國捐軀。這一段先以一句領起,接下來以文天祥的典型事例敘其事、引其詩文,論述其人的憂以國事的高尚品格,揭示題意的豐富內涵。文天祥在元軍兵臨城下時,明知前去談判兇多吉少,但考慮到“國事至此”,就“不得愛身”了。他置個人生死于度外,幾度掙脫魔掌,以期重整山河,為國雪恥,臨死時還一心要挽救祖國。他在《〈指南錄〉后序》中發誓:“生不能救國難,死猶為厲鬼以擊賊。”在《過零丁洋》那首詩中抒發的“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慷慨悲歌,更是光耀日月,名垂千古,集中體現了“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內涵。

    要獲得真正的幸福,就必須確立起正確的幸福觀,投身到為人民服務、建設祖國和保結尾聯系實際,表達了要傳承和效法古仁人志士的“先憂”的“志趣”。卒章顯志。衛祖國的洪流中去,經風雨,見世面,牢記“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的歷史古訓,而決不能貪圖個人享受。古人說:“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又說:“男兒本自重橫行。”先人都主張志在四方,為國效命,今人更應該做一個憂國憂民的“先憂者”。

 

    12、饒宗頤先生曾將“流淚的文學”與“流血的文學”加以區別:“王氏亦謂其平生最愛尼采所言以血書者,舉后主之詞為例。余意以血書者,結沉痛于中腸,哀極而至于傷矣。詞則貴輕婉,哀而不傷,其表現哀感頑艷,以‘淚’而不以‘血’;故‘淚’一字,最為詞人所貫用。間曾試論:

   ‘人遠淚闌干,燕飛春又殘。’‘舊時衣袂,猶有東風淚。’此傷春之淚也。

   ‘殘月出門時,美人和淚辭。’‘為問世間離別淚,何日是滴休時?’此傷別之淚也。

   ‘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此亡國之淚也。

   ‘酒入愁腸,化做相思淚。’‘愁場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此懷舊思鄉之淚也。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此無可告語之淚也。

   ‘紅淚自憐無好處,夜寒空替人垂淚。’此徒呼奈何之淚也。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英雄淚。’此淚之可以回腸蕩氣者也。

   ‘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白發書生神州淚,盡凄涼,不向牛山滴。’此淚之可以起頑立懦者也。故淚雖一緒,事乃萬族。詞中佳句,蓋無不以淚書者,已足感人心脾,一唱三嘆,特不至于‘淚盡而繼之以血’耳。”

 

    13、偶然讀宋詞,瞧著瞧著,覺得某些詞句可以作為金大俠書中群英的寫照,或性格,或心情,或故事情節……頗具神韻:

    蕭峰:易挑錦婦機中字,難得玉人心下事,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劉克莊《木蘭花》

    胡斐:未必人間無好漢。劉克莊《賀新郎》

    程靈素:紅燭自憐無好計。夜寒空替人垂淚。晏幾道《鷓鴣天》

    袁紫衣:算空有并刀,難剪離愁千縷。姜夔《長亭怨慢》

    苗若蘭:聞琴解佩神仙侶。晏殊《木蘭花》

    狄云:從今認得歸田樂,何必桃源是故鄉。李之儀《鷓鴣天》

    段譽:千絲怨碧,漸路入仙塢迷津,腸漫回,隔花時見,背面楚腰身。吳文英《渡江云》

    王語嫣: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晏殊《浣莎溪》

    
    虛竹: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晏幾道《鷓鴣天》

    木婉清:而今樂事他年淚。朱服《漁家傲》

    段正淳:應自喜,初入長安亂蜂蝶,杜郎老矣,想舊事花須能說。周密《瑤華》

    無涯子: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蘇東坡《卜算子》

    郭靖:少年俠氣,交結五都雄,肝膽洞,毛發聳,立談中,死生同,一諾千金重,推翹勇,矜豪縱,輕蓋擁,聯飛忑,斗城東。賀鑄《六州歌頭》

    黃蓉: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張先《千秋歲》

    楊康:可堪回首,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辛棄疾《永遇樂》

    穆念慈: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趙令畤《清平樂》

    黃藥師:舉世疏狂誰似我?張元斡《減字木蘭花》

    歐陽峰\洪七公:白發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辛棄疾《賀新郎》

    楊過:黃花白發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賀鑄《六州歌頭》

    小龍女: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秦觀《鵲橋仙》

    郭襄:此去經年,應是良辰美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柳永《雨霖鈴》

    何足道: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岳飛《小重山》

    小昭:無奈歸心,暗隨流水到天涯。秦觀《望海潮》

    李文秀: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李清照《一翦梅》

    韋小寶:最喜小兒無賴。辛棄疾《清貧樂》

    陳近南:耿耿孤忠磨盡,唯有老天得知。家鉉翁《念奴嬌》

    陳圓圓:小令尊前見玉蕭,銀燈一曲太妖嬈歌中醉倒誰能恨?唱罷歸來酒未消。晏幾道《鷓鴣天》

    令狐沖:勸君莫作獨醒人,爛醉花間應有數。晏殊《木蘭花》

    儀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依消得人憔悴。柳永《蝶戀花》

    風清揚: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如今無一人。晏殊《木蘭花》

    岳靈珊:當年不肯嫁春風,如今卻被秋風誤。賀鑄《芳心苦》

    任我行:老子平生江南江北。黃庭堅《念奴嬌》

    香香公主:湘娥化作此幽芳,凌波路,古岸云沙遺恨。吳文英《花犯》

    金蛇郎君:為誰醉倒為誰醒,到今猶恨輕別離。呂本中《踏莎行》

    阿九:一從別后各天涯。歐陽修《蝶戀花》

 


    14、偶爾回頭,看過往紅塵奔逝東流,從前歲月,隨波逐浪,漂浮不定。世俗偏見,爾隨世態炎涼,充斥人間。或許是人還尚早。孤獨倚窗前,雨聲淅瀝,迷茫處,凄涼繚繞。人心恰似云中月,畫藕江上堤臺柳。所剩思量,摻拌絕望。一計少年心。胸納百川,然卻心事無窮。喜瀟灑,好浪漫,迷夢忘我,孰不知仇恨已穿腸。雖知曉,此期非高唱惆悵離別時。然卻似那“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悲消愁愁更愁”。早已泥足深陷。夜已墜冬,三更夜,起身呼喚,誰能知我一肚辛酸。苦于此情難記,怕“寄情直于西邊月,明月只將照溝渠”。又恐它,隨風直到夜郎西,更無人能懂。滿面蒼茫,滿心迷惘,驚覺難入睡。思前想后,翻來覆去,思母,思父,思兄弟潸然欲泣。喜還記“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想從前,一代才子---屈原跳江絕世,解脫難已,一時不開,遺下千古未解恨,不冥而終。或許,這離我還太遙遠,經歷人生苦痛,掀開塵封憾事,已是亙古不變的定律。拋開寂寞難過時,辛酸的淚滴。自古生死存亡皆系在一線之間。幸有人相助,舊事不重提,執手望遠方,莫把頭回看。......
  歸去,歸去,不如歸去。佳人已逝,殘軀獨留,空剩相思意。笑,唯有笑青天,可嘆一介文儒。恨不能一劍黃泉,一解相思痛。誰奈!誰奈!田園醉夢,把酒鄉間,月下溪邊兩人愿,千年的等待滋味酸酸楚楚,誰人憐。
  愿隨清風流水去,輕攜兩袖清風,無心空皮囊,何絲仙風道骨早隨佳人去。
  吾亦歸去。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