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白發書生神州淚,盡凄涼,不向牛山滴。
白發書生神州淚,盡凄涼,不向牛山滴。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白發書生神州淚,盡凄涼,不向牛山滴。

   [譯文]  我這白發書生為中原不得恢復而傷心流淚,但也決不會像齊景公那樣觸景傷情,為貪生怕死而悲泣。

   [出典]  劉克莊  《賀新郎》

   注:

   1、 《賀新郎》  劉克莊

     湛湛長空黑,更那堪、斜風細雨,亂愁如織。老眼平生空四海,賴有高樓百尺。看浩蕩、千崖秋色。白發書生神州淚,盡凄涼、不向牛山滴。追往事,去無跡。

  少年自負凌云筆。到而今、春華落盡,滿懷蕭瑟。常恨世人新意少,愛說南朝狂客。把破帽年年拈出。若對黃花孤負酒,怕黃花也笑人岑寂。鴻北去,日西匿。

   2、注釋:

     湛湛:深遠的樣子。

     牛山:在山東臨淄縣南。

     凌云筆:高超的大手筆。

     春華落盡:意謂豪情已消盡。春華:春天的花朵,比喻文才。

     南朝狂客:指孟嘉。晉孟嘉為桓溫參軍,嘗于重陽節共登龍山,風吹帽落而不覺。

     黃花:菊花。

     岑寂:寂寞。

     匿:隱藏。

 

    3、譯文:

     天空中陰云四和,一片昏黑,再加上斜風細雨,令人愁思紛亂如織。一雙老眼已看盡人世滄桑,虧得有高樓百尺,讓我盡睹秋光中的千巖萬壑。想我一介書生今已白發,仍常為神州淪陷而傷心落淚。雖然是滿目凄涼,絕不作牛山滴淚貪生怕死哭滂沱。往事如煙,無從尋索。

    少年時自負有凌云健筆,到如今才華耗盡,只剩滿杯的蕭瑟。常怨恨世上文人缺少新意,每到重陽,便拈出風吹帽落的南朝狂客。如果面對菊花不痛飲,怕是菊花也會笑我太寂寞。望鴻雁離開北方向南飛去,夕陽西下,漸漸隱身于遠山之側。

   4、劉克莊的生平見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

 

   5、辛棄疾經常采用《虞美人》這個詞牌,適于抒寫豪放的感情,劉克莊也愛采用,在他的今存全部詞作中占了百分之十六、七。此詞題作“九日”,是重陽節登高抒懷之作。但詞人又不落俗套,把一首重陽詞寫得頗有特色:“白發書生神州淚”,作者慨嘆自己的老大和中原的淪陷,內容充實,感情深厚:“常恨世人新意少”一句則恰恰從這種恨世人少新意的本身顯示出了一點難得的心意。應該說,這首詞是劉克莊的有代表性的一篇佳作。

  上片首句很有分量。“湛湛長空”是登上高樓放眼眺望所見,展現出開闊的空間,而用“黑”字描繪黃昏,顯然是用夸張的筆法表述心情的沉重。然后以“更那堪”為樞紐,轉出“斜風細雨”,筆調忽轉細膩。“亂愁如織”,比喻貼切,充滿了低沉的情調,而接下來的幾句又以磅礴的氣勢掃蕩了這種低沉。“老眼平生空四海,賴有高樓百尺。看浩蕩千崖秋色。”“浩蕩”二字,既描繪出千崖秋色,也抒發了開闊胸襟,一語雙關。接下來,由“浩蕩”較為“凄涼”的同時,立即用齊景公牛山滴淚的典故,反襯自己由于感慨神州陸沉而滴下的憂國之淚,其性質與程度是難以比況的,因此“凄涼”又立即轉成了悲壯。文章貴有波瀾,如此跌宕頓挫,才能把作者胸中的感慨抒發透徹。

  下片承“白發書生”進行發揮,從今昔對比中發出了深沉的嘆息:“少年自負凌云筆。到而今、春華落盡,滿懷蕭瑟。”主要是抒寫自己少年時的豪情才氣,并進一步突出如今的滿懷家國之恨。下邊更引出了“常恨世人新意少”的名句。何以見得世人少有新意?“愛說南朝狂客,把破帽年年拈出。”這里用的是“孟嘉落帽”的典故。用典故貴有新意,大家手筆,往往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劉克莊嘲笑世人缺少新意,這本身,也未嘗不是一點新意。下邊寫出飲酒,語頗顛狂,好象詞句本身也浸透著幾分醉態:“若對黃花孤負酒,怕黃花也笑人岑寂。”作者以“白發書生”自稱,已經感到“滿懷蕭瑟了。”賞花飲酒,聊以自慰。但是,蕭瑟岑寂之感是破除不了的,仔細體味起來,詞句之中仍然隱含著悲涼的情調。“鴻并去,日西匿”的結尾,寫天際廣漠之景物,與首句相呼應。

  劉克莊的詞眼界力求開闊,胸襟力求高曠,以達到雄健豪壯的格調,他的這一追求,在這首《賀新郎》里已經得到了體現。即用豪放筆,又恰當地穿插細筆把“大聲”和“小聲”結合起來,從而達到“欲托朱紶寫悲壯”的目的。

 

   6、上片寫重陽節登高望遠所引起的感喟。首三句先以“湛湛長空黑”烘托出胸中塊壘。滿天密布深黑的烏云,再加上陣陣斜風細雨,真是““滿城風雨近重陽”,使人心亂如麻,愁思似織。下面四句說平生目空一切,他自稱“一生枘鑿,壯夫瞋懦,通人嫌拗。”(《水龍吟》)曾因泳《落梅》詩譏刺時政,“君廖掌花權柄,卻忌孤高不主張。”致遭權臣忌恨,由此病廢十年,但他并不因而畏怯,這在他病后仿梅絕句中可以看出,“夢得因桃卻左遷,長源為柳忤當權。幸然不識桃并柳,也被梅花累十年。”重陽本來是登高之佳節,由于風雨凄凄,只能登上高樓,放眼遙望千山萬壑,浩蕩秋色,也即是“群玉峰頭,萬里秋無極。”(趙以夫《龍山令》)高樓百尺,用劉備語,劉備與許汜共論天下英雄;許汜說“陳元龍湖海之士,豪氣不除。”由于許汜只知求田問舍,營個人私事,因此陳元龍與許汜不多講話,并讓他睡下床。劉備批評許汜自私,并且說,要是我的話,就自己睡在百尺高樓,叫你睡在地上。事見《三國志·魏志·陳登傳》詞中的百尺高樓,是指英雄志士登臨望遠之所。

  接著四句是登高樓后觸目傷懷。自己本是一介書生,如今垂垂老矣,憂國之心尚在,他于送黃成父還朝時說:“時事祇今堪痛苦,未可徐徐俟駕。好著手、扶將宗社。”(《賀新郎》)個人受謗廢黜都不介意,只有恢復神州,是他最大愿。面對千崖,聯想起唐代杜牧在池州刺史任上寫下的《九日齊山登高》詩末兩句云:“古往今來只如此,朱山何必獨沾衣?”他同意杜牧所云,感觸人生無常是古往今來很多人共有的心情,因此也不必像齊景公那樣在牛山獨自淚下沾衣。但作者在此雖認為不必為個人得失計較,同時也突出“神州淚”之可貴。雖然往事一去無跡,卻仍然不能在記憶中抹去,至此詞意陡轉,過渡到下片的回憶當年。

  下片先說少年時代自負有下筆千言的才華,頗思有所作為。“凌去筆”,用《史記·司馬相如傳》典故,“相如既奏《大人》之頌,天子大說,飄飄有凌云之氣,似游天地之間意。”“到如今”兩句寫現在,與前面形成鮮明對照,嘆息如今已是才華消盡,只余暮年蕭瑟之感。“常恨”三句,結合九日登高題意,慨恨文士不顧國家多難,只想效法魏晉名士風流,遇到重陽節,總愛提東晉孟嘉落帽故事。孟嘉于九月九日隨桓溫游龍山,風吹帽落,他并不覺得。桓溫命人寫文章嘲笑他,他亦取筆作答,文辭超卓,四座極嘆服。(《晉書·孟嘉傳》)在作者看來,這種毫無現實意義的所謂名士風流,不過是早已過時的狂客行徑,不值得每年重九都要把它稱揚一番。“若對”兩句,指包括自己在內的憂國志士,他們與前者亦形成鮮明對比,并不追慕魏晉風度,而是對“時事祇今堪痛哭”的現狀感到憂心如焚而又無能為力。詞意至此急轉直下,作者在感憤之余,覺得自己既不能改變這種局面,際此佳節也只能賞黃花以遣懷,但誰如果只是賞花而辜負了美酒(即不飲酒),恐怕連黃花也要笑人太孤寂了,言下之意是壯志未酬,只能借酒澆愁。

  末兩句以登高作結,雨消云收,暮色漸至,下如江淹《恨賦》所云:“白日西匿,隴雁北飛。”秋天鴻雁南來,明春仍然北去,北上恢復神州的大業卻遙無實現之日,眼看白日西下,象征闃國勢危殆,令人痛心。自己老眼平生,壯志難伸,亦只能長歌當哭,借酒澆愁。(君照)

 

    7、“白發書生神州淚,誓死不向牛山滴”。抒發了作者關心國事,壯志難酬的滿腔憂愁,強烈而大膽表達了作者不敢茍同時下的軍事外交政策的保留看法卻又壯心不已,回想歷史,“白發書生”為泱泱大國山河紛紛被搶占灑下“神州淚”,與歷史上齊景公望都城而留下的“牛山滴”何曾相似,至此,壯志未酬,往事逝如斯的深沉歷史憂傷,躍然紙上。作者慷慨昂,誓言:中華民族有著英勇頑強,前赴后繼,堅貞不屈的精神,誓死捍衛國家民族的最高利益,這“神州淚”絕不會向“牛山滴”,向牛山滴的歷史悲劇絕不能再重演。至此本詩的藝術感染力也達到了最高點。

 

    8、歸納《宋詞三百首》,初探《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文人發展的十句詞。

詩人發展的第一句詞:

“少年自負凌云筆”( 出處:劉克莊《賀新郎》)

詩人發展的第二句詞:

“煙蓑散響驚詩思,還被亂鷗飛去,秀句難續。”(出處:史達祖《八歸》)

詩人發展的第三句詞:

“前度書多隱語,意淺愁難答。昨夜詩有回文,韻險還慵押。”(出處:晏幾道《六幺令》)

詩人發展的第四句詞:

“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別是閑滋味。”(出處:李清照《念奴嬌》)

詩人發展的第五句詞:

“衣上酒痕詩里字,點點行行,總是凄涼意。”(出處:晏幾道《蝶戀花》)

詩人發展的第六句詞:

“便角枕題詩,寶釵貰酒,共醉青苔深院。”(出處:呂濱老《薄幸》)

詩人發展的第七句詞:

“自憐詩酒瘦,難應接許多春色。”(出處:史達祖《喜遷鶯》)

詩人發展的第八句詞:

“臨分敗壁題詩,淚墨慘淡塵土。”(出處:吳文英《鶯啼序》)

詩人發展的第九句詞:

“秦關汴水經行地,想登臨都付新詩。”(出處:周密《高陽臺》)

詩人發展的第十句詞:

“傷心故人去后,冷落新詩。”(出處:李邴《漢宮春》)

 

    9、在詩文中,有關哭泣的典故不勝枚舉,灑淚遣情的詩句不知有幾多。杜甫一生顛簸流離,語涉哭泣的詩句俯拾皆是,1400餘首杜詩中,含有哭詞淚語的近200首。諸如「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路衢惟見哭,城市不聞歌」;「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巾」;「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幹雲霄」;「野哭幾家聞戰伐,夷歌數處起漁樵」等。杜甫長歌當哭,憂國憂民情懷溢於言表。其他名句如,陳子昂「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蘇軾「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歐陽修「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范仲淹「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劉克莊「白髮書生神州淚,盡淒涼、不向牛山滴」;朱淑真「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柳永「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晏殊「未知心在阿誰邊,滿眼淚珠言不盡」;王實甫「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曹雪芹「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等等。

 

    10、人類學家發現,在種類眾多的靈長類動物中,人類是唯一會哭泣流淚的成員。流淚分兩類:反射性流淚和情感性流淚。要探究流淚的具體原因,或者是“英雄有淚不輕彈”,或者是“花前淚下,月下傷情”。常言道;喜怒哀樂,人之常情。即便是一個性格剛強的人,也難免會有痛哭流涕、或者黯然淚下的時候。而且,人們不僅悲哀時會流淚,高興時、激動時也會流淚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在喝酒時落淚。

范仲淹《蘇幕遮》“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范仲淹《御街行》“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

朱服《漁家傲》:“寄語東陽沽酒市,拼一醉,而今樂事他年淚。”

周邦彥《解連環》:“拼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在歌唱中落淚

張炎《月下笛》:“只愁重灑西州淚,問杜曲人家在否?”

周邦彥《大酺》:“未怪平陽客,雙淚落、笛中哀曲。”

周邦彥《石州慢》:“將發,畫樓芳酒,紅淚清歌,便成輕別。”

周紫芝《鷓鴣天》:“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

姚云文《紫萸香慢》:“盡烏紗便隨風去,要天知道,華發如此星星,歌罷涕零。”

晏幾道《虞美人》:“一春離恨懶調弦,猶有兩行閑淚、寶箏前。”

呂濱老《薄幸》:“盡無言閑品秦箏,淚滿參差雁。”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相顧落淚。

柳永《采蓮令》:“千嬌面、盈盈佇立,無言有淚,斷腸爭忍回顧?”

柳永《雨霖鈴》:“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蘇軾《江城子》:“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蘇軾《賀新郎》:“花前對酒不忍觸。共粉淚、兩簌簌。”

周紫芝《踏莎行》:“情似游絲,人如飛絮,淚珠閣定空相覷。”

賀鑄《綠頭鴨》:“翠釵分、銀箋封淚,舞鞋從此生塵。”

蔡伸《蘇武慢》:“盡遲留、憑仗西風,吹干淚眼。”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的離別落淚

歐陽修《蝶戀花》:“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歐陽修《蝶戀花》:“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

秦觀《江城子》:“動離憂,淚難收。便做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

徐伸《二郎神》:“重省別時淚濕,羅衣猶凝。”

韓元吉《六州歌頭》:“消瘦損,憑誰問?只花知,淚空垂。”

辛棄疾《賀新郎》:“ 遼陽驛使音塵絕,瑣窗寒、輕拢慢捻,淚珠盈睫。”

歐陽修《青玉案》:“不枉東風吹客淚,相思難表,夢魂無據,惟有歸來是。”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的感慨落淚

歐陽修《踏莎行》:“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闌倚。”

劉克莊《賀新郎》:“白發書生神州淚,盡凄涼不向牛山滴。”

劉克莊《木蘭花》:“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

周密《花犯》:“楚江湄,湘娥乍見,無言灑清淚,淡然春意。”

張炎《八聲甘州》:“短夢依然江表,老淚灑西州。”

程垓《水龍吟》:“如今但有,看花老眼,傷時清淚。”

范仲淹《漁家傲》:“將軍白發征夫淚。”

張孝祥《六州歌頭》:“使行人到此,忠憤氣填膺,有淚如傾。”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的暗中流淚

周邦彥《夜游宮》:“橋上酸風射眸子。”

吳文英《八聲甘州》:“箭徑酸風射眼,膩水染花腥。”

周邦彥《綺寮怨》:“何須渭城,歌聲未盡處,無淚零。”

田為《江神子慢》:“太情切,消魂處、畫角黃昏時節。聲嗚咽。”

韓縝《鳳簫吟》:“繡幃人念遠,暗垂珠露,泣送征輪。”

周邦彥《蘭陵王》:“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袁去華《劍器近》:“偷彈清淚寄煙波,見江頭故人,為言憔悴如許。”

袁去華《安公子》:“獨立東風彈淚眼,寄煙波東去。”

陸淞《瑞鶴仙》:“屏閑麝煤冷,但眉峰壓翠,淚珠彈粉。”

吳文英《齊天樂》:“華堂燭暗送客,眼波回盼處,芳艷流水。清尊未洗,夢不濕行云。漫沾殘淚。”

李甲《帝臺春》:“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

蔣捷《瑞鶴仙》:“瓊瑰暗泣,念鄉關、霜華似織。”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的淚的痕跡

劉一止《喜遷鶯》:“淚痕帶霜微凝,酒力沖寒猶弱。”

賀鑄《望湘人》:“淚竹痕鮮,佩蘭香老,湘天濃暖。”

吳文英《鶯啼序》:“臨分敗壁題詩,淚墨慘淡塵土。”

魯逸仲《南浦》:“為問暗香閑艷,也相思、萬點付啼痕。”

吳文英《三姝媚》:“湖山經醉慣,漬春衫,啼痕酒痕無限。”

趙令畤《蝶戀花》:“紅杏枝頭花幾許?啼痕止恨清明雨。”

吳文英《瑞鶴仙》:“試挑燈欲寫,還依不忍,箋幅偷和淚卷。”

黃公紹《青玉案》:“春衫著破誰針線?點點行行淚痕滿。”

毛滂《惜分飛》:“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周邦彥《蝶戀花》:“喚起兩眸清炯炯,淚花落枕紅綿冷。”

晏幾道《思遠人》:“淚彈不盡臨窗滴,就硯旋研墨。”

晏幾道《木蘭花》:“誰知錯管春殘事,到處登臨曾費淚。”

晏幾道《留春令》:“樓下分流水聲中,有當日、憑高淚。”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淚的借喻

晏幾道《蝶戀花》:“紅燭自憐無好計,夜寒空替人垂淚。”

蘇軾《水龍吟》:“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吳文英《浣溪沙》:“落絮無聲春墮淚,行云有影月含羞,東風臨夜冷于秋。”

韓元吉《好事近》:“惟有御溝聲斷,似知人嗚咽。”

周邦彥《夜飛鵲》:“斜月遠、墜余輝,銅盤燭淚已流盡,霏霏涼露沾衣。”

吳文英《賀新郎》:“嘆當時、花竹今如此,枝上露,濺清淚。”

黃孝邁《湘春夜月》:“空尊夜泣,青山不語,殘照當門。”

劉辰翁《蘭陵王》:“想玉樹凋土,淚盤如露。”

劉辰翁《寶鼎現》:“父老猶記宣和事,抱銅仙、清淚如水。”

王沂孫《齊天樂》:“銅仙鉛淚似洗,嘆移盤去遠,難貯零露。”

吳文英《齊天樂》:“清尊未洗,夢不濕行云。漫沾殘淚。”

王沂孫《法曲獻仙音》:“縱有殘花,灑征衣、鉛淚都滿。但殷勤折取,自遣一襟幽怨。”

辛棄疾《賀新郎》:“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誰共我,醉明月?”

朱嗣發《摸魚兒》:“君且醉,君不見長門青草春風淚。”

 

    《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擦拭淚水

周邦彥《浪淘沙慢》:“正拂面、垂楊堪攬結,掩紅淚、玉手親折。”

彭元遜《六丑》:“點點摶作雪綿松潤,為君裛淚。”

辛棄疾《水龍吟》:“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11、任何生命個體都不可能擺脫空的孤獨,這是生命的痛苦,又是社會賦予人的尊嚴,是孤獨的獨創,孤獨的放逐,孤獨的迸發。“屈原詞賦懸日月,楚王臺榭空山丘。”(李白《江上吟》),李白是理解屈原的,如果沒有空山丘的同感,哪能把屈原的詞賦歌頌到懸日月的地步呢!屈原的遭遇不必細說,我們有時還是把孤獨以紀念的方式向屈原訴說啊!“鳳凰臺上鳳凰游,鳳去臺空江自流。”(李白《登金陵鳳凰臺》),“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崔顥《黃鶴樓》),鳳凰黃鶴在樓臺,輝煌而美麗,但它們都不見了,過去的猶如大江奔流,白云悠悠。人的一生,時光易逝,歲月不倒流,歷史滄桑令人感慨。而歷史正是給我們一代一代的人無限的孤獨,有人因之受害,有人因之受益。我在想,空有時可能就是人類孤獨的價值所在。

    “老眼平生空四海,賴有高樓白尺,看浩蕩、千崖秋色。白發書生神州淚,盡凄涼不向牛山滴。”(劉克莊《賀新郎》),孤獨者之所以能夠孤獨下去,并非因為他自己甘于絕望,而是不忍心于凄涼,人的憂患等不來輝煌的結果,白發書生怎能不流淚呢。杜甫的官沒有多大,甚至可以說不算官,但他還是想把自己所學施展施展,無奈國家動亂,民不聊生,空有一腔熱血。他自己如此,追懷別人亦如此,他在《蜀相》中寫諸葛武侯祠感嘆“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好音。”碧草映階,黃鸝隔葉,本是一種賞心悅目的景象,但黃鸝叫得那么動聽,可有誰聽呢?這一“空”字寫得特妙,使人油然而生惆悵的感物懷人之意。

   “水軍東下本雄圖,千里長江隘舳艫。諸葛心中空有漢,曹瞞眼里已無吳。兵銷炬影東風猛,夢斷簫聲夜月孤。過此不堪回首處,荒礬鷗鳥滿煙蕪。”(杜庠《赤壁》),“是非成敗轉頭,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山國演義》開篇語),歷史形而上地賦予我們這種滄桑的結論,使我們看了《三國演義》后,人似乎一步一步被抽空血液,最后全身冰涼,這個過程不僅是嘆息,而是讀完作品后的長久孤獨。

    我們回顧歷史,如果只是抱著“是非成敗轉頭,青山依舊在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