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譯文]   在這百草千花斗艷的游春路上,你的香車又系在了誰家的樹上?

  [出典]  五代  馮延巳   《蝶戀花》

  注:

  1、 《蝶戀花》 馮延巳 

    幾日行云何處去?忘卻歸來,不道春將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

  2、注釋:此詞一作歐陽修詞。

   行云:宋玉《高唐賦序》:“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云,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本以朝云、行雨指女性,此處指人行蹤不定如流云飄浮。

   不道:不覺。

   百草千花:詞意雙關,即指寒食時節的實景,也暗喻花街柳巷的妓女,白居易《贈長安妓女阿軟》:”綠水紅蓮一朵開,千花百草無顏色。:

   寒食:節令名,清明前一天(一說前兩天),相傳起于晉文公悼念介子推事,以介子推抱木焚死,就定于是日禁火寒食。

   香車:七香車,用多種香料涂飾的車,泛指華麗的馬車。

   陌上:本指田間的小路,這里泛指應指馬路。

   撩亂春愁如柳絮:煩亂的春愁就如同滿天紛飛的柳絮。

   悠悠:一作“依依”。 

 

 

  3、譯文1:

    你就像天上飄浮不定的云,不知去了哪里?只知游玩卻忘記了回來,也不管春天就要過去,在花團錦簇的寒食節氣,你的車馬不知停在處。

  我含著眼淚獨自倚靠在樓臺上自顧自語,問那雙雙歸來的燕子,來時可曾與你在路上相遇? 我心中繚亂的愁絮就如同空中迷蒙紛飛的柳絮。在迷蒙的夢中你的蹤影也無處尋覓。

    譯文2: 

    遙想著那位出門冶游、樂不思歸的男子,她淚眼倚樓,喃喃自語,發出一連串的疑問:多日不見影蹤,你究竟飄蕩到了何處?春色將暮,你難道還不想歸家?在這百草千花斗艷的游春路上,你的香車又系在了誰家的樹上?

    含淚轉問穿簾的雙燕:你們飛來飛去,路上有否見到過他?雙燕不理,翩然遠飛,只剩下一片蒙蒙飛舞的柳絮。亂紛紛的柳絮撩動她的春愁,并把她帶入悠悠蕩蕩的夢中,讓她在飄忽的春夢中繼續追尋他的行蹤。

    譯文3:

    薄情的郎君如同飄忽的云,不知飛到什么去處。連連數日,忘了返回,全不顧春天已將逝去。正當這寒食清明的時節,百草爭綠,千花競開,而他那輛香車,如今不知拴系在誰家的樹木?

    倚樓張望,滿眼珠淚,正逢一雙燕子飛回窠居。我對著燕子癡情地問:歸來的路上可曾與我的郎君相遇?紛亂的春愁如飄飛的柳絮,縱然我情懷一片,怕是連夢里也尋他不住。

   譯文4:

   幾日來像行雲般到了什麼地方?都忘記回來了,不覺春天又快將過盡當寒食節那天,路邊長滿各是各的花草,她那美麗的車子究竟停在誰家的呢?我留著淚,斜倚樓上的欄干頻頻自言自語,當那雙燕從田野上飛來的時候,又是否碰見她呢?春天的情緒使人紛亂,像柳花一般,依約的感情,連夢中也無法捉摸  

     4、 馮延巳生平見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

 

     5、此詞見于馮延巳《陽春集》。這是一首思婦詞,內容和意境與另一首《蝶戀花》“庭院深深”十分相似。寫愛人如行云游蕩在外而忘歸,春將暮殘,百草千花的寒食踏春路上游人雙雙對對,更顯閨中女子的孤獨,乃至夢中也尋他不見,表現她對愛人的思念和癡情。

   上片抒寫女主人公對游蕩不知返的愛人由念極而生怨的復雜感情,那怨情又只表現為“微慍而不怒”,詞中沒有一句正言歷色的遣現,而只有溫柔的嗔怪。句首以問起,問人去何處?“忘了”兩句,言春將暮,而人猶不歸,怨之至,亦傷之至。“百草”兩句,復作問語,問人牽系誰家,總以人不歸來,故一問再問。

    換頭,因見雙燕,又和淚問燕可逢人,相思之深、悵望之切,并可知已。。“雙燕”的問句是癡極之語,十分動人。

    下片通過女主人公倚樓、獨語、問燕、尋夢等一系列行為和內心活動,抒寫了她滿懷相思與撩亂春愁交織在一起的、纏綿悱惻的情感末二句層深而渾成,與“淚眼問花花不語”有異曲同工之妙。揭出愁思無己之情,即夢裹亦無尋,纏綿悱惻,一往情深。

   全詞塑造了一個情怨交織內心的閨中思婦形象。語言清麗婉約,悱惻感人。

 

  6、“ 百草千花寒食路”可用來形容清明時節,郊外野路中花草盛開的美麗景象。“香車系在誰家樹”可用來隱諷伊人不知又在何處逗留。

 

   7、《人間詞話》二五

“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騁。”詩人之憂生也。“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終日馳車走,不見所問津。”似之。“終日馳車走,不見所問津。”詩人之憂世也。“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似之

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騁。——我想驅車前行,但環顧四周,又不知該去向何方——因生在亂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這是為自己如何安身立命而憂慮。“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也是一種對遠方的守望與追求兩者同是憂生”。

終日馳車走,不見所問津雖然也是驅車奔走在十字路口徘徊不定,不知該向哪里走的樣子,但卻是因詩書復何罪,一朝成灰塵”, “如何絕世下,六籍無一親”等憂慮,是走出了自我朝向世間的一種感慨,這也就是所謂憂世”,至于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一句有無所寄托,就不是能夠說清楚的事了,所以是否屬憂世之情還是個懸案

人生或許就是一輛馬車,命運的車輪究竟該駛向何方,常常都是個問題。

 

 

8、 轉眼又是寒食。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很多年后被張愛玲翻譯成白話文,則是簡單一句:原來你也在這里。又過很多年奶茶在歌中唱,為什么用盡全身力氣卻換
來半生回憶。
  ——惟有回憶中的那一個才是西泠松柏下的青驄少年人。這就是現實和理想的差距。
江湖相忘和柴米油鹽都是無可奈何的失去,所有想抓住都是支離破碎的夢境而已。如許經
年,始終記得那一個人的好,只不過因為不再真實。不真實得失卻了他原有的所有缺憾,
反而變成自己精心描繪的神像被供在神壇上膜拜著。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如是而已。

 

 

 

9、春已向晚,夜已遲暮,貨郎早已返回那貧寒卻溫暖的家,即便是你所留戀的風月場,也已經人聲寂寥,門前冷落。依門幾次回首,偶見人影晃動,都以為是你歸來的腳步,然而,華燈初上之時,恐怕你仍然‘誤入藕花深處’,沉醉不知歸路。
   人道‘閨中少婦不曾愁,春日凝裝上翠樓。’如今,我真的看見了陌頭的楊柳色,可是我依然是滿城柳絮。不是女子不知愁,不識女子何堪憂?女子不是只懂得濃妝艷抹,也不是只能抱怨情郎夜夜不歸。倘若,你是為求功名京城趕考,妾身會日夜焚香為你祈禱,若你是戎馬戰場鎮守邊疆,妾身也定當為你禱告五帝三皇,若你是四處游學抑或經商,妾身也可安心淺嘗書香。
   幾日行云何處去?忘了歸來,不道春將暮。也許在你風流快活的時候,你尚且不知,已到收獲時節,農忙時刻。每逢農忙,舊鄰多是歡暢,喜迎豐收,而我,寧可顆粒無收,因為如果衣不遮體,食不果腹,你也不會留戀風月,你也不會花前醉酒。
    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拈花惹草,自古男人風流韻事,娶妻納妾,本也無可厚非,然而,有家不歸,有妻不見,空房獨守,相對紅燭淌淚,已無語問蒼天。今夜,不知你宿何處,今夜,你的香車系于誰家樹?
    淚眼依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繚亂春愁如柳絮,依依夢里無尋處。痛,已無疾可痛,淚已無淚可流。獨依高樓聲細細,不敢高聲語,向天傾訴,天都不應答,對古樹長嘆,枯樹都已枯萎。對四鄰哀怨,反道落下個不遵婦道的名聲。日日依靠在樓下低語,只有在燕子路過時,向它詢問你的蹤跡,只是它怎能知道我是如何的期盼你歸家,我是如何的孤寂無助。全無結果,全無結果。也許,入夢以后,就可以尋到你的影子,然而入夢又何曾容易,即使可安眠,愁緒也無柳絮一般,漫天飄飛,朦朧一片,無處不在,依稀看到的你的影子,也隨著柳絮而去。
    幾日行云何處去?忘了歸來,不道春將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淚眼依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繚亂春愁如柳絮,依依夢里無尋處。
    不經離別苦,不知閨中怨。多年后的今天,我多想帶著那個棄你而尋芳訪的男子,一步一叩首的來到你的閨房,釋然你千年的哀怨。

 

   10、宋詞中的女子是油壁車中的女子。 “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她是來會情郎的么?“郎意濃,妾意濃。油壁車輕郎馬驄,相逢九里松。”原知道這人生只不過是一場繁華的浮夢,便不辭隔了世來和你相逢……
    宋詞中的女子是橋上的女子。我也曾癡想,千余年前,我定是一個高歌泛夜的士子,對著這煙柳畫船,神馳天外。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當曙光剛剛點染了天際,我便重扶殘醉,來尋那陌上的花鈿……那橋上的女子呵,兀自不肯回首凝睇,只管踏著青石板,提一盞荷燈,走進那曲曲折折的幽巷,留給我的僅是一個弱柳扶風的背影,讓我這個紅塵倦客生發出了“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的嘆惋。

 

   11、怨其實只是一種心態。怨天尤人并不可怕,發發牢騷,嘮叨嘮叨,可能于健康還有利,至少可以排解一下心中不平之氣。怕的是那種撒向人間都是怨,事事處處都是他人的不對,走路碰到一棵樹,都會怪這樹長的不是地方;路上碰到下雨,還會怪老天爺真會挑時候。

怨就怨吧,有什么大不了的。開天辟地以來,哀怨總是伴隨著蕓蕓眾生,尤愛光顧女性。有時候,它可能是閨中少婦們詩意的揮灑,如念一念“愿君關山及早度,念妾桃李片時妍”;有時候,它可能是職業女性們心緒的轉換,如想一想“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幽幽地,淺淺地,淡淡地,看上去更年輕一點,不要因為怨把自己當成徐娘,看上去更多一點嬌愛,不要因為怨連大自然的春光也不看了。要么像竇娥,冤死了,也要留股清氣;要么像李清照,凄凄慘慘戚戚之余,仍不失淑女的姿態。

要不然,你就是把欄桿拍遍,把欄桿拍穿,只怕也不減你沖天怨氣。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