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相去日已遠, 衣帶日已緩。
相去日已遠, 衣帶日已緩。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相去日已遠, 衣帶日已緩。

  [譯文]  丈夫離家,相隔一天比一天遙遠;思念丈夫,逐漸消瘦,衣帶一天比一天寬松。 

 [出典]  無名氏  《古詩十九首·行行重行行》  

  注:

  1、    古詩十九首

  行行重行行,   與君生別離。

  相去萬余里,   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   會面安可知?

  胡馬依北風,   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   衣帶日已緩;

  浮云蔽白日,   游子不顧返。

  思君令人老,   歲月忽已晚。

  棄捐勿復道,   努力加餐飯。

  2、注釋:

    重(chóng崇):又。這句是說行而不止。

  生別離:是“生離死別”的意思。屈原《九歌·少司命》:“悲莫悲兮生別離。” 

  相去:相距,相離。 

  涯:方。 

  阻:艱險。 

  胡馬:北方所產的馬。 

  越鳥:南方所產的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是當時習用的比喻,借喻眷戀故鄉的意思。 

  已:同“以”。遠:久。 

  緩:寬松。這句意思是說,人因相思而軀體一天天消瘦。 

  顧反:還返,回家。顧,返也。反,同返。

  “老”,并非實指年齡,而指消瘦的體貌和憂傷的心情,是說心身憔悴,有似衰老而已。

  “晚”,指行人未歸,歲月已晚,表明春秋忽代謝,相思又一年,暗喻青春易逝。

  棄捐:拋棄。 

  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這兩句是說這些都丟開不必再說了,只希望你在外保重。


   3、譯文1:

     你走啊走啊老是不停的走,就這樣活生生分開了你我。

  從此你我之間相距千萬里,我在天這頭你就在天那頭。

  路途那樣艱險又那樣遙遠,要見面可知道是什么時候?

  北馬南來仍然依戀著北風,南鳥北飛筑巢還在南枝頭。

  彼此分離的時間越長越久,衣服越發寬大人越發消瘦。

  飄蕩游云遮住了太陽,他鄉的游子不想回還。

  只因為想你使我都變老了,又是一年很快地到了年關。

  還有許多心里話都不說了,只愿你多保重切莫受饑寒。

   譯文2:

   走啊走啊越走越遠,就這樣活活與夫君分離。相隔萬水千山。各處天涯海角。道路險阻又漫長,誰知何時再見面?北方的馬依戀北風,南國的鳥棲息于南方。分別的日子太久了,人一天天消瘦。難道像白云遮日一樣,你也受到別的女子蒙蔽,而不想回家。相思讓人變老,青春悄悄消逝。我的思念和担心都不必說了,只盼你注意溫飽,保重身體。


   4、《古詩十九首》,組詩名,是樂府古詩文人化的顯著標志。為南朝蕭統從傳世無名氏《古詩》中選錄十九首編入《昭明文選》而成。《古詩十九首》深刻地再現了文人在漢末社會思想大轉變時期,追求的幻滅與沉淪,心靈的覺醒與痛苦。藝術上語言樸素自然,描寫生動真切,具有天然渾成的藝術風格。同時,《古詩十九首》所抒發的,是人生最基本、最普遍的幾種情感和思緒,令古往今來的讀者常讀常新。

    今人綜合考察《古詩十九首》所表現的情感傾向、所折射的社會生活情狀以及它純熟的藝術技巧,一般認為它并不是一時一人之作,它所產生的年代應當在東漢順帝末到獻帝前,即公元140-190年之間。

    《古詩十九首》是樂府古詩文人化的顯著標志。漢末文人對個體生存價值的關注,使他們與自己生活的社會環境、自然環境,建立起更為廣泛而深刻的情感聯系。過去與外在事功相關聯的,諸如帝王、諸侯的宗廟祭祀、文治武功、畋獵游樂乃至都城官室等,曾一度霸踞文學的題材領域,現在讓位于與詩人的現實生活、精神生活息息相關的進退出處、友誼愛情乃至街衢田疇、物候節氣,文學的題材、風格、技巧,因之發生巨大的變化。

  《古詩十九首》在五言詩的發展上有重要地位,在中國詩史上也有相當重要的意義,它的題材內容和表現手法為后人師法,幾至形成模式。它的藝術風格,也影響到后世詩歌的創作與批評。就古代詩歌發展的實際情況而言,劉勰的《文心雕龍》稱它為“五言之冠冕”,鐘嶸的《詩品》贊頌它“天衣無縫,一字千金”。“千古五言之祖”是并不過分的。詩史上認為《古詩十九首》為五言古詩之權輿的評論例如,明王世貞稱“(十九首)談理不如《三百篇》,而微詞婉旨,碎足并駕,是千古五言之祖”。陸時庸則云“(十九首)謂之風余,謂之詩母”。

   《古詩十九首》語言淺近自然,卻又極為精煉準確。不做艱澀之語,不用冷僻之詞,而是用最明白淺顯的語言道出真情至理。傳神達意,意味雋永。遣詞用語非常淺近明白,“平平道出,且無用功字面,若秀才對朋友說家常話”,卻涵詠不盡,意味無窮;《古詩十九首》的語言如山間甘泉,如千年陳釀,既清新又醇厚,既平淡又有韻味。

  此外,《古詩十九首》還較多使用疊字,或描繪景物,或刻畫形象,或敘述情境,無不生動傳神,也增加了詩歌的節奏美和韻律美。


    5、這是《古詩十九首》的第一首。全詩像是一封獨首空閨的思婦寫給,或想象中寫給其遠行他方的丈夫的家書。

     在這封家書的開頭,思婦先追述了當初分別時的情景;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行行是去而又去,越去越遠的意思,兩個行行重疊,更強調了所行之遠。生別離出自〈〈楚辭九歌少司命〉〉的悲兮悲兮生別離,暗示自己與丈夫的分別乃是人生最悲哀的事。相去余萬里,各在天一涯。承上遠行而來,萬余里當然不可? 能是實際距離,而是思婦的心理感覺。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前一句出自于〈〈詩經秦風蒹葭〉〉的道阻且長,說兩人之間盡管不是沒有道路聯結,但這道路卻艱難而? 又遙遠;后一句說對今后能否和何時會面,顯得毫無把握。她又以己心推人心,設想丈 夫應有同樣的愿望: 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胡馬是指北方的馬,越鳥是指南方的鳥。這兩句是說,連鳥獸尚且依戀故土,何況有鄉土之情的人呢!這兩句除了思婦設想丈夫會有思鄉之情,因而替丈夫感到難過之外,同時也隱含有以思鄉之情打動丈夫,促使他? 早日歸來之薏,甚至有埋怨丈夫的久別不歸,還不如鳥獸之薏。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是自況。這里的日已遠指分離時間的久遠;衣帶日已緩是寫思婦的日見消瘦,衣服顯 得越來越來寬松。思婦這樣表達自己的相思之苦,未必沒有想要以此取憐丈夫,打動他早日歸來之薏。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顧返,委婉地表達了思婦在久別后的一種担心。浮云蔽日在當時是一種賢君為奸臣所蒙蔽,或好人為壞人所蒙蔽的比喻;思婦之薏,自然是在猜疑丈夫的久不歸來的原因,是否是受到了其他女人的誘惑。這種猜疑也許并沒有什么根據,但對久守空閨的思婦來說,卻是很容易產生的。由于猜疑,思婦不覺又轉而自憐自艾起來: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其中既有對在相思等待中的自己的青春人生白白流逝的痛惜,又有對造成這種結果的別離怨恨。最后,這位明白事理的思婦故作寬語,結束了這封家書: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語薏平淡,感情卻彌見深厚。這里有對久別現狀的無可奈何,繼續忍耐之薏,但更多的是對于丈夫的懷和愛惜,對于未來渺茫隱約的希望。

    全詩以思婦口吻,家常語氣,將離別的相思,相念,相盼之情娓娓道來,曲折深摯,堪稱平實有味,語薏真摯的佳作。


    6、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顧返。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第一句,就足以讓此事睥睨千古。“行行重行行”,這是一條極盡纏綿的相別之路,兩組“行行”,以“重”相連,極言送別時的難舍難分。在通訊交通發達的今天,我們很難想象和感受到那種別離之痛,雖言“生離”,恐是“死別”。一個女子,送情人遠去,會是何事?又有什么事可以讓戀愛中的情人毅然舍棄愛情的美好?“靜靜的村莊飄著白的雪……”是的,白樺林中的愛情。或是戰火之故吧。詩成的年代正是中國歷史上戰亂頻繁的時候,這樣的別離應當不少,也正因此,此詩一出,即道出千萬人之苦痛,為千萬人吟詠,為千萬年傳唱。這是一次時間與空間都極為漫長的送別,四個行字可知。一路上,這對即將別離的戀人會有著怎樣的表現?不會有吻別,不會有直白的言語,有的,可能只是“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的“愁腸百結”,而這脈脈無語,又勝過多少句“我愛你”。后人用一段文字道盡了這種別離——“東邊樹,西邊樹,南邊樹。五里鋪,七里鋪,十里鋪。行一步,盼一步,賴一步。斜陽滿地鋪,回首生煙霧,霎時間天也暮,日也暮,云也暮。無奈何山無數,水無數,情無數。”

 郎去何處,萬里之遙,天之涯,地之角,在無數山水之外的遠方的遠方。是可能一生都無法到達甚至沒有音訊傳回的地方,或者,此行,就是死別。人世間的事,又多少是可以預料的?“相去萬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離別之時,已然知道會面無望。

  只是世間總有癡情的人,總有癡情的事。因為,我們有著對愛情最堅定的信念和最忠貞的忠貞;因為鳥獸且知情,情人必可返。——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是看了多少次的熟悉的情景。年一年的雁去雁回,一年一年的花開花落,隔萬里的空間交織上了日復一日的時間——“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但時間無法磨滅愛情的希望,“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哪怕千年萬年,只要有情人歸來的那一日,等待又如何呢?“上頭日日風和雨,情人歸來石就語。”是的,他一定會回來!

    會回來嗎?距離是慢性的毒藥,會逐漸地腐蝕,哪怕是堅貞如石的心!“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顧返”——當初走的時候,也是在一個暮靄沉沉的傍晚吧,如今,多少個傍晚過去了,可是,當初說去去就回來的人呢?那個曾經海誓山盟的約定呢?“一別之后,兩地相懸,只說是三四月,卻誰知五六年!”連當壚夜奔建筑的愛情尚且如此,一個傍晚的約定又如何呢?他不會死,她不想他死,她寧愿認為是他不愿再回來,哪怕是他負心絕情,但他要活著。活著就有希望。卓文君最終不是等回了司馬相如嗎?所以,她希望他是“不顧返”,不要是“不能返”、“永不返”。如果青春沒有了,她希望自己至少還有希望!

  “蒲草韌如絲,磐石無轉移。”我們希望。

  所以,還是要等下去,還是要活下去,還是要在明天的早晨早早地梳洗停當,“佇倚危樓”,望著春山之外等待那個說“等著我回來”的人!哪怕“過盡千帆皆不是”,哪怕化而為石,哪怕肝腸寸斷,也要等候!

  “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是的,要活下去,要保重身體,因為這是他的期盼,這是他的要求,這是他們相見唯一的希望。

  因為,在別離的那一刻,在漫長的無語后,他緩緩道出的“珍重”;因為,他說過,“等著他回來”;因為,他曾許她一生的幸福!


    7、讀一首東漢末年動蕩歲月中的相思亂離之歌,想念那些曾與你共度過的時日,心里亂得七暈八素。

  歲月像電影里的鏡頭,在不動聲色中,帶走青春,讓人促不及防。

  開始的鏡頭里,年輕的女子低頭上樓,胸前飄著長長的圍巾,圍巾上牡丹開得絢麗妖嬈,一如盛放的青春。鏡頭淡出,鏡頭淡入,依然是長長的同色圍巾。鏡頭拉開,上樓人已經是蹣跚的老婦……

  我也是那個上樓的女子吧,終會在想你的日子里,帶著回憶逐漸老去。

  人海茫茫中,我如此渺小,新歡舊愛,誰會銘記?在你人生的歲月長河里,我終將消失得悄無聲息。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
  相去萬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
  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顧返。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8、古代文學課上,老師講到了《古詩十九首》中的《行行重行行》。這是一首在東漢末年動蕩歲月中的相思亂離之歌。

    其中那句“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意思是:情人離開很長時間了,自別后,我因思念而容顏憔悴,首如飛蓬,日漸消瘦,衣帶寬松,游子啊,你還不歸來啊!

    這種心靈上無聲的呼喚,越過了千百年,贏得了人們的曠世同情和深深的惋嘆。

    這句詩讓我很自然地想到了柳永的《蝶戀花》中的那句“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這兩句詩的意境有什么不同呢?區別就在這“不悔”二字。

    “衣帶漸寬終不悔”的“不悔”二字,說明這個人考慮過是否后悔這個問題,他已經做了比較和衡量。這種權衡實際上就是一種計較,這計較中就有個“我”。

    而“衣帶日已緩”就沒有計較,沒有“我”。

    比如我們問一個人:“你為什么喜歡他/她?”

    有人會回答:“她能夠吸引我。”“她性格好。”“她讓我感到溫暖。”“他有內涵。”“他可以給我安全感。”……

    也有人回答:“喜歡就是喜歡。”“沒有為什么。”“不需要原因。”

    是的,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不需要!

     記得韓劇《藍色生死戀》中,恩熙對泰熙說:“如果你能說出三個愛我的理由,我就考慮給你一個機會。”泰熙支支吾吾了半天,還是沒有說出來,最后回答她:“我不知道。”
    其實恩熙知道泰熙一定說不出,因為她知道泰熙真的很愛她。
    后來恩熙對她的一位朋友說:“如果你真正愛一個人,你是說不出原因的。如果你能說出原因來,說明你還不夠不愛他。”
    這就是一種無我的境界。

    無我,才是愛情的最高境界。


    9、“從此蕭郎是路人”:這樣的一日,終究是到來了!­

  滿山的宮娥太監跪了一地,他們歡呼著太子的大功告成,恭請太子回宮,遠處的百姓匍匐在地,高呼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而我,惟有滿眼的淚水與滿心的絕望:他就此別去,歸期杳杳。他執起我的手,對著我的眼睛承諾:慧娘,相信我。我是太子,沒有誰能夠阻攔我們。我伸開緊握的手,對他道:“昔有婦人滴淚成血,化做相思豆,今以一雙紅豆付君,若君早歸,妾當免于此厄,不然,日后……望你見豆如見人吧。” 他登上御輦,仍回頭:相信我。我信你,可是世事又豈像你想象的那么簡單?即便你要娶我,可是你是太子,皇帝怎能同意,封建禮法怎能逃避,天下百姓豈能容你!正如現在,你必須走,雖然你不想,雖然你一直回頭像是想要把我印入眼中,嵌入心上。如此一別,豈有歸期!剛剛還人聲鼎沸熱鬧明朗的山上,一瞬間,卻已只剩蒼涼。一切繁華,終已落幕。從此以后,日夜伴隨我的,惟有殘庵古佛,青燈黃卷。­

  我日日穿梭于草庵與讀書臺,希望能看到你迎風吟詩的身影;我夜夜輾轉反側,側耳細聽,夢想有朝一日能再聽到那噠噠的馬蹄聲;又是一個雨夜,我跪于佛前,木魚聲橐橐,多想像那日般,伴隨著木門的戛然而動,你倏然而至。那時你編古詩十九首,當讀到那句“同心而離居,憂傷以終老”,你忽然抱緊了我,說:慧娘,我不會讓你一個人憂傷以終老。可是現在,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10、懷念我的老鄉。那些熟悉親切的鄉音,在那座孤獨的城市里給過我多少溫暖和安慰。大學報到的第一天你們去接我,使我繞過長長的隊伍,早早的打點完各種瑣事回到宿舍休息。老鄉會的時候你們留下號碼,留下一個可以使我在苦悶時傾訴、困難時候可以求助的承諾。畢業時,你們說會來看我,帶著黑鴨和黃鶴樓,帶著我們之間兄弟般的情誼!

    我懷念別樣時光,懷念暢飲港……

    只是這些都已遠去,只能在睡夢中相聚,而醒來后分離。那些滋味早已洇漬在我記憶的最深處,那些面孔早已鐫刻在我生命的四月天。“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顧返。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這些日子,總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這首詩,總是想起如蓬蒿般的吾輩。此時在這午夜夢回的鐘聲里,我身在山重水迢的遠方,想起散落天涯的你們,已是淚揮如雨……


   11、秦時月,漢時風。任時間怎樣流轉,故鄉卻時常縈繞在夢中。夜正闌珊,一輪皎月伴著小雪漸漸地升起。皎潔的月光從云層中潑灑下來,灑在了大地之上,使萬物都變得清晰可見。小雪輕輕地落到了梅花上。只見花兒哭了,小雪問到:“現在正是你最美的時刻,為什么要落淚呢?”梅花小聲地說:“易水千年前留下了他的足跡,他手提一把匕首到生死難測的秦國…他犧牲了,但“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壯志雄歌到至今還未被人們淡忘。天地曾為他灑淚。”小雪悲嘆道:“雖無壯士節,與世亦殊倫”“此人雖已沒,千載有余情”當真不愧如此啊。”

  夜深了,雪依然下著。“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從遠方傳來了陣陣悲慘凄涼的笛聲,他來了……

  梅花含著淚,望著前方“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荊軻來了。梅花說:“望君切莫哀。”荊軻沒說話,只是呆呆地望著。是否在想著“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呢?梅花深情地對荊軻說:“在我眼里,您是不畏強暴,不怕犧牲,臨難不變的愛國志士,一個有勇有謀的智者。在這國難當頭的情況下,您的反應不是退縮與投降,而是拋頭顱,灑熱血,愿以一死換國存。您是偉大的。”“探虎穴兮入蛟宮?探虎穴兮入蛟宮。”說到這時,荊軻眼里閃著淚光。梅花流著淚堅定地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諾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這就是您。您為了自由而拋棄了生命,辭別了愛妻,放棄了一切殺進了秦國大殿。”

  久些,月光下只有血色梅花和那深情地目光。梅花自言自語似的喃著:“您將自己優秀的靈魂化作了夕陽下馳騁的風景,您并沒犧牲……看那,余暈下那匹殺敵的馬還在奔跑……”


  12、歲月不居,春秋代序。晃眼而過,千年煙塵浮起;撩開窗紗的那一刻,風吹來的光影,把碧窗斜月、夢深露重的景致遺留在風云的隧道里。

    風中有蕭瑟孤寂,恰似曠野纖塵矗立的一棵風景樹;風中有無端清吟,遠古飄來“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在暮色四合之時,捎帶料峭春寒的風拂去黃葉枯枝,把一抹嫩綠掛上陌壟。

*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