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譯文]  不要問相思何如?明知美好春天已過,又怎能去管花要落去。

   [出典]  北宋   晁沖之  《臨江仙》

   注:

   1、   《臨江仙》 晁沖之

            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別來不寄一行書。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

      安穩錦衾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2、注釋:

      西池:指北宋汴京金明池。當時為貴族游玩之所。

    尋常:平時,平常。

   安穩:布置穩當。錦衾:錦緞被子。

    何如:問安語。

   情知:深知,明知。


     3、譯文:       回憶當年在西池邊宴飲,年復一年曾有過多少歡娛。但是別后彼此都不寄信,待到以后再相見,那心情一定會不如當初。

     今夜我安安穩穩擁被入夢,讓夢魂乘月渡江與你相聚。在夢中你不要問相思何如?明知美好春天已過,又怎能去管花要落去。

     譯文2:

     回憶當年在西池池上宴飲,每天該有多少的快樂和幸福。可自從分手之后,相互間也不再寄信捎書。即使像往常那樣相見,相互間也冷冷淡淡,不可能再像當初。

  安好枕頭,鋪好錦被,今夜要在夢中趁著月明而渡江過湖,去與那些隔絕的好友會晤。盡管相互相思也不要問近況何如,因為明明知道春天已經過去,哪里還顧得上花落葉枯。


   4、晁沖之,宋代江西派詩人。生卒年不詳。字叔用,早年字用道。濟州巨野(今屬山東)人。晁氏是北宋名門、文學世家。晁沖之的堂兄晁補之、晁說之、晁禎之都是當時有名的文學家。早年師從陳師道。紹圣(1094~1097)初,黨爭劇烈,兄弟輩多人遭謫貶放逐,他便在陽翟(今河南禹縣)具茨山隱居,自號具茨。十多年后回到汴京,當權者欲加任用,拒不接受。終生不戀功名,授承務郎。


   5、這是一首相思懷人之作。全詞語辭清淡素雅,許昂霄《詞綜偶評》評此詞“淡語有深致,咀之無窮”。 詞的上半部分撫今追昔。開篇兩句寫詞人當年和友人們暢飲西池(金明池)的歡娛情景,“年年多少歡娛”暗含人去樓空、物是人非的失落和惆悵。這是詞人因入元祐黨籍而罹禍后生發的對昔日歡聚時光的追憶。“別來不寄一行書”,看似抱怨,其實是暗示當時險惡的政治環境,根本容不得友人們相互“寄書”。隨后更進一層,設想倘使平時能夠相見,那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景呢?只怕再也不敢像先前那樣開懷暢飲了。“尋常”兩句,是詞人在經歷了諸多政治苦難后所得到的感悟,雖然用語質樸,卻充分反映出當時政治的黑暗。 詞的下半部分寫詞人現在的處境和對形勢的判斷。不能相會,亦不能寄書,恐怕只有寄望夢境,期盼著好友們能在夢中渡過險惡江湖前來相會。“安穩”兩句頗富美感,但深處卻暗藏著一絲憂郁的情懷。“相思”一句,寫幻想中與朋友們相見的情景,由于大家對眼前的處境全都心知肚明,所以也就打消了問候和寒暄。結尾兩句抒懷:既然春天都已經逝去了,那么誰還顧得上“落花”呢?此處的“春天”喻指政治上的春天,“落花”喻指遭受政治風雨迫害的友人。詞人巧用隱喻手法,道出了自己對眼前處境的冷靜思考,曠達中隱含著深切的悲哀。 這首詞含蓄蘊藉,以樂景寫哀情,寓深沉情思于質樸語句和冷靜思考之中,在同類題材的詞作中頗為少見,可謂獨具匠心。


    6、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別來不寄一行書,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

     安穩錦衾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晁沖之《臨江仙》
 
    讀詞如觀人。詞和人一樣亦有各自的性格 。
 
    讀《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是在看一個人在中秋之夜舉杯邀月舞弄清影,而這個人不一定是東坡;讀《聲聲慢》是在看一個人在蕭條庭院里煢然孑立尋尋覓覓,而這個人不一定是易安。當你的心境遇作者的心境在某個瞬間豁然打通時,詞中的字字句句會把你帶回東坡易安的世界,那是你就是東坡,你就是易安。而詞的性格也不一定遵循作者慣有的脾性,東坡摧剛為柔,可吟出“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的婉約佳句,易安化柔成剛,可吟出“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慷慨豪歌。詞的性格決定于作者揮筆時的心情。
 
    這首《臨江仙》的作者是北宋的晁沖之,但我以為它的性格像極了黛玉,人又愛又恨。所愛之處在于它的善解人意,寥寥數語,就戳破了你的心事;所恨之處在于它的不留情面,幾句話柔聲細語的說出,看似輕描淡寫,實則句句傷人,尤其“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一句,當真催人心肝,綿里藏針,把人逼到了無可逃遁的地步。“相思休問定何如”竟像是為待遇量身定做的臺詞——我想你,但請不要問我過得怎么樣。能把深情告白說得如此冷峭之人,除了黛玉我想不出第二個。
 
    此詞以“憶昔”開篇,注定要浸透傷感的氣息。很多事一旦觸碰到了記憶,就會因時間的積累而變得無比沉重。詞中提到的“西池”是一個如何美麗的地方我們已無從知曉,但我們知道那里留下了詞人一生中最斑斕的歲月。多年之后,那些曾與詞人一同隔座送鉤分曹射覆的詩朋酒侶已經散落人海,大多杳無音訊,分手那天所說的“后會有期”便成了鏡花水月的幻景。有幾個人倒是可以像從前那樣相約相見,只是彼此之間殘存的默契在安排的相逢里顯得過于單薄。
 
    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我想每個人讀到這里都會恍惚起來吧。毫無棱角的十個字隱藏在波瀾不驚的詞句中,然而它卻在被你的眼神掃到之時,驟然離紙,倏然入懷,一下子刺破你的心,如劍。這句話講述的是真真切切的事實,正因如此才讓我們感到真真切切的疼痛,不會痛徹骨髓卻會連綿不絕,讓你在抬首低眉間都可以觸摸得到。
 
­    回憶徒增煩惱,詞人只好“安穩枕衾”,打算在今夜的夢里重歸西池,在明月的指引下泅渡江湖,將遺失的美好一一尋回。然而夢如人生,又豈是一句禱告所能安排?他終究還是妥協了,坦白了,情不自禁了,承認自己相思成病,但他又拒絕用別人敷衍的問候來進行醫治。最美的春天已過,曾經在西池邊盛開的戀情友情已經在無邊的冷落里悄悄枯萎了,誰也無法憑著幾句“何如”換回一個燦爛的季節。
 
    從詞中看到“相思”時,我被這溫暖的兩個字感動了。盡管春歸花落是我們無力改變的事實,但是我知道有一種惦念還留在每個人的心底,從不曾因為時光的流逝而消解。相思,確實是個勾魂攝魄的字眼,就像兩顆玲瓏的紅豆,從王維的手中滑落繼而在世間傳遞了千年,而它依然光鮮圓實,明艷如初。
 
    詞人在相思之后,似乎對塵世的不圓滿有所了悟,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接著“休問定何如”的余音發出銷魂一嘆-----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這句比“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透徹了許多,也尖銳了許多。它把詞中的傷感由不可名狀的縹緲引向了可感可知的具體。可是這對我們來說不見得就是幸事,猶如把一團縈繞于心的霧化作一腔苦水,傷感的范圍是縮小了,濃度卻要成倍的擴大。
 
    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短短十個字如一串奇異的情感密碼,細細品來,可讀出多種答案。
 
    既然知道春天已經過去,香徑無主花自落,無人教從惜墜。你我只是冷眼旁觀,任其零落成泥,有誰曾為之駐足回望,送上愛憐的一瞥?這是對人情冷暖的質問。
 
    明明知道春天已經過去,東風無力百花殘,韶華易逝,落紅難綴。執拗的東君何曾因你我的不舍而稍作停留?這是對冷酷現實的責問。
 
    早就知道春天已經過去,當初你我共同賞過的花枝墜粉飄香,應是綠肥紅瘦。是否有人記得把那些落蕊收入錦囊葬之花冢,以供你我在以后的歲月里前來憑吊?這是對美麗過往的探問。
­
    當一首詞有了自己的性格,它在被讀者選擇的同時也會為自己選擇讀者,人讀詞,詞亦讀人。邂逅一首好詞,就像在江南雨巷遇著一位如丁香般結著幽怨的姑娘,抑或在蒼涼古道碰到一位吟嘯徐行的天涯淪落人,兩者眼神相對,沉默中對方道出一句你想要說又說不出的話,于是你在剎那間心領神會,感動不已,然后彼此對視,頷首,微笑而過。愛上一首詞和愛上一個人一樣需要的只是一瞬間,它不必是傳世佳作,不必是圣手名篇,可以為你注解人生中的悲歡就已足夠。就像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那么簡單,那么平實,卻能讓你在聽到之后淚如雨下。
    一首《臨江仙》,字字含悲,句句堆愁,引我們走向了平日不敢逼視的荒蕪。
 
    我們習慣了沉默,繼而習慣了寂寞。有些話可以在彼此心頭深藏一個月,一年,乃至一生都不漏痕跡,因為我們明白,沉默著,興許相安無事,說出來,怕是兩敗俱傷。
 
    別來不寄一行書,并非意味著塵緣已斷相思已停。我們有時也會翻出那些泛黃的照片去指認故人略顯模糊的容貌,一些曾經天天掛在嘴邊的名字如今卻要努力地回想,通訊錄上的電話號碼依然清晰可辨,而我們卻找不出一個再次撥通的理由。
 
    也許納蘭容若說的“有情終古似無情”是無奈的事實吧,當一段年華逝去,悲歡已成往事,我們常常不知該如何面對那些一起走過的日子。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春天去了,花兒謝了,如果刻意去尋找就會變得矯揉,徒增失不復得的傷感。繁華如三千東流水,我們無法將之一一盛取,一一飲下。
 
    有過很多很多地方,我們來過又離去;有過很多很多朋友,我們認識又分開;有過很多很多事情,我們經歷又忘記……
 
    曲終人散,時過境遷,一路走來我們實在需要承受太多的傷感。面對幼時的伙伴,我們已不能像從前那樣偷偷靠近,捂住他的雙眼讓他猜你的名字,也不能再不打招呼就推開朋友家的門,大叫“看劍!”,劍刺來卻是長長的一根甘蔗。面對昔日的戀人,我們已不能霸道地逼他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陪你去逛一下午的街,也不能再在半夜里打電話把他吵醒,只為告訴告訴他“下雪啦”。再次相遇,我們只能把我許多心里話深藏,用一句“多年不見,你還好嗎?”代替。雖然你還是你,我還是我,可我們已不是我們。
 
    那么就讓我們在各自的世界過各自的生活,穿梭于熟悉的街頭,和陌生人擦肩,或喜或悲只與自己有關。
    一月賞雪。
    四月觀花。
    七月聽蟬。
    十月采菊。
 
    一個人的四季過好一個人的生活,不要讓遠方的祝福落空。
    當兩個人的幸福不能重合,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7、一位退休者言:
  
    不在我的地位很難體會我在此刻的心情: 既沒有心輕萬事如鴻毛的灑脫,也沒有無限事從頭說的執著,更沒有“水深波浪闊,無使蛟龍得” 的自負,沒有“承恩不在貌,教妾若為容” 的無奈,也沒有“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熏籠坐到明 ”的失落,也沒有“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的負氣,更沒有“吾謀適不用,勿謂知音稀 ”的遺憾,但“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這個“結”就是欣慰、眷戀、 感激和希冀的交乘。

 
   8、一場暴雨過后,六月以不可阻擋的架勢走了過來。如火的太陽照著大地,明晃晃的光線直刺得人睜不開雙眼,急劇上升的氣溫讓人只想逃離,或者躲在陰涼之地再也不要出來。

  午后,呆在無人的房間,看著窗外郁郁蔥蔥的林木,聽著那熱鬧的鳥語蟬鳴,感受著從門縫、窗角透進的夏季灼熱的溫度,心里卻是一片沉寂。

  于是思緒就在這片沉寂里沉淪,一直沉淪到一年前的那個夏季,那是一個有著和現在同樣熱烈天氣的夏季。在那個夏季到來之后,在那個遙遠的城市,相聚四年的人終于走到了那個叫做別離的終點。

  在那個季節里,因為別離,讓我對四年的生活做了太多的回顧,又因為回顧,讓我在一年之后仍覺得那從前的生活就如發生在昨日般的清晰。

  從分離那一刻起,我便陷入了對過去的無限懷念之中,尤其是在來到這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之后,只要一丁點兒的引子,就可以讓我不能自己地沉浸在對那四年生活的回憶之中。空閑之余總會想起剛剛進校園的我們那青澀的面孔以及對彼此、對學校、對即將開始的新生活都充滿好奇、期待和夾雜著一絲迷茫的心情;總會想起漸漸熟悉之后,大家一起上課、一起游玩的場景;總會想起那些大家在賽場揮灑汗水和激情的畫面;總會想起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正是這些點點滴滴填滿了我們四年的大學生活,讓我們的青春歲月雖然簡單明凈卻又五彩斑斕。因此在我回憶起那些時光的時候,腦子里出現的大多都是陽光燦爛的日子,除了冬天的雪地,我真的找不到其他存留在腦子里非晴天的記憶。如此美好的生活,想來不禁覺得幸福。

  也正因為有如此美好的生活,所以我在離別之時會那么地不舍,在已經分別一年之后記憶還是那么清晰。也正因為記憶還是那么清晰,所以上次回到學校,我是那么地激動,那么想把我們曾經走過的路再走上一遍,想在那些路上再一次體會我們曾經的過往。

  可是當我真正走上那些以前曾經走過的路,心情卻是沒來由的沉重。與一年前相比,校園依然是那個校園,整潔如初、美麗如初,道旁的香樟依然郁郁蔥蔥、路邊的花圃依然熱烈開放、草坪依然是一片充滿生機的翠綠,樹林里、花壇邊、水池旁,依然是三三兩兩的人,或看書、或聊天……

  若真要說有什么不同,不過是多了一座新建的圖書館,那些曾經瘦弱的樹苗現在長得大了些、健壯了些而已。可是不同的卻又不是僅僅如此,在這樣一個曾經無比熟悉的地方,再也找不到那些曾經和我一起歡笑熱鬧過熟悉的人,曾經天天聚在一起的人們現在已經分散在天南地北,為著生存和生活不停地奔波忙碌,就算是近的,回來也是于百忙之中抽出時間,然后又急匆匆地離去。雖然在飯桌上大家還是像以前一樣胡吹海聊,但已不再是以前那樣肆無忌憚的樣子,卻總覺得每個人都比從前多了一份沉靜與練達;雖然再一次聚在一起每個人都在開心地笑著,但已不再有以前那種輕松隨意,每個人的臉上、眼角都有被壓抑的滄桑與無奈隱隱顯現;雖然大家依然像是一個憤青似的討論生活、工作、未來,但已不復有以前的年少輕狂、沒心沒肺,每個人的話語里都透露著一絲絲讓人倍感悲涼的辛酸……

  也許這就是所謂現實的力量吧,只用了一年的時間,便讓我們經歷了如此大的變化,甚至比我們大學四年里所有的變化都要大。想到這里,心里不能不難過,時間不能倒回從前,我們再也不可能回到從前那肆無忌憚的青春時光,而只能隨著時間的洪流繼續向前,繼續改變,直到某天面目全非!而那個承載著我們四年青春記憶的校園,終將在未來的某天也變成我們不熟悉的樣子。無論是它,還是我們,誰都沒有辦法回到最初。

  無奈之中,我又一次想起了晁沖之的《臨江仙》:
  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別后不寄一行書,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
  安穩錦屏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讓人心驚的凄涼,有沒有誰知道,青春過后,我們會成為什么樣子?

 
    9、同學聚會,分別已有四年,再次見面自是一番滋味在心頭,遙想青春年少,四年生活仿若就在幾天前...... 三杯五盞之后,談起現在的工作生活,卻是不免多了些唏噓感嘆, 酒酣耳熱之后,坐在一起聊的卻已不是當年舊時光,反倒多了些隔閡,畢竟有部分人已經四年里杳無音信多時,于是,一切很自然的開始各說各苦,各講各情,或三五成堆,或兩人低聲耳語,一時氣氛低落很多,不多時,有人開始落淚涓泣,更有向來酒后無德之人,摔杯推盞的呼號叫嚷。 好好一次聚會居然弄得不歡而散,臨別一就要搭車回家的鐵哥們,忽然蹦出一句話“畢業時間長了,早就沒有當時的心境了,可能都在社會上磨的吧,誰還那么單純如一呢?” 乍一聽之下,頗有些辛辣,細一想,倒是若有所失,不覺想起晁沖之的一首《臨江仙》 “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 別來不寄一行書,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 安穩錦褥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其實,畢竟人心會長大,一時心境一時為人,倒也不必強求當時的少年心性,更不必埋怨人心多變。

 
    10、陰霾的天空,流云飄忽不定。搖曳的楊枝柳葉如煙如霧,密濃幽暗的樹木就像數不清的重重簾幕。讓你迷茫,讓你遐想,讓你情不自禁的陶醉其中!

    百無聊賴的我又來探望那片令人魂牽夢縈的荷塘。遠遠望去節節青翠的葉子你擁我擠參差不齊。近處觀看一朵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張揚的開著,嬌滴滴纖塵不染。風動荷塘送出陣陣的馨香,墨綠色的葉子重重疊疊動靜結合,相映成趣。微風過處掩蓋流水,而葉脈的清晰卻也豐韻迷人。
    清風徐來,蓮花恰似美人微紅的臉龐嫵媚柔情,也似帶著才消醉意的放蕩令游人心猿意馬,流連忘返!

    風姿綽約的粉蓮迎風搖曳,盡展萬綠叢中一點紅的妖嬈。一些打著朵的花蕾含包待放,是不想招風惹蝶,還是不愿意與世人同酌皆醉?那些青澀的蓮蓬也如浴后的仙子婷婷玉立。花與葉的互動卻也惟妙惟肖的展示了,映日荷花別樣紅的風采。 

    流連在熙來攘往的荷塘邊,喧囂的人語聲,鳥鳴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這是一派獨自流連的妙處,要是晚上來你更能領略這曉風淡月的清幽。月光如水瀉在脈脈的荷葉上仿佛罩上一層薄薄的紗幔,肥大的葉子高矮不齊如同一個個蒲團被人遺忘在那里,一波波的清粼揉進一重重的月光,層出不窮的波瀾讓你墜入輕舟已過萬重山的遐想。

    起風了,回家的路上狂風拍打車窗。轟鳴的雷聲驚世而來,絕塵而去。瞬間大雨滂沱,地面漣漪無數。一些被風折斷的殘枝敗葉漂流在街市,不由令我凄涼滿懷。不知為啥?是感嘆人生匆匆而過?還是感慨鉛華淡去物是人非?

    其實人世間的任何事情都不必去殫精竭慮,一切無非過眼云煙。無情也好,傷感也罷。都如花開花落般短暫,誰都明白喧囂過后便是孤獨。人世間沒有誰能擺脫情感這條古老的木船,我易如此。離落無著的我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春溫秋秀的回憶!

  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11、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落花和春日隔的那么近,只一汪溪水的距離。溪水寂寞的流,許久之前,它也曾經洶涌澎湃,歲月流逝的就如同梧桐樹葉間的光影,當花再開再落,它便消瘦成了一彎淺水,一個星空下黯然的老者,垂暮之年,風華不在!
  
  花就落在水面,桃紅和著碧波,仿若星夜星羅棋布的光,他們隨波逐流,仿若塵世間喧囂的生命!樹枝上的花朵依舊搖曳,在日漸溫暖的風中,又和著誰的孤寂?花和水,水和花,不知道誰在誰的心中微微嘆息!
  
  想我了嗎?在垂暮的樹下,少年目光迷離!落花紛紛而下,謝了春紅,接著的,該是什么樣刻骨的愁?……
  即使……
  很長很久很落寞的等待之后!
  即使……
  沒有回音!


    12、夜闌、風起,路旁、花開。霓虹輝耀的門廳,進出的人兒雙雙對對;無腳的浪吟濤鳴,借與習習的風助走進黑黝黝的夜,與風一般,聲也是暖的;那乘涼的老者正悠閑地品嘗著茉莉花的沁香,壺旁的半導體里傳來“我蕭何聞此言雷轟頭頂,顧不得山又高、這水又深,山高水深,路途遙遠,我忍饑挨餓來尋將軍。望將軍你還念我蕭何的情份,望將軍且息怒,暫吞聲,你莫發雷霆,隨我蕭何轉回程,大丈夫要三思而行”的京腔京韻;廣場一偶里,一幫老年女人手把紅扇,隨著“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韻依依,一聲聲,如泣如訴,如悲啼,嘆的是,人生難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難覓”的歌音翩翩起舞,張揚的紅扇似花如火。 

入眼的萬象,趕不走鑲嵌心底的思愁,就這樣,默默忍受著每個沉思的夜晚所帶起的傷痛。痛徹心扉時,權將自己融入一種音樂的純凈中,在近乎縹緲的高山流水里找尋止痛的感覺,恍惚如夢。那輕輕淺淺的旋律好似一抹溫暖的陽光灑滿心底,讓所有的疼痛都隨之消散。由此就想找個理由讓自己快樂起來,深知面對不一定最難過,失去不一定不再擁有的道理,可每每迎向風雨作出取舍與抉擇的那一刻,腰總是會彎下,仿佛被許多不已的思念所墜,斷然與明智所需的決心也被壓迫了下去。 

也正是這伴隨多年的傷痛讓我永遠忘記不了往事,疼痛是一種提醒,相知有多深、傷別就有多痛。揉入身心的又何止是傷痛,靈魂深處,落寞前行,月光下,海岸邊,定格了千年的場景,最后一滴淚,靜靜地掛在遙遠的天幕上,帶走了誰與誰的想、漫漶著誰與誰的痛。夜有夜的樂園,海有海的花花世界,萬般皆有定數,勉強是徒勞的,痛苦與快樂盡在一念間,恰如腳下的十字路口,向左向右,掌控憑已。

猶記起,那夜探戈的舞步在此戛然而止,淋漓的陣雨把意識趕進了避風塘。一口咖啡后,兩個自稱容易受傷的人,在寂靜的深夜,寂寥的拿著自己手臂、膝蓋處新出現的淤青說事,疼痛伴著關注肆虐起來。你淡淡地說:沒注意時覺察不到疼痛,但在注意到之后,為何疼痛越發地厲害起來。今夜無雨,傷口已消失,痕跡已退去,而記憶里得傷痛為何卻總是沒有泯滅。轉身間,避風塘門前漂浮出你的影子,細細端詳,驀然回味出咖啡的苦香,舊日隱約,一寸寸的幽藍、一寸寸地走遠。我把我的靈魂挪移在你的靈魂深處,在那個叫心疼的老地方執著地守候著,柔柔地拂去你留下的悲傷痕跡。我心與心說,若日月倒過,再不會放手,再不會任你獨自一人孤獨上路,我的腳步定將一寸一寸地把你追隨。 

在這寂靜的十字路口,晁沖之的臨江仙飄然而至:“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別來不寄一行書,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安穩錦衾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了,管得落花無?”不等你來書,我會乘風追尋,許我的青鳥銜一葉幸福與你在明媚的春光中聆聽甜蜜的聲音,無以輪回、無以交錯。守望是孤獨的,但也是幸福的;等候是寂寞的,卻也是恬淡的。 

走過十字路口,涼風徐徐,遐思幽幽,月之舟已將我渡到有你的那個港灣。海邊,暫不見陽光下的風景,也沒有撩人心魄的荷花片片,眼里一點點的亮色,只是水面點亮的月光,耳邊,響起浪花相逢的歡歌笑語。依稀間,心無旁騖,情絲如綿,柔柔舒舒地抹去藏在你眼中、葬在你心里的滄桑與悵惘,在暖暖的唇溫下,旖旎綻放一朵燦爛的笑容,借與寬闊的臂膀,陪你風風雨雨、暮暮朝朝。


13、思念,猶如一張網,鋪蓋了整個天空。心海越發的深藍,藍得透明,藍得澄清,卻藍得化不開,掩蓋不住一片昏暗壓抑的感覺。
  
   疼么?有時疼,疼得天昏地暗的時候,忘記了還活著,忘記了自己。甜么?也有甜的時候,想著昨日的點點滴滴,輕輕的微笑,眼睛慢慢蓄積著淚水。于是,有喜有憂,有笑有淚,有愛有恨,那是前生今世的憂愁……
  
   獨坐黃昏,捕捉最后的一抹明霞,編織擱置了很久的夢的衣裳。曾經的憧憬,曾經的失望,好像已經遠去了,可是又好像還沒結束。物事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我不再說話,我讓自己平靜,卻缺少應有的青春活潑快樂表情。眼神平淡,緊鎖的雙眉和深深的敏感,統統隱藏在內心。
  
   現實和理想的距離總是隔著微妙的屏風,隱約而神秘,觸手難及。一葉心帆,載滿相思的紅豆,小船悠悠,思念悠悠。伴著風,伴著雨,只是缺少了陽光,守候著一片蒼涼的海洋。
  
   追求高尚的愛情,卻不愿違背倫理道德,不愿失去自我。很多時候,不是不想愛,不是不去愛。怕只怕愛也是一種傷害。想擁有,卻不得不放棄。有些可惜,有些可悲,卻是無悔。愛與不愛進退兩難的時候,唯有放棄,悄悄的躲開。因為我不想傷害任何人,我寧愿傷害自己。生命是一團純青的火焰,我的生命靠心扉的太陽點燃。愛,就是不滅的太陽,這一生,我愛過了,我的生命,不是蒼白的沙漠。
  
   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忘記了哭泣,或許相見不如懷念。恍惚中,我看見了自己的臉,眼神中有著深度的惆悵。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我告訴自己,不要自艾自憐,不管是否有陽光照耀我依然美麗。人間天上,我的愛與我同在,我永遠在一廂情愿地守望。來世,還是那朵蓮花,忘記了凋零……


14、浮華的風,帶不走燥熱的悵然,讓指間的輕舞也變的愈加的笨拙起來;還是我的心已飄浮塵紅,無處尋覓......

    裊裊霧藹纏繞我清茶泡就的人生,此刻是如此的孤寂和清冷。玉壺映舊境,依稀聞到暗香幽襲。遠間陌上,誰家花兒正燦爛!

    不去問,也不再去明了,這世間的一切,本無所謂有,也無所謂無,更無所謂真假。淡如清茶,才能不濃而難取舍,淡如清茶,才能不直白而留有余香。

    予人清茶,手有余香,這就讓我們頓生無端的纏綿悱惻的情。愛茶的君子,品茶吃茶;舞茶的女子,悟茶論茶;年少的正當時,青黛的正花艷;當火焰碰上火星,火焰也瘋狂。清茶也變成炙燃的濃茶。

    濃茶的人生,應該是沒有遺憾的人生。一次,就足夠一世的珍藏和無盡的思念,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那濃烈而無悔的愛熊熊燃燒的,是彼此的靈魂和彼此的意念。

    濃茶也終究不落俗套。甘而苦,醇而香,糾纏著,分離著,卻又演譯著茶的精髓.曉風破,水流天。濃茶,終究還是變成一杯清茶,唱斷彼此未完的人生。

    清茶,幾經人世的侵泡和閱煉。不干不苦,不甜不膩,少了激情,少了狂熱,多了從容和寬大博愛的味道。包容,會慢慢淡化傷痕帶來的疼痛。為你就這樣淡淡的守望著,用一種心靈深處的真誠,交流著彼此的牽掛和思念。

    遇見你,遇見緣。我愿意用清茶,溫暖彼此的人生。沐浴清茶,猶如沐浴了全世界,讓彼此變的簡單而唯一。我不想情是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窗前點滴到天明,我只愿春花秋月棲野鶴,長天水色共一天。

    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冥冥中一切皆有定數。我深信,任你紅塵里百般折騰,萬般的覆雨,或是深情拈朵微笑的花,還是足蓮輕踏蝴蝶舞,顛倒眾生,醉臥花陰,想一番人世變換到頭來輸贏又何妨。終究還是眾里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你與他,注定了彼此是彼此的一生。

    一夜春雨,落花又見蝴蝶舞。何謂地老天荒,何謂海枯石爛?攜手華發的,不是讓你沉醉的濃茶,也不是讓你飛蛾般犧牲的他。緊緊握住你的手,看著你昏花的眸子說:“不怕,我在”。那人就是你一直不愿意用心品嘗的清茶。大悲無淚,此刻,你才相信,緣是縱然兩情相悅,仍難逃宿命之劫。大笑無聲,此心超然……

    濃茶因為濃烈,所以短暫。清茶因為淡然,所以長久。放下心的桎梏,那就會會快樂許多。

    人生,似清茶,不濃不淡、不甜不甘,剛剛好!

煮一壺清茶泡人生,簡單而幸福!


15、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想我和他只有七十五年的道行,交往有六年之久,而愛情只開花不結果。

     必須放棄了另一種有可能的遭遇和人生。如今,我依然在這個城市忙碌,空閑的時候和朋友聊天,上網,喝茶,過著一個人的生活,雖然有時候寂寞侵襲著我,我卻不讓別人看出來。當朋友問我:“你還懷念那段沒有修成正果的愛情嗎?”我引用了張愛玲的一句話,“人世上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