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譯文]  相見還不如不見,多情還比不上冷漠無情。

  [出典]  北宋  司馬光 《西江月》

  注:

  1、 《西江月》  司馬光

    寶髻松松挽就,鉛華淡淡妝成。青煙翠霧罩輕盈,飛絮游絲無定。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靜。

  2、注釋:

    鉛華:鉛粉。

  “紅煙翠霧”二句:形容珠翠冠的盛飾。皆為婦女的頭飾。

  爭:怎。


  3、譯文:

     輕輕地綰就了寶髻,淡淡地化了妝。青煙翠霧籠罩的輕盈身影就像飛絮和游絲一樣,不知飄向何方。

    相見還不如不見,多情還比不上冷漠無情。笙歌散盡,酒后初醒,深夜里,月明人靜。


  4、司馬光(1019~1086)北宋史學家、文學家。初字公實,更字君實,出生于河南省光山縣,陜州(今山西夏縣)涑水鄉人,世稱涑水先生。晚年自號迂叟。仁宗寶元二年進士。慶歷八年,官大理寺丞。召試,授館閣校勘。累除知制誥,改天章閣待制,知諫院。英宗朝,任龍圖閣直學士,改右諫議大夫。神宗時,擢翰林學士,判西京留司御史臺,拜資政殿學士。因竭力反對王安石變法,熙寧四年離朝退居洛陽,致力編撰《資治通鑒》。哲宗即位次年,任尚書左仆射、門下侍郎,廢除新法。同年卒,封溫國公,謚文正。以文著名,亦能詩詞。著有《司馬文正公集》、《稽古錄》。

     對司馬光的為人,朱熹評論:公忠信孝友恭儉正直出于天性,其好學如饑渴之嗜飲食,于財利紛華如惡惡臭;誠心自然,天下信之。退居于洛,往來陜洛間,皆化其德,師其學,法其儉。有不善曰:君實得無知乎!博學無所不通。

    在歷史上,司馬光曾被奉為儒家三圣之一(其余兩人是孔子和孟子)。


   5、司馬光不以詞作著名。然而,北宋詞風甚盛之時,一些名臣如韓縝、韓琦、范仲淹都能事業之余寫出很好的詞,司馬光也不例外。他的詞作不多,遺留下來的只有三首,多系風情之作。其詞不加虛飾,直抒胸臆,繼承了“國風好色”、“《小雅》怨悱”的優良傳統。此詞中的“相見爭如不見,多情何似無情”,即是寫情的佳句。這說明,司馬光并非假道學,而能表達真率的感情。

  上片寫宴會所遇舞妓的美姿,下片寫對她的戀情,開頭兩句,寫出這個姑娘不同尋常:她并不濃妝艷抹,刻意修飾,只是松松地換成了一個云髻,薄薄地搽了點鉛粉。次兩句寫出她的舞姿:青煙翠霧般的羅衣,籠罩著她的輕盈的體態,象柳絮游絲那樣和柔纖麗而飄忽無定。下闋的頭兩句陡然轉到對這個姑娘的情上來:“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上句謂見后反惹相思,不如當時不見;下句謂人還是無情的好,無情即不會為情而痛苦。以理語反襯出這位姑娘色藝之可愛,惹人情思。最后兩句寫席散酒醒之后的追思與悵惘。

  這首小令只幅之內把驚艷、鐘情到追念的全過程都反映出來,而又能含蓄不盡,給人們留下想象的余地,寫法別致。它不從正面描寫那個姑娘長得多么美,只是從發髻上、臉粉上,略加點染就勾勒出一個淡雅絕俗的美人形象;然后又體態上、舞姿上加以渲染:“飛絮游絲無定”,連用兩個比喻把她的輕歌曼舞的神態表現出來。而這首詞寫得最精彩的還是歇拍兩句。當他即席動情之后,從醉中醒了過來,又月斜人靜的時候,種種復雜的感受都盡括“深院月斜人靜”這一景語中,達到了“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的境界。

  從結構上說,詞的上片寫其人其境,營造出惝恍飄忽,撲朔迷離的意境,下片寫自己的感受,性靈流露,雅而不俗,余味深長。全詞造句自然,意不晦澀,語不雕琢,隨手寫來,妥貼停勻,足見司馬光作詞雖為余技,卻也顯示出學識之厚與感情之富。


    6、曾經嘲笑編寫《資治通鑒》、反對王安石變法的司馬光竟然能寫出“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這樣悱惻纏綿的句子,而慨嘆貌丑而多情的賀梅子邂逅美女之后“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的惆悵;而秦觀的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多少就有點無可奈何的滋味。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情深則深矣,卻沒有“溯洄從之;溯游從之”的行動,只能寄托期盼“君心似我心”。

    多情而含蓄的宋詞,正如溫存而具浪漫氣質的宋代文人。敏于言,而訥于行。

    誰也不知道司馬光、賀梅子最后有沒有勇氣向心儀的女子當面表白,這大概也就是宋詞的魅力,纏綿悱惻,憂傷難遣。

    宋代最沉重的愛,莫過于陸游與唐婉的錯過。“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臺。 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八十歲時,陸游還曾深夜游沈園,做詩云:“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園里更傷情。”一輩子依然念念不忘,只因當初的錯過。其實命運只掌握在自己手上。


    7、聊齋筆下的故事大多是凄美而決絕,那些女鬼女妖有情有義,甚至比人類還要重情重義,而且,不管最后的結局是灰飛煙滅還是永不超生,她們都不懼怕命運的摧殘,寧愿在自己的有限的年間開出一朵名為愛情的圣花,也不愿失去摯愛,即使毀滅,也是值得。

  有情亦是無情,情一字,寫起來太簡單,而這個字,卻蘊含了世間太多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有多少人為了情字,甘愿白發三千丈,緣愁是個長;有多少人為了情字,甘愿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有多少人為了情字,甘愿我寄愁思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有多少人為了情字,甘愿新月曲如眉,未有團圓意。紅豆不堪看,滿眼相思淚。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每一個人生來都是帶著情根,就好像本能一樣,喜歡一個成人,愛上一個人,就是一種緣,一種本能,那是一種妙麗的感覺,我們身來似乎都缺了另一半,直到找尋到心有靈犀的那個人,心才會完整,才會明白,原來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了解你,懂你,明白你。

  我曾經看過天外飛仙,里面的老夫子說過,愛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愛,也許只有經歷過滄海桑田,時間變遷才能有所覺悟,但這句話并不無道理,不愛,只是不念不想,因為只是腦子不愛,而那顆心,卻至始至終懂得,永遠只為那一個人跳動。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多少有緣之人,在有生之年不得一起,卻約定了死后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體,雙宿雙飛,或者一起埋在地下,從此枝節交錯,永遠不分開。

  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許。情字無法說明,只能意會,卻不可言傳啊,每個人的故事,都是一段情,每一段情,都是一本書,一本藏著癡戀和相知相許的文字。

  情是海,包容一切,綠波蕩漾,在風平浪靜之時,有一抹淡淡的彩虹劃空而過,而你,就和身邊的那個人一起欣賞。

  情是風,撫慰一切,帶來和煦的徐徐涼意,吹動額邊的發絲,在空曠之下,看著身邊的一切。

  一個字,一段情,一個故事,或者,也是一生。

  情字,太難懂,也太容易懂。


    8、匆匆一生,何為有緣?天下性情中人,世間癡男怨女,為得佳緣,苦盡歲月,又在得失躊躇中感嘆,其實緣即如風,來也是緣,去也是緣,已得是緣,未得也是緣。愛情有時就像一只活潑的小鳥,當你去追逐它的時候,它卻躲著你,不讓你抓到,當你停下來的時候,它卻一不小心就撞到你的身上,這就是傳說中的緣。人總說,花自飄零水自流!十指縱然還能擬水成弦,可流水的清音卻在何處?有如黛玉徒留了一份哀絕的心事綿延千年,徒任一汪心底的清淚滴落成淵。“相見不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靜。”落花時節正逢君,為何偏是你,飄進我的生命,如一葉輕舟蕩入心湖,深如傷口痛如刺…人生苦短,交際深幻莫測,一個人,在遇到自己的另一半之前,也許會遇到很多錯的人,那就是生命中的過客,所以你一定要辨別清楚,不要把對的人也給放走了。對于愛情,我認為自己的爭取是有必要的,但是有些事情是你強求不來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再怎么強求也沒有用,畢竟,愛情這個東西是需要彼此雙方兩個人的心靈互動,而不是單方面的,因此,感情更需要緣份的相伴。兩情相許,卻也有許多的無奈,相愛的人卻不能攜手,相戀的人,卻沒機會常伴你左右,這是一種緣的悲哀……


    9、遇見你只是在不經意間。我們的相遇只是一個偶然,對嗎?

  想問你是否聽到鶯的啼叫,是否聽見了花開的聲音,是否感受到了風的存在,是否想起了那棵老槐樹下站著的那位老人。是否,曾經的曾經你早已忘記,是否你沒有忘記,只是遺忘了那些落花的美麗……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究竟是似花還是非花,還是花非花,霧非霧,原來只是朦朧的感覺,因為看不清楚所以才美麗。

  赤裸裸裸的腳行走在河邊,感覺身體是那樣的疼。糾心的疼。滿眼相思淚,此恨誰知啊!?

  我站在蔚藍的天空,伸出我的雙手,原以為我可以把水中的月亮撈起來。是我太傻,太癡,那些流逝的過去,怎么可能又把它拾得起呢?索性讓它成為一種紀念吧,成為回憶吧。

  賜我一杯酒吧,一杯濃烈的酒;賜我一包煙吧,一包可以醉的煙;賜我一棵樹吧,一棵可以和你平等的樹。

  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為的是做一棵樹,想要和你平等,想要平等的愛。驀然回首,滿地落的花,不,那不是花瓣,那是一顆凋零的心,碎了的心。怎堪東風無力百花殘啊!

  想要和你一起分担寒潮、風雷、霹靂,想要和你一起共享暮靄、流嵐、虹霓,想要和你站在一起,想要和你一起傾聽風的語言,一起看風的舞姿。

  在這個寒冷的冬季,我借了風的翅膀,和它一起在天空中飛翔。當我在蔚藍的天空中俯瞰時,才發現原來一切都已是物事人非了,“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什么都沒有變,你的容貌,你那臉上的稚嫩,原來變化的只是時間,時間在崔趕著我們向前行進。看著那流逝的河水,落花隨風飄進了小河,隨它一起流向了遠方。黑夜里只剩下斷月和夜鶯的悲鳴,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在空中沉默著,仰望坐在月亮上的那顆星星,每天我都在仰望星空,想借星星的眼問你,還好嗎?。清冷的月光,照著慘白的大地,一切都像失去了顏色。死寂,四周是這么的凄冷,沒有了白天里溫暖的太陽。

  你曾經持一卷詩,一幅畫,一朵花,唱著那首單純的歌曲,悠悠地來到我的身旁,帶著點落落野花的幽香。你仍如從前那樣美麗,只是“紅衣褪盡芳心苦,曾經花開不記年”。你曾幾翻入夢,同那一地紅衣。

  花飛花落花滿天

  情來情去情隨緣;

  雁去雁歸雁不散,

  潮起潮落潮無眠;

  夜深月明夢嬋娟,

  千金難留是紅顏;

  若說人生苦長短,

  為何相思情難斷。

  我們是那藍天下的兩棵樹,風與空氣告訴了我們之間的距離,我們的根在地下糾纏著,沒有人聽懂我們的語言。我們是那空中的兩只蝴蝶,花蕊與幽香告訴了我們前行的目標,我們的翅膀在空中慢慢地行進著,花兒知道那只屬于我們倆的秘密。我們是大海的兩岸,海洋在我們之間翻滾著,它知道我們的眼淚是甜還是澀。此岸連著彼岸…(作者:戀月花


    10、我想和他在一起,魂牽夢繞,我不能和他在一起,魂牽夢繞。和他在一起,我用了一個理由,不能和他在一起,我用了一萬個理由。一萬個理由阻擋不了一句我愛你,可是這一句我愛你做起來是那么難。有一首歌詞:愛需要勇氣。說的多好,愛需要勇氣,我沒有愛的勇氣。我的性格成了我選擇愛情的阻礙,我不能不顧一切的跟他走,我不能豁出去去愛他。我對他可以心軟,我對媽媽也可以心軟;我離不開他,我也離不開媽媽;我心疼他,我也心疼媽媽。他和媽媽在我感情的天平上,是一樣的分量。

  失去聯系的日子,我不知道該怎樣生活,怎樣學會遺忘,怎樣再一次去習慣沒他的日子,今晚可以用寫這些來打發時間,明天呢?后天呢?當游戲不愛玩,文字空乏,書看不進去的時候我該怎么辦?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11、記得以前看過一部電影,蝴蝶效應。我只想說,導演用了一百多分鐘講述的故事,司馬光用兩句詩就說完了。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這樣的句子,明白如話,卻是痛定思痛,非有慘痛的經驗和歲月的沉積,不能寫出來。正如華滋華斯所說,詩起于經過在沉靜中回味來的情緒。無怪乎年輕的時候,雖然喜歡讀詩,卻只知其句子的華美奇妙,卻無法與之共鳴。欣賞詩,其實是在回味自己的生命,用別人的句子,來印證自己的人生。就好像換了幾年前,我只會覺得相見這兩句好。但現在呢,我還會品味最后那句深院月斜人靜的悠長回味。
  
  回過頭來說說作者。很多人都覺得司馬光能寫出資治通鑒這樣的大部頭,一定是個古板無趣的老夫子。然而,一個真正的道學先生,決沒有那樣的激情,把自己的生命奉獻給一本歷史書。做什么東西,是與自己的性情有關,然而沒有激情,必然是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勁,只能是渾渾噩噩地混日子。
  
  我想,我還是處于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的狀態吧?


    12、愛是什么?是癡狂千生,還是輪回萬世。是相濡以沫或者相望江湖。張無忌他最后還是選擇了趙敏,可是你能對他說是他負了周芷若、小昭以及蛛兒嗎?只是他們愛得不同,紅塵是什么?如何看破!莫過于,有一種愛叫做放手,也許,我們不斷的付出到頭來卻發現是給別人做嫁衣。你能說你曾經不愛嗎?愛,而且愛得真。可是,愛是什么?誰能詮釋得出來,它是一個謎,把愛的人包在里面,說不定誰又進去了誰被淘汰出局。在眾多的愛面前,我們徘徊,猶豫,看破紅塵,只不過是變得習慣、淡然,能夠坦然的面對罷了。即使是我裝作一切都無所謂,雖然我已心力交瘁,可紅塵還是一不經意就卷入其中。愛,如何看破?只不過是說說罷了,其實只是不斷學會了堅強罷了。

  愛是什么?相遇之后是錯過?還是在殘酷現實面前,徘徊猶豫,最終淡漠。那些愛,是否成為追憶?面對愛,我們有的自己錯過,有的提前夭折,有的放手一搏,也許得到了,可附帶著傷害,不是給自己就是給別人,幸福往往是錯得將錯就錯,當一切變了,那么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最糟糕的感覺,莫過于不知道應該猶豫在等待還是放棄的愛之中。

  愛,是對,是錯?

  誰說得清楚呢?

  愛是那么平凡,離我們也許觸手可及,愛又那么遙遠,離我們可望而不可及。有時候遇見比不遇見更糟糕,明明愛卻感到無情殘酷。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愛是什么?誰能明白。


    13、佇立在夜色沉沉處,任憑思緒飛揚,舞動的指尖滿溢著思念的憂傷。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記不清有多少個這樣的夜晚了,獨坐一隅,靜靜的想著他。無助的淚水滑落,朦朧中,還是他含笑的雙眸,正凝視著我,他嘴角蕩漾的笑容,似霧般的迷離。明明知道我們沒有結局,為何偏偏要開始?生活本來就是無奈的故事,為何還要在無奈中唱響別離的怨曲!早就明白我不是他情感的唯一,早就知曉我不是他生命中最美的回憶,可是為何還無法說服自己,還要讓相思寫滿日記。心早已破碎成殘片,痛卻依然那么清晰。握著他給我的少的可憐的記憶,一遍遍的重溫,欺騙著自己。

    窗外,寒風凜冽。冬季因他的離去而顯得格外漫長。曾經的甜蜜,思念的痛楚,交織成網,相見的遙遠,寂寞的等待,糾纏成結。守著他許下的異地攜手的諾言,將痛苦埋在心底,期待著那一天早日到來。可是,他總是那么忙,他會將諾言兌現嗎?默默的等待,能等來他動身的那天嗎?不愿再想,不敢再想,想來想去都是讓自己受傷。理智時好恨自己,怎么就這樣沒志氣,如果他心中有你,他怎么會不留下片言只語,如果你在他心中真的有著重要的位置,他不會如此冷漠的對待你!無數次告訴自己,即使是愛,也要愛的有骨氣,不要為了一份虛無的愛,放下了自尊,放下了女人應有的矜持。內心總是在自我交戰,情感總是在愛與不愛中煎熬。有人說,找一個愛你的人做丈夫,找一個你愛的人做情人,這樣,你的一生就會很幸福。可是,我幸福嗎?不,我只是覺得自己很可憐。愛自己的自己不愛,不愛自己的自己卻投入了全部的情感。有時,亦覺得自己可悲。屬于自己的自己不去珍惜,不屬于自己的自己卻偏偏愛到情難自已。人就是如此的矛盾啊,折磨著別人,也折磨著自己!

    下雪了,雪花一片、二片、三片……片片飄落。在看到雪落的時候,他會想我嗎?他會接一片在手,讓雪化成水,想這便是我為他流的淚嗎?此刻,他的笑容正為誰綻放呢?他的眼睛正在將誰凝視?他可知道,遠方,有一個女子在將他日夜思念,他可記得,空間,有一個女子在將他魂繞夢牽!也許,生活的際遇不同,人事也在悄然變遷,他的心海,已不在為我蕩起波瀾;也許,時間的流逝,往事正漸漸模糊,他的記憶,已不在舊日停留;也許,理智占據上風,他的感性,只是寂寞時的自我放縱;也許,癡心如我,還等在原地,還在原地等待,等待他無意間的回眸……

    思念消瘦了天邊的一彎弦月,月下顰眉,為誰憔悴?夜深難眠,想念著他的笑容,想念著他的溫柔。只是,他會如我想念他般的想念我嗎?他沒有給我答案,只有我無奈的思緒在夜里飛揚。


    14、認識了你,我才知道愛有時也會是如此的凄美,讓我知道什么叫魂牽夢繞。
  
  無數次我問自己,我是否錯了?我想要用盡了我所有的心來對待你,可是轉眼間我那些所謂的愛,便在不經意中凋零。我想對你說些什么,可是此刻所有的語言都顯得那么蒼白無力,從那一刻起所有的憧憬都過去了,迎接我的除了是蕭瑟的寒冷,還有的就是無盡的風了。我真的喜歡你,閉上眼,以為我能忘記,但流下的眼淚,卻沒有騙到自己。也許只能躲在某一時間,想念一段時光的掌紋;躲在某一地點,想念一個站在來路也站在去路的,讓我牽掛的人。獸爐沈水煙,翠沼殘花片,一行行寫入相思傳。
  
  從給你表白的那天起,我的天際里,就有一塊了不解風情
的烏云,任意的欺辱我的淚。有些人會一直刻在記憶里的,即使忘記了他的聲音,忘記了他的笑容,忘記了他的臉,但是每當想起他時的那種感受,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鐘情怕到相思路。盼長堤,草盡紅心。動愁吟,碧落黃泉,兩處難尋。
  
  愛有時真的很難,有時我獨自靜思時,我常把自己比作一只沒有腳的秋雁,只能在在無盡的蒼穹中沉默的飛翔。困了累了只能在云里休息,只有到死的時候他才能親吻大地。也許我是那種不知情為何物的人,也許我不懂如何去深深地想你和愛你。可是我依舊盼望,希望愛之神在夢里告訴你幸福在哪里,也許并不在我這里,不過也沒關系,那么就讓他告訴你的幸福在那里好使你輕易地便能找到,不再走彎路,不再傷害自己,從此都會好好照顧自己。嗟余只影系人間,如何同生不同死?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我凝視草原,卻走不進那希望的牧場,我凝望日出,卻無法為你送去一縷的陽光。
  
  我的眼前模糊了,而此刻仿若在冰河紀的你,是否感到冥冥中一顆受了傷的心跳。


    15、“知音識曲,善為樂方”。在生命里總有這樣一個女子,因為意外或者無端由的偶然,在人生的旅途上與她相遇、相識、相知,卻沒有成為戀人。“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也許只是礙于世俗的紛擾暫時沒有相互坦白彼此的心事;“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也許只是因為一次又一次的錯過,不經意間相互已經遠隔千山萬水了。很久沒有見面,彼此之間留在心中的面容便是初見時最美麗的笑顏,只是不停地想念和惦記,一次、一回、一會、一晚......,“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卻不知道自己心里一直把她當作一個彼岸,上了岸,可以休息、可以傾訴、可以依靠。 


   16、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相遇,相識,亦深深相愛過,然后,優雅地轉身,謝幕,曲終人散,你向左我向右。

    人生,是一條回旋的道路,對我們而言,起點即終點。從老天那兒偷來的愛情,我們已經享受,終將是要還給老天的!

   耳邊響起你說對不起,一疊連聲地對不起,要我原諒!你沒錯,干嘛要我原諒?我如何原諒?又怎么去原諒?

   想著曾經的過往,細數那些心酸多過甜蜜的回憶,我心上飄起一份淡淡的無奈,淡淡的哀痛,淡淡的憂愁,或者這并不是我們真正的結局,唯一的寫照,生命仍在繼續,背后是來時路,前面是未知謎,誰又能預測下一站誰是誰的最終歸宿?

    也許“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