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相迎不道遠, 直至長風沙。
相迎不道遠, 直至長風沙。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相迎不道遠,  直至長風沙。

  [譯文]  迎接你不怕道路遙遠,一直走到長風沙。

  [出典]  李白 《長干行》

  注:

  1、   《長干行》 李白

 

   妾發初覆額,  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  繞床弄青梅。
   同居長干里,  兩小無嫌猜,
   十四為君婦,  羞顏未嘗開。
   低頭向暗壁,  千喚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  愿同塵與灰。
   常存抱柱信,  豈上望夫臺。
   十六君遠行,  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觸,  猿聲天上哀。
   門前遲行跡,  一一生綠苔。
   苔深不能掃,  落葉秋風早。
   八月蝴蝶黃,  雙飛西園草。
   感此傷妾心,  坐愁紅顏老。
   早晚下三巴,  預將書報家。
   相迎不道遠,  直至長風沙。
  2、注釋:
 長干行:屬樂府《雜曲歌辭》調名。
 長干里:在今南京市,當年系船民集居之地,故《長干曲》多抒發船家女子的感情。
 抱柱信:曲出《莊子·盜跖篇》,寫尾生與一女子相約于橋下,女子未到而突然漲水,尾生守信而不肯離去,抱著柱子被水淹死。
 滟滪堆:三峽之一瞿塘峽峽口的一塊大礁石,農歷五月漲水沒礁,船只易觸礁翻沉。
 天上哀:聲一作“鳴”。
 遲行跡:遲一作“舊”。
 生綠苔:綠一作“蒼”。
 長風沙:地名,在今安徽省安慶市的長江邊上,距南京約700里。
  3、譯文1:
 我的頭發剛剛蓋過額頭,在門前折花做游戲。你騎著竹馬過來,把弄著青梅,繞著床相互追逐。我們同在長干里居住,兩個人從小都沒什么猜忌。十四歲時嫁給你作妻子,害羞得沒有露出過笑臉。低著頭對著墻壁的暗處,一再呼喚也不敢回頭。十五歲才舒展眉頭,愿意永遠和你在一起。常抱著至死不渝的信念,怎么能想到會走上望夫臺。十六歲時你離家遠行,要去瞿塘峽滟滪堆。五月水漲時,滟滪堆不可相觸,兩岸猿猴的啼叫聲傳到天上。門前是你離家時徘徊的足跡,漸漸地長滿了綠苔。綠苔太厚,不好清掃,樹葉飄落,秋天早早來到。八月里,黃色的蝴碟飛舞,雙雙飛到西園草地上。看到這種情景我很傷心,因而憂愁容顏衰老。無論什么時候你想下三巴回家,請預先把家書捎給我。迎接你不怕道路遙遠,一直走到長風沙。
  譯文2:
  記得我劉海初蓋前額的時候, 常常折一枝花朵在門前嬉戲。 郎君總是跨著竹竿當馬騎來, 手持青梅繞著交椅爭奪緊追。 長期來我倆一起住在長干里, 咱倆天真無邪相互從不猜疑。 十四歲那年作了你結發妻子, 成婚時羞得我不敢把臉抬起。 自己低頭面向昏暗的墻角落, 任你千呼萬喚我也不把頭回。 十五歲才高興地笑開了雙眉, 誓與你白頭偕老到化為塵灰。 你常存尾生抱柱般堅守信約, 我就怎么也不會登上望夫臺。 十六歲那年你離我出外遠去, 要經過瞿塘峽可怕的滟堆。 五月水漲滟難辨担心觸礁, 猿猴在兩岸山頭嘶鳴更悲凄。 門前那些你緩步離去的足印, 日子久了一個個都長滿青苔。 苔蘚長得太厚怎么也掃不了, 秋風早到落葉紛紛把它覆蓋。 八月秋高粉黃蝴蝶多么輕狂, 雙雙飛過西園在草叢中戲愛。 此情此景怎不叫我傷心痛絕, 終日憂愁太甚紅顏自然早衰。 遲早有一天你若離開了三巴, 應該寫封信報告我寄到家來。 為了迎接你我不說路途遙遠, 哪怕趕到長風沙要走七百里!
   4、李白(701—762) ,字太白,號青蓮居士,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省天水縣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中亞。李白即生于中亞的碎葉城(今蘇聯吉爾吉斯境內)。五歲時隨其父遷居綿州彰明縣(今四川省江油縣)的青蓮鄉。早年在蜀中就學漫游。青年時期,開始漫游全國各地。天寶初,因道士吳筠的推薦,應詔赴長安,供奉翰林,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特殊禮遇。

  但因權貴不容,不久即遭讒去職,長期游歷。天寶十四年(755)安史之亂起,他隱居廬山,但仍密切注視著國家和人民的命運。后參加永王李璘幕府。永王兵敗被殺,李白坐系潯陽獄,第二年長流夜郎,途中遇赦。晚年飄泊于武昌、潯陽、宣城等地。代宗寶應元年(762)病死于其族叔當涂縣令李陽冰處。

  縱觀李白一生,其思想是比較復雜的。儒家、道家、縱橫家、游俠思想對他都有影響。他企羨神仙,向往隱逸,可是又不愿“一朝飛騰為方丈蓬萊之人”,而要“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愿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他有著遠大的政治抱負,但又不愿走科舉的道路。他想通過隱居,求仙獲取聲望,從而在名人薦舉下,受到皇帝征召重用,以便實現“濟蒼生”、“安社稷”的理想,然后功成身退。詩人就是在這一思想指導下度過狂放而又坎坷的一生。

  李白存詩九百九十多首。這些詩歌,或以奔放的激情表達對理想政治的熱烈追求,對建功立業的渴望;或以犀利的筆鋒揭露政治集團的荒淫腐朽;或以善描的畫筆點染祖國壯麗的山河。他的詩篇,無論五言七言,無論古體近體,無不別具風格,具有強烈的浪漫主義色彩。有《李太白集》。
   5、《長干行·其一》從女子的童年寫起。“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古代小孩不束發,“妾發初覆額”表明年紀還很小。“劇”是玩耍的意思。這幾句是說商婦和她的丈夫在童年時代就有著親密無間的友誼。以下從“十四為君婦”到“十六君遠行”,用年齡序數法寫女子婚后的生活歷程。“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雖然是竹馬之交,但從一起游戲的伙伴而結為夫妻,新婚期內畢竟也還是使她羞答答地難以為情。詩人以真實而細膩的筆法,為我們描畫出一個羞澀、天真的少婦形象。“十五始展眉,愿同塵與灰。”即使化為灰燼,也生生死死,永不離分!這里是化用《吳聲歌曲·歡聞變歌》中“沒命成灰土,終不罷相憐”的意思。我們仿佛聽到了少男少女海誓山盟的赤誠心聲。這位女子的熱情、堅貞的性格,開始展現在我們眼前。 “抱柱信”“望夫臺”二都是古代的傳說。“抱柱”是說一位名叫尾生的男子,與他的愛人約定在橋下見面;尾生先到,忽然河水暴漲,他不肯失信,便緊抱橋柱,結果淹死。關于望夫臺、望夫山、望夫石的傳說很多,都是說妻子如何望眼欲穿地盼著丈夫的歸來。兩句意思說:丈夫象尾生那樣忠誠地愛著她,而她又哪里會登上望夫臺,去嘗受離別的痛苦呢?這四句詩讓我們體會到一對少年夫婦沉浸在熱烈、堅貞、專一的愛伍中的幸福。然而好景不常,他們不久就嘗到了離別的痛苦。而詩情也就在這里頓起波瀾,產生了明顯的轉折。“十六君遠行,瞿唐滟滪堆。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瞿唐峽是長江三峽之一,在今四川奉節縣東。峽口有巨大的礁石,名滟滪堆。農歷五月夏水漲時,滟滪堆淹沒水中,僅露出頂部一小塊,舟船來往,極易觸礁遇禍。所以舟人諺曰:“滟滪大如襥,瞿唐不可觸。”古代三峽山上多猿,它們的叫聲凄厲,常常牽動旅人的鄉愁。歌謠唱道:“巴東三峽猿鳴悲,猿鳴三聲淚沾衣。”詩人巧妙地把這兩首謠諺熔鑄為精煉的詩句。我們讀到這里,好像聽到了咆哮的江聲和哀切的猿鳴,也感受到了商婦對丈夫安危的深切關懷。
  從“五月不可觸”到“八月蝴蝶黃”一段,描寫節序變換,烘托出女子對丈夫深長的思念。“門前遲行跡,—一生綠苔。”“遲”字一作“舊”,有的本子又作 “送”。“遲”是等待之意。這兩句大約是說,在門前等待(或送別)行人所留下的足跡,也已都生長了青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夏天過去了,初秋來臨了,她還在默默地盼望、等待。“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已經到了仲秋時節,她依然在不斷地盼望、等待。看著雙飛雙舞的蝴蝶,心中翻動著孤棲的苦味;想到時光在不停地流逝,又悄悄地為青春逝去而憂傷。我們不難想象她是如何地在相思中忍受著煎熬。“早晚”是“何時”之意。“三巴”即巴郡、巴東、巴西,都在今四川東部。長風沙在今安徽安慶市東長江邊上,離開今天的南京已經有數百里之遙。商婦實際上不可能真到那么遠去迎接丈夫,但這樣的夸張對于表現她此時此刻的心情是十分有力的。詩人寫出了女子對于會面的渴望,對于丈夫熱烈的愛,寫出了蘊蓄在她心底的奔放的熱情。全詩到這兒結束了,而這位滿懷熱烈而深沉的愛情的婦女形象,卻久久地留在我們心上。  
  6、有人說杜甫是青銅器,沉穩、厚重;李白則是唐三彩,瑰麗而皎潔。可我以為李白更像是一派精神氛圍,一脈氣象,他的底蘊涂抹著唐朝盛世精神的昂揚與高蹈。

  李白屬于我們每個人心靈底處渴求的聲音。達則“仰天大笑出門去,吾輩豈是蓬蒿人”,窮亦能“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李白的詩歌是水性的。水是一種質態,可以滲透到每個角落,李白的詩歌也散落在我們生命里每一處。“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下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千古的鄉愁,在一低一舉之間彌漫,李白讓我們把故鄉化做了一縷情緒,一種無法解脫亦無可忘懷的愁情。

  在李白的身上,色彩是絢麗的。他的出生、他的死亡都雜植著異樣的色澤。李白雖只是一人,但卻代表著千萬的人與事。李白似乎不屑于某種單一的生活方式,他更像是在天上飛,被當作了放逐的仙人。

  李白好酒,但常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酒肆藏名三十春”“會須一飲三百杯”“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在李白的眼里,酒更是一個寄托物,寄著他的抱負,寄著他的磨難;似乎這一切只有在酒里才顯得更加真實。后世人只知道李白“斗酒詩百篇”,卻不知這二者包蘊他多少的無奈與憤懣!

  我們常說李白是詩仙,卻又有多少人明白這超邁的“仙氣”背后的辛酸與苦難?李白臨終前歌詩曰:“夜臺無李白,沽酒與何人?”“一叫一回腸一斷”“仲尼亡兮誰為出涕?”其凄涼若此,令人不忍卒讀。

  當然在李白身上流露出更多的是一種超脫生命的精氣神。“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度鏡湖月”。李白的生命始終在張揚著。無論何時何地,李白都讓我們感受到了一股氣韻,一股你只能在醉的時候才能領會到的氣韻。尼采說這是“狄奧尼索斯精神的力量”,也就是生命最本真的力量。

  現代人或許會嘲笑李白在政治上的碌碌無為,原由是李白詩歌張揚卻無法張揚他的現實生活。可我說,李白其實是一種生命的氣焰,他是把生命當作火一樣來燃燒。他和我們的區別正在于這對待生命的不同態度上,而這正是我們所欠缺的。對于我們大多數人來說,成功不過是以求得一家、一己之安樂而已,生命的個體卻永遠欠缺著亮澤。卑微、渺小、黯淡的生活方式讓我們在時光的流程里逐漸散佚。而這個時候只有李白讓我們體驗到了生命的熱度,見識到生命里的氣脈。我們又有什么資格來嘲笑李白呢?

  閱讀李白,閱讀那顆在唐詩中不斷燃燒起來的靈魂;閱讀他,因為他永遠搖曳于我們的靈魂深處,不死!

 7、這個“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的告白,不是比歷史上無數個佇立不動望夫石更加讓人感到她對愛情的渴望,對丈夫的真情嗎?盡管她在全詩中,都是以一個弱女子的形象和心態出現在讀者的面前,但在她柔弱的外表下,卻隱藏著一個堅貞的心。從頭至尾,女主人公的外在形象和內心世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有一點是沒有絲毫改變的,就是她對丈夫的一片真心。

  8、這首《長干行》是李白二十四歲后東出三峽,游于金陵時所寫的一首樂府詩,具有濃郁的民歌風情。詩歌的內容為:生活在金陵秦淮河邊的一個少婦講述自己的愛情和婚姻,有與丈夫的兩小無猜,有初為人婦的羞澀,還有為丈夫遠行的担憂和相思。李白在游歷楚國故地后,繼續東游,到達今江蘇南京、揚州,浙江紹興等地。南京曾是六朝古都,號稱“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城內秦淮河兩岸,東吳以來一直是繁華的商業區和居民地。一些商人外出經商,常常數年不歸,留下妻子在家望眼欲穿。我們不知道李白是否認識一些商婦,但一定聽說過他們的愛情故事。
  這是一部畫面感極強的愛情電影,女主人公在說著自己的悠悠往事,那是一段青梅竹馬的愛情時光。
  古時南京,有一個地方,叫長干里。長干里有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純真歡樂的兒時生活,似乎就發生在昨天,一點一滴都讓她沉醉甜蜜。她說:我劉海初蓋額頭的時候,常常在門前采些花花草草游玩;你騎著“馬兒”,其實就是一根竹竿,來找我玩;我們繞著院子中的井欄,耍弄青梅,追逐嬉戲;我們兩個是鄰居,都住在長干里,從小就無拘無束,不避嫌疑。
  那個時代,青梅竹馬如地上的小草,恐怕只能生長在鄉野吧。皇室的公主,官宦的女兒,高墻深閨,那有機會,象鄉野人家的女兒,可以出門采野菜,踏青,玩耍,和同齡男孩相識。到后來,男女受授不清,如一道緊箍咒,從天庭撒向鄉野后,普通人家的女兒,也不敢肆無忌憚地同男孩子玩家家了。于是,姑舅新眷,表哥表妹,成了青梅竹馬的唯一類型。  
  有人說,“青梅竹馬的兩個人就像光著身子自由嬉戲在伊甸園的孩子,他們的世界是光滑圓整、自給自足的。”這話中肯。他們兩小無猜,成長的過程,如順水的舟,順風的箏,沒有經歷過通常人情的折磨愛的煩惱,更沒嘗過逆水行舟,逆風前行的滋味。他們想怎么玩耍就怎么玩耍,偶有些苦惱,也會被平時的嬉戲撫平。他們的內心是一個世外桃園,悠悠我心,絕無他人,里面鳥雨花香,和風日麗。
  比鄰而居的一對小兒女慢慢長大了,幸運的是,他們成了夫妻。盡管丈夫是兒時的玩伴,但突然開始的婚姻生活,對于還是少女的女主人公來說,顯然缺少心理準備,因而有些無所適從。所以長干女說:十四歲時嫁給你作妻子,那時我還羞澀難為情,無限心思,不大在顏面上表現出來;低著頭對著墻壁暗處,任你一再呼喚,也不把頭回。 羞澀總是短暫的,不久,長干女就感受到了愛情的幸福。她說:十五歲,我變得大方了,常常笑逐顏開,情感心思在眉眼間流露出來,誓愿兩人即便如塵灰,也要同甘共苦,永不分離;我時常所想的,是像尾生那樣堅守信約,兩人恩愛不分,怎么會登上望夫臺,去盼望丈夫來歸?
  一年來,由脈脈含情到熾烈愛戀,由含而不露到信誓旦旦,小兩口兒如膠似漆,過著和美的夫妻生活。他們海誓山盟,忠貞不二,永不分離。這使她對未來生活和愛情充滿了幻想與希望,她相信自己不會像那些不幸的女子,因為丈夫的遠行而獨守空房。
  幸福生活剛剛開始,丈夫卻要出門遠行了。長干女說:我十六歲時,你離家遠行,途中經過瞿塘峽滟滪堆;五月間水漲浪急,堆石隱沒,千萬觸不得;一路上,兩岸猿猴哀啼,聲聲陣陣,如在天上,更加讓人心驚膽寒。這時候的長干女只有靠回憶取暖,那無風無浪無憂無慮如酒醇香的愛情,怎不讓人柔腸寸斷。少年時代的我,就一直神往這種青梅竹馬的愛情。想像著自己就是那英俊的竹馬,而同村或者同桌的某個女孩就是那羞澀的青梅。直到后來知道了唐詩背后的真相,原來,這對浪漫的青梅竹馬,婚后一個日暮倚修竹,愁老了紅顏;一個重利輕別,早晚下了三巴。才知道《長干行》的詩行里,有的不僅僅是童年的天真爛漫,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完美,更有那刻骨的相思與寂寞。我才漸漸地悟到,世上最美的花朵,也最易遭遇風霜的侵襲。曇花艷麗,只是一現啊。
  丈夫走后,長干女常常倚門而望,她在門前等待徘徊的足跡,一一長滿了青苔。苔痕深深,不可清掃。時間很快到了秋天,看落葉飄零,無聲無息,無依無靠,她嘆道:秋風來得真早啊。
 八月里,黃色蝴蝶翩翩飛舞,雙雙飛到西園草地上。看它們成雙成對,自由自在,只能讓我更加心傷。因為憂傷,我曾經美麗的容顏憔悴了,老了。長干女觸景生情,滿目皆悲,乃是不忍之孤獨,不堪之別離,不盡之相思。
  長干女寄語遠方親人:無論什么時候,只要你從三巴回來,都請你事先捎個信來;我要去迎接你,再遠我都不嫌遠,一直到七百里外的長風沙。
  真懷疑,現實中真若有如此完美的幸福,上帝也會心生嫉妒的。這樣的幸福,因為太過于完美,也就太輕易了。如同脆美的玻璃人兒,經不起輕輕一碰的。這樣的玻璃人兒,落到凡夫俗子手里,有的,不是陶醉,不是幸福,而是整天怕碰著傷著,怕紅杏被墻外之手摘去的提心掉膽,令人喪氣。于是,上帝安排她們長大,安排她們自由,安排她們偷吃禁果,但門里的要出去,門外的要進來,和諧終爾有了裂隙,接著外面的風雨雷電,一股腦兒侵襲進來了。沒有經歷過寒霜雨雪的愛情,如溫室里嫩綠,不能承受寒霜雨雪的打壓,終于枯黃了,分崩離析了。
  于是,一個童話終于結束了。這時候電影散場,令人遐想。
上帝的殘忍,不僅僅是對青梅竹馬者的嫉妒,讓她們傷痛離兮而已。她們透支的幸福太多,她們刻意的愛情太深,她們償付的情債太重,重到輕易就能碾碎年輕脆弱的生命,讓生命如秋葉,枯黃隕落。青梅竹馬,經不起歲月的風蝕。凡世間婚姻的不幸,受傷痛最深的就是這些癡情女子。但千年的喟嘆,并不能喚醒她們。即便命運贈之以毒酒,癡情人仍然會仰頭飲盡,醇香如飴。因為回頭細看,她六歲那年,就成了我的偶像。這種一如既往,前仆后繼,猶如杜鵑泣血,飛蛾撲火,聲聲不斷,綿綿不息的愛情。或許,就是青梅竹馬的全部意義了。
 青梅竹馬,是一種美麗的宿命。而且,是一種脆弱的美麗。誰看破了宿命這張脆弱而曖昧的網,誰就有可能沖出兩小無猜的小天地,到大世界中,享受更廣闊的陽光。楊乃武與小白菜不是青梅竹馬,但小白菜處理情感的方式,卻叫人嘆服。據說楊乃武出獄后找過小白菜,可小白菜拒絕了,她遁入空門,寧愿枯守一盞風燭,也不肯成全一個美麗的夢。其實,小白菜嫁了楊乃武,世上只不過又多了一對貧貧賤夫妻。而他們永遠分離,人類卻擁有了一個愛情經典。雖然小白菜對待情感悲觀了些。但個中滋味,只有她自己懂得。
  這樣想來,不論是青梅竹馬的愛情,一見鐘情的愛情,媒妁之言的婚姻,還是自由戀愛的婚姻,重要的,不在于開場的形式,是否隆重熱烈,而在于拉開愛情的序幕后,怎樣在演出的全過程經營好自己的情感,應對好一切外來的風霜雨雪,讓愛情這幕大劇,美滿地落幕,才是青梅竹馬的美麗宿命給予我們的真正啟示。

  9、去了趟長風沙,站在長江西岸,見濤濤江水北去,煙波浩渺,千里長堤,百米沙灘,江風颯颯,船聲隆隆,感歲月之悠悠,逝者如流水,留下的是寥廓江天和膾炙人口的詩章。
    想當年,長風沙是五千里長江上的一個港口,重要水上通道,商賈云集,兵家必爭,是何等的繁華,何等的熱鬧。“大船初灣小船喜,小船夜泊大船頭。”“長風自古三巴路,檣竿參差雜煙樹,南船北船各萬里,津涼小市相依住。”李白就曾兩次在詩中提到長風沙。一次是在唐開元十四年(公元726年)出游金陵時寫下的《長干行》,詩人以思婦的口吻期盼遠行的親人早日歸來:“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從四川到長風沙,幾千里的水路,艱險難行,一個弱女子想只身乘舟而下去接丈夫,是何等的真情,何等的感人?另一次是三十五年后,李白從流放地夜郎遇赦東還,在長風沙巧遇好友竇長史,作詩《江上贈竇長史》,“萬里南遷夜郎國,三年歸及長風沙”,“相約相期何太深,棹歌搖艇月中尋。不同珠履三千客,別欲論交一片心”,把江邊遇故知的心情抒發得淋漓盡致。可見長風沙早在唐代就很有名氣。

 
   俱往矣,今日的長風沙是安慶市郊區的長風鎮,江堤內是平田沃野、魚米之鄉,“茆屋參茨數株柳”的景象早已看不到了;經1997年太子磯(又稱羅剎磯)炸礁整治,水道暢通,“羅剎石齒山下排”的場景也不見了;江面上早已看不到“孤帆遠影”,而隆隆開過的都是機動船隊……在安慶新一輪城市總體規劃中,城區將東擴到長風沙,安慶港鐵路水運聯運港區將建在這里,鐵路大橋也將從這里跨江而過。
     我站在江邊,見濤濤江水北去,煙波浩渺、林莽長堤、綿綿沙灘、風景依舊,仍能感受到古詩里的意境、昔日的風光、相聚的歡顏、離別的愁緒……可浪淘盡了千古風流人物,卻留下了他們的詩篇。這些詩篇膾炙人口,永遠生輝。
  10、望月懷思,撫琴寄情,又觸鴛鴦弦,祁愿琴音隨風去,速速飄至情郎耳。過往顧盼含情之眸,今已成淚水之泉,相思苦澀誰人又知?

  靜撥銀箏,聲聲切切動心弦。倘若今日良人歸,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愿同情郎塵與灰。露重濕羅襪,玉階載我情,明月有情應笑我,琴音邈邈君難聞。牽念何時入心扉,每一個音符,每一根琴弦,把對你的掛念,皆灑滿了樓臺。

  扇罷秋風,桃紅早已落盡,登舟弄簫,一曲《風入松》予君,繞指紅塵,朝暮又與我有何干?今夜醉曲,只伴殘月。一曲簫音,漣漪了前世今生的眷戀。

  知了苦鳴,枝椏靜靜挺立,風過,陣陣瑟瑟聲。青竹低訴,芭蕉攜淚,夜鶯也只會單曲循環,每每傾聽,感覺不一,是寂寞在唱歌,是孤獨在嘹亮。

  喜鵲臨枝添悲涼,夜夜盼歸淚灑裳,若是兩情相依,怎堪別離兩地。掬三分流水,拈七分秋色,釀的卻是十分的酸楚。

千言萬語敵不過笙歌一曲,寒月凄凄只想把情寄,數次夢中與君聚,為何現今音信杳?揣君是否將妾忘?是否有新知?不,你我有諾,絕不叛我。

   鏡湖蕩漾,水波與堤平,影射憔悴容。猿猴哀啼,不絕如縷,傾我相思苦。

   掮一輪皓月,攜一縷清風,一曲琴韻,彈絕憂傷,悲歡塵世離合,蘸一抹離愁,盈滿袖暗香,自顧盼,獨悲切。

   歌罷,曲終,已是月淡星稀,蟬亦止嘈,清露滿枝頭。夜夜軒窗明月照,日日欄上思戀君,無弦錦箏誰能唱,離歌一曲竟成殤。

    月落烏又啼,鳴唱千年風霜。擱琴擺簫,匿情收戀,肥了相思,瘦了容顏。

  11、你是否有過千里遙遙投奔心上人的經驗?風塵仆仆不遠千里不計萬苦,一路海角天涯的輾轉過去,看到花兒,想起他,看到蝶舞,想起他,看到春光明媚想起他,看到滿城風雪想起他,看到一沙一石也想起他!因為心里想著他,所以,不會渴,不會餓,不會困,不會累,不會疲憊!那一刻,你再不懷疑的確信,有情飲水飽,心里裝著這么一個人,天南海北的路,人生里計算不清的愁苦困擾,突然成了坦途!

  愛一個人,不管天涯咫尺,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      李白《望天門山》

2013-09-10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